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瓶邪ONLY】《涯》原著向HE长篇 BY 柏舟

2016-04-23 15:29, 809楼

中卷·青苹(5.2)
吴邪在他怀里埋够了,总算抬起头,心头的百般疑惑终于还是被重逢的喜悦彻底冲走,一点一点蹭过去,轻轻在他嘴角碰了碰:“带你去个好地方。”

月华满山,远处的雪顶泛着银光,近处的脚下身边却还花开遍野。两人迅速从营地里溜了出去,走到半路,吴邪一拍脑门,才忽然想起来:“你累不累啊?要不然……”

张起灵一脸不知该说他什么好的表情:“不累。”

隔着一道窄窄的山谷,谷底就是一条小溪。溪水从四姑娘山里一个湖中流下来,说起来也应该是冰雪融水,但人碰着温度却不至于太低。平时营地里的用水就是从这里打回去的,顺着山谷往上走一段,都是冲刷得平缓的砂石路,转过一个山坳,正好有一处不到一米的高差,上面有一片十几平米的积水,映着月光,晶莹闪亮的。

“怎么样,不错吧?”

张起灵挑眉。

吴邪在池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两条腿盘起来,一手搁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笑嘻嘻地望着他。

张起灵也不多犹豫,动手解了外套扔到一边,又脱了鞋袜和长裤,露出一双笔直的长腿,往水里走去,走了没两步,最后一件绷出他胸肌线条的衣服也被扔了出来。水深正好过腰,他低头抹了一把脸,水沾湿了头发,滴滴答答地沿着眼睛和鬓角往下落。

“哎呀。”吴邪小声道,“非礼勿视。”

“那你去下面等我。”张起灵指了指来路。

石头上坐着的人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轻声哼着什么歌,看看月亮又看看水面,然后除了自己的鞋袜,把裤脚往上卷了些,将双足放进水里晃悠了一下。

溪水在这里的流速不快,一点点漾过脚背,舒服得紧。

其实吴邪原本也没好意思直勾勾地盯着张起灵洗澡,没想到对方比他坦荡多了,全当旁边没有人在围观,蓄满了力量的手臂带动着背肌,整个人浸入水中又站直了身体,水流以他为圆心向外溅开,吴邪眼风一瞥,似乎正看见他腿间沉甸甸的物件。

脸颊顿时烫起来,赶紧转开了视线。

“吴邪。”他的声音很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吸引力。

吴邪正侧着头假装看风景,事实上就算月光再亮也只能看见山林的大概,最亮的便是水面。被唤了这一声,应了一个“啊?”字,就没了下文。听见水声继续传来,只当张起灵继续洗他的澡了,谁知脚腕突然一紧,他一慌,还没来得及攀住石头,就被对方一拉,干脆面对面抱了个满怀。

更离奇的是,因为下意识的反应,此时吴邪的双腿,正环在张起灵的腰上。而且由于水的浮力,他足足过了十秒钟才发现了这个问题。

“你裤子湿了。”张起灵道。

吴邪在心里骂了一句,罪魁祸首也好意思说这种话,忙不迭松了腿自己站在水底,可上半身依旧被抱得死紧。

然后张起灵面不改色地替他将上衣脱了。

“我今天洗过澡了。”吴邪嘴硬。

“嗯。”对方点头,“我怕你一会儿衣服也湿了。”

“你什么意思……”

话还没说完,按在他后腰的手掌一用力,吴邪立即狠狠撞上了对方胯间滚烫的部位。

黢黑的眼珠专注地凝视着他,张起灵很认真地描述了一个事实:“你硬了。”

吴邪一时语塞,半晌才愣愣地申辩:“你先硬的!”

说完他就想咬舌自尽。

闷油瓶这家伙出去野了一圈回来怎么还学会挖坑等人跳了,真是本事不小。当然,他还是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轻生的,于是转过身捧着脸蹲下把自己淹没在了水里。

张起灵看得好笑,两手抄他腋下,轻轻松松将人提溜起来,吴邪憋着一口气,就是不肯转身。

身后的人停顿了三秒,轻轻贴上他光洁的脊背,张口含住了他的耳垂。

在呼吸彻底乱掉之前,吴邪稀里糊涂地想着,今晚的计划原本是一边调戏闷油瓶一边看他洗个澡,事情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样子的?

2016-04-23 15:34, 813楼

“吴邪。”他双手捧着他的脸,让他与自己对视。

吴邪轻轻“嗯”了一声。从认识这个男人开始,十多年过去了,他看着张起灵从一块石头慢慢变得有血有肉,变得有七情六欲,会想,甚至偶尔会笑。

他并不将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能够陪伴他、看着这一切发生,他已然觉得很满足。

“吴邪是我的。”张起灵想,“有点不可思议……但是,真的太好了。”他抱紧了吴邪,面容上有异样的神采,让他看起来格外英俊深情。

休息了一会儿,两人重新洗了澡,这才穿上衣服往回走。吴邪的裤子湿了,张起灵便将自己的给了他,把他那条的水尽力拧干,勉强穿着回去再换。

启明星已经升起来,天快要亮了。

-----TBC-----
点击数2234,顶贴数65,本页字数1951,总字数103631 瓶邪吧,jinlin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