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一往情深深几许·原著后续·甜向

2019-09-22 13:42, 1楼

原著向后续,大致甜,可能虐个一小会,后面会出一些私设人物。
不occ,醋叽在线每天吃醋!

2019-09-22 13:43, 2楼

文审

2019-09-22 13:55, 3楼

前篇—醉卧兰亭盼春晓

2019-09-22 14:08, 5楼

其实我想问下,吧里能开车吗因为这个后面一点有点肉

2019-09-22 14:33, 7楼

醉卧兰亭盼春晓2


  初春的莲花坞,还笼罩在雾蒙蒙的水气中,尚未到荷花盛开的季节,只有几个零散的花骨朵露在了外头,满池子绿油油的荷叶,像千万把绿色的精美小伞。翠绿的荷叶上滚动着明亮的水珠,春风一吹,晶莹剔透的小水珠一会儿全都倒在了池塘中,发出一连串“哗啦”的声音。
  魏无羡趴在船头痴痴地看着这风景,曾记得当年,他也是最迷恋这满池的荷花荷叶的。若是肚子饿了,正当季节的话,还能随手摘几串莲子,仰躺在船上,美滋滋得吃个够。
  只是那些时日早已回不去。
  魏无羡心里堵的慌,便唤了声身旁闭目养神的蓝忘机。
  蓝忘机抬目看他,问道“是否想回江家?”
  魏无羡挠挠头,觉得这蓝湛现在简直就是他肚中的蛔虫,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他缓缓摇了摇头,顿了下又点了点头。
  心想着还是想回去看一眼吧。
  
  船在离江宅较近的码头停了下来,魏无羡轻车熟路得爬上了码头,转身便向还在船上的蓝忘机伸出了手,蓝忘机也不怕别人看到,就将手顺势搭上了魏无羡,魏无羡一使劲就将他也拉了上来。
  莲花坞码头上都是些生面孔,自然也没有太多人注意这边,他们仍旧是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却没有人再给魏无羡手里塞吃的,笑着说“月底江家自然会来结账”。
  想到这,魏无羡眼圈微微泛起了红,蓝忘机察觉到了魏无羡情绪的变化,拉着的手又握紧了几分。轻声说道:“魏婴,还有我在”
  魏无羡瘪嘴笑了一声,自己确实太多愁伤感了,这些“上辈子”的仇怨其实早应该释怀了,他耸了耸肩,调整下状态,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天真模样。
  “蓝湛,你这样拉着我,被别人看到,可怎么办哦?”魏无羡一脸坏笑。眼前这情形明明就是自己拉的蓝忘机,可他非要说成蓝忘机主动拉着他。
  蓝忘机也不跟他置气,理了下白色的外衫,俊雅的脸上又添了份笑意。他蓝忘机又怎会是一个会因世俗眼光而动摇的人呢。
  “无妨。”他回答,兀自拉着魏无羡便向前走去。
  “哎蓝湛!放手放手放手,这多多多”多不好意思啊,话始终说不出口,魏无羡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好歹也是他的“娘家”,在这么多老乡面前被一个男人拉着手走走在街上,他魏无羡不要面子的吗。
  但这蓝忘机在某些方面真是霸道的很,他丝毫不带松手的,魏无羡甚至觉得蓝忘机又攥紧了几分。
  这拥挤的莲花坞闹市上,便出现了一副让路人匪夷所思的画面,一位气度不凡,俊雅的白衣男子拉着一位像是闹着别扭,遮遮掩掩吵吵嚷嚷的黑衣少年径直向前走着。一红一蓝两条丝带透过黑色的发丝在风中翩翩舞动。

