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G)【娱乐圈】虐胃 虐身 虐心(男明星&

2020-01-11 12:03, 1楼

【男主角受伤吧】(BG)【娱乐圈】虐胃 虐身 虐心(男明星&女助理)


“如果所有人都对你恶语相向,那我就许你一世情话。”

2020-01-11 12:08, 3楼

楔子
“他教会我,如果努力到极致,还是失败,那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
“她告诉我,即使世界上所有人都对我恶语相向,她依然会在我的身边。”

2020-01-11 13:03, 4楼

1

毕业三年,肄业三年。作为一个资深失业女青年,叶多多终于放弃了成为一个经纪人的想法。毕竟,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必不可少。
叶多多经过自己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先应聘助理,这样,好歹也和经纪人沾点边啊,以后,若是能被提拔!!!简直太好了。叶多多想到了这里,简直笑开了花。
可是,理想是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她的简历往哪些大公司里一投,简直就像一粒沙子进了大海,没有了踪影。毕竟,就她那野鸡大学的学历,真是连前台都不够格。叶多多挠了半天头发,都快揪秃了。想去一个有一线艺人的大公司,自己学历又不够。去小公司,又心有不甘,毕竟像白宙这样在小公司一炮而红的人,简直比中了五百万还罕见啊!
叶多多,叹了口气,不死心地刷着招聘网站,一个大大的图片映入了她的眼帘。黑色背景,烫金色字体“欢迎来到方寒工作室。招聘:经纪人、助理、美工……”叶多多突然冒出了灵感。不用去大公司,去独立工作室啊!一线艺人自己单干的工作室,既有一线艺人,要求也少啊。说干就干,叶多多飞快地投了一串简历过去,等待着回复。

2020-01-11 13:13, 5楼

2
方寒,27,可能算大器晚成类型的。长的不错,身材也好,就是一直不火。直到被最近的《爱月之城》综艺挖掘,登上黄金档综艺,一炮而红,流量直逼小鲜肉。可是,命运多舛,小经济公司第一部给他接的就是烂剧,粗糙的制作,雷人的剧本,在加上他自己本身不算精致的演技,好评迅速反水。被爆出轨,和自己的圈内女友分手后,更是成为了一块黑炭。人见人恨的大渣男。不知道抽什么疯,忍了三年后,突然与经济公司解约,自己出来单干。现在可好了,前公司,女方公司都在黑他,在加上他被人诟病的演技,从白月光一跃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黑炭。已经30而立的方寒,可真的是在人生的低谷中。

2020-01-11 14:25, 6楼

3
“喂,您好,请问是叶多多女士吗?”叶多多点点头,对电话献媚地说“是是是。”“您好,我是方寒工作室,您的简历我们很感兴趣。对于您应聘的助理这样一个职位,我们有性趣想和您面谈一下。您看可以吗?”叶多多愣住了,她不是喜悦,而是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简直想哭出声来“方寒啊!怎么偏偏是他啊!渣男还耍大牌!我当他助理不会被欺负死吗?”叶多多虽然心里悲痛,看着自己瘪瘪的钱包,心一横,说“是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在北京,马上过来。”

