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纯生 强强

2019-05-30 20:37, 1楼

纯生 两个人一起怀一起生
这种类型试水
可能略怪,没有写过

2019-05-30 21:02, 5楼

高文轲原本是为了堵住自己父母传宗接代的嘴,加上自己也挺喜欢小朋友的,所以在确定自己是同之后,攒了钱做了手术,那天发了疯放任余司在他里面释放了好几次就是为了怀上孩子。
余司也挺给劲的,后来去产检的时候高文轲的学长恭喜他怀了对双胞胎,余司也挺高兴的。
到了他六个月的时候,高文轲才觉得余司有点不对劲,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差,往日里总是五六点爬起来晨练然后去警局上班的人不仅没起来晨练,还迟到了两次,本来余司的工作性质就累,余司之前还有旧伤,高文轲怕他把身体熬坏了,押着人去做全身检查,最后被告知余司妊娠十六周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余司想抽烟,结果又抽不得,高文轲开着车,余司在副驾驶座上也挺烦,有一下没一下地皱眉头。
最后还是高文轲先调整好了情绪,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高文轲才和缓地问他:“做过手术为什么不和我说,你和我说的话我就多注意点了,不会把东西留在里面。”
“不是,我不知道。”余司说起这件事情也挺晦气的。
“你身上这么大一手术你不知道?”
“我两年前出了个很长时间的任务你也知道的,具体的内容我不能说,任务接近收尾的时候,我确实昏迷过一段时间,我后来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我没注意有什么伤口,又是国外的医院,那医生说的啥我也没听懂,我后来也没多想,就我也不知道……对方给我留了这么份大礼。”余司说着说着觉的怪尴尬的,挠了挠头又把烟拿出来,被高文轲盯着又塞了回去。
“真亏你之前那样出外勤都没事。”高文轲叹了口气,小崽子来都来了,总不能把人变回受精卵,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2019-05-30 23:31, 12楼

他们本来都是遵从欲望的人,最一开始认识也是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碍约了一次同城炮,虽然大家在酒店里颇为面面相觑,约到自己同事这件事情还是很尴尬的。
所以那个晚上他们俩啥都没干,余司看着自己局里的兄弟,惆怅地抽了根缓解尴尬烟,两个人睡了同张床,但也没有太多交流,只能说享受了一下酒店浴缸的按摩功能吧。
余司原本打算一切都当无事发生过,谁知道第二天对方就开始往他这里凑,有事没事在他跟前晃,后来余司才听说了对方是局里搞得那个高科技新实验室的负责人,痕检物证还有一些法医的检验都会送到他实验室那里去,不过他们实验室的人整天都泡在实验室里,余司他们重案组又整天跑外勤,和对方见得很少,只是偶尔见过几面,连对方叫高文轲还是那天酒店局之后才记住的。
后来高文轲身为实验室的负责人甚至开始不务正业,跟着他们出了几次外勤,倒是也帮了些忙,他们二组送过去的检验总是可以插队,比别的组送过去的出得都要快。
余司拿人的手短,忍不住说,你可以不用这样,我不会暴露你的。
高文轲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对着他们组里的人大拉拉地说:“拜托,我在追你诶!你看不出来吗?你们整组人整天给我汇报你的行踪,所以我才能总是找到你啊,我还以为我喜欢你这件都路人皆知了,结果你竟然还不知道吗?”
“你、你喜欢我吗?”余司打了个磕绊。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跟你们出外勤,跟你们出完外勤回来我要加班干活的诶!你在想什么!”高文轲快被余司气笑了,“不喜欢你,你以为我喜欢出外勤吗?”
余司被骂得狗血淋头,除了老局长之外,余司第一次被人当年这样怼,冥思苦想了两三天,和高文轲说试试。
试试就试试。
把人骗上床了还怕拿不下来吗?
高文轲的技术非常优秀,准备充足,余司倒是没有一定要争的打算,只要舒服怎样都行,高文轲把他伺候得上了天,几次之后余司就和高文轲同居了,这么一想在一起竟然也有五年了。
不知道怀孕的时候余司只是嗜睡,精神不好而已,知道自己怀孕以后余司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什么反应都来了,第二天一早突然就犯恶心,吐得挖心掏肺的,高文轲倚着门框给他端了杯水,在余司吐完洗了把脸之后把水递给他。
“你可真行,你这是觉的自己不吐一下不像怀孕了是吧。”高文轲调侃他。
“小没良心的。”余司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
“是是是,走着吧余队长,我开车。今早例会,小心被局长唠叨。”高文轲已经告别孕吐了,所以他的早晨还算清爽。
但六个月的双胎重量开始长了,一周一个样的,有时候他在实验室站久了腰疼得厉害,后背会猛地发麻。高文轲感觉再过个一两个月自己就完全开不了车了。

