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头(闷油瓶×沙海邪,穿越重生)瓶邪黑花

2019-06-02 14:02, 1楼

镇楼,图侵删
因为17年之前的帖子都被删了,所以重新来一个,对之前发过的也做了些修改。
万年鸽王实至名归。

2019-06-02 14:02, 2楼

食用指南
1.穿越重生
2.穿越后接盗一
3.包括原创下斗,不喜勿喷
4.慢热,HE
5.有没有肉我自己也不知道(从不写大纲的自己
6.瓶邪/黑花/胖子云彩
7.中长篇!中长篇!
8.新人发帖(脸呢)

2019-06-02 14:03, 3楼

给我可爱的徒弟留个位子@-解祁酌

2019-06-02 14:04, 4楼

开更

2019-06-02 14:07, 5楼

解雨臣终于明白一个人的仇恨积压到无可复加的地步时,有多可怕。
吴邪已经三天没吃东西,瘦得不成样,几乎能看到肋骨,但眼神炯炯。
解雨臣忽然从他身上里嗅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气味。
吴邪兴奋不已地告诉解雨臣,他找到了汪家人老祖宗的坟地。
“汪家?”解雨臣一愣,“你怎么找到的?”
“前天下了个斗。找到一卷和汪家有关的帛书。”
解雨臣这才看到吴邪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心底暗骂一句该死,这段时间他一直派人盯着吴邪,生怕吴邪自己一个人行动会出什么危险,可手底下这群**居然一个都没发现。
吴邪从乱糟糟的书桌里翻出一张古旧帛书的复印件交给解雨臣。解雨臣发现上面有涂画的古文数字。
“这和当年的鲁王宫那张帛书地图没两样。”吴邪顿了顿,道“我破译了这些文字,这斗,有意思得很,和老汪家有关。”
解雨臣看着吴邪,突然觉得发声有些困难。他能做的只有支持吴邪,支持他的整个计划。
“我阻止不了你是吗?”
“你清楚我是个怎么样的人。”
解雨臣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出发?”
“明晚八点。一切我安排。”
“好”解雨臣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吴邪,别太逼自己。”
“我没法回头了,他们也没给我选择。
当天上午,吴邪让王盟准备好了需要的工具和食物,他自己则是拿起了电话。
“瞎子,帮我个忙。”
“哟,稀客啊。”黑眼镜笑声不大,可以听出来,他在刻意压低声音。
“怎么,你那有状况?”吴邪的语气听起来轻松随意极了。
“没什么,小事。小三爷这是要夹我的喇嘛?”
“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吴邪没回答他的问题。
黑眼镜笑得更欢:“瞎子我已经坐上火车了。”
吴邪知道,小花已经通知了他,也就没胡扯,他挂断电话,再给胖子打。
“………”
“喂,谁啊?打扰胖爷睡…”
“我。”
“天,天真?我去,你都两年多没出现了你?”
“……”吴邪直接挂了电话。给胖子发了条短信:杭州,一日之内,速来。
实际上吴邪并不想让他们来帮自己。他们为自己付出的太多,这让吴邪很徨恐,失去任何一个人,都……但是,这次的斗,确实对他来说很重要……所能做到的,只有准备好一切能够想到的东西。
“老板,东西已经托人准备好了!”王盟在外面喊。
“嗯,刀子和枪都搞到了?”
“都搞到了。”
“好,爱卿,你忙你的去吧。”
“臣遵命。”王盟早已习惯了他家老板的精神状态,淡定地忙去了。

