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水】老张,三爷喊你回家吃饭(三爷邪.格盘瓶)

[目录] 二货LM @ 瓶邪吧 现在更新 下载全文

2012-05-05 08:27, 175楼

120【本章开始 考据帝止步 跪谢合作】

我在北京登机,没有带更多的人手,只有我和小五,装备昨天已经运往上思,时间上不会有太大的偏差。按照我的预计是,在南宁下飞机然后直接去上思,那边的车小五也已经安排好,在上思休整一晚,天亮立刻往麒麟山赶。

我对广西的历史并没有做过详细认真的考察,之前几年的时候为了调查闷油瓶的身世了解过一点,但那时候是往巴乃的方向查,麒麟山并没有特别注意过。

坦白的讲,我不怎么喜欢这地方,上次打算和胖子一起下地的时候就不喜欢,麒麟山,闷油瓶身上的麒麟纹身以及麒麟山周围一带的民族环境都有些指向不明,好像看得见什么线索,却有抓不住关键。

麒麟山在来宾市兴宾区一个小乡下的村子西南面,群山簇拥之间,据说远远看过去像只卧地昂首的麒麟,由此得名。来宾境内一条红水河流过,风水听着倒是过得去,只心里老有不好的感觉。

闷油瓶当初曾给我说,他的手是墓道坍塌压坏的,我想不通小花为什么还要再来,这也算是我同意小五跟我一起来的一个原因,那时候解家在洞外接应闷油瓶,因为他不同意带任何一个人下去,可等了将近十天也没见他出来,小花手下以为闷油瓶折在斗里又不敢贸然离开,只得通知了小花,小花派了小五带了些好手过来,准备下去救援,结果装备还没整理完闷油瓶自己从地下爬出来,虽然是伤了手,性命倒是保得住。

小五知道洞口的位置,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条件。我需要越快越好,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小花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坐在车里,我翻看手上的几张纸,资料还是太少,甚至我都不确定这斗是什么时代什么人的,可我得去,我不是傻子,小花下地之前给我说的话我记得清楚,他这次下斗,九成九又是因为我,不管间接的理由是什么,最直接的目的肯定是我,我认真的想过,如果因为我小花死了,不止解家要出事,恐怕整个九门都会不太平。 我是吴家三爷,是解雨臣的发小,于情于理我必须让他活着。

小五开车很快,中午的飞机,到达机场的时候小五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我摇头,没有胃口,吃了也是要吐出来,干脆不折腾自己,体力很重要,这次,我不仅仅是没有时间,也没有任何后路。

我在机场厕所里把手头的文字资料全部顺着马桶处理掉,这些已经印在我脑子里,身上的东西越少越好。

我靠着窗户坐,小五把我和其他的人很好的隔绝开来,他一直很安静,我想问他要不要给王盟打个电话,可最后什么也没说,靠在椅背上,飞机还没起飞我就睡了过去,没做梦,只是冷的很,飞机上空调开得太足。

===================我是二货地理烂的要死的分割线================

2012-05-05 08:27, 176楼

121【看文之前请高喊一声,二货是亲妈!谢谢!】

三个多小时之后飞机在南宁机场降落,走出机场大厅我就问小五车呢,急切的好像身后有几头狼在追着,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安生不下来,老觉得心里没底。

小五左右看了一遍眉毛皱起来,掏出电话按了号码,说了几句就挂掉电话,他回头给我说,车子停在离大马路最近的北门,这边人多,车子不好拐进来,只能走过去北门的出口。

往上思去的那条路我很熟,路途有一段比较颠簸,胃不好受,司机拿破面包当F1开,被我骂了几句才慢下来,可还是没好多少,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吃东西,想吐都他娘的吐不出来,只喉咙底下一阵儿一阵儿的往上顶,跟高压锅似的。

进旅馆之后我就直奔厕所一顿干呕,吐了些水出来,脑子也彻底清醒过来,我突然想,我来上思做什么?兴宾那里的住宿条件是要比上思好很多的,我怎么从一开始就像被灌了迷汤一样非要把休息的地方定在上思。我怎么就对这么个破烂的小旅馆念念不忘的。

小五从身后递了一杯水过来,我没接,用冷水洗脸,然后走出去坐到沙发上,我抬头问小五说:“小花是不是有交代过你什么? ”