2019-05-31 00:09, 15楼

这段时间余司倒还算清闲,他们组之前比较拼,所以新开的案子交给其它组了,他们组在整理之前的卷宗和写报告,但高文轲可没得休息,他现在肚子接近八个月,双胎的肚子大得和什么似的,有时候他处理东西的时候肚子都会蹭着台子,余司的肚子倒是才刚有起色,孕检说营养有点跟不上,胎儿发育得有点慢。但健康还是健康的。余司和高文轲心态都不错,余司会比较辛苦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他的手术做的不是特别好,高文轲和他商量着说让他别把孩子养太大,能生了就提前生,现在科技发达,只要孩子健康,早生一些问题不大,因为余司膝盖伤过,怕把伤弄复发了。
他们俩禁欲了许久,忍不住了也只是动动手,那天赶上余司生日,高文轲给余司送了台游戏机,两个人喝了一点点红酒,不多。
余司有点想要。但高文轲还是稳妥些,怕余司出事,自己做了下面,孩子倒是不用太担心,就是肚子重。高文轲趴跪在床上,让余司从后面进来,但跪了十几分钟身子就僵了,摇摇欲坠的,又不想扫了余司的兴,身子越跪越低,最后那肚子几乎是挤着床垫了,高文轲又疼又爽,直叫唤,有时候余司都怕邻居来投诉。
后半夜余司睡过去,高文轲也累得慌,但睡不着,他先是侧躺着安抚肚子里动来动去不安分的小家伙,等肚子不那么疼了才闭了眼睛,半夜里腿抽筋抽得厉害,也不是第一次了,高文轲皱着眉扶着墙去到厕所里坐在马桶上。弯着腰艰难地给自己捋着腿。他肚子一缩一缩的,有点坠着疼。
“靠,不会把孩子给我做出来吧。”高文轲苦笑着坐在马桶上。
第二天早上高文轲就觉得肚子有点坠,但也就一点而已。他本来打算和余司说自己过了一两周就请假了,结果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余司他们组有个案子,一家四口的灭门案,社会影响坏的要命,一天天往外跑查案子,后来又牵扯出一大堆破事,余司脱不了身,高文轲也不敢给他添麻烦。
大概是太紧张了,肚子里的小崽子拖拖拉拉一直没发动,过了预产期都没动静,医院劝他催了,别人一个都嫌辛苦,他两个肚子大得什么似的,腰椎都有点变形了,一天天的觉也睡不好,趾骨在起身和翻身的时候疼得像是裂开了,走路的时候腿合不拢,但腿分开了偶尔会疼,凶的时候连路都走不了。
高文轲不敢,他想起两年前,余司那天出外勤的时候说他就是出个差,结果整整人间蒸发了接近10个月,谁都找不到他,他不相信余司已经不在了,就是一直等,他总觉得余司随时就会回来了。
高文轲发动的时候余司确实回来了,他回家的时候很晚,高文轲就在沙发上等他,他肚子刚疼了一次,宫缩还不规律,但肚子已经坠到大腿间了。
“文轲,抱歉。”余司一回来就和他道歉。
“没事,吃点东西,饿了没有?”高文轲在疼痛的间隙,把微波炉里的饭菜拿了出来,余司却停在玄关不知道在干什么。
“余司?”高文轲有些奇怪。
“抱歉……我……”余司表情有些扭曲地停在玄关,扶着鞋柜,“我今天可能跑得太重了,回来的路上肚子疼了两三次,我……”
高文轲伸手一摸,孩子已经入了盆了。
“两三次?”
余司苦笑着往客厅蹭:“昨天开始疼,但昨天疼得还不厉害,回来的路上那几次特别厉害,我是不是要生了?”
高文轲所幸是为了自己生产把东西都准备好了,他给学长挂了个电话,学长没有接,可能在忙,高文轲给学长短信留了言。
“你肚子可真大,两个孩子就是不一样,你别忙了。我缓会就能走。”
“去浴室吧,我放了热水。”高文轲没敢动手扶他,怕两个人都摔了。
“哟,真贴心。”余司对生孩子心里没有AC数,他也不是怕疼怕吃苦的性子。
高文轲心想倒也不是贴心,本来是放给自己的,结果余司比他还着急。

