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90622『原创』禁忌【中/人鱼】

2019-06-22 22:58, 1楼

What's up,这里是单白。
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的物种繁衍生息,适者生存,成为了残酷的生存方式。
一些古人猿为了更好的生存,被迫进入占地球百分之七十的海洋生活,经过几亿年的进化,这些古人猿的双腿全部退化,演变成了鱼尾,这,也就是今天的人鱼。

2019-06-22 23:17, 3楼

第一章
边伯贤只记得,在一场莫名其妙的绑架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里进行了一场手术。
隐约之间,“手术很成功”“实验成功了这将是个伟大的历史成果”等字眼钻进了边伯贤的耳朵。
这是……在哪儿?
眼前越来越昏,边伯贤终于又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身处在一间小卧室里,卧室外竟是无边无际的水。
卧室门是玻璃门,这不禁让边伯贤打了个寒战。
“有人吗?这里是哪儿?”
无奈,回应他的只有回声。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边伯贤喃喃着,在床上躺着。
迷迷糊糊的,好困。
却殊不知,他的行为被远处一双精明的眼睛尽收眼底。
——————————————
“博士。”李敏敲了敲门:“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动静,但水里的雄性激素明显增多,看得出来,一切顺利。”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男人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李敏退下,看着监控里边伯贤熟睡的脸庞,微微叹了口气:“孩子,对不起。”
—————————————
朴灿烈盯着那间屋子,抿了抿唇,那过于明显的雌性激素吸引着他,久久不愿离去。

2019-06-23 09:22, 6楼

他是人鱼,一条优秀的人鱼。
朴灿烈有些懊恼。
伴侣从来都是信手拈来,在他的部落,像他这样优秀的人鱼是被所有海洋生物所敬仰的。
可如今,在他敲门之后,那男孩子见到他之后,却被吓的缩回了屋子里。
这太令朴灿烈意外了。
难道是他魅力不够?这没道理啊!
难道这孩子怕生?也不太可能,他都在屋子外转悠快半个月了。
朴灿烈每天都守在屋子外面游来游去,狩猎完之后,还会挑一些新鲜美味的生海鲜摆在屋子外面。
这够诚意了吧?
边伯贤皱着小脸看着门口的海鲜。
他这是在示好吗?
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摆弄着地上的海鲜,嘴角勾起一抹笑。
忽然远处传来拍水的声音,令边伯贤抬起了头,不禁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那是一条人鱼。
相当漂亮的人鱼。
他正用自己漂亮的银白色尾巴用力的拍打水面,激起巨大的水花,引起边伯贤的注意。
边伯贤吓得立马退回了房间。
妈呀,这是个啥?
朴灿烈上一秒还在为边伯贤表演,在水里翻了个身就不见了边伯贤的踪影。
朴灿烈有些沮丧。
吸引不到伴侣的注意力,这无疑是对雄性人鱼的侮辱。
——————————————
研究人员急急忙忙进入海域。
朴灿烈不吃不喝已经3天了,无力的沉在海底,昏昏欲睡。

2019-06-24 19:19, 14楼

第二章
朴灿烈朝研究人员望过去,发出细小而尖锐的声响,咧着嘴,露出骇人的尖牙,威胁的意味十足,却又无奈那漂亮的鱼尾碍事,只能在海滩上略显笨拙的蠕动着。
“等等,你们要干什么?”声音不大不小,略带一些紧张与试探。
“他不肯吃东西。”
边伯贤从屋子里出来,朴灿烈就看到了他,看到边伯贤拿起研究人员桶里的龙虾想喂给自己,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之变成了愤怒,身体最末端的鱼鳍用力的扫过去,一下子打到了一名研究人员。
那人一下子脸都白了,被鱼鳍刮到的部分伤口深得见骨。
边伯贤吓了一大跳,看着正冲他缓缓移动的人鱼。那人鱼眼中尽是愤恨之色。
研究人员全部退后,只见朴灿烈一把拎起装着龙虾的木桶,重重的往沙滩上砸。
毁完之后,朴灿烈看了边伯贤一眼,重新跳回水里。
人鱼从不吃嗟来之食。
————————————
边伯贤又被送回了那间小屋子。
朴灿烈今天真的把他吓坏了。
躺在床上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一些琐碎的声音:“哒,哒,哒……”
一下子绷紧了神经,边伯贤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头,看清了来人之后,一下子缩回了被窝。
是他。
朴灿烈在边伯贤的玻璃门外,用他那尖锐的爪子,一下接着一下的敲着门。
他又要干什么?
边伯贤怕极了,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微微颤抖着。
朴灿烈皱紧眉头,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了那团微微颤抖的东西。
他明明就没睡,为什么要躲着我?
真奇怪。

