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深疏浅爱》女尊重生,虐男主

2018-01-18 22:47, 1楼

女尊重生文
男主:顾浅
女主:叶疏
结局:he

2018-01-18 22:50, 2楼

楔子
叶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在一直疼爱自己的姐姐手里,而在生命最后一刻她看到的是那如莲花般的男子没有了往日的清冷镇静,不顾自己那身怀六甲的身子,惨白着脸色向她这边奔来,却在快要到她身边时被那人拉住手腕圈到怀里
“**,你可记好了,我才是你的妻主”
“不是……你不是!我爱的人是叶疏,不是你叶璇”男子歇斯底里的挣扎着吼道“你明明答应我只要我不和你和离你,你就不会伤害她,可是为什么你现在要杀了她,为什么啊”
“为什么?呵,因为你们都只在乎她,就连你,明明我是你的妻主,可是你心里自始至终却只装着她,为了她你甚至可以忍受我对你做的一切,可是她却丝毫不知你对她的付出,值得吗?”
“不用你管,为她我心甘情愿”
女子眸光微暗,怒气上涌,恨恨的看着怀里的人儿“心甘情愿是吗?那现在我就让她看看你夜夜在我身下承欢的放荡模样,看她会不会觉得你恶心,”说罢不顾怀里人儿的挣扎吻住了他的唇,“唔……滚……”男子挣扎着想推开女子可是男子的力气又岂能和女子的力气相比,只能被女子紧紧的搂着吻着,直到浑身无力然后被女子解开衣衫粗鲁压到地上,然后她在他体内狠狠的冲撞“你说你这副淫荡的模样被她看到,她下辈子也不会要你的吧”
不……男子透过身上人儿看向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还看着这边的人儿,眼泪挣脱绝望的双眸,划过苍白的面容“叶疏……不要看……唔……”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想她,看来我还不够卖力啊”女子更加用力的在男子身上律动着,每次都挤压着那高耸的腹部
“呜……啊……啊……唔……啊啊……”男子被冲撞的如在大海中被风浪冲击的小舟,只能随着身上人的动作摆动,发出破碎的呻吟,女子正是兴起时,只顾着自己舒服,没注意到男子越来越惨败的脸色,越来越细小的呻吟,以及那缓缓流出的红色液体……
叶疏心如刀绞却无法阻止这一切,在被黑暗笼罩的最后,她心里念的是“顾浅……顾浅……”
那个如莲花般的男子,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他……

2018-01-18 22:51, 3楼

之前开贴格式不对又重新开😂

2018-01-18 22:52, 4楼

话说,有多少人会讨厌男主不是处的梗?