小五一点惊讶都没有,点点头,我问是什么,小五看着我,很认真的说:“九爷交给我唯一的任务就是确保三爷的安全。”

干!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从沙发上跳起来就要揍小五,拳头都举起来了到底是没挥下去。房间的门被人只手推开,力道不轻不重,我却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小五被我揪着领口也不挣,只是低着脑袋不看我,我咬牙把拳头放下来推开小五,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去,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想说。

胖子冷笑了声,中气十足的样子,走过来踹了我一脚:“我说天真,别以为你一句话就能唬住你胖爷,我用这招的时候你小子还穿开裆裤撒尿和泥呢。还得瑟不,小样的,没把你苦胆颠出来那是给小哥面子,起来起来,胖爷困了,跪安吧。”

我睁开眼睛瞪他,一口老血好悬没吐胖子脸上,眼角扫到闷油瓶又硬是让我给咽了下去,艹,小花,你他娘的果真给了我一个忠心耿耿的伙计,老子艹丨你大爷!

胖子也不管我这会儿脸色到底有多黑,往我边上一坐,脱了鞋,脚就往茶几上一搭,立马屋里弥漫开一股开水煮臭袜子的味儿,我本来就被胖子颠的要吐血,这回好,几步跑到厕所里就呕出来,脑袋差点塞马桶里去。吐完一屁股坐地上根本起不来了。

不知道谁把电视打开了,胖子就跟着电视里的歌儿开始唱,我这回不想吐了,想直接昏过去。

我是脑子被夹了才他娘的相信胖子离开解家宅子以后就能安安稳稳的不再管我这事儿,我还说每次问小五胖子的情况,他就给我说在潘家园的店里,并没有其他动向,原来早就他娘的站一边儿去了!

我气的坐在地上直喘粗气,手指关节握的发麻,胖子声音越来越大,我头都没回就骂他:“死胖子,你再把山里狼招来,再唱他娘的袜子塞你嘴里!”

胖子嘴里骂了句艹,脱了袜子跳我面前,直接就要往我脸上盖,我本来就折腾的没力气,被胖子压着胳膊左躲右闪,喘得要岔气,眼瞅着他那臭的能熏死苍蝇的袜子就要挨着我脸了,什么都顾不上扯着嗓子就开嚎:“小哥,救命!”

喊完自己先愣住,胖子被我一声嚎的也停住了,然后我看见闷油瓶一截裤腿,我不抬头,胖子嘿嘿笑了两声放开我,拎着小五一起出去了。

我低着头,努力先把气儿喘匀了,喘着喘着就自己笑出来。之前心里那种没底的感觉突然就没了,现在就是真的身后有狼追,我都不怕了。

=================我是铁三角无敌模式的分割线==============

2012-05-06 01:51, 177楼


122

闷油瓶弯腰把我扶起来塞到客厅沙发上,又去把窗户打开一点儿,我感觉空气流通着,胃果然不那么难受,就抬头对他说谢谢,闷油瓶也没理我,接了杯温水递过来,然后挨着我坐下,我喝水他看天花板,谁也不说话了。

乡下小旅馆的隔音没有那么好,我感觉胖子他们根本没走远,缓过来点力气,就起身去开门,果然的,胖子和小五跟门神一样杵在我门口抽烟。

我问小五东西什么时候到,小五说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左右,我看看天,估计要天黑以后了,又问胖子饿不饿,胖子搂住我肩膀让我请他喝酒,我说成啊成啊,回头喊:“小哥,喝酒去不。”闷油瓶转过来看着我点点头。

没去很远的地方,还是上次我和胖子喝酒那家,小五说他要去接应装备没跟我们一起来。

饭馆里只有我们三个客人,冷清的很,菜没少点,想着下顿好饭不晓得啥时候才能吃上,我和胖子跟俩野人一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闷油瓶一直是低着头坐我身边,连筷子都不肯拿,我把他面前的碟子堆得比山都高,他可是连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的。

我来心里咋舌,这闷油瓶还是个挺记仇的主。

胖子喝点酒就开始数落我的不是,我有酒劲儿顶着,好像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一句顶一句的和他呛,气的胖子伸手要来挠我。我晓得胖子从来都没有怕过我,更没有怪过我,乐的就更肆无忌惮。

