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归人(中元节纪念文,短篇完结HE)

2012-09-01 01:03, 1楼

一楼送百度

2012-09-01 01:06, 3楼

“别难过,父亲……”青年的手轻轻放到他肩上,看着他阴郁的脸,低声说:“抱歉,我不该问,你,你和那个人的事……当年你带我见胖子的时候他隐约提过,我那会儿还小,听不太明白,现在想想都懂了。”

“七十年了。”闷油瓶看着慢慢明亮起来的天空喃喃自语。

“嗯,七十年了。”青年附和,将头放到他肩上,轻轻蹭了蹭,叹息着:“我总觉得你太固执,太亏待自己,族里压力那么大,你也铁了心不成婚,否则哪儿轮到我当你养子,我猜你心里始终放不下那人。我不认识他,但我了解你,更为你不值,你何苦啊……”

闷油瓶没说话,心里浮起一些过去的片段,七十年是吗?七十年前胖子还活着,但也已是风烛残年的老朽。最后一次拜访胖子时,他带上了这孩子,胖子见到他俩,一头白发顿时炸起来,鼻子里几乎要喷火,大声说张起灵,你好本事啊,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

他没说话,静静看着火爆依旧的胖子。

“我他妈不求你记得那傻天真一辈子,也不求你为他怎样,可是你自己不是说过吗?知道他死了后,你亲口跟我说,说你这辈子不会成家生子,就当还他一生的等待……他,他要真图你还什么,何必把命都搭上去?!”

他依然没有说话,看着胖子,唇边有隐约苦笑。少年紧握他的手,在铺天盖地的责骂声里渐渐激动起来,上前一步,想说些什么,被他拉住了。

“……是,已经过去许多年了,吴邪已经死了那么久……张起灵,你为他还的也够了,你有自己的责任,家族……可是,可是我他妈还是要说,你个没良心的东西。”终于骂累了,胖子深吸口气,想想又觉得自己似乎不该骂他,他也够苦的,但天真……辗转思索间,胖子自己先红了眼,回头看着面貌依旧年轻的老友,长叹口气,将他们父子迎进屋,说声对不起,然后好茶好点心地招待起来。

“算了,不说了,我也没几天好活,咱们多年不见……你这孩子,这孩子倒生得好,跟你有两分像。”

“我没成家,这是张家外族的孤儿。”进屋落座,直到慢慢喝完第一杯茶,闷油瓶才淡然开口,看着胖子愕然的神色,低声道:“答应过吴邪的事,我会做到。”

“那,那你……唉,小哥你怎么不早说!”胖子一拍大腿,手足无措地站起来。他轻轻摆手,制止这位老兄弟想道歉的意思,又说:“这孩子没了父母,亲戚也不待见,就收过来了。”

好歹是族长,他跟着自己,起码不受人欺辱,还能学不少东西。

“嗯……他这身世跟你也有点儿像。”看着闷油瓶身边沉默拘谨的少年,胖子心里有些发疼,赶紧抓块儿点心塞他手里,说多吃些。少年看看他,又看看闷油瓶,默默吃起来。

“这次来,还有件事问你。”又过一阵,闷油瓶搁下茶杯,盯着胖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吴邪到底葬在哪里?”

胖子一愣,摇了摇头。

“还是不肯告诉我么。”答案似乎在意料之中,长叹口气,闷油瓶仰头靠在椅背上,像突然被抽光了所有力气,只能盯着惨白的天花板一言不发。少年吃完点心,似乎察觉到养父浑身散发的孤苦与无奈,皱紧眉头,用力握住了他的手。

“不是不告诉你……”许久之后,胖子打破沉默,“我真不知道,吴邪的伙计打死也不说,他,他连我都没透露。”

“……那他多半恨极我了。”闷油瓶声音轻如一缕烟雾,无力地消散在空气中。

“不会的,小哥。咱们旁观者清,吴邪对你那份心……他就算死了朽了化成了灰,心也是念着你的。”

2012-09-01 01:06, 4楼

昨夜,他看着那处荒地,回忆起很多往事,第一个跳入脑中的是往塔木陀时,在戈壁上与吴邪的那番话。那时,他们第一次彼此敞开心扉,吴邪说如果你消失,我会发现。

可惜事实是你消失的时候,我没能发现。

他闭上眼,放任心里苦涩的流波逐渐将自己掩埋,然后在孤独辽远的月光里睡过去,耳边似乎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在呼喊:

