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死要面子直男帝受+冷峻将军功 短片 纯生 产乳超快完

2018-12-16 19:19, 1楼

【原创】死要面子直男帝受+冷峻将军功 短片 纯生 产乳
超快完结

2018-12-16 19:20, 2楼

皇上很烦,非常烦,北方匈奴未灭,南方水患成灾,似乎所有的灾害都集中在了这一年。
"皇上,臣夜观天象,发现这紫薇星闪烁异常,宫中恐有大事发生"
"什么事?"皇帝语气中带着愠怒
"回皇上,暂且看不出吉凶祸福,只是,宫中或有贵人怀孕"
"有孕?"皇上挑眉,自己这几个月一直忙于朝政,怎么会有妃子有孕?"此子可是龙嗣?"
"宫中贵人所出,怎能不是龙嗣?"皇帝哑口无言,若是宫中妃子未曾侍寝便有孕,这可是丑闻,皇室的颜面何在?
"若此子出生,可留得?"钦天监心里一抖。这皇帝是出名的狠厉,如今竟连亲生孩子都能下得去手
"回皇上,虽暂时看不出祸福,可这是皇家的子嗣,必定三思"皇帝默默点头
"你下去吧"
"是"钦天监低着头退出了宫殿,皇帝默默站起来,绕着椅子走了一圈
"朕的孩子?"皇帝冰冷的表情变得狠厉,站起来走出宫殿,他倒是要查查,是谁这么大胆子
后宫中,皇后接到消息,竟是要后宫所有女人去检查身子
"皇上怎么突然这么做?"皇后有些不安
"不必多问,太医已经来了,待他们检查完再说"皇帝静静坐在皇后的寝宫中
"皇上今晚要在这用膳吗?"皇后笑起来
"嗯"皇帝冷冷的回答
"那臣妾着人准备"皇后开心无比,行了礼就跑到自己的小厨房
宫中的女人太多,一时也检查不完,直到宫女吧晚膳端上来才有了点消息
"皇上,宫中并无怀孕之人"皇帝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难道是那钦天监骗他不成?看着满桌子的菜,皇帝有些没胃口,恼怒异常,奈何那钦天监并不能斩杀,皇帝生气的拂袖
"皇上。。"皇后看着愤怒的皇帝,不知从何下手,皇帝在气头上,看谁都不顺眼,话也没说便拂袖而去

2018-12-16 19:22, 4楼

老太医平日里眯着的眼睛顿时变大
“老臣。。。知道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胎儿长势越发汹涌,皇帝不再去后宫就寝,待在养心殿好好安胎,他一个大男人怀胎生子,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说出去,怕是要遭天下人耻笑。
可是。。。皇帝时不时抚摸肚腹。这孩子将来必成气候,自己必然要给他个名分,这样不清不楚的生下来,也不是个事,难道要昭告天下,自己身怀六甲?
不行
他的脸面何在
但,孕育神之子,本是光荣的事
可他是男人啊
皇帝心事重重,可这时候,是大将军凯旋归来的时候,皇帝高兴之余,自己要亲自出席接见大将军,他是国家的忠臣
大军回归前
皇帝站在大铜镜之前,不停深吸气,好让那肚腹看起来小一些
不行,太大了。镜中,皇帝纤细的腰肢上挂着个大圆球,此时腹中胎儿八月有余,再过一个月便可瓜熟蒂落,他可不能这样去见满朝官员
“来人,拿白绫来”层层白绫经由随仕太监裹上皇帝肚腹,肚子裹得越发圆实,虽然还是稍大,但就像是啤酒肚,皇帝有些吃痛,肚子硬邦邦的,却还是穿上了那件朝服
来到宫殿,早已安置了宴席,满朝文武官员也坐好,就差皇帝入座,皇帝已经三月不上早朝了。皇帝随着太监尖锐的叫声进入宫殿,大殿里瞬间鸦雀无声,官员们的眼光纷纷落到皇帝身上,包括那个百战百胜的将军,皇帝下意识的遮掩了肚腹,入座
“皇上万岁”百官齐齐谢礼
“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这声音响彻皇宫,可见今日,官员们兴致勃勃,皇帝也高兴起来,他开始打量那让匈奴退避三舍的常胜将军。那将军,与他想象得不一样?皇帝原以为那将军是个壮如山的汉子,却没想到是个面相冷峻的青壮年,但也可以看见,那盔甲下的肌肉配得上他的实力
“皇上,凌妃娘娘献舞”旁边的随仕轻轻说了一句,皇帝回过神来,看向舞池里的佳丽。
啧,平淡无奇
宴会终于结束,皇帝着急退席,不是他撑不住了,是怕肚子里的胎儿撑不住了。
养心殿内,皇帝都没等人撤下白绫,自己就先拿着匕首割开白绫
可别把孩子挤坏了。摸了摸肚子,没有什么问题,皇帝松一口气,转身将内侍送上的安胎药一饮而尽
眨眼间,皇帝将近临盆,此时的皇帝临盆之势每况愈加,肚子沉甸甸的,稍微一走动,皇帝就感到劳累,腰肢也不堪其重
他要怎么办,如何昭告天下,这孩子的身世,如今已快临盆,后宫也无人有孕,不能凭空多出来个孩子,难道必须亲自解释?
这孩子必然继承大统。想着想着,胎儿结结实实的踹了皇帝一脚,差点把他从床上踹下来
“诶呦”皇帝低吟一声,双手捧上肚腹,这孩子真有劲,接着,又是一脚“呜!”踢到了皇帝的膀胱,九五至尊泄在了龙床上
太丢脸了
假借出门游走的空档,内侍太监知趣的换掉了尿湿的寢衣和床铺
最近,钦天监来报,说是神子将要诞生,皇帝和一众内侍太监紧张了几日,若是肚腹有什么异常便去传太医,这养心殿的保密手段是极好的,皇帝有孕之事只有养心殿随仕和那太医知道,便无人知晓
可是这样等了几日,都不见生产迹象,皇帝急了,他做梦都想要卸货,整天呆在这寢殿里快发霉了,可是胎儿迟迟不降生,这使皇帝疑惑了起来,胎儿到底从哪里出来?皇帝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屁眼,怎么可能出来一个孩子?

