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微甜—原创】方舟番外小集(by暖风南河岸)

2020-04-29 00:06, 2730楼

方舟番外第五章【规则】(23)

安淮听到爸爸用一番甜言蜜语哄着妈妈提前一个小时带妹妹去游泳馆的时候,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果然安楠的脚步声才在门外远去,季杭便敲开了他的房门。
精致的钢笔盒“叭”地一声掰开,端端往床头一放,安淮不由得闭了下眼,随即舔了舔嘴唇,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爸爸。”
季杭坐在床沿儿上,不像很生气的样子,“说吧,什么时候买的?”
小小的眉毛皱了皱,却是没说话。
季杭从来不信奉男孩穷养的理论,他一直觉得责任感和上进心应该来自于家庭熏陶,承袭于父亲的榜样引导,而不应该从刻意的物质贫乏或人为的压力中养成。揠苗助长的小树,一生都会因为幼时的贫瘠而对脚下的土地缺乏信心,纵然根深叶茂,终不易万丈参天。
只不过,安淮也知道,三万块一支的钢笔,还不在爸爸的白名单之上。
季杭拔开钢笔帽细细端详一阵,好整以暇,“你可要想好了,等我从楠儿嘴里知道,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小孩苦恼的表情即刻转为被亲妹妹出卖了的愤怒,叛徒!耳报神!最毒妇人心!
为了阻止安淮继续花样脑补报复妹妹的方式,季杭很贴心地开了口,“楠儿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你,这么好的钢笔,怎么没想着给妹妹也买一支?”
“不是买的!”小孩子果然是受不得冤枉的。
“哦?那是谁给你的?”
小眼神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安淮支吾道:“没啊……”
儿子这样的把戏,季杭见多了,填空题不做,就做选择题吧。
“你小叔?”
虽然经常“见死不救”,可还陪他玩了好多次海盗船摩天轮激流勇进,安淮没忍心给安寄远招祸,一秒没犹豫就摇头,“不是!”
“你乔叔叔?”
安淮很想承认,乔叔叔圆谎的本事很好,从来没有穿帮过,只可惜点头的动作只做了一半,小脑袋都扬了起来,却在看到挂钟的一瞬间想到了破绽,乔叔叔好久没来了。
心里默默道了声好险,“不是。”
“你颜伯伯?”
安淮有些心动了,颜伯伯送他的东西不少,也有一些价格不菲的,只不过……颜伯伯不能帮他圆谎,说不定还会……算了,不冒险了……
“不是。”
季杭的眼神一转,“你朝……”
“不是!”季杭的话还没说完,安淮便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是不是!”
这个答案一点儿也不意外,若是往常,季杭多半是讲清道理,再根据犯错程度的大小,决定是罚背唐诗,宋词还是离骚。只是今天,他心里到底是带着些别样情绪的。
默默叹了口气,看着笔帽上精细的雕工,季杭神色不动:“真的不是景朝?”
“真的不是。”
“那是谁?”
爸爸很少会这么步步紧逼地让他“陷入绝境”,见季杭一反常态地半分不让,安淮不禁苦恼起来,眼神在地板缝上逡巡片刻,小声咕哝道:“是……陈哥哥。”
季杭眉峰一挑,“陈峰?”
既然开始撒谎,就没有退路了,安淮点点头,“嗯。”
“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前天,就……爸爸让他抄病历的时候。”
查房的时候,陈峰负责的患者病史没记熟,季杭便罚他抄了五遍病历。大男生不算聪明,认错态度倒是极好,闲暇时间片刻不闲,一丝不苟地抄了几页纸,当天晚上便如小学生交作业一般送到了季杭案头。而当时,放了学的安淮没处去,正趴在爸爸的办公桌上写作业。
季杭心里隐隐有了火气,小小年纪,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准是从他小叔那儿遗传来的!
“是吗?那他怎么说的?”
“他说,”安淮这回说的很连贯,“哥哥不能陪淮儿练字了,只能送支钢笔给淮儿。”
季杭的脑海里忽然闪过景朝满目求肯的神色,俊逸的眉梢划过一丝心酸,拿起钢笔盒起身便往外走,“你朝哥哥很忙,以后不要再找他了。”
“爸爸……”
“十分钟,到书房等我,自己算好多少下。”季杭打断儿子求饶的话,语气淡淡却不容商榷,“藤条。”

2020-04-29 00:06, 2731楼

十下藤条打了足足二十分钟,讲清了道理再打,也没有如何的疾言厉色,安淮本不应该这么委屈的,可季杭才带上房门,小孩儿就躲进被子,小小声地拨通了景朝的电话。
电话响了五声才被接起,景朝的声音有些难掩的疲惫,“淮儿?”
“朝哥哥,你在忙吗?”安淮小心翼翼。
“还好,你说,怎么了?”
“朝哥哥,爸爸知道你送钢笔给淮儿了,可是淮儿真的没有说!是楠儿做了叛徒,准是因为淮儿没帮她做作业……”
景朝全然没注意安淮吐槽妹妹的话,整颗心脏都仿佛系在了“爸爸知道”这四个字上,犹豫了片刻,还是道:“那……老师怎么说?”
“爸爸不让淮儿再打扰哥哥了,爸爸说哥哥很忙。”
听筒里沉默了,安淮几乎以为电话断掉的时候,景朝又道:“还有呢?”
“没有了。”小孩子无法体会这短短三个字在哥哥心头的重量,只撅着小嘴道:“哥哥什么时候再来接淮儿放学呀?淮儿不想陈哥哥接,他跟爸爸一样,不让淮儿吃冰淇淋和饼干。”
“……淮儿乖,听爸爸和陈峰哥哥的话,零食对身体不好的。”
“骗人。”安淮的声音满是撒娇的语气,“那朝哥哥为什么许淮儿吃?”
是啊,他明知道老师不喜欢孩子吃零食,却为什么总是抵不住弟弟的求肯?他明知道老师宁愿自己陪笑脸都不舍得让他受委屈,却为什么还要义无反顾地选择那样的解决方式?
原来,他早就在老师的纵容下习惯了明知故犯,老师骂得没错,他真的只会惹老师生气。
“以前,是朝哥哥错了。”
“哥哥,不开心了吗?”安淮听出了景朝的情绪,小小的孩子竟也皱起了眉头,“淮儿不要玩具了,也不要零食了,淮儿乖乖的,哥哥来看看淮儿好不好?淮儿让妈妈做哥哥最喜欢的西芹虾仁。”
往事历历在目,自诩坚强的少年差一点儿就落下泪来,沉沉半晌才轻轻道:“哥哥不吃虾仁了,以后,都留给淮儿吃吧……”
——————
季杭的心脏,还真的挺好的……
点击数31144,顶贴数251,本页字数2546,总字数135249 米酒微甜吧,暖风南河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