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追夫环游记(古风强强,攻受皆虐。邪魔外道受追失忆

2018-11-10 21:39, 1楼

【原创BL】追夫环游记(古风强强,攻受皆虐。邪魔外道受追失忆小哥哥攻)

2018-11-10 21:51, 4楼

尖尖继超能力文《不要逞强》之后再开新坑。
这次古风,讲一个小受追攻反被虐的故事。
主虐受,穿插虐攻~
开头大纲如下:
邪魔外道教主华灵玉喜欢正道的温辰小哥哥,但是温辰是钢铁直男一枚,喜欢自家师姐。
于是乎华灵玉就抓了温辰师姐,逼着温辰和他结婚。
温辰假意服从,暗中在交杯酒中给华灵玉下毒,先虐胃再虐小腹,逼华灵玉放出师姐并不再纠缠他。

这段大纲只是开头而已哦~
后面剧情入坑以后楼楼再慢慢道来~

结局必定he

2018-11-10 21:53, 5楼

“辰哥哥,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
一身黑衣的男子手中斟着一杯酒,含笑着转过头来,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一双凤眼中不见了往日的邪魅,尽是温柔,连那上挑的眼角都柔和了下来。
“华教主心意在下早就知晓。”
温辰接眼睛弯了起来,也摆出一副温顺的笑意回看着他,过华灵玉手中的酒,身子却是悄悄地绷紧了。
“华教主华教主的,听着好生分。辰哥哥叫我灵玉就好。”
华灵玉摆摆手,似乎是不太满意,身形一闪,转眼间已经坐到了温辰的身边。
温辰的喉咙“咕咚”一声吞咽了一下,几乎僵硬成了一块木头。
“辰哥哥,你真好看。”
华灵玉一手倚着石桌,慵懒地拄着脑袋盯着温辰笑。
温辰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强忍着拔剑把这魔头一刀劈成两半的冲动,嘴角向上勾了勾,强迫着自己继续保持着温润的笑容:
“灵玉说笑了,这蜀中第一美男的名号,不一直落在你头上嘛。”
——师姐还在他手上,不能冲动。
华灵玉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他今天穿的一身黑衣华丽而妖媚,紫色的缎带缠在细腰间,一缕长发不经意间滑落到他雪白的面颊旁,被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捞便别在了耳后。
“我管那些闲人怎么看我,”华灵玉满不在乎地翻了个白眼,却是忽然转头看向温辰,修长的手指悄悄攀上他紧握的拳,“辰哥哥觉得我好看吗?”
华灵玉薄唇微挑,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俊眉邪魅地一扬,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往日里的一身杀气全部敛了起来,竟然有些天真。
若不是知道面前这人是杀人不眨眼的邪魔外道,这副皮囊当真算得上是人间绝色。
可是在温辰的眼中,华灵玉在他眼中只有恶心。

2018-11-10 21:55, 6楼

自从一年前在竹林外交手之后,这个魔头就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自己,先是大张旗鼓的直接上了明顶山满山追着自己要成亲,和师傅和师叔们打了一架后还不知悔改,扬言若是温辰不见他他就把明顶山下的村落中的所有老少妇孺都穿成肉串。
温辰不得已见了他一面,却是再一次坚定了了华灵玉对他死缠烂打之心。
几次下来,温辰被他折腾的心力憔悴,就差以/死/相/逼了。可这时,这魔头却又抓走了他最爱的师姐,逼着他和自己成亲。
——老子再也忍不了了!
温辰这一次是下了狠心,从师傅那里讨来了本门派的独门奇毒“忘忧”,一定要杀了这个为祸苍生的祸害!
“好看。”温辰强行牵动自己的嘴角,对着面前一身黑衣的华灵玉笑了笑,忽然把紧握的拳一松,反手握住了华灵玉的手。
“灵玉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华灵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心中欢喜的无与伦比,这感觉竟是被上次削了华山派那老道的头冠还让他开心,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温辰夸我好看了。
——那他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了。
华灵玉的眼波动了动。
他喜欢温辰许久,可每次向他表达心意,不是被他一句“邪魔外道”给骂回来,就是被他那帮老不死的师傅师叔们一阵乱砍。
幸亏老不死的打不过他。
华灵玉眉梢一抬,眼中又多了一丝笑意。
虽说是邪魔外道,但是他的武功却是这江湖上数一数二的。
对于这世间的名利他早就没有了兴趣,唯独温辰,他一定要得到。

