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熹微

2017-01-27 20:15, 1楼

手痒写个小番外,来猜一猜这是谁的视角。

2017-01-27 21:13, 6楼

数月前平白一番折腾,小白伤得不轻,始终昏睡着不见清醒的迹象。幸而折颜那老凤凰虽为老不尊些,这一手的医术丢得却还不算彻底。如今细想想,我竟敢将小白交给他医治,也着实是一仗打昏了头忘了北。好在小白的状况虽重些,也已有不错的起色,否则我怕是得好好试试凤凰下药的见效如何。
重霖这个忠仆,近些年实在忠得略有些不像样。说这话似乎很是没良心了些,但这种时候,平心论也没几个人顾得上区区良心。小白这一通重伤,钩得我模糊忆起了当年她独闯蛇阵硬烙进我头脑中的印象。不论理论是不理论,任他信得过信不过的人,我都难以十成地放心,索性在房中另设了一榻,亲自照料她。怎么说这也是理所应当没什么可议的事,到了重霖那里竟都能变成天塌地陷的大事。没能领着重霖在洪荒的腥风血雨中历练一二,见识见识真正要命的伤病,着实是本君平生一憾,也活该如今连这等既不伤筋也不动骨的琐事都需劳他指点。
幸有一便宜儿子深得我心,初见他一副乖巧的聪明相,发挥起他那副动若脱兔的工夫,倒颇有本君当年风采,折腾得重霖闹成一个无头苍蝇是半点不嫌麻烦。托了这小子的福,本君才能安心一致照料他亲娘。只不过,小白恢复得这般迟缓,也颇有这表里不一的混小子几分功勋。说是当年小白怀胎整整三年产下滚滚,也算不得不顺。只是依着她那闹腾的性子,又因着叶青缇的一档子事,硬是能把自己折腾得虚寒侵体,如今调养起来,倒是多了许多麻烦。

2017-01-27 21:16, 7楼

这是……吞楼了

2017-01-28 21:42, 19楼

上面写好的吞了,偏偏我还不记得我写了些什么,那个就很尴尬了……好吧我回忆一下我写到了哪里,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2017-01-28 22:06, 20楼

这一夜的梦尤其地沉,一时抛却了时辰。恍惚中醒来,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对侧的床榻,却见枕被空空,不见了人影。我心头一窒,胡乱摸了一件袍子披上,开门唤了重霖,与我一同寻人。临出门前,我粗粗查看了卧房,云被尚温,人应该还未走远。若现在去寻,应当还未出太晨宫。我略安了心,几乎不假思索地首先赶往园林。方行至月亮门下,便已见菩提往生重花掩映间,流连在我梦中足足两百载的安谧图景,直直撞入我心间。
我在此驻足,重霖似是上前了一步,不知是不是要请示什么。我抬手挥退了他,独自流连稍许,缓步至画亭。

2017-01-28 22:07, 21楼

我想问问,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古风歌曲的?我最近尤其喜欢《千秋此意》。

2017-01-29 09:29, 23楼

还有还有,但是一写文就总是神游,这真是没办法的事……

2017-01-29 11:01, 24楼

多少次惊破的梦境近在眼前,我却只敢停步于她身后。从前许多次尝试,只要我伸出手,这一切就尽数灰飞。从没有过这样漫长的两百年,久得焚化了过去望不尽沧海桑田的数十万年漫长光阴,将我推入从未有过的慌乱无措的深潭,深深溺入其中,所有的挣扎都无济于事。这一次,我却能见得她回眸相对。我想,我不需要再求取更多了罢。
她呆愣着茫然了一刹,忽然展颜一笑,牵着我的袖子娇娇软软地问道:“你看这里的星星,凉凉的一点都不可爱,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我不禁怔忪,小心翼翼地伸手拥住她,下颌抵住她的肩,忍不住轻轻地叹息:“嗯,你想什么时候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去。”肩头忽然一阵温热的湿润,耳边回荡起她低低的抽泣。她轻轻推开我,抬起袖子胡乱地揩了揩眼泪,将手上的琉璃戒摘下来,一面递给我一面道:“这个我不能收着,将它放在你这里,应当能让你好受些吧。”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略有些喑哑发涩,没说几个字,眼泪就颇有些不争气地往下掉。我看着她这个递东西的神态,居然莫名地觉得莫名地开怀,揶揄道:“我记得你从前都不是这么哭的,怎地今日不让我看看你这些年都进步了多少,能将声音拔到多高?”她明显没闹明白我是个什么意思,呆呆地说道:“我……我跟你说正事呢。”
“嗯,那我们就说正事。”我觉得有些飘飘然,“这个东西放在你这儿,我觉得就挺合适。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把太晨宫与碧海苍灵的庖厨都包下,权当回礼罢。”
她瞪大了眼睛:“不对,这哪里是回礼,这分明是卖身!”
“是么,我看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一回她撞枪口撞得倒是极为到位,很合我的心意,我就权作她同意了,干脆不要脸到底,“反正你勤修厨艺为的不也就是我么?有这个机会吃饭不花钱,我干嘛舍近求远?”
“帝君你这不要脸得……”她忽然哑然了一阵,“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觉得,好容易一笔一划写下的什么回忆录,应该还是给人看的。倒是本君的儿子伺候了你将近两百年,本君以为,这一日三餐,应当只是小事,对你更是不在话下。”
她的样子像是快被我给气哭了:“你不能这么讲道理……”
“道理这个东西,不就是说道说道就成了理么,讲不讲不妨事的。”

