【原创】执念,恍然若梦 (瓶邪,沙海邪,原著风。接沙海)

2017-05-13 22:16, 1楼

我这一辈子,无论超然成佛还是为你入魔。
哪怕带着一生戾气从地狱边缘归来——只要为你,失了天真又何妨!

2017-05-13 22:17, 2楼

1.梦醒 渐行渐远的背影,是挥之不去的梦噩


四周一片雪白,有点冷,前方一个模糊的身影。熟悉的背影,穿着冲锋衣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显得特别的醒目。
…不,或许那个人…不管在哪里…只要是他,哪怕站在千万人群中我也能一眼就注意到。来不及管心突然提高的跳到频率,赶快大步的追上去,
“小哥…别走!” 那人身影微顿了一下。本以为他会继续往前面走,却意外的回过了头。熟悉的眉眼,还是那双墨色的眼睛,依然淡漠的眼神。 心猛然一跳,没有防备那人突然回头,一时反应不及差点撞上去。
尴尬的扰扰头,幸好长了点头发出来不是光头了,不然这形象可就彻底没有了。努力扬起一派天真无邪的笑容“小哥…” “你,是谁?”话未说完,突然的一句话带着他特有的冷漠声音,让笑意一点点僵在我的脸上。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微皱了下眉头转身大步的离开。“小哥…小哥…张起灵…” 雪越来越大,白茫茫的雪地上还是只留下了我一个人的身影,他终究没有在回头,而我也终于失去……
“小哥…张起灵…张起灵…我操,你大爷…”冷笑着弯下腰,张起灵…张起灵…张起灵…闷油瓶…
“叮—叮—叮—”
“说—”沙哑的嗓音响起,“佛爷,黎小爷过来了。”那头皮包恭敬的回答。“让他滚进来”
“碰—”丢了电话,深吸一口气。真是好久没有……身上都是冷汗,摸一把脸,也是汗水…吧…果然是太热了。
点燃烟,吴邪靠着窗户,深吸了一口。其实这些年他的肺已经不算好,不能像前几年那样疯狂的抽烟,但每次只要思考都习惯点燃一根。尼古丁可以让头脑更清晰。……呵!不能有太强烈的情绪波动,现在的自己需要快速的冷静下来。好久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还有半月就是十年之期。一切都快结束了,如果那个人出来看着现在的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出来。这个梦,是预兆……自己心里最不想面对…呵!扯起嘴角冷漠的笑了起来。

2017-05-13 22:20, 4楼

2. 开局 我以为一切就要结束,可一切才刚刚开始


“吴老板”
黎簇一脸严肃,看着靠在窗前的人,觉得今天的吴邪有点不一样,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整个人隐在阴影下,仿佛透着浓浓的悲伤,看不真切。一点也不像印象中疯狂决绝的蛇精样。
总听北京的胖爷说当年的吴老板多么的天真无邪,自带傻气。清水芙蓉弱官人。
看着眼前这个人怎么也想象不到那副冒着傻气笑的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
懒懒的声音。吴邪抽着烟,斜眼看过来。挑眉轻勾起嘴角,眉眼弯弯看起来一派平和,偏偏却带着邪魅。标准式佛爷笑容,谁都知道长沙小佛爷外表斯文,手段却极其厉害。特别是他对着你挑眉淡淡的一笑,那就证明你要倒大霉了,这是无数个血一般的事实得回来的经验。
脑子里的画面一闪而过,黎簇无端打了个冷战,果然还是那个蛇精病。上次看见这蛇精病这样笑,汪家就被搞的支离破碎差点全军覆没。他可不想在被莫名其妙划几刀或者被丢进哪个不知名的古墓里面逛大街。
“哎哟,吴老板。苏万说黑瞎子他们明天过来”“呵,你专门来就是说这个,看来明天得叫大花和瞎子带你上“楼外楼”加餐”听这的口气就知道蛇精病犯了。
“不要啊!”黎簇回答的十分干脆。那爱穿粉色衬衫的人妖看着柔弱,整起人来。…啧…啧……神经病的同伙都没有正常人。他可不想被毒死或者吃青椒炒饭撑死,呵呵…完全开心不起来好吧。
黎簇语气抱怨:“吴老板。苏万说,你们要去长白山,凭什么小爷我就要呆在杭州。想当初…”
“怎么你以为是去组团旅游”吴邪挑眉到。没等他说完,就被吴邪的话打断。
“要不,我送几条蛇给你,你带上一起度蜜月。”吴邪挑眉道。
听见吴邪认真的语气。黎簇慌忙摇头,表示一点也不需要好嘛,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蛇精病。
“胖子下午过来,你去接回来”吴邪的语气难得的轻柔的下来。扔掉手里快抽完的烟,转眼又点上一根。
“吴老板,少抽点。多大的人了别以为还是小青年有金刚不坏之躯。”看着吴邪身边的一堆烟头,黎簇一脸认真。
“怎么,想要个金刚芭比玩玩过家家游戏?。……小孩子就该乖乖待在家处理好盘口的事,半个月后等着吴叔叔带你上山和万奴王谈个恋爱。”听见后面这句黎簇瞬间兴奋了。完全忽略了前面那句恶意满满的吐槽。
“吴老板,我去接胖爷,车费可以报销?好久没发工资了”
“啧…”吴邪表示什么都没听见,呵…工资这玩意不就是拿来扣的嘛……默默的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我操,还我20万欠款,白打工这么久也见发工资。要饿死小爷了。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去。黎簇已经无力吐槽。
关上门,屋里又只剩下吴邪一个人。汪家,快要完了。数千年的局,终于快要结束了。
还有最后半个月,一切就将尘埃落定。束缚张起灵一生的枷锁就快要全部解开了。
“小哥,你在青铜门里种蘑菇种的够久了,等着我带你回家。”屋外一片阳光明媚,吴邪闭着眼无声的笑了。

