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叽*原创】(父子文)告诉我

2017-10-07 22:41, 1楼

嗨,这次又来开坑了!依旧父子文,短篇,而且写的不好,求轻喷……

2017-10-07 22:42, 2楼

section1
赛文就是赛文,一直都很忙。
赛罗并没有祈求他有多疼爱自己,对贝利亚,也只是愤怒一件事:
我刚刚才有了一个亲人,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被你给杀了?!
其实赛罗自己也拿不准打不打得赢,但当他安放下赛文的身体之时,转向贝利亚的,是极大的愤怒。
今生今世,我只有一个亲人。
今生今世,我只有一个仇人。
正在赛罗一阵神游的时候,一个火红色的身影飘忽一般迈进了家里的门槛,似乎还跌跌撞撞地碰到了身边的茶杯。
玻璃杯打翻在了地上,碎成瓷片……
“老爹……是,是你吗?”
赛罗心里不由得猛地一激动,恨不得马上打开家里的照明灯,好好看看自己亲爱的老爹。
毕竟这是他几天一来,第一次回家。
赛文似乎察觉到了赛罗的动作,喝醉了一般地扶住头,头晕目眩地用一只胳膊勉强撑住自己绵软的身体,好不容易才费劲全身力气喊了出来:
“别……不要开灯!!!”
赛罗被吓了一跳,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一丝不敢动弹。
赛文放心地看了看赛罗的样子。尽管还很模糊,但是,每当看到他,自己都觉得会有一股温暖席卷。
几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温暖感觉。
“怎么还没有睡觉?”
赛罗面对赛文冷冰冰的话语,着实愣了一愣,小声说道:
“我……我想等你回来!”
赛罗期待着,期待着对面的人会马上心疼地抱住自己,会对自己说有多么担心他,会劝慰着自己赶快睡觉……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早些起床。”
生硬的话语,沉重地打在了赛罗的心脏,好像给了他重重一记拳,打得他心里十分难受。
赛文并没有注意到赛罗的异样,只是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彭”的一声,关上了那扇卧室的门。
当一切都寂静下来,赛罗沉闷地趴在玻璃桌上,狠狠地哭出声来。
老爹,你为什么要那样拥抱我,
之后却对我,冷若冰霜……

2017-10-07 22:53, 4楼

section2
死死地捂住伤口,任凭它不断淌流着暗红色的血液,蔓延开来。
赛文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死里逃生了,被母亲简单处理过伤口之后,便风风火火地赶回了家里。
他知道,自己不在规定好的日子及时回来,赛罗是不会安生过日子的……
猛然的疼痛使他倒抽一口冷气,赛文急忙捂住腹部的伤口,任凭雪白色的纱布已经挂满了彩,却连一声都不舍得呻吟出来……
之所以不让赛罗开灯,也就是因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
不由得暗地里嘲讽自己的愚蠢。
赛文凭着模糊的意识,胡乱拉开抽屉,手颤颤巍巍地拿起两瓶药物似的东西,倒在手心里,就着冰冷的水,便囫囵吞下了。
不一会儿,麻木的睡意袭来,自己两眼一黑,便倒在了床褥上。

