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以保护为名的欺骗

2018-07-04 15:29, 3434楼

更哒!

2018-07-04 19:45, 3436楼

工藤新一从外面回来,又一个春天来了,屋外都是飞扬的柳絮,出门一趟沾的身上都是的。他洗了个澡,换上家居服,然后放轻脚步,打开屋里的一扇门。

房间里光线明亮,窗户开了一条缝,窗帘小幅度的轻轻摇摆着。床上的睡美人已经躺了整整一年了。

工藤新一坐在床边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是温润的唇。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

“我都亲了你这么多次了,睡美人都醒了那么多次了,你怎么还不醒?”

“兰,你是不是报复我让你等了五年所以才迟迟不肯醒过来?我现在很听话,好好活着,所以你赶快醒来看看我好不好?”

回应他的依旧是沉沉的呼吸声。

工藤新一要求不高,只要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又断断续续和她说了很多,他每天做的事情,在外面遇到的人或事,事无巨细。

他现在搬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小村庄,每天只有他和兰,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觉得这样,挺好。灰原哀有时回过来看看兰,不过都没有什么结果。她也不知道,兰什么时候会醒。

口袋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工藤新一起身去屋外接电话,是灰原哀打来的。

她说,兰身体的各项指标已经恢复到正常了。但她没说,她会不会醒。工藤新一自我欺骗的认为,兰很快就醒了。

大概是老天可怜工藤新一,在他离开接电话的时候,床上的睡美人,睫毛轻轻的,轻轻的,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

2018-07-04 22:47, 3444楼

还在写,刚刚没忍住,吃鸡去了

2018-07-05 00:46, 3446楼

过几天,工藤新一必须要回东京一趟。他消失的太久,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他其实最怕的就是面对妃英里,每次面对她,他说谎总是会被她看穿。所以,早在一年前他就将兰的那封信给了她。妃英里看完后,沉默了许久许久。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好好照顾自己。所以,最后他也没能知道,兰在信里说了什么。

工藤新一回东京,势必要逗留一段时间,每次这个时候灰原哀都会过来接替他照顾兰。本来不应该麻烦她的,但是他真的找不到第二个让他完全放心的人。

交代了所有,他一步三回头的回了东京,灰原哀坐在兰的床边,好笑的说:“有没有觉得工藤**了很多?”

床上的人睫毛再一次轻颤表示赞同。但是灰原哀并没有注意到。

直到第三天,她清楚的感受到兰的手指动了一下。她有些激动的握着她的手,感受到她是真的要醒过来了。

“兰,加油,要醒过来啊。你不想给工藤新一一个惊喜吗?马上就要是他的生日了,给他一个超级生日礼物好不好?”灰原哀在兰耳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她惯例来到兰的房间的时候,床上的睡美人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早啊,小哀。”

灰原哀的眼眶突然湿润了。

你终于回来了啊。

工藤新一因为突发事件要在东京多留几天,不放心的叮嘱灰原哀照顾好兰。灰原哀偷偷的欺骗了工藤新一,没有告诉他兰已经醒了。因为兰想给工藤新一一个惊喜。也因为,她要趁工藤新一没回来的这段时间,抓紧复健。

她躺了一年,虽然工藤新一每天给她按摩,但是肢体依旧僵硬了。几天后,她推着兰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报告显示,她身体健康的不得了。

这是老天给她的再一次生命。

“兰,外面风大,进去吧。”灰原哀低头,难得的在兰面前表现出温柔的一面。

兰坐在轮椅上,身上盖着毯子,及腰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她脸色有些苍白,但眼里满满都是笑意和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啊,好可惜,我还想再看一会儿。”兰直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还活着,还能再见到新一,还能再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她上辈子啊,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灰原哀抱着手机给工藤新一回复,她已经快要被工藤新一烦死了。回复完,将手机扔进口袋,强势的推着她进屋。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

2018-07-05 00:47, 3447楼

老天好像是在和工藤新一开了一个玩笑,他越是想回来,越是因为各种事情在东京逗留了大半个月。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心里一直很不安,不安到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兰,除了兰,没有人会让他有这种感觉。他要回去,他要回到兰的身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工藤新一放下现在所有的一切,立刻赶回去。

晚饭时间,灰原给兰端了一碗粥,而给自己点了一份外卖。

兰微微嘟唇,叹了一口气,“我喝不下。”

灰原哀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了?不舒服?”

