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三火燎原 总裁攻挨打 重发版1.0

2019-06-20 22:23, 1楼

2019-06-20 22:27, 2楼

为防吞 同步晋江微博lofter豆腐 用户名都是:id飒总
晋江 SP版
微博 SP版
lofter SP版
豆腐 SP删节版

2019-06-20 22:28, 3楼

实在喜欢攻挨打,溪苑搬家之后更没粮了,无奈自割腿肉产,渣文笔不喜勿喷。
本文设定:总裁gongx明星shou
简单来说,是个对外高冷对受百依百顺任打任罚痴汉攻暗恋受七年,为了迎合圈内受的兴趣主动讨打的故事
不要站反gong受!!重要的话所三遍!!

2019-06-20 22:29, 4楼

1.1包养协议?!
俞焱练完舞刚擦了把汗坐在凳儿上闭眼休息,那边邵文斌就开始在他边儿上唠叨,“阿焱你看咱家boss刚回来就上了这么多家头条,‘国内最大娱乐公司炎火总裁江冽归国’,‘大势回归——炎火集团冷峻贵公子’。”俞焱把邵文斌的手机拉近,懒懒地扫过去,发现这些通稿有个共同点,那就是用词都小心翼翼而且连图都不敢配。这么大的新闻能不露脸肯定是幕后有强硬的团队给压下去了,并且能做得这么滴水不漏他的身份肯定不只是娱乐公司总裁这么简单,这个人不好得罪,俞焱心里有数了。
然而头脑简单的邵文斌同学并没有想那么多,还在为江总鸣不平:“咱家boss颜值那么能打怎么这些新闻连图都不配的,上午boss进公司的时候你看到他没有?那张脸估计整个娱乐圈都没几个能刚得过,简直可以原地出道。”
俞焱自动过滤邵文斌的无脑吹,“昨晚通宵录节目,上午在那迎他的时候半梦半醒,根本懒得看。怎么着?比你家邵燃还好看呢?”
“那当然!我跟你说啊,他是那种高冷男神类型,本来面无表情然后不知道看到什么突然笑了一下,那一笑…那一笑!反正就是感觉世界都变美好了!”
“打住打住,梅梅你能不能别老对着其他男人犯花痴?”真受不了这个骚0竹马了,“你家邵燃不会吃醋吗?”想到邵文斌家那位三栖影帝大人每次邵文斌一晚归他就朋友圈挨个打电话的样儿俞焱就觉得又同情又好笑。
“梅梅个腿儿,再这么叫我打爆你狗头!”就因为小时候爱吃梅子就有这么个丢人的小名儿邵文斌真是无处伸冤,俞焱也是真的太欠扁动不动就瞎叫唤,“还有,别提邵燃了,我三天没接他电话了。”
“行了,为了那点小事不至于,他也是因为担心你。我看他啊就是平时太宠着你了才让你无法无天。”
俞焱成功收获邵文斌的怒瞪一枚。
这边正说着有人在练习室的玻璃门上轻扣了两下,“俞哥,请跟我去一趟总裁办公室。”
“??阿焱运气可以啊,刚说你错过可惜了总裁就翻你牌子。”邵文斌秒变柠檬精。
“那成,我过去一趟”,俞焱站起身,跟邵文斌告别,“今天时间紧,下次请你吃饭。”
俞焱走到Andy身边,看了她两秒,“今天的唇色很不错。”Andy原来是个策划部中层领导,年纪还轻的小姑娘,看样子现在是升到总裁特助了。
Andy被俞焱盯得有些害羞,毕竟俞焱实在生得好看,那种特别有侵略性的美颜,一双桃花眼认真看人的时候就会有种很深情的感觉。她脑袋当机了半天,直到把俞焱送进总裁办公室,Andy也没憋出半句话来。圈内盛传俞小天王撩人而不自知,看来是真的。
俞焱看到江冽的第一眼脑袋里就浮现了刚刚邵文斌的那堆形容词,确实过于好看了这位,上位者的气场很足,气质也和描述中一样冷,的确配得上冷峻贵公子这五个字。混血的优势很明显,冰雪肌肤,刀削般深邃的轮廓,鼻梁高挺,还有一双深海般的蓝眼睛。这双眼睛,倒有点似曾相识。