2019-05-31 01:13, 18楼

余司在热水里躺了会,疼痛缓下来,整个人都松散下来,只觉得关节里的酸胀快漫出来了,他眯着眼睛捞高文轲的手腕,轻声问他:“能揉一下腿吗?就按一下膝盖的穴位,我最近跑得狠,怕过两天它动不了,给人添麻烦。”
高文轲没有回答。他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白牙才忍住那磨人的疼,他都能感觉到孩子一寸寸往下钻,疼得站也站不住,只能扒着浴缸边低喘。
“文轲?”余司睁开眼。
高文轲这阵宫缩刚好结束,他才有力气说话:“怎么了?我刚刚没听清。”
他看向余司,发生浴缸里水的颜色有点不透明,余司有点出血,而且血量还不小,因为这会儿余司整个脸和嘴唇都是白的,手指尖都在发抖,明明泡在热水里,手却还是不热。
“余司,你疼得厉害吗?”高文轲紧张地问。
“啊?你说腿吗?还好啊,疼得不厉害,我刚刚就是以防万一,你别太紧张。”
高文轲真的受不了余司有时候这股迟钝劲,余司对疼痛是个很不敏感的人,一方面确实是天生,另一方面也是他吃的苦受得疼实在太多了,不麻木一点一般人扛不住。
高文轲也不和余司争了,拿着浴巾说:“你要是还可以我们就打个车去医院,我本来打算在家里生的,因为我情况还行,你这样我都不敢在家里生了,怕我疼起来顾不上你,赶紧,趁着我还能走去医院。”
话是这么说,但小崽子实在是等不及了,他在等余司穿衣服的时候又狠狠疼了一次整个人跪在客厅地板上,上半身挂在沙发,疼得有点受不了。
但喊是消耗体力的,高文轲做了挺多准备的,这会正努力地用呼吸法来对抗疼痛。高文轲走到玄关的时候身下忽的一热,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失禁了,但随后暴起的疼痛让他反应过来,破水了。
破水之后的疼和之前不是一个量级,这下走不了了。
余司出来的时候看见高文轲躺在地板上,高文轲和他摆了摆手,他呼吸这会全乱了,疼起来真顾不上,他浑身发颤,嗓子眼发出压抑的呻吟。
“余司,你别过来啊……我没轻没重的……怕碰着你,帮我拿一下卧室衣柜里……有包东西……还有把被子枕头给我拿一下,我腰疼得厉害,不要着急,小心点,要是你觉得自己肚子疼的话可以打个车去医院,我自己会看看情况的,理论上我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行我就叫急救。”高文轲趁着自己体力意识还齐全,连忙把该嘱咐的嘱咐了一遍。
高文轲水破得早了,可能是肚子里空间太小了,腹压太大,他下边没开全,还不能用力。
余司也不敢乱来,拿了东西之后扯了个坐垫坐在地上,在他旁边握着他的手陪他。
“你那个学长怎么还不接电话啊。”余司说不紧张是假的。
“他……可能……忙手术……好了他会给我短信的,没事,我没那么快开始生。下边是不是还没开?”高文轲磕磕绊绊地和他说。
“嗯,大概这么大。”余司给他比划了一下。高文轲估摸着五指。还得疼上好一会。

