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王道】《无名罪》(现代/刑侦破案/HE)

2017-08-07 22:48, 1楼

 准备了一段时间,我回来啦!


 终于打算开个长篇哇哈哈哈!


 吧里应该有小可爱眼熟我吧,我前两个文都是短小的逗 比 小萌文!


 然鹅!


 我以前可是靠长篇虐文起手的啊,所以这篇的画风可能会不大一样,但各位小可爱们放心,按照我的原则,为了掌握剧情节凑,喜欢在大背景下套很多个小故事,狠虐的对象都是小故事里的NPC,所以对于卫聂就算有虐也肯定会是HE的大家放心吧嘿嘿嘿!


 这次试试刑侦破案向,第一次写这方面的,有bug也请宽容我啊。


 有些专业的理论依据会参考我看过的一些电视剧啊什么的,但剧情绝对是原创不用怀疑,当然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理论依据或者记忆模糊懒得印证的话我就会自己瞎JB乱编,毕竟我是如此得随便~因此这篇文大家看着玩玩就可以。


 下面是风格万年不变的镇楼图。


2017-08-07 22:55, 2楼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纪伯伦

2017-08-07 23:02, 3楼

  惊蛰(一)
  
   “这算什么?!我们现在沦为给重案组擦屁股的?”赤练火急火燎地冲进办公室,一边脱下外衫一边打开电脑,
嘴里嘀嘀咕咕抱怨不停。


  白凤一扬脖子灌下半杯水,脖子上还有未干的汗渍,他用手捂住后颈,活动了一下关节,没好气道:“别好像就你一个在工作似的,我外勤都出好了。”


  赤练头也不回地讥笑道:“不就让你办理一下交接手续么,整的跟刚刚干完仗一样,老大呢?”


  隐蝠终于从卷宗里抬起头,消瘦的脸上满是疲惫:“别提了,一小时前和麟儿进了审讯室,现在都没出来,他让
我在这儿等你们。”
  
  赤练左手托起电脑,右手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一边踩着高跟鞋“哒哒”往外走:“那走吧,我到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白凤和隐蝠对视一眼,也快步跟上。


  审讯室里,一个面容干瘦,脸色苍白的男人被拷住双手坐在铁椅上,目光如一口古井般平淡无波,神色麻木地
盯着地面某个点,嘴唇干瘪,却死死抿成一条线,要不是他在心不在焉地玩弄手指,让人几乎认为这是一个不会说
话的木头人。


  而坐在对面的白发垂腰,眼神凌厉的男人虽然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一副“陪你慢慢耗老子有的是时间”的
*样,但他轻叩桌面的手指和微锁的眉峰都昭示着他的耐心已经不多。
  
  与之相反,身边一位面容清秀的男子看上去温和很多,表情淡淡地注视着面前的嫌疑人,也是一语不发。


  这两个人真坐得住。


  卫庄余光在他们身上一扫,心下冷笑道。


  这时一旁的单向玻璃被人用手指轻敲,传来三声清脆的叩击声,卫庄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哼,慢悠悠地起身
整了整自己的衣襟,对身旁的人嘱咐道:“你继续。”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犯人一眼,头也不回地拉开门出去。
  
  隐蝠见他走出来,连忙上前询问情况:“怎么着?一直没说话?”


  卫庄面无表情地看向审讯室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意思不言而喻。


  白凤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那他心理素质挺强的。”


  赤练收回探寻的目光,问出了一直困惑在心中的问题:“我刚刚调查了一下情况,这家伙是幸存的那个小姑娘亲
手指认的,姑娘体内的DNA与他吻合,这已经是证据确凿,还找我们做什么?”


  隐蝠观察着卫庄的神色,小声提醒赤练道:“还有八名受害人的尸体没找到。”


  赤练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用你说?这点信息我自己查不到么!但这是他们的问题了,我们从来不接单审
犯人的活儿!”


  卫庄这才悠悠开口:“醉翁之意不在酒。”


  赤练下意识跟了句:“什么?”


  卫庄侧脸俊挺,声音低沉,话语间却带着满满的讥嘲之意:“这人的心理素质比我们想象的强悍很多,别说他现
在一个字都不提,就算他会开口,如果满口胡诌,我们也难断真假。”
 
  白凤挑眉问道:“局里面的测谎仪都不顶用么?”


  隐蝠呵呵冷笑:“这家伙是资深心理专家,装模作样起来跟真的似的!”