2017-05-13 23:39, 11楼

3.失踪 他只是个病人


离吴邪失踪已经2天了。
那天下午,黎簇去接胖子和苏万。一起来的当然还有黑瞎子和爱穿粉色衬衫的人妖。人全部到齐没有一点意外,大家都知道快到收尾的时候了。
而回来剩下的只有一个空屋子。房间的一切都在只是吴邪不见了。
胖子大大咧咧的笑“天真无邪小同志,总是爱搞个人主义。看来革命的火种还是要胖爷我来延续呀!”
黑瞎子冷笑,带上苏万转身就走。解雨臣转着手机什么也没说当天就回了北京。
扫尾已经开始,每个人都是计划的一环,每个人都在走自己该走的一步。
千里之外的墨脱雪山上,一个穿着白色棉服,看起来只有20来岁。身材消瘦面容带点苍白,一步一步快速坚定的走向雪山深处。
爬上一个高坡,喘了几口气。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看着眼前白茫茫一片,真像长白山……恍然间又看见那人的身影,
他就站在那,神色十分肃穆。墨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我,又好像穿过我看向了别处。仿佛融入天地之间又仿佛与一起都无关。随时都会消失。
我不由向前伸出手,低低自语“闷油瓶,你快要自由了,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把。你只是个病人该好好休息了。”
休息了一会,继续向前快速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脚步环顾四周“他娘的跟雪山还真是有缘,汪汪叫你们准备跟到什么时候。偷窥人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你们家好像都是些偷窥癖”吴邪笑道
原本荒芜的白突然多了几个黑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几人慢慢靠近吴邪,呈包围之势。靠近了才看清共了3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当然就他们这体质真实年龄说不定都是他爷爷辈了。
“啧,怎么着,看上小爷我帅气的脸,暗恋不成现在想明抢啊”几个汪家人都狠狠抽了抽眉头,其中一人走上前不耐烦道。“跟我们回去,或者死在这里”
“说的好像有选择似的,不是刚刚被割喉死过一次,那感觉挺酸爽的。所以我决定让你们也尝试这个酸爽的滋味”吴邪挑高眉毛邪笑道。
话音未落一把刀快速的闪过,深深插进一个汪家人的喉咙。剩下的两个人瞬间呆滞了一秒,或许是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人还敢反抗。就几秒功夫他们就损失了一人。
脸色明显怒了,飞过来一把匕首从吴邪手臂上划过带出一道深深的血痕,里面的骨头隐约可见。啧,不愧的汪汪叫。下手真他娘狠。说好的温柔对待啦,难道偏要相爱相杀。
不得不说要是汪家人知道到这时候吴邪脑子里想到的居然是这些,估计会集体吐血身亡。
吴邪思到此次不由的笑出了声。那两人不明所以,相互对视一眼就想冲上前。就这一瞬间发现对面的吴邪已经不见了。
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彻底消失。四周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藏身地点。刚想上前检查,忽然感觉头上似乎有什么影子,一大片雪突然倾斜而下。……雪崩了,连绵不绝的大雪崩塌。
那个影子就是吴邪开始站着的雪坡,蓬勃的大雪全部砸在汪家人的身上,就像封土一样埋的严严实实。雪崩之后,雪地里一片寂静,一个人影也没有。
吴邪彻底失踪,再也没有出现,无论是汪家还是解雨臣得到的消息都是吴邪已经死在了去墨脱雪山深处的路上,被汪家埋伏遇见雪崩命绝,再无身还的可能。
而这距离张起灵归来,仅仅只有十天。

