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以保护为名的欺骗

2017-05-07 12:55, 2475楼

今天终于所有的都结束了,正式毕业了。

2017-05-07 20:59, 2480楼

纵/欲过度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两人都迟到了。兰哀怨的看着工藤新一,“都怪你。”
工藤新一坏笑的调侃她,“怎么能怪我?这还有你的一半功劳。”
开了荤的某人越来越不要脸了。
兰羞愤的不想理他,起身准备穿衣服。刚一动就被工藤新一翻身压下,他眯起眼睛,声音低沉而危险,“想去哪儿?”
“我们要上班了。”兰小声的说。
“不去,就说我们出任务去了。”某人任性的说。
“可是……”兰还想挽救一下自己。
工藤新一堵住了她的话,研磨着她的唇说:“你觉得你现在还走得了吗?”
兰耐不住他的纠缠,只是小声地提醒他,“别留下痕迹。”
工藤新一埋在兰的颈窝里用力咬了一下,洁白的皮肤上立刻出现一片红。他坏笑的在她耳边说:“我偏不。”
兰娇羞的瞪了他一眼,反咬回去。
“妖精。”床笫间只剩下有情人的喃喃自语。
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兰醒来的时候工藤新一还在睡,她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兰看着工藤新一的下巴,很难相信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突然有一种梦想成真的不真实感。思念了那么多年的人,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如今终于在自己身边了。她很幸福,很幸福。
兰动了动身子,然而下一秒工藤新一搂过她,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醒了?”
兰:“嗯。”
工藤新一睁开眼,眼里清澈又深邃,带着点点缱绻。兰看的有些入神,觉得自己可以看着他看一辈子。
工藤新一宠溺的捏了捏兰光滑的脸,痞声痞气的说道:“我好看吗?”
兰回过神,看到工藤新一无敌臭美的脸不想让他骄傲,一把推开他,“看多了也就一般般,快起床了。”
兰推开他下床,工藤新一看到兰身上自己的杰作时,心底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感。
终于,她是他的了。
下午,兰全身酸痛的去上班。这还是兰时隔半个月后第一次上班。
酒井美黛一看到她就扑上来抱着她哭:“呜呜呜……兰,我好想你,你没事了吧?”
兰拍拍她的安慰的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嗯。”酒井美黛擦擦眼泪,正要起身的时候看到兰的脖子上有隐隐约约“暧昧”的痕迹。她立刻反应过来,先兰一步撩开了兰的衣领。
果然如她所想,衣领深处全是“痕迹”。
酒井美黛以一种极其异样的眼光看着兰,“兰,你不乖哦~你和工藤……”
“美黛,别说了。”兰害羞的捂住酒井美黛的嘴。
酒井美黛乖乖的点头,兰这才松开了手。
“兰,快跟我说说,感觉怎么样?工藤新一身材好不好?有没有八块腹肌?”酒井美黛激动的问。
兰再次捂住她的嘴,脸上飘着红晕,看了眼周围没人注意到她们,小声地说:“美黛,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
酒井美黛将兰的手移开,眼睛里散着精光,“兰,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快说说,到底感觉怎么样?”
兰撇过头实在不想理她。就在这时兰的手机响了,正好借着这个理由躲开了酒井美黛的连番轰炸。
兰抓着手机去了角落里,看到是园子打来的,猛然想起昨天他们竟然丢下园子一个人在聚会上。
兰心慌了一下,愧疚的接起电话。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园子颇为不满的声音:“毛利兰!昨天你和工藤去哪儿鬼混去了?你们竟然丢下我!”
“园子,对不起。”
“哼。”对面又是一声冷哼。
“园子,真的非常非常抱歉。都怪新一啦,是他拉我走的。”这个时候必须要撇清自己的关系,把所有事情都赖在工藤新一身上是最明智的。
“你就是重色轻友!”园子还不依不挠,谁让她是孕妇呢。怀孕的人最大!
兰:“重色是有点,但是绝对没有轻友。”
园子:“毛利兰,你就是重色轻友!快点老实交代,你昨天和工藤新一去哪里鬼混了?竟然忘了我的存在!!!”
想起昨天,兰的脸又不小心红了,但是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园子,你昨天也没有打电话给我,你昨晚回公寓了吗?”
说到这,园子更加郁闷,“我倒是想啊,本来玩的很开心的,谁知道……喂喂,京极真,你抢我电话干嘛?”
电话被京极真抢去,园子十分的不满。好不容易将手机偷来了,竟然又被拿走!真气人!
京极真宠溺的摸了摸园子的头发,说:“你现在怀了宝宝,手机用多了对身体不好。”
园子气鼓鼓的撇过头,不满的说:“你现在更加关心你儿子是吧?”
京极真哭笑不得,“你这是强词夺理,我明明是在关心你。”
“哼,你就是在关心你儿子,你才不关心我呢。从带我回来你左一句宝宝又一句宝宝,你都没有关心过我。”说着说着,园子眼泪就啪啪的落下来。京极真立刻慌了,蹲下身笨拙的给园子擦眼泪。
“我错了,我错了,别哭了好不好?”
兰从电话里听到京极真不断哄着园子,心里真心的祝福园子。她终于找到了爱她,疼她的男人。不介意她的坏脾气,不介意她偶尔的公主病,全心全意为她好。
她和园子从小一起长大,看到园子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且即将迎来自己的宝宝。她真心的为她感到开心。
园子,你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京极真哄了好一会儿才将园子哄好。园子也累了,竟然睡着了。原本园子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可能因为怀孕了的缘故,心情变化的很快。
京极真将园子抱到床上后,发现手机还在通话中,他拿着手机来到客厅。
“兰小姐?”
“嗯,我在。”