  赤练道:“那他的朋友呢?家人呢?这些人总不会也跟他一样吧,看看他们的讯问监控,总有线索的。”说罢,眼睛还朝卫庄的方向看了一眼,意思很明显:察言观色,老大你不是最擅长了么?


  卫庄道:“所以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他们愿意给我这些线索,我会耗到现在?”


  赤练已经怒了:“那我们叫来干什么!扯淡么!要不我直接黑进总局电脑好了……”


  隐蝠惊恐地退后两步,叫道:“得了吧你,自己犯罪就算了别毁了我们的前途。”


  白凤懒得理会这二人的不着调,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他们真正要找的不是我们?”


  卫庄冷笑道:“他们拉不下脸来请人,就要找我做跑腿。我们虽然也观察罪犯行为,但测谎一事,有它专门的一套说法。”


  赤练收起刚才揶揄的神色,正色道:“得请专业的人。”


  卫庄补充道:“是他们认为专业的人。”


  话音刚落,他已经转身向外走去,同时干脆利落地布置任务:“白凤进去和麒麟一起,对他的施压一分钟都不能停。隐蝠拿上案子材料跟我上车,如果40分钟内我们没有带回来人——”卫庄顿了一下,“赤练,黑了他们。”


  赤练一听这话两眼放光,笑得风情万种:“遵命!”

2017-08-07 23:08, 4楼

  车上。


  隐蝠见老大面色不善,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求生欲,不怕死地问道:“老大……我们要去
找谁……”


  卫庄嘴角轻扬,眼底却没多少笑意,目不斜视道:“一位故人。”


  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隐蝠怕得要死,总觉得卫庄不是去找人,而是去寻仇的。


  就这样,隐蝠带着满肚子疑问,握着方向盘一路颠颠簸簸地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隐蝠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局里拐弯抹角派老大请人,老大又二话不说亲自出征,用
屁股蛋想也应该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至少在心理学和测谎方面很有建树,那怎么也应该去有名的医疗机构才是,
好吧,就算是为退隐的高人,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兴和……高中?


  隐蝠的嘴角抽了抽,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真是这里?”


  卫庄都懒得回他,自顾自往前走去。


  亮明了身份,进展自然就会快很多,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门口的小保安有些奇怪地请二人进门卫坐下,然
后才莫名其妙地给校长打了电话。



  只听到保安嗯嗯啊啊了好一阵,才转过来面对他们,说道:“你们得等一会儿,陈校长会带你们进去。”


  卫庄面无表情道:“我们没那么多时间。”


  许是因为他的气场太过强大,那刺目的银发给人的压迫感太强,小保安退了一小步,勉强笑道:“一会儿就好
了,这儿离校长办公室很近的。”
  
  卫庄一脸不可置否,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


  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四十好几的男人风尘仆仆地赶来,卫庄和隐蝠也赶紧起身。


  男人额头冒出了一些汗珠,气息微乱,看样子赶得蛮急的,那人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深吸一口气,才
和卫庄二人握手道:“卫警 官是吧,你好你好,我是这里的校长,陈健杜,不知你们来是……”


  看他急于探究的目光,但表情上的不安却并不真实,卫庄就知道这位校长应该已经有所预料,于是他一抬下
巴:“卫庄,来你这儿找个人。”
 
  陈健杜用手背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回道:“老师?学生?还是员工?难不成是外面犯了什么事?这肯定有误会,
这儿的孩子都很乖,老师和其他职工——”


  话未说完,卫庄不耐烦地打断道:“你们应聘教职员工前,会查对方背景吧。”


  陈健杜楞了一下,强笑道:“是啊,这是必须要查明白的。”


  卫庄斜了他一眼,有些玩味:“那你应该知道我要找谁,局里应该有人和你通过气了吧?怎么还一副惶惶不安的
样子。”


  陈健杜这才不再装傻,缓了缓心神,微笑道:“卫警 官刚才的样子,让我以为是来抓人的。既然确实是局里的命令,我自然会全力配合。”


  卫庄笑道:“看来陈校长知道的事情也不少。”


  陈健杜摊牌之后显然放松了很多,真性情开始显露,与刚才紧张无措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哪里呢,我这种小
老百姓只是全力配合而已。他……这会儿正好没有课,就是前面这幢楼,三楼最西面的办公室就是,他不常出去,
多半是在的,我手头还有事情要忙,你们接下来自便就行了。”


  隐蝠看着陈健杜的背影,感慨道:“看不出,这家伙有两把刷子。”