2019-09-22 15:07, 9楼

醉卧兰亭盼春晓3



  魏无羡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陈情,脚有意无意地踢着地上的碎石,蓝忘机则单手负于身后,站于魏无羡身畔。
  “蓝湛,你说江澄在不在啊,怎么也不出来指导下这些小辈?”魏无羡再次探头往门里面张望了下,疑惑地问。
  他与江澄的的误会虽然在观音庙有所缓解,但是江澄的性子可谓是完全遗传了虞夫人,刀子嘴豆腐心,在言语上绝不会服软半分。
  那日江澄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像是硬生生咽了下去,也没作别两人便分开了。而魏无羡心中也五味杂陈,不知如何开口,因为当年的事情若说他毫无责任那是绝不可能的。
  这时身后传来几个脚步声,魏无羡回过头,只见穿着一身精致紫袍的江澄领着两个随从缓步走近,至魏无羡身边时,江澄蓦然停下了脚步,踌躇片刻,继续往江宅里走去,刚跨过门槛,他便侧过头说:“都来了,还不进来?”
  魏无羡心里欢喜,拽着蓝忘机的衣摆就往江宅蹦去,还不忘回头对蓝忘机挤眉弄眼一下,不知是要蓝忘机待会别跟江澄杠上还是心里的欢喜都外溢了,他笑着眯起的双眼就像两弯月牙,小兔牙也都露了出来。
  蓝忘机无奈,但又无可奈何,这眼前的魏无羡就像个小黑兔子蹦蹦哒哒,终是被他又宠回了当初求学时那个无忧无虑的明媚少年。
  
  进入宅中,原本还在练剑的小辈见家主回来便迅速收了手中的剑,拱手作揖。江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必行礼。
  其中一位扎着高辫的十三四岁的少年好奇的把视线转向了魏无羡跟蓝忘机,开口问道:“这两位是?”话下,还疑惑得眨巴眨巴眼睛,神情胜似当年的魏无羡。
  魏无羡莫名对这位少年有些好感,也不能说是好感吧,约莫更是一种亲近感。
  “不得鲁莽!”江澄低声训斥,语气中却也带着些不情愿,介绍道:“这位是仙督,这位是…魏无羡”
  眼前的几位小辈肃然眼放异彩,在他们这一辈中能有几位有机会见到那些传闻中的人物。
  眼前的两位相貌非凡的长辈竟是那传闻中的济世明珠含光君和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夷陵老祖魏无羡。当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了。
  “拜见仙督,魏…魏叔叔?”众小辈齐声说道。
  魏无羡听到这一声魏叔叔,差点被口水给呛着,怎么算这一世他也只有十八九岁吧,被这些小他三四年的小孩儿叫叔叔,这也太奇怪了吧。
  “嗤”只听有人笑了一声,众人将目光转向了江澄,只见他尴尬得咳了几声,神色又变回原来的淡定庄严。
  魏无羡觉得有些窘迫,用陈情敲了敲那位带头的小辈的头,说道“你们这群十三四岁的孩儿,叫我这个十八九岁的叔叔,到底是我吃亏呢还是你们吃亏呢?”
  “我们不吃亏!”那位神似魏无羡幼年时的带头小辈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
  魏无羡轻笑一声,越发觉得有趣,说:“小孩儿你很有胆量,大人说话你老插嘴。”魏无羡装作吓唬他,语气变得严厉了些,但那小辈不仅不害怕反而给他回了个鬼脸,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你叫什么名字?”魏无羡问道。
  “江陌阡”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名字不错。”魏无羡爽快说道,作为一个长辈,他还慈爱得摸了摸江陌阡的头。
  不过他很快便感受到了自己背后射来的两道灼热的目光,想着蓝湛该不会小孩子的醋都吃吧。
  “嘿嘿嘿蓝湛~~”魏无羡立马转身撒了个娇,小心翼翼得用两根手指拽了拽蓝忘机的白色外衫。
  江澄哪能见得这番场面,顿时觉得气血上涌,脸都快憋红了。他尴尬地咳了两声,说道:“进屋吧”转头又训诫小辈道:“你们继续好好训练!”好一副家主的威严形象!
  这要是再让魏无羡跟蓝忘机杵在着,怕是又要带坏这些年轻小辈了,江澄心里念道。
  
