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浮生半世》瓶邪 古风 HE (甜,微虐)

2016-07-28 21:29, 41楼


“唉!小哥,你还会吹笛子啊!”吴邪看着他在无意间找出来的玉笛。
暗蓝色的玉笛,没有一丝瑕疵,拿在手上凉凉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廉价的东西!
“嗯,喜欢?”张起灵看着吴邪爱不释手的拿着手中的玉笛,用难得的疑问的语气问道。
“嗯嗯,喜欢!”
“送你。”
“啊?真的?那你不准反悔!”吴邪好似怕张起灵反悔似的,将玉笛抱在怀中。
“不会。”
“可是……我不会……”吴邪抓了抓柔顺的头发:“小哥你教我吧!好不好?”
期待的小眼神,配上一脸阳光的笑,张起灵怎会拒绝:“好。”
“是这样的吗?小哥?”吴邪把笛子举到嘴边。
“手抬高点。”
“这样呢?”吴邪抬高手臂。
张起灵看着吴邪依旧错误的姿势,绕到他身后,亲自纠正他的动作
“手指放这里。”张起灵清冷的声音在吴邪耳边响起。
此时的吴邪一点都没意识到,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
张起灵贴着吴邪的后背,双手绕过,握住吴邪的手。
“你吹一下试试。”张起灵看着吴邪的侧脸,眼中带着宠溺。
吴邪试着吹出了一个单音,兴奋的转过头想看张起灵,怎知两人隔得太近,转过头的同时嘴唇擦过张起灵的脸。
吴邪一愣,脸上的温度唰的升高。
“对……对不起……小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吴邪连忙退后一步,结结巴巴的解释。
糟了!他居然亲了小哥的脸!
小哥可是有洁癖的!
怎么办!他肯定生气了!
“没事。”感觉自己怀里空空的,张起灵有些失落的放下手。
“小哥,你……你别生气,我真的……”
“吴邪,我没生气。”
没等吴邪说完,张起灵就开口打断了吴邪的话。
“继续。”
张起灵说的,是继续教他学笛子。
“啊?”
继续?什么继续?还要继续?!
待看到张起灵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笛子时,吴邪才明白过来。
“哦,好!”
这次,吴邪再也不敢让张起灵贴身教他了。
虽说吴邪很迟钝,但不代表智商低,相反,吴邪极其聪明,再加上张起灵细心指导,半天下来,吴邪几乎掌握了笛子的全部要领。
“小哥,谢谢你!”
虽说还不能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但吴邪仍然很开心。
“不用。”
张起灵伸手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吴邪的头发很软,张起灵很喜欢摸他的头。
然而每次吴邪都会炸毛。
但这次,吴邪难得的没有反抗。
任由张起灵在他头上胡作非为。
张起灵见吴邪不反抗,得寸进尺起来。
“哎哟喂!嘛呢!胖爷我一进来就就看见你们俩秀恩爱,这是要闪瞎胖爷的眼啊!”
这么多天下来,胖子也跟吴邪打熟了。
“死胖子!胡说什么呢!”吴邪瞪着胖子。
张起灵一个眼刀过去,胖子很识相的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吴邪知道这胖子是个吃货,所以肯定不会拒绝。
果然,一听到饭,胖子连张起灵的眼刀都不怕了:“这敢情好啊!”
然而后来,胖子表示再也不要跟这两个家伙一起吃饭了!
这一顿饭下来,他这个孤家寡人简直被这两个家伙秀了一脸血!
回想吃饭时的情形:吴邪十分熟练的给张起灵加菜,而张起灵也很听话的把吴邪夹给他的菜吃了,时不时还给吴邪夹几筷子,而吴邪同样很熟练的就着张起灵的筷子把菜吃了!
胖子简直想哭!
知不知道要关爱狗狗!
妈蛋!
两个禽兽!

2016-07-28 22:34, 43楼



“小三爷,我家花儿来看你……嗷!花儿,你下手好狠啊!”黑瞎子捂着后脑勺,委屈的看着解语花。
“小邪。”解语花不理黑瞎子。
“小花,你怎么来了?”
解雨花,吴邪的发小,原名解雨臣,因跟二月红学戏曲,得名解语花。
“小邪,你消失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对不起啊,我忘了……”吴邪自知理亏,声音越说越小。
“哼!跟我回去!”
“小哥,我这都消失这么久了,三叔会担心的,我该回去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久久没说话,吴邪却有些心虚了。
难道是错觉吗?为什么他感觉这个闷油瓶在生气?
“随你。”张起灵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小哥你去我家玩吧!”吴邪说完,不等张起灵开口,直接拉着张起灵的手就走了。
“等等瞎子我呀!”
……
“你还知道回来!”吴三省瞪着吴邪,注意到后面的张起灵后,拉着吴邪到一旁:“大侄子啊,你怎么把族长拐来了!”
“三叔,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拐啊!”
“你们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没什么,对了小花,你是不是该把那件雪狐披风给我了啊!”
“哼!在你房里,自己去拿。”
“花儿,瞎子我都还没进过你的房,你怎么就进了小三爷的房间了!”
“滚!”解语花一脚踢过去。
几人走进吴邪房间。
吴邪拿起床上的披风:“小哥你看,这就是我当初跟你说的那件。”
“小花,你是不知道,我为了这件披风,受了……”
“嘶――”
吴邪后面的话被一声布料的撕碎声打断了。
几人看着张起灵手中碎成两半的披风,而张起灵则是很无辜的看着吴邪:“不小心,力气用大了。”
“……”这是吴邪。
“!!!”这是解语花。
而黑瞎子表示:干的漂亮!
“小哥你……”看着张起灵无辜的样子,吴邪也不忍心责怪他。
“我再送你一件。”看着吴邪肉疼的表情,张起灵深深的忍住了想摸吴邪头的冲动。
“不行!”吴邪发挥小奸商的本质:“外加锦绣坊的最新款!”
锦绣坊,凌洲城内最有名的秀坊,就连宫中的娘娘们都喜欢在锦绣坊买衣服。
但那价格也是平常人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嗯。”
看着张起灵淡然的表情,吴邪觉得该外坑他几件的!
“哟!这么大方,那也送我和花儿一套呗!”
然而张起灵并没有要甩他的意思。
黑瞎子觉得他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时间在几人打闹中一点点过去。
天色黑了起来,黑瞎子和解语花回了自己的家,而张起灵以天黑了的理由顺理成章的呆在吴家过夜。
吴邪对此表示,他很好客。
而当吴邪躺在床上休息时,听到一阵敲门声,打开门发现某认床(并不)张站在门外,吴邪突然觉得他似乎……引狼入室了?
“怎么了,小哥?”
张起灵没说话,直直的看着吴邪。
“小哥你该不会……认床吧……”
张起灵点点头。
“那怎么办啊!”吴邪犯难了。
总不可能大半夜的让人家回去啊!
张起灵伸手轻轻一推,将吴邪推进屋中,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关上门,将吴邪拉到床边,按在床上,自己也顺势躺下,拉好被子,抱着吴邪,一系列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张起灵!你干嘛呀!”
“睡你……”
“张起灵!我睡你大爷!”
吴邪说完,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
“……的床……”
“……张起灵!你丫说话能不大喘气吗!”
“晚安。”张起灵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吴邪一愣:“……晚安,小哥。”
吴邪发现张起灵似乎特别喜欢揉自己的头发。