2017-05-13 23:49, 15楼

伪更:
记忆中一个人,那个人淡漠的双眼好似一切都没有放在眼里,仿佛风一吹这个人就已不在人间,入过眼云烟。

看似冷漠无情,偏偏那个人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心安——————只想陪着你,哪怕走不最后。
这些年只记住一句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我终于变成那样的人,却只是想与你并肩而站。
吴邪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神,而张起灵是最接近神的人。就像被隔离在世界之外。他从来不是良善之人可以狠可以冷漠,却也会不顾一切的去救不想死的人,有一颗比谁都热的心,然而他只是个病人。————哪怕手上沾满鲜血,哪怕身上背负无数人命,哪怕沧桑千万仇恨入心,哪怕吴邪不在《无邪》——闷油瓶,我也只是想带你回家。

2017-05-14 02:03, 20楼

4. 故人归 十年约满 独不见你
“族长,咳…跟我回香港吧,一切都结束了。咳咳…汪家已经没有了。”
张海客,喘着粗气,使劲咳嗽着轻声说道。
五个小时前,经过千辛万苦他们终于从长白山青铜门接到了张起灵。
他看起来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依然熟悉消瘦的身影,淡然的眼睛。
“小哥”
“吴邪在哪”
张起灵一身冷冽眼神冷漠,一手用力掐着张海客的脖子。只是一眼就认出了伪装成吴邪的张海客。
四周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张海客脸色惨白,气都已经喘不过来。“小哥,先放手。他是张家人”胖子面露纠结大着嗓门叫道。
他就知道要骗过小哥根本不靠谱。张海客那小子妥妥的就是个打酱油的。
听见胖子的声音,收回手,微微放松身体。张起灵当然知道他是张家人,刚看见那瞬间就认出不是吴邪。
而这个人有着张家人的特点。如果不是张家人可能他不会留手。
“你老了”转身面向胖子。胖子脸上带着未消的疲惫,微微染上了岁月的风霜。可能毕竟上了年纪费这么大力来到青铜门用了太多体力。就算休息了好几分钟,到现在也还是有点微微踹气。
胖子走上前来,一把勾住闷油瓶的肩膀,弄的他一个踉跄:“哪能和小哥你比啊,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啊你”
闷油瓶被摇的东到西歪。刚刚出来估计体力还没恢复过来。刚刚掐张海客的一下已经用了大量力气。此刻被胖子一摇微微有点晃。
“吴邪在哪”闷油瓶双眼盯着胖子,墨色的眼睛透着疑惑。
“小哥,先下山。他们在山下等我们”胖子微转过头避开那双眼睛,微微僵了一下。
他不想说,也说不出口。等在雪山下的那个他们里面有黑瞎子,解大花,鸭梨,苏万,唯独没有吴邪。
原路返回,一路无话。张海客,面对冷着一张脸的族长,果断选择当小透明。
张起灵话本来就少,此刻更是沉默着快步前行。而胖子也少见的沉默没有扯皮调节气氛。
可能跟着身边的是陌生的张海客,而不是他们的………吴邪。
经过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裂缝的温泉。
这里…是最后跟吴邪分别的地方,闷油瓶双眼微眯稍微有些愣神。
耳边仿佛响起少年轻缓而坚决的声音
“如果你需要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左手紧紧握成拳头,露出泛白的骨节。
…吴邪,你…没有来………

下山的路比较好走,但也花了不少时间。快到山底,胖子回头看着茫茫雪山,还是一样的景色。神圣而神秘。
心里由衷的希望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来这里。