  
  对于魏无羡的突然来访,江澄心底其实还是挺高兴的。嘴上虽不说,但也默默让侍从准备了些魏无羡喜欢吃的菜跟上品的好酒。
  坐于上座的江澄看着魏无羡,问道“今天你倒是想起回来看一眼?”哼哼了两句,又没好气得接着说:“整天同这位含光君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他姑苏蓝氏的。”
  “他本就是姑苏蓝氏。”蓝忘机优雅地品着刚沏好的茶,淡言道。
  坐于一旁的魏无羡怕两个人又互掐起来,忙是在桌底下捏了蓝忘机一把。
  再说,江澄应当是还不知道他俩结为道侣的事情。蓝忘机看了眼身边的魏无羡,知道他担忧什么,便不再说了。魏无羡松了口气,端起桌上的酒壶豪饮几口,说道:“江澄,你怎么还是这般喜欢叨叨?”
  “你!自小话最多的就属你了,还有脸说我?”江澄气得吹胡子瞪眼,狠狠白了座下的魏无羡一眼。
  但自己好久没跟魏无羡斗嘴了,心里倒有些怀念。
  沉默半晌。只听“噗嗤”一声。
  两人虽在斗嘴,却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江澄与魏无羡相视一望,眼神中闪烁着各种情绪,似有万副画面浮现在眼前。从求学至被温氏俘虏,从家门被灭至魏无羡御笛而归复仇,从师姐为挡一剑身死至魏无羡万念俱灰跳崖,从十六年后重逢至剖丹真相与所有误会的解开。一幕幕皆是那么刻骨铭心。

2019-09-22 15:08, 10楼

其实他俩早已互不相欠,江澄知道自己也不再怨魏无羡了。只是自己太碍于面子,放不下架子,始终说不出和解的话来。
  这一对视,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便已心照不宣,都明白对方早已经原谅了自己。一直压在两人心上的巨石悄然落地。两人之间原本劈开的鸿沟似乎也拉近了许多。
  “回来了就好…”江澄喃喃自语道。
  不管是十六年后魏无羡的重生,还是今日毫无预兆的忽然来访。
  回来了便好。
  
  
  茶余饭后,三人之间的氛围似乎很好。
  魏无羡索性仰靠着坐榻边上的靠枕,拿着酒壶饮着酒,脸上一副满足的神色。饮完最后一壶,他才想起此行还有个目的,用脚踢了踢蓝忘机的衣摆,问道“喂,蓝湛,吃饱了没?吃饱了去看花啊?”
  江澄自然知道魏无羡无羁惯了,也知道他对眼前这位胜任仙督的含光君更是毫无礼节。要不是他之前看多了这样的场景,换做另一个人,早惊讶得脸色发白了吧。
  蓝忘机点点头,站起身。魏无羡也将酒瓶子搁到桌子上,随蓝忘机一起站了起来。
  “江澄,后山那杜鹃开了没?”魏无羡问,他这世残存的记忆里始终有个小时候去看满山鲜红杜鹃的画面,记得当时每年春天,江叔叔就会带着江澄,师姐还有一些小辈一同上山去赏花。可以驰骋想象,山间一片紫红色,都映成了红霞。片片落红,夺走了原本属于春天的绿意,那是多美的一副画啊!
  江澄给了魏无羡一记江氏白眼,说道“你不会自己去看?”
  “你要跟我们去嘛?”
  “是要我去给你们当明灯吗?”江澄嘁了一声,抬了抬下巴指指蓝忘机:“你倒是问问那位让不让我去。”
  “不让”蓝忘机当机立断,丝毫不带犹豫。
  魏无羡觉得这场面十分有趣。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带上江澄,一则因为他原本也不准备带上江澄这个别扭鬼,想跟蓝湛过个二人世界,二则是因为蓝湛那从内往外散发的一股子醋味。
  魏无羡与蓝忘机走出江宅时,江澄在后面喊住了他。
  “你这小子,别那么长时间不回莲花坞。”
  “魏无羡你听见没,是这些小辈说喜欢你,让你回来多看看他们”
  果然还是那个嘴硬的江澄,魏无羡背对着他咧嘴一笑,他朝空中挥了挥手。
  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2019-09-22 17:27, 14楼