2018-11-10 21:57, 7楼

“辰哥哥,你之前一直对我不甚上心,怎么忽然转了心意?”
华灵玉眼中精光一闪,嘴角挑起一丝促狭的笑意:
“不会是因为……我抓了你的师姐吧。”
温辰神色丝毫不变,心里却是猛地跳了一下:
“怎么会呢,温某终于想通了,灵玉是蜀中第一美男,又武功盖世,温某能得你垂怜,当真是三生有幸。”
“辰哥哥说话总是一板一眼的,真是可爱。”
华灵玉故意挑逗着温辰,看着温辰脸上闪过一丝局促,他的心里登时乐开了花。
不过此时他虽然心下欢喜的不得了,却还是不傻,起身又往前近了些许,眼睛眯了起来看向温辰,薄唇微微上扬:
“辰哥哥不嫌我“邪魔外道”了吗?”
“邪魔外道”四个字上,华灵玉特意加了重音。
温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邪魔外道本就是世人妄加揣测的胡评而已,谁是邪,谁又是正,又岂是几个字能说清楚的。”
华灵玉眸中的深色微微闪动,他被人“魔教魔头”“十恶不赦的凶煞”地叫惯了,今日竟听得温辰这么说,不由得心里微微被触动。
——果然他还是懂我的。
正待再说,温辰却忽然起身,冲着华灵玉微微一笑。
这笑温润似春风,瞬间点润了华灵玉的心。
——我有多久没见过辰哥哥这么对我笑过了。
华灵玉的鼻子有些酸。
——他终于想起我了吗。
温辰此时却完全不知华灵玉在想些什么,他心里急躁的很,就等着华灵玉和他喝交杯酒,然后将那毒下到他的酒里。
明顶山青坤派的独门奇毒“忘忧”能让人腹痛不止,配合上内功还能深入肠脏,废掉那人的一身武功。
——魔头,你等着。
一想到自己的师姐还被关在那魔头的地牢里,温辰就恨不得立刻让华灵玉疼得满地打滚。

2018-11-10 22:02, 8楼

“灵玉。”温辰抬起头,柔情似水地看向华灵玉。
“嗯?”
华灵玉凤目一弯,还未来得及说话,温辰却忽然猛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微微侧头吻住了他的唇。
“唔……”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向来脸皮厚如城墙的华灵玉,心脏都剧烈地跳动起来。
——辰哥哥亲我了!
他伸出双手攀住温辰的肩膀,更进一步的把自己挂了上去。
——唔……他的唇好软,好甜……比兴源斋的糯米团子还好吃……
吻了许久,温辰终于放开了已经有些气短的华灵玉,轻轻一笑:
“灵玉还在顾虑什么,不要误了吉时。”
华灵玉猛地回过神来。
——对了,可别耽误了干正事的,管他/娘的真情假意,先结了婚再说。
华灵玉心脏怦怦地跳着,长袖一甩伸手从桌上捞起酒杯,目光灼灼地看向温辰:
“辰哥哥,先喝了这杯交杯酒,婚宴咱们来日再补如何?我等不及了”
那双漂亮眼眸中闪动着欢喜的光芒,淡粉色的嘴唇经过刚才的温柔变得娇嫩无比。
——终于要到了。
温辰的身子猛地绷紧了,连刚才亲吻时的几乎忍不住的作呕感也一下子消了下去。
“好,救依灵玉所言。”温辰答道,端起酒杯,主动伸手将酒杯环上华灵玉的胳膊。
华灵玉被他如此主动的行径激得又惊又喜,一双漂亮的眼里微微闪动,竟是带了些许泪光,他虽然看上去玩世不恭,但是对温辰却着实是一片真情:
“辰哥哥……”
——多少年的等待,终于到了今天,辰哥哥,我一定会让你想起我的。
温辰见那泪光,心里微微一动。
——这魔头对我真的是用情至深。
不过这念头稍纵即逝,正邪不两立的执念再一次涌了上来,温辰紧紧咬住牙关,身子又向华灵玉靠近了一点。
两人的胳膊环绕在一起,无比暧昧。
“灵玉,今此一杯酒,划定你我此生缘。”
温辰一双星目灼灼地看着华灵玉,直看得他脸颊发烫。
“干!”温辰示意。
“嗯!”
华灵玉没有丝毫防备的闭上了眼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一想到温辰一个大活人终于被他连蒙带骗的拐回了家,从此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华灵玉就乐得不行,以至于甚至失去了警备,完全没有看到电光火石之间温辰的手指往他的杯中沾了一下。