2018-12-16 19:53, 5楼

又过了几日,皇宫来了一位客人,那是东南边山上的高僧,有要事禀告,皇帝在床上接见了高僧,有被褥的遮挡,高僧自然看不出什么,只是那高僧说的话,让皇帝暴怒
“皇上,近日宫中恐有神子降临,老僧特来提醒,神子不可轻易出世,需要那纯阳之气灌入腹中”
“纯阳之气?那是何意?”
“那便是。。男子的jy,皇上,您得早些准备,让娘娘早日产下健康的神子,不然,神子留在腹中太久,对神子不好,也影响国运”
“。。。若是。。。其他男子呢?”皇帝声音有些颤抖,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问这样的话,此刻的他就像那点燃的爆竹,即将爆炸
“旁人?”那老和尚顿了顿“若是旁人,便是要找到那三月三,在亥时出生的”
“承蒙大师指点,朕累了”皇帝在被褥下握紧了拳头
“贫僧告退”待那脚步声越来越远,皇帝挥拳砸在被褥上
“天啊,你让我情何以堪?”皇帝坐起来,发泄似的踢倒床边的柜子,又砸了桌上上好的茶杯,他看着地上的东西,身体气得颤抖,肚子突如其来的痛楚让他失声痛叫“朕。。。朕死也不会。。。啊。。”说完,皇帝昏倒了过去,周边一众内侍跑过来
再次醒来,腹中传来连绵不断的疼痛,临盆的肚子时不时发硬,能清晰的从肚皮上感觉到宫缩
“好疼啊。。。”皇帝头上冒出一层薄汗,他往下看去,肚子一起一伏,正猛烈宫缩着“啊。。。啊。。”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被褥。内侍见皇帝醒了,连忙去端安胎药,却被皇帝一掌打开“还安什么药啊,朕快生了!。。啊。。宣太医啊!”此时太医急匆匆赶到,给皇帝把脉
“皇上,您要生了”太医语气颤抖
“废话!朕肚子好疼啊。。!”
“皇上,产子自古以来都是要历经产痛的,这没办法”
“好你个老太医!。。。你你你。。啊!”

2018-12-16 21:00, 7楼

说来也奇怪,皇帝痛了两个时辰便又不痛,只是肚腹发着硬,像是吃饱了撑着似的
“皇上,老臣。。。老臣从未见过男子产子”老臣不知道那孩子怎么出来啊!
“必须保住胎儿。。。呃”皇帝揉着发硬的肚子,想让肚子柔软些,忽然他又想到了那老和尚的话,不知不觉的,脸红到了耳根,他又气又急,肚子又疼起来,看来是不能动怒“这可如何是好。。。”皇帝流出两滴生理性的眼泪。老太医见皇帝都疼哭了,连忙安慰
“圣上千金之体,必能安产,皇上你别哭了,吃点晚膳”说完,内侍太监送上一碗清粥
“朕。。。不想吃,你们都出去”皇帝侧过身子,把人都遣散,老太医见皇帝不腹痛,便退下,其他随仕也都出了宫殿,在门口侯着,此时,皇帝见四下无人,颤抖着手悄悄伸进后xue
第一感觉。。。紧。。。皇帝又伸进一个指节
好软。。。嗯。。。有点难受,第三个指节
啊。。。好奇怪,皇帝内心咆哮着,他的儿子,就在这里出生吗?
门外的内侍们没听见任何声音,有些慌张,皇上出事了怎么办,终于,几个人在商量之下,选了一个小太监悄悄跑进殿内查看情况
此时皇帝难为情的在被子底下摸着后xue,他想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在这出生,能不能摸到,皇帝在被窝里发出焖哼,小太监怕皇帝又腹痛,连忙上去
“皇上”
“啊!”皇帝吓得手紧了紧,扣到了嫩肉,失声叫出来,这一声娇嗔得不行,吓得小太监心叫不好,空气随着皇帝的黑脸凝固了起来,皇帝翻身过来冰冷的瞪了小太监一会。“。。。你听到了什么”小太监慌忙摇头
“什么都没听到”
“滚出去”
“是”小太监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一众太监围上去讨论皇帝的情况

2018-12-16 22:57, 16楼

明天把 楼楼要上课

2018-12-17 18:52, 30楼

两人的体位

2018-12-17 18:53, 31楼






2018-12-17 20:04, 33楼

看的人多我再更,我的脑洞越来越大了,鬼知道我在想什么
点击数27,顶贴数2,本页字数5927,总字数56439 十世吧,艹小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