2017-05-07 20:59, 2481楼

京极真:“刚刚看笑话了吧。”
兰笑着回答:“没有。”
京极真:“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园子。”
“如果是我怀孕,园子也会这么照顾我。所以,不用谢。”
京极真却不这么认为,他郑重的说:“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
兰接受了这份道谢,“对了,园子既然怀孕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提到园子和孩子,京极真脸上立刻浮现温柔的甜蜜的笑意,“我会尽快和她结婚。”
兰其实有些担心,虽然园子和京极真谈了很久的恋爱,感情也一直很稳定。但是,结婚不是儿戏,需要慎重再慎重。
“京极,你真的想好了吗?你和园子谈过了吗?我不希望你是因为责任而和园子结婚。园子有时候心大,她不会想那么多。我希望你能多理解她,包容她。”
卧室的房门开着,京极真看到园子安静的睡颜,心底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兰小姐,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爱她,我要和她结婚。”
京极真说的十分缓慢而坚定。
兰这下很确定,京极真是真的爱园子。
兰:“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京极真:“一个月后。”
兰有点惊讶,“这么快?”
京极真点点头,“嗯,我等不及了。”
兰能理解京极真的想法,“那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
兰放下手机,心底由衷的为园子感到开心。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京极真。没想到,刁蛮任性的大小姐终于有人收了。
“兰!兰!”
兰听到酒井美黛急促的叫她。她走出去,酒井美黛一看到她立刻跑过来,“兰。原来你在这,快走吧,刚刚那边送来了一具无名尸体需要解剖。”
“赶紧走吧。”一听到有工作,兰立刻进入状态。
兰换好衣服进入解剖室,江崎优正带着几个人站在解剖台边等她。看到兰,江崎优向她点头示意。
兰看到江崎优的第一眼就觉得他变了很多,比之前更加沉稳了,眼神也沉淀了不少。
兰将注意力放在他们送来的尸体上。尸体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上面还有很多蛆虫,有的已经深可见骨。看来,已经死亡很长时间了。
兰一边检查,江崎优一边告诉她情况。
“今天上午有一群登山爱好者登山时无意中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尸体就被随意扔在沟里,周围还有野兽出没的痕迹。但是,周围没有任何除了被害者以外的任何人的痕迹。所以,对于受害者的身份和凶手,我们一概不知。”
兰看着这具尸体,微微有些担忧。这已经是她接收的第三具无名尸体了。
点击数765,顶贴数0,本页字数3170,总字数171393 新兰吧,浅墨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