2017-01-29 11:33, 25楼

她赌气强将戒指推还给我。我皱了皱眉,一把握住她的手,小心替她戴上。她还在负气别扭着,那模样倒是分外有趣。我淡淡问出了这数月以来始终纠缠着我的问题:“为什么留下滚滚?”
“为什么?”小白一瞬间有些茫然,不知是不是我问得有些突然。我牵着她的手,轻轻问道:“那时候,你不恨我么?”她似乎觉得我这一问有些莫名,迟疑了一阵,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恨你啊。”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那个时候,我发现你那样骗我,可能,可能有些失望吧。我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我等不到你回来,虽然我很想你回来告诉我,那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又怕你回来,跟我说……”我依稀明白了她难以出口的那一种可能,握了握掌心里的手。她垂下眼睛,声音变得有些干涩:“小叔父给了我很多的堕胎药,可是我也不知道应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我想我是舍不得吧。”她吸了吸鼻子,声音微有些颤抖:“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了两千多年啊,我知道这是痴妄,可是如果什么都没有留下……可能,我以后就再也不能坦然地面对你了。”我怔了怔:“你知道,为了滚滚,你也应该等我回来,无论如何,就算为了他,我也不会负你。”她握紧了我的手掌,轻轻地说:“那大概,我不想要这样吧。”
我一直都知道一件事。当年姬蘅认定,世间不会有第二个人愿意为我而死,我知道她是错的。我认定的这个女孩子,我的小狐狸,在两千多年我看不见的悠远岁月里,固执地守在我身旁,形影相随,生死不弃。也许我错过很多次,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没有错。

2017-01-29 15:21, 29楼

……表示有点傻,不知道写到哪里了……

2017-01-29 22:17, 31楼

我不能否认,当年我与小白相见,经历了最初的飘飘然,紧接着简直就是让黄河水冲昏了头脑,一路发着高烧犯着傻,再加上那一阵点儿也背得可以,打个架能把她连着死对头一块打进不着天不着地的梵音谷,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小事喝几瓶飞醋能将她逼进沉烨的幻境……所有的事情都是决了堤的山洪脱了缰的野马,任他法力滔天也忤逆无门。我如今想来也仍后怕,假如在阿兰若之梦中,她当真被活活烧死在九曲笼里,我该如何收拾。她不会知道她千年的夙愿已经成真,她不会知道我的心意,我们会重蹈沉烨和阿兰若的覆辙。而我会做什么,我已经无法想象。毕竟假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不论我做什么,都不会再有任何意义了。在召出天命石之前,我一直都将我们的相遇看得太过理所当然,我对这背后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换取了我们这一点点照面的机缘。愚蠢的是,在那之后,我又太过患得患失。我索求的似乎有些过多,而她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
“我觉得。”我思索了一阵,“在接下来的多年里,我可能很难找到你这个水平上的厨师。”

2017-01-29 22:19, 32楼

三十楼被吞掉了,我的天

2017-01-29 22:52, 33楼

“我很想你。”往者不可谏,这是我唯一可以说的,也幸而我还能有这个机会。我轻抚着她纤软的发丝,听见她低泣中模糊的声音:“我不敢想你。”我长叹道:“我知道。”
她伸手拥住我,用很小的声音说道:“那段时间,我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可是我真的很累,不想再去想了。我知道我没有什么地方不够好,这也不是什么人的错……现在我知道了,其实我应该留下来,我应该等你,不管多久。”我抬手抚上她的面颊,触到一片濡湿,无奈只有安抚地回答道:“我知道。”她却有些任性地揪住我的衣襟,无比小心地按住我心口的伤处,哽咽道:“可是你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呢?我当时只是随口胡诌的,你怎么能当真?你怎么能真的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我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我拥住她,低低地说道,“你说,那样你会原谅我。”她哑然一阵,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宁愿我们没有碰见过,你还是高高在上的九天尊神,我只是青丘的小凤九,那样,你应该会过得很好。”
如果,早知道,宁愿,这些都是虚妄罢。万物苍生的命格交错,有的是昙花一现的传说,有的是毁天灭地的劫数,有的波澜起伏,有的静水轻浅。命局中辗转,一路行定,便再无窜改的可能。数十万年来,我看得太多,反而渐生麻木。更不愿去想这个“如果”。前尘往事,总有桩桩件件的后悔事,漫漫仙途,倘若一路地看不开参不透苦苦背负,怕是孽海无边。
“你觉得,我会过得很好。”我紧紧搂住她,“那你呢?”
她故作坚强地抹了抹眼睛,发出了一点涩然的笑声,轻轻缓缓道:“大概,大概我会难过一段时间,但是,之后,我们都会很好,不是么?”


第三十楼的内容,我给补上。

2017-01-30 10:45, 36楼

谁能告诉我怎么料理吞楼的事件……

2017-01-31 21:05, 38楼

发生灵异事件了,楼主在梦里想起了接下来的情节,一清醒过来居然就忘了!!
点击数347,顶贴数51,本页字数3702,总字数69536 三生三世枕上书吧,冰琉璃与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