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以保护为名的欺骗

2017-08-31 21:16, 2747楼

兰这几天每天下班都会来医院里看毛利小五郎,和他说会儿话,有时候毛利小五郎能醒来看看她,有时候是睡着的,医生说他睡得时间太久了,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对此,兰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兰,今天你早点回去休息,我看你最近脸色特别不好,你自己要注意身体。”
兰点点头,的确,她最近感觉不是很舒服,不知怎么,从上次感冒开始就一直没好过。也许是职业病的原因,兰不放心想去检查一下。她记得上次来抽血做检查时的报告还没拿,这次一并拿了。
医院里人很多,每个电梯前都等满了人,兰头有点晕,不想跟着这些人挤,从安全通道下去。
安静的楼梯间只有她哒哒的脚步声,然而大脑一片混沌,兰揉了揉眉心,蹲下来缓一会儿。
头实在太晕。
兰坐在台阶上,头埋在臂膀里。
话说最近一直没联系上新一,上次打给他后他只回了一个短信说他最近要参加封闭训练,那里手机信号会屏蔽掉,所以不能联系他了。
算算时间已经有三天了。
可是,她真的好想他啊。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是从楼上下来的,兰以为也是一些不想等电梯的,往旁边移了移给他们空出位置。
结果,脚步声在她身后停了下来,“兰?”
兰抬起头,发现身后的人是井上初。
“学长。”
“嗯,你怎么坐在这?”井上初微微俯身,然后看到兰的脸色特别不好,皱眉问:“你不舒服?”
兰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有点。”
井上初伸手放在兰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让兰身子微微一颤。
“没发烧。”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头晕,在这休息一会儿然后去抽血做个检查。”
井上初看了她一会儿,不放心的说:“我陪你去吧。”
兰笑着摇头,“不用啦,我可以自己去吧,学长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井上初却坚持,蹲下身扶着她的肩膀,“兰,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吗?我带你过去,不准拒绝。”
兰只能无力的点头。抽血的时候,兰觉得头更加晕了,身体很不舒服。井上初打了个招呼,让检验科的人先帮他做了。他将兰扶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有些担心的问,“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兰摇头,只是身体有些发凉,一颗心悬在空中不上不下。
过了好一会儿,检验科通知她来取报告,井上初让她休息自己替她去取。井上初拿着报告单,看到上面的数据,脸色越来越沉,有种是不是搞错了的感觉。井上初又折回检验科问是不是拿错了,检验科的人回答刚刚送过来的血立刻去做了化验,没有经过别人的手,所以这份检验报告单的确是兰的没有错。
过了好一阵,他缓步走到兰的面前,那份轻薄的报告单被他握的有些褶皱,此时觉得这份报告单沉重万分。
兰一路看着井上初,看到他表情变化,心里也猜到了什么,并没有想象中的震惊。
“是不是不太好?”兰看着他,轻声问。
井上初抿唇不说话,神色有些复杂,“兰,你的身体?”
兰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报告单仔细看着。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她的各项指标都在急剧下降,尤其是免疫系统。
“兰,你现在必须要住院治疗。工藤他,你要告诉他吗?”
兰低垂着眉眼,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学长,你能不能,先不要告诉任何人?”
“可是……”
“学长,你放心我会好好住院治疗的,但是在这之前我想请你在帮我瞒着。爸爸才刚醒,我不想妈妈再为我的事担心。”
“那工藤呢?”
兰紧咬着苍白的唇,“他出差了,不知道。”
……
兰没有在米花医院住院,而是通过井上初的介绍去了另一家医院。她向单位请了假,住了院。兰换了病员服,坐在床上。井上初在外面和他的朋友简单说了两句,让他好好照顾兰。
朋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病房里的美女,打趣着说:“小姐姐漂亮啊,喜欢?”
井上初白了他一眼,“别瞎说,我的一个学妹,关系还不错。”
朋友明显不相信,“得了吧,学长学妹的最后都要变成男女朋友。”
若是以前,井上初的确有这种想法。但自从见了工藤新一,他就将他的那份心思收了起来。
兰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风景,手上握着手机,页面上还停留在和工藤新一通话的页面,只是拨出去的电话一直没有回应。
她挂了电话,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她转过头对井上初笑了笑。
“别站着了,快坐下来。”
兰听话的坐在床上,井上初给她交代了几句,兰有些感激的看着他,“学长,谢谢你。”
“说什么谢?你要是想感谢我,就好好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
“嗯。”兰点头答应。

2017-08-31 23:17, 2752楼

之前突然通知上班,所以一直拖拖拖,真的好愧疚我肯定没弃文的,真的
点击数536,顶贴数0,本页字数2397,总字数171393 新兰吧,浅墨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