叶多多咬了咬牙,出门奢侈了一把,打着一个车就去了公司。一进门,公司虽然不大,但充满了现代感,黑白配色显得很时尚。显然前台已经被通知过了,走上前来,说“是叶多多女士吗?”叶多多点点头“是啊。”前台说“胡经理让我带您上去。”叶多多跟着她进了电梯。公司一共五层,她们上了第四层。电梯门一开,走了出来,走廊两边,都是会议室什么的,尽头有一到门,前台小姐姐敲了敲门“请进。”“胡经理,这是叶多多。”胡珊点了点头,从椅子里站起来,说“好,谢谢。”前台走出去,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叶多多看着胡珊,胖胖的,看起来很和蔼。胡珊笑着说“多多,这边做。”叶多多拘束地坐下,心里满是忐忑。胡珊开口说“我们经过挑选,选择了你成为助理,助理的要求是在艺人的衣食住行方面要事无巨细的保障。没有工作时长,艺人多长时间,你就必须多长时间。其次,不能于艺人起冲突,只要是合法的要求,都要满足。第三,工作严格保密,脸家人都不能说,别说在网上了。工资一月八千,一个月的时期实习,工资先四千。你看怎么样?”叶多多听着前面头都大了,感觉像伺候祖宗一样,听到工资,眼睛都绿了,就朝着一月八千的工资,伺候谁都行啊!叶多多没等说完就点点头“愿意。愿意。”显然胡珊早有准备,拿出一叠合同“上面是保密合同,下面是实习期的合同。签完,马上就可以投入激动工作中了。”胡珊开着玩笑。叶多多没多想,爽快的就签了。胡珊看她签完,对她说“走,我带你见大老板。他在楼上。”叶多多一脑袋问好“大老板?高寒?”胡珊点点头,说“对,现在你就是高寒的助理了。一会儿我把注意事项发你手机上,对了记得加微信。高寒有点洁癖,他的东西一定要干净,你也写了有洁癖,干净这点我就放心了。最重要的一点,高寒胃不太好,无论什么时间,一定要按时吃饭,不如他就会犯胃病。最重要的……你听着不?”叶多多头都大了,自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附和着“听了,听了……”正巧,电梯到了,叶多多走下了电梯。这在叶多多心里,这是走向深渊的一步啊。高寒究竟是这样一个人呢?

2020-01-11 21:45, 12楼

5
送走胡珊,叶多多一个人悠悠地走着,不知道该去哪里,忽然想起高寒,拿了手机就下了楼,问了门口的前台小姐姐,朝着药店走去。路上,天气阴沉沉的,说实话,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仅有的就是一份责任感而已,她一定要她的艺人舒服自在,不论他究竟是谁。想起高寒还没吃饭,路过三米粥铺又买了碗粥。到了药店,叶多多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药,她也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多胃药。导购见她来了问“您好?需要什么?”叶多多说“胃药。” “您有具体症状吗?检查过吗?”叶多多哪里知道,想起胡珊的嘱托,打开微信,验证已经通过了。叶多多说“不是我,是……我的朋友,我问一下。” “好的。”叶多多刚打完字,对面就回复过来了“轻度胃溃疡,有胃痉挛病史。”叶多多递给医生,医生看了之后,在货架上拿了几盒递给她。