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X光线(架空,瓶邪,黑化,杀手小哥X黑市医生邪)

2011-08-19 13:15, 1楼

1L百度

2011-08-19 13:15, 3楼

我曾经以为这辈子可以一直这样一个人活下去。没有目的,没有过去和未来。

你的出现,是一道光。一束可以将我变得透彻的X光。

原谅我的隐瞒。有时候,只是想保护一个人,不再失去。

——张起灵

如同穿透了人体的X光线,我的一切,全都被你看在眼里,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我看不清你。你的谜团,我永远都解不开了么。

我不知道终极在何处,开拍就不能重来的戏码,舞台之上,究竟什么才是亡灵之海中最后的结局?

——吴邪
(同人歌曲听多了的衍生产物。架空。杀手小哥X黑市医生邪。此物不卖萌。想看卖萌请到张小邪日记本。)

2011-08-19 13:17, 4楼

Chapter 1
风向东南,强度二级,狙击目标在前方十一点钟方向,天气晴朗,无雾,距离八百三十一米,外界条件不足以影响子弹偏角,不需多做计算。时间,晚九点二十分,一支口径7.62mm的M21狙击步枪,已经准备发射子弹。

秒针在动。

目标越来越靠近窗口。

九点二十五分,狙击手扣动了扳机。八秒钟后,目标彻底成为地府的一员。

穿着休闲连帽衫的狙击手将狙击步枪拆成零碎的部件,扔进装着摄影设备的提包,缓缓地走下楼去,上了一辆等候许久的出租车。

“任务完成。”

简讯发送成功。

黑色的刘海遮住了狙击手的眼睛,手机屏幕上闪烁的亮光,显示着中介人回的短信。

“今晚好好休息吧张小哥。三天后有个新委托,可能要近身战,和拍电影一样,放松一点,身价最高的杀手麒麟可不是吹出来的啊。”

张起灵突然觉得有点烦。中介人吴三省什么时候无聊到这个程度,啰嗦得好像刚刚上道一样。人称三老狐狸的吴三省,最近似乎越来越能废话。

若不是因为三老狐狸说知道他张起灵的身世,张起灵绝对不会选择他作为自己的中介人。有个麻烦的中介人对杀手来说是致命弱点。

出租车却突然在一条小巷里停了下来,张起灵收起手机,抬头,黑色的刘海下是一双清冷无情的眸。和张起灵同时下车司机突然转过头来,反手就是一刀劈下。银光一闪,司机却扑了个空。

张起灵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司机身后,车窗被猛地砸碎,一块玻璃割断了司机的喉咙,张起灵开始计时。

8.32秒,司机断气。

自己的住所是回不去了,掏出手套把司机的尸体扔到车上,小心翼翼地将指纹等痕迹清除,张起灵这才发现自己也受了伤。手臂上,一条狭长的伤口,滴着血。

背着这些东西去医院无异于自投罗网。

还在这该死的出租车上留下了自己的血迹。

拼运气吧。

小巷并不是完全封闭的,而是前后相通,连接着一条街道和一片老式居民区。之所以说是老式居民区,是因为这些建筑基本都建成于八九十年代,连监控系统都没有。

穿着连帽衫的杀手蹬着斑驳的墙面,攀着水管跳进一户人家的阳台,这户人家还没关灯,从窗户中隐约看到杂乱无章的卧室地面,该是单身男子的住所。张起灵正盘算着如何才能不惊动住户弄出点纱布和**,里面的人却突然冲了出来。

“真是的晾在外面的衣服怎么能忘了啊……”

果然是个男人,很年轻,戴着一副防辐射平光镜,大概刚离开电脑桌,张起灵躲在阴影里,趁其不备,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了那年轻男人的咽喉。

“别动。”

年轻男人果然不动了:“那个,那个,这个,我家没钱,这位小哥您要是抢劫到别家去行不?我保证不报警,保证……”

“医药箱在哪。”

“啊?”

