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谁家先生状元郎

2019-06-28 17:50, 1楼

师徒,父子,兄弟,君臣。齁齁甜。

2019-06-28 17:51, 2楼

陈恒如,原是大梁国丞相魏子俞的嫡长子,后被继母陷害,流落乡野,被人收养,改姓为陈。

陈时禹,陈恒如养父。原是大梁国帝师,翰林院大学士,后因政斗,被迫离京。机缘巧合,救下陈恒如,过继为子。

这是丞相府嫡公子的混乱复仇史,也是一位长兄稀里糊涂就把弟弟们收服的家族征战史。

原是想复仇的,结果发现生父爱自己如命。
原是想复仇的,结果发现弟弟们一个比一个可爱招人疼。
原是想复仇的,结果自己越陷越深。

陈恒如的复仇路,实在艰难。

2019-06-28 18:22, 7楼

  殿试过后,就是琼林宴。倒没什么好准备的,只是礼数不错就是了。

  陈恒如的礼仪,那是他爹拿戒尺一板子一板子打出来的,就是礼部尚书来看,也只有称赞的份。是以父子二人都不担心。

  况且听陈恒如的说法,殿试上皇上就很赞许他,更不会在琼林宴上难为了。

  赴宴之前,陈时禹先带着儿子去酒楼吃了一顿好的,“说是去吃席,谁能当着皇上大吃特吃的。”他夹了一筷子糟鹅给儿子,宠溺地笑道,“我儿还是吃饱了再去。”

  陈恒如笑着应了。

  大梁国的琼林宴,是要持续一整夜的,要等日头初升才能散。

  果然得吃饱才行。

  “琼林宴上,皇上就会对你们这些一甲的进士们加封官位了。你的话,不出意外应该是去翰林院。”

  陈恒如咽下嘴里的一块花菜,“孩儿的心意从来不为做官,爹爹是知道的,到时候找借口推了罢了。”

  陈时禹拍拍他脑袋,柔声道,“你以为是过家家呢,那可是皇上的金口玉言,你要是不遵,就是抗旨。”

  “抗旨就抗旨。”小公子的叛逆不合时宜地出来闹腾了。

  陈时禹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左看右看的,威胁道,“你是不是觉得在这挨顿揍挺有脸面?”

  京都春暖,他怕闷着儿子,定的是酒楼顶层临街的一处亭子,在亭子里摆的席面。这要是打起来,小公子红彤彤的屁股对着外面,街上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场面实在好看。

  一句话吓得陈恒如差点被鱼刺卡着嗓子,眼睛也润了,“爹爹别吓唬恒儿。”

  陈时禹自然是舍不得,只是不得不板着脸教训,“那你还说不说这混账话了?”

  小公子瘪着嘴,委屈了,“不说了。”

  做爹的一心疼难免又哄两句。

  这爷俩十几年都这么过来的,日常就是打打闹闹,都习惯了,自有一股温馨流淌。

————————————————————

  送走了儿子,陈时禹一夜也没怎么睡。

  想着那年自己做了新朝改革的替罪羊,被迫离开京都,刚过而立的好年纪,满心的不甘心。在京郊租了间院子,还在等有没有可以转圜的余地。

  彼时陈夫人还没有过世,二人成婚多年无子息,自己又退朝还野,索性去京郊晋云寺去求子。实际上,陈夫人早年就被诊断出终身无孕的脉来,陈时禹瞒着一直没有告诉,只让夫人心里还有个念想罢了。

  谁知道,从寺里回来的傍晚,他独自乘船在京郊的小河里捞鱼,这是他儿时便有的爱好,也不驹捞上来什么,有时候真的捞上来鱼虾他也是放回去。那天,他却捞上来个五六岁大的孩子来……

  从此以后,他除了爱妻,又有了一个牵挂。

  那时候他就想,这就是命,上天可怜他,所以将恒儿送到他面前。

  他失了朝中的地位,却得了这无价珍宝。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不外如是。
点击数7367,顶贴数39,本页字数1735,总字数22326 梧桐西院吧,旭儿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