2019-07-02 18:03, 21楼

或许是朴灿烈没了兴趣,那晚之后,再也没有找过边伯贤。
每天就捕捕鱼,晒晒太阳,朴灿烈的日子倒也过得舒坦。
边伯贤也是,每天该吃吃喝喝就吃吃喝喝。
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直到有一天,这片只属于边伯贤和朴灿烈的领地闯入了另外的人……鱼。
那条人鱼长得很精致。
边伯贤在屋子里远远的看了一眼,眼睛就睁的大大的。
只一眼。
边伯贤就记住了那张脸。
真是个漂亮的……娃子?
比起朴灿烈,那条人鱼似乎活泼许多,每天在水里游来游去,墨蓝色的尾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他对朴灿烈似乎很好奇。
那条银色的尾巴格外好看。
他喜欢趁着朴灿烈眯着眼睛晒太阳的时候用自己尖锐的爪子去戳朴灿烈的尾巴。
这个混球!!!
朴灿烈这样想。
接着,水里就会出现两条人鱼互相追逐的场面。

2019-07-02 18:04, 22楼

抱歉,来晚了,停更了这么久,等我在码会儿……

2019-07-02 18:25, 24楼

边伯贤才知道那条精致的人鱼叫吴世勋。
吴世勋被朴灿烈收拾了好几次,终于长记性了,瞬间转移目标——那间屋子里的人。
朴灿烈清净了,终于不用受那臭小子的骚扰了。
但是,他惊奇的发现,那臭小子的把直接骚扰变成了间接骚扰,气的朴灿烈牙痒痒。
这不?
这天中午,阳光明媚,朴灿烈吃饱喝足之后,躺在沙地上正准备好好睡上一觉……
“啪……啪……啪……”
朴灿烈睁开自己的眼睛,瞬间离不开视线。
好家伙!
只见吴世勋潜到水底,尾巴往下使劲一扫,一下子冲出水面,再来个空中360度大旋转,尾巴就打在了屋子的墙壁上。
在吴·坚持不懈·世·不怕死·勋的努力下,朴·一忍再忍·灿·忍无可忍·烈终于采取了行动。
朴灿烈迅速的游过去,在“不怕死”自由落体的时候,狠狠的给了“不怕死”一尾巴。
“哒——”
多么响亮的口号,您不去唱山歌真是您一生的遗憾。

2019-07-02 18:45, 25楼

本来这篇文我是打算写……深沉……一点的,但是发现一旦加了世勋的人设……(消嘤枪)把我原来的设想全毁啦!全毁啦!
深沉什么的都去死吧!
欢脱就欢脱吧!!!我也没办法了……

2019-07-02 23:00, 26楼

话说,在吴世勋被收拾的期间,受害者边某某可是看的要多爽就有多爽。
“……哒哒哒……哒哒……哒——”那惨叫听的边某某咋那么舒坦呢!
某边姓吃瓜群众就透过玻璃门看着这出好戏,表情五彩纷呈。
打得好!
打死这个瓜娃子!
喊他一天蹦撒!
蹦的多高!
这么喜欢窜天猴,你咋不上天呢?
吴世勋惊慌失措的在水里乱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后面穷追不舍的朴灿烈。
就知道这货不是个好东西!
我活泼我可爱我生机勃勃,我惹你啦?
自己一天码着个臭脸,还不允许别人当个开心果吗?
要是深受吴捣蛋鬼摧残的边某某知道此刻吴捣蛋鬼真实的想法,估计得气成窜天猴,和孙悟空一起大闹天宫去。
吴世勋一边逃一边气愤不已的想着,完全是靠着尾巴自己游动着。
朴灿烈就停在原地,看着吴世勋以他为中心,20米为半径不停的转圈。
老天爷啊,把这**送走吧!我快被他逼疯啦!!(上帝:我也很无奈啊!阿门!)

