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产luan(纯生)

2018-11-30 00:18, 1楼

产luan
加班压力大,发泄产物,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2018-11-30 00:42, 3楼

1、(不分章节,标序号只是想说这代表开头)
师父接了门新鲜生意。
老人家久不出山,这次是有人托了层层关系才把他老请出来。
我浪荡久了,突然被紧急召回,刚踏进门就看见院子里一左一右端坐着两位年轻人。
还挺不可思议的,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倡导下,现代年轻人其实很少迷信,往往找上我们破财消灾的都是些肥头大耳的中年生意人。
难得来造访的是两位年轻血液,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样貌普通的那位没能引起我多大注意,另一位垂着头的男子却让人感觉有些熟悉。
来不及多想,我先进了屋,师父只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让我全权处理这桩事。
事情并不麻烦,屋外的男子被人下了蛊,服下符水就能解蛊。可下蛊害他的人还没找出来,师父想让我跟着他们一个月,把这个捣蛋鬼揪出来。
等师父走后,我才正式接待了这两位年轻人。
等看清那位男子的相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对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街上路过的商场LED屏上就摆着他的巨幅广告。
来找我们消灾的,竟然是一位大明星!

大明星显然被体内的蛊虫折磨了一段时间,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灰败憔悴。
助理搀着他,两个人像看救命菩萨一样看着我。
我只好装模作样的问,“什么时候出事的?”
助理说:“一个星期前,他突然说肚子疼……然后我们意外发现,他肚子里有东西动……”
大明星苍白着脸,害怕的问,“大师,我会死吗?”
“……不会。”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会治好你的。”

师父总说慈悲为怀,人这一生要积累许多功德,死后才能安详于后世。
可我不管,我这人坏得很,救人没什么值得开心的,折磨人倒有点意思。
比如大明星被下蛊这事,明明我把符咒烧了,冲成符水给他喝下就能一键解决问题,可我偏不。
我还要待在他身边一个多月呢,如果他肚子里的蛊虫不弄出点热闹来,那这日子得多无趣啊。
最后我只给他喂了一粒恢复精力的药丸,大明星舒服多了,只这一招,他就变得对我全然信任,性子实在太单纯了点。
我以保膘的名义跟在他身边,每天围观他工作。
一开始大明星的肚子还没什么动静,蛊虫的发育需要一段时间,等他发现不对劲,是借来的品牌商衣服变紧了,腰身那里掐得刚刚好。
毕竟是爱豆出身的明星,平时十分注重饮食和身材管理,他整个人高挑纤细,腰胯尤其窄,以前同样尺码的衣服,腰腹处都能余出几寸布料。
我忽悠他,等肚子里脏东西长大,再排出来,这个“病”也就好了。
大明星总是对我的话深信不疑,肚子不舒服也不来打扰我,一个人默默窝在角落里揉揉。
有蛊虫在体内作乱,最直观的变化就是他吃的东西明显变多了。毕竟不是一个人在消耗营养,他越来越无法忍受挨饿,几乎是每隔三个小时就要有一次强迫性进食。
我就这样看着他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

2018-12-02 02:54, 14楼

2、
年末是明星营业高峰期,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自然也将受邀出席多个娱乐盛典。
红毯历来是明星们争奇斗艳的最佳场所,女明星打扮得花枝招展自不用说,男明星在穿搭上也抛弃了一水的西装,个个别出心裁想要搏出位。
往年大明星的造型是教科书级别的优雅矜贵,可今年却有了大不同。他的肚子早已瞒不住了,为了遮住隆起的腹部,团队不得不让他穿一身肥大的羽绒服。
丑归丑,但大着肚子被媒体拍到更要命。
我问他:休息一阵子不行吗?
大明星说:不行,没有曝光就完蛋。
他这种奇怪的执拗我不太懂,分明已经足够红了,还担心自己随时会被取代。
可是一想到大明星红毯史上第一次滑铁卢是由我造成的,我就不由得偷乐。