然而到底能不能发肉…我这个小篇番外后面是肉啊

2019-09-22 19:51, 16楼

醉卧兰亭盼春晓4



  魏无羡兴致勃勃地带着蓝忘机去了江宅不远的后山。
  不知是今年杜鹃开的晚还是他们来的早了,山上盛开的花竟只有零星几朵,大多数还含包怒放的像个害羞的姑娘。
  魏无羡实在是郁闷极了,本想带着心上人一起看看小时候喜欢的事物,如今看来这第一个愿望都完成不。
  两人讪讪下了山,途径一片荷塘,夹于两山之间,蜿蜿蜒蜒不知通往何处,正巧荷塘边还停了一艘乌篷船。
  走在前头的魏无羡灵光一现,转身对着蓝忘机假手作揖。
  “含光君,可否赏脸与我一同游船”
  蓝忘机望向魏无羡的眼神皆是温润如玉,十六年后的他自然是舍不得拒绝魏无羡的任何请求,他眉眼含笑,点了点头。
  此时已是黄昏,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两人乘船,黑衣少年面如桃杏,爽朗潇洒,他手握黑笛,朱唇轻启,缓缓吹奏,而旁边相随的男子,一袭白衣,肌白如霜,如芝兰玉树,光风霁月,尽是说不出的尊贵雅致,如诗如画,他靠于黑衣少年身畔,端坐着抚琴。
  这画面竟胜似神仙眷侣。
  一曲奏完,魏无羡将陈情搁于身旁,顺势仰躺于船面,打了个哈欠,说道:“蓝湛,我有些困了”
  蓝湛收了琴,说道:“睡会吧。”
  “恩、、、恩、、”对话间,魏无羡已经眯上眼,酝酿起了睡意。
  蓝湛看着眼前这心上之人,情难自禁,俯身亲了下他的额头。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已是入了夜。春风拂面,吹着魏无羡舒服极了,他仰躺着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听着四周虫鸣螽跃,看着天上的漫天星河。
  “蓝湛”魏无羡轻唤了一声。
  “何事?”身旁的蓝忘机缓慢睁开了眼,问道。
  “我们这是在哪?”
  这地方,似乎从没来过。
  魏无羡坐起身来,这一片池塘确实陌生,荷叶长得极为茂盛,湖面上荧光点点。不远处有抹光亮,魏无羡揉了揉眼使劲往那瞅,才发现那是一座凉亭。
  “蓝湛你看,那有个凉亭,我们去那。”魏无羡欢喜,想着拿船桨划过去。谁知蓝忘机一拂袖,水面上起了一阵涟漪,小船便往那边自己划了过去
  魏无羡觉得蓝忘机真的帅的过分,真想就地把他给吃了。
  这小凉亭也不知谁建的,孤零零得立于这一片荷塘之中,造型别致极了,金砖碧瓦,空间却是小得过分,勉强能容纳两个人。
  魏无羡挨着蓝忘机坐着,饶有兴致得盯着蓝忘机俊雅的脸看,蓝忘机被盯得心里痒痒,也侧过头望着魏无羡。这一对视,两人之间的暧昧骤然升温。
  魏无羡悄然把脸凑了过去,恶作剧得在蓝忘机唇上啄了一下,他明显感觉到了蓝忘机的呼吸变得有些凌乱。但是魏无羡却收了手,蓝忘机一脸疑惑,但看到魏无羡一脸坏笑看着他时就知道这魏无羡又开始撩拨他了。
  “蓝湛,有带酒没?咱俩喝一杯?”
  知道魏无羡打的什么鬼主意,但蓝忘机还是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两瓶天子笑。
  魏无羡接过天子笑,挑开塞子,就着嘴喝了一口。随后笑嘻嘻说道:“蓝氏家规,禁止私带酒,没想到我们含光君还随时带酒啊!”
  “为你犯的家规还少么?”半晌,蓝忘机无奈道。
  “真是委屈了,那我只能好好补偿你咯。”话下,魏无羡又豪饮了一口天子笑。
  还没等蓝忘机反应过来,只觉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魏无羡已经吻住了蓝忘机,将天子笑渡入了他口中,魏无羡吻着他,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蓝忘机将手箍住魏无羡的腰,加深了吻的力道,逐渐地,在唇舌来往中两人的胸口都渐渐开始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激起的莫名的躁动通过双方唇角的银液泄露了出来,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终于,两人气喘吁吁得分了开来,身体某些地方的变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
  “蓝湛啊蓝湛”魏无羡动情得说,原本他是想让这小古板喝点酒,自己可以强硬一次,没想到又被蓝忘机吻的全身发软。
  但姑苏一杯倒果真是名不虚传,这一会儿,蓝忘机已经眯着眼,睡着了。

