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G)【娱乐圈】虐胃 虐身 虐心(男明星&

2020-01-11 12:03, 1楼

【男主角受伤吧】(BG)【娱乐圈】虐胃 虐身 虐心(男明星&女助理)


“如果所有人都对你恶语相向,那我就许你一世情话。”

2020-01-11 12:08, 3楼

楔子
“他教会我,如果努力到极致,还是失败,那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
“她告诉我,即使世界上所有人都对我恶语相向,她依然会在我的身边。”

2020-01-11 13:03, 4楼

1

毕业三年,肄业三年。作为一个资深失业女青年,叶多多终于放弃了成为一个经纪人的想法。毕竟,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必不可少。
叶多多经过自己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先应聘助理,这样,好歹也和经纪人沾点边啊,以后,若是能被提拔!!!简直太好了。叶多多想到了这里,简直笑开了花。
可是,理想是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她的简历往哪些大公司里一投,简直就像一粒沙子进了大海,没有了踪影。毕竟,就她那野鸡大学的学历,真是连前台都不够格。叶多多挠了半天头发,都快揪秃了。想去一个有一线艺人的大公司,自己学历又不够。去小公司,又心有不甘,毕竟像白宙这样在小公司一炮而红的人,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罕见啊!
叶多多,叹了口气,不死心地刷着招聘网站,一个大大的图片映入了她的眼帘。黑色背景,烫金色字体“欢迎来到方寒工作室。招聘:经纪人、助理、美工……”叶多多突然冒出了灵感。不用去大公司,去独立工作室啊!一线艺人自己单干的工作室,既有一线艺人,要求也少啊。说干就干,叶多多飞快地投了一串简历过去,等待着回复。

2020-01-11 13:13, 5楼

2
方寒,27,可能算大器晚成类型的。长的不错,身材也好,就是一直不火。直到被最近的《爱月之城》综艺挖掘,登上黄金档综艺,一炮而红,流量直逼小鲜肉。可是,命运多舛,小经济公司第一部给他接的就是烂剧,粗糙的制作,雷人的剧本,在加上他自己本身不算精致的演技,好评迅速反水。被爆出轨,和自己的圈内女友分手后,更是成为了一块黑炭。人见人恨的大渣男。不知道抽什么疯,忍了三年后,突然与经济公司解约,自己出来单干。现在可好了,前公司,女方公司都在黑他,在加上他被人诟病的演技,从白月光一跃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黑炭。已经30而立的方寒,可真的是在人生的低谷中。

2020-01-11 14:25, 6楼

3
“喂,您好,请问是叶多多女士吗?”叶多多点点头,对电话献媚地说“是是是。”“您好,我是方寒工作室,您的简历我们很感兴趣。对于您应聘的助理这样一个职位,我们有性趣想和您面谈一下。您看可以吗?”叶多多愣住了,她不是喜悦,而是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简直想哭出声来“方寒啊!怎么偏偏是他啊!渣男还耍大牌!我当他助理不会被欺负死吗?”叶多多虽然心里悲痛,看着自己瘪瘪的钱包,心一横,说“是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在北京,马上过来。”

叶多多咬了咬牙,出门奢侈了一把,打着一个车就去了公司。一进门,公司虽然不大,但充满了现代感,黑白配色显得很时尚。显然前台已经被通知过了,走上前来,说“是叶多多女士吗?”叶多多点点头“是啊。”前台说“胡经理让我带您上去。”叶多多跟着她进了电梯。公司一共五层,她们上了第四层。电梯门一开,走了出来,走廊两边,都是会议室什么的,尽头有一到门,前台小姐姐敲了敲门“请进。”“胡经理,这是叶多多。”胡珊点了点头,从椅子里站起来,说“好,谢谢。”前台走出去,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叶多多看着胡珊,胖胖的,看起来很和蔼。胡珊笑着说“多多,这边做。”叶多多拘束地坐下,心里满是忐忑。胡珊开口说“我们经过挑选,选择了你成为助理,助理的要求是在艺人的衣食住行方面要事无巨细的保障。没有工作时长,艺人多长时间,你就必须多长时间。其次,不能于艺人起冲突,只要是合法的要求,都要满足。第三,工作严格保密,脸家人都不能说,别说在网上了。工资一月八千,一个月的时期实习,工资先四千。你看怎么样?”叶多多听着前面头都大了,感觉像伺候祖宗一样,听到工资,眼睛都绿了,就朝着一月八千的工资,伺候谁都行啊!叶多多没等说完就点点头“愿意。愿意。”显然胡珊早有准备,拿出一叠合同“上面是保密合同,下面是实习期的合同。签完,马上就可以投入激动工作中了。”胡珊开着玩笑。叶多多没多想,爽快的就签了。胡珊看她签完,对她说“走,我带你见大老板。他在楼上。”叶多多一脑袋问好“大老板?高寒?”胡珊点点头,说“对,现在你就是高寒的助理了。一会儿我把注意事项发你手机上,对了记得加微信。高寒有点洁癖,他的东西一定要干净,你也写了有洁癖,干净这点我就放心了。最重要的一点,高寒胃不太好,无论什么时间,一定要按时吃饭,不如他就会犯胃病。最重要的……你听着不?”叶多多头都大了,自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附和着“听了,听了……”正巧,电梯到了,叶多多走下了电梯。这在叶多多心里,这是走向深渊的一步啊。高寒究竟是这样一个人呢?