兰放下勺子,眼神渴望的看着灰原哀面前的外卖,“我已经喝了半个月的粥了,看着就饱了。”

灰原哀将外卖往自己这挪了挪,“那也不行,你现在只能喝粥。”

为了尽快恢复健康,兰只能勉为其难的干了这碗粥。吃完饭,兰习惯性的会去阳台坐一会儿。这是她醒过来后每天都要做的事。直到现在,她心里依然有劫后重生的庆幸。

灰原哀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她,低头看了眼手机,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她得溜了,不然一会儿工藤新一回来后肯定要将她大卸八块。

2018-07-05 00:48, 3448楼

月亮浮上云梢,天空中星星点点,好久都没有看过这么美的星空了。兰抿唇,眼底浮上一抹坚定,她要尽快好起来。兰扶着窗栏,试图自己站起来。这段时间她身体机能已经恢复了很多,扶着窗站起来已经没有多大问题。

兰试着往前走几步,虽然小腿在发颤,但她咬着牙坚持。额角出现细密的汗,兰向来很能忍,直到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她才准备坐回轮椅上。只不过,大概是这回站的太久的原因,她腿一软,向后倒去。

兰闭上眼,胳膊下意识的护着脑袋,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她跌入了一道温暖的臂弯里。

兰睁眼,对上工藤新一泛红的双眼。

“新一。”兰低低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怎么回来了?

工藤新一紧抿着唇,眼神紧紧凝视着她,手不断的收紧。

兰伸手拽着他的衣领,盈润的双眼看着他,抿了下唇,轻声说:“你抱我起来好不好?”

工藤新一敛眸,弯腰将她抱到了窗台上,分开她的腿,让她圈着自己。他搂着她纤细的腰,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手指摩挲着她的皮肤。

温热的。

“新一……”兰刚开口,工藤新一却堵住她的唇,他的拇指压着她的唇,微微摩挲着。他低头,鼻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侧脸,两人靠的极近,她听到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什么时候醒的?嗯?”

“半个月前。”

“半个月?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声音愈发的沙哑,如果仔细听,他的话几乎是哽咽着说出来的。

兰蹭了蹭他的脑袋,垂着眸,睫毛微颤,“想要给你个惊喜,但是,好像被我弄砸了。”

“新一,对不……”

工藤新一突然吻住她,堵住她所有的话,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听不下去,他只想好好的确认,她真的回来了。

“唔……”兰低吟,整个人被工藤新一按在怀里,被迫承受他的攻略城池。

两人都有些疯狂。

是劫后重生,是失而复得。

一吻过后,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

“兰,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工藤新一依旧有点不敢相信,抵着她的额头低喃。

兰捧着他的脸,眼里闪着泪光,“新一,是我,我回来了,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嗯。”工藤新一小心翼翼的将她抱着,以后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他们分开了。

“兰,我们结婚吧,明天就结。”工藤新一任性的说,他要快点将兰变成自己的。

兰愣了一下,看着工藤新一认真的摇头,“不行。”

“为什么?”他以为他们之间应该心意相同了。

兰却是扬唇,捏着他的耳朵让他清醒一点,“想让我嫁给你啊,看你的表现。”

工藤新一气结,咬着她的唇说:“之前明明是你说要嫁给我的,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兰没有愧疚的点头,“对,我就是翻脸了。”

工藤新一拿她没办法,骂是肯定舍不得骂的,说都舍不得,他又能怎么办呢?只能自己在那生闷气。他郁闷的样子逗的兰直乐,亲了亲他的唇,“我给你个提示好不好?”

工藤新一抬眸,目光幽幽,突然将她抱起来,兰惊呼一声,工藤新一托着她的臀,让她高出自己一点,仰头埋在她的脖颈间,轻舔,温热的大掌探入她的裙底,“我已经想到怎么表现了。”

兰被刺激的一个激灵,声音都打了一个颤,“怎,怎么表现?”

