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吧】青芜之死

2015-12-14 16:43, 1楼

本宝宝注意这个吧好久了,一直默默的看,终于注册了小号,宝宝不喜欢伸手党,可是本宝宝不会做图片,那就贡献一篇渣作小说,不成敬意,还请不要嫌弃

2015-12-14 21:03, 3楼

纤白的少女陷在柔软的丝绸里。
她并没有睁开眼,眉宇轻轻皱着。呼吸机遮住了半张脸,然而仅仅眉宇间透露出的风姿就能知道她有一张美好的脸庞。她躺在那里,薄被勾勒出了她身体的曲线。当然,如果没有那些碍风景的各种仪器的滴滴声,和那些线的话。


“她已经脱离危险了。”助手走进办公室,把一叠资料放在了男人的案头。“她的状态很不错,是我们一直寻找的。”
“我知道了。”男人打开了资料簿。
这是一个在地下深层的房间。独立的排风温控系统,十二个监控器,男人继承城堡的时候又额外在地下室的墙壁里打下的五公分厚的钢板。真正的堡垒在地下,男人曾经笑着说道。

2015-12-14 22:21, 5楼

“…”许是太久没有说话,少女一直沉默着。
“她叫什么?”“青芜。医院档案上是这么写的。”
男人再次伸手拿走了呼吸机的面罩。少女眉头皱了下,突如其来的缺氧状态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她揪着胸前的衣服,仿佛那是溺水人抓住的稻草,她小嘴微张,努力而痉挛的呼吸着空气。
“你得学会不用这个,我会让你好起来的。”男人以医生的口吻说。
男人专注于药物研究,那种药物的名称叫做“枯萎”。

花朵的一生在于生长—绽放—枯萎。这种神奇的药物也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修复各种创伤和病痛,几乎重生一般,却会在达到顶峰了以后的几天之内逐渐失去生命力。
我们只是在研究的是枯萎之后的“重生”。男人是这样告诉助手的,可是慢慢的什么时候变了味?他们两个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看着对方遗憾而兴奋的脸。
他们都知道彼此只是喜欢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逐渐枯萎死亡的过程而已。“没有什么比这更赏心悦目的了,这些美丽的少女的生命是从我们手底流逝的。”助手如是说。

2015-12-16 10:23, 8楼

少女捂着心口,戴着氧气罩,半卧在床上,有点留恋刚刚心脏被挤压的感觉。男人离开了病房,与等在门外的助手转身进入了隔壁的房间。
“枯萎的确在短时间内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她的病历显示,从上个月起,每次发病都会失去意识,但这次没有。”
“我们来测试一下有害气体对使用过枯萎的病例的效果。”助手在记录上写了些什么,把一根管道插上了另一个储气瓶。
从现在起,少女从氧气面罩中呼吸到的,并不是氧气,而且一氧化碳。

2015-12-19 01:29, 14楼

她的胸部非常柔软。素色的胸衣撑起少女酥胸的轮廓,随着男人的按压深深的陷下去,又再次恢复弹起。
助手托起少女洁白纤细的脖子,使她的头仰起,好让空气更顺畅的进入她的肺部,然后轻易的打开了她的唇齿。
“嗬…嗬…嗬……”她已经没有知觉了,男人按压着她的心脏,肺部的空气也随着按压一进一出,她发出了微弱的喘息。
“她的心脏没有起色。”助手看了一眼监护仪。“这才刚刚开始。”男人翻身上了少女的病床,跨座在少女腰间,双手交叠,再次按了下去。
她依旧躺在绸缎里,安静的。“也许她健康时的气色还没有一氧化碳中毒时看起来好。”男人忍不住想。浓重的暗色调使她白细的颈衬得唇上的粉异常妖艳,让他有了莫名的冲动。
于是他虔诚的吻了下去。仿佛安静躺在这里等他抢救的少女是城堡里囚禁的睡美人,等他一吻,就可以睁开她美丽的眼。