  卫庄举步上楼:“只要不是敌人就行。”


  至于这位校长和市局的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查……


  两人刻不容缓地上了楼,隐蝠正打算直冲办公室,却见卫庄已经站定不动了。


  隐蝠狐疑地看向卫庄,只见他眼睛盯着不远处,迸发出兴奋的光芒,像是猎人发现了追踪许久而不得的猎物。


  隐蝠被吓得心里毛毛的,赶忙顺着卫庄的眼神看去。


  拐角处放着一架饮水机,旁边立着一位白衣黑发的男子,似乎是刚刚倒满水,正不急不慢地拧紧瓶盖,转身正对他们的时候,隐蝠看清楚了此人的眉眼。


  眉目清雅,温润如玉,两眼如含着水般清澈,身形颀长,挺拔如松,如此温和的长相却能感受到一种内敛的气
场。


  那人走了两步朝他们方向看来,一瞬间眼睛微微睁大:“……小……庄?”


  隐蝠被雷到了。


  小庄?


  卫庄?


  他叫老大小庄?


  卫庄无视隐蝠的石化,看样子他很习惯这个称呼并且认为理所应当。


  “好久不见,师哥。”

2017-08-08 10:33, 8楼

  男人对卫庄的到来有一瞬的惊讶,但还是立刻压下了心头的不解和松动的表情,很淡定地走到两人跟前。


  看样子这就是要找的人了,隐蝠总觉得第一次见面总得自我介绍一下,以后说不定还是合作伙伴呢?待报上姓名之后,男人朝他点点头,声音舒缓沉稳:“盖聂。”


  隐蝠终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个名字,他是早有耳闻的。


  盖聂没把过多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转头看向卫庄:“找我什么事?”


  卫庄略一皱眉,被局里当枪使确实让他很不爽,但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里,不成功自然不能罢休,他并不觉得师哥真的会不知道他来做什么,于是不和他打太极,单刀直入道:“金光巷强奸杀人案听说了没?”


  盖聂抿紧嘴唇,快速朝身侧的办公室里望了一眼,再次看向卫庄的时候,眼里有无奈和责备。


  “换个地方说。”盖聂侧身,示意二人跟着自己,在他的带领下,他们走进了二楼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


  卫庄打量着有些昏暗的会议室,嘲讽道:“你倒是谨慎。”


  盖聂并不打算与他逞口舌之快,干脆地拒绝道:“我三年没有办过案了,也没有再办案的打算。”


  “隐蝠,你先出去。”卫庄不急着接话,反而转头对隐蝠这么说。


  隐蝠“哦”了一声才犹犹豫豫地转身离开,还很贴心地带上了门,当视线被门板阻隔的时候,隐蝠突然觉得心很累:


  我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卫庄掀起眼皮看他,揶揄道:“哦?那你就打算当个教书先生?一辈子?”


  “师父也是教书匠,德高望重。”


  “老头的名声也是一点点攒起来的,而且他趁着年轻办得案子可比你现在多多了。”


  “我不是为了名声。”


  “我不在乎你为了什么,我只知道你在逃避,来到一所重点高中教书,天天和这些朝气蓬勃的小鬼待在一起让你愉快?你以为那些你所逃避的,看不见,就是不存在?”


  “我从来没想过放弃。”


  “是,你确实没放弃,你看不惯那些人性的阴暗面,所以打算把这些小鬼教育地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看他们一个个学有所成,你就可以自我安慰了。”


  盖聂眉心微拢,显然对卫庄的话和口气有些不认同。


  “师哥,不要觉得我咄咄逼人,这三年你一个电话都没有,没联系我,也没联系师父,今天我来这儿也不想和你吵,我是有任务在身,你自以为可以全身而退,只不过是你这三年不会主动去关注这些,如果有人端到你面前,我不相信你会弃之不顾。”


  盖聂见他眼底含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说了句“我还要备课”,便要侧身出门离开。


  “两个月内,”卫庄不管不顾地开口,满意地看着正打算拧开门把手的盖聂下意识顿了身形,“包括最后一名幸存者在内,一共有九名被害人,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那八个人已经遇害,都是还年轻的女孩子,其中一名21岁、两名20岁、还有五名——正是你学生的这个年纪。”


  盖聂几乎是瞬间转过身盯住他,他竟然在建立自己和被害人的情感联系!


