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莫负时光(古风父子,甜虐宠)

2019-05-05 11:23, 1楼

“王爷,世子跟人打架了!”
  
  “多找几个人,让他打个痛快。”
  
  
  “王爷,世子摔了药碗!”
  
  “以后记得多备一些。”
  
  
  “王爷,世子又逃跑了。”
  
  “派所有人出动,把他抓回来,记得不许伤到世子。”
  
  
  ————
  “堂堂翊歌的王爷每天就没有别的事需要做么?”风予诺一脸的不高兴。
  
  风昊宇慈爱一笑,目光温柔而宠溺:“将你保护好就是爹现在最重要的事。”
  
  

2019-05-05 23:08, 16楼

第二章

    
  翊歌王朝的都城,风昊宇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望着城墙下面的将士厮杀着。
  
  “王爷,属下让人护着你先撤退吧?”风昊宇的副将顾宇枫站在一旁说道。
  
  “退?”风昊宇惨笑一声:“这是最后一战,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
  
  他自诩战神,却在没了那个人后,一败再败,如今已经败无可败,而翊歌也随着他的败退而不复存在,他终是亲手毁掉了自己为之忠诚了一辈子的国家。
  
  “宇枫,你们把他葬在了哪里?”风昊宇闭上了眼睛,声音低沉。
  
  顾宇枫很清楚风昊宇口中的那个他是谁,只是答案恐怕是风昊宇不愿意知道的。
  
  “王爷,您曾经吩咐过,将风予诺丢到乱葬岗里,任秃鹫分食,只怕是死无全尸。”想到那个人的死状,顾宇枫的嗓音也有些沙哑。
  
  “竟然是死无全尸吗?”风昊宇喃喃道。
  
  “是您好大喜功……”
  
  “王爷,你不堪为将。”
  
  还记得那个人临死前的挣扎与怒吼,字字诛心,那时只觉得恼怒,如今想来,却是一一验证。
  
  他刚愎自用,一意孤行,偏听偏信,到如今,将列祖列宗打下来的江山都给赔了进去。
  
  而风予冰,那个他放在手心里疼了十几年的孩子,却背叛了他,一路上将他所有的军事信息都透露给了云廷。
  
  败至最后一战,风昊宇的手下不过是一些老弱残兵,而云廷的军队却越战越勇,风予冰又打开了翊歌都城的城门,引狼入室。
  
  这一仗,他败局已定。
  
  城下的战斗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
  
  “我要见云澈幕。”风昊宇运足内力,对城下的人喊道。
  
  他到底是不忍心他的子民再做无谓的牺牲。
  
  城下的云廷士兵让出一条道,一身着黑衣盔甲的人骑着马走了出来,行至城墙下面。
  
  这个人正是云廷的王爷,云澈幕。四国公认的天才,面容俊美,智谋无双,更是屡出奇兵,几乎是百战百胜,只除了一次,败给了那个人。
 
  “风昊宇,你已经没有任何筹码了,投降吧!”云澈幕的声音很冷,比寒冬里的冰块更冷上几度。
  
  风昊宇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翊歌没有投降的皇族,不过这些士兵和百姓都是无辜的,我可以用我的死来结束这一切。”
  
  他苦心守护的一切到底是没有守住,他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
  
  云澈幕俊美的脸上满是嘲讽:“哦?我还真是没想到,连自己的亲儿子都可以下手的人,竟然能说出“无辜”这样的词语,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风昊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云澈幕,那个术士是你的人?”
  
  风予诺死后,他也曾经派人去查过那个说风予诺是克星的术士,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查到。
  
  后来,现场的形势越来越差,他也就顾不上查了。事到如今,他却不得不怀疑是云澈幕搞的鬼。
  
  “是又如何?”听到风昊宇的话,云澈幕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风昊宇的脸色由青转红,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云澈幕固然可恶,但是不信任风予诺,造成风予诺惨死的人却是自己。
  
  “啧啧……”云澈幕好笑地看着城墙上的风昊宇:“风予诺直到死怕是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死在自己亲生父亲的手上吧?更好笑的是,那个术士确实是我的人,不过风予诺是知道这件事的,我们俩不过是打了个赌而已。”
  
  云澈幕说到这儿顿了一下:“他赌你对他还有一丝信任,赌你不会听那个术士的话,不过他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予诺……”风昊宇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原来那个孩子早就知道……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他,还亲手将那个孩子逼上了绝路。
  
  “罢了,是我欠你的,来世再还。”风昊宇说完就纵身一跃,从城楼上跳了下去。
  
  
  