2019-09-22 20:52, 17楼

dd

2019-09-22 23:38, 22楼

醉卧兰亭盼春晓5(肉,慎入)


  魏无羡此时静静地坐在蓝忘机身畔,目似星辰,望着眼前这白衣俊雅之人。蓝忘机的容貌无疑是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甚至可以用完美一词来形容。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睫毛低垂着盖住眼睛,每一次呼吸,都带动着颤抖一下,犹如羽毛一般。而他的脸颊此时却因为醉酒而微微透着些迷人的绯红…
  魏无羡伸出手指,抚摸着蓝忘机的云纹抹额,轻轻往下滑,触碰到了蓝忘机柔软的双唇。而他的另一只手也开始不自觉地探入蓝忘机的白袍之中。
  当触碰到蓝湛细腻温热的肌肤时,魏无羡只觉得自己所有理智都被击溃。
  正当他准备解开蓝忘机的腰带之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却将他的手腕蛮狠地握住了。
  魏无羡抬头,对上蓝忘机毫无焦距的眼睛。
  “嘿嘿嘿,蓝湛!我啥都没干!”魏无羡知道蓝湛现在仍然是不清醒的状态,但自己还是有一种干坏事被抓现行的错觉。他努力想从蓝湛的手中挣脱,却没曾想到蓝忘机的握力此时也如此惊人。
  蓝忘机目不转睛地盯着魏无羡,手中的力道却是毫不松懈。他重重的将魏无羡的手腕一拉,魏无羡毫无防备地跌入了蓝忘机的怀里。顿时觉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不等魏无羡回神,蓝忘机已将魏无羡打横抱起,平放于凉亭的木板地上。俯身便啃起了魏无羡的脖子。
  魏无羡抓着蓝忘机的衣襟不放,他被这一连串的吻吻得七荤八素。心跳如鼓打一般快要震破胸膛。他喘着粗气在蓝湛耳边低语:“蓝……蓝湛,万一这荷塘主人…”
  不等魏无羡说完,蓝忘机便轻念一句咒语,双指合并放于腰间避尘之上,只见避尘脱鞘而出,飞至凉亭顶部,在凉亭周围部下了一层肉眼不可见的剑气屏障,旁人是绝不可能接近半分的。
  “多话”平淡的,但浸透爱意的语气,如同小虫子钻入魏无羡耳中,令他情不自禁得颤抖。
  蓝忘机察觉到魏无羡的颤抖,以为是地面过于冰凉,双手环绕到后当抚摸魏无羡的背。
问道:“冷吗?”
  魏无羡觉着一股暖流自背部流窜至全身。呵笑一声,便撑起上身咬住蓝湛的嘴唇,随即双臂一用力,就将自己与蓝忘机的位置对调了。此时,他双膝跨于蓝忘机腰身两侧,用食指轻挑起蓝忘机的下巴,使坏道:“蓝湛,自己把衣服给脱了”
  蓝忘机倒是听话,分秒钟便将外袍褪去,又乖乖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不等魏无羡指令,伸手又将魏无羡的外衣里衣扒了。魏无羡倒是不挣扎,反正这也是必要过程。
  “蓝湛,今日我可否在上?”魏无羡一脸坏笑,戏谑问道。
  蓝忘机凝视着魏无羡,琉璃般浅色眼眸下全是疑惑之色,半晌,嘟囔着嘴问:“你说什么?”
  魏无羡尴尬的咳了两声,又开口:“今天让我当一回相公如何?”
  蓝忘机像是不理会魏无羡说的,动手就开始扯魏无羡的亵裤。
  “别着急啊含光君!”魏无羡见蓝忘机如此猴急,觉得十分可爱,又见蓝湛扯了半天没扯掉他的亵裤便自行动手褪了去。
  “我说蓝湛,平日里你干什么都慢条斯理,文质彬彬,这等事情就属你最猴急。”魏无羡喘着粗气,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往蓝忘机下身探去。“今天让相公好好疼爱疼爱你……啊啊啊蓝湛!疼!”
  魏无羡连连呼疼,只见蓝忘机一口咬在了魏无羡肩膀上,留下了浅浅一排牙印。
  “蓝湛你属狗的吗!!!”
  “谁是相公?”蓝忘机低声问道
  “当然是我……我…啊啊啊!疼死啦!”魏无羡惊呼连连。疼的冒出冷汗。
  “谁是相公?”蓝忘机又一次严肃问道。
  “是你是你好了!”魏无羡当然想说相公是他,但是他一说蓝湛便在同个地方又咬了一口,魏无羡其实是挺怕疼的,别人面前不说,在蓝忘机面前就不用掩饰了,蓝忘机三番五次咬他,他又疼又痒难受得紧,便缴械投降连连求饶了。
  蓝忘机轻笑了一声,揉了揉魏无羡的头发,温柔说道:“今天,允许你在上。”
  魏无羡怀疑自己听错了?一向在这个方面态度强硬的蓝忘机竟然如此纵容他?还没等魏无羡想明白,只觉得自己柔软的洞口被一个硬物抵住了。他这才明白过来蓝忘机说的那番话的意思。
  这不是就是想让他魏无羡自己在上面卖力承受吗!

