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逝青春

2016-08-20 14:40, 1楼

以训练作为背景真实讲述了一段双性恋的故事。

叙述为主,描写为腐,拒绝思想空洞。

2016-08-20 15:00, 4楼

part1

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迎接新的一天,时间回到了小学六年级,那个最单纯,承载着梦想的自己。




我叫迁雨,生活在一个自由管教又充满爱心的家庭,这种环境锻炼了我独立自主的能力,我有着他人都没有的想象与创造力,内心稳重偏理性 而对外又容易感动,我有一个带给我成功或失败的致命因素 :三分钟热度 。









可能是上天给予我们的缘分,也可能是我的人格魅力,我让心灵受伤的孩子都与我有了沟通与缘分,但是因为我不能控制的三分钟热度,让她们了解的越深,心伤的越深。

















看来我只适合给予别人短暂的呵护与鼓励,我就像海绵里包裹着钢刀, 吸引着那些受伤的水滴,在她们信任而深入我生活的同时,给予不经意的一击,而使他们二次受伤......












为此我有过反思,而却被我白羊座以自我为中心的潜在特性而反击,我无能为力。










或许我是一个天生的感情杀手










只是想说有得必有失。

2016-08-20 20:41, 11楼

part2









“迁---雨-----”
空气中隐隐约约地传来我最好闺蜜叶阳的声音。


糟了,今天起床太晚了,叶阳都在楼下等着我了,我匆匆忙忙爬起来叠好被子,打开窗户,阳光温柔的从脸颊拂过,熟悉的人形站在楼下冲我招着手,我也向她招了招手,随后洗漱穿衣完毕,匆匆下楼。












“没吃早饭吧,给。”叶阳地递给我一份她手中温热的营养早餐。




我微微吃惊一般我都是在家里吃早饭在到楼下的。




“一般你都是准时在楼下的,我一猜就知道今天你准是起床晚了!所以就给你买了早餐。” 叶阳脸上洋溢着笑容。








“嗯,谢谢,我昨天穿错了鞋,穿的非常随意,之后林毅教练生气了,说我以后穿这样早上就别来训练了,他原本以为我会换鞋回来早训,结果我就回教室干值周工作了没参加昨天早训.......”



我们走在通往学校最宽最长的路上,同学的家一般都是住在这一条街的两侧,离学校也仅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和叶阳边走边谈论着。







“林毅教练太苛刻了,只对一心一意喜欢他的学生才会露出笑脸,显然咱们俩还没那么喜欢他,还是尹匿教练对咱俩好。”叶阳无奈道。






















我们上的是一所带有兴趣专业的小学,正常学习的同时,在体育或艺术方面表现优秀的同学将有机会进入校专业队,并送进市里再进阶到省队训练,注重学业的同时可以有更多的专业机会。

















尹匿教练是我们四年级之前的体育老师,也是校队击剑教练,击剑是他半生的专业,曾获得全国世青击剑赛冠军,他拥有独特的性格魅力,成熟稳重,善于交际,坏而纯的作风,深得众多同学喜爱。

2016-08-21 11:27, 17楼

part5.



“操场跑步”林毅身穿白色运动服同样地在做着热身运动,看到我们换完了衣服,轻声命令道。


我们穿着浅色的训练服披上外衣,成群的在操场上慢跑着,迎着阳光,我们边跑步边小声谈论着昨天有意思的事情,同学们早已熟悉在松散热闹的操场上有一群相对整齐安静的的训练队员,她们构成了操场上美丽的风景线。









“向皓,别忘了值周!”
我跑过向皓身边,接过他递给我的果粒奶优,轻声嘱咐道。



















“呦呦呦,今天果粒奶优的瓶盖是粉红色的,代表什么呢?初恋?热恋的感觉?”

叶阳百般调戏道,我白了她一眼随后我俩一起笑了。







随着跑步速度越来越快,身体从内到外地暖融融的,呼吸频率也渐渐加快,队员们也都安静了下来,时间慢慢流逝,跑步结束的时间也到了。











“热死了”我跑到体育馆前面的时候拽下衣服打算扔出去。












“穿上” 冷冷的两个字,从体育馆门后走出了林毅教练。










“WTF…”我无奈的把将要脱下来的衣服往身上拉了拉,向后跟上了队伍,叶阳向我投来无奈的眼神。



我们排排坐在长凳上换下被汗水浸湿衣服,把鞋擦的亮晶晶的,我收拾好了东西,独自走进了训练室。











林毅教练独自一人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他微透着帅气的脸庞,我装作没看到悄声从他背面走过,把腿甩到把干上压腿,等着其他人进入训练室。
















“见到我不打招呼么?” 林毅教练面无表情的从镜子里看着我。


“教练好”我回头直视着镜子里他清澈的黑哞冷冷的回道。


“很好”他把目光转移到我的腿上 “注意膝盖!”







