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孕妇淑真

2017-04-16 13:14, 1楼

2017-04-16 13:16, 2楼

伊贞把她的大腿搁在脚蹬上,淑珍看到医师戴好无菌手套,润滑了手指,叫她「深呼吸。」她紧张起来,下体有些用力,伊贞告诉她:「学姐,放轻松,下身不要出力。」他的手指这才放入她的**。淑珍在阵痛的波浪中隐约感觉到他的手指触碰着她的子宫颈,又撑压着她**底部。在呻吟哭闹的阵痛声中,淑珍听到医师告诉她:「子宫颈都开九指了才来,太危险了,一不小心你就会在你们病房产子了!」他交代伊贞:「马上送上产台!」
噬人的剧烈阵痛一波波淹没了淑珍,进产房不到十五分钟,阵痛已经变成持续不断,她两手青筋暴露,抓紧了内诊台边缘,几乎要喘不过气地嘶嚎起来:
「救命!救救我!救救我!学妹我好想大便!好想用力!啊……好痛!痛死我了!」
伊贞推了一个推床过来,劝慰着泪流满面的淑珍:「学姐,你**那里先不要出力,呼吸要「哈、哈、哈、哈」地又浅又快,忍耐一下,我推你到里面的产台。」淑珍号啕哭起来:「哦,快一点!哦,快一点!」
她只晓得自己被抬上推床,推进去,一进产房,淑珍低声吼叫起来:「孩子快要出来了!孩子快要出来了!」她脸色涨得紫红,无法克制那股想用力推的冲动,号叫着大便一般地使劲。伊贞急忙把她抱到产台上,将她分得大开的双腿放在脚蹬上,升高电动产台的上半部,让淑珍更好用力,淑珍「ㄥㄥㄥ」叫着向下使力,她恍惚听到伊贞在她耳边叫道:「学姐,阵痛间歇时要大口喘气,多给宝宝一些氧气,开始痛时还要深吸两口气,然后闭气在**那里使劲向下推,就像大便一样。」
淑珍照着作,她的会阴慢慢地往外鼓胀膨出,只觉得**好像有一大块石头一样硬梆梆的硬便塞在那儿,让她憋不住地想使力。她的会阴往外撑,变得越来越绷紧发亮,淑珍感觉会阴灼炙般刺痛,尖叫起来,阵痛稍缓时,她瞄了下墙上的时钟,六点叁十一分。
她被波涛一样的连续阵痛笼罩着,只能趁阵痛间隙拼命喘气,然后没命地推挤,她的**逐渐分开,黑绒绒的胎儿头发在每次用力时都看得到,伊贞体贴地在她大腿中间摆了一面镜子,让她可以看到产程的进展。淑珍啜泣地问道:「学妹,医师呢?我不行了,医师赶快来救救我!」伊贞告诉她隔壁产台的产妇有难产现象,医师正在处理,一会就会过来。
阵痛接连袭击下的淑珍面孔浮肿,泪流满面,无声地乾嚎着。她觉得张开的双腿之间有一个小玉西瓜般大的硬物,伊贞叫唤的声音让她醒过来:「学姐,看看镜子,小baby的头露出来了,加油!」她睁开眼,儿头已经出来叁分之二,阵痛又来,淑珍尖叫使劲,阵痛稍缓时,几乎整个要出来了,伊贞帮她打气:「学姐,再一次就出来了,ㄉㄝ一下哦!」
阵痛再度淹没她,淑珍发出野兽般凄厉的尖嚎,下体像是被撕裂开一样,那硬物「噗」地完全滑了出来,淑珍无力地垂下头,她的小宝宝在她两股间动着,伊贞帮她剪断脐带,把baby抱到她胸口趴着,「男宝宝哦!」淑珍感动得哭了。子宫又收缩了几下,胎盘排了出来,淑珍感觉如释重负,一阵睡意袭来,伊贞还在帮她清洁**,她已经在产台上沉沉睡去。
点击数7764,顶贴数28,本页字数1413,总字数1413 莲韵文吧,祭沫沁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