“小哥。”

2012-09-01 01:07, 5楼

天亮起来时,闷油瓶和青年一道出了门,背着许多东西往山里走,这趟下斗源于一个奇特的邀约,没有太多功利性,也不涉及家族或命运的干涉,甚至压根没提斗里会有什么东西,只是让他们去看看。青年本以为养父一定会拒绝这没头没尾的要求,近年来,哑巴张是越来越难请动了,这名号已从道上的传奇变成了神话,都说现在的哑巴张早已不是百年前的哑巴张,而是他的后人,家族代代相传的倒斗绝技则随着时间越发炉火纯青。对这些说法,青年一笑置之,张家人的事,本就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不过他没想到,已数年不问世事的养父对这邀约却上了心,不但亲自问明情况,还让自己查背后给予这个请求的人到底是谁。

“查清了,幕后老板姓王,算起来跟道上还有点儿渊源,百年前……他家祖爷爷在西湖边一个小古董店工作过。”当他把情况报告养父时,清楚看到他脸上猛然改变的神色,这是几十年来绝无仅有的。

这也让他格外重视这趟下斗,直觉告诉他,这趟出行或许会改变现任张起灵死寂的命运。山里的空气很清新,气温偏低,呼吸间能嗅到彻骨的清幽与冷冽,这是他们熟悉的味道,并在这远离尘嚣的味道里感到亲切舒适。他们走过横压而来的山梁,穿越群峰团绕的谷地,夜里在背风处扎营,就这么走了三天,终于抵达目的地:一处孤独的坟冢。

若无详细指引,即使精通倒斗的张家人也绝不会注意到这里,它太普通了,坐落在山脊隐蔽的背面,不远处两道蜿蜒溪水交错而过。没有历史,没有名声,从各种痕迹看,这处墓穴的建立不过百年,对张家人来说它仅仅是个新坟,没有任何盗掘的价值。

闷油瓶看着这里,久久没说话,青年站在他身旁,也没有开口。他心里其实还藏着一些事,但作为委托人的王先生劝他不要告诉张起灵,这也是祖上的意思。话听起来不合逻辑,但莫名的,他感觉王先生说的对。

2012-09-01 01:07, 6楼

“张先生,我不能担保那斗里的任何情况,只能保证它不会对你们造成危害,至于里面有什么……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我祖上留下来的话是‘差不多了,听天由命,给个机会吧’,我也只能这么转述给您。”

“什么机会?”

“张起灵的机会,我祖上是这么说的。”

“……什么意思?”

“不知道,但我建议你们最好亲自去看看。”

“这不合理,我们没必要接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别,千万别放弃!张先生,我祖上专门交待过,说这事儿他老板连最好的兄弟都没透露,怕说给那胖子知道就干不成了,他一定会骂老板大**,把自己折腾成那样,图什么呀?可,可他就那么做了……”

2012-09-01 01:08, 7楼

构建盗洞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即使他俩的力量、技艺都达到顶级水准,且合作得天衣无缝,也花了大半天才打开通路。

“现在下去吗,族长。”他指着黑漆漆的地下问。

闷油瓶长长双指撑在额边,眉头微微皱起,盯着静默的空洞陷入沉思,片刻后,他轻声道:“跟紧我。”说完身影一闪,跳入洞中。

墓穴的结构不算复杂,没有汉墓的形制规整,唐墓的穿山凿岩,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冷僻讲究,但考虑到它修建的时间,还是太不同寻常了。火葬早已深入人心,为什么百年前的人还要大费周章构建如此不合常理的墓穴呢?