叶多多拿着问“这个病有什么症状吗?”医生说“最主要的症状就是上腹痛,可能会有恶心,胃酸等情况。” “好的,谢谢医生。”叶多多拿着药结了账,摸了摸手上的粥,还是热的。离发布会还有四个小时,还有时间。带回去让他吃了饭再吃药,多大的人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高寒坐在办公室里,左手捂着胃,忍了一天的疼痛,正是剧烈,头上是细密的汗珠。双唇紧闭着。压了压胃,估计自己还是抗不过,伸手从抽屉里拿了瓶止痛药,正准备倒,空了。低头一看,好几个空瓶,最近吃的多了些。吸了口冷气,左手又加大了些力气,离发布会就剩四个小时了。发布会之后还有应酬的饭局,想想他就头痛。被别人摆了一道,设了局,这个剧对他太重要了,一点差错都不能有。不知道撑不撑得住,是不是应该让他的小助理买瓶止痛药。正想着,敲门声响了。方寒关上抽痛,把手放下,正了正身子“进。”门开了,是叶多多。
“什么事?”方寒问。叶多多发现方寒现在的脸色比她见他的时候又白了几分。叶多多把粥和药放在桌上“高总,喝点粥,把药吃了吧。”高寒心里有点温暖,还有人关心他的身体。高寒翻着药袋子,没看到止痛药问“有止痛药吗?”叶多多心里埋怨,怪不得胃不好,哪有这样的人“高总,止痛药是刺激胃的。您吃了药会缓解您的症状的。珊姐说了,无论如何都要让您按时吃饭。”高寒笑了笑“你是胡珊亲戚?”叶多多紧张的摇了摇头“不是的。”高寒瞬间变了脸色“那就好,你要知道,我是你老板。听我的。现在去买盒止痛药。”
叶多多心里火瞬间就起来了“高总,跟你说你怎么不听呢?这样只能越来越糟糕,止痛药副作用很大的。我现在是你的助理,你在生活上要听我的。我在完成我的职责。”高寒愣了愣,现在助理脾气这么大的吗?看对面生气的叶多多,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女孩儿,也在自己吃止痛药时大发脾气。想到这,心不由得一痛。刚刚上扬的嘴角又变成了一副冰山脸。只是,这次高总乖乖的喝起了粥。叶多多看他听话,也放下心。对着行程表看着说 “19:30发布会开始。20:30结束。然后有一个酒会,你看这套黑色西装怎么样?”高寒听着,喝了几口,抬起头看着ipad上的图片,摇了摇头说去“太正式了。”叶多多继续划着,翻到了一套亮片西装配黑色无帽卫衣,严肃中也带着休闲感。叶多多抬头问“这套可以吗?”高寒抬起头看了看,“行。”叶多多把照片发给了服装,估计了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到现场,路上走一个小时,高寒还能休息俩个小时。
高寒只喝了几口粥,就放在哪里了,继续看电脑,他真的喝不下。叶多多忙完,看见粥只喝了一半,估计他实在难受,也没有多说,把药给他放好,说“吃药吧。”高寒应了一声,把桌上的药片悉数拾到手了,一仰头,干咽了。等叶多多倒好温水回来,高寒已经吃了药继续工作了。叶多多问“药呢?”高寒头也没看“吃了。” “干吃?高总,您能不能等等我,我这刚倒水回来。”高寒没理她。叶多多看了看时间说“高总,睡一会儿吧。珊姐说你今天只睡了四个小时。而且,这药嗜睡。”高寒听着叶多多唠唠叨叨地,麻烦死了“叶多多,你能安静点儿吗?”叶多多说“高总,你还能休息两个小时。”高寒实在嫌她烦,不知道到底是药起了作用还是他实在累了。