听了他的话,我尽量把动作做到标准,因为训练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不能轻易的让他人影响到我,我就是这样,你对我越冷给我更多的自由,那我做的也更优秀。

2016-08-21 12:18, 18楼

part6





训练永远都不会轻松,只会比昨天做的程度更高,每一天都在进步,就连准备活动也同样。



我把腿搭在把干上,支撑腿慢慢向后挪,挪到了和前天练的差不多程度,停下,感觉很舒适,不疼而且可以充足的做到准备的效果。








“我记得你昨天没来早训”林毅教练轻步向我走过来.



“明摆着的,还用你记得?”我在心里和他对话,实际上我什么也没说,我下意识地把身子往腿上靠了靠。






















“我去”
我在心里默念道,突然我感觉到膝盖下方的韧带一阵疼痛,透过镜子我看到林毅教练让我的支撑腿向后滑去。




“WTF”我在心里呐喊道…把脸埋进胳膊中间,这疼痛可以忍受,我并没有叫出来,但我还是在心里默默诅咒他。











“呵,你差的就是上进心。”

林毅教练在我身后对我轻轻说道,我仿佛可以想象的到他得意的笑脸。













我的抗疼痛能力不是很好,我的柔韧度相对来说优秀,我最受不了的就是有关竖叉的训练,包括把干上的正压腿,
我觉得这种疼痛虽不是撕心裂肺却难以忍受,多压一度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煎熬与打击,而且我也很不清楚那些擅长竖叉的人训练是什么感觉。














“我请求…自己压”

我内心抱着半点希望,慢慢把身体从腿上抬起来,回过头想看看林毅。













“可能吗?”

林毅扬起嘴角,用脚顶住我的支撑力脚,身体前倾靠在我的背上,更加用力。




我刚抬起的背部又被他压到腿上,看起来瘦的他竟然能使出这么大的力,使我挣扎不得,我憋了一大口气,侧脸看着镜子里脸庞红润的自己,针刺般的疼痛蔓延在我的膝盖韧带和大腿周围。













“呼吸”
他的气息在我头顶盘旋,我实在憋不住了便轻轻的呼气以免被他发现,可是他还是发现了便一口气的把我的身体全部贴到了腿上,现在不光腿疼腰部更疼了……




































“你报复我…”
我把脸紧紧贴在腿上,表情复杂,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双腿在颤抖着,我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



















“报复?从来没有。”


林毅丝毫不减弱力度,开始震压。

















“小心我找尹匿教练收拾你”
疼痛一步步逼紧我的低弱的承受极限,我随口说出,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当我说出尹匿两个字的时候,他靠在我后背上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肯定还会把你留在我这里的”他冷冷的说,随后放开了我。







































“”

2016-08-21 17:08, 22楼

part9.








今天真是悲催…
说好的认真早训,先是来的早被林毅教练一个人单练,又是现在在他的眼皮底下差15个力量训练……














我心里默默想着,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其实我是有能力继续做的,只是自认为太累太艰难而懒惰。


















剩下的两名同学都做完走了,因为她们虽慢但是每一个动作都很标准,所以得到了满分,林毅心情不错的目送她俩去更衣室,林毅教练忽然冷下脸转身看着我倒在地上,我感到一阵尴尬与害羞。









一个小女生可以说说狼狈无力的躺在地上,从视线中看着高大的教练站立在自己不远处看着自己……虽然看不清教练的表情,但也应该不会有好果子吃。

















“怎么了?”林毅手中摆弄着评估表,看着我,嘴角上杨,表示轻蔑。

“还差15个是不是?你是选择现在做还是下午翻倍?”















在我我看来都一样,因为不管是现在还是下午,教练都会找一定的借口做翻倍的数量。






















我没有说话,便继续做了起来,感觉没有刚才那么吃力了,但是每做一次都用尽了力气,好似跟谁在赌气。




“15、15、16、16、16-------”林毅冷冷的说道。











“我明明做标准了”

我自己数完了十五个之后,躺倒在地上,腹部肌肉的舒展的感觉不是那么舒服,我自己揉着肌肉使之放松,没有再做,也没有再说话。








“你”
林毅拿着我的评估表。












“怎么了?”训练室门口传来了一个低沉附有磁性的声音,是最看重我对我最好的尹匿教练,也是林毅教练最信任最听从的人。


“我在门外观察了你们好久了,马上就要正常上课了,还没训练完?”尹匿微笑询问。








林毅教练向他讲了训练的事,尹匿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

“还是下午补上吧,我送她回教室上课”尹匿说。








“那好吧,你赶紧收拾东西回教室上课”林毅犹豫的对我说。


















哼哼我就知道你林毅必须听尹匿老师的,尹匿老师也最喜欢我了,我心里想到,便爬了起来,收拾东西,跟着尹匿老师回教室了,走的时候还给林毅吐了舌头,他装作没看到。


























“你要好好训练啊,你是个好苗子,我尹老师一向看人准确”尹匿搂着我的肩膀叮嘱我。






“那叶阳呢?”