2019-07-03 12:31, 27楼

这日子是一天天流逝着,这片水域因为吴世勋的到来而变得有意思了很多。
边伯贤每天都在屋子里看日复一日却怎么也看不腻的戏:“不怕死”依旧是打不死的小强,每天或多或少都要去骚扰朴灿烈一会儿,然后被朴灿烈追着打。
似乎三者相处的太过和谐,研究人员终于采取了行动。
研究人员刚到沙地,在浅水滩玩的吴世勋就游进了深水域。
游到朴灿烈旁边,他拽拽朴灿烈的胳膊。
朴灿烈睁开眼睛,看到这捣蛋鬼表情凝重的样子,不由得皱起眉头。
肯定出事了。
忽然,吴世勋迅速地向岸边游去,在快要到达浅水滩的时候尾巴一扫……
研究人员:“……”
朴灿烈:“……”
这娃子是有多傻?
看着研究人员被淋了个落汤鸡,吴捣蛋鬼表示自己灰常有成就感。
边伯贤在屋子里睡觉,殊不知已经有人进门了。
“伯贤,醒醒。”
声音挺温柔的。
边伯贤勾起嘴角。
鹿晗的小爆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起不起,不起老子直接打针了哈!”
边大爷皱起眉头。
这人谁啊,刚刚那温柔的小哥哥呢?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手背一阵冰凉,激的边伯贤一下子就从床上跳起来:“妈呀,你啥玩意儿?”
鹿晗挑了挑眉。
世界如此美好,我不能焦躁……
“上级说了,今天给你做免疫,成天和人鱼打交道,也不怕得些怪病。”
边伯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把手臂伸了出去:“好的……”
此时此刻,另外一边正在激战,朴灿烈被吴世勋拉入了这场“战争”。
放眼望去,研究人员在沙地上拼命的躲着,浅水域里波涛异常汹涌。
苦逼的研究人员发誓,以后做啥研究都不做这玩意儿了……

2019-07-03 17:47, 28楼

君宠【灿白/古风/虐/HE】

是龙亦是凤
九死困一生
前世累累怨
今生徐徐还
命中紫气胜
却如秋叶薄
若能清心欲
涅槃破云霄

传言这是当今皇帝的命格,传言为皇帝算命的道长被赐了毒酒一杯,传言知道此事的人皆数被处死……

一.

永昌十年。

青鸾国金銮殿上,卞白贤明黄黄袍加身,正襟危坐,面前却是不成体统地摆了一桌山珍佳酿,他眉目如星辰朗月,面若芙蓉桃花,纷纷明明的嫡仙男子,他是青鸾国的王,至高无上的尊者,朝万民敬仰朝拜。然今日朝堂之上便只有一美艳姬妾,还有一忠心老奴。

早在一年前,齐州金军叛乱,引得万民跟随,他的将军们在这场叛乱中要么节节退败,要么战死沙场,要么不战而降。

“陈姬,替朕倒酒。”卞白贤清风一般温润的嗓音对着身边美艳的姬妾吩咐道。

“是,陛下。”陈姬一双素手提着九龙盘亘的金色酒壶替卞白贤斟了酒,一双桃仁杏眸眼含忧心和悲伤,青鸾败了,今人通传金军已经占据了京城,很快便要宫禁这紫禁城了。

卞白贤桃花眉目扫她一眼含笑道:“你这样愁着脸做什么?”

“陛下,逃吧,现在走还来得及。”陈姬闻言再忍不住下跪请求。

卞白贤闻言也只温温含笑,食指挑起陈姬下颚,眼中傲气和锐利慑的人不敢直视,说:“陈姬,朕是君,世上君死无妨,但君逃便不行,君者天命之授也,王者临危不惧也,君者可败却不可辱。”嘴角勾了勾又说,“何况,这里是朕的家,朕岂有弃家于不顾之理。”

“陛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当下只是权宜之计不是吗?”陈姬含泪看着眼前的君者。

卞白贤扶了她起来说:“朕的江山朕最清楚,朕一旦离开这里便无处可逃。”说完他又唤了一声:“苏德昌。”

“奴才在。”一边忠心站着的老太监躬身走上前来。

“听朕口谕,朕命你带着朕的陈姬立刻从密道出宫,从此隐姓埋名。”卞白贤仰头喝尽刚刚陈姬为他斟的酒。

“陛下!”