  卫庄负手转身,表情还是带着些许笑意,一副“我就是说了你奈我何”的样子,说出的话也是越来越没有人情味:“话已至此,我不相信师哥你会坐视不理,江挣,是那个家伙的名字,从被抓获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开口说过,局里明着暗着都是想让你过去一趟,不过我不相信只是为了这个案子罢了。”


  盖聂的目光越发深邃,但仍然不置一词。


  隐蝠在外面等得快要发霉,心想这二人应该还要谈很久,于是打着哈欠去找厕所了。


  沉默了一会儿,盖聂才开口道:“他们不给你提供线索。”


  卫庄脸上恼怒的表情一闪而过:“其实就算我无功而返,他们到最后也不得不把线索给我,毕竟都是些头脑简单的家伙,若是这样,他们也还会再想办法找你,与其到时候弄得两边尴尬,倒不如今日跟我走一趟。”


  盖聂闭上眼睛,慢慢呼出一口气,再睁开时,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我跟你走。”

2017-08-08 18:26, 11楼

敏感词伤透了我的心

上图吧

2017-08-08 18:27, 12楼






【隐蝠……你忘了隐蝠啊喂!!!!!】

2017-08-09 10:12, 16楼

  三年没来过,局里已经翻修地焕然一新,盖聂跟着卫庄拐了半天,大致记明白了这里的格局,一路走到最靠里的一间审讯室,看上去比以前的小单间高级很多,巨大的单向玻璃,外面一圈围着办公桌,上面有大大小小三台电脑,走进在看清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噼里啪啦地打键盘,穿着一条正红的包臀裙,一见他们,立马娇笑开来挥手招呼。


  “这位就是盖先生?”女子的声音不加修饰却娇中带柔,一声三转,酥得人骨头能麻半边。


  可惜这对盖聂似乎并不适用,他的目光只是礼节性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点头致意:“叫我盖聂就好。”


  卫庄开口道:“赤练,里面——白凤和麒麟。”


  盖聂朝审讯室里看去,靠外的一个长相俊美,眉宇之间有些阴柔,岁数不大,尚能看出一丝稚气,靠里的一个长相清秀但普通,不大容易让人记住的长相。


  盖聂暗暗记下了两人的名字,这才想起来刚才卫庄身边还有一个人,但似乎……


  盖聂往卫庄那儿看过去,对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淡淡移开视线后,才说道:“隐蝠。”


  “……哦。”


  终于,几个人最后还是拿到了这个案子的其他线索,是对江挣亲友和同事的问话内容和视频,留下麒麟继续和江挣耗着,四个人来到一间会议室,开始在大屏幕上研究这些录像。


  在播放开始之前,盖聂往自己的公文包里摸了摸,掏出一副无框眼镜戴在了脸上。


  卫庄:“……”


  卫庄:“你近视了?”


  盖聂回道:“教书之后的事情了。”


  卫庄似乎对戴了眼镜的师哥颇为不习惯:“配副隐形眼镜,你这样影响我工作进程。”


  这和工作进程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让你帮我戴……


  盖聂奇怪地看他一眼,一本正经地回道:“我只是不想把工作习惯带进生活。”


  如果同每个人说话又忍不住去观察和思考,这样生活会很累,盖聂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整天揣摩别人心思的人。


  卫庄还打算开口,录像开始播放了。


  之后卫庄把主要注意力放在谈话笔录上,虽然自己的工作和微表情也有关联,但专业度到底还是师哥更强一些,因此他可以放心做甩手掌柜。


  几段录像放下来,盖聂都没有什么反应,赤练开始放最后一段录像:“这是江挣工作单位同事的录像。”


  开始的时候,盖聂一如既往地沉默,直到卫庄刚好看完手头资料,盖聂朝屏幕一指:“能倒回去几秒么?”


  赤练本来都对看录像不抱希望了,一下子有点懵,僵在了原地。


  卫庄理了理手中纸张,冷冰冰朝她瞥了一眼,赤练立马反应过来,对着键盘敲了一下。


  盖聂又道:“能把眼睛的部位放大么?”


  赤练:“OKOK,没问题没问题!”


  卫庄托着下巴问:“怎么,有发现?”


  盖聂略一点头,问道:“她是什么身份?”


