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以保护为名的欺骗

2017-02-08 19:50, 2427楼

我好怕写的太少儿不宜怎么办(⊙o⊙)!

2017-02-08 23:09, 2431楼

两人在聚会上待了一会儿就偷偷溜出去了,手牵手悠闲的压马路。
“对了,我听说美国一个很有名的医学专家最近会来日本开会,他还欠我爸一个人情,这次他来日本,我想请他来看看叔叔,说不定会有帮助。”
提到毛利小五郎,兰心里总有些失落。爸爸已经睡了五年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工藤新一何尝不是愧疚,他经历了这么多,只欠两个人。一个是兰,一个是毛利小五郎。他是最希望毛利小五郎能够醒过来的,哪怕每天被揍一顿也是好的。
只是……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沉默。最后还是兰安慰他:“别担心,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这几年他的情况越来越好,有时候手指也会动一动。只要坚持,他一定会醒来的。他不会丢下我和妈妈的。”
“兰……”工藤新一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他才是罪魁祸首却要她来安慰他。
兰只是有一瞬间的难过罢了,她心里更多的是希望。自从他回来了,她就不再是一个人。
兰对他甜甜的笑着,在工藤新一眼里还是那个17岁时候的她,天真纯美又可爱。
工藤新一与她十指相扣,重新慢悠悠的向前走。以后,往前的路是两个人。
工藤新一突然在这一刻放松了,紧压在心里的很多东西也觉得没那么重要了。
“好了,接下来想去哪儿玩,不能白白浪费今天的校服play。”
兰想了想,说:“去东大吧,带你去看看我的大学生活。”
工藤新一看了两人高中校服,“会不会太显眼了?”
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好像一直就没低调过。”
工藤新一摸摸鼻子,略无奈,“说的也是。”
“走吧。”
……
走在东大的校园里,两人手牵手还穿着高中校服自然有很多人关注。不过,这年头奇葩这么多,还多这两个吗?再说了,俊男美女手牵手走在校园里,那叫发狗粮。
兰一边走一边和工藤新一说自己大学时候的生活,事无巨细。他知道她在弥补他的遗憾。
如果没有发生黑衣组织的那些事,他也能想象到他未来的生活。他一定会拒绝所有大学发给他的邀请,和她上同一所大学。对他来说在哪个学校上学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那里有她。
一定会有人嗤笑他,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大好前程是不是傻?他同样会对他嗤笑一声,那是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怎样的心情。那是一种会愿意为了她放弃一切的决心,那是心灵的满足感。
当然,这些只是如果。
而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如果。
那又如何,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
“新一,你又在想别的事了?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听没听进去啊?”兰不满的捏了捏工藤新一的手。
两人十指相扣,兰的力气本来就大,这一用力工藤新一突然感觉到钻心的疼。
他就好奇了,这丫头就不觉得疼吗?
“工藤新一,你又在想什么呢?”工藤新一大手紧紧包裹着她,防止她再用力。
“我在想,力的作用相互的,你手不疼吗?”工藤新一举起两人相握的手,十分好奇的问。
“当然疼啊。”
“那你还那么用力?”
兰微微一笑,趁工藤新一一不注意立刻反手压过去,工藤新一再次中招,耳边是她温柔的声音,“因为这点疼痛比不上我想揍人的冲动。”
“……”还能说些什么?
兰又带他去了自己大学时候的实验室,里面飘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十分刺鼻。不过,兰已经十分习惯这种味道,甚至还怀念这种味道。
记得那个时候她刚上解剖课,老师就带她们看尸体。那个时候她还很怕鬼,跟怕尸体。看到这些的时候甚至后悔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
工藤新一知道她怕鬼怕尸体,很怕很怕。所以他想知道她是怎样克服心里的恐惧的。
兰说的十分轻松,越是害怕什么越是要自己去面对。而且,人总要学会独自面对一切。那个时候她虽然害怕但还是逼着自己去和尸体待在一起。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就是这样的,不过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受,回宿舍对着垃圾桶吐了好几天。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出了实验室,他们又在校园的树林里逛了逛,周围也有很多小情侣甜甜蜜蜜的。
工藤新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拉着兰停下。
兰:“怎么了?”
工藤新一一脸严肃的问:“大学的时候有没有和别人谈恋爱?”
兰被工藤新一问的一脸懵,这么直白的问话真不像他能说出口的啊。
就是这几秒钟的犹豫,成功让工藤新一黑脸,他咬牙切齿的说:“毛利兰,你在犹豫什么?”
兰在心里偷偷的笑,心想要不要逗逗他。她表现的十分难以启齿,“那个,如果有的话,你会生气吗?”
“你说呢?”工藤新一一字一句的说,他想揍人。
“别生气嘛。”
“毛利兰,你还真有!”工藤新一气的青筋都暴起来了。
他甩掉兰的手,气呼呼的一个人走掉了。兰在后面默默的偷笑然后追上去,“新一,难道你没有吗?”
工藤新一不理她,走的飞快。兰小跑着跟上去,“新一,你真的生气啦?”
工藤新一不想说话,他怕自己忍不住揍她。但是脚步却不自觉的慢了下来等等后面那个跟不上的小女人。
兰追上来,拉拉工藤新一的手,“新一,我跟你开玩笑呢,你别生气啦。”
工藤新一停下来看着她,表情狐疑,“真的?”
兰点点头,“比珍珠还真。”
工藤新一又咬牙切齿了,“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兰点头,十分确信某人禁不起开这种玩笑。
兰想牵