半路胖子去放水,我才拿胳膊拐了闷油瓶一下:“还生气?” 闷油瓶朝我看过来,半晌摇摇头。我说那你就吃饭,有事儿吃饱了再说。他这才算动了筷子,把面前那座小山一点一点的啃干净。

小五打电话过来说东西到了,我说马上回去就挂了电话,胖子喝的不少,但完全是在他酒量范围之内,结了帐,咱仨就往回走,胖子也没用我扶他,只一路唱着压根找不到调子的歌,我和闷油瓶都要离他远远的,假装不认识。

旅店吧台的小姑娘还是以前那个,大概她对我和胖子已经完全没了害怕,见我们仨进来只抬头看一眼就又该干嘛干嘛去了,想起上次小姑娘被我吓得险些报警,这次却淡定的当我是空气了,不由得笑出来,胆子都是练出来的,这话真他娘的精辟。

胖子说他累了要自己睡一间,有啥事明天路上说,我点点头跟闷油瓶俩人先上了楼,都到二楼了还能听见胖子调侃人家小姑娘的笑声,很想回头鄙视他一下。

小五把装备都放我屋子里,我跟闷油瓶过去翻了翻,并不是最高端的东西,但很齐全,我看没有什么差错了,往床底下一踢,回头对闷油瓶说:“小哥,你也累了,先洗澡休息下,我还有点儿事,一会儿就回来。”说完给小五递了个眼色,让他跟我出去。

=================我是小哥很憋屈的分割线======================

2012-05-06 06:00, 179楼

124【之前说过一次,再说一回,考据帝止步,麒麟山二货没去过,一切地理方位传说等等等等均为瞎掰,接受不了的点X,二货地理从小就不及格,给跪了

我被胖子说的愣住,来宾这地儿我没来过,可之前看过资料和地图,是个不小的城市,但眼前除了马路就是个加油站,这就到地儿了?闷油瓶从车上下来走我旁边:“前面有个道卡。”说完伸手指了指我右后方的玉米地:“只能从那里穿过去。”

我顺着他手指看,上山下海我干过,穿人家苞米地这事儿我还真没有经验。小五这会儿也下了车,帮着把东西从后备箱弄下来,然后朝我笑笑:“三爷,王盟说他等你回去给他涨工资。”

我和胖子,闷油瓶一人背了一个大包,趁着夜色的掩护在不知是谁家的苞米地里穿梭而过,衣服料子和苞米杆发出些摩擦声,特别不真实,老子是来倒斗的吧,咋弄的和偷庄家的贼似的。

胖子面积大,他来最前面开路,很多不粗壮的杆子都被他踩弯了,我和闷油瓶走在后面格外方便。

之前我的注意力都在胖子和闷油瓶突然出现这事儿上,刚刚分配装备的时候我才看见,本来应该在杭州的黑金古刀居然也被他俩给带出来了,我一问才知道,是胖子亲自去杭州给弄过来的,费了些心思,我没说什么,可心里满满当当的,踏实的不得了。

我之前看地图,麒麟山是在一个小村子的西南面,打苞米地穿过去才发现,这就已经是村子外围了,咱们横着穿过来,要比正常车子走高速少绕很多弯弯,天色彻底暗下来,我按着闷油瓶的指点往麒麟山的方向看,离得挺远,的确是座山,可完全看不出哪里像麒麟。

闷油瓶给我和胖子说,那个斗确切来说并不在麒麟山里,而且麒麟山早就被定性成风景区,该挖该掏的早就干干净净的了,真正的斗在麒麟山再往西南的位置,并不偏僻,但是从来没有人去。

我不理解,打个比方说,我把西泠印社开在西湖旁边,就是因为西湖的游客多。闷油瓶摇摇头:“那里的山势比较险,而且没有路。”我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也没再问。在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赶紧去把小花弄出来。

我们仨喝了点水就继续往前走,虽说是风景区,但我们走的都是些废弃的小路,有的地方根本连路都没有,再加上这个时间,果然是月黑风高倒斗夜。

能走了有俩小时,因为还没出村子范围,胖子再话痨也要闭嘴,气氛安静的让我直犯困,而且累的很,这几年不下斗了,果然体质就不成了。打理盘口也是经常熬夜的,可这地儿就跟有人来你耳朵边唱催眠曲儿似的,越走脑子越沉,要不是闷油瓶时不时回头提醒我和胖子,估计咱俩走着走着就能睡过去。