2020-01-11 21:45, 12楼

5
送走胡珊,叶多多一个人悠悠地走着,不知道该去哪里,忽然想起高寒,拿了手机就下了楼,问了门口的前台小姐姐,朝着药店走去。路上,天气阴沉沉的,说实话,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仅有的就是一份责任感而已,她一定要她的艺人舒服自在,不论他究竟是谁。想起高寒还没吃饭,路过三米粥铺又买了碗粥。到了药店,叶多多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药,她也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多胃药。导购见她来了问“您好?需要什么?”叶多多说“胃药。” “您有具体症状吗?检查过吗?”叶多多哪里知道,想起胡珊的嘱托,打开微信,验证已经通过了。叶多多说“不是我,是……我的朋友,我问一下。” “好的。”叶多多刚打完字,对面就回复过来了“轻度胃溃疡,有胃痉挛病史。”叶多多递给医生,医生看了之后,在货架上拿了几盒递给她。叶多多拿着问“这个病有什么症状吗?”医生说“最主要的症状就是上腹痛,可能会有恶心,胃酸等情况。” “好的,谢谢医生。”叶多多拿着药结了账,摸了摸手上的粥,还是热的。离发布会还有四个小时,还有时间。带回去让他吃了饭再吃药,多大的人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高寒坐在办公室里,左手捂着胃,忍了一天的疼痛,正是剧烈,头上是细密的汗珠。双唇紧闭着。压了压胃,估计自己还是抗不过,伸手从抽屉里拿了瓶止痛药,正准备倒,空了。低头一看,好几个空瓶,最近吃的多了些。吸了口冷气,左手又加大了些力气,离发布会就剩四个小时了。发布会之后还有应酬的饭局,想想他就头痛。被别人摆了一道,设了局,这个剧对他太重要了,一点差错都不能有。不知道撑不撑得住,是不是应该让他的小助理买瓶止痛药。正想着,敲门声响了。方寒关上抽痛,把手放下,正了正身子“进。”门开了,是叶多多。
“什么事?”方寒问。叶多多发现方寒现在的脸色比她见他的时候又白了几分。叶多多把粥和药放在桌上“高总,喝点粥,把药吃了吧。”高寒心里有点温暖,还有人关心他的身体。高寒翻着药袋子,没看到止痛药问“有止痛药吗?”叶多多心里埋怨,怪不得胃不好,哪有这样的人“高总,止痛药是刺激胃的。您吃了药会缓解您的症状的。珊姐说了,无论如何都要让您按时吃饭。”高寒笑了笑“你是胡珊亲戚?”叶多多紧张的摇了摇头“不是的。”高寒瞬间变了脸色“那就好,你要知道,我是你老板。听我的。现在去买盒止痛药。”
叶多多心里火瞬间就起来了“高总,跟你说你怎么不听呢?这样只能越来越糟糕,止痛药副作用很大的。我现在是你的助理,你在生活上要听我的。我在完成我的职责。”高寒愣了愣,现在助理脾气这么大的吗?看对面生气的叶多多,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女孩儿,也在自己吃止痛药时大发脾气。想到这,心不由得一痛。刚刚上扬的嘴角又变成了一副冰山脸。只是,这次高总乖乖的喝起了粥。叶多多看他听话,也放下心。对着行程表看着说 “19:30发布会开始。20:30结束。然后有一个酒会,你看这套黑色西装怎么样?”高寒听着,喝了几口,抬起头看着ipad上的图片,摇了摇头说去“太正式了。”叶多多继续划着,翻到了一套亮片西装配黑色无帽卫衣,严肃中也带着休闲感。叶多多抬头问“这套可以吗?”高寒抬起头看了看,“行。”叶多多把照片发给了服装,估计了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到现场,路上走一个小时,高寒还能休息俩个小时。
高寒只喝了几口粥,就放在哪里了,继续看电脑,他真的喝不下。叶多多忙完,看见粥只喝了一半,估计他实在难受,也没有多说,把药给他放好,说“吃药吧。”高寒应了一声,把桌上的药片悉数拾到手了,一仰头,干咽了。等叶多多倒好温水回来,高寒已经吃了药继续工作了。叶多多问“药呢?”高寒头也没看“吃了。” “干吃?高总,您能不能等等我,我这刚倒水回来。”高寒没理她。叶多多看了看时间说“高总,睡一会儿吧。珊姐说你今天只睡了四个小时。而且,这药嗜睡。”高寒听着叶多多唠唠叨叨地,麻烦死了“叶多多,你能安静点儿吗?”叶多多说“高总,你还能休息两个小时。”高寒实在嫌她烦,不知道到底是药起了作用还是他实在累了。