  “蓝湛!蓝二哥哥!不行的…”从未试过这个体位的魏无羡开始胡言乱语慌忙挣扎。正欲起身,却被蓝忘机抓住了肩膀,使劲往下一摁。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下身猛的窜入头顶,魏无羡疼的蜷起了身体,嘶嘶抽气。谁曾想到蓝忘机竟把他弄的如此狼狈。他紧紧咬住下唇,尽量让自己的疼痛缓解一点。含泪抬眼,看见蓝忘机皱着眉头,十分担忧的看着自己,下身的动作也停止了
  魏无羡呼了几口气,觉得没有那么疼痛了,便开口说道:“没事的蓝湛。”
  听闻这么一句,蓝忘机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粗鲁地将手指插入魏无羡的发丝中,压向自己,吻住了魏无羡,唇舌间满是霸道的爱意流动,身下也缓慢开始了律动。
  魏无羡配合着蓝忘机扭动着腰肢,痛意退去,快感竟慢慢的浮现。蓝忘机吻得深情,悉心照顾魏无羡口中的每个角落,舔食着魏无羡的牙床,他左手一拉,将魏无羡藏于发丝之中鲜红的

2019-09-22 23:39, 23楼

将魏无羡藏于发丝之中鲜红的发带扯了开来,顿时夹杂着汗水的黑发披散开来,落到蓝忘机胸前,随着律动,竟像撩拨似的划过蓝忘机胸前的每一寸肌肤。
  “二哥哥,你怎如此霸道,慢点行不行?”
  “蓝湛,你也不讲点情话听听?”
  “含光君,我要将你干的这事讲与你叔父!”
  “……”蓝忘机沉默
  被顶的舒服极了的魏无羡索性支起腰身,双腿跨于两侧,自己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动了起来。
  蓝忘机见身上之人媚眼含羞,唇红齿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一直沿着脸颊沿着脖子滴在他胸膛上。终是忍不住加速释放了自己。与此同时,魏无羡也哑着声到达了顶峰。
  魏无羡只觉得浑身力气被抽空了一般软趴趴的伏在蓝忘机身上,两人的呼吸逐渐从浓重变得平静。
  此时,虫鸣,蛙叫,清风,水波以及他俩紧贴在一起的心跳融为一体,魏无羡将蓝湛的一撮头发卷在食指,一圈又一圈,犹如月老的红线,一旦系上,便形成一道契约,此生此世,非生老病死,将别不分离。

2019-09-23 07:10, 27楼

后篇(较长哦)—一往情深深几许

2019-09-23 09:36, 29楼

魏无羡见蓝忘机又垂目看起了那些枯燥的书折,心生郁闷。双指一弯,命小纸人扎入蓝忘机的发丝中,准备去扯那藏于发中的抹额丝带。
  “好啊你这个蓝湛,开始不理我了是吧!”嘴里埋怨着,手上功夫却没有停下,小纸人羡用那小纸片手抱住丝带就往外拉扯。但实在是力气太小,扯了半柱香时间也没见那丝带有半分的移动。