“她也有天赋,不过潜力不如你”











“但是我现在还不如她呢,我是无所谓的。”
















必须靠林毅来激发迁雨的潜能,尹匿默默想道。















送迁雨回到教室后,尹匿返回到了训练室,林毅在训练室里等着他。
















“开发迁雨的潜力怎么样了?”尹匿倚在门边。










“我对他冷言冷语就是为了开发她的潜能,实际上我是非常喜欢她的,她的天赋会给予她成就”林毅轻描淡写。

2016-08-21 17:10, 24楼

part10.

我走回教室自己的位子上,叶阳坐在我的左后侧。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用小纸条向她说明了刚才在训练室的事,我喝着向皓送给我的果粒奶优,等待着上课,上课铃打了,向皓匆匆收起值周生的挂戴,从一楼站岗位走进了教室。


“健美操队训练真疯狂”他坐在我旁边边翻课本边跟我说“你下节课值周就知道了”











我在心里默想,健美操的程度能和我们队训练程度比么?
只不过她们纪律比较差,声音比较大吧。








数学课因为我提前看了全解,所以在全班人都不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我颤抖的、紧张的答完了问题,我平时知道答案也不会举手,今天破例那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举手我实在按耐不住自己举了一次手。




















同桌向皓永远为我默默付出着一切,比如上课偷偷瞄我表示仰慕。











我的学习成绩优异,这在我们专业队都是少见的。



间操的时候,我因为工作去找尹匿,尹匿教练的妻子是健美操队的教练,因此尹匿没工作时就去带健美操梯队,我有幸参观了健美操队的训练。

我和尹匿悠哉的坐在长凳上,前面就是队员在训练,尹匿教练在我旁边指导着队员,我和健美操队的教练坐在一块我感觉蛮爽又不忍心看着她们。



健美操队的男生在做拉筋训练,喊叫声音直窜屋顶。

一个男生双腿叉开对着墙,主教练他在后面蹬着他的屁股往墙上靠,大约160度,那男生一副痛苦表情,喊的撕心裂肺。



“啊————啊——救命,腿要断了——啊—”那男生想挣脱,彻底喊出来。

“腿断了还早呢”
教练继续在后面用力,使他度数更大。




“啊——别压了——”男生哭了,挣扎的喊着。









有些同学停下来看着男生

尹匿厉声说道“看、再看你们和他一样!”

尹匿训练时严厉,下训和蔼可亲。





“别压——啊 ——哼——”男生脸憋的红红的,仰天叫喊,还留着眼泪




过了一会儿主教练压完内个男生,帮他揉腿,男生抱着腿躺在地上,默默地哭 。

主教练给另一个男生压跨,男生很是害怕,分开腿做好了动作,主教练用手压的时候男生躲避着教练的手。

“躲也没用”
教练把上半身的力气灌输到男生悬空的腿上,男生像打了个冷战一样,把脸转过去不让我看到他的表情。

2016-08-21 17:11, 25楼

part11.
“这些动作在你身上肯定没问题吧”尹匿肯定的对我说“林毅教练比她还狠吧?”

“林毅教练对我并没有她狠”
我说道。


“那我把健美操队主教练聂老师调你们队当副手,你们队也该有副教练了。”尹匿若有所思。


“我不!其实你可以当我们的副教练!”
聂教练在柔韧方面的造诣很高,会利用很多技巧手法来训练队员,训练内容也很不容易,柔韧压的也比林毅教练狠。







“我的专业是击剑,难道要我把你们当靶子?”尹匿笑道“而且我还有很多学校管理工作,时间冲突。”








“那你就不要把她调我们队…我来开个会还给我们队加了个教练?我们队训练够多了……我……我还有加罚卷腹嘞……”
我无奈的说,尹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间操完毕我匆忙回了教室,此节课是语文课回答大屏幕上的自词在积累本上,一般我们完成很快,写完了去前面找老师批改,纪律相对比较自由,我趁机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叶阳,叶阳也是大吃一惊。

“你干的好事……?”叶阳瞪着眼睛
“不是我干的,我觉得这是迟早的事而且是她们规划好的。”我若有所思的说。


“这波真的可以了……我们队要哭天喊地了”叶阳装作哭的表情。

“而且我觉得聂教练不会放过咱俩的…就是怎么说……潜力……但我真没有发现我的潜力”我贴在她耳边说,她显示出担心。





“我真不明白,柔术这项运动那么多痛苦,为什么你们还这么喜欢……?”
向皓插话道。


“我早就说过我是被迫的!”我白了他一眼,但是心底热爱柔术的火苗在隐隐燃烧。

2016-08-21 17:12, 26楼

part12.