“江总,您找我。”
“过来坐。”
俞焱在桌子另一边坐定,感觉江冽过于炙热的眼神一直追随他从门口到桌旁。
“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很喜欢你,所以…”这是江冽人生中第一次正经表白,还是面对他喜欢了七年的人,他平时不善言辞不懂那么多弯弯绕绕所以只好直白一点,这也是他在生意场上的一贯强硬手法,但之后想表达的意思面对喜欢的人他竟有点语塞。
俞焱看他没有下话,调笑道,“江总您不会是想包我吧?”
江冽没想到他的意图就这样被一语道破,以他对俞焱的了解,他知道他不会喜欢这样。他本来也可以用委婉一点的方法去追求俞焱,但他实在不想等了,至少要把俞焱先捆绑在身边才行。
于是江冽没有否认,他递给俞焱一份文件,“你看看这个吧。”
俞焱皱了下眉,如果是上下级之间开玩笑还好,但江冽要真的想潜他,那真是犯了他的大忌。他在上家公司就因为拒绝潜规则被雪藏过,他对这种肮脏的关系没有兴趣,也不准备为了前途用身体取悦别人,遑论他心里还已经有人。他想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份文件的大体内容了,他直接把文件推回江冽面前,“不好意思江总,我不接受潜规则,我想我们没必要继续谈了。”至于后果,随便吧,他本来生性就野。
江冽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这份协议大多数内容都不难做到,你还是先看看再决定。”
行吧,反正俞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看看倒也无妨。俞焱无奈地开始阅读这份协议上的条款,越读越心惊,不得不说这是份非常委曲求全的协议了。这整个协议除了让他搬进江冽家几乎没有其他约束性质的要求,剩下的都是他能得到的好处,比如一大笔钱财,好的娱乐圈资源,甚至未经他同意江冽不会对他做出任何越矩的行为,两年后他还可以自由解约。最重要的一点是江冽愿意给俞焱的母亲提供米国圣彼得医院最好的医治和疗养。俞母的病是目前最令俞焱头疼的事之一,她刚做了一次心脏搭桥手术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俞焱了解过业内这方面最有权威的医院就是圣彼得了,但是想请到最顶尖的主治医生不仅需要钱还需要人脉,而他在米国人脉并不广,他也不想回去求那个人渣父亲。
这份协议中还表示,对他的感情生活不加约束,他可以自由恋爱,没想到这位总裁连被绿都能接受,他们素不相识,如果江冽愿意为他做到这些真是莫名其妙,不过这倒是让俞焱产生了重新考虑这份协议可行性的想法,这完全是一份不花什么力气就白嫖的协议。
“我们的关系要对外保密。”
“好。”江冽知道,俞焱能考虑这份协议已经很不容易,所以即使只能做他的地下情人江冽也愿意。
最后,俞焱看到协议中写道:如果乙方还有其他要求,在甲方能满足的范围内甲方都会尽量满足。
俞焱把协议放在桌上,虽然这份协议好处颇多,但也能从中看出江冽绝对调查了他,这令俞焱不太高兴,他不喜欢别人随意侵犯他的隐私,于是看到最后一条后,他就生出些想教训江冽的想法,毕竟他也很好奇,江冽能为他做到哪一步呢?这样想着俞焱有些玩味地看向江冽,“江总既然把我调查地如此细致,想必应该知道我有些特殊的兴趣,江总连这方面也可以满足吗?”