2020-01-12 10:40, 15楼

6

手机闹铃响了,叶多多轻声走进了休息室,高寒和衣睡在里面,身体蜷缩在一起,显然,胃还是不那么舒服。床头上有一瓶安眠药开着盖子,叶多多轻轻拿起来发现已经下了半瓶,看了他确实睡眠不是很好。叶多多把药盖好,想府身把他叫醒,刚低头就看到他厚厚地黑眼圈,有些不舍。看看表,叶多多还是轻轻动手摇了摇他说“高总,到时间了,高总。”听到声音的高寒睁开了眼睛,答应着叶多多。叶多多看他醒了就不在叫他,退在一旁。
高寒整个人懵懵的,好容易才睡着,随即就被叫起来。高寒坐起来,这么猛地一起,胃里正难受的紧,眼前也满是星星。高寒没放在心上,殊不知自己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高寒翻身下床,刚站起来,眼前唰一下就黑了,撑着走了两步,腿一软差点晕倒在地上。
叶多多吓坏了,跑过去撑着高寒,身高183的高寒居然很轻。叶多多扶着高寒坐到地上,看着高寒闭着眼睛,脸色唰白,整个人虚弱的不行。叶多多有点慌“高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高寒耳边耳鸣地正紧,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叶多多看着高寒,害怕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习惯性地给胡珊发微信,只是,这会等了半天也不见回,估计是上飞机了。叶多多给赵简打了电话“赵老师,高总晕倒了,怎么办?”叶多多跪在地上,一边扶着高寒,一边打电话。手机那边,赵简说“别担心,寒哥可能是低血糖,他有这个病史,我现在在公司外面。寒哥办公室的会客厅有巧克力,你给他吃了,门口有轮椅,把他推到地下车库。”叶多多听了,连谢谢也没说就挂了。敢紧跑到会客厅,进屋扫视了一圈,看见茶几下面的盒子,打开盖子,确实是巧克力,拿了一块,刚跑出去,又多拿了几块装在身上。在门口推上轮椅,赶快跑到休息室。
休息室里高寒感觉眼前的黑雾几乎散尽了,慢慢站起来。虽然没有那么晕了,胃里还是翻江倒海拧着他。高寒对付这种情况很有经验,左臂横在胃上,压着它来压抑痛苦,还好,还可以忍受。高寒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下来了。转眼看见叶多多推着轮椅冲进来,高寒微微笑了笑“我不过是低血糖,你推轮椅干什么?”叶多多看他已经站起来了,常吁一口气,把巧克力剥开递给他。高寒一口吃了,他不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所以也没感觉到有多好吃。叶多多看了看表,超了十分钟“高总,快出发吧,已经迟了。”高寒点点头,叶多多拿来高寒的大羽绒服。一开始她还在疑惑,这个都能把她埋了,能穿起来吗?高寒一穿就撑起来了,果真明星和我们不一样啊。叶多多把墨镜递给他好遮黑眼圈,高寒顺手就带上了。叶多多扶着高寒慢慢走向车库,期间还让司机把暖风打开。
上了车,高寒把椅子放倒,躺在上面,他现在不仅胃里死疼死疼地,连头还很晕。叶多多看着他捂着胃,心里有点酸酸的“太可怜了,这哪里是人过的生活啊。”叶多多从包里掏出一瓶止痛药,扣了一粒递给方寒。方寒有点差异,慢慢地说“不是不给我吃吗?”叶多多心里翻了个白眼“高总,这也没办法,为了您上台,只能这样了。”高寒把药放的自己嘴里。“等等,别咽,我有热水。”叶多多吼着,这厮太糙了,活该一身病。高寒顿了一下,有点想笑,这女助理确实比男助理细心。别说热水了,就连药都是自己要的。等叶多多拿出保温杯,高寒笑了,自己都多少年没见过它了,什么时候喝不是凉水,矿泉水。叶多多递给他,“高总,笑什么?”高寒把药咽了,递给叶多多说“你从哪里找来的老古董。”叶多多惊了,高少爷没用过保温杯?“高总,你不用保温杯?”高寒摇摇头“十几年没用过了。”叶多多心想,也是绝了,你不的病谁的病。于是,默默地低下来了头。高寒看叶多多不说话,知道自己可能雷到叶多多了,也不说了,把杯子递给叶多多“以后别叫我张总,叫我寒哥。”叶多多结果杯子说“知道了,寒哥。”高寒看着叶多多,想要嘱咐她两句“现在时局你也知道,不要乱说话,别人问你不好回答的就说不知道。”叶多多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问“用不用帮你拦记者?”高寒看她小心翼翼地样子“你怕什么?他们能吃了我?就你这小身板,拦也拦不住,有安保。”叶多多点点头,支应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紧张。
到地方了,叶多多先下车,帮高寒拉开车门,高寒下了车,对叶多多说“准备好,别扶我。”叶多多听的一头雾水,回头瞬间就明白了,四面八方围上来的都是记者。叶多多帮高寒挡着。刹时,人声鼎沸。“高寒,你出轨是真的吗?”“高寒,你怎么看待粉丝说你浪费陈熙五年的时光?” “高寒,对于你做的事没有一点愧疚吗?”高寒瞬间就像变了一个人,在车上的虚弱一下变成了冷冽的气质,面色铁青,无论记者问什么样的问题,好像都不能打动他铁石的心。一身黑衣,迈着大长腿,快步走着没有丝毫停留。“高寒,你对今天陈熙在片场晕倒有什么看法?”听到这里,高寒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她又晕倒了,又没有好好吃饭。”高寒心里下意识地想,想完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分手了,脸色更加不好。

