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地铁站里的违禁物品(短篇、强强)

2019-06-11 21:39, 1楼

“就算你是严主,犯错也要受罚。”

姜含章×林错

主压主。

2019-06-11 21:39, 2楼

期末考之前写一个短篇安慰一下自己
最近无比迷恋abo又怕驾驭不了这种风格
先写个强强练练吧
短篇,放心入坑,以前欠着的都会补上的
这次是真的新人啦。

2019-06-11 21:40, 3楼

1.
“雨天道路湿滑,请小心慢行。”
地铁里的女声优雅地重复。
“陈灿你有种别跑呀!小心我告诉老师…唔!”
跑在前面的小男孩一头撞上了男人的胸膛。
“嘶…”男孩瘪着嘴,恨恨地抬眼看。
对上一双深灰色的眸子。
男孩慌忙低下了头,扯住想要逃跑的伙伴。
林错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地铁里不要打闹。”
“对不起…”两张涨红的脸。
“Dear passengers.Please take care of your children…”
在空荡荡的地铁站里,广播的声音显得更为响亮。林错烦躁的按了按眉心,快步走到安检处,将背包放在了传送带上。
他刚刚结束了一场令人非常不满意的实践。处了半年多的贝因为受不了他定的那么多规矩,以及犯错后的重责,今天提出想要结束这段关系。
林错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想要被管教、被惩罚的人会接受不了他定的规矩——依他看来,那些根本算不了什么。
“滴——”
警报声把林错从万千思绪中拉扯回来。
“先生,您的包里有违禁物品,希望您能让我们进一步确认。”
“不可能。”他坚定地否认。
“先生,我们的警报器不会出错。请您开包让我们检查。”工作人员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我说,不行。”林错又皱起眉,平时也就算了,今天的包里装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并且它们的用途…一目了然。
“您这样会让我们为难。”工作人员是个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看林错不配合,当场就要动手。
“小李。”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带着些许压迫感。
“怎么回事。”
“姜部,我们检测到这位先生的背包中含有违禁物品,但他拒绝配合我们的检查工作。”
男人点了点头,看向林错。
目光交汇。
纯黑抵着深灰,双方皆是愕然。
男人愣了两秒,目光又转移到那个背包上,然后发出了一声了然的轻笑。
林错沉默。今天真是个非常糟糕的日子。
“小李。”男人走到林错身旁,“你继续工作吧,我来问他。”
“好的姜部。”
“跟我来。”男人说完,抬步。
林错拎起包,慢慢跟上。
大意了。

2019-06-12 19:33, 23楼

2.
林错来到一间封闭的房间内。
沙发、桌子、木椅、饮水机,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林错向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主,但眼下这场景,让他扯了扯嘴角。
“这是审犯人的房间?”

男人也笑了,“没那么严重,只是会客室罢了。”

林错明显不信。却也没有反驳。
“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姜部。”
林错把包扔在桌上,随意的坐下了,
“您检查吧。”

面前这个男人,叫姜含章,是圈中有名的主。虽然脾气还算温和,但听说一直在警部工作,手劲是数一数二的大。然而明明每次实践都能把贝打到下不来床,却依然被很多人追捧。

同为名主的林错自然认得他,不过却没什么交集,唯一一次还是在圈内聚会上,林错端着酒杯,冷淡地站着,身旁有无数道敬仰、儒慕、痴迷的目光缠绕在他身上,却愣是没一个人敢和他搭话,生怕一句话说错,就要被当场扯扒了裤子抽到屁%股青黑。
反观姜含章,走到哪里都有许多人跟着,胆子大的甚至想去挽他的臂弯。林错不明白,姜含章看上去生的高大英俊,但眉宇间的威严常在,为什么没人怕他?

他挺想去请教,又不愿丢了面子——同为名主,怎么能屈居人下?

反是姜含章,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丢下一句话。

“林爷,多点同理心吧。”

嗤。林错笑。那些个贝不就是求个痛快,要什么同理心…


“实践去了?”姜含章拎起他的包。
“嗯,刚回来。”
林错按了按太阳穴,怎么今天总是走神。

“齐青被你打跑了吧?”
“你怎么知道?”
林错皱起眉,这种没有隐私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猜的。上次聚会看到他接了你一个电话,然后跑去墙角跪到了宴会结束。”姜含章状似随意的说着。
“那是他该受的。”林错冷声。
“哦?犯了什么错需要这么狠的责罚?”
“与你无关。”林错起身,
“快点检查,我还有事。”

“你说犯错受罚,理所当然,那作为一名主,你也能遵守这个规则么?”姜含章突然问。

“当然。”林错皱眉,男人问的太多了。

“那么,”姜含章弯腰,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瓶酒精,
“携带违禁物品乘坐地铁,该不该受惩罚?”

林错愕然。

“这是我给他们清洗伤口用的,我…”他下意识的解释。

“酒精属于易燃物品,是地铁明令禁止携带的。这一点,我相信你也清楚吧。”

我还真不知道。林错腹诽。

“抱歉,我不知道,我会交罚款。”林错说完,提着包就想出门。

“没有人让你交罚款。”姜含章逼上前拦住他,高大的身躯在墙上投下一片阴影。
“犯错受罚,是你承认的规则。作为部长,我要给你换一种处罚方式。”
“而我对你的惩罚是,”姜含章望着林错的眸子,语含戏谑。
“你所有的工具,一样五十下。”
“现在,脱了裤子,趴到沙发上去。”
姜含章伸手,绅士地欠了下身,
“林爷,请吧。”
点击数6,顶贴数16,本页字数3232,总字数53301 梧桐西院吧,海然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