天真,小哥我接回来了。——可是。这一次铁三角终究还是缺了一个。

2017-05-14 21:12, 23楼

5 局外人上
“大花,胖爷我把小哥接回来了”胖子直接砸开门边走边嚎。
张起灵默默的跟着身后,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张海客在独自呆在一边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在这一堆人里,他算是不被欢迎的那个。
“我操,鸭梨,真给带回来了。这就是和老大有一腿的那个张起灵啊!”
苏万跳起来往张起灵边上窜。黎簇连忙伸手拦住了他。身体略僵眼睛死死的盯着张起灵。
这个人他不止一次听他们说起过。也在汪家学习的那几天见到过。
整个谜题的中心人物,沉默,冷静,眼神淡如清水的男人跟幻灯片上看见的人一模一样。
黎簇又感觉到第一次在汪家看见张起灵时的感觉。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
那是吴邪对张起灵的感情带着浓烈的悲伤,就这么突然的犹如电流通过他的全身。
“张起灵…”他听见自己带着轻微颤抖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叫出声,旁边苏万一把抓住他的手和胖子的声音一起响起。
“鸭梨,你怎么了。看见活在的男神太激动了。”“哎哟,胖爷我说这熊孩子看见我们小哥也激动过头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哥欠你几百万,要我们天真在…”
“吴邪在哪”张起灵本来并没有理会周围的一切,独自抬头望着他的万年情人天花板。此刻听见胖子的话转过头看向屋里的另外两人。
黑瞎子咧着嘴笑道“哎哟,哑巴还记得瞎子我吗。”
解雨臣一只手拽了拽领口的扣子,另一只手无意识的甩着手机,头转像张起灵,目光定定的注视着他,带着点凶狠冷笑道“吴邪死了”
一句话,房间突然安静下来。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突然暴起瞬间闪到解雨臣身前一只手抓着他领口,“吴邪在哪”目光凌厉,好像对面的人的是一个万年大粽子。
“呵…吴邪,死了。你可满意?”解雨臣无视面前的人紧抓着自己领口的手口里话无情的说出,带着点泄愤。
看着眼前一向面无表情眼神淡漠的人听见那句话眼神微缩,目光带着不自觉的悲凉。手微微僵硬了一下而后使劲掐上了他的脖子。“哑巴,快松手”声音难得的带了点焦急。看张起灵没有反应,又加了一句“这可是我徒弟的发小,伤了他吴邪可是会心疼的”脸上似笑未笑。
那瞬间张起灵没有反应过来,只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里扩散开来。一股寒气冲向四肢,脑中一片空白。心口闷闷的有点疼。他忘记自己听见了什么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本能的掐住解雨臣又听见瞎子的喊声反射性的一松手。
解雨臣大口大口喘着气,那瞬间他感觉自己差点死在张起灵手里。心里不觉想道。吴邪,你看这个人还是在乎你的。能看见哑巴张这么失控的情绪,你做的一切终于还是有成果的………
“鸭梨,我就说他跟老大有一腿吧,看他一副死了媳妇的表情”
“操,你敢说老大是媳妇,你完了苏万。我提前给你点根香”
“鸭梨,你这是背叛。你特么快看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相爱相杀啊。分分钟对情敌灭口的节奏啊。”
“老大到底去哪里了,我可不相信他真的会死。”
苏万和黎簇两人早已拉着躲到房间角落,此刻在小声交流。
黎簇心说:就吴邪那蛇精病体质只有他整死别人的份,别人弄他,想到那些尸体碎块和蛇,呵呵哒了也是………。
“小天真只是失踪了。”“你们俩熊孩子在哪叽叽咕咕说什么啦。瞧你们那傻样都快赶上张海客了”海客兄无辜躺枪。胖子边说边走过来看着苏万,那眼神别提多别扭。
他坚信吴邪没有死,绝对不会有事。他始终坚信铁三角一定会有重聚的那天,而且那天已经不远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天真等了十年,这十年是怎么撑过来的。看着他一步步变的疯狂,冷静,蛇精。受了太多非人的折磨失去了太多。
他曾经问过瞎子他们为什么原因陷入这个迷局,心甘情愿成为吴邪计划的一环。那时候瞎子第一次不在嬉皮笑脸,
而是认真的看着他道:他看着那个人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三爷,明明比谁都弱小,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个蛇精病,一步步踏入地狱。
即使伤痕累累也坚持自己挺住一切,在那种情况下想出那样一个充满疯狂绝望的大计划。
我居然有点期待这个计划能成功,无来由的生出信心。或许这就是他们愿意主动成为吴邪计划里一环的原因。
而大花只是抬头笑了笑:这个世界如果还有干净,那个人只能叫做吴邪。
他们都相信吴邪不会愿意放弃任何一个人,他始终是那个天真的小三爷,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愿意把命交到他手上。