走在前面的闷油瓶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青年,道:“这是养尸地。”

“嗯,看出来了。”他点点头,四下瞅了一圈,又摇头道:“很活跃很强的一处养尸地,但又和普通养尸地完全不同,特别温润,说是灵脉也不为过。这里的主人似乎没有恶意,甚至没有半点功利性。”他指着四周简洁的墓道,“不见雕饰或文字,不求长生,不留事迹,他建造这里图什么呢?他到底是什么人……能找到这种地方,也真不简单。”

闷油瓶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直到来到第一道大门前,他站住了,盯着门上悬挂的东西,浑身微微颤抖。

那是几个青铜制的六角铃铛。

“……这不是我们家的东西吗?”青年十分惊诧,仔细观察了一阵,确认这些东西没有连接其他机关后,伸手将静默的铃铛拿下来,一晃动,这些铃铛就发出清脆响声。他盯着这些铃铛,满腹疑问,张家楼里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墓主人和张家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

就在他陷入思索时,闷油瓶伸手将铃铛拿过去,轻轻晃动,聆听这些清脆的响声,嘴角露出了隐约的苦笑。这时,他听见养父轻声说:“能做出这效果,很不错了。”

“怎么?”

“你再看,这不是张家楼的铃铛。”闷油瓶将铃铛扔回他手中,他拎起来,又仔细观察了一阵,果然不是,这是仿制的,但做得极端精巧而工整,不仅形似,更达到了神似的高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同样的致幻功效。

“了不起……不过我以为,张家的技术是不会外传的,族长。”青年看着闷油瓶,等待他的解释,他却什么也没说,深吸口气,推门往里走。

“等等,别忙进去,这铃铛……这里太奇怪了!”他意图阻止,闷油瓶却没有停步,又往前走了一段,才说:“这里本就是为我准备的。”

“什么意思?”

“铃铛对张家人无效,它们是这斗的看门人。”

青年一怔,马上明白过来,族长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墓主人将青铜铃铛放置在第一道大门上,说明这斗只允许张家人进入,只有张家人能免疫青铜铃铛带来的负面效应。

怎么,难道这里的主人和族长有什么关系?百年前修建的墓穴……百年前……百年前张起灵在做什么呢?如果没记错,那时候他正构筑张家与行将崩塌的命运间的最后一道关卡,甚至为此在青铜大门内滞留了十年。

难道那十年中发生过什么事,才导致了这处墓穴的诞生?

紧紧跟随闷油瓶的步伐,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告辞前,那位王先生叹了口气,似乎自言自语地说:“哎哟,好祖宗,过这么多年,您家老板最后的安排也落实了。”

2012-09-01 01:09, 8楼

推开主墓室的大门,两人看到空落落的房间,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副棺材,比普通棺材略大一些,造型平实,颜色寡淡,一看就知道这位墓主没有任何华而不实的追求,他似乎压根不重视自己身后的居所,当这只是一个驿站,无须讲究,他只不过在此略作休憩,就将再度启程。

两人没有急着进入,在墓室门口站定,默默看着这似乎不合常理的房间。此处十分寂静,百年来,他俩是唯一的外来者。看着房间中央的棺材,闷油瓶陷入沉思,他向来无表情的脸上变换过多种神色,虽然都淡淡的,但在了解他的人看来已不啻于惊心动魄,可以想象他心中正经历着如何惊涛骇浪般的情感冲击。

“族长,这里……”青年悄声问,闷油瓶抬起手,吩咐他:“你出去。”

他一愣,后退两步,却没有听从族长的指示,而是走到房间东边的墙根下。刚才他就看见了,这里有一叠东西摆在透明的玻璃盒子里。打开盒子,没有锁,没有机关,他不觉得意外,这位墓主人似乎处处都显示出对张家人的友善态度,能进入他那道门的人,自然是他所欢迎的。

难道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某个张家人打开那道门来见他吗?

青年往棺材的地方看了一眼,看到养父朝那里走去,步伐似乎有点浮,走得很慢,肩膀也在微微颤抖,他从没见过稳健沉着的张起灵那样。他看到父亲在棺材前站定,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冰冷沉默的东西,时间恍若静止了。

他想说点儿什么,但此刻,此处似乎有一种奇妙的气氛将他隔绝在那具棺材和族长两人之外,让他除了默默看着,不能说出任何语言。他强令自己镇定下来,拿出盒子里的东西,那是一叠笔记,上面用清俊的瘦金体写着三个字:给小哥,右下角写着一个名字:吴邪。

看到这几个字,青年只觉头上轰然一声巨响,所有迷思瞬间炸开,散落成漫天星光,照耀了所有黑暗的思绪。原来……原来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养父心心念念,百年不忘的吴邪?!这么说来,王先生的祖上,难道就是吴邪的伙计?吴邪从多年前就开始计划这个局,并在此刻引导他们前来?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吴邪为什么要修建这处墓地?时隔百年后,他们来到这里,也是他计划好的吗?