2020-01-11 21:52, 13楼

男主:高寒
“别人对他的新闻说三道四,他真实做自己从不解释”
“别人笑他的皮囊大过内涵,他真实做自己不惧纠缠”

2020-01-11 22:21, 14楼

女主:叶多多
开朗,直率,坚毅

2020-01-12 10:40, 15楼

6

手机闹铃响了,叶多多轻声走进了休息室,高寒和衣睡在里面,身体蜷缩在一起,显然,胃还是不那么舒服。床头上有一瓶安眠药开着盖子,叶多多轻轻拿起来发现已经下了半瓶,看了他确实睡眠不是很好。叶多多把药盖好,想府身把他叫醒,刚低头就看到他厚厚地黑眼圈,有些不舍。看看表,叶多多还是轻轻动手摇了摇他说“高总,到时间了,高总。”听到声音的高寒睁开了眼睛,答应着叶多多。叶多多看他醒了就不在叫他,退在一旁。
高寒整个人懵懵的,好容易才睡着,随即就被叫起来。高寒坐起来,这么猛地一起,胃里正难受的紧,眼前也满是星星。高寒没放在心上,殊不知自己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高寒翻身下床,刚站起来,眼前唰一下就黑了,撑着走了两步,腿一软差点晕倒在地上。
叶多多吓坏了,跑过去撑着高寒,身高183的高寒居然很轻。叶多多扶着高寒坐到地上,看着高寒闭着眼睛,脸色唰白,整个人虚弱的不行。叶多多有点慌“高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高寒耳边耳鸣地正紧,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叶多多看着高寒,害怕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习惯性地给胡珊发微信,只是,这会等了半天也不见回,估计是上飞机了。叶多多给赵简打了电话“赵老师,高总晕倒了,怎么办?”叶多多跪在地上,一边扶着高寒,一边打电话。手机那边,赵简说“别担心,寒哥可能是低血糖,他有这个病史,我现在在公司外面。寒哥办公室的会客厅有巧克力,你给他吃了,门口有轮椅,把他推到地下车库。”叶多多听了,连谢谢也没说就挂了。敢紧跑到会客厅,进屋扫视了一圈,看见茶几下面的盒子,打开盖子,确实是巧克力,拿了一块,刚跑出去,又多拿了几块装在身上。在门口推上轮椅,赶快跑到休息室。
休息室里高寒感觉眼前的黑雾几乎散尽了,慢慢站起来。虽然没有那么晕了,胃里还是翻江倒海拧着他。高寒对付这种情况很有经验,左臂横在胃上,压着它来压抑痛苦,还好,还可以忍受。高寒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下来了。转眼看见叶多多推着轮椅冲进来,高寒微微笑了笑“我不过是低血糖,你推轮椅干什么?”叶多多看他已经站起来了,常吁一口气,把巧克力剥开递给他。高寒一口吃了,他不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所以也没感觉到有多好吃。叶多多看了看表,超了十分钟“高总,快出发吧,已经迟了。”高寒点点头,叶多多拿来高寒的大羽绒服。一开始她还在疑惑,这个都能把她埋了,能穿起来吗?高寒一穿就撑起来了,果真明星和我们不一样啊。叶多多把墨镜递给他好遮黑眼圈,高寒顺手就带上了。叶多多扶着高寒慢慢走向车库,期间还让司机把暖风打开。
上了车,高寒把椅子放倒,躺在上面,他现在不仅胃里死疼死疼地,连头还很晕。叶多多看着他捂着胃,心里有点酸酸的“太可怜了,这哪里是人过的生活啊。”叶多多从包里掏出一瓶止痛药,扣了一粒递给方寒。方寒有点差异,慢慢地说“不是不给我吃吗?”叶多多心里翻了个白眼“高总,这也没办法,为了您上台,只能这样了。”高寒把药放的自己嘴里。“等等,别咽,我有热水。”叶多多吼着,这厮太糙了,活该一身病。高寒顿了一下,有点想笑,这女助理确实比男助理细心。别说热水了,就连药都是自己要的。等叶多多拿出保温杯,高寒笑了,自己都多少年没见过它了,什么时候喝不是凉水,矿泉水。叶多多递给他,“高总,笑什么?”高寒把药咽了,递给叶多多说“你从哪里找来的老古董。”叶多多惊了,高少爷没用过保温杯?“高总,你不用保温杯?”高寒摇摇头“十几年没用过了。”叶多多心想,也是绝了,你不的病谁的病。于是,默默地低下来了头。高寒看叶多多不说话,知道自己可能雷到叶多多了,也不说了,把杯子递给叶多多“以后别叫我张总,叫我寒哥。”叶多多结果杯子说“知道了,寒哥。”高寒看着叶多多,想要嘱咐她两句“现在时局你也知道,不要乱说话,别人问你不好回答的就说不知道。”叶多多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问“用不用帮你拦记者?”高寒看她小心翼翼地样子“你怕什么?他们能吃了我?就你这小身板,拦也拦不住,有安保。”叶多多点点头,支应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紧张。
到地方了,叶多多先下车,帮高寒拉开车门,高寒下了车,对叶多多说“准备好,别扶我。”叶多多听的一头雾水,回头瞬间就明白了,四面八方围上来的都是记者。叶多多帮高寒挡着。刹时,人声鼎沸。“高寒,你出轨是真的吗?”“高寒,你怎么看待粉丝说你浪费陈熙五年的时光?” “高寒,对于你做的事没有一点愧疚吗?”高寒瞬间就像变了一个人,在车上的虚弱一下变成了冷冽的气质,面色铁青,无论记者问什么样的问题,好像都不能打动他铁石的心。一身黑衣,迈着大长腿,快步走着没有丝毫停留。“高寒,你对今天陈熙在片场晕倒有什么看法?”听到这里,高寒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她又晕倒了,又没有好好吃饭。”高寒心里下意识地想,想完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分手了,脸色更加不好。