2017-02-08 23:10, 2432楼

兰想牵他的手,工藤新一还使坏的不让她牵。兰瞪着他,“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恼她,不让她得逞,兰觉得他比她还会使小性子呢。
兰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趁着周围没人,强势的拉过工藤新一的手,让他微微俯身,吻上了他。
园子说过,情侣之间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这样,应该气消了吧。
只一秒,工藤新一就扶住兰的后脑勺反客为主,攻略城池。
因为怕被人看见,两人很快就分开了。兰脸色微红,而工藤新一意犹未尽。
他拉着兰的手带她走到一棵大树的后面,她背靠着树干,工藤新一站在她面前,一颗一颗解着西装外套的纽扣。
兰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你要干什么?”
工藤新一挑眉的看着她,“你说呢?”
兰:“你别乱来啊。”
工藤新一勾了勾唇,“什么是乱来?”
兰害怕的想要逃走,被工藤新一眼疾手快的拉了回来,最后一个扣子被解开,工藤新一脱下外套,微微一扬,宽大的外套遮住两人的头。
工藤新一扣住她,俯身吻了下去。
他才不会乱来,他要光明正大的来。
最后的最后,兰晕头转向,没法思考,工藤新一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没有。”
兰:“嗯?什么?”
工藤新一只是笑。
……
从东大出来后,兰拉着工藤新一就想去游乐园玩。还是那个游乐园,还是那个地方。
虽然不是周末,但是人也很多。兰很享受这种氛围。她拉着工藤新一到处看,到处玩,就像第一次来游乐园的天真的小孩。
此时,游乐园里有卖可爱的发箍,兰好奇的在这里挑挑选选。最后选了一个猫耳朵的要给工藤新一带上。
工藤新一凭着身高优势强力拒绝。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带小女孩带的东西。太有损形象了。
但是,他耐不住兰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将发箍戴在了头上。
“好可爱!”兰欣喜地说。
“哪里可爱了?”工藤新一一点都不觉得可爱。
兰捏了捏他的脸,“真的很可爱。”说着还拿出手机拍照,工藤新一伸出手去拦,但是慢了一步,他这个样子已经被拍了下来。兰挥了挥手机屏幕,对工藤新一说:“看,多可爱。”
照片里的帅气男人戴着可爱的猫耳朵,一脸嫌弃的样子,有种反萌差。
工藤新一只能默许这样的照片存在,但是必须要让兰保证,只能她一个人看。兰点头同意,怎么可能不同意,这样的照片千载难逢。
他们又去了原来的喷泉处,还是老样子没有变。
兰像个小孩子一样跑到喷泉里,工藤新一就站在外围宠溺的看着她。
喷泉缓缓升起,隔绝了两个人。待它落下时,已经看不见工藤新一的身影了。
兰好奇的到处寻找他。
当喷泉再次升起落下时,工藤新一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眼前,只是这时手里多了两瓶可乐,头上的猫耳朵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扔给兰一瓶可乐,兰顺势接住。工藤新一打开,与兰隔空对饮。喷泉再次升起,兰觉得这样的隔泉对望感觉还不错。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从喷泉里冲进来,是工藤新一。兰哭笑不得,“你干嘛不等它落下去再进来?都湿了。”
工藤新一不说话,只是一步上前捧住她的脸吻了下去。
可乐的清凉顺着嘴角流下。
他吻的不深,只是想和她一起分享这一份甘甜。他退开来,拉着兰的手。兰笑着看着她,眼里都是对他满满的信任。
他拉着她冲出了喷泉的水幕,全身都湿了,心情却是美好的。
他们手牵手一起回公寓,工藤新一还体贴的背起兰。有人伺候,兰乐得其成。
她趴在工藤新一的背上,当年还有些青涩的大男孩如今已经是一名成熟的男人了。他的肩他的背可以为她撑起一切。兰歪过头看着他的侧脸,如此深刻,如此深邃。
她想到了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大概,这辈子就是他了吧。
兰心动的在他侧脸吻了一下,工藤新一愣愣的想要转过头,兰双手扶住他的脸不让他回头,怕他看见自己双颊通红的模样。
工藤新一一直将她背上楼,进门后他才将她放下来。双脚刚一着地,兰就被工藤新一摁在了门背上。
“兰。”工藤新一轻声低喃,吻的急促而深情,霸道而强势。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她放下所有的矜持和害羞,全身心的投入与他的爱情角逐中。学着他的样子,一点一点描绘他的唇形。工藤新一双眼通红,小腹不断涨热。
工藤新一轻轻退开,兰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他吻着她的唇角,吻着她的眼睛,吻着她的鼻子,最后来到她敏感的耳垂,他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兰,我爱你,好爱好爱。”
没有等到她回复,他再一次欺身压下来,比以往的吻更加热烈,也更加疯狂。
不知何时,衣衫褪尽,双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肌肤相亲,是如此细腻而温柔。
“新一。”兰软糯的叫他。
“嗯,我在。”
“新一。”
“嗯,我在。”
“新一。”
工藤新一轻咬她的耳垂,声音低沉沙哑,“兰,我在。”
她双眼明媚,脸色酡红,身体软的不成样子,这样的兰,让工藤新一为之疯狂。
点击数975,顶贴数0,本页字数4216,总字数171393 新兰吧,浅墨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