2019-06-02 14:13, 9楼

“你是谁?”电话那边的声音,再熟悉不过。
“张起灵!”他几乎要跳起来。
“你……认识我?”他的语调有些迷惑。
“啪!”吴邪狠狠断电话。恰好胖子从厕所里出来,被他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吴邪站在窗前,眼神阴冷:“人都到齐了,提前出发。“
胖子望着吴邪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四人收拾好行装,去了机场。
解雨辰环顾四周,:“吴邪,条子很多。
“我知道。”吴邪推了推眼镜,俨然一副奸商的样子,“我绑架了一个机场大佬的儿子,用他换了一辆私人飞机。”
胖子闻言,想了一阵,然后大笑:“不愧是天真,要是胖爷我,肯定再敲他一大笔。”
吴邪不置可否,也笑:“***别贫了,赶紧走吧。”
“好!”胖子摸了摸肚子上的膘,拎起两个大包就朝私人检票口走去。
解雨臣和黑眼镜也跟了上去。
一路顺利地通过了检查,四人此刻正坐在私人飞机的沙发上。
“吴邪。”解雨臣放下手机,“为什么汪家祖坟会在邙山?”
吴邪吟一口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小花,你应该知道邙山是秦岭的余脉吧。”
“我知道。”
“那么,汪家人把祖坟葬在这块'古代帝王认为最佳埋骨处所'的邙山,有什么用意?”
胖子本来和黑眼镜在探讨有关枪的问题,听到这句话也凑过来。
胖子嘴快,道:“汪家老儿是不是想当皇帝想疯了,活着没当成死了准备当一回。”
“这除了他本人恐怕没人知道。”吴邪看着窗外成堆的云,又想起了张起灵。
张起灵从青铜门活着出来了,但又他娘格盘了!自己没能去接他,万一他出什么意外……
吴邪非常后悔,虽然他知道这没有任何作用。
张起灵比计划重要千倍万倍,可是,不能回头。
“该死!”吴邪一拳打在自己膝上,“为什么偏要我舍弃其中的一个!”
听着吴邪痛苦嘶哑的声音,正疑惑不解三人都愣了。
空气也仿佛凝固了。
十几分钟后,黑眼镜笑嘻嘻的开了口:“小三爷,我们可是青椒炒饭帮啊。”
解雨臣捣了一下黑眼镜,示意他不要乱说。
吴邪突然笑了。
他伸出手,拍了拍黑眼镜的肩膀,“你说的对。”

2019-06-02 14:40, 13楼

就这样,四个人换了衣服,去了楼下餐厅。
店员早已在楼下等候,见四人过来,连忙引路。
胖子环顾周围,问道:“小兄弟,你们这住的人多吗?”
“老,老板,人是挺多的,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别看来的人都好像是平常游客,其实都是道上的主!在这儿,没些身份根本订不上房间。”
“我X!”胖子小声嘀咕,“那不是跟新月饭店一样吗!”
“老板,您说什么?”店员没听清,问。
“没什么没什么。”胖子摆摆手,凑到店员旁边,“那帮我们订房间的那位呢?”
“您是说……三爷?”店员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对对对。”
“老板,您说笑了吧,现在哪个道上混的不知道三爷啊!”
“啊?”胖子有些惊讶。天真这么牛,都混到河南了?
“老板,我看你不像本地人,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这洛阳市的古玩市场,早在一年前就被三爷全部垄断了!”
胖子听得一愣一愣,半天嘴里才冒出一句话:“操!”
越是了解吴邪的人,越明白他有多不容易。胖子还清楚地记得当吴邪告诉自己,他要接管吴三省的盘口时脸上的表情。
自那之后,吴邪变成了第二个小哥。俨然将“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作为准则。
胖子其实是这整个局中看得最清楚的人。
“愣什么呢?”吴邪站在包厢门口喊道。
“哦,没事儿。”胖子回过神来,小跑过去。
解雨臣和黑眼镜已经坐下了。
解雨臣端起面前的茶,刚喝了一口,就看见胖子朝这边跑来,肚子上的膘还一抖一抖的。
“小花,怎么了?”吴邪转过头,看见解雨臣肩膀抽动着,脸都憋红了。
黑眼镜更直接,趴在桌子上大笑。
半小时后。
“这的饭不错!”胖子用手往嘴上胡乱一抹,说道。
“八千五。”
“啥?”
“我说,一顿饭吃了八千五。”吴邪笑笑,“胖子,这顿饭的钱从夹你喇嘛的工资里扣。”
“天真你个奸商!!!”
整个餐厅里回荡着胖子的惨叫声。
点击数299,顶贴数14,本页字数3185,总字数40347 瓶邪吧,Coser夜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