2017-05-14 22:46, 25楼

局外人下


“小邪下了很大一局棋,我们都是棋子。在这大计划里都有各自的位置。一切都计算好了。”
“哑巴,就算吴邪不在计划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还是会继续向前推进。”
张起灵沉默,站在阴影里,身影太过消瘦,还是穿着十年前与吴邪分别时候的衣服。
第一次看起来显得不是那么的强大。恍然间让人觉得他不再是神,也只是一个人。
他低垂着眼,目光涣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微微有点颤抖。半响转身大步的往外走。
“小哥,你去哪”“我要去找他”张起灵难得的有了回应。
“族长,跟我回香港吧…这也是吴邪的嘱托”角落的张海客突然开头,那张和吴邪一样的脸上带着点急切和认真。
“我不信你”张起灵一瞬间把目光凌厉的投在张海客身上,继而转身准备离去。
他根本不信,那个人一定在哪里等着他。眼前仿佛出现那个人的样子,栗色的头发,
白净的脸,有一双特别干净纯粹的眸子,笑起来一副小奸商的样子带着丝丝暖意。
容易炸毛却又特别的倔强,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吴邪……
“张起灵。吴邪的局里没有你。对他来说你身上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张起灵没有说话,也没有再走。站在不动双方都僵持着。“吴邪的计划是什么”
“不知道”解雨臣笑了。“我们都是计划的一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不知道相互要做些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而你最好跟张海客走。”
“我不会走”“那你也不能妨碍小邪的计划。”“不会”张起灵皱眉。
“大花,小哥跟我们干。我们可是铁三角,小哥的实力不用说了吧”胖子赶紧插话表示立场。
“哑巴只要不闹失踪,对谁都好。要是人失踪了,那才是真的乱了”
对此大家都没有异议。安排好,各自分散。解雨臣依然回北京,解家盘口还有太多事情处理,还有霍家也需要清洗。
吴家暂时稳定。吴邪一直没有消息那些人也不知道能安稳多久。毕竟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瞎子带着苏万走了,走之前只对着张起灵说了句“哑巴,你可别闹消失了。小三爷经不起的。”说完转身就走。
苏万跟在后面使劲抱怨“我才刚看见鸭梨,怎么又要分开。老大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啊,就不能一起行动啊。这年头不兴搞英雄主义了。”
“怎么,舍不得你媳妇。不想走你可以选择一个人留下。跟蛇虫子什么的进行亲密接触”
“什么我媳妇,哪里来的媳妇。老大的决定就是我的选择,我誓死与王后雄老师共存亡。”远远的传来他们调笑的声音。
“小哥,我们也走吧。这两熊孩子就是这样,被天真计划牵扯进来的。至少得负责善后”
说着,他们四人也踏上下一个目的地。
“哎哎哎!胖爷,原来老大对我们的负责,就是带上我们去对着尸体唱歌,对着虫子烧烤啊。我没招你老人家吧,苏万犯二可跟我没关系。”黎簇大声叫道,表示他不认识那二傻子。
“是,跟你没关系,他是偶尔犯二,你可是天生的二。”张海客接口道。他表示对于跟着他们一起走,他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族长在这,他不能再把族长搞丢了。话虽这么说嘴角微翘着心情莫名其妙的变好了。
或许他是想看看计划的最后吴邪的结局,那个变了太多。他再也模仿不了的人,到底能做到那一步。