“我下楼值周,一会训练去找我”我对叶阳说。

下午一般放学是接近四点,但是值周生3点15到岗位,低年级的同学放学早需要维持安全。


训练队是3点半到体育馆训练,我三点半刚好值周完毕,而且我的岗位就在体育馆附近的教练办公室旁边,这让我下课都能看到尹匿教练我很是开心~


低年级同学放学后,走廊里空荡荡的,我在走廊里溜达了一会儿就要去训练了,走到体育馆的时候遇见了尹匿老师,我心里碰碰跳动的接近他。

“副教练今天就进你们队”尹匿转头跟我和叶阳说“我先去训练了,你俩要是受不了可以训练完来我这,我帮你们缓解。”




我和叶阳对视了一下,表示无奈,换了衣服,进了训练室。

女魔头聂教练已经在训练室等着我们了,三点半我们都到齐了。


她站在我们队伍前面,三十二岁,气质非凡,身材一看就是练专业的,拥有者清澈透明的黑眼睛,看起来很温柔,仿佛能穿透人心,我和叶阳松了一口气,只要是看起来温柔就可以,这是我们最后的奢求。



同学们看着新副教练,交头接耳,有的从健美操队转来的队员看见了老教练兴奋,也有的看见了她蛮失望,对叶阳来说是恐惧,对于我来说多的是新鲜而不是恐惧。




林毅教练从门口走了进来,聂副教和他点了点头。




“这是你们的新副教练,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她可比我狠多了”林毅挑着眉毛愉悦的看着我们。








我冷冷的看着林毅,心想 比你狠多了…还不是听你的话副教练才会狠?!





“我们晚间可以尽情练软度了,是不是?”林毅一身白运动服在聂副教的旁边,玩着手指,目光扫向我这边。













“别管他,又不能给咱们拉进小黑屋。”叶阳对我说。




“那么先做准备活动”一个坚定有力的女声说道。


在热身的时候我悄声问叶阳
“你多少度了?”

“210左右”

完了,我真的废了,按照常理,如果叶阳到了210度,我应该在200度左右,然而一个假期的我自己也没有锻炼,程度肯定小于200度。



她看出了我的惊恐,轻声安慰我
“没有关系的…不可能一次压程度太大…林毅也没有过”












“任天由命吧,我才不管呢……”
我装作轻松的口吻结束了会话。

2016-08-21 17:13, 28楼

part14.

聂副教是完全同意了林毅教练的说法,因为鉴定机关是不可能出错的,我就是中国柔术的新生代,我可以称霸柔术界,即使现在我没有发现我的潜力,迟早有一天会发现的。

“把潜能极限的发挥,做出最优秀的自己,这就是我们一生的意义,我们是为了不让你走弯路,柔术是你最大的骄傲。”聂副教看着手中的计划表点点头。


“那就不要压太狠……循环渐进不错……嗯”
我没有什么话语反抗,终究是逃不过训练的。

“嗯…但你今天需要恢复到你以前的程度,你的退步不是一点半点啊”聂副教担忧的说。


“我……”



“叶阳对你太温柔了,导致每次训练我都要亲自动手,以后你俩我亲自压,每次训练就在这等我”林毅冷冷的对我说,随后把叶阳也叫到了角落。






“我还是觉得梓慧厉害,不用教练就能软度得第一”我悄悄对聂副教说。



“林毅教练说那只是一时的”












聂副教从旁边垫子上拿了几个沙袋排成排放
“躺在长凳上,放松,先横叉”聂副教轻声说。

此时感觉聂副教比上次在健美操队压男生的时候温柔多了。
“我怕疼”
“怕的是恐惧吧,下一秒的恐惧,往前走的恐惧,人人都会怕。”聂副教笑了笑

“不,是真疼,就是疼,尤其竖叉,惨不忍睹。”
我轻声回复道,在长凳上躺正
“我也很久没上过长凳了”





“害怕长凳 那就是对下一秒的恐惧”聂副教笑了笑,走在我身边。

2016-08-21 18:00, 31楼

part15.



我静静地躺在长凳上,看着天花板反射的暖暖灯光,我的心慢慢静了下来,我想我如果真的像教练们所企说的那样拥有过人的天赋,那么我为什么要不信任,不发挥自己呢?教练们对我的期望那么高我又为什么一次一次的找他们的麻烦呢?

我想林毅对待我也是因为我的做法吧,他本不是一个高冷死板的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为什么我不能用心训练呢?




