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70429『原创』危险边缘【强强/中篇/无虐】

2017-04-29 15:15, 1楼

敬度娘,敬吧,敬看文的每个你。EI级boss×拆弹专家

2017-04-29 15:19, 2楼

危险边缘【01】
你是致命的毒药,陷我于危险边缘。

“嘀……嘀……嘀……”
从那个金属盒子中发出了闹钟一样的声音。
闹钟……吗?
那么,你就不会看见那些衣着正式的人头上的冷汗了,因为每一声响,都是在送命,每一声都缓慢却富有冲击力的,扩散到这宽阔且明亮大厅的每一处。

大厅中央柱子下方的金属盒子,似乎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好像没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却又好像都心知肚明。
当然,那是最坏的结果。
那么全场的第二焦点,大概就是金属盒子前的那个中年男子,那双带着被冷汗浸湿的白手套的手,颤颤巍巍的在盒子周围摸索着。

呵,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不过此刻没有人有那个心情说笑,以为指不定,下一句话就成为了你的遗言。

“Baek呢?”五米开外一位身着墨绿色军装的男子终于忍不住,打破了宁静,男子忍住想来回踱步的欲望,只能紧张的握紧了拳,紧紧的盯着手腕上的军用表。
在这里,时间已经不能用分钟来计算了,在那个人到来之前,秒针多动一格,就多离死亡接近一步。
-So,where is he?
“报告,EI级Baekhyun到达战场。”
-Listen,he is coming.

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悬起来的心放下了一半,不约而同的向门口回望。
But,stop.我们暂时不对这位先生进行评论,毕竟在这里,谁都不想死。
哦,应该是谁都不想死的太难看。

baek并没有马上进入警戒线内,拒绝了一旁助手送来的防炸服,只是接过一把剪线钳和一把小刀,开始低头打量周围人的脚。
真是不错,都穿着鞋,地上还有脏乱的脚印。
baek冷哼一声,径直向盒子走去,好听却冷清的声音混着嘀嘀的响声,在大厅中回荡。

“竟然不是分贝炸弹”这句话既像问句又像肯定的叹婉。
可刚刚有人想回答时,又被那声音打断。
“没炸死你们。”
而大家似乎也习惯了baek这种惯用的口吻,沉默不言,因为baek说的对,如果那真的是分贝炸弹的话,他们都活不了。

这不是玩笑。

炸弹前的男子自动让开,留下来拆弹工具,后退到警戒线之外,急忙擦了把头上的冷汗。
baek上前,半跪在地上,左手撑地,右手开始在盒子上运动,似乎在摸索什么,突然他停住了,右手暗暗用劲。
“咔”的一声伴随着周围人倒吸凉气的声音,嘀嘀的声音又大了几分。
那个金属盒子,开了,被baek稳稳的放在一边。

baek的技术是无可条提到,真正冲击他们的,是那时间正在减少的电子表盘,和一根根相同颜色的导线。
他们其中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危险的场面,真正使他们寒战的,是有人竟能潜入这栋楼,安放炸弹。

真是,太可怕了。
脑内的思维虽然很活跃,但依然把目光汇聚在那个年轻,有些弱不禁风的背影上。
baek自习的见检查了一边遍,排除了一些可能,扒开了那密密麻麻的线,在一出不起眼的地方,他看到了自己想看见的东西,手收了回来。
你问他为什么?你见过有哪个炸弹连炸药都没有吗?
baek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膝盖上的灰,缓缓的开口。
“这么急叫我过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baek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走向一个摄像头下,却没有人质问他的行动。
因为论能力,在场只有baek最强,他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
baek抬头盯着那个摄像头,目光变得凌厉。
“原来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玩儿人呐”
baek抬手擦掉将要落下的一滴汗,再次开口,“不过,下回把炸弹做得有智商点。”
“Waste my time.”baek快步走出大厅,留下满脸茫然的众人。
”嘭”这回发声的,是那个被baek贬得一文不值的炸弹,炸弹没有爆炸,显示屏上出现的了一个小丑的笑脸,实在讽刺。
站在大厅外的baek自然听到了声响,抬手遮住外面有些刺眼的阳光,走向大门,虽是秋天,却有炎炎烈日,那个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耀眼的阳光之中。

安静宽阔的办公室,只有笔在纸上摩擦的声音,骨节分明的手再评判册上,写下一个个相同的英语单词。
Excellet.这是最高的评判。
却在最后一行停了下来,他愣了愣,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Park.
这是他名字之中最喜欢的一个。
park转头看向电脑屏幕上定格这的图片,是baek最后离开的背影。
不是刚刚的,是两年前的。
勾起嘴角,深邃的眼睛中满是笑意。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在危险边缘是,认真的模样”一手从另一侧随意拿起一张纸,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
“边伯贤,E级拆弹专家,军方代号Baekhyun”park盯着资料左上角那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面无表情,在park看来是禁欲十足。
“你好,白贤,Long time no see.Do you remember me?”