2019-06-20 22:30, 5楼

1.2
“你是说你去S河蟹M俱乐部的事吗?”
好吧,看来江冽只知道他去俱乐部玩,但是他具体在俱乐部干什么江冽还不清楚,“准确地说,我是对s河蟹p有兴趣。”
看江冽迷惑的眼神俞焱看出他肯定没听过这个词儿,他干脆站起身走到江冽身边,“看来江总可能不太了解,那现在我就来给江总演示一下”,俞焱一手抓住江冽的领带把他拽起来,江冽顺着他的力道起来没有反抗,然后俞焱一用力就把江冽按压在了大理石办公桌上,江冽双手撑着桌子,臀部成为了全身的制高点。俞焱继续解释,“s河蟹p是spanking的缩写。”
江冽想,他大概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俞焱也觉得既然已经说得这么明白海归江总不可能还听不懂,那他现在还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是默许了?真想不到如此高冷的江少爷竟然会同意被打屁股。不过江冽这么乖乖地伏在桌上的样子还真让俞焱产生了被臣服的愉悦感,他还从来没和总裁被实践过,而且还是在办公室这种颇有情趣的地方。抛开他们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不说,江冽这身材也算是个极品被了,宽肩窄腰,两条笔直的长腿立着,让屁股显得更加挺翘。这包裹在紧身西装裤里的臀部形状分明,即使是博览群臀的俞焱也觉得审美得到了满足,而且江冽的肤色接近白种人,要是增加些红痕想必是非常好看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这么做吗?”虽然已经察觉到江冽的默许,但俞焱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回答,反正他已经不在乎后果了,干脆就玩个痛快吧。
在久到俞焱认为江冽不会回答的时候,江冽轻声说了一句:“是。”
俞焱被他的反应取悦得很满意,他开始在桌上寻找一个趁手的工具,他掂量起桌上的绘图尺甩了甩,感觉太轻薄了一点力度都没有,没想到江冽主动把皮带解下来递给他又重新趴回去。这万宝龙的纯牛皮腰带拿在手里都觉得异常结实厚重,江总对自己还真挺狠。
俞焱站在江冽身后,打定主意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他轻轻按住他的腰,对准臀腿交界处七分力抽了上去,江冽闷哼一声臀部也晃了一下,但很快他又重新摆好了姿势。不得不说,江总还挺懂规矩的而且他的声音比很多小被的惨叫好听多了,带些低沉的性感。俞焱的手劲儿大,他知道这个力度对初次挨打的人可能有点过分,但他还是不准备收敛力气,毕竟他是一个中重度主,对让他不太爽的人更没必要手下留情。他比着臀腿交接的嫩肉又狠抽了十下,江冽没有叫也没有躲,俞焱还以为江冽长了个铁屁股,结果一看下唇都被他咬出血了了。
“不准咬唇。”俞焱命令道,江冽听话地松开了。
接下来的责打几乎全都落在下臀,还有的落在大腿上,俞焱是打定主意让江冽坐凳子的时候吃尽苦头。江冽拼尽全力控制自己才没有闪躲,只在实在太疼的时候闷哼了几声,偏偏是这样的隐忍才显得更加可怜。
虽然江冽想潜规则他令俞焱不太顺心,但在其他方面江冽的态度真是意外的乖顺。
最后几下俞焱用全力狠抽在江冽臀峰上,打得江冽腿都在打晃。完事儿他把皮带扔在桌上观察了一下,江冽的屁股应该肿得很厉害,包裹臀部的西装裤都紧了不少,这个效果令他很满意。
江冽看他不准备继续打了,站起身重新系好皮带,问他:“现在可以签了吗?”
刚刚把他拉到桌上趴着还没注意,江冽完全站直至少比他高5厘米,颇有压迫感,于是俞焱绕回原来的位置坐下,看江冽有些虚地扶着桌沿,莫名又产生了想要欺负他的感觉,“江总也坐。”
江冽无奈地坐下,只觉得臀腿痛得快不像自己的。
俞焱想,都到了这份上江冽还要上赶着倒贴难不成真是M体质喜欢挨打,调查出他有S倾向所以才对他抛出橄榄枝的?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江冽怕疼怕得要死,认打认罚只不过为了迎合俞焱的兴趣罢了,总不能让自家老婆总出去看别人的屁股。
“江总既然已经表现出如此诚意,我要再不签也太不给面子了。”俞焱几笔挥下自己的名字。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份协议即使没有最后一条对他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何况现在附送了这么优质一个被,屁股好看挨打不躲叫声好听。他没有不签的道理,只不过他不喜欢被人胁迫的感觉罢了。
“好,那一会我会吩咐人去帮你搬家。”江冽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他,眼神缱绻,“家里的钥匙。”
小可怜,嗓子都哑了。
俞焱终于放过江总,痛快答应,带走了钥匙。