我们并没有经过麒麟山,只是在一条一条算不上是路的小山道上走,没有什么参照物,周围是在广西地区最普通不过的格木,新生的只有几米,高的大概超过二十米,叶子不大,就是茂密的很,越往高出越密集,我们仨一开始前后还有点距离,渐渐的几乎就要前脚挨着后脚。

========================我是本斗纯属瞎掰的分割线======================

2012-05-07 04:50, 181楼


125

闷油瓶在我身前突然停住脚,我遇过他肩膀看过去,才算彻底明白他那句“没有路”是什么意思。

眼前是一座山,或者说我们其实一直就走在这座山上,只是这山到我们脚底下断掉了,隔了道天堑一样的悬崖,我隐约猜闷油瓶说的地方是在悬崖另一边。

这悬崖的形成估计是地震造成的,我掏出来手电绕到闷油瓶身前去看,悬崖底下很深,我觉得哪里不对,想了想,这一路过来的确是不怎么好走,但绝对没有爬这么高。这不是悬崖,是山体裂缝,可是他娘的这裂缝也太宽了吧,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天上的云彩,总觉得这山就是被一道雷给劈成了两半的。

“我们要过去么。”我回头问闷油瓶,他轻声的应了下,说先 休息会儿,等天亮过去,到了这里,就不会有人来了。我点点头,往后退了退,这裂缝给我的感觉不好,总觉着站在附近就有要遭雷劈的危险。

我从背包里翻了水出来,然后去踢胖子的屁丨股,他这几年也不下斗了,再加上年纪大又一身肥肉,我总要怕他得些老年病,体力不支什么的。刚我们仨到了这里,他只在我停下来的时候踩了我后脚跟一下,再就没有动静,我当胖子累了,蜷在树下休息,一脚下去才觉得不对,太安静了,按说胖子的性格在那放着,就算不骂我肯定也要跟我调侃一下,这么想着我就要蹲下去看,结果被闷油瓶扯了胳膊拦住:“我来。”

这俩字让我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虽然担心,还是往旁边让了让,只伸长了脖子去看。

闷油瓶很小心的蹲到胖子身边,一手按着黑金古刀的刀鞘一手去拉胖子,我紧张的很,不停的咽唾沫星子,闷油瓶蹲的位置不好,挡住了胖子的脸,我着急的不行,特想过去踹翻他亲自看看。

闷油瓶把胖子翻了个身,又摸索了几下,动作一顿,放在刀鞘上的手放松了下去,回头给我说:“睡着了。”

我眨巴两下眼睛没反应过来,等这仨字被脑子消化了以后,胸口的堵闷才下去,欲哭无
泪的,艹,胖子你丫睡觉就不知道打个呼噜给老子听听,这大半夜的,又是荒山野岭,害老子以为你被什么山精给勾了魂儿。

闷油瓶站起来,从我手上把水拿过去喝了一口,低头看看胖子,又转过来看看我:“你在这不要动,我去周围看看。”

闷油瓶把水瓶还给我之后就往旁边一处密集的树林里进去,我张了张嘴想说跟他一起去,又看看靠着树干的胖子,没喊出来。我总不能把胖子自己丢在这儿,也不忍心把他弄醒,明天可能还要走很多的路,胖子本来就是冲着义气跟我来的,于情于理我都该让他休息下。毕竟如果没有我,他这会儿应该在杭州和林夕在一起,不管做什么,至少不会有危险,我不想说我欠胖子的,我们是兄弟,肝胆相照,说欠,生分了。