张起灵懒得废话,收起匕首跨进屋内,看着杂乱无章的房间皱了皱眉,不过没说什么。

“哎?小哥你受伤了?”

张起灵没回头,只听到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

“受伤了的话早说啊我是医生……放心啦不是在医院里正经营业的医生,啊,总之,能找到这里来,这位小哥你也是在黑道上……”

“闭嘴。把纱布拿过来。”

该说这个年轻男人太天然呆么,张起灵内心苦笑一声。以为三老狐狸就够啰嗦的了,没想到,还有人比他更啰嗦。

2011-08-19 14:41, 16楼

Chapter 2

张起灵脱下了藏青色的连帽衫,坐在床上看着年轻男子手忙脚乱。

大概二十五六岁,长相很干净,说不上太帅气,但看起来很养眼,瞳孔的颜色比一般人要浅一些,栗黑色的短发很清爽。

就是,太罗嗦了。

“小哥你这伤是怎么搞的啊,被人追杀?看你这身手应该是被人暗算的吧?啧,好长的伤口,小哥你是不是用枪的人?手上……”

“闭嘴。”

包扎用了十分钟,年轻男子也蹲在地上唧唧喳喳地说了十分钟,张起灵看得出来,并不是这人本性啰嗦,而是为了放下他的戒心,也可以缓解他自己的恐惧。

“好了,”年轻男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小哥你这伤先别碰到水,左手受伤应该不影响你右手拿枪,不过千万别勉强,一个星期内还是好好歇着吧。虽然伤口不深但是流血还挺多的,”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年轻男子猛地跳起来,“啊,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吴邪,口天吴,邪恶的邪。”

张起灵穿好衣服站起来,没回答吴邪的问题:“名字很适合你。”

“哎?”

“天真无邪。”

“我……”吴邪顿时觉得脸上一红,气的,刚想冒火又想到这人凌厉的身手,到了嘴边的粗口又生生咽了下去,“小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就算你不告诉我,好歹我也是个医生,就算我是黑市医生,看病也要给钱的吧?”

张起灵瞥了吴邪一眼:“我没带钱。”

“你!算了,那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

有脾气都不敢发,吴邪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这人的,这人整个一闷油瓶,到现在为止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不算标点符号才七个字,好歹是被他救了吧!没句感谢就算了这是什么态度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啊……

“骂够了吗?”

靠,这也听得见?“我,我没骂你,我骂谁了?我什么都没说啊,额呵呵呵……”

冷汗涟涟。

“张起灵。”

“啊?”

不仅是个天然呆,反射弧还过长,张起灵重复了一遍:“我叫张起灵。”

“有个这么特别的名字干嘛不说啊,真是的,”吴邪舒了一口气,“张起灵,嘿,你父母一定是小说看多了,要么是搞殡葬业的,怎么会起这么一个名字。”

话一出口就觉得说错话了,吴邪连忙闭嘴,却见张起灵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只是目光突然黯淡下去。

好像真的说错话了……怎么办……会不会被灭口……

“我没有父母。”

吴邪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刚一放松突然又紧绷起来:“啊没有父母……啊?你开玩笑的吧,是不是你父母都……呃……”

“不是。”

蹦出这两个字之后张起灵就没再说话,反而让吴邪更加发毛:“那个……张先生……我这儿……那个……”

“你认识吴三省?”

吴邪一愣:“哎?我……我有个三叔叫吴三省但是……你怎么知道的?”

“和他很像。”

“我和我三叔很像?”

“一样姓吴。还一样啰嗦。”

这句话是九个字。但是……

“张先生你别睡啊!我这儿可不是旅馆啊!你睡在我的床上我睡在哪儿啊!”吴邪彻底炸毛了,他觉得这辈子的气都没这一晚上的多。可人家张起灵翻了个身,闭着眼睛回了一句。

“闭嘴。”