曾经我因为素质好来到这里,背负着所有教练的期望,而我却我行我素总是给他们制造麻烦,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至少不和教练们顶嘴了,不过我仍然要克服疼痛的困难。







我躺在凳子上,想了很多又好似没想,我隐隐约约的听到聂副教声音
“训练要专心,想什么呢?”



我睁开眼睛向她看了看,叉开双腿,分开到接近180度,这是我假期以来第一次训练软开,因为假期的不努力与忽视,使我的程度直线下降,因为我的主业并不是柔术,这只是一个校队而已,我学习成绩优异应该也不能终生搞体育。













我把腿分到180度,努力再向下自己震压,竟然会疼痛,我心里微微震惊,退步太大了我心里想.....



“没想到只有180度”聂助教也是微微一惊“同学们可都在200度以上啊迁雨!”




我点点头,没有多说。
横叉对于我来说还是蛮轻松,不管多少度还是可以忍受,但是竖叉就不行了。













我开了个横叉,聂副教把手放在我的脚踝处震压,又在我大腿内处放了两个沙袋,我微微呼吸还算轻松,震压过后突然聂副教加大了力度左右腿都向下压了力度,并在两只小腿上也放上了沙袋,刚刚还不算疼痛但突然一阵阵疼痛冲击着我的韧带,我想从长凳上起来。










“腰别离开长凳,靠回去。”聂助教平淡地说。



我尽量把腰靠在长凳上,这时聂助教抓着我的脚踝,倾注了她全身的力气压在我的腿上,腿部的韧带像撕裂般的疼痛。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压的疼痛难忍,我轻轻啊了一声,随后腰又从长凳上弹了起来。











这时,一只纤长洁白的手从我的头顶给聂助教拿了个沙袋,我用胳膊挡着脸,抬手一看,林毅正在看着我 ,我和他对视了一秒钟,随后我转移了目光。






聂助教不愧是对柔韧有研究,会在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给予一击,聂助教把林毅手中的沙袋轻轻放在我的腰上,我大口呼吸,减缓疼痛。




从我的余光中,我看到林毅的旁边叶阳把脸埋在胳膊里一声不吭的正在耗横叉,然而林毅的目光还是在我身上。



我感觉到我的大腿根像撕裂般疼痛
,我的小腿和脚踝也动弹不得,我被固定在长凳上,仰面朝天,只有手部和头部可以自由活动,我深深呼吸以减轻疼痛,艰难的忍者,没有掉眼泪。

2016-08-21 19:00, 32楼

part16
聂助教把我固定在这里,她和林毅一起去巡视与帮助其他队员了,疼痛可以忍受,但是寂寞不能忍,我侧过脸看着叶阳。









“嘿---”我轻声呼唤她。

她抬起头,她的脸颊红扑扑的,本身就是圆脸的她显得更加可爱,林毅只给她多压了5度,我和她的腿也渐渐失去知觉了,也不是刚刚那么疼了。





“感觉如何?你才190度多点”她看着我的度数摇了摇头。





“现在不是问题,我愁的是一会儿的竖叉”我担忧的说。


“你看聂助教还有武器呢”
叶阳朝聂助教的身影望去。






我刚刚还没有发现,聂助教手里拿着一把训戒直尺,银色亮闪闪的,可能是弹性钢制材。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招”我冲叶阳挑了挑眉。











聂助教再次向我走来,我的韧带已经麻木了,她帮我撤掉沙袋,撤沙袋的瞬间,瞬间失去做用力的韧带颤抖了一下,我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了一下,她温柔的撤下沙袋,帮我揉着腿,捶着韧带。







“嗯,效果不错,横叉还差十度” 聂助教满意的说。








我去还差十度?
刚才已经压了十度了?
“等一下...一般不就压10度?” 我挑了挑眉表情纠结。















“你的计划今天横竖200度”林毅在旁边翻都不翻计划表,说道“抓紧,其他人都已经完成了,我记得很清楚。”













“不啊...还有那么长时间呢,一点一点来不行吗....”我要哭出来了



“我觉得今天200度对你来说不是问题”聂助教在我耳边轻生鼓励我。






















我突然一笑,我想到如果横叉200度的话那么肯定没有时间练最不擅长最丢人的竖叉了,于是就答应了。
















“不要想着不用练竖叉,照样练,练完再走,你还欠我60个交叉卷腹。”林毅透过计划单冷静的说 。












“等一下,不是30个吗?!”我着急了。










“120个”林毅哼了一声。












我顿时火气直升,但是刚刚我已经对自己承诺过,好好训练,这才没直接起来就走,我没在说什么,轻声对聂助教说
“开始吧。”











林毅教练对我没有反驳他也有点惊讶,心想这孩子难道被我启发潜能了?