2017-04-29 15:21, 3楼

危险边缘【02】

宁静的下午,配上一杯卡布奇诺,这种安然舒心的环境是边伯贤最喜欢的。
修长的手指翻过《百年孤独》的最后一页,读完了那充满欺骗与不幸的悲剧,时间一过去了一个小时,可桌子上的咖啡却一口未动。今天图书馆的人似乎很多,不少人席地而坐,捧着书看得入迷。可边伯贤不需要,那张ED卡,可以让他直接进入二楼的单人阅读室。
ED,Excellent Dangerous.Excellent是对他级别的判定,Dangerous是对他工作危险的评测。社会中人分类分层,能力与责任越大的人,就应该有着更高级别的待遇。
正在在思索的边伯贤被楼下一阵喧闹扰得有些心情不悦,起身,拿起那本《百年孤独》,推开门时,突然想起那杯,被自己忽略了一下午的咖啡,又转过身去,将书夹在怀里,手拿着那杯咖啡,穿越并不寂静的走廊,越接近楼梯口,吵声越大。
边伯贤本想多读几本书,可天生喜欢安静的他,今天似乎并不打算在这里久留,边伯贤思索着,或许他今天需要去一趟超市。可当他想到超市那人多嘈杂的环境,这让他变得十分的苦恼,但边伯贤极力说服自己,他今天必须去那里,家里已经很多东西没有了。
当边伯贤走下楼梯时,他看到了噪音的源头,是一个男人,在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中,一身军装的他,十分的显眼。
不过使这个男人真正凸显的,是他的气质,霸道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一个军人应有的庄严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边伯贤当然不会顾及这些,走下楼的他将书递给管理员,抿了一口已经冷掉的咖啡,皱了皱眉,表现出他对这杯并不是很正宗的卡布奇诺的不满,边伯贤此时正在考虑,要不要换一家咖啡店。
“嘿,baekhyun!”
边伯贤并不想理那个叫住自己的中年男子,可那声呼唤吸引了一些人的侧目,边伯贤只好停住脚步,望向声源处,果不其然,是那个人事处的Eric。
那个爱热闹的麻烦鬼。
这是边伯贤对Eric唯一的印象,不过Eric的人品并不令边伯贤讨厌,这也是Eric愿意停下的原因。
“baek,过来呀”Eric见边伯贤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又冲他招招手,对边伯贤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边伯贤没架子,他只是讨厌人与人之间,用虚假的微笑问候,用浮夸的演技相互夸奖时的场面。
这让他们看起来又可悲有令人发笑。
但边伯贤还是动了脚,向他们走去,边伯贤并不认识多少人,所以他选择站在了Eric旁边,手里握着那杯冷咖啡。
“park sir,我向您介绍一下,这是ED的baekhyun”Eric也不顾边伯贤是否喜欢这种场面,将边伯贤推向了话题中心。
Eric此话一出,吸引了不少同行的回头,毕竟ED级别的,很少见,一时间议论声四起,他们都在讨论这位年纪轻轻,却已出人头地的baekhyun。
那位名为park的先生也转过身来,果然啊,是那位军人先生。
“你好,baek,我是新来的EI park”park自然的将手伸过来,脸上挂着的,是如窗外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你可以叫我灿烈。”
边伯贤将咖啡换了下手,不慌不忙的用刚腾出来的手握住朴灿烈,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友善或冷漠,客气的回应“您好,park先生。”
比起朴灿烈亲切的称呼,边伯贤的回应相对显得有些冷淡。边伯贤微微勾起嘴角,Excellent Important吗?级别在自己上面啊。
“park sir应该之前听说过baekhyun吧”Eric见有些冷场,急忙出来活跃气氛,为两位主人公找着话题,朴灿烈自然也顺着话题接了下去,他依然握住边伯贤的手,笑得人畜无害。
“知道呢,队里有名的拆弹专家”朴灿烈感受着自己手里的柔软,嘴角笑容的甜度越来越高。
然而边伯贤可一点也不开心,他讨厌和任何人有肢体接触,尤其是手,真是让人火大。
“那可不敢当”边伯贤微微用力,想抽出自己被禁锢的手,可一用劲儿,那人也跟着他使劲。
跟成心和他过不去一样。
对于边伯贤来说,五秒一下的接触是完全OK的,可一旦超过十五秒,他就会变得相当烦躁,我们俗称 :怒气值max。而此时这位朴灿烈先生,不但挑战了他的底线,还让成为了全场焦点,此时此刻,边伯贤恨不得现在绑个炸弹在他身上,分分钟送他上天。
“松手”边伯贤冷着脸,语气已经变得相当不友善。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个baekhyun也太大胆了吧,对方可是EI,高他一级的存在,在队里,可是有因为得罪上司,被除名的人呐。
朴灿烈闻言,才慢慢的松开手,在边伯贤看来十分欠扁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全然没有被别人讨厌时的困窘。边伯贤的手获得了自由,手被握得微微发红,可另一只手拿着咖啡,只能靠张握拳来活动手掌。
“抱歉,先走一步”
边伯贤一转身,向着大门快步迈去,走到垃圾桶旁下,把手里那杯咖啡扔了进去。