====================我是三爷很怕遭雷劈的分割线===================

二货要先抱歉,因为知识匮乏导致写斗开始速度急剧下降,几个字也要拽着头发想半天,等更的都辛苦了

2012-05-07 06:25, 183楼


127

“小哥,你停一下,我不太对。”我虽然神智有些恍惚,但思维还算清明,如果都这样了我还察觉不出什么,那也不用去救小花了,直接就地了结了自己去下边等他们就好了。

闷油瓶像是犹豫了一下才停住脚,转过身子看我。我一停下,更是困的不行,上下眼皮都要粘到一起,只好伸手来大丨腿丨内侧用力拧了一下才精神点:“小哥,我困,不是正常的那种,这林子有问题。”这会儿我已经困得想拿手指撑着自己的眼皮了,视线模模糊糊的,只希望闷油瓶能明白我的意思。

“还能坚持十分钟么?”闷油瓶问我,我很诚实的摇摇头:“ 一分钟都够呛。”话说完,脸上又挨了闷油瓶一下子,力道下的重了,我都怀疑牙齿要被他打松掉,抬起头瞪着他就骂出来:“你打老子上瘾啊!”

说完把手从他手心里拽出来,狠狠的朝地上吐唾沫,娘的,闷油瓶是不是有家庭暴力的倾向啊。要我清醒也不用非得打人吧,再来两下子,老子就不是睡过去,是被扇晕过去了好不好!

我又吐了几口血水,嘴里没那么难受了,只脸上刺辣辣的疼,抬手去揉了两下,艹,都麻木了。闷油瓶不出声,就来我身前笔直的站着,我火气慢慢消下去点,后脊梁就开始发冷,心里毛的很,头都不敢抬,很小声很小声的叫:“张起灵。”

没有人回答我,下一秒,我握住匕首的那只手就已经从腰间挥出去了,没有花招和架势,纯属蛮力,他不是小哥,他是谁!?

黑暗里,我的视力并不清楚,只能凭着直觉和衣角的影子去确定他的位置,结果刀刀落空,没几下手腕被人擒住,我抬脚踢出去,结果就被对方一个横扫给绊倒了,后脑勺猛的一疼,骂都来不及就昏过去了。

“小哥,天真还没醒呢?”

“……”

“不行咱掐人中试试,你说咱天真这是魔怔了还是咋的,是真昏了还是又要发疯啊……”

我听见胖子的声音,隔了一层膜似的在耳边飘,脑子沉得厉害,可必须醒过来,这个闷油瓶是假的,不能让他害了胖子!

“哎!小哥,天真动了。”

我咬牙切齿的挣扎起来,听见胖子高兴的喊,但没空鸟他,直接跳起来就把蹲在我身边的闷油瓶给扑倒压住,手脚缠的死紧,感觉他逃不出我的钳制才喊胖子帮忙:“绳子!这货是他妈假的!”

“天真你又发什么疯,谁是假的?”胖子几步过来就要把我揪起来,我手脚都夹着闷油瓶的身子,拼命的扭动不让胖子得逞:“***快去拿绳子,这货不是小哥!昨晚他差点弄死我!”

我说完胖子才停住手,可也没按我说的去做,我气极了还要喊,身下的人突然开口:“吴邪。”

我手脚僵硬住,并不敢确信,低了头去看那人,眉眼是刻在我骨子里的清冷寡淡,只眉头这会儿皱得很紧,眼睛里是实实在在的担心。身体不由自主的放松,深深的叹口气,还好,这个是我的。

====================我是树林必定很邪恶的分割线====================

没更了,二货去睡觉了···早安妹纸们

2012-05-08 03:47, 184楼


128【声明,本文地理架空,考据帝止步,地理专业止步,受不了二货没有知识的止步,给跪了,这山这斗这文都是扯淡的,知识常识都是浮云,彻底架空地理】

确定此时被我压在身子底下人是闷油瓶之后,整个神经也就彻底的放松下来,意料中的疼痛铺天盖地的卷过来,一口气散出去,我这会儿可真是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闷油瓶乖的很,任我来他身上和坨泥巴一样的瘫着,等我缓和了点,才扶着我腰坐起来:“你梦到我了?”疑问句,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喊胖子过来扶我一把,从闷油瓶身上起来,把昨晚的事情讲给他俩听。

闷油瓶一直也没插话,倒是胖子来我身边频频的发出些怪声,我心说难道真是做梦?可舌头来嘴里舔了一圈,那口子可是实实在在的。

掏了根烟出来,我就打算去树下坐着休息会儿,刚才太紧张,肌肉绷的酸疼,结果还没等坐下去就被闷油瓶拦住:“不要靠近这些树。”我心里一咯噔,难道和这里的树有关,抬头看看,不就是最普通的格木么,广西地区这种树漫山遍野都是啊。我问闷油瓶到底怎么回事,他还没等开口,胖子就替他说了:“胖爷昨晚也差点着了这林子的道。不过啊,你还别说,也算是个春梦来着。”胖子脸上和盖了戳似的,好大的两个字,猥琐!

