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晓薛同人文:《嗜甜》

2018-04-17 22:32, 137楼

“你可曾有过喜欢的人?”
晓星尘似乎并不在意薛洋的答案,只自顾自地抛出些古怪的问题。
薛洋本想着醉话不必当真,笑笑也就罢了。却又见不得他那副紧抿双唇,醉后迷乱四散的眼神吃力地聚焦到他身上的,极认真的神情。
半自言自语地,他开口道:“有一个人,让我很是在意。”
“自始至终,不过他一人。”

2018-04-18 13:00, 139楼

“阿洋,你喜欢的人是谁?那卖花的小姑娘?”
薛洋哭笑不得,“道长你喝醉了。”
得不到回应,晓星尘恨不得把“不高兴”三个字写在脸上,白净纤长的手指在白裳上来回绞动着,使得素来齐整的衣摆上多了几道折痕。
现在的晓星尘,鬓丝微乱,一缕潮红从脸颊一直爬到了耳朵根上。长长的睫毛上下颤动着,像是在催促着薛洋给的答案。
而他眼神中惯带的柔光也变得模糊,浩然的眼眉微蹙,平添了几分稚气与风姿。
薛洋眼中的道长不同于往常,让他禁不住地去想,若是这个白衣道人除却慷慨救世,行侠仗义,还懂得去喜欢一个人,那这个人该是积攒了几辈子的福缘。
他对人好,对每个人都好。但那种好,类似于佛光的普度众生,不带有任何的偏见与差别。
比如,倘使要问,在那卖花女和他之间,晓星尘更偏爱于谁,便是太难为于他了。
他渡众生,薛洋便挤在这众生之间,贪求着洒在他身上的一点温暖。如此便心满意足。
何为贪求?薛洋自知十恶不赦,连佛也不愿渡他一程。

2018-04-18 23:18, 140楼

我……发不出来……

2018-04-18 23:25, 142楼

2018-04-18 23:43, 144楼

“我,去见一个人。一个故人。”
果然,他猜的一点不差。
薛洋咧开嘴笑了,“我知道了。”
这一刻还是要到了。薛洋心里,竟比想象的轻松很多。也对,偷来的,骗来的,终究是不属于自己的。
晓星尘与他薛洋,本是殊途,何以同归?

2018-04-19 00:02, 145楼

薛洋跌跌撞撞地退出了房间,走了几步,倚倒在栏杆上。
薛洋从不信命,却也不得不向宿命屈服。他只觉得好笑,一笑起来便停不下来了。
这时候,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袖。
“滚。能滚多远滚多远。”薛洋从喉咙深处挤出如野兽般威胁的低吼。
卖花女从没见过这般模样的他,吓得打了个冷战。却还是不肯退后半步,“……我有话要跟你说。”
“不怕我杀了你?”薛洋眼中凶光尽露。
卖花女缓慢却坚定地摇了摇头。
“薛洋,在你来这座城之前,我是见过你的。”

2018-04-19 12:27, 146楼

可能又要停更几天了 快半期考了不能再浪了

2018-04-22 16:25, 153楼

明后天半期考试完就复更233

2018-04-22 22:41, 155楼

如果我突然发冰洋会不会被打|ω•`)

2018-04-26 17:00, 157楼

开始更新~

2018-04-26 17:55, 158楼

“见过我……”薛洋低低嗫嚅着,瞳孔骤缩,“阿箐?你就是阿箐?”
“……我不是阿箐。”
薛洋却恍若未闻,自顾自地疾声道:“不,这不可能。宋子琛不过一个手下败将,有这等本事?”
没有回应。薛洋咬着唇,眉头紧锁,直至虎牙刺破了下唇,嘴里尝出些血腥味来。
许多尖锐的声音在耳边一齐轰鸣着,始终指不出一个解答。
其实,若非在等待晓星尘此事上空耗了太多年岁,薛洋不至于不清楚——阿箐的灵魂要比晓星尘的完整太多,几十年的光景过了,足够养足魂魄,转世为人。卖花女没有骗他,她确然不是阿箐。
然而,纵使她心中了然,却还是选择了沉默。她矫首望着薛洋红得渗人的双唇,一双大大的白瞳中不觉多了些晶莹。