2017-10-08 01:00, 7楼

“不……不要……不要!!!”
猛然惊醒过来,那童年的阴影仍旧伴随着表面上已经脱胎换骨的赛罗,使他不敢面对过去。
只可惜,直至那柄阴冷的剑刃穿过自己的胸膛。期盼中火红色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想到这里,赛罗便忍不住撇了撇那一抹随微风漂浮的红色披风。
由于常年在外的战争,它早已经由年青的鲜红色,染成了老成而残忍的暗红色,微微带些刀痕。
突然,有些心疼老爹的拼命,还是不要吵着老爹吧……
赛罗定了定神,便费力地站了起来。摆钟依旧一成不变地做着他的工作,就像自家老爹那样,成熟地古板。
“登,登,登……”
摆钟的声音敲得自己心烦。
不耐烦地仔细看了看现在的时间,计划计划怎么度过无聊的一天。
等等,那上面显示的时间是……
上午十一点?!
赛罗不敢相信地再次看了看,摆钟上依旧显示着板上钉钉的时间。
这不由得使赛罗吃了一惊。
赛文的工作时间是凌晨五点,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已经走了啊……
可那火红色的披风是怎么回事?
回想起昨夜的种种,赛罗越发怀疑赛文的行径,最奇怪的是……
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开灯?!
赛罗急于想要探个究竟,便慌慌张张地一脚踹开了赛文卧室的门。
只见赛文横躺在床铺上,腹部的伤口流淌出的血液已经染红了整个床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没来得及缝合,皮开肉绽。一只手无力地下垂着,顺着手臂的方向,便能看到几个已经没了东西的药瓶。
赛罗狠命抑制住自己的心脏,颤抖地拾起其中一个,强持镇定读了下去:
强效安眠药。
吃这种东西,无异于慢性自杀!
赛罗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赶忙扔掉了药瓶,便奔到赛文那里,将赛文从床铺上拦腰抱起,却使他腹部的伤口便看的更加明显。
一片片殷红,渲染地淋漓尽致,不断冲击着自己的神经。
赛罗悔恨地咒骂着自己的无知,如果早一点发现老爹的异常,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赛……赛罗……”
赛文仿佛是察觉到了赛罗的体温,疲惫的脸上禽上一抹淡淡的微笑。手臂依旧缓缓抬起,重复了在怪兽墓场时,他所做过的动作。
只是徒劳。
你我的距离,就如同你永远触不到我的脸,而我永远看不到,你的心。
“老爹?老爹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回答我,老爹!”
赛罗无助地抱着赛文,终于,他像个孩子一样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
那一日,奥特之母不仅看到了失魂落魄的赛罗紧紧抱着赛文,差一点拉着自己跪下,疯了一般求自己救救他的样子。
也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也许赛罗,已经在这撕心裂肺的痛苦之中,爽快地意识到:
赛文,一直都在瞒着自己。

2017-10-08 10:33, 10楼

section3
玛丽从容地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神情似乎显得十分轻松。
看来,十有八九是情况乐观。
赛罗急忙抓住玛丽的手臂,嗓子眼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说不出声来,只能用被泪水涨得微红的眼睛诠释。
玛丽微微笑了笑,拍了拍赛罗的头,满是安慰地说道:“放心吧,赛文并没有大碍,只不过太过劳累而已。”
而已?!他连强效安眠药都吃完了几十瓶,这就叫而已?!
赛罗强持镇定,却压抑不住颤抖的嗓音,暴露了他脆弱的内心:
“谢……谢谢您了……”
佐菲向病房中稍作眺望,只见赛文安详地躺在病床洁白的床铺上,脸色苍白地像雪一般透彻。嘴角微微溢出一丝血红色的血丝,却显得像个十分安详宁静的老人。
“赛罗,你知道赛文这是怎么了么?”
赛罗愣了愣,急切地抓住佐菲的胳膊,显得十分焦急。
佐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你回来之后,赛文一直想方设法想要补偿你,于是他想出了一个最最极端,也是最最愚蠢的主意。”
“提前做完两个星期的工作量,之后抽出一个星期假期陪你。”
赛罗的眼角,又一次湿润了。
心里,依旧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害怕无法和你沟通,于是暗地里和雷欧打听你的喜好。他一直记得你的生日,所以才会拼了命地去工作。”
佐菲顿了顿,又继续开口,说出了可以足足让赛罗痛苦一辈子的话:
“他之所以不回家,因为他害怕你见到他的遍体鳞伤。”
赛罗沉默了,良久。
他放下抓住佐菲的手,转身离去。