2020-01-12 13:46, 16楼

7
叶多多现在才佩服起高寒,就那些话,搁她她早就打起来了,高寒几乎就像没听到一样。眼看着快要进门,发布会的保安才姗姗来迟,保安帮忙挡着记者,高寒和叶多多两人进了门。刚刚转过去,高寒就捂着胃靠在墙上。“帮我把墨镜摘了。”高寒虚弱地说。叶多多敢紧摘下来。高寒脸色唰白,额头细密的汗珠,应该是忍了一路。“还能坚持吗?”叶多多问。高寒说“等止痛药发挥作用就行了。”叶多多扶着他“能坚持到进屋吗?”高寒点点头。叶多多扶着高寒进了休息室。感叹明星也不是什么好营生,别看人前光鲜亮丽,人后不一定受什么罪呢。
扶着高寒进了休息室,帮高寒把羽绒服脱了,高寒就弯着腰坐在沙发上等化妆了。叶多多拿了个抱枕递给他,把保温杯放在一边说“我去检查检查场地和服装,”高寒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嗯了一声。
叶多多对开门,心里满是担忧,就剩一个小时了。叶多多去了现场,是个零时搭起来的台子。大虽然是大,但是大冬天连个暖气也没有。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穿着大棉袄,想起高寒薄薄的西装,担忧又大了一份。电话响了,叶多多接起来是服装到了,叶多多告诉了位置,直接让他们送到休息室,自己去和现场导演对接。
“导演,这个高寒助理。”导演过来“高寒的是吧,这是台本。你们熟练一下。”叶多多接过台本。无所谓就是一些问题的答案什么的。但是,叶多多没要到一个发布会都要搞什么游戏,一共两个环节,一个抢台子拍照,一个抢椅子。虽然运动量不大,但是对高寒现在来说,多少吃力一些。叶多多想着,给高寒打了电话。高寒那边正忙着换衣服化妆,高寒也没有精力管自己难不难受了。“寒哥,我是叶多多。”叶多多说。“怎么了?”电话那头,高寒声音听着有些虚弱。“有两个游戏环节,要不推了吧?”叶多多问。高寒想了一下“不用,我坚持一下就行。”叶多多担心又加重了一层。挂了电话,继续对着台本。对完台本,叶多多敢紧就往回跑。回到休息室,离开时还有15分钟。高寒正坐在休息室闭目养神。叶多多把台本递过来,高寒接过来,认真看了几遍,示意自己都知道了。叶多多轻声问“还难受吗?”高寒摇了摇头,“药效起来了,还好。”叶多多看着他化完妆还苍白的脸,担心都写在了脸上。“把这个贴上,暖暖胃,现场太冷了,怕你胃受不了。”高寒接过去,是暖宝宝,又递了回来“一个大男人贴这个像什么样子,再说了,玩儿游戏掉出来怎么办。又不是冬天没拍过夏天的戏,扛一扛就过来了。”高寒起身,跟着工作人员出发了,叶多多追上去,把棉衣披上去“那先披着,到了再摘也好。巧克力给你,还是感觉晕自己吃一颗。”高寒接过巧克力,没说话。叶多多触碰到高寒手的那一刻,他的手很凉。叶多多有些心疼。送到现场,叶多多站在台侧看着他,坐在第一排候场。
有时候就这样的工作性质,无论台下什么样,只要到了闪光灯下就必须直起腰,挺起胸膛,把所有不适全部隐藏下去。高寒坐在那里,冷冽地气质散发出来,想一只高傲又孤独的鹰。