2018-11-11 16:04, 23楼

更新啦~~

2018-11-11 16:05, 24楼

“辰哥哥!”
放下酒杯,华灵玉立刻迫不及待地拉住温辰的手直晃,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你以后搬到我的蚀龙洞来住吧!不要再回你的破明顶山了。”
“好,都依你。”温辰眼中的笑意依旧没有收起,手上的汗毛却是一根不落地全部炸了起来。
——怎么药效还没发作。
温辰急得不行。
——师叔给我的“忘忧”不会过期了吧……
一想到自己白胡子拉碴的师傅,温辰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愁苦。
他青坤派本是正派,向来不屑于用下毒这种下三滥手段,这忘忧还是师傅的师傅的师傅以防万一存在藏药阁里的。
据师傅说这药放个一百年也不会坏,可谁知道那个满嘴跑火车的白胡子老头是不是又在胡诌呢。
温辰忍不住更愁苦了一些,若是这药无效,自己岂不是真的打了个包把自己卖给魔头当夫婿了。
“辰哥哥想怎么呢?”华灵玉伸手一勾拉住了温辰的衣带。
温辰心不在焉,华灵玉早就看出来了。
“想我师傅。”温辰掌心微微出汗,却是实话实说。
“哼,在我面前却想着别的男人,辰哥哥,我可要吃醋了。”
华灵玉一双凤眸狡黠地望着他,故意哼了一声。
——不知道师傅若是知道自己成了这魔头争风吃醋的对象,会不会气的炸成一道青烟。
温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杨穹那老东西,”华灵玉眼角一扬,从酒壶里又到出一杯酒饮了一口,“待我下次去明顶山,一定把他的一把胡子都揪掉,到时候……”
忽然,华灵玉的声音停了下来,眉头微微皱了皱,修长的手指放下酒杯,在胃上轻轻碰了一下。
温辰的心猛地狂跳起来,故意问道:
“到时候什么?”
“到时候……”
华灵玉只觉得胃里像被细针扎了似的,想起自己早些年也素有胃疾,到也没太在意,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编成毛绒帽子,在老东西的寿宴上给他送过去……”
然而话音未落,胃里的痛一瞬间从针扎似的变成了刀割般,华灵玉一双漂亮的眼眸闪过一丝痛色,细腰猛的折了下来,一只手一下子按进了胃里。
——终于发作了!
“怎么了?”温辰的心脏砰砰的跳着,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胃疾许久不曾犯了,怎么偏偏今日在这大好日子这么不争气。
华灵玉皱了皱眉,稍稍调整内息,终于把胃中的痛压了下去,他缓缓直起腰,若无其事地在胃上揉了两下,斜靠在桌子上,一双含水的眸子眼带桃花的看着温辰笑道:
“辰哥哥关心我呢?”
华灵玉声音挑逗,无骨似的倚在桌子上,青黑色的衣衫微微敞开着,露出白玉似的胸膛,温辰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绯红。
——这魔头真是……死不悔改。
不过将错就错,温辰微微一笑:
“你我都是喝了交杯酒的人了,我自然担心你。”
华灵玉忽然飞身向前,像一片羽毛一般飘到了温辰身边,下一秒竟是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笑道:“辰哥哥这话我爱听。”