  蓝忘机被这魏无羡闹的又好笑又好气,嘴角留有一抹笑意,却硬生生用严厉的语气训斥道:“自去领罚,抄蓝氏家规五十次。”
  蓝忘机说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但这句话却扎扎实实得被在座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问题,让含光君发如此大的火,甚至让他们这群非蓝氏的人都要去抄家规。室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各仙家面面相觑,噤若寒蝉,蓝忘机觉察到了这一诡异的气氛,却一时想不起如何解释,如此窘迫之态魏无羡看在眼里,竟觉得尤为可爱,便忍不住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众人齐刷刷扭头看向了讲堂外。
  只见一身白衣的魏无羡捂着嘴在努力憋笑,半天才止住了笑意开口道:“含光君,我路过,进来坐坐”
  蓝忘机不言,魏无羡就当他应允了,擅自进屋找了个角落就坐下了。
  世人都敬畏蓝忘机,但世人也都知道有魏无羡这一号胆大包天的人物存在。他魏无羡在蓝忘机面前可从没有半分敬畏可言。
  其中缘由,自是可意不可说。
  见魏无羡如此目无规矩,在座的几位初来的小辈便有些愤愤不平。
  这些小辈来自各个家族,都是各家族中的青年才俊,仙门中的佼佼者,自小在世家中耳闻目染,自是尊纪守法的很,他们哪能见的魏无羡这般肆意妄为,目无尊者。
  “魏无羡,你怎如此无理!”
  “对啊!见到仙督也不行礼?!”
  “站无站相!坐无坐相!”
  “不知道你在笑什么?很好笑吗?”
  小辈们蹙着眉,你一句我一句地将魏无羡数落个遍。
  魏无羡当然不会跟这些小辈计较,乐呵呵地托着腮听他们说。有时候还点点头表示认同。
  忽然,几位小辈突然没了声,只见他们此刻双唇紧闭。脸却憋的通红。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蓝忘机冷言道,目光横扫过几位小辈,他们顿时觉得寒气逼人,仿佛坠入了十二月里的冰河,打了个冷颤,哆嗦着回到了自己的座榻。
  这一闹其他人也都不敢吱声了,他们可不想尝试蓝氏的禁言术。讲堂内又变回原来的寂静。
  蓝忘机望向魏无羡,给了他一个“切勿再闹”的眼神之后,又翻开了一本书折,认真的审阅了起来。
  魏无羡趴在桌子上,用手肘垫着头,有点后悔自己进了这里,他原本还能去山野间游水捉鸡,潇洒自在,而现在也只能在这讲堂里睡觉了。
点击数14572,顶贴数150,本页字数10591,总字数225336 魔道祖师吧,发春小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