我问他究竟怎么回事,胖子打我手上把烟顺过去抽一口,还闭上眼睛特回味无穷的嘎巴了两下嘴巴:“昨晚上,咱们仨自打进了这山,胖爷我就开始犯困,一开始合计着可能是这几年没下地,一时间恢复不过来。可越往山上越觉着不对劲,耳朵边像是有大姑娘唱曲似的。要不是小哥时不时喊胖爷一声,估计来半山腰就睡着了。等到了这儿,我听小哥和你说先休息就打算靠着树眯一觉。结果这一觉睡的别提多美滋儿了,要不是小哥给了我一下子,胖爷就拉着那白净净的小手浪迹天涯去了。”胖子一边抽烟一边给我讲,讲完还要偷偷的斜着瞟一眼闷油瓶,我跟他挨得近,明显看出来他对闷油瓶阻碍了他拉小手这事儿的愤慨,特想再给他一下子。

胖子说小哥给了他一下子他就醒了,那我呢?我是咋醒的?下意识的抬手摸摸后脑勺,嘶,果然有个包,又一想嘴里的口子,立刻跳起来指着闷油瓶:“小哥!你真打我了啊!”

昨天晚上我冷静下来之后觉得那个肯定不是闷油瓶,一方面是气场不对,我和闷油瓶这些年了,若不是一开始心里就急躁,肯定早就发现了。可也有一方面是因为我下意识的认为,闷油瓶不会打我,他虽然话少了点,以前下斗团队意识差了点,但从来都是保护着我们这些人,别说打我了,连骂都没有骂过。但又想着嘴里和后脑勺的伤,这闷油瓶竟然真的对我出手了,这在以前是绝对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想到这里,心里的气消下去,只是胸口堵得难受。

===============我是三爷体质很神奇的分割线=======================

2012-05-08 03:47, 185楼


129

闷油瓶看着我,不说话也不解释,我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没有太肿,也可能是消下去了,心里虽然憋屈但也没法再说什么。胖子把最后那口烟抽完,掐了烟头,过来拍我肩膀:“不是小哥打的,不过天真啊,这个事儿,胖爷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回头看他:“你打的?”

我听胖子说不是闷油瓶打的心里也就不难受了,想说要是胖子打的就算了,反正我这等于是被梦给魇住了,就算胖子打了我,可能我还得谢谢他。

但胖子却摇了摇头,又去看闷油瓶,像是在征询意见一样,我看他这样心里又没了底,催促他快点说。胖子见闷油瓶没有反对才把昨晚他看见的事儿讲给我听。

胖子被闷油瓶弄醒之后,正要开骂,结果被闷油瓶一脸的寒气给吓住了,胖子这才发现我没了。一开始胖子以为我跑哪儿放水去了,可闷油瓶说他从那边林子回来就没见着我,而且这林子晚上连个鸟叫声都没有,如果我在附近肯定会有声音的。而我也绝对不可能为了放水儿跑出去三里地。

胖子摸着肚子就说,坏了,天真该不是被人给绑架了吧,那咱得赶紧去救他啊。闷油瓶又摇头:“这山上只有我们三个人。”胖子听完都不带反驳的,闷油瓶什么警觉性,身边多只苍蝇都能察觉到的主儿,若是咱们上山被跟踪或者这山上有什么埋伏,第一个就逃不过闷油瓶的警觉。何况胖子本身身手也不差,这个可能性也被否定了。

胖子说闷油瓶当时很急切的样子,俩人又不敢轻举妄动,闷油瓶怕丢胖子一人在这等我会再出什么岔子,可俩人都走又怕我突然回来,最后闷油瓶等不了了,划开手掌,把血抹在胖子衣袖上,就要先去找我,胖子嘟嘟囔囔说:“小哥,你有这招咋不早用。”闷油瓶头都没回:“不确定管用,你不要接触附近任何东西,也不要睡觉。”胖子当即就傻眼了。可没办法,只好守着我们仨的背包原地站着,连坐都不敢坐下,只眼巴巴的四处盯着,就怕我是不是晕在哪棵树后边被野兽叼了去。