2020-01-12 13:46, 16楼

7
叶多多现在才佩服起高寒,就那些话,搁她她早就打起来了,高寒几乎就像没听到一样。眼看着快要进门,发布会的保安才姗姗来迟,保安帮忙挡着记者,高寒和叶多多两人进了门。刚刚转过去,高寒就捂着胃靠在墙上。“帮我把墨镜摘了。”高寒虚弱地说。叶多多敢紧摘下来。高寒脸色唰白,额头细密的汗珠,应该是忍了一路。“还能坚持吗?”叶多多问。高寒说“等止痛药发挥作用就行了。”叶多多扶着他“能坚持到进屋吗?”高寒点点头。叶多多扶着高寒进了休息室。感叹明星也不是什么好营生,别看人前光鲜亮丽,人后不一定受什么罪呢。
扶着高寒进了休息室,帮高寒把羽绒服脱了,高寒就弯着腰坐在沙发上等化妆了。叶多多拿了个抱枕递给他,把保温杯放在一边说“我去检查检查场地和服装,”高寒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嗯了一声。
叶多多对开门,心里满是担忧,就剩一个小时了。叶多多去了现场,是个零时搭起来的台子。大虽然是大,但是大冬天连个暖气也没有。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穿着大棉袄,想起高寒薄薄的西装,担忧又大了一份。电话响了,叶多多接起来是服装到了,叶多多告诉了位置,直接让他们送到休息室,自己去和现场导演对接。
“导演,这个高寒助理。”导演过来“高寒的是吧,这是台本。你们熟练一下。”叶多多接过台本。无所谓就是一些问题的答案什么的。但是,叶多多没要到一个发布会都要搞什么游戏,一共两个环节,一个抢台子拍照,一个抢椅子。虽然运动量不大,但是对高寒现在来说,多少吃力一些。叶多多想着,给高寒打了电话。高寒那边正忙着换衣服化妆,高寒也没有精力管自己难不难受了。“寒哥,我是叶多多。”叶多多说。“怎么了?”电话那头,高寒声音听着有些虚弱。“有两个游戏环节,要不推了吧?”叶多多问。高寒想了一下“不用,我坚持一下就行。”叶多多担心又加重了一层。挂了电话,继续对着台本。对完台本,叶多多敢紧就往回跑。回到休息室,离开时还有15分钟。高寒正坐在休息室闭目养神。叶多多把台本递过来,高寒接过来,认真看了几遍,示意自己都知道了。叶多多轻声问“还难受吗?”高寒摇了摇头,“药效起来了,还好。”叶多多看着他化完妆还苍白的脸,担心都写在了脸上。“把这个贴上,暖暖胃,现场太冷了,怕你胃受不了。”高寒接过去,是暖宝宝,又递了回来“一个大男人贴这个像什么样子,再说了,玩儿游戏掉出来怎么办。又不是冬天没拍过夏天的戏,扛一扛就过来了。”高寒起身,跟着工作人员出发了,叶多多追上去,把棉衣披上去“那先披着,到了再摘也好。巧克力给你,还是感觉晕自己吃一颗。”高寒接过巧克力,没说话。叶多多触碰到高寒手的那一刻,他的手很凉。叶多多有些心疼。送到现场,叶多多站在台侧看着他,坐在第一排候场。
有时候就这样的工作性质,无论台下什么样,只要到了闪光灯下就必须直起腰,挺起胸膛,把所有不适全部隐藏下去。高寒坐在那里,冷冽地气质散发出来,想一只高傲又孤独的鹰。

2020-01-12 18:51, 19楼

没人,就自我沙雕

2020-01-12 21:35, 21楼

三条回复,没人看。
点击数102,顶贴数5,本页字数7691,总字数7691 男主角受伤吧,小喜孙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