“陛下!”

陈姬和苏德昌纷纷抬目惊诧看他。

“你们可是要抗旨?”卞白贤冷眸一凝扫过二人。

二人又纷纷跪地请求:“臣妾/奴才请陛下虽我们一同离开。”

“不可能。”卞白贤话锋冰冷,傲骨天成,“朕可死不可逃。”看了眼陈姬叹道:“陈姬,你怀了朕的孩子,这是青鸾的血脉,你,要为朕好好留着,将他识文断字,叫他君临天下之道,定叫他往后匡复我青鸾之威,诛杀叛臣贼党。”

“苏德昌,速速带陈姬离开,你知道我们青鸾密所,从此便带她隐居那里便可,好好护她。”卞白贤不再看二人。

二人听了卞白贤的嘱咐,皆纷纷叩首行三跪九叩打理,目中含泪道:“臣妾/老奴遵旨!”说完苏德昌便带了陈姬离开,青鸾国密道是为帝王留下的逃生密道,可从未有帝王用过,因为君者可死不可逃,这是卞白贤父皇留给他的话,是皇家的傲气和尊严,密道开启一次便是永久封闭,无人能查出。
苏德昌带着陈姬进了密道,他对陈姬道:“娘娘,老奴将密道开启后这里便永久关闭了,娘娘,为了陛下,为了您腹中的小皇子,我们定然只能向前走,绝不能往后看。”

陈姬眼含泪水,摸了摸腹中三个月的胎儿点了头说:“苏公公,我知道了,为了陛下为了青鸾,我定然好好活下去,好好护着我腹中的皇儿。”说完便进了密道。

苏德昌跟进将密道开关拉下,厚重的石门缓缓落下,陈姬满面泪水却不曾回头,她内心恋着的那个君王男子,给她一生宠爱,如今该是她为他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可她是妇道人家,不能有所作为,便只能为他护住他这最后的血脉。

陈姬和苏德昌离开后,卞白贤唤来了一个小太监对他下旨道:“传朕旨意,赐后宫嫔妃,皇子公主鸠酒。”

小太监心中一凛可也不敢说什么,领命便下去按吩咐办事了,然后宫中哭声哀嚎遍野,顷刻间又瞬而寂静。

卞白贤遣退了所有宫人,让他们各自逃生,偌大的紫禁城往后是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卞白贤正襟坐在龙椅上,品酒吃菜,然后只见这金銮殿前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模样的男子就站在了那里。

他看着朴灿烈缓缓走进来,然后抱拳跪地行礼道:“臣朴灿烈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卞白贤独自斟酒看着他,嘴角冷冷勾起对他说:“爱卿陪朕来喝一杯如何?”

朴灿烈一身盔甲凛凛作响,起身走到卞白贤面前对端起他桌案上的另一只酒杯毫不含糊地喝尽,然后一双凌厉的眸子直直盯着卞白贤。卞白贤也含笑饮尽看着他说:“爱卿好酒量也是好胆量,朕刚赐了许多人美酒,可他们都哭成一片不肯喝,最终只能强灌了下去,真叫朕喜欢。”

朴灿烈没有说话,紧绷着脸看着卞白贤,卞白贤轻声嗤笑说:“朴爱卿不怕朕这酒里有毒吗?”

“区区小毒,臣受得起。”朴灿烈冷笑,捏了卞白贤的下颚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是吗?”

“好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朴爱卿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朕为何觉得有些可笑。”卞白贤桃花目轻轻一挑,眼含讽刺。

“一点都不可笑,因为往后我是君,你是臣。”说罢朴灿烈便用力吻上了卞白贤的美好的唇上,辗转蹂躏,隐有血腥味在二人口中漫溢开来。
——————————————

2019-07-03 17:54, 29楼

咳咳,单白有话要说。
有小可爱看过这篇文吗?
我在翻我的库存的时候发现了这篇古风文(应该是几年前复制粘贴下来的,竟然复制了一大半!!!),有小可爱知道这篇文的作者是谁吗?我想联系一下作者,可不可以把这篇文搬过来。
康桑米哒!
点击数27,顶贴数4,本页字数7623,总字数7623 灿白吧,公子独单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