我听胖子讲到这里已经想要发飙,还野兽,这山里静得怕是连只鸟都没有好吧,可着急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就没打断他。

胖子说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就听见从小哥走的那片林子里有脚步声往他这边来,二话不说先备好家伙等着,又一会儿,就看见蒙蒙亮的手电光,两个人,一前一后,我来前面走的特别急,可姿势很不协调,像是要跑却迈不开步子一样。小哥来我身后静悄悄的跟着,不发出什么声音,只是寸步不离。

胖子看清是咱俩,就也开了手电照过去,光线扫到我脸上,胖子才发现我脸色十分难看,眼睛没有焦距,正要喊我,闷油瓶就来我身后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并且示意胖子跟上我们。

=================我是三爷梦游症【雾】的分割线======================

2012-05-08 03:47, 186楼


130

胖子看我那个姿势和表情,最先想到我是不是有梦游症,听说梦游症的人在睡着的时候是不能被突然叫醒的,要是心脏不好的能直接嗝屁,就算心脏够强,精神不够好的话也容易被吓成傻丨逼,所以胖子很了然的没出声,只拎了东西跟上我俩。

离得近了胖子才看见,我后背衣服上有些血迹,以为我受伤了,后来才看清楚是闷油瓶把他的血甩在我后背上的。俩人跟着我来林子里转了不知道多久,胖子拎着三个人的装备简直走的要吐血也不见我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几次要张嘴开骂,可都忍下去了。

谁知道我绕了好几圈之后竟然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而且看方向是直奔着那道裂缝去的。胖子这下也不管我会不会被吓死,就要喊,闷油瓶速度比他快,从兜里掏出个硬币直接砸我小腿上,然后立马跑我身边,他俩都以为我能醒,可谁知道我自己爬起来之后又开始来林子里转圈,只是速度慢了下来,跟老头遛弯儿似的,而且表情越来越诡异,用胖子的话说,一张脸扭曲的跟一个礼拜没拉出来屎一样。

我瞪他一眼,伸手去找水喝,胖子无视我的威胁,继续说了下去。我从一开始的疾走变成了缓慢的拖沓脚步,闷油瓶一直在我身边跟着,可不叫醒我,胖子以为我能就这么走到天亮,结果走着走着我自己停下来,直直的看着前方,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一样。

胖子和闷油瓶都顺着我的视线朝我前面去看,等听见啪的一声之后转回头看我,那时候我的手还没有完全放下来。嘴角和眼眶却已经都是血红的。

我听胖子讲,握着水瓶的手用力的都要抽筋儿,艹,老子自己打的……

我问胖子那后脑勺也是我自己敲的?胖子看着我大笑出来:“天真你该不是摔傻了吧,你扇了自己一嘴巴之后本来小哥就要去拉你了,谁知道你小子直接把刀子都亮出来了,咱俩又不敢使劲儿和你挣,怕你伤着自己,小哥又一再示意不让我靠近。结果咱俩还没想好对策,你丫突然自己就倒了,那速度快的跟要自杀似的,小哥那么利索的身手愣是没拦住你。”说完胖子拍拍我肩膀:“我说天真啊,这梦游是病,回头等这边搞定了,胖爷给你找几个专家好好治治,你也别害臊,这个有病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就是你下次睡觉可别再揣着刀子了。”

我盯着胖子脸上那个意义不明的笑就想一巴掌拍死他!把胖子的爪子从肩膀上边拍下去,直接就骂出来:“你才梦游呢,你全家都梦游!老子活了三十几年,就他娘的从来不做梦!”喊完就不肯再搭理胖子,梦游你妹啊!

当时我听胖子说的话,只觉得这林子诡异,可一旦要往更深了想,反到宁愿相信自己只是梦游症。这个斗我是一定要去的,小花也是一定要找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没空考虑。

=================我是马上就要下地的分割线=======================


点击数440,顶贴数13,本页字数12799,总字数160372 瓶邪吧,二货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