  
  
  
  
  
 
  
  
  
  
  
  
  
  

2019-05-06 21:12, 30楼

第三章

    

  翊歌王朝的都城之内,经过了一夜厮杀,终于归为了宁静,城门一点一点打开,带着吱呀之声,仿佛一场正在开场的折子戏,拉开幕帘,让人窥见那舞台上的场景。


  满地鲜血流滚,尸,体,横七竖八躺立,一直躲藏着的百姓们被士兵赶出来,开始清理这片血腥的战场。
  
  所有人不敢出声,于是明明人来人往,却寂静得可怕。

  所有人都在忙碌,唯独有一个人,他身着战袍静立于高台之上,眺望远方。
  
  “你为何要救我?”风昊宇方才一跃而下,却被救起,而救他之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不止一次。
  
  “受人所托。”那人看着此时风昊宇狼狈的样子,声音冷漠。
  
  “是…是…他?”风昊宇似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颤抖。
  
  “是,就是那个一直被你折磨,被你利用的风予诺。”那人一身黑衣,原本冷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嘲讽。
  
  一种窒息感油然而生,风昊宇只觉得整个人是懵的,那个孩子,那个可以让百战百胜的云澈幕都败了的人,却死的那样凄惨,而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还有十六天,他就年满18岁,可即便是他那样的恳求你,你都不愿意让他再多活几天,百般酷刑,火烧全身,你这个亲爹送他的礼物还真是特别……”黑衣人的脸上满是愤恨,他本是暗卫,不过听命行事,并不应该有多余的感情,但想起那个人死前的惨状,却很难保持平静。
  
  风昊宇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都站不稳,他对不起那个孩子的太多,这一连串的事实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你以为你那些胜仗都是怎么来的?”黑衣人不屑地说道:“你手下的那些将领早就被风予冰暗里收买了,如果不是他殚精竭虑,百般算计,翊歌早就灭亡了,而你也早就死在战场上了。”
  
  眼前的人声音并不算是很高,但是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一般传到风昊宇的耳朵里,震的风昊宇整个人久久不能平静。
  
  雪下的越来越大了,翊歌的大雪向来凶猛。那孩子好像很喜欢下雪……
  
  诺儿,是你吗?对不起,这么多年,爹亏待了你!
  
  风昊宇沉默了良久终于缓缓说道:“你……能多和我说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吗?我想知道……”
  
  他知道他亏欠了那个孩子太多,但是他还是想通过别人嘴里更多的了解那个孩子,哪怕为时已晚。
  
  那个人本来并不想和风昊宇太多废话,可到底是不甘心那个人就那样无辜惨死。
  
  “我本来是一个游走在黑夜里的暗卫,一次任务失败后,他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就立誓一辈子效忠他,保护他。”黑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向上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不过他的武功根本不需要我来保护,从始至终,他只让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保护你的生命。”黑衣人的眼睛有些许泛红,“哪怕是他临死前,他的最后一个命令也是不要伤害你。”
  
  “诺儿,傻瓜,你怎么那么傻?”风昊宇再也站不稳,整个人跪倒在雪地里。
  
  “冷吗?你知不知道在你锦衣华服,待在温暖的屋里时,你的孩子在哪里?堂堂翊歌的王爷,连一个好的房间都不舍的给自己的孩子么?何况这个孩子替你立功多次,战功赫赫,你是怕他功高盖主么?”
  
  黑衣人的话字字诛心,风昊宇面色悲痛,整个人躺倒在雪地里。
  
  “诺儿,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只怕若有来世,你一定不愿意再当我的儿子吧?”
  
 
  风昊宇忆起曾经雪中的一幕,大雪纷飞,腊梅点缀着寒冬,成了那冰天雪地里唯一一抹颜色。

  
  雪地里,一个单薄的身影一拜三叩,身后是绵绵不绝的脚印。

  从城门到王府门口,那孩子一路叩拜过来,早就冻得浑身僵硬。

  “王爷,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跪了,您就一定收兵。”

  风予诺跪在王府门口,尽管声音发颤,但他依旧挺着腰板,直视如今朝廷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

  风昊宇睥睨阿无一眼,一言不发,转身进门。

  过了许久,再出来时,之见风予诺蜷缩在一处角落里,嘴里似是在说着什么。
  
  
  眼泪一窜窜往下流…

  
  
  
  
  
  
点击数59,顶贴数37,本页字数3979,总字数118505 梧桐西院吧,小啊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