2015-12-19 01:48, 15楼

他轻易的将空气送入了她的肺部。她的唇经过长时间的喘息,略微有些干燥却依旧柔软。多次的发病让她像漏了气的娃娃,千疮百孔。少女的胸部随着他的人工呼吸而起伏。他离开了少女的唇,她的小嘴依然微微张着,仿佛想再呼吸一口空气。他忽然有些后悔,也许他让她等待的时间太长了。
“需要其它刺激么?”助手推来除颤器。
“不需要。”男人解下了少女单薄的睡衣。她丰美的曲线展现在了眼前,圆润而自然。男人剪开了她的胸衣,少女傲人的秀乳得到了释放。他再次按压在了她的心脏上,感觉入手的是一团细腻柔软,不舍得再放开。
他更深的按摩着她的心脏。少女的身体随着他的节奏一颤一颤,手无力的从床沿滑落,仿佛逝去了什么。

2015-12-19 01:58, 16楼

“有反应了!”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助手终于汇报出了令人愉快的消息。
少女的心脏开始缓缓的自己跳动。男人有些留恋,放轻了力道,辅助少女的心跳。
“嗯…嗯…”她的知觉渐渐回归,光影中有些模糊,只感觉有人用力的按摩着自己的心脏,为自己人工呼吸,让自己活下去。精神不济,再次昏睡过去。
“她已经脱离危险了。”助手提示到。“这个叫做辅助治疗。”男人厚颜无耻。“好吧,小心肋骨别玩断了。”于是助手接着填写实验记录,【病体枯萎有害气体试验结果良好】

2015-12-19 21:59, 20楼

少女的浴室里埋藏着一根特质的电线线路,正常的时候是安全无害的,事实上它却是危险的魔鬼,只要隔壁的房间按下对应的开关,高压的电流立刻会通过它传导在接触它的生命体上。
“这样准备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观察,毕竟突发情况也是我们研究的组成部分。”
竖日,助手查房。
“您的状况非常的良好,相信未来会更加稳定。你们多日卧病在床,其实适当运动有利于疾病控制。您右手边的房间有我们为病情特质的大型浴室,您可以在里面清洗身体,干净的衣物已经备好,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呼叫。”助手摘下了少女身上的监护,放下了换洗的衣物,转身出了房间。

2015-12-20 00:47, 22楼

少女缓缓的起身下了床。她赤着脚,圆润的足尖试探着轻触到木地板的地面。她略微有些不习惯,但是很快就适应了。少女走了两步,又原地转了个圈,睡裙短短的裙摆扬起,划过愉快的线条,心脏没有砰砰乱跳,肺部也没有任何不适。多久没有用这双足踏过地面了呢?少女有点不敢置信。
她抱着洁净的衣物打开了右边的房间。门后的空间很大,与她熟悉的房间风格炯异。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水汽蕴氲。温暖的水流从上方隐藏的泉眼流下,浸润了下方的大理石台,最后流入大浴池中,周边甚至种植了些许喜阴的花草。
她欢喜的打量着这个地方,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最后她解下了睡裙和内衣,赤裸着身体,沿着大浴池旁的石阶,缓缓步入温暖的水池中。
水流由她的足,蔓延过了她的修长的小腿。她继续往下走,直到泉水蔓过了她纤细的腰身,停在了她的胸口。水流缓缓流淌过她的圆润,轻轻的拍击她的心脏。她闭上了眼,享受这一刻的放松。

2015-12-20 00:55, 23楼

“人在当前应该好好享受不是么?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呢?”男人看着监视器,笑的意味不明,屏幕里的少女此时已经出浴,她斜靠在大理石台上擦拭着她黝黑的秀发。他笑容更深了,拉下了那个危险而隐秘的电闸。
“啊~!”