2018-04-26 22:40, 161楼

“铮”的一声,降灾出鞘!
薛洋却是从刀尖处入手,二指微屈,冰冷的剑身从中飞地掠过。须臾,整柄剑落地,掷地有声中,几滴热血洒落。
久违的触感,染血的剑身,薛洋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起来,禁锢已久的嗜杀天性悬将出世!薛洋用舌尖点过指缝鲜血,勾起的唇角带着三分讥诮,七分狂若。

2018-04-26 23:05, 162楼

他将降灾悬于卖花女身前,剑锋直指脖颈,由上而下地睨视着她:“要是你果真命大,那我不介意再杀你一次。”
卖花女正着头,面无血色,双目紧闭,从眼睫末梢不断渗出泪水来。“薛洋……你杀了我……你和晓星尘……”她突然噤了声,不再说下去。
“晓星尘”三个字,暮鼓晨钟般地在薛洋耳边响起。使他想起一些无关紧要,细枝末节的小事来。像是那人出门时顺手给他捎带了糖果,夜半三更起身又给他添了床被子。还有听自己抱怨卖花女时满眼的专注和笑意,初时见他满心困惑却温柔抚上少年黑发的手。
失忆后的晓星尘与原先无甚的差别。依旧是明月清风,危言正行。

2018-04-26 23:18, 164楼

他不认同薛洋的恣睢行径,却次次立场分明地袒护,帮他收拾好他摆下的烂摊子。
这个温柔得过分的人,此刻应是伏在案上睡着了。不然必定会一路跟来,小心翼翼地询问,又轻言轻语地道歉。
薛洋的右手开始颤抖起来,几乎要负担不起剑的重量。“咚”的一声,降灾落地。
“……你走吧。不想死的话别回来了。”

2018-04-26 23:19, 165楼

卖花女点了点头,搪塞似的走了几步,又回头偷偷看他。
不巧,刚刚和薛洋的眼光撞上。
“真嫌自己命长?”
闻言,她的脚步顿了顿,接着飞也似的跑了起来。没跑几步,薛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慢着。带我去见宋子琛。”
“我跟他之间,是该有个了断了。”

2018-04-27 22:22, 168楼

她是在几日前的街市上与那盲眼道人相遇的。
当时斜阳渐残,天色/欲晚。卖花女挽着竹篮,边走边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把剩余的花枝卖出去。
一天的光景过了,原本新鲜的,露湿未隰的花儿都成了些残花败叶,焦黄微卷的花边无计可隐翳。即便如此她还是硬着头皮吆喝出声——万一有人眼瞎呢?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运气,还真让她碰见一个。

2018-04-27 22:37, 169楼

“小姑娘。”那人如是叫她。
“诶,哥哥,你要买花吗?我这里有……”平日里说惯了的话一股脑地跑到嘴边,正要开口,舌头却打了结。
这个人,她认得的!
当日她被不知名的好心人一路抱入城内,惊惧过后,她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路。一进城门双脚沾了地,被冷风一吹,人才好歹算是清明了些。
但天幕已然四合,几家零零落落的灯火,只囫囵地描摹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印象中余下的不过是那人发尾处随风飘动的丝质发带,一席与夜色相融的玄衣。

2018-04-27 22:37, 170楼

对于她口中的“好心人”,薛洋从一开始就觉得可疑至极。山路陡峭,崎岖难行,手上还担着一个人的重量,竟赶在天明之前便回了城。此人脚力耐心都是相当了得,不像是平常人。
当着晓星尘的面他没有说什么,趁着晓星尘不在,才找来卖花女细细地盘问。她却是支支吾吾,半晌也交待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气的薛洋差点把她扔进河里喂鱼。

2018-04-27 22:46, 171楼

而时移境迁,当此人活生生站在她面前时,她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一身玄衣,眼缚白绫,挺拔岸然,她绝没见过第二个与之相似的人!
那人听到她的声音突然断了,又迟疑着叫了声:“姑娘?”
“嗯,道长我在。”
“你可见过,一位白衣道人?”
凡尘市井之处所能见的修道之人实在是少,是故她想也不想便答道:“你是说,晓星尘道长?”
“……正是此人!”

2018-04-28 15:05, 173楼

摸个鱼发首薛晓薛的歌2333前方高能辣耳朵
https://kg2.qq.com/node/play?s=PaUkUmPivTizkPfl

2018-04-30 18:31, 174楼

如果有人催更我今天就更|ω•`)
点击数271,顶贴数18,本页字数3160,总字数26924 薛洋吧,小泷包爱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