吴邪小同志几乎泪流满面。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张大爷还给我留了张沙发睡啊……

2011-08-19 14:43, 17楼

这东西是现写现发。所以麻烦阁下您慢慢等了。

2011-08-20 18:10, 24楼

Chapter 3

手机没完没了地震动,震动,再震动。

吴邪翻了个身,结果不小心滚下沙发,额头在茶几上磕了一下之后,吴邪彻底醒了,从沙发上坐起来,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个惜字如金的大魔王存在。

“一大清早的……谁的电话啊……”

早上六点,对吴邪来说根本就不是起床的时间,偏偏自家三叔好死不死地一顿狂轰滥炸,吴邪迫不得已将手机拿开了半米远。

“你小子怎么不接电话啊!啊?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差点就被人杀了啊!啊?我说大侄子要不是你会点医术早就死了知道吗!啊?要不是我放出消息说麒麟在你这里的消息你三叔我……”

“行了三叔我不是好好的吗,”吴邪无奈地叹口气,揉了揉耳朵继续说道:“不过,跟你打听个事。”

“哟,大侄子有什么事用得着这么严肃地问三叔?”

刚刚还很严肃的口吻这会儿就开始不正经了,吴邪小心翼翼地看看卧房,确定张起灵没出来才压低了声音:“三叔,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张起灵的人。”

吴三省愣了两秒,然后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回问吴邪:“难道……难道想杀你的人是……张起灵?”

“三老狐狸你就不能往正常点儿的方面想吗!”吴邪低声吼了一句,“告诉我啦,你肯定知道张起灵这人是谁对不对?昨天……”

“张起灵就是麒麟啊,我的天,他二大爷的,你到底怎么一回事,给三叔我从实招来!”吴三省那边有什么砸碎了的声音。

“在和谁通电话?”

吴邪吓得直接把手机扔到了地上。

“喂?喂!大侄子你还在听吗?大侄子!”

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张起灵淡淡地扫了吴邪一眼,弯腰将吴邪的手机捡起来,卸掉电池。

吴邪挪了挪屁股,尽量和眼前淡然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但还是很危险的张起灵张先生保持一定距离:“那个,小哥,你醒了啊,那个,医疗费……”

“闭嘴。”

话音刚落张起灵突然将吴邪扑倒在沙发上,然后滚到地板上。吴邪还没来得及出生,惊叫声就被噎在了喉咙里。

玻璃窗被打的粉碎,一枚子弹壳在地上滚动一圈之后不动了。

张起灵眯着眼睛将吴邪上下打量好几遍,站起身来顺便将吓傻了的吴邪拖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则捡起了那枚子弹壳。

俄罗斯的VSSK微声狙击步枪,12.7mm的大口径枪弹。绝对不会错。这分明是要致这屋里的主人死得面目全非,如果是近距离,就直接爆头了。

这个看起来如此天真无害的年轻黑道密医,到底惹上了什么人?情报网再广泛也不会知道他张起灵现在在哪里,毕竟他没留下痕迹。

能搞到这种武器的在这城市里太少,除了吴三省,裘德考,恐怕没别人了。就算是倒卖军火的解家,也最多弄到空枪,弄不到专配枪弹。这样一来目标就更明确了。

是裘德考。

吴三省总不会害了自己的亲侄子,刚刚听到吴邪和吴三省的通话,他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吴邪愣了半分钟,当然他不知道张起灵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对刚刚的事心有余悸:“那个,小哥……刚才要不是你……那个,谢谢了啊,你伤口又流血了,还是包扎一下吧……”

“离开这。”

吴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反射弧不够长:“啥?”

“离开这,有人想杀你。我没留下痕迹,不是冲着我的。你留在这里,很危险。”

张起灵扯掉了胳膊上包着的纱布,皱了皱眉头,翻出吴邪的医药箱重新包好,背上自己的包打算离开,吴邪还愣在那儿没反应过来。

“医疗费我会给你,安全的时候,让你三叔联系我。”

——————————————————————————————
帖子首页声明一下。小邪BE无能。所以HE。

2011-08-20 18:11, 25楼

错别字。是出声不是出生= = 请原谅。
点击数1233,顶贴数75,本页字数4870,总字数44191 瓶邪吧,张小邪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