2016-07-29 10:34, 45楼


“小邪!白倾倾……”回来了!
后面的话,在看到床上的张起灵后生生的噎住了。
“嗯?小花,你说什么?”吴邪被解语花吵醒,睡眼朦胧的看着解语花。
“小邪……你……你们……”
“小花你不要误会,小哥只是……”
而解语花则是一脸别说了,我都懂的表情离开了。
“白倾倾,是谁。”
张起灵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吴邪。
“白倾倾……”吴邪有些迷糊的念了一遍,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我去!不是吧!小花你给我回来!说清楚,白倾倾怎么了!”
吴邪一个人在床上凌乱着,张起灵沉默的看了吴邪一会儿,翻身下床,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背影,有些郁闷。
“小哥这是怎么了?”
吴邪穿好衣服出了房间后,发现解语花已经走了,大厅里只有张起灵一个人坐着看着屋顶。
“小哥,你……在生气?”
可是为什么?
张起灵听了,把视线从屋顶移下来,看了一眼吴邪,又转回屋顶上了。
“我知道了!小哥你该不会……”
张起灵看着屋顶的眸子更深邃了。
“你该不会有起床气吧!”
张起灵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半天才开口:“吴邪,你好笨。”
吴邪嘴角抽了抽。
他这是……被嫌弃了吗?
主动忽略了这个事实:“走,小哥,陪我玩去!整体呆在家都快闷死了!”
……
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绝于耳。
吴邪拉着张起灵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张起灵看着孩子似的吴邪,刚才的闷气也一扫而空。
两人的倾城容貌吸引了很多注意力。
甚至有大胆的姑娘将手中的丝帕向两人丢去。
“老板,给我来两串冰糖葫芦。”吴邪冲那人笑笑,一双浅色的猫儿眼弯成一抹月牙。
“哎!好嘞!”
吴邪接过糖葫芦,给了钱拉着张起灵走了。
“小哥,给你!”
吴邪将一串糖葫芦递给张起灵。
张起灵看着吴邪嘴里的半个糖葫芦,似乎觉得那个更好吃啊!
于是张起灵倾身过去咬下吴邪口中的半个糖葫芦。
四瓣唇瓣轻轻的贴在一起,两人都愣了。
张起灵先反应过来,离开了那一抹温暖,看着吴邪红透了的脸,竟破天荒的有些想笑。
“吴邪哥哥!”一声温柔的女声传到两人耳中。
吴邪反应过来装作没听见,拉着张起灵的手就快步走了。
但人群太拥挤,吴邪也走不快,很快便被那人追上来了。
“吴邪哥哥,你走这么快干嘛?你……是不是讨厌倾倾?”
白倾倾眼中有水光闪动,仿佛吴邪说是她就会马上哭出来似的。
“怎……怎么会,我没听见。”
张起灵看着眼前的女子。
这就是白倾倾?
说实话,长的确实挺不错的,但……
有他好看吗?
“吴邪哥哥,倾倾也想吃糖葫芦。”白倾倾说完,直接去拿吴邪没吃过的那一串。
白倾倾刻意忽视了旁边的张起灵。
刚才那一幕她全看见了!
这不过是个男人,也想跟她抢!
“这是……”
吴邪刚想说这是小哥的,白倾倾就一把拿过了他手中的糖葫芦。
吴邪看着正在看着他的张起灵,将自己的糖葫芦递到张起灵嘴边:“小哥,给!”
张起灵瞥了一眼皱着眉头的白倾倾,握着吴邪的手,将吴邪手中的糖葫芦咬了下来。
白倾倾袖子里的手慢慢收紧,阴狠的看着张起灵。

2016-07-29 10:34, 46楼

大张哥情敌出现了

2016-07-29 21:43, 52楼

突然发现少了一句话。。。重来

2016-07-29 21:45, 54楼

糟了糟了!人物已经完全崩坏

2016-07-29 22:19, 55楼

没人发现51楼被我吃了吗
点击数6239,顶贴数550,本页字数5043,总字数117942 瓶邪吧,碎影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