说到启发的,是我心里的正能量,心态是最重要的因素,摆平心态我才能继续向前走。














在刚才的基础上,助教重新把沙袋放回原处,这次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慢慢慢慢的加大力度,一次压到了两百度,然后停在200度震压。
















大腿韧带再一次撕裂般疼痛难忍,不仅是大腿内测,每一个放有沙袋的地方都在隐隐作痛,我双手抓着衣服,身体很想直起来,可是沙袋丝毫不让我活动 ,我就像被订在十字架上的人,喷人他人摆布,毫无反抗之力。









这种疼痛是难以忍受的,我的身体像一万只蚂蚁爬过般难耐,疼当中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痒,自己还不能活动。












活动双手还是无用的,痛在腿上。


“很疼么?”林毅在我头顶打趣地说。












“啊,你废话。”我在心里回答他并不敢说出来。






“不疼”我平淡的回复。





“不疼就继续忍”





“啊,那疼呢?”听了这话,我好奇的问道。

“疼也得忍着”他笑了笑。











我倒是第一次看见他对我笑,原本想反抗他的心里融化了,我没有再说话。








我用手捂着脸,挡住昏暗的灯光,训练室变得静悄悄的除了个别刚刚被林毅压过的人的呻吟声。





静悄悄的,我进入了梦乡,在这里,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时间过去的也很快很快.....








隐隐约约听见聂助教的声音“迁雨?”






我醒了过来,疼痛又弥漫着我整个神经

“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看着聂助教。





“刚才看你没有动,以为你晕过去了,原来是睡着了....”

“嗯,今天比较累”我敷衍道,一会还的做120个交叉卷腹,本来只做30个,结果翻了4倍,今天又要晚回家了,心里默想道。










又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我发现我的腿被突然合并起来了,我刚刚又在走神,没有发现聂助教在帮我收腿呢....









我侧身一转,从很窄的长凳上翻到了地上,还好长凳离地面只有3公分,我抱着腿侧身躺在地上活动,同学们的目光都被我从长凳摔下去的声音吸引。












“诶呦,看什么,你们又不是没摔过....”我小声嘟囔道。




“我们看你是因为,我们要放学了!我们任务都完成了!”梓慧眨了眨眼,愉悦的说道。




“等一下....”我看着梓慧愉悦的背影趴在地上揉着腿。

2016-08-21 19:48, 34楼

part17.
我的目光转移到叶阳身上,她也已经结束训练了。

“我去隔壁尹匿教练那写会儿作业,你练完去找我一块回家,你书包我帮你先拿了。”叶阳蹲在我耳边嘱咐我,我点点头表示我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







训练室的人都走光了,现在只剩下林毅坐在角落的办公桌上整理着今天的评估,还有聂助教在我身边帮我揉着腿。






“你还有竖叉200度,120个交叉卷腹”林毅看着我的评估表圈着圈圈。




我抬起头,目光渴求的转向聂助教,她表示无能为力。





我最害怕与不擅长的竖叉还有根本无理取闹的腹肌训练,让我恐惧与无助,我有一种想站起来往门外跑的冲动。







两个教练对一个学生也太残忍了吧?!



一个是新来的有技巧把人压的服服帖帖的温柔女教练,一个是让我有斗志的却又冰冷冷的林毅教练,我两个都不想选择。







此时带有恐惧的我躺在地上,不知道做何种选择。




我们三人谁都没有动,过了一阵子林毅教练缓缓的说“聂助教,今天辛苦你了,我们队正常训练时间到了,她就交给我吧。”










聂助教听出了林毅教练想和我独处的意思,便拍拍我的肩膀表情鼓励的离开了。


















“现在,训练室只剩下你和我了,没有什么顾虑了就开始竖叉。”



耗竖叉的时侯因为我会特别狼狈,和我平时其他训练的反差特别大,因此我不喜欢在陌生人以及同学面前建议竖叉,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林毅教练面前才能放的开,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跟我,不用放不开,这里隔音也很好”
他继续批阅着评估。













我犹豫的坐了起来,默默的拖过了两层垫子和几个沙袋,对着他在垫子上滑了个180度的竖叉,我使自己不用手支撑,竖叉的疼痛不得不使我用手支撑,竖叉没有别人的帮助我不会有进步的。












“我亲自动手”林毅从座位上走过来,蹲在我身边撤掉我的手,绑在身后,我的身体压下去了一节,我挣扎着摆脱, 但是我发现越挣扎越痛。





















不到三秒,我的眼眶就湿湿的, 我低下了头,咬着牙坚持。




“疼就喊吧,才压了这么点就不行了” 林毅坐在我身旁,端详着我。










“你…把我手……解开”我的眼泪打着转转。









林毅把我的手松开,他站在我身体后面,把我的双手抬到空中,把我的身体拉直,向下震压。




“啊————”我叫了出来
“松手————”
我的眼泪滴在了毛毯上

“疼————”
我我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在脸颊上。












林毅教练加大了力度,又把我向下压了几度。






“不要————呜呜——”
我抽泣着,挣扎着。



“阻力很小,天赋不错”林毅满意的继续震压。






“疼!疼! ————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
我的手极力反抗着,挣脱着摆脱他。








“你别动!我没让聂老师给你压就是考虑了你的感受”