2018-11-11 16:05, 25楼

温辰微微一惊,华灵玉这等的功夫,只怕是毒药也会因为他深厚的内力而延后发作的时间。
——得找个机会推波助澜一下。
温辰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暗色,抬起头,却在瞬间恢复了温润如玉,甚至借势扶住了华灵玉的腰。
“可是胃疼?”温辰摆出一副担心的样子,伸手探向华灵玉的胸腹。
华灵玉下意识伸手一擒,他多年行走江湖,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这一抓力道之大几乎把温辰的手腕掰断。
“嘶……”
温辰吃痛地嘶了一声,华灵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温辰的手。
“辰哥哥那么关心灵玉,可着实是吓了我一跳呢,抓疼你了吗?”
说罢轻轻地托着放到嘴边吹了吹,末了还故意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温辰的手背。
温辰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恨不得把自己的整只爪子都剁掉。
华灵玉眼中满是关切,一双凤眼天真而无辜,心里却在为偷偷吃了温辰的那一口豆腐而开心的撒开了花。
“没有,是我唐突了。”温辰笑了笑,作势要收手。
华灵玉一急,好不容易能有个和辰哥哥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他可不能放过:
“不唐突不唐突!”某教主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正如辰哥哥所见,我胃痛的厉害,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话虽是问句,可华灵玉却是不由分说地拉着温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胃上。
温辰铺垫许久就是在等他这句话,俊眉微微一挑,伸手按上了华灵玉的上腹。
“嗯……”
华灵玉俊眉轻蹙轻轻哼了一声,不过马上又舒展开,把自己的肚腹往温辰的手心凑了凑:
“辰哥哥的手好暖。”
他现在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实则确实是胃痛得厉害,他向来肠胃不好,但是近些年内功修炼的炉火纯青,也算是用功力补了体力,这等罪已经好久没受过了。
华灵玉不由得又往温辰的怀里拱了拱。
温辰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跟小时候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他真是一点没变。
华灵玉的嘴角勾了勾,正待要再撩拨他一下,胃里却又忽然又痛了起来,眼看着一声媚笑就要变成痛哼,华灵玉赶紧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蜷在温辰的身上享受着他的按揉。
——来日方长,辰哥哥总会想起我的,不急于这一时。

2018-11-11 16:07, 27楼

华灵玉靠在他身上紧咬着下唇,痛得面无血色,温辰清楚感觉到手下的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许痉挛的架势。
——魔头,这是你自找的。
下一秒,温辰的手中悄悄运起了内力,将一股不易察觉的热力缓缓输入了华灵玉的胃中。
这是青坤派的独门秘技,用以催发“忘忧”毒性的最快手法。
果然,几秒钟之后,华灵玉忽然痛得猛的仰起头,一把拉住温辰的手,声音中都带了颤:
“辰哥哥……我胃忽然好疼……你能不能轻一点……我受不住了……呃……”
华灵玉痛得手臂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雪白的脖颈上已然全是冷汗。
——快彻底发作了!
温辰心中大喜,并不管华灵玉在他身下呼痛,再一次悄悄推入内力。
“呃!……辰哥哥别揉了……疼死我了……”华灵玉痛得一下子叫出了声,用力推着温辰死死按在他胃上的手,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
一瞬间,华灵玉心里咯噔一下,他一直知道温辰可能是假意答应他,只为了能趁他不注意把他那师姐救出来,可是现在看来,只怕不只是这样。
“辰哥哥……”
华灵玉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拉住温辰的手,一双含水的眸子强忍着胃中的剧痛看向他。
可下一秒,温辰神色骤变,猛地用力向下一压,将手中的内力全部推了进去。
“呃啊!……”
一瞬间,华灵玉只觉得胃中的剧痛猛地炸起,他身子一旋从温辰的怀里脱了出来,踉跄着坐到一旁的石凳上,双手猛地按住上腹剧烈地喘息。
“魔头,可是胃疼如绞?”温辰脸上的温润一下子褪去,霍地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痛得靠在石桌上紧紧掐住胃部的华灵玉,目光对上那双震惊的凤目,眼神中全是冰冷。
点击数4,顶贴数0,本页字数6871,总字数371796 腹痛病美男吧,jessicali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