2017-04-29 15:21, 4楼

拿着真占手。
边伯贤对于他不需要的东西从来都是,毫不留情的扔掉,他是个军人,一个拆弹专家,一丁点犹豫都是致命的。
他不是冷血,是想活下去。
在他认为这个肮脏的世界。

2017-04-29 15:23, 5楼

2017-04-29 15:24, 7楼

这里阿lu,不高冷,易,勾,搭。

2017-04-29 15:24, 8楼

有人呢>3<

2017-04-29 15:25, 9楼

这里是新人皮卡lu,这个故事构思了很长时间,终于决定提笔写下来,本来是打算暑假发的,可按耐不住对灿白的喜爱,提前发了出来,希望看文的每个你能够喜欢,也欢迎你们的评论与建议,因为拆弹什么的,我也不是非常的了解,但也查阅了相关的资料,真心的希望你们能够喜欢,文章是自己原创,一字一句打下来的,由衷的希望你们能喜欢,如果可以的话,请点一个赞。
新人皮卡lu,求关。
不过在这里我说一下,我是皮卡lu,不是皮皮lu。>3<

2017-04-29 22:44, 11楼

有一个人我就滚去打字

2017-04-29 23:01, 13楼

好的,不过可能晚点发

2017-04-29 23:04, 14楼

2017-04-29 23:04, 15楼

一个写好手稿却不愿打字的阿lu

2017-04-30 00:13, 16楼

危险边缘【03】

边伯贤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哦,什么?你问他在干什么。

02不是告诉你了吗?边伯贤极力说服自己前往了超市,但他此刻的境地有些微妙的尴尬。

从长相上来看,边伯贤绝对是百里挑一的那种,白净的瓜子脸上却总是面无表情,只有那双下垂眼微微向下看时,才会透露出一丝可爱,会让人生出一种欲望。

“好想揉他的头。”

这已经不是边伯贤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这也就是边伯贤的处境很尴尬的原因。边伯贤本人选择无视掉这些,随手在冰柜里拿起一块牛排,翻了翻找到了生产日期,又仔细看了两眼,才将牛排随手放进购物车里。

整体动作行云流水,快速却不失风度,因此吸引了一些小女生“驻足欣赏”。

哦,这叫什么?
秀色可餐。

边伯贤并不在意,使他心情真正糟糕的,是他在看见那个名为朴灿烈的男人,推着车走到他面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给他打了招呼。

“嗨,好巧。”

巧个头!边伯贤被自己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三个字吓到了,接着边伯贤推着车从那个笑容满面的男人旁边快步走去,可朴灿烈在边伯贤推着车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手从边伯贤的购物车里捞出了一样东西。

是那块牛排。

“今晚打算吃牛排吗?”朴灿烈看了看手里的牛排,又看了看怒气值直线上升的边伯贤。

“要不,你来我家”朴灿烈转了个方向,可无奈后者并不愿意看他,朴灿烈不介意,面对着边伯贤,身子慢慢向前靠去,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快成为负数,才停下来,慢慢吐出剩下的话。

“我做给你吃?”朴灿烈扬了扬手里的牛排,低沉的声音在有些喧闹的超市里竟格外清晰,在边伯贤脑子中扩散开。

可回过神也是一眨眼的时间,边伯贤一手推开朴灿烈,另一只手扯过那块牛排,再次扔进购物车,冷声道“不需要。”

不由来的心烦。或许是因为超市中每个人身上,带来的热量太多了,边伯贤总觉得有点热,换个说法。
心,跳的有点快。

边伯贤再次推着车,走开了,耳间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粉红。可偏偏让朴灿烈看见了。

呵,真是,可爱死了。

看着边伯贤推着车的背影,朴灿烈喃喃道“成为我的人,有你受的”。明明有些放狠的话,从朴灿烈嘴里出来,多少带了点色,情的味道。

-我,不太喜欢我们之间现在的距离,有些遥远,但却有点沉溺,毕竟,暧昧的刚刚好。

我的宝贝,害羞了呢,不错,有进步。

边伯贤的脑子此刻虽说有些混乱,然而,丝毫不影响他继续在脑海里思考着,接下来还需要什么。
嗯,还有最后一样,咖啡豆。

在确保自己没有漏下任何一样东西之后,他走向了专卖咖啡豆的货架,上面是琳琅满目的速溶咖啡,但专卖咖啡豆的,却少的可怜。

-人们总是喜欢简单无劳的垃圾,在真正品尝到之后,才在意他的品质。
-廉价的让人厌恶。

看着那五彩斑斓的包装袋,边伯贤竟也放松下来,因为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不能心急。边伯贤拿起一袋蓝色包装的咖啡豆,上面印着一只白色的猫,瞪着大大的眼睛。包装上的英文一点都不影响边伯贤的阅读,可刚看一眼,边伯贤就放下了那包错字连篇的咖啡豆。