林毅抓紧了我不老实的手臂。












“我——求你————了”
我哭喊着,声音不亚于白天的男生。







林毅继续向下压,他的脚踩在我大腿上,又在我小腿上加了沙袋。






“你说咱们每天只练两、三项够意思了吧,假设你去省队训练,强度比咱们强十几倍 ,到时候谁给你开小灶?!”


















林毅在我的喊叫声中,渐渐的把我踩到底,加上沙袋固定住。










“慢点——————”
我哭的更厉害了 ,她让我直起上身,把我的绑在了把干上,所有力量都倾注在我两腿之间,我无力的哭着。

2016-08-21 20:06, 35楼

part18
他拖来长凳坐在我旁边,一脸好笑的样子看着我,我把目光转移,不愿意看着他。



我知道哭喊已经不能让他把我放下来了,于是我就小声的哭泣,同时也试图转移着注意力。



“你写作业吧”林毅打破了沉默。




“在这?耗着腿呢!”我抽咽着回答, 脸上浸满泪水又没有双手去擦。

“不,向皓应该帮我写完了”
我得意的说。






“你怎么能————”



“对,我就能,我是学霸。”



我并没有因为聊天减少多少疼痛。



“你能把我放下了吧?我已经到200度了。”
我小声抽泣着。




“你能保证你明天还是200度么?现在放你下来等于前功尽弃,明天还要重新拉。”


林毅摆摆手示意不行,他站起来又检查了一遍我动作是否到位。






“你别动!疼————”
我呻吟道。













林毅拿过评估表坐回我面前。




“你这破表————反正我也是低分——”
我抬眼看了看,低下了头。











“90分,还算可以的成绩。”林毅用铅笔点了点“主要是看态度。”












这是一个在我看来不错的成绩,我也很诧异林毅会给我打出90的分数,我一直以为我对于他只值60分。

2016-08-21 20:34, 36楼

part19

我的腿一点一点失去了知觉,这是我最期盼的,疼痛逐渐消失了,我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林毅看我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看,其实竖叉也不是那么吓人吧?”

















“不,还是受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退步也没有了知觉,林毅估计的时间也到了,站起来帮我收腿。


“慢点——我要废了————”


我恳求的说。




“我还没动手呢”林毅无奈的说。













林毅轻轻的把我的手解开,我终于可以活动一下身子了,他撤掉沙袋,让我自己活动一下。






我的腿又恢复了知觉,收腿的疼痛比压腿还疼。






“你自己起来试试”


我双手慢慢支撑着双腿从200度恢复到了180度,用了五分钟之久,接着又用了五分钟才把腿给收回来。









“去踢腿,动作标准!”






我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艰难认真地踢着腿,活动。





等全部活动好了,林毅说
“交叉卷腹60个吧,难得你这么认真压一回竖叉。”







我只好接着做交叉卷腹,一拍一个,还要动作标准,且不是我自己计数。










做了大约70多个后,终于听见一声训练完成,瞬时我趴倒在地上。







“快回家学习吧”林毅在我的评估表中打了个勾,回到了他的座位。











我拖着毛巾把脸擦干净,换好衣服,去了隔壁教练室。








敲门。








“进————”熟悉的声音。









“额,都在呢”
进门,我看见了隐匿,聂教练和叶阳,我坐在叶阳旁边,打开书包和她一起写作业,现在是晚上七点,一般教练们8点下班。









聂助教表情复杂的看着我
“怎么了?聂老师?”
我疑惑的问。



“我们刚才听见你的嚎叫了.....开竖叉去了吧?!”叶阳不掩饰的说,反正她已经见过我竖叉时的样子。











“那不是很正常么”我随意的回答。





“我以为有天赋的人是不会这样害怕训练的” 聂助教回答道。






“嗯……可能吧,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怎么回答,可能是我的潜能还没有开发吧。

2016-08-21 21:03, 38楼

part21


“老公”

我打开另一条扣扣消息,这是一个小女生给我发的消息,但是这觉不是玩玩而已,这个小女生是一个心灵受伤的小姑娘,轻微的偏执性格让她自以为她是一个小公主,她折翼飞在空中,终于找到了善解人意的我。