都说明星穿衣服是不分季节的,大冬天普通人穿大衣尚且冻得瑟瑟发抖,大明星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衫,手盖在腹部轻轻摩挲着,整个人都恹恹的。
我手机上的2048玩到了4096,大明星在沙发上挪动了不下十次,似乎怎么坐都不太舒服。
他体内的蛊虫已经成熟,随时可能降生,而作为苗床的母体自然会感到不适。
我抽空看了他一眼,大明星捂着鼓鼓的肚子,张着嘴一口一口的吸气,额上都冒出了热汗。
“大师……”他终于忍不住喊我,“你能再给我吃一颗药吗?我疼得快没力气了……”
经纪人半小时后就会来接他走红毯,到时候他如果连动都动不了是比较麻烦。
我摸上他圆隆的腹部,隔着薄薄的肚皮,里面成熟的卵虫一个个长到了鸡蛋大小,密密麻麻似乎有上百个。
我试着摁了摁他的肚子,腹内的卵很不友好,一致地将我当成了敌人,如同共振一般在他腔体内来回颤动。
大明星身子一歪,颤巍巍地倒进了我怀里。
腹腔内鼓动强烈到肚皮都一阵收缩,这些小东西好像已经呆不住想要出来了。
我问大明星:“现在什么感觉?”
大明星咬着唇,艰难的说,“很胀,疼……感觉它们想往下钻……唔……”
他抓着我的手伸进羊毛衫里,掌心贴着白花花的肚皮,更能体会到挤挤囔囔的卵在腹腔内移动带给他的痛苦。
以我往常的经验来看,距离发作到排卵,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我将大明星扶起来,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他的肚子似乎往下坠了坠,下腹部变得更加饱满圆润。
“你还能动吗?”
“……嗯。”他岔开腿,右手摁着腹侧,难耐地挺了挺腰。
我索性将他抱起来,说:“它们暂时还不会出来,至少你参加答谢晚宴的时间里它们都会乖乖地待在你肚子里。”
大明星叹了一口气,把整张脸埋进我怀里,他也知道,今天这活动是非去不可的,再疼也只能忍着。
经纪人的车停在楼下,我把人抱上车,大明星拿肚子抵着我的手,时不时的哼几句疼。
一路上我的手机游戏也玩不成了,他的肚子的确颤动得厉害,激烈的好似妇人临产的胎动。我忽然怀疑不出一天这一窝卵就都会被排出来,大明星的身体也许是个天生的苗床。

车已经开到活动门口,接下来的红毯路没有人扶着,他得自己走。
我感觉大明星快要哭了,他蜷缩在后座,艰难地撑起身子。我替他披上羽绒服,坏心眼道:“忍住,千万别往下用力。”
他带着哭腔应了,双手藏在过大的衣服里上下抚摸着躁动不已的肚子,面上还要努力装出一片和平。
大明星几乎是雷厉风行的走完了红毯,主持人想采访他都没叫住。
一进入晚宴大厅,他就借口要上厕所进了洗手间,然后在隔间里拨通了我的电话。

我找到大明星时,他正坐在马桶盖上喘着气,外套扔在了地上,他身上依然裹着一身薄薄的羊毛衫,肚子比走红毯前还要大。
短短时间里,蛊虫完成了最后一次发育,这次是真的要出生了。
大明星的肚腹高高隆起,已经与双胎足月的肚子没什么区别了。
我之前的猜想是对的,他的身体是天然的苗床,蛊虫在他体内发育比普通人快了三倍。早在几小时前的阵痛,就进入了产程。
忍疼让大明星精疲力尽,我撕下衬衫的一边袖子,揉成一团让他咬住。
卫生巾条件简陋,他如果在这里产卵,光忍不住叫一声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2018-12-02 19:11, 20楼

3、
大明星嘴里咬着布料,仍然时不时的哼出几声痛呼。衣服已然裹不住身前坠着的大肚子,腹底大块白净的皮肤裸露出来,他的手又搓又按,已经将腹部摁红了几块地方。我不由感叹,当明星的果真是经不起折腾的细皮嫩肉。
痛得紧了,他几乎要将嘴里的衬衫咬碎,好在大明星还有几分神志,他求助的眼神望过来,似乎在问我应该怎么办。
我从背后将人架起,让他的手撑在卫生巾的隔板上,腹部由于重力的关系坠得更厉害了,他的腰往下塌了几分,白白软软的肚子正摔进我掌心里。
这里空间狭窄,他肚子又大,我得贴紧他才能替他兜着腹底。不过这种紧要关头,谁也没空注意此时的姿势是否有些过于暧昧。
这些卵在我掌心下不停颤动着,我解开大明星的裤子,三下五除二扒拉开,他嫩白的大腿根部已经湿成了一片,摸上去黏腻腻的,是这些卵排出的粘液。
我不想他生在这里,后续处理烦人不说,万一被媒体拍到了,师父还会找我麻烦。
我拍了拍他小小的屁股蛋,替人拉上裤子,大明星羞耻地呜咽起来,想离我远一点,又被我兜着肚子抱回来。
我扯走他嘴里的布料,“给你经纪人打电话,说你不舒服,现在就要离场。”
他疼得有些恍惚,还是听话地打了电话,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一分钟,经纪人表示明白了,让我带着他离开,司机会在后门等着。
大明星艰难地给自己裹上外套,原本宽松的羽绒服在腹部那里突兀的鼓起,都差点要扣不上了。
我让他靠着我,手扶着他的腰慢腾腾的走,幸好从卫生间去后门是条小道,要是在晚宴厅里遇上粉丝,大明星大腹便便的样子可能一辈子都解释不清了。
虽然没遇上粉丝,可我们在卫生间门口却遇上了另一个男明星。
大明星无意寒暄,对方却笑嘻嘻地挡了我们的去路。
我能感觉到大明星在极力忍受着腹内翻墙倒海的痛苦,可他居然还能在对方面前装出一副赔笑脸。
那位小有名气的明星说想找他唠唠嗑,边说着话,眼神却不时地瞟向大明星凸起的腹部。
我渐渐觉出味来了,这人可能知道大明星肚子里有东西,甚至可能算准了大明星这会儿要生了,才故意堵在这儿拖延时间。
我把大明星搂进怀里,伸手护着他躁动不安的肚子,开始睁眼说瞎话,“要唠嗑不如改天吧,他胃痛得厉害,咱们要回去了。”
“哎,真是可惜……”对方似笑非笑的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前辈了。不过多嘴一句,前辈也该注意一下身材管理了。”
“谢谢你啊。”大明星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接着把脸埋进我胸口,气得掐了一把我的手臂。
他的情况实在也等不了了,既然对方明显知情,我也不再做样子,直接把大明星公主抱起来一路小跑到后门。
大明星怕有粉丝蹲着,到门口了就抽着气让我把他放下。
有时候他的矜持很没必要,粉丝现在要么在晚宴现场,要么在正门口堵着,后门就只停了零散的几台车。
我招呼司机把车开过来些,大明星撑着腰慢腾腾地在后边走,好不容易磨蹭到车门口,他才发现自己肚子太大,根本迈不开腿。
意识到这一点,他不太好意思地看向我,红着一张脸把手伸出来。
不得不说他扭扭捏捏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我弯下腰把人抱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搂着我脖子的时候往上吹了一口热气。