  白凤看着卷宗答道:“这是江挣所在诊所另一位医生钱树的助理,叫王佳,据她本人和周围同事反应,江挣和那位钱树关系冷淡,因此他们两个没有什么交集。”


  盖聂道:“但我认为王佳对他们的关系可能有所隐瞒。”


  面对白凤和赤练询问的目光,盖聂解释道:“就像刚开始的时候,她听见了江挣的名字,瞳孔放大、嘴角有上升趋势,这是一种感兴趣的表现,而在被问到她和江挣是否熟络时,王佳虽然嘴上否认,但却有两次明显的上下点头的动作。”


  卫庄玩着笔杆:“典型的心口不一。”


  盖聂点头:“不错,而在十分三十七秒左右,她谈到江挣和钱树关系冷漠时,身体后仰,双手抱胸,呈防御姿态。”


  卫庄道:“她和江挣私下关系密切但没有公布,因此下意识想回避这个话题。”


  盖聂道:“当分别谈到江挣和钱树的为人时,她对钱树的描述虽然多,但词藻其实十分单一,都是一些脸谱化的词语,伴随着摇头的动作,她对自己的表述根本不赞同,并且在十一分零五秒左右左边嘴角向上扬起。”


  卫庄眯起眼睛:“轻蔑。”


  盖聂点了点头,继续道:“相反,她对江挣的看法虽然寥寥数语,一副并不了解多少的样子,但话语中的主观性特别强,而且……”


  卫庄看向他:“而且?”


  盖聂思索了一下:“而且,她提到江挣时表情更加轻快,甚至声音也变得有些……甜腻。因此我认为王佳和江挣不仅仅是有私下关系,甚至还可能是秘密恋人的关系。”


  卫庄笑道:“看样子该传讯王佳了。”






【好喜欢写这种你言我一语的对手戏,又甜又爽分析案情的俩叔最帅!戴眼镜的师哥好禁欲好禁欲!!!!!】

2017-08-09 10:12, 17楼

这章没有敏感词
感动到哭泣

2017-08-09 12:11, 19楼

  王佳的个头不高,娃娃脸,皮肤白皙,樱桃小嘴,棕色的短发软软地贴在脸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此时她突然被传讯,却被一个人仍在审讯室里,眼睛不安地来回打量,时不时朝门口探头张望,还不停地抠着指甲。


  卫庄等人在外面观察她的一举一动,见她急得面红耳赤了,才带着麒麟慢悠悠地走进去。王佳一看来了人高马大的两个男人,害怕地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请问……不是王队来吗?”王佳的声音柔柔的。


  王队?重案组的王队?啊,那家伙确实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而且当初对王佳的问话也是由他带人进行,也难怪王佳一副难以适应的状态,但卫庄可不会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摆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他直接在她对面坐下来,冷冰冰地回道:“这案子现在是我们的了,他们重案组没资格管了。”


  王佳脸一下子白了,可能是已经明白对面的人不好糊弄,把嘴唇抿地紧紧的,低头不再说话。


  麒麟拿出电脑,准备记录口供,声音和语调都像机器人一样硬邦邦:“先前重案组对你的问话我们都已经看过了,我们也没有时间和你绕弯子,接下的问题希望你实话实说。”


  王佳局促不安地点了点头。


  卫庄耳朵里的蓝牙中传来盖聂的声音:“威慑起了一定作用。”


  卫庄站起身,一步步绕到了前面,随意地倚靠在桌侧,由上而下俯视着本就身材娇小的王佳,压迫感瞬间飙升。


  “你很聪明,”卫庄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懂得隐瞒对自己不利的信息,但在我这里不适用,因为我很好脾气地再问你一遍,你和江挣,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佳身子一颤,紧紧咬住了嘴唇。


  “你考虑清楚,没有回答我就当你默认,我可不是王队,没时间和你来循循善诱这一套。”


  盖聂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有松动。”


  卫庄赶紧瞥了一眼身后的麒麟,麒麟正色道:“我们来找你自然有我们的证据,现在实话实说对你没坏处,不然落实了作伪证的罪——”


  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王佳才应道:“是,我和他是恋人关系!”


  “哦?”卫庄饶有兴致地问,“那一开始怎么不说呢?看来你们的感情也不是很好。”


  “不是我不愿意说,是他……他从来不让我说。”王佳急切地回道。


  “他为什么不让你说?”


  王佳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我不敢问,一问他会生气。”


  卫庄盯着她的表情:“这种做法,你没产生什么不满么?”


  王佳像是在仔细考虑,指腹摩挲着颈间的项链,又立马放下,眼底浮起无限柔情:“他对我很好。”


  盖聂:“项链。”


  卫庄心领神会地扫了她脖子上的项链一眼,状似不经意地问:“你这个项链,价值不菲吧,隔老远就闪着我眼睛了。”


  王佳大概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这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呆呆地“嗯”了一声。


  “你虽然是助理,但收入一般,和江挣这样的正牌医生根本没法比,江挣给你买了很多奢侈品,不是么?”