2020-01-12 18:51, 19楼

没人,就自我沙雕

2020-01-12 21:29, 20楼

8

“现在有情我们《夏梦》的各位主创来到现场。”音乐一响,高寒直起身子,走到舞台重要。他望着台下,很多很多人,有很多人拿着长枪短炮,他一眼看到的就是翠绿的灯牌,在黑暗的环境里十分显眼。他们人不多,但高寒知道,在这样困难的时节,他们之所以克服一切来都这里,只是想让他知道,他的粉丝在他身后。高寒趁着其他人上台的时间,转向粉丝所在的方向,用右手轻轻拍了拍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示意他都懂了。这样举动在灯牌的地方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他甚至听到了她们尖叫的声音。高寒浅浅的一笑,转过了身子,乖乖地等着开始。
叶多多看着他的举动,心里有一股暖流。他没有想别人一样夸张的表达他的感情,也没有熟视无睹,他用了最低调也最暖心的方式,传递着只有他们才能懂得的信号。叶多多看着台上璀璨夺目的他,这个温暖的男人,她对她之前的看法有了不同。
流程顺利进行着,从介绍剧情到介绍角色一点点进行着。冬天棚里的温度已经接近0度,薄薄的单衣确实没有抵御寒冷的能力,本以为止痛药能帮助他顺利支撑到活动结束,但胃里的疼痛让一切都变了,他默默的把拿着麦的左手横放到胃上压着。他甚至能感觉到手下的器官不安分地抽动着,胃里拧地正紧,吸引着他的全部注意力,以至于没有听到主持人的问题,他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了声抱歉,才流利地回答,侃侃而谈他对于夏承司的理解。台下的叶多多太过于熟悉高寒的举动,看来,情况不太好。高寒努力撑着,手下的抽动却越来越剧烈,他绷直了身体一动不敢动,一要一动,他肯定会弯着腰倒下,但是他不能。高寒死死地站在舞台上,身侧的搭档,也是好朋友张钧发现了他的不适,轻声问“身体不舒服吗?”高寒看向她,摇了摇头,又屏住呼吸,专心对抗疼痛。等到主持人说“现在是我们主题曲的演唱时间,请大家在台下就坐。”高寒机械地走下台阶,舞台侧面就是叶多多。高寒极力走过去,身边是发布会的工作人员。叶多多看着高寒走过来,估计可能很严重了,从身边搬来凳子,拿着羽绒服等高寒过来。
胃里的刺痛一次次攻击着高寒,手下的抽动让他几乎快要昏倒。踉跄的他凭借下意识勾住了身旁工作人员都脖子。身边的工作人员敢紧扶住他的腰。高寒右手扶着,左手死死地按住胃,紧紧地珉着嘴唇。这么冷的天气,汗珠一滴滴一滴地滴下来。叶多多敢紧跑过去,在身后给他披上羽绒服,扶着他坐到座位上。
高寒整个人几近虚脱,掐着胃弓身坐在椅子上了,脸色很难看。“还能坚持吗?”叶多多问着。高寒胃痛的说不出话,只是点点头。叶多多蹲下来“别坚持了,我们去医院吧。你连话都说不了了。”高寒紧锁着眉头“不……不行,拿一片止痛药。”叶多多不知道给还是不给。“快点!”一向斯文的高寒低声吼了一句。叶多多不知所措,手抖着取出一颗递给高寒。高寒一把塞进嘴里,等待止痛药生效。高寒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倔强,他从今天开始,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绝不是一个失败者。别人能做到的,他也可以。
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滴在地上,叶多多真的慌了,她真的怕高寒有危险“你知不知道,胃出血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到底要不要命了。”高寒抬头看向叶多多“我告诉你,我不走。我用你管?你算老几!”说完,把衣服一甩,回头就往舞台上走。一股无名邪火燃烧在他心里,不是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吗?今天就要做给你们看看,到底谁比谁差。这时候,导演也慌了追上来,对高寒说“高老师,我们把后面游戏的环节取消了,马上就是采访,您能坚持吗?”高寒心里的火彻底点着了“我是死是活不用你管,你给我照流程走。不然,我立刻终止合作。”说完,高寒阔步就往前走。现场导演一脸懵,只见过艺人因为加时长生气的,没见过关心身体生气的。导演对着主持人比了个手势,示意继续进行。
叶多多平白无故被凶了一句,委屈地正紧,可这样还是担心着高寒。看着舞台上抢椅子虎虎生威地高寒,叶多多渐渐放下了心,以为他真的没事了。
说没事是假的,不认输才是真的。高寒回来之后,脸比以前更冰山了。连抢椅子都带着股狠劲儿,试图除了连人带椅子一起干翻。害的主持人连连打圆场,说高寒玩的认真。身边的张钧悄悄动了动高寒“玩游戏而已,那么严肃干嘛,放松点。”高寒眼睛盯着椅子,目不转睛“我严肃了吗?我哪里严肃了。”这语气已经够冰的了,惹了张钧一身寒气。这不,音乐一停,高寒又冲了上去,这下可好,张钧淘汰了。张钧气不打一处来,之后向观众挥挥手,示意自己淘汰了,去了观众席。果然,带着杀气,高寒顺利的两个游戏都赢了。
游戏结束,高寒满身是汉,他把奖品放在一边,拿着工作人员递给的纸巾擦汗。刚刚注意力集中丝毫没有感到疼痛,现在放松下来,胃里的疼痛又卷土重来。器官随呼吸紧缩着,缩到极点又陡然放下,一下一下地撕扯着他的神经。隔着布料都能摸到没有规律的颤动,冰凉一片。高寒把胳膊横着做掩饰,妄图压抑着痛苦。可是胃里就像有一把尖刀刺进又拔出,刺进又拔出,眼前模糊的厉害。