他想族长要是看见现在的吴邪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想着不自觉露出了笑意。
“我说张海客,你一个人在那阴笑个什么劲。别想什么坏水,你们张家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哎哟,小哥我可不是说你”说着赶快看向张起灵一脸尴尬
闷油瓶依旧面无表情。张海客往他旁边走了两步看见他冷漠的表情又退回黎簇身边,
“我说冒牌货,你跟着我们干嘛。赶快回你的回香港去吧…”黎簇侧过头挑衅道。
“大鸭梨,这跟屁虫跟的是他们族长。这要不小心再弄丢了,呵呵……”
张海客目视前方,假装没有听见,他表示看在族长的份上,我不跟你们计较。
“吴邪,这十年都遇见了什么”闷油瓶发现他听见的吴邪跟以前的有很大的区别。
思维冷静,对事物超强的判断力,有很强的领导能力。能独自设计那么大一个计划。还牵扯了那么多人。
从他们的话语中他竟然隐约感觉了吴邪的强大,那个他一直保护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才变成现在这个他们口中的吴邪。
“小哥,天真这几年不容易。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还是以前的无邪,都是铁三角里不可或缺的一员。”哎!他都只是想带你回家。胖子突然安静下来。最后还是告诉了他十年来的一切,吴邪所的受的苦,吴邪肩上的重担。吴邪那并不算好的身体。费洛蒙的超支使用带来的副作用已经悄然破坏他身体内部的平衡让他日益消瘦。
闷油瓶沉默着往前走,他突然感觉心口很闷,四肢冰冷。有点呼吸不了,空气中到处透着凉气。第一次,他感觉到天气有点冷。那个人,他绝对不会让他出事,不能让他出事。…吴邪…等着我…
——-巨大的沙丘下,一片建筑群,这些建筑用途成迷,但是规模庞大,结构非常诡异。一个少年独自一人行走在其中。栗色的头发很短,略带苍白的脸,有着连接几天赶路的疲惫,
他微微回头看着来路,撅起嘴笑了,非常干净的笑容。像一片阳光洒进这沙漠深处。而他的身后是一片死寂的黑暗。他必须往前走走到一切的中心,亲手结束这一切。
没有人猜到他会出现在这里,一个荒诞的天罗地网,一个看似幼稚,每一步都被人轻视的计划,每一百步愚蠢的手法中隐藏的一步正途,已经积累到自己的对手汪家那个千年大家族产生恐惧。
很多事情就如同人的血液一样,一根血管的堵塞,对于复杂到任何途径都有曲折连通的系统,微不足道。然而一旦联通就是彻底的崩溃。
这一年,北京解,霍两家将彻底控制局面。吴家风平浪尽,仿佛没有因为佛爷消失而受到影响。
这平静的背后是解霍两家铁血的手段,更有黎簇和北京胖子道上的哑巴张共同维持处理事务。
人都说长沙小佛爷才是如今九门真正的领头人。手段之强朋友之多,不可估量。
这一年,围绕老九门几代的阴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而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灭亡。汪家彻底崩溃再无翻身之地。
这一年,铁三角之一的闷油瓶终于从青铜门回归。道上闻名的哑巴张,神秘而强大。听说跟长沙小佛爷有着解不开说不明的关系。
这一年,有一场道上最出名的几个人共同参加的盗墓行动。黑瞎子治眼睛的药,最终被小花他们合力找到。
这一年,岁月安好,一切都结束了,除了吴邪……依然失踪。
命运就是一场场安排好的戏。
一个意外导致的错过,同样的目的却让他们终究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而距离他们真正见面,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2017-05-15 00:07, 27楼