这个使边伯贤不免有些担心,他是否能在这里买到他想要的,磨出来能让他满意的咖啡。

身后响起了皮鞋一步步,有节奏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边伯贤没有注意到,只是专心于手中那包刚从架子上拿下来的咖啡豆。

没错,身后那位,就是朴灿烈,我们的朴灿烈先森在遭到拒绝后,依旧坚持不懈的追了上来。
朴灿烈。对边伯贤的一切都很了解,毕竟……

“其实你手里的那包就不错”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边伯贤的身边,发表了意见。

然后朴灿烈就被逗笑了,因为他认真的宝贝,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差点连手里的咖啡豆都掉了,向旁边退了一步。

-好喜欢你受惊的样子,都跳到我心里了。
-怎么办?

“你怎么还在?”边伯贤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站好,松了一口气,暗暗苦恼自己的警惕性降低了那么多。

朴灿烈笑了笑,拿过边伯贤手中的那包咖啡豆,再次开口“这包咖啡豆的原产地是北美,原产地我去过,还不错。”

边伯贤其实没听见去几句,只是震惊于朴灿烈的执着。

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

2017-04-30 00:14, 17楼

妈呀,这些打了我一个小时,可怕 -_-#。

2017-04-30 00:35, 18楼

晚安。最后出来虐一波

2017-04-30 00:38, 19楼




2017-04-30 00:40, 20楼

明天还有,提前打卡

2017-04-30 10:18, 22楼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梗,手稿写好了,你们看一下,喜欢我就发。

2017-04-30 10:20, 23楼

2017-04-30 22:22, 24楼

抱歉今天可能发不了了,真的抱歉。

2017-05-01 19:55, 28楼

哈,大概今天12点之前放文,来人吧

2017-05-01 23:50, 30楼

@liky20041224

2017-05-01 23:50, 31楼

危险边缘 【04】

边伯贤发誓这是他第一次怀疑人生,在那个名叫朴灿烈的男人坐上自己的车时。

就在刚刚,那个朴灿烈自顾自的为自己选择了咖啡豆,又推着边伯贤去结账,还说这什么,不要在外面留太晚,有强制为边伯贤付了款。

边伯贤十分想把朴灿烈送到科技部,让他们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朴灿烈的脸皮究竟是什么做的,没准可以为国防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伯贤,明天有时间吗?”朴灿烈的嘴笑得都快咧到眼角了。虽说有些夸张,但我们的朴灿烈先森真的是很开心呢。

朴灿烈在说完这句话后又再次望向窗外,透过窗户看见了快速移动的夜景,与自己在车窗上的笑脸。

其实朴灿烈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心急了,他知道边伯贤的生活是平静的,即使在成为ED之前,在自己见到他之前,都平静如水,可朴灿烈觉得他真的等不及了,在美国与边伯贤相离那么远,又见不到他,朴灿烈觉得自己快疯了。

-……快疯了,只因与你相隔千里,不能见你笑脸。

朴灿烈见边伯贤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再次拿起手机,输入那人生日编成的密码,进入到主屏,背景是那人刚刚在超市里,认真挑东西的侧脸。不禁有些痴迷,不过,朴灿烈没有忘记自己要干什么,打开一个加密的文件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念了出来。

“10月7日,早晨下午各有一节课”朴灿烈手抵着下巴,作思考状,似乎有些苦恼“明天不行啊。”

不过下一秒,边伯贤一转方向盘,刹车一踩,就将车停在了路边,打了双闪后,转头冲朴灿烈呵斥道,“下车。”

边伯贤觉得他已经很忍耐这个朴灿烈了。

“下车”边伯贤又重复了一遍,握紧方向盘的手,指节微微发白,脸上的表情冷到了极点,边伯贤将头转回去,不再看朴灿烈,只是盯着路口来来往往的车。

朴灿烈被着突然的刹车吓到了,手机差点脱手,头撞到了前挡风玻璃,duang的一声响,疼的朴灿烈呲牙咧嘴,捂着头,企图装可怜博得边伯贤的同情,不得不说像朴灿烈这样的巨型犬类,装可怜倒是挺令人心软的,但无奈对方可是边伯贤。

“伯贤”
点击数20,顶贴数20,本页字数9024,总字数10094 灿白吧,我爱亚连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