2020-01-12 21:35, 21楼

三条回复,没人看。

2020-01-12 22:50, 23楼

9
高寒凭着意志坐到了属于自己的采访位置上。他知道这是剧组知道他身体不舒服特意安排的。他从心底里感激这个剧组。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坐满,高寒强打起精神,等着这最后的一场硬仗。他手死死地顶着胃,保持着自己的清醒。“高寒,你前几部作品都是校园青春剧,这次突然转战总裁剧,你有什么压力吗?” 高寒忍着刺痛,专注地回答问题“对于我来说,我会尽力把夏承司演好。对于演员来说,一个演员不应该受题材限制,他应该适应任何角色。”回答完,高寒按地更紧了些。汗水从后脖颈流下来。“高寒,对于你演技被诟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又一个针对他的问题。“我会尽力提高我自己,谢谢大家对我的批评。”高寒的回答滴水不漏,一个个尖锐的问题迎刃而解。剩下的几个问题,零零碎碎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也有些问给剧组其他人的。高寒撑着,也认真地听着,不想留给黑子把柄。“现在,最后一个问题。”眼看就要胜利,高寒直了直身体。一个记者像是拍案而起,也问了许多人都想问的问题“高寒,对于你出轨你怎么解释?”这句话像一个定时炸弹现场的空气都凝结了。听到这句话,高寒心仿佛被扎了一样,痛了一下,连带着胃里的疼痛汹涌起来。听见这个问题,主持人感觉打圆场“我们今天提问的问题是关于《夏梦》这部剧的,请大家重新提问。”果不其然,现场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这是大家都想问的问题。不少镜头都聚焦在高寒的身上。高寒知道,他早晚要回应这个问题,只是他没想过自己真的和她分手了。“没关系,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高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听到这句话,大家都悬起了一颗心,重磅新闻,第一次回应。叶多多焦急地打着电话,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围。
想到一旦回应,就代表自己真的放弃了,高寒心痛的没法开口。胃里的痉挛彻底达到了高潮,即使把胃按穿也无济于事,不过和心疼比起来,这也太轻了。“我只做这一次回应,以后不会再提了。”胃里的疼痛击垮了他,高寒不得不低下头缓了一会儿,他紧锁着眉头,心里说着陈熙我们真的再见了。“对不起……”高寒抬起头,用平常的声音说着最艰难地事“这段感情真的结束了。我不希望有一些其他的纷扰,我希望大家都好。至于我,我清清白白走过五年,问心无愧。”说完,高寒放下了手里的麦,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舍,爱恋,所有的一切,再见。
高寒什么都听不见了,他唯一能看清的身边的张钧发红的眼眶,她是唯一一个他们共同的朋友。她见证了他们分分合合的全过程。她大大咧咧地说来探班的事也化成了泡影。高寒就一直放空自己,望着不知道什么地方,能感受到一阵阵疼痛在身体里炸开,他强忍着。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走下舞台,他意识到结束了。

2020-01-12 22:52, 24楼

10
他试图站起身,身体欺骗了他,根本站不起来。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软弱,硬是用手撑着起来。他看到叶多多正在向他跑来,头发一飘一飘的。他感觉自己像走在棉花上,轻飘飘地。他只有一个信念,在走一步,在走一步。他感受到叶多多把棉袄披在了自己身上,在右手撑着自己。高寒耳朵耳鸣,什么也听不清,只能看到叶多多嘴一张一合。像是记起了什么,高寒低声说“对不起,吼你了。”叶多多正等着高寒的回答,冷不丁听到这句话,泪水就涌出了眼眶。哪里还有这么温柔的男人,自己都快晕倒了还想着别人。叶多多叫着身旁的工作人员帮忙。刚刚转身进了后台,高寒再也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手死死地压着胃,失去了意识……
叶多多扶起高寒的头,看着他死死压着胃,大喊到“救护车,叫医生。快!来人啊!”看到高寒晕倒,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急了,感觉联系着医生。叶多多把手放在高寒的胃上,手下冰凉一片,及不规律地剧烈地抽动着。可想而知手下的人的疼痛。即使晕倒,高寒也是不坑一声,死死珉着嘴唇。叶多多生怕他压伤自己,使力想那开他的手,刚刚一碰,高寒就哼闷一声,叶多多不敢再碰。她把手覆在高寒冰凉的手上,想温暖他。隔着手都能感受到一阵阵的抽动,叶多多心疼的不敢再看。她原本以为的他是一个纨绔的不可一世的渣男,可今天,她见到的是一个无比坚强的他。她知道她不会再遇见这样一个男人,一个明明痛的要死却还云淡风轻的人,一个明明十分委屈却不肯为自己解释的人,一个明明自己受的伤害最大却只说以后希望大家都好的人。她再也不会遇到一个明明自己难受地连路都走不了却还记得自己吼过一个无名小卒,第一句就是道歉的人。这样一个温暖倔强入他的人,她知道她再也遇不到了。