2015-12-20 01:35, 25楼

温暖的水流淌在地上,泛起朦胧的雾气。她孤独的倒在了地上,头歪向一边没了气息,玲珑的曲线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电流可能对她的心肌造成严重损伤,即使有枯萎的修补效果,我们也要做好重新物色一个试验品的准备,毕竟她的心脏本来就问题严重。”助手翻开了厚厚的记录。
“心肌损伤不是问题,只要保证血液流动,最多久一点不就可以了么。”男人再次按向了她的心口,为她做心脏按摩。
她刚沐浴完,胸口还残留着水的温暖,仿佛还活着。他用力的往下按着,也许是被多次按压,她的心口异常柔软,男人深深的压着,仿佛可以触碰到她温软脆弱的心脏,再松开的时候,血液涌入她的心脏,男人可以感受到来自她乳房的颤动。
她的头无知觉的偏向一边,随着男人的按压而无助的微微晃动。她的皮肤经过长时间的水流作用显得越发白皙,却始终不显冰冷。
半小时过去了,她的心脏依旧无声无息。男人再次跨坐在她纤细的腰身上,为她按摩心脏。
“嗬…嗬…”他不停的按压着她的心脏,连带着她肺里的空气也不断的被挤出又回复,仿佛在喘息一般。由于刚沐浴完,她身体里的幽香随着她的喘息散落在了男人身上,异常诱惑。

2015-12-20 02:25, 27楼

@Ivan_XYQ 还有两天,想怎么玩

2015-12-21 00:50, 36楼

她合上了眼,却睡不着。她的心跳轻快,莫名的有些兴奋,她赤裸着脚,幻想着有一天能和大家一样顺畅的呼吸着空气。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男人高大的影子,那个一次又一次的抢救她于濒临死亡的男人。最后他一定会告诉她,她的病已经完全康复了。“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少女微微低着头,小声地询问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影子。“如果我好了,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兴奋,谵妄。”助手在记录上记下时间。
“三倍的致死量,如果没有枯萎,即使是个健康人也会死于呼吸衰竭。”男人吸了一口烟,眼中有迷离的光。

2015-12-21 01:16, 37楼

少女游荡在房间里,仿佛是个被遗忘的游魂。过量的巴比妥在缓缓的侵蚀着她的神经,她的心跳很快,呼吸也有些急促,恍恍惚惚。最后如同折翼的鸟,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少女的梦境光怪陆离,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心脏砰砰跳着,从未有过的困倦。
男人打横抱起了少女,她柔软的腰仿佛不能受力,上身仰起,流露出了胸口饱满圆润的弧度,她的头随着男人的脚步轻微的摆动,露出了她白嫩的颈。
他将她安放在了那床柔软的绸缎里,看着她陷了进去,以后解开她的睡裙,等在一旁的助手迅速为她连接上了心电监护仪。
她已经昏睡过去,没有了任何知觉。她的心跳波动被监护仪放大,从快到慢。她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仿佛陷入了沉睡。助手依旧记录着。
渐渐的,她的心跳变的缓慢起来,呼吸也变的绵长而缓慢。她已经没有力气呼吸,原本由于枯萎而红润起来的嘴唇开始变的青紫。
她的心脏由于缺氧开始不规律的搏动起来,监护仪发出了警报。过量的镇定剂已经侵蚀了她的心脏,她已然连心跳的能力都在渐渐的失去。
男人点燃了一根烟,坐在少女身旁,看着她胸部的起伏渐渐的归于平静。他抬起了手,放在了少女秀美的双峰之间。她的心脏还在搏动,那是无用而不规律的跳动,仿佛仿佛是最后的抗争。

2015-12-21 01:39, 38楼

“滴———”少女的心脏最终还是停止了跳动。她睡在那里,嘴唇青紫,脸色苍白,仿佛已经失去了生命。
直到这时,男人的手才覆上了少女的心口,再次为她按摩起心脏来。少女胸前饱满的感觉再次充斥在他的掌中,他已然分辨不清到底一直在吸引着他的,究竟是对“枯萎”的研究,还是这饱胀而充满弹性的柔软。
她的身体微凉而完美,如同没有生命的玩偶般,随着他按压的节奏,在他的手下无力的微微摆动着。
三十次按压过后,男人含住了她青紫的唇,撬开她微冷的唇齿,为她渡入了一口空气。
她的肺部因为空气的充满而鼓胀起来,然后又由于空气停止送入而迅速的恢复回去,气流缓缓的从她的口鼻中溢出。“嗬……”仿佛她无意识的发出了声音。
她依旧躺在那里,微微张着她些许青紫的唇,原本白皙的肌肤越发苍白了。
点击数64,顶贴数7,本页字数4880,总字数9090 人工呼吸吧,狮子座兔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