2017-10-08 14:20, 17楼

赛罗几乎是以极快的速度飞奔回了家中,杂乱的头脑中放下的只是耳边凌厉的风声,再没有其他东西。
老爹,你到底做了什么……
踉踉跄跄地跑回家中,直接以赛罗开门式一脚踹开了老爹的房门。
刚刚进去,一片猩红色便映入自己的眼帘,显得格外醒目。
是老爹睡觉时躺过的地方……
赛罗忽然想起了临走时地上躺倒的药瓶,那触目惊心的瓶子上,甚至还有一丝丝暗红色的血迹。
老爹,你到底承受了多少?
胸膛中那颗不安跳动的心不断驱使着赛罗走进一个陈旧的柜子。
那柜子,是老爹严令禁止谁都不许碰的,就连佐菲队长想要看个究竟,也是在把老爹打趴下之后的事。
既然都已经走到面前了,看与不看都是一样的结果,那还要顾忌什么?!
想到这里,赛罗便将手伸到了柜子上面,紧紧扣住了柜门把手。
奇怪的是,门死活都打不开。
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单凭自己被雷欧调教出来的臂力,把这柜子砸了都是小事,怎么拉不动?!
仔细一看,一层模糊的光罩附在了柜子的表面,紧紧贴靠着。
“可恶!”
赛罗心中阴暗的火苗瞬间蹭蹭就上来了,烧地轰轰烈烈。
说什么父子,你我连坦诚相待都做不到,你连告诉我为什么都做不到,你凭什么当我的父亲,凭什么瞒着我!
瞬间,赛罗对准柜门就是一记计时器光线,那一层能量薄膜,也随着光线炸裂开来,四散纷飞。
柜门被极大的能量,硬生生炸开了。
赛罗冷冷地抬起头,本想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却在下一秒发现,反倒是自己的心,被蹂躏成了粉末。
那是几乎数以百计的药瓶和医院的诊断报告。
赛罗强持镇定,拿起一瓶药物,正如白天所看到的那瓶一样。
强效安眠药。
还有止痛药,肠胃药和各种各样的药水,棉签。其中最可怕的是,有些药物才刚买回来没几天,就几乎吃完了。
简直不敢相信……
抽出药瓶底下的医院报告,一张张血肉模糊的照片便呈现在自己眼前。
单纯的文字还好说,最可怕的是那一张张血肉模糊的照片,满目疮痍,流淌着鲜血的伤口……
赛罗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不断乱翻的过程中,一本笔记掉了出来,上面赫然写到:
恒星观测笔记。
骗谁呢,把恒星观测笔记和受伤记录放在一起,怎么可能……
赛罗刚刚将手掌放在笔记本的本皮上,笔记本便自动开了。
这……这上面是我的指纹?!
赛罗不由得耐下心来翻看着。
…………
奥历X年X月X日
《赛罗还很认生,他不肯和我说一句话,总是支支吾吾的。
赛罗,你一直很恨我吧?》
“不……老爹,我没有……”
几滴泪水,打湿了微微泛黄的纸业。
《没关系,感情终究可以再培养的……
老爹一定好好疼你,老爹一定还你一个最好的童年!》
忍住了哭声,继续读下去。
…………
奥历X年X月X日
这就是昨天的日记吗?
《好久,没写日记了……
后天就可以陪着赛罗去游乐场了,这小子,一定会很高兴吧!
我可爱的赛——》
最后一笔,由于撰写人无力再写下去,便任由钢笔从纸上画下长长的一道痕迹,再无后话……
隔着日记本,仿佛能看到老爹,做梦一样的笑容。
失魂落魄地跪倒在地,手上的日记本,掉落到了地上。
那一刻,真想狠狠地打自己两个耳光。
赛罗,你这混账!