新手写文、大家多多包涵。尽量不蹦、绝对不坑。欢迎大家实用。写的不好不要拍砖哈!

2017-05-15 01:09, 31楼

段子
关于吴邪失踪
小花:直接抓回来上了,算张起灵的

黑瞎子:哑巴我早说过,你那腰力徒弟受不了的
胖子:小天真也学会离家出走让小哥独守空房了
黎簇:老大装的这个X,我给满分
苏万:关于这出正宫媳妇与青梅竹马相爱相杀,男主跑掉的故事我默默的点了个赞。
沙海邪:上面的给我等着,我保证不喂你们吃蛇。
闷油瓶面无表情:吴邪…别动,我会很温柔。
沙海邪认真脸:喂喂喂,这只闷油瓶子,小爷我是攻。是攻!

大家:呵呵~~~这个X装的,点10086个赞

2017-05-15 02:55, 32楼

6. 渐近终极
四周一片漆黑,慢慢的不远处透出一点点光亮。那当然不是出口,而是最终目的地就要到了。
在巨大的建筑群中央,穿过迷宫般的道路,出现一道巨大的青铜巨门。门上繁琐的各种花纹,细节之丰富,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青铜巨门了,长白山,喜马拉雅山,这些巨大的山峦的底部,都有这样巨大的门。
没有人想到沙海底下这巨大的建筑群中也一座青铜巨门。
吴邪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青铜巨门,眼里透着让人胆寒的坚定,这是一切的开始,这里面有最终的秘密。
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包括历代守护秘密的张家都没有参透分毫。
“嘿,闷油瓶你看你真可怜,白守了这么久大门,却不知道主人家是谁。”
吴邪撅起嘴,手里拿出青铜铃铛,比普通的青铜铃铛大一圈。上面布满花纹,仔细看可以看出跟青铜门上的花纹极其想似。毫不犹豫拿起大白狗腿滑破手臂。伤口不深,血流的很快,却并不严重。可以看出力道控制的很好,非常有经验。
吴邪蛇精的笑了,对放血我现在可是专业的。下次见到闷油瓶一定要告诉他,放血还是要手臂划口子实用。
不能光顾着装X,拿黑金古刀划手背玩,流血不止昏倒什么的简直弱暴了好嘛。
手上流出的血很快布满了青铜母铃。这铃铛还是被汪家割喉那次,九死一生拿到的。
那是计划中最危险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差点就玩脱了,还好最后还是赌赢了。果然蛇精是无敌的。
手不自觉摸过脖子的伤疤,可能因为体内费洛蒙加半吊子麒麟血的作用,伤口愈合的很好。
喉咙也恢复的异常的好。吴邪想:幸好声带没有受损。不然可就亏大了,闷油瓶和胖子可还没听过我那美妙的歌声。
青铜母铃上,染满的鲜血慢慢的参透的进去,随时包扎了下手臂止血。仔细的看着手里的母玲,铃铛表面的血一点点的消失,说是消失不如说血完全被吸收进去了。
这青铜母铃世上只有一个,可以抵制所以普通青铜铃的声音干扰,更重要的是打开眼前这扇门的钥匙。
原本是应该在张家族长手里,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铃铛置干重要的钥匙作用。但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铃铛被遗留在墨脱的湖底,很隐蔽的地方。同样需要麒麟血才能打开。最后母玲还是落到了吴邪的手里。可能是当年的闷油瓶藏在那里的。这算是礼物吧,算是吧…肯定算吧……嘿,闷油瓶子既然你送了,我就大方的接受了。
“闷油瓶,我要去打Boss了,这几年千里走单骑习惯了,这次就不带上你们了。”随着手上青铜母铃上的血迹完全被吸收干净,铃铛轻晃,无声的响了起来。
两扇巨大的青铜门竟然向外挪开了一点,一条黝黑无比的细小缝隙,出现在两扇门的中间。从外看去青铜巨门缝内一片漆黑,仿佛要把人吞进去。四周开始冒起一股淡蓝色的薄雾,犹如云浪一样,迅速上升。很快就漫过吴邪的小腿。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就这种奇异的现象。可惜的是这次没有号角声响起,也没有壮观的阴兵借道。
或许这才是青铜门正确的打开方式,所以这也是当年闷油瓶利用阴兵混进去,又很快出来的原因。
只有在特定的时间节点,用特定的东西特定的血,才能真正打开青铜门。
长白山的那扇青铜门后只是看守的地方。而这道门后面,才是真正的终极,张家拼命掩盖和汪家几千年筹划想得到的东西就在里面,只要进去就能完全结束一切。
高举起青铜母玲,一步步走进那片漆黑,犹如就要踏入地狱的人。临近门边微转过头目光定定的看向远方,好像透过大片的黑暗看见了那个人。与他对视,眼神温柔入水,目光干净明亮依如当初。亲启嘴唇“闷油瓶,再见”转身走入门中,细小缝隙悄声无息的关上。只留空旷的漆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千里之外的墨脱雪山,张起灵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停住脚步。心口一阵窒息般疼痛传来。一手紧紧捂着胸口,脸色瞬间惨白。“吴邪”
“小哥,怎么了。就快到了,就在前面就是小天真失踪的地方了。”胖子疑惑的看着突然停下的闷油瓶。
“没事”闷油瓶转身继续往前走,心口的疼痛久久没有消失,四周很冷。吴邪,我来接你了……等我。
命运的齿轮缓缓向前转动,他们都不知道。这次一错过结果会是那般的撕心裂肺,就差一点点,就只差一点点。可惜……
万番难求,不见君笑颜。终日思君,不知君知否。

2017-05-15 17:00, 34楼

都没有人喜欢看嘛..