起先我们是前后位,直到有一天她跟我交心,我了解到她想把她的另一半依靠给我,她经不起受伤了,终于花了一年的时间,我认清她了。




她心事藏的很重,因为家庭与恋爱而导致轻微的偏执,她不喜欢真实的自己,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在同学面前随着同学的看法改变自己,活的非常累,甚至自残。




直到遇见了我,我现在知道她不是纯粹的同性恋,她只是想找一个心灵的依靠,找一个可以把她当公主的人对待。






我是以同情善意才接纳她的,跟她接触的一年时间里,她对我终于放下了....而我却花心,三分钟热度,做不了坚守,又伤害了她。







并且她日渐显示出的真实性格也很和我不符合。

2016-08-21 21:17, 39楼

part22





而我,却是一个恋师情节girl.
我喜欢成熟而有气质的教师,不论男女。



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像尹匿教练成熟稳重的异性魅力,另一类就是像林毅教练独有的气质和作风吸引着我。





因此,我同时喜欢着尹匿教练和林毅教练,这是两种不同的需求。




尹匿教练从小就带着我,也是和肢体上最亲密的人,他常常爱抚的摸着我的脖子,我每次看见他都有一种害羞而欣喜的感觉,而我每次看见他都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他喜欢和看好我,我也从小就喜欢他,他有一种独特的性魅力,据说很会泡妞,可以当个炮友








而林毅教练是气质加上语气,原本我以为他是一个很难接近的人,他身上透露出很深的学识与教练气质,平时对待他人的语气也都甜甜的,直呼小名,一个有知识魅力的人温柔的呼唤你的小名,瞬间就捕获了未成年人民的心。

2016-08-21 23:04, 43楼

part23.
第二天中午,广播通知,柔术队伍下午训练需要早到。


三点下课,我和叶阳还有梓慧,没有继续上自习,匆匆收拾书包去训练了。



“为什么早到啊?”我疑惑的问,训练时间晚上有的是,非要早到,我抱怨道。




“听说市队来选人” 梓慧说“今天中午领导们就到了,每个队伍都选,向皓刚刚不就被选到田径市队了么!”





“我还不知道呢!可是向皓连校队都不是啊?!” 叶阳和我疑惑道。




“向皓当时在操场玩带有跑步的游戏,结婚领导一看这个苗子不错,以后跑了个60米测试,领导点名要他,然而向皓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他竟然拒绝了。”
梓慧轻描淡写。





“太任性了吧....我说他怎么没跟我说呢”
向皓平时在班级里田径数一数二的,但是他心里素质不是那么好,所以拒绝参加了一切训练队。


“走了,走了,快换衣服”
我换上浅色训练服,整了整衣服,走出更衣室,这次领导选人我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她们是突然来的,而且我的成绩处于落后阶段,根本没可能被选上,因此我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参加了训练。







领导们有五个人,三男两女,都是四十多岁左右,我们排成队,他们首先从我们的外表观察,然后两个男人凑在一起在纸版上画着什么。

“好,分开站,看看你们的程度怎么样。”其中一个穿着条纹格格,年轻点的女人说道。

训练才有上一个学期,训练密度不高,任务也不多,还放了一个暑假回来,程度能有多好?我心里默想道。


我们照着女人的说法做了最基本的动作,队里做的整齐划一,这点简单程度每个人做的完全相同。


“推荐几个人吧”女人对林毅教练说。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林毅在我们周围走过,指尖轻轻划过我,叶阳,梓慧的头顶。


以我现在的成绩没法和她们几个比,我摇了摇头,但是女人示意我们四个单独过去,梓慧做了230度的横竖叉,目前全队的最好成绩,女人又给她轻轻压了压,感觉很满意,点了点头。



我心里蛮佩服梓慧的竖叉,230度,虽然不高但我什么时候能达到呢?!

叶阳利用垫子下了210多的大叉,女人也比较满意,不愧是叶阳,膜拜膜拜,我心里想。

轮到我了

“我不,我怕疼”我往后退了一步小声的嘀咕,而且我也不喜欢陌生人帮我压腿。

我撇了一眼林毅教练,我也拿不定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那你只下竖叉吧”女人在表格里写着评语。
队友们都站在训练室中间,散开的谈笑,但是目光都投着我 ,显然是因为我拒绝领导的唐突回答。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队友,队友显然都认为我被林毅教练单练是因为我有潜在的能力,因此都很期待我的表现,但是实际上林毅教练目前找我单练是因为我跟不上大家的节奏,

我只好硬着头皮下了个标准的180度竖叉。

“训练单上写着昨天200度达标”女人看了一眼林毅递给他的单子。

林毅用目光给予我鼓励,显然我要在队友的面前压竖叉了,不过昨天已经到了200度了,今天应该轻松点吧,我心里暗想。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23340,总字数118675 柔术吧,修止符滴小黄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