2017-10-08 15:50, 23楼

那啥……再更就等到明天吧,兴许今天可以写一两篇。

2017-10-09 12:50, 26楼

section4
深吸一口气,一拳就打了下去。
这是不带有任何技巧的拳法,单凭自身的力量直接打出去。除了满身的汗水和透支的体力,得不到别的。
堂堂赛罗奥特曼,怎么犯这种低级错误?
只见那沙袋影声破开,瞬间沙土飞扬,迷住了眼睛,刺激出一滴滴晶莹透彻的液体。
竟然还丝毫不肯罢休。
赛罗瞬间对准墙壁,猛力挥起一拳,马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带着裂痕四散分开,还带了些血丝。
当他要再次挥动右拳之时,瞬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生生钳制住,猛地将自己摔倒在了一边……
“赛罗,你这是干什么?!”
那是一个,很熟悉的男人。
“呵,你凭什么管本少爷的闲事。”
那男人眉头一扭,冷哼一声,瞬间摆出格斗的架势,一脸默然:
“就凭我雷欧,是你师傅。”
瞬间一记重拳打了过来,雷欧冷笑一声,直接用手握住,借力将赛罗整个人带了过来,瞬间用尽全身气力,膝盖猛地一击,瞬间赛罗单膝跪下,再无还手之力。
“你以为,自暴自弃就可以还了赛文的夙愿了?”
“给我振作起来!!!”

2017-10-09 19:11, 31楼

跪在地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清醒了。
赛罗强忍住腹部的伤口,刚刚惨惨地一笑,身体便整个向前倾斜过去……
一只坚实有力的手,稳稳接住了他。
“几天都不休息,不要紧吧。”
雷欧轻轻地把赛罗搀扶起来,眼神中却露出少有的温柔。
“要不是你刚刚那一下,也没什么事。”
赛罗闷闷地别过头,像个小孩子一样嘟起嘴巴,好像在生闷气呢。
也就是在雷欧面前,赛罗才敢露出小孩子一样的神情。
一直以来,雷欧都被赛罗当做父亲一样的存在。他以为,父亲应该像这样伟岸高大,也应该像这样温柔体贴。
开始,他本来以为赛文只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家伙。伟岸倒是伟岸,就是太冰冷,冰冷地让人一靠近,就浑身发抖。
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赛文比雷欧还要温柔。只是这温柔,太柔了,柔地让人心碎啊……
“是不是心里难受,才这么干的?”
赛罗沉闷着,说不出话来。
雷欧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笑出声来。
尴尬的局面,持续了很久一段时间。
“咳……咳咳。”
没想到是赛罗这只傲娇的兔子首先打破了僵局。
“你……你来找我,就为了打我一顿?”
大狮子不由得尴尬地咧开嘴角,诚实地将双手背后,微微一笑:
“赛文已经醒了,不去看看吗?”
赛罗呆呆地望着雷欧慈祥的样子,瞬间身形猛的一震,仿佛大梦初醒一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激动地说不出话。
“不用管我,你先去,我随后到。”
赛罗点头如捣蒜地答应着,刚要走,忽然回过神来,郑重地站在雷欧面前,两只手不安生地搓着大腿,好半天才口吃地说道:
“谢……谢谢……师傅!”
小男孩的脸激动地涨红,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倒是引得雷欧发笑。
瞬间一道光影划过,赛罗便不见了踪迹。
咳,真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分割线———
果然,大门被猛的一下踹开,众人惊诧地看到了赛罗气喘吁吁的样子。
佐菲也是欲哭无泪了,光是这门就要抵了自己三天的工资……
只见赛罗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一下子栽倒了赛文的床边。
赛文看到自己儿子这副熊样,不由得微微笑了笑,苍白的脸颊也稍稍泛起些红晕。
“老……老爹,你不要紧吧!哪里还疼着?我帮你叫医生!”
赛文不由得无奈地笑了笑,安慰似得拍了拍赛罗可爱的大脑袋,眼中满是宠溺:
“没事,轻伤罢了。”
赛罗轻舒一口气,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事情,脸色便变了几分。
“怎么了?赛罗?”
“没……没什么。”
赛罗咧开嘴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今天,天气真好。
老爹,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游乐场呢?
点击数1,顶贴数0,本页字数6358,总字数23552 m78后花园吧,墨冰清se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