经纪人和助理都在处理他留下的烂摊子,毕竟大明星之前签了协议要出席晚宴,中途说走就走必须给主办方一个合理的说法,不过这些东西就让他团队的人去头疼吧,我只是个“保安”懒得操心。
现在后座就剩我和大明星两个人,我把保姆车内的隔音板拉上,一时间车内只剩下他拼命忍疼的喘息声。
我拨开他汗湿的刘海,有点幸灾乐祸的说:“现在你可以喊出来了。”
大明星摇摇头,笨拙地脱下身上厚重的外套,好像想喊疼又憋回去了。
我把他放倒在后座上,他蜷缩起来,双手捧着圆隆的肚子,一边呼吸一边在腹上打着圈。
这种人类生孩子舒缓疼痛的方式对体内卵的出生没有任何帮助,他打算帮帮他的忙。
“是刚才那人害你这样的吗?”我边扒着他的裤子边问。
“不、不是……”大明星极力想保住他的裤子,但正在生产中的虚脱身体根本抵不过我的蛮力,“不要在这……”
他不想在车里生,但他说了不算。我摸到下腹的卵已经钻进产道,他的肚子完全坠成了水滴型。从这个偏远的郊区开到市中心的家里至少要2小时,况且现在还在堵车,可能在到家前他就会将一肚子的卵排干净。
“团队里的人……查过,不是他……”大明星忍过一波阵痛,手抓着车后座想借点力气,但又被下一波疼痛扰乱了心智,指甲划过后座的靠椅,力气轻得跟猫刨似的。
“跟他也脱不了干系。”我终于有些良心发现,贴近他耳边安抚道,“你放心,等你把这些脏东西生下来,我一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
大明星可怜巴巴的点点头,主动把阵痛的肚子贴上我的手掌,“大师,好疼……”

4、

2018-12-02 21:31, 22楼

想不到吧,三更

2018-12-02 21:34, 23楼

4、

2018-12-02 21:37, 24楼

4(续1)

2018-12-02 21:38, 25楼

4(续2)


如果母体极度配合,不到两小时所有卵都会被排空,可是如果母体抗拒,那么至少可以人为的拉长排卵的时间。
现在这辆车已经不能再待,我下意识认为这场车祸是冲着大明星来的,对方或许早有准备,就等着大明星生产之时才出来捣乱。
大明星这么红,一定挡了不少人的道,对方竟然会想到用下蛊这么卑劣的手段来害他。若不是我这个变量出现,大明星早就被对方玩死了也不一定。
在警察来之前,我必须把他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如果真让他在车里生完这些东西,那他这辈子的前程算是毁了。

窗外飘起了浓雾,天气越来越冷了,我匆匆给人裹上外套,抱着他下了车。生产消耗的热量让大明星整个人都虚弱无比,冷风一吹,他冻得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他一面得忍着腹痛,一面得忍着生产的冲动,我还看出来,他其实很想问我们为什么要下车,但出于对我的信任,他什么也没说。
我心底升起一股不可言说的怜惜,这是我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情感,但我来不及细想,我怕他再冷下去会落下病根。
我顺着路牌来到一处山下,干我们这行的,什么都看机遇。师父说过,要有向善之心,常对人施以援手,这样当自己遭遇困境才能绝处逢生。
我这辈子可能没积什么德。如果当初叫他喝下符水,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现在卵都成熟了,再喝也没用。
我仰头向上看,山上的雾浓厚得好似整个山巅都陷入云端。
大明星连喘息声都弱了下去,我将他抱得紧了些,想也没想闯进了云雾里。


点击数5,顶贴数2,本页字数6311,总字数6311 十世吧,元宝的小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