工藤新一看向她,一字一句道:“色令智昏。”说完,他抱着她走向那柔软的大床。

他决定,三天都不要下床了。

……

全文完

2018-07-05 01:26, 3453楼

我还没说……有番外

2018-07-05 01:47, 3454楼

写的有点羞耻,不敢发了

2018-07-05 01:58, 3455楼

那几天有多疯狂,有多刺激,兰直到和工藤新一结婚后,都一直觉得,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羞耻往事。自己怎么就陪他一起疯了呢?

然而兰没有想过,更加疯狂的即将来临。

兰的身体调养了两年才逐渐调整到最佳,工藤新一有多想要个孩子,没人比她更清楚,而她,也是如此。

工藤新一回来的时候,兰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悄悄走近,从后背抱住她,低头吻了吻她的耳朵,“我回来了。”

兰回过神,侧过头寻着他的唇吻了上去,“新一,我好想你。”说完还不够,整个人都黏了上来,隔着沙发背抱在一起。

察觉到兰对自己的依赖,工藤新一别提有多开心,他语气温柔而低沉,“我也想你。”

明明工藤新一才出差了三天,兰却想他想念的紧,两人已经结婚两年,再也没有当初小女生的羞涩,她主动攀上去,修长的双腿圈着工藤新一的劲瘦的腰。

工藤新一气息陡然一沉,压着她的唇声音喑哑,“怎么了?”

“想你了。”兰委屈的看着他,一瞬间眼眶都红了,她也觉得,自己这两年被工藤新一惯的娇气了许多。

“想要我?”工藤新一目光中带着沉沉火气。

“嗯。”兰轻哼,承认的十分坦诚,“老公,我想要你。”兰声音本就柔软,她很少叫他“老公”,更别说主动向他求、欢。

工藤新一脑里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崩”的一下断了。

他托着她的臀将她抱到了餐桌上,动作几乎粗鲁的拉下她睡裙的肩带,他亲吻着她颈间的肌肤,离开的那一刻,皮肤已经泛起了红晕。

“再叫我?嗯?”工藤新一将她的睡裙撩到腰间,手指不断在她身上点火。

兰喘息,声音娇媚,“老公。”

工藤新一沉重的呼吸声在她耳边,他咬牙切齿的说:“早晚有一天,我要死在你手里。”

“唔……”兰手指轻颤的解着他的扣子。

工藤新一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往下带,当她握住的那一刻,工藤新一闷哼。工藤新一也不甘示弱,修长的手指挑逗的她全身酸软无力,手也握不住了。

工藤新一咬着她的耳垂,“怎么这么快就没力气了?”

“都赖你。”兰呼吸了几下,声音又软又媚透着沙哑和难耐。

“嗯,赖我。”他吃素吃了太久,一下子解放了,他怎么能忍得住?

工藤新一分开她的腿,挺腰,缓缓进入。兰抱着他的脖子,随着他的小幅度动作不断轻哼。等到兰适应了他的存在,工藤新一才加快速度,也加大了动作。

“老公。”工藤新一向来优先兰的感受,等他将兰伺候舒服了,他才会向她索求。兰舒服的蜷起脚趾,很享受工藤新一给她带来的快感。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她想更多的照顾新一的感受。

“老公,我想喝点酒。”兰撇开头,工藤新一的吻落在她的侧脸,他顺势一直往下,吻上她胸.前娇嫩的肌肤。

“新一……”兰撒娇般的扯了下他的头发。

2018-07-05 02:00, 3457楼

结束啦,撒花花

2018-07-05 02:05, 3458楼

都写了两年了,真不容易,你们也不容易,追着我两年了,爱你们或许你们不知道,你们每次的留言都给我很多的勇气和信心,甚至让我走上了写文这条路,很感谢你们,真的!所以,新兰的故事不会停止,他们会在另一个故事里继续刻骨铭心的爱情,敬请等候!希望下一个故事里,还能看到你们我们在晋江书上有云的专栏里再见。这帖子别删,哪天我要上来写写番外什么的
点击数959,顶贴数0,本页字数6409,总字数171393 新兰吧,浅墨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