2020-01-13 06:19, 27楼

补一个4



2020-01-14 13:33, 30楼

11

叶多多看着倒在地上的高寒,心里怕极了。叶多多拍打着高寒的脸,什么反应也没有。叶多多看着越压约用力的手,生怕他自己伤害自己,叶多多想把他的手拿开。她一手握着高寒的手,一手垫在胃上。两只手一起使劲,卸了高寒的力气。胃里痉挛地不想样子,叶多多想帮他揉开,刚刚一使劲,高寒反应剧烈,眉头紧皱,拿下来的手也又下意识地按了上去。
高寒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痛字,仿佛进入了炼狱。原本坚硬的胃部触到了一点温度,让他舒服不少。下意识包上的手掌无意间也触摸到了温暖的手。高寒努力睁开眼睛,发现叶多多在自己眼前半抱着自己。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颤抖,忍受了一天痛苦的他异常疲惫,很难在说出一句话。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晕倒了,高寒心里顾虑着,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再打扰到陈熙,也不行第二天登上热搜和头条。他努力的发出声音,每说一句话都异常艰难。
叶多多看着高寒睁开了眼睛,她焦急地想要问他现在的情况却感觉高寒仿佛在跟自己说话。看见他忍着痛苦,仿佛要表达什么。叶多多把头低在高寒嘴边“不……不要声张,不去……不去医院。”听到这句话,叶多多真是有一种恨不得打死高寒的冲动“不行,你都什么样了,你不要命了?”叶多多没有管高寒,一边帮他温着胃,一边焦急地和导演沟通救护车走到哪里了。这时,突然,有一只手抓住叶多多的卫衣领子“按我说的做”高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揪着叶多多。说完,又有一阵剧痛袭来,高寒把握着领子的手松开,窝成拳头,怼在胃上,抿紧了嘴。叶多多看他痛的正紧,不敢惹他,连连答应“好好,不去,不去。”高寒听到这句话好像放心了,窝在哪里一动不动。撑到疼痛减弱,高寒轻声说“回公司。”叶多多看他脸色减轻了许多,慢慢叫着工作人员把他扶起来。她好像听到了他隐藏在嗓子里的哼闷声,回头看,却是一脸坚毅。两人搀着高寒慢慢走到车上。高寒几乎连一步自己都迈不出去,每迈一步都像撕扯着他的胃。高寒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出他的软弱,他默不作声,摸摸忍受着。抵在胃上的拳头似乎即将透穿他的身体。
在高寒身旁的叶多多感觉到了身边人的不对劲,即使无声,厚重的呼吸声也诉说着他的痛苦。叶多多停下来,高寒的头低着,一点生气都没有。“高寒,就剩几米了,我们再坚持一下,好吗?”她看不清高寒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点点头。说完这句话,叶多多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他还要怎样坚持,谁还能如他一般坚强?高寒撑着又走了两步,在接触车的一瞬间几乎是倒在里面。是极限了,将近一天压抑的痛苦爆发在里面。

2020-01-15 13:40, 32楼

12

高寒几乎半躺在保姆车的车座上,似乎已经忍受到了极致。叶多多正想上去,高寒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去前面副驾驶。”这句话冰凉,不带一丝感情。叶多多看着高寒极力隐忍的样子,本想说些什么终究也是咽下了。乖乖地把门关好,去了前面的副驾驶。
车缓缓开动,床边的街景变得模糊。高寒看着四周林立的楼房,只能看清轮廓而已。一眨眼,原来泪水是这样轻易的流下。作为一个演员,他经常甚至很容易流泪。作为高寒,他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哭过。他记得父亲和他说的话,“男人是什么都能抗下来,是什么都能度过去。”可这次,这么他轻易地破戒了。
高寒撑着爬起来,他几乎已经痛到失去了知觉。他想走到房车的里屋,他刚迈出第一步,膝盖一软,就半跪在地上了。身子抖得不想样子,身体上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没有,胃里的疼痛有向潮水一样向他涌来。高寒尽力不去管它,抵着胃的拳头用力地发青了些,高寒撑着身边的桌子起来,腿还在不听地抖,身体的保护机能在本能地保护身体,高寒一步步挪到了卧室门口,右手用力推开门,又一阵剧痛袭来,高寒没有忍住,哼闷声出了喉咙。鬓角已被汗水打湿,身上的卫衣早已浸了个便。高寒把身子重重往后一靠,关上了门。后背撑着门不断滑下来,隐忍的情绪到达了极致。冷静的思绪早已束缚不住激动的思维。“啊啊啊啊啊!”高寒坐在地上靠着门大喊着。这声音声嘶力竭,使劲了全身的力气,自己所以所受的委屈,责难,不甘,种种痛苦就这样声嘶力竭地吼着。
叶多多握着手机,手却在颤抖,她的理智告诉她,她不应该任由高寒自己待着。可她的直觉告诉她,高寒已经到达了极点。高寒也是人,在坚强的人也会有发泄的出口,而现在,何尝不是他最黑暗的时期。听到车后那一声声嘶力竭地怒吼,司机踩下了刹车,看着叶多多。“继续开。”叶多多用着最平常的语调,声音却带着哽咽。这哪里是喊叫,这明明是灵魂的声音。高寒现在是一头受伤的狮子,而他现在最不希望地就是有人看到他的软弱。叶多多尽量满足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就在我准备给你一切的时候放弃!为什么?”高寒喊着,他无法容忍这样的话再藏在自己的心里。“我们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要放弃!你告诉我!”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回响,却没有回答。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他却不屑一顾。胃里潮水般地痛苦想引起他的注意,可高寒,他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呆呆地坐着。为了能证明他活着地就是左手拼死掐着胃。胃里一抽一抽甚至连带着他的心一痛一痛。手上越是用力,调皮地胃越是痛地忘乎所以。
高寒摸出了手机,他习惯性地按了快捷键,第一个就是陈熙。他在剧本上看到过一句话“我已经忘了你,可我的输入法还记得。”,嘲笑过这句话的他,现在却感到那么真实。最痛的感觉不过是现在心里泛起地一阵阵心酸。他打给了陈熙。至始至终,他只和陈熙联系过一次,他问“是真的吗?”对方只说了一个字“是。”此后,他们再无联系。他期待也不期待电话接通,因为这是结局。电话通了,双方静默无语。
高寒想要张嘴,痛的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高寒的耐性早就消失一空。他左手使满力气一拳打在折磨他的地方。已经脆弱不堪地胃哪里能经受住这些,疼痛炸开。哼闷声即将脱口而出,他最最后关头吞了下去。他不想让她听从他在胃痛。“我同意分手。”刚刚嘶吼完,声音嘶哑,这话沉甸甸地。高寒哪里还能坐着,他半跪在地上,左膝死死地顶住胃,右手撑着地,拿着电话的左手颤抖着。水一点点阴湿地毯,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陈熙静静地听着,她努力不想让他听出自己在哭泣。听着那么不规律的呼吸声,陈熙早已判断出他在胃痛。她了解他的一切,他从不会轻易说出自己难受,唯一可以判断的办法就是通过他紧珉着嘴唇和急促的呼吸。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心痛地无以复加。“我知道了。”