2019-06-20 22:31, 6楼

2.1雪盲
事实上江冽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以为俞焱搬进他家他们就能天天见面,没想到俞焱连续三天夜不归宿每天出去喝酒泡吧,紧接着又进山拍戏,没有一天真正在家住。江冽也只能忍着不去过分打扰他,毕竟协议里写的不会干涉俞焱的感情生活,也没有规定搬进来就必须每天回家,所以他在外面玩也不算违反协议。
“江总,紧急情况,俞小天王剧组所在的氓秋山发生雪崩,现在整个剧组已经失联了…搜救队的人说现在大雪封路山上情况难以预测,只有等雪停了才能继续执行救援任务。”何添跟着江冽多年,知道俞焱对江冽的重要性,于是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他不得不赶过来打扰病中的江冽。
江冽头疼得要命,自从前几天挨过打他不精于料理自己没有上药,伤口就发炎导致一直低烧缠绵不退,在床上也只能侧卧,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急火攻心,“派去跟着他的人呢?”
“也联系不上。”
江冽拔了自己的输液针,“等搜救队的做事上边儿人都凉了,你去找秦氿要几个车技高胆子大的带够清雪装备和物资,我们先自己往氓秋山那边去。”
何添按住江冽,“您现在身体不适还是在家休息等我们的消息吧。”
“我休息不好,我必须第一时间见到俞焱确认他平安无事。”
江冽带人到山脚下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大雪还在一直下没有要停的迹象。他和氓秋山的原住村民打听了受这次雪崩影响最小的山路,从那条路进山还有可能上得去,但是危险指数同样不低,因为山里随时可能发生二次雪崩。氓秋山是群山,村民给指的路实际上是绕背进去的,到目的地至少要花六小时。江冽随即决定立刻出发,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天黑之前勉强赶到。
江冽一行一共8辆车16个人,何添和江冽乘一辆。由于长时间直视雪地容易引发雪盲,他们来得匆忙没准备墨镜,所以各车都是两个人轮流开以防眼睛受伤。
江冽看何添已经眼睛不舒服还在强撑,开口,“我替你一会,你这样眼睛受不了。”
何添担心江冽的身体想劝他,但在他的眼神下乖乖闭嘴换座位。
路只剩下最后1/4了,他们一路向上,遇到实在过不去的地方就清。江冽没再提换司机的事,他不想再为这个浪费时间,也许俞焱现在还身处险境之中,他只要一想到这儿整个心脏都像被人捏住了一样。后面的路江冽一直咬牙硬撑,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他的视野已经模糊一片,臀上的伤也痛到**i。何添跟着江冽的时间长,但没有长到对江冽了解到事无巨细的地步,他不知道江冽原来就有过雪盲病史,再受刺激很容易复发。
“何添扶我一下,我有点看不清东西。”
“您的眼睛…”何添叹了口气,身体都这样了还在硬撑,然而对方并不一定领情。
幸好雪崩发生的时间是凌晨,剧组当时没有在外拍戏,只是居住的旅店被大面积积雪封住了出口。江冽一行人在外面清了将近两小时才打通了一个小入口,剧组的人几乎全聚在大堂等待救援。氓秋山山路险峻这个旅店也比较简陋没有足够的水和食物,此时山上的人已断水超过48小时,很多体质比较差的已经开始萎靡,清醒的人看到救援来了全都兴奋地围上来欢呼。
“江冽?”
江冽听到俞焱叫他的声音离他很近,控制不住地直接抱了上去。
“他就是江冽?”“没想到江家小子这么俊!”江冽刚回国没几天,很多在场的都对他有所耳闻但没见过本人,于是听到俞焱叫他的名字都好奇地看过来,即使是见惯娱乐圈帅哥美女的老鸟也有被惊艳到,要不是顾及他的身份估计都拍照了。
这是做什么?众目睽睽之下搂搂抱抱?俞焱一把推开江冽,江冽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何添赶紧上前扶住他。
“你怎么这个态度,你不知道江总为了你…”
“别说了。”江冽按住何添的手示意他噤声。
俞焱拧起眉,听得莫名其妙,说好关系要保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抱上来,还有不能推开的理儿了?