2018-01-19 21:42, 11楼

第一章
叶疏是被脑袋里如针扎般的疼痛给痛醒的,睁开眼看到的事物让她脑袋空白了几秒,浅紫色的窗幔,身下柔软的大床,她,不是死了吗?
坐起来,打量着这房间,这熟悉的物件,熟悉的摆设,这明明就是她的房间,可是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脑海闪过那苍白人儿绝望的容颜,顾浅!他现在怎么样?他现在在哪里?思及此处,叶疏连忙下床,往门外走去,差点和准备进门的丫鬟撞个满怀,香茗急忙后退一步才避免了将水盆里的水撞到对面人的身上去“小姐,你醒了,你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到哪里去?”
香茗?香茗明明嫁了人家,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叶疏此时脑子真可谓是一团乱麻,可是她现在哪还顾的了这些“香茗,顾浅呢?”
香茗对自己小姐突来的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姑爷和大小姐现在应该还没起床呢”
大姑爷?叶疏压下自己心中的慌乱,“香茗,我突然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今天是六月初七啊,小姐你真是醉糊涂了,昨日大小姐与顾公子成婚,闹酒的人太多,你帮大小姐挡酒,醉到现在才醒”
昨日他们才成婚?那现在她是二十一岁,叶璇也是二十一岁,顾浅是二十岁,离她死去的日子还有两年,一切应该还能来得及,叶疏很想马上就见到那人儿
晨曦的阳光,透过那镂空的窗桕撒进室内,几米之外的红木床上一人浑身赤裸的平躺着,洁白如玉的身躯上是那青紫的印记和红红的吻痕,下体红肿,那垂在双腿之间的东西此刻被戴上了一小巧的玉锁,——贞操锁,那一般是妻主防止自家夫郎会背着自己私下与别人厮混才会给自己夫郎用上的东西
叶璇手抚上那个地方轻捏了一下,满意的听到床上的人儿轻哼出声
“浅儿,可得好好的带着它,钥匙为妻会带在身上,没有为妻你可别想解开”床上的人儿闭着眼不看她一眼,叶璇也不怒,拿起一边早就倒好的一杯水,喂到床上人儿的嘴边温柔的道“昨夜折腾到半夜,浅儿一定是累坏了,喝杯水,你再睡会”床上的人儿紧紧的抿着嘴唇,不愿张开嘴,却觉两颊疼痛,她竟捏着他的嘴将水灌了进来“咳……咳咳……”床上的人儿被呛得痛苦的咳了出来,叶璇看着咳嗽的眼泪都快出来的人儿,眸中闪过快意“好了,浅儿好好休息,为妻就先起床了,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床上的人儿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琉璃般眼眸里藏着清冽,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看着她走出房间,床上的人儿穿上衣物,拉过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躯,晶莹的泪水划过面颊
叶疏,往后我该怎么办?……
顾浅流着泪昏昏沉沉的睡去,梦里又回到了他和叶疏的初见
顾府和叶府是是白流城的双富,顾家有两名公子,大公子顾浅,二公子顾畔,一般名门家的公子都是养在深闺,学学刺绣,学学四书五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顾浅却从十二岁开始就在外面抛头露面四处奔波和女人一样的经商,而在这女人称霸的世界里,男子经商是被很多人看不起的,也会有的人会故意刁难,比如要求他喝酒,喝的越多越好,开心了,生意也自然就成了,而这也就使顾浅原本就有的胃疾变得更加严重
那日在他谈好生意走出酒楼后,胃部的疼痛在刚刚酒精的刺激下折腾的越演越烈,折腾的他连支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在他要跌落在地的时候,她及时出现,扶住了他,如果这时有人问他,顾浅,你相信一见钟情吗?那么他会回答,相信
因为他好像遇到了,在看到她的一刹那他那平静的心似乎要跳出胸膛
后来两人偶尔也有交际,不过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直到前几日顾府沦落叶府突然上门提亲,母亲自是满口答应,因为这样,叶府就会帮顾府度过难关,而他从惊讶到欣喜不已
原来她也喜欢他,她要娶他,他开心,激动,羞涩,却忽略了彩礼聘书上写的是叶府大小姐,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要娶他的竟是从未蒙面的叶府大小姐,叶璇。
再次醒来顾浅只觉下体憋涨的厉害,昨晚被折腾了一夜,清早又被灌了一大杯的白水,现在憋涨的厉害,可是下体被锁住无法排泄,而越来越胀痛的感觉憋的他难耐的夹紧了双腿,叶疏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心里微紧,疾步走到床边见床上人儿双眉紧皱,似在忍耐极大的痛苦,想碰他却又怕碰疼他,只能着急的出声“顾浅,你哪里不舒服”
顾浅僵住身子,她怎么来了?可是如今他这幅模样又怎能让她看到?心里慌乱,却背对着她,冷声道“出去”
“顾浅……”
“出去”
“闭嘴,顾浅你到底哪里不适?”叶疏眼眶微热,心里气急,明明难受成这样还要赶她走,要不是上一世知道他的心意,她真的会转头就走
顾浅推开她想扶他的手,从床上坐起,与她看到拉开距离,体位的转换,让腹内的液体更是挤压到了膀胱,让他差点呻吟出声“二小姐,男女授受不亲”
叶疏看着他冰冷的模样,心里暗叹了口气
上一世他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她从来没留意过他,只是把他当姐夫看待,每次见面只是客气的问候几句,绝不多言,而在府中也经常会接连数天见不到他,那时叶璇说他身子不舒服让他在房里休息,现在想来却感觉是另有猫腻“我只是看你好像很不舒服,关心一下,没别的意思,你既然没事,那我就回去了,姐姐应该也快回府了,

2018-01-19 21:45, 13楼

姐姐应该也快回府了,一会你记得出来用午膳”看到他,心里的不安平复了很多,不过一切却得慢慢的来……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顾浅才放松下来,蜷缩在床上,紧紧的咬着嘴唇对抗着那越演越烈的胀痛,在他感觉自己会就这样憋死,痛到意识都涣散后,耳边响起了那假意关心的声音“浅儿这是这么了?怎么还没起床洗漱?”

2018-01-19 21:48, 15楼

我在想,女主该怎么做才能让男主从恶毒姐姐手里逃脱😳

2018-01-19 23:13, 23楼

小可爱们都帮忙想想,怎么把男主从恶毒姐姐手里解救出来,最好能直接变成女主的人

2018-01-20 11:25, 28楼

2018-01-20 23:40, 32楼

“叶璇……给我解开”
叶璇看着床上的人儿苍白的容颜,咬着嘴唇明明很痛苦却用那双好看的凤眼,清冷的看着她,那倔强隐忍的模样,真的是……让她很想摧毁呢,坐到床边笑问道“浅儿刚刚喊我什么?”手有意无意的刚好搭到床上人儿的腹部
“啊……唔……”顾浅现在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触碰,当即痛呼出声
叶璇一手压住他想躲避的动作,一手伸进被褥抚上那有些微鼓的腹部,“浅儿应该叫我什么?嗯?”说罢轻轻将手下的柔软按压了一下,“啊……呃……别压……唔……你……唔……你就不怕……我回去告诉娘亲,你是如此待我……”
叶璇看着他嘲笑道“你觉得你娘亲会在意你?她会为你得罪叶家?”手却不停的在那腹部轻抚,偶尔轻轻按压“浅儿不知道该怎么叫我吗?”
“呃……啊……住……手……唔……解锁……啊……”娘亲自然不会在意他,更不会为了他得罪叶家,顾浅痛的发抖,恨不得就这样死去“解……额……啊………”
叶璇看着他痛的双眼向上翻,也不愿叫她,心里怒火上涌,可是她也知道他已到极限了,再不给他抒解,怕是撑不住了,她可舍不得一次性把人给玩坏了,毕竟还想留着慢慢玩呢,压着怒火,給他解了锁,附到他耳边轻声道“这次先饶了你,后面有的是时间教会你该怎么称呼我”
点击数4,顶贴数0,本页字数4263,总字数23947 月儿爱海天吧,小荞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