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坑】并没有想好叫什么名字

2016-03-04 00:51, 1楼

2016-03-04 21:43, 3楼

“若菲!”他再次为她渡去一口气,帮助她呼吸。
她攥着衣襟,心脏的疼痛让她难以思考,泪水止不住的流淌。见她难受的紧,若轼赶紧为她揉按胸口

2016-03-08 00:57, 7楼

洞房里那高大的男人揭开了若菲的盖头。烛光下的盛装韶颜,美眷倾城。最终她还是为了家族出嫁了,她决绝的想要拿自己换哥哥三年的安稳,然而那双陌生的手摸上她胸口的衣带时,她还是害怕了。

2016-03-08 01:03, 8楼

她默默拦住了那双陌生的手,将手臂横在胸前,洁白细腻的双臂摆出了一个执拗的姿势。
那手的主人顿了顿,有点讶异,却并没有理会她的不愿,解开了她的外衣。若菲情急,一口咬在男人手上。
“胆子不小?!”

2016-03-08 01:09, 9楼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2016-03-08 01:23, 10楼

尚未辩解完便被那人撕开了衣裳,他只一巴掌扇过去“贱人,谁允许你说话的?不过是个结亲的玩意儿还真拿自己当小姐?”
若菲裸露的肌肤若隐若现,刺激着那人的视觉,扒开层层叠叠的嫁衣就欺身而上。
“不…不要…”她拼命的挣扎,心脏跳如雷鼓,眼泪冲花了妆,却没办法挣脱。那男人不耐起来,一拳锤在若菲胸口。
仿佛被一把铁锤击中了心脏,若菲耳中锣鼓喧天忽然就安静了,一切的一切仿佛离她都特别遥远。她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喊一声,瞪大了眼,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2016-03-09 22:58, 14楼

决定弃坑,愉快

2016-03-09 23:05, 15楼

好吧,还是不弃坑了,不要再吐槽有点凉这个梗了为毛,宝宝这里今天下雪真特么冷死了

2016-03-18 00:32, 25楼

他用力的按摩着她的心脏,并且加快了速度。她的心脏在他手下狠狠的被按压着,饱满的胸部剧烈波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若菲一声呛咳,苏醒过来。她闭着眼,泪水从眼角流下。
“哥…哥”她费力的叫出了他,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
若轼没有说话,好像那会浪费他的时间,他低头含上了她没有血色的唇,渡了一口气,手上动作不停,只是放轻了动作,随着她的心跳松松的揉按着她的心口。

2016-03-18 00:38, 26楼

“你要信我,我会接你回来,在此之前,你要好好的。”他揉按着她的心脏,一边为她顺气,一边安慰道“我会保护你的。”
她疲惫的躺着,只觉得心口难受。说不清到底是酸楚还是疼痛,心脏疼的想裂开。“嗯…”她相信哥哥。

2016-03-20 00:23, 29楼

深夜,男人一身酒气重新踏入新房,酒醉之间恍惚看见塌上有一美人安睡。花颜雪肤,眉宇轻锁,细嫩的柔荑捧着心口,心中的什么立刻被点燃了。
他粗暴的解下袍子,欺身压在了她的身体上,撕扯起她身上所剩无几的织物。

2016-03-20 00:47, 30楼

若菲的嫁衣经过前一回本就所剩无几,不过是几块碎布罢了,被男人大力撕扯,瞬息之间就成为了乌有。
她睡眠向来浅薄,惊吓之间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好用双臂护住胸口,男人手快,顺势架住了她细白的双手,直接禁锢在了床沿上。

2016-03-23 01:20, 34楼

若菲情急,开口正欲呼喊,却被男人及时的用嘴封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挣扎不过被他压在身下,又急又怕,一双美眸里竟落下了泪。
他轻易的分开她的腿,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未经人事的若菲感觉自己一瞬间就被人撕裂了,一口气梗在胸口呼不出来,心脏拧着疼。
男人似乎对她的紧致相当满意,一声底吼,快速的运动起来。剧烈的疼痛随之袭来,若菲头一次觉得连喘息都那么费力,身体的疼痛令人清醒而麻木,难过的瞬间她想到了哥哥。

2016-03-23 01:36, 36楼

他猛地想起了若轼的话,他不能让新娘在嫁过来第一夜就这样死去,那是黎家唯一的女眷,无论如何,若轼都会找他要一个交代。
于是他只好不悦的为她按摩起心脏来。早就听闻黎家大小姐有心疾,可也没有想到竟然在新婚第一天就死在了婚床上,真是太不吉利了。

2016-03-23 01:49, 37楼

若菲经过刚才的一番撕扯,她的身上早已不挂寸缕。
她白皙的躯体衬着大红的喜被,感觉越发的娇小柔嫩。她已经无法挣扎,完美的曲线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分明是平躺却并没有委顿下去的挺拔乳房,随着男人的按摩而发出轻微的晃动。
方才一番激战时他酒醉尚未清醒,如今看见美人赤身裸体,柔弱无力的倒在身前,刚刚被释放的欲望仿佛被激发了一般,再次苏醒。
他用力的挤压着她的胸腔,她肺腑里残存的空气被无情的挤压出来,急促而暧昧。
“嗬…嗬…嗬…”若菲的唇微微张开,粉嫩的樱唇血色尽褪。

2016-03-27 01:33, 49楼

若菲柔弱安静的容颜和男人的粗暴狂躁形成强烈的对比。她依然没有恢复心跳,修长的睫毛覆盖住了曾经柔亮的眸子,身子软软的躺在那里,任他搓扁揉捏。
男人终于想起了人工呼吸这回事,于是他包住了若菲苍白冰凉的唇,往她的肺部用力的吹入了一口气,直到再也吹不进去为止。
她的胸部随之鼓胀起来,与乳房尖端娇嫩的乳头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性感而美丽。
他放开了她的嘴唇。“嗬……”那些被吹入若菲肺部的气体终于逃逸了出来,发出了微弱的气流。鼓胀饱满的胸部也随之恢复正常。

2016-03-27 01:49, 51楼

2016-03-29 00:55, 52楼

若菲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离大婚过去了好些日子。她孱弱的身体根本不够他折腾,在她沉睡在榻上生死不知的时候,只有家里带来的侍女悉心照料。
那个男人在那一夜过后将她发落去了枫园,然后若菲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他的消息。
好在枫园鲜少有花木,仅有几片枫林。虽说略微单调,但却最适合若菲这种对于花粉过敏的人调养身体。深秋的午后,若菲最爱沏上一壶香茗,看书抚琴,自得其乐。
点击数911,顶贴数43,本页字数2793,总字数14447 人工呼吸吧,狮子座兔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