2019-06-20 22:32, 7楼

2.2
既然大家都知道江冽在这了,这么一头肥羊自然很多人不愿错过。有几位体力尚存的纷纷过来打招呼,开玩笑,万一能得到垂怜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立马飞上枝头当凤凰的节奏。何添一个人推举也应付不过来,只得以“江总需要休息”为理由赶紧带江冽离开了大堂。
俞焱补充完食物和水后回到房间看到何添站在他门口还觉得有点奇怪,等打开门他就懂了,敢情是江冽在他床上呢,这厮还学会“登堂入室”了。俞焱心里窝火,刚刚在大堂就已经够不爽的了,现在江冽还不请自来,专程来讨打吗?
江冽听到门的响声,往那边看了一眼,半天也没对准焦,“阿焱,你回来了。”
“闭嘴。”俞焱不准备再忍着自己的火气了,直接一手抓住江冽的手腕压在他背后把他按在床上,然后抄起昨晚换下的皮带就暴雨般抽在江冽臀上。
江冽有些受不住,他身上的伤本就还没养好,何况俞焱现在还一点都没收力。“是因为酒店没有空房间了…”江冽想解释,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更狠的皮带,他只好咬住没被控制的那一只胳膊默默忍耐,把胳膊都咬出了一大圈血痕。江冽头一次感到有些委屈,他以为俞焱至少会听他解释一下,但没想到上来就是一顿狠抽。他本来想把刚刚在大堂情绪失控的原因一并说出来,但他不善于邀功,不会讲这一路有多少难处,其实他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也会紧张就像回到了那一年的雪山,百里冰川就只有他一个人努力地往外走,当时俞焱也是他绷着的最后一根神经,他刚刚太想抱一下俞焱了,他忍不住。
屋子里只剩下皮带刷刷的挥舞声和落在臀上的闷响,江冽和上次一样隐忍乖顺没有乱动。俞焱觉得江冽和他以前实践过的被都不一样,换做其他人现在早该哭天抢地扭来扭去地逃罚,但是江冽挨打就很无趣。俞焱不知道江冽光为了表现得“无趣”就已经很辛苦了,一纸包养协议被签出去的反而是他这个“金主”。
“啪”俞焱又一皮带抽上去,“报数。”
江冽已经被打得昏昏沉沉的,没有听清俞焱的话。于是俞焱又快速补了几下,“报数!”
“唔…嗯,阿焱下次再报好不好,我嗓子太疼了。”江冽说这几句话都快用尽了全力,他的冷汗快把面前的被单浸透了,这几天他忙着赶路也没时间喝几口水,现在水分又大量流失,只觉得嗓子快冒烟了。
俞焱看江冽不像个会轻易服软的人,如果服软了可能就是真的做不到,于是俞焱没再勉强,反正他现在气消得也差不多了,干脆把皮带直接扔在一边。然后他扯起江冽,也不管他现在狼狈不堪的模样,把人丢出了门外。

2019-06-20 22:34, 8楼

江总实惨

2019-06-20 22:35, 9楼

俞焱读音同 余焰

2019-06-20 23:10, 19楼

我快气晕了,我第一段又发错存稿了 虽然差的也不太多 但是我强迫症又要犯了

2019-06-21 01:44, 29楼

话说有没有资深人士帮忙科普一下helixstudios和spankthis的关系,spankthis是helixstudios的一个系列吗?helixstudios是一个网站吗?黑框和小乔是谁我好像问题有点多
点击数13,顶贴数1,本页字数7604,总字数10997 梧桐西院吧,慕容一袭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