2019-05-31 08:41, 27楼

高文轲的手术确实做得很正规,他破水之后产程很快,密密麻麻地疼了四五次之后,余司坐在他旁边和他说:“诶这么大了,是不是可以生了?”
高文轲眼前都是花白的,根本不知道余司比划的多大,咬着牙问他:“多少个手指?”
“唔,我感觉有九个手指?”余司犹豫了一会回答。这会儿那地方看着挺恐怖的,往日里紧实的地方大开着,高文轲开始往下用力,孩子逐渐滑进产道里。
像是上千度的烙铁在身体里游走,真的撑开骨盆的时候余司都听见他骨头一声响连带着自己的一只手也快被捏碎了。
余司另一只手拿着毛巾给他擦汗,手在他湿漉漉的头发上轻轻地摸,他不太懂这些,也没来得及被补课,虽然高文轲看着颇为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该有的疼一分也少不了,余司没觉得害怕,就是心疼他,难得语气温柔地哄着:“没事了啊。没事了啊。疼你就捏我,喊也行,谁敢投诉我我就把他们抓进局子里。”
“你是……土匪吗……”高文轲断断续续地吐槽他。
“唉,早知道我有这功能我当时就不同意你怀了,免得你吃苦,现在害得你难受成这样的。”余司整只手都被他掐红了,但他脸上还是没血色,惨白惨白的,倒是比因为用力满脸通红的高文轲显得更惨着。
“不好意思啊……拖了这么久才回来……还总是让你等我……”余司脸上晦暗不明。
听到这话高文轲从那种让人疯了的疼痛中清醒了几分,说:“回来就行……余司……多久,多久我都会等的,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他的产道状态很好,但孩子拖得久了,个头比当时预期的要大,刚刚那一下把他疼蒙了,他下半身一度疼得没有知觉,一使劲就疼。
高文轲估摸着可能有点趾骨联合分离了。他之前有那么点症状,但并不算太严重,他试着用了一下力,倒是还能用上力,但是疼得地方从肚子转移到了骨头那块。
他原本支着地的两条腿软在地上。
他宫缩又起来了起来,高文轲有点不敢使劲,骨头太疼了。
余司看出来他状态显然不对,不敢用力,问他:“怎么了?没力气?吃点巧克力?”
“不是……我……骨头疼……”
“那、那怎么办?骨裂了了了了吗?”余司紧张。
“没那么夸张。就是我有点用不上力。你现在能看到头么?”
“能。顶着了。”
“能帮我搬个椅子过来么?不行别勉强……”高文轲打算一鼓作气,他再用一次力估计就能出来。
“有啥不能的,别说一个椅子,你我都能抱起来。”余司站起来去给他搬椅子。
“少贫……”高文轲有气无力地笑了一下。
高文轲体力耗得厉害,没注意到余司的肚子动得厉害,坠得像个大水滴。
高文轲攀着椅子支起上半身,忽的惨叫了一声,一个胎头滑出他的身体,余司也难得喊了一声,把高文轲也吓了一跳。
“你喊什么你……过来帮把手……”
余司连忙跪下去,把那个挂在那儿的孩子接出来。
“个头挺大啊……”高文轲趴在椅子上缓了两分钟,觉的自己要为自己推腹还是有点心理障碍的,好在这会门铃也响起来,他学长连衣服都还没换,刚下手术,看到短信就往小学弟这里跑。
余司去开了门,高文轲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哦哦余司回来了啊。我的天,我出来的时候看到短信吓死了,回电话你又关机,我都怕你自己疼死在家里了,吓死我了。”
“你再不来我就不行了,还有一个,个头应该不大。但我用不上劲,你帮我推一下应该就出来了。”高文轲整个眼眶都是红的,眼角都是生理泪水,“咱们快一点,我怕余司发动,余司回来的时候有点流血。”
“一点点红正常。”
“他在浴缸里我也不知道什么量,反正我害怕。”
学长来了之后高文轲横竖松了口气,脊梁骨像是一下被抽走了,刚刚自己还能趴在椅子上的人都是被对方拖回床上的。余司坐在床边,看着高文轲后知后觉地把脸埋在他怀里哭个不停。
边哭还边骂:“我去,疼死了……我都做足准备了还是被疼懵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余司又心疼又好笑,低声哄着他。
“哪有不疼的。”对方边做简单的消毒,边在他肚子上摸,确认了一下孩子的位置,给孩子一点下来的力。
一双手像是铁钳一样。高文轲觉的自己内脏都要被人挤下来了。
点击数7,顶贴数2,本页字数6371,总字数30113 十世吧,118189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