青年额头上渗出细汗,他无暇翻阅笔记,回头盯着养父的动作,看到他已将有力的右手放到了冰冷的棺材上,似乎正隔着石壁感受底下传来的脉脉呼吸。然后,他用力推开了棺盖……

刹那间似乎一道风掠过,传来若有若无的笑声,这笑声穿越时间,停留在他们的耳畔,昭告一个不可能计划的完成。

熟悉而陌生的脸映入闷油瓶的视界——说熟悉,是因为这张脸总出现在他梦里,并深深铭刻在他的心上;说陌生,是因为这张脸和记忆中的样貌有些微不同,大约因为太久没人关照,所以他瘦了一点,肤色成为终年不见日光的苍白,眉梢眼角的气韵更有流动性,还有许多不可言说的细节悄悄发生了改变,这些都昭示眼前这人不同于以往的身份。

青年走过来,看着这个人,心里乱纷纷的思绪慢慢拼合——

胖子说吴邪的伙计打死也不讲他葬在哪里;

给予委托的王先生说,祖上在西湖边的古董铺子里工作过,吴邪也曾经在那里有过一间古董铺;

这是一处绝好的养尸地;

大门上挂着只有张家人能免疫的青铜铃铛;

“这事儿他老板连最好的兄弟都没透露,怕说给那胖子知道就干不成了,他一定会骂老板大**,把自己折腾成那样,图什么呀?可,可他就那么做了……”

原来是这样?!

2012-09-01 01:10, 9楼

“了不起,原来你就是吴邪。”青年看着棺材里沉睡的人,又看看站在旁边深深凝视着这张脸的男人,笑了。

他想象过很多次,他猜想能让养父念念不忘,顶着族里压力硬是不娶妻生子,过得比老和尚还寡淡的吴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每次想起这些,都会替养父不值,觉得无论怎样的人,哪怕这个吴邪好到了天上去,也配不起他们族长这么多年的坚韧沉默与独善其身。吴邪不过一届普通人,又去得那么早,他短暂的生命注定了薄弱的承受力,既然不能陪着养父,又何必拖累他这许多年的思念呢?

他想过无数种属于凡人的好,却绝对想不到,也不能想象,会有一个凡人将自己死后的存在也交托出去。这世上当真有一个吴邪,宁可承受巨大的痛苦,变成世俗眼中的怪物,也要将希望延续下去,在百年后再度与他们相逢。

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2012-09-01 01:12, 12楼

“我想起来,一位道上的师父曾经告诉我,他在山里发现了一处风水绝佳的所在,如果将墓修建在那里……”

“这件事太异想天开了,我不放心,更不愿失败,为了稳妥,我再次闯入塔木陀,冒险取走了一块陨玉,那次够呛,差点没死在里头……”

“计划我只告诉了王盟,他目瞪口呆,说我疯了,我不管那么多,只吩咐他一定把话传下去。我问过你,人死后多久会变成粽子,你没有回答,没关系,我想,给自己百年应该差不多了……”

“这事不能告诉胖子,他一定会阻止我,我也知道我这么做简直发疯,或许压根就不可能成功。有时想想,没准百年后你真来了,看到的也不过一具无名枯骨……其实那也好,你就不会知道这是吴邪。不过那么一想,我又开始纠结,这些笔记要不要放入墓室中呢?那不是暴露了我的身份?”

“……算了,还是放进去吧,陨玉可能让人失忆,如果我真的还能醒来,却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你,忘记我为什么要这样做,那我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我得给自己留点东西,哪怕真忘记了一切,也要能重新记起来。”

“你说过,意义本身没有任何意义,而我现在做这件前所未闻的傻事,就是希望给一个意义……小哥,我想见你,这一切是有意义的。”

吴邪……

闷油瓶丢开未看完的笔记,紧紧抱住怀中人,这是他们有生以来最最亲近的时刻。

吴邪靠在他肩上手足无措,顿了片刻,也本能地反手抱住他,小声问:“我……你做什么?”

“我来带你回家。”

完。
点击数5921,顶贴数2276,本页字数6501,总字数282162 瓶邪吧,六欲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