2020-01-19 20:56, 34楼

更吗?

2020-01-19 20:57, 35楼

自我沙雕?

2020-01-19 22:29, 37楼

13

心痛?胃痛?高寒分不清什么在痛,他只能感受到炼狱一般地痛苦。耳边的电话听不清任何声音,高寒眼中的世界旋转着,昏天黑地。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挂断了电话。身子想要跌倒,右手猛地扶住地面,手机被震的老远。高寒想要站起来,去床头把自己常备的胃药拿出来。他刚想使劲,掐着胃的左手就感到一阵抽搐,痉挛扼制住了他想要发力的心。汗水不停的顺着脸颊滴下来。高寒不肯认输,压抑着痛苦猛地使力,好容易站起来的他,腿突然一软,再加上胃里狠狠地一痛,整个人向后仰去,摔在了地上。即使是健康的他也经受不住这毫无防备的摔,更别说这脆弱的器官了。高寒感到本就汹涌的疼痛一时间竟痛的他喘不过气。他已无力在做任何动作,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接近昏迷的他,只能感受到无边的痛苦,连按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一阵阵的痉挛仿佛拧尽了他的力气,连压抑痛苦的力气都没有,一声声哼闷声探出了喉咙。本就白皙的脸一点血色也没有,额头布满了汗珠。

车到了公司,叶多多跑下车,转身进了房车中心,目光所及之处什么都没有。刚刚推开卧室的门,就看见高寒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叶多多跑过去,“高寒”,抱起高寒扶着他的头,叶多多还能听到高寒粗闷的喘息声,“醒醒,高寒!高寒!”。叶多多发现一直捂着胃的手此时正垂在一旁,她把自己的手覆在高寒的胃上,那里抽动正紧,狠狠地折磨着主人。叶多多微微使了些力气,手下的人传来一声哼闷声,叶多多不敢再用力。看着胃痉挛的高寒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一直叫着高寒。
早就等在楼下的赵简冲进车里,看着眼前昏倒的高寒和叶多多。手朝着高寒的胃一摸“坏了,这么严重!”看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的叶多多,说“多多,别着急,你用手帮他按着,能减缓一点,我去找个暖水袋再叫医生。”说吧,赵简一把抱起高寒,放到了床上。叶多多过去,用力按着跳动不安地胃。肌肉一下一下地撞在她手上,听着高寒下意识地哼闷,叶多多不敢想像手下的人究竟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喂,张医生吗?我是赵简,对,寒哥又犯病了,胃痉挛,很严重,昏倒了。您马上来一趟吧……对对对,我在楼下等您。”赵简一边拿着热水袋往回跑一边打电话。生怕高寒出什么意外。
“给他敷上去。”赵简撩起高寒的卫衣,把热水袋放了上去。本来受寒的胃突然接受热的刺激,一时间紧锁,引得床上的人眉头更紧了。
见赵简直接把热水袋放在高寒身上,叶多多喊了声“等等。”从一旁的枕头上抽了枕巾折了一下垫在了下面。赵简挠了挠头“差点忘了,多亏你细心。”叶多多不敢放松,观察着高寒。一旁赵简拉过被子,盖在高寒身上。见高寒紧锁的眉头微微放松,叶多多松了一口气。
“第一次见?”赵简问叶多多。叶多多点点头“第一次见。”赵简拉过一旁的凳子给叶多多“歇会儿吧。”自己坐在了床边。“没事,你习惯就好了。寒哥老毛病了,演员,饥一顿饱一顿的,都这样。”叶多多微微皱着眉头“他老这样吗?
点击数5692,顶贴数57,本页字数15764,总字数67608 男主角受伤吧,小喜孙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