2017-05-16 01:52, 40楼

7.逆境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这一刻全世界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周围全是墨一样浓稠的黑仿佛随时都会把人吞没,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丝光影。完全没有方向感,只能跟着感觉向前走,四周只有黑暗没有办法计算时间。大概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心里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半响忽然反应过来,走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吴邪停住了脚步,“终极,出来接客了。”大声喊出来,同时试着伸出手在眼前晃晃,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听不见声音,什么也看不见,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五感好像彻底消失了。
事情有点大条了,吴邪站在不动,脑子飞快的转动压制心里的烦躁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就这么一会眼前突然亮起了一道光,前面离自己不到三米远的地方升起一块方形玉台,上面隐隐透出树枝形状的东西,光线就是从上面发出的。吴邪往前走了两步,听见耳边清晰的传来自己的脚步声,微微看向手的方向,青铜母玲牢牢的拿在手上,随着自己的走动无声的轻微摇动着,五感已经恢复了。不禁有点疑惑,刚刚的那瞬间五感消失,难道仅仅只是自己的幻觉。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了,离玉台越近看的越清楚。
吴邪急步走上前仔细查看。玉台上果然是颗树,一颗迷你的青铜古树。上面布满繁杂的花纹。光影从上面一圈圈扩大,慢慢的照亮了周围。这颗树看起来很怪异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靠了近了,能看见树上隐约有非常细小的缝隙。从树顶开始一直到布满整个玉台。
“这它娘的简直就是缩小版的秦岭神树”双眼微微收缩,脑中飞快的回忆,……操!不对,不一样,这树上面刻的不是双蛇身,而是跟青铜门一样的花纹。吴邪忙转头往后看,果然后面哪里还能看到什么青铜巨门,微小的光圈之外还是浓稠的黑暗。
“敢情这青铜门里的玩意,都是卫生棉的崇拜者。总想来点血尝尝。”边嘀咕边随手扯开进门前包扎的手臂,怕血不够多,又用大白狗腿接连划了好几刀,深可见骨。血顺着手臂飞快的滴到树上,一瞬间顺着纹路四散开来,从树顶快速弥漫向玉台,形成一幅精美繁杂的图案,吴邪低头想看清楚图案,脑子一晃,可能是失血过多。脚步有些不稳,视线都开始模糊起来。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刺中,全身都开始冒出血来,整个人被自己的血染满,就像站在地狱的血海中,大片的血液涌向青铜树枝被玉台吸收。就这么一会血连成的纹路已经布满了整棵树和玉台。整个空间突然白光大盛,青铜母玲瞬间破碎开来。还没等反应过来人就向下倒去。手颤抖着无意识的向前伸出好像想抓住什么,嘴巴微微张启。
“闷油瓶,我…可能…不能…带你回家了……”眼前彻底归回一片黑暗。

2017-05-16 01:58, 41楼

吴邪昏迷前最后一个想法:“这个X装过头了,要遭。”
闷油瓶;放血还是要找老闷,百年老字号。大牌子,你值得信赖。

2017-05-16 02:11, 42楼

我不会告诉你们,下章放糖。别问我为什么,想暖暖场,就是任性。

2017-05-16 03:55, 44楼

8.幻境上


“吴邪,吃饭。”
闷油瓶走到沙发边用手轻轻捏了下吴邪的肩膀。
“小哥?”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闷油瓶半跪在自己身前,一手捏着自己的肩膀,一手撑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当然他本身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墨色的眸子淡然如水的好像已经不属于人间,此刻里面却清晰的映出了自己的身影。闷油瓶略低下头,两人之间隔的太近,闷油瓶白净的脸上光滑的皮肤清晰可见,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有点痒。
吴邪大脑一阵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刚好像在,在做什么来着。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吴邪”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嗓音传到耳边,猛然清醒过来。稍一抬头竟意外的碰到了闷油瓶的手,很修长的一双手,其中两根手指奇长,却并不难看。手上并没有长年用刀的薄茧反而非常柔软,很难想象这样白皙细嫩的一双手,又那样强的爆发力。能够双指探洞,夹尸鳖。
看见眼前的人走神,闷油瓶伸手准备揉揉他的头,吴邪刚好抬头手一下就摸到了他脸上。吴邪的脸很白净咯带点苍白,手感光滑细嫩,不自觉就捏了下。
“小哥,疼…疼…疼…”轻喊出声,脸上的手果然立刻就放开了。
闷油瓶顺手摸上吴邪的头轻柔了几下。突然低下头慢慢靠近,吴邪的大脑仍然是懵的,完全反应不过来现在的情况。眼睁睁看着闷油瓶向自己靠近,呼吸突然急促起来。闷油瓶的刘海撒落在脸上有点痒痒的感觉,那双墨色眼睛离的越来越近仿佛要把人吸进去,感觉双唇就快要碰上,心跳突然加速猛烈的跳动起来,耳根也渐渐的红了。身体慢慢僵住,感觉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2017-05-16 04:13, 46楼

等待审核是什么鬼,传几次都是等待审核。。。。

2017-05-16 04:27, 47楼

传不上去,传了几次都需要审核。不知道明天审核通过了,会不会弹出来很多章。到时候多章只有删掉啦。小天使们晚安,我会努力哒,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喜欢。

2017-05-16 16:13, 52楼

度娘,你敢不敢不吞楼,传的我快要崩溃了。

2017-05-16 16:20, 54楼

2017-05-16 16:23, 57楼

一直被吞,实在发不上去,只有上图。不好意思,将就看下。度娘你是要弄哭我的节奏吗?希望等下等正常发。没错今天双更。
点击数1658,顶贴数97,本页字数14494,总字数94566 瓶邪吧,悲伤不是错WZ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