  王佳嘴唇一颤,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我们是恋人,他是自愿的。”


  “我没说他是没你逼的,只是我很好奇,江挣和你的主子钱树虽然关系淡漠,但没什么深仇大恨,你怎么就那么厌恶钱树呢?”


  王佳眼睛一眨不眨得看着卫庄:“我、没有厌恶、钱主任。”


  卫庄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你勾引过钱树,但他不吃你这套是么?”


  王佳的眼睛瞬间睁大。


  盖聂:“他们的关系。”


  “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两个各取所需,”卫庄转过身,背对着王佳慢慢又走回座位,“你为了钱,江挣为了性,不过我很奇怪,既然你们两个是这种情况,为什么你在说起他的时候真的跟爱上他一样呢?”


  没等王佳张嘴,卫庄接着道:“你们经常上 床吧。”


  王佳脸一下涨得通红,几乎就要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你胡说什么!”


  “你在江挣那里频繁发生了亲密的肉体关系,所以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感情,但会情不自禁偏向他不是么?”


  王佳气得直哆嗦,本来挺精致的妆容变得有些扭曲。


  卫庄咄咄逼人:“你要不愿意承认也没关系,我们这儿测谎的东西多的是,当然如果你愿意配合我的最后两个问题,就请你现在冷静一点,不然省得我之后再找别人问话,会不小心把你的事情透露出去。”


  王佳眼圈红红的,像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奈何对面两个人都是扑克脸,自己再激动也没有用,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沉静下来,咬牙道:“我配合。”


  卫庄抛出第一个问题:“你们做(河蟹河蟹)爱的地点固定吗?”


  王佳:“……固定。”


  “那好,”卫庄道,“给我地址。”


  王佳闭上眼睛,有气无力地回道:“A路星乐宾馆……401号房。”


  几秒后,耳机里换成了赤练的声音:“老大,我刚刚查到了,这家宾馆位置偏僻,旁边有一条很窄的公路,因为车祸频繁差不多被封了,过了这条公路就是一片荒废的山林。”


  就是这儿了!


  卫庄心下了然,像江挣这样的变态不会满足时当场杀人的快 感,事后一定会通过回忆来发泄欲望,本以为他会对着那些照片自己发泄,但王佳的出现显然推翻了这一设想,他把抛尸地点选在一家偏僻的宾馆,不仅安全,而且能在和王佳发生关系时透过窗口居高临下地俯视那些被他凌虐过的身体。


  卫庄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审讯室,后续的工作全权交给了麒麟:“白凤,领队出发!”




【俩叔继续默契地秀秀秀,发到这章才发现第一章过后我就一直忘记小标题了,可能是脑子被热出了毛病,欢迎大家捉虫捉bug ,有什么意见也要提粗来哦~】

2017-08-10 11:10, 28楼

  惊蛰(五)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白凤那边传来消息,警犬反应剧烈,已经挖出了一具尸体。


  卫庄问道:“尸体摆放情况是什么?”


  白凤那边的声音闷闷的,估计是尸体的气味不好受:“用摆放实在是太文雅了,现在已经在挖第三具了,每个都是被随便丢进去的!”


  “没有愧疚感……”卫庄喃喃道,“这不对劲。”


  盖聂侧头问他:“什么不对劲?”


  卫庄说道:“把具尸体全部想被垃圾一样丢弃,而且根据那些照片来看他的作案手段也没有退化的趋势,可是他为什么会把邱清清放走呢?”


  盖聂道:“有的连环杀人犯会逐渐产生厌倦心理。”


  卫庄摇头否定道:“这不对,邱清清和上一个被害人李小木的遇害时间相差之隔三天,而第一个被害人和第二个被害人的遇害时间相差整整两周。”


  盖聂皱眉:“周期在缩短,说明这个人越来越暴躁。”


  卫庄接话:“但他却在这个时候放走了邱清清。”


  盖聂:“在邱清清被囚禁期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改变了江挣的想法。”


  赤练听了半天,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了:“改变一个杀人狂的想法?这难度有点大吧?”


  卫庄指尖轻扣桌面,沉吟道:“邱清清一定和其他几个有不同之处,而且这个不同之处对江挣来说——”
话语戛然而止,卫庄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抬头却恰好对上盖聂清澈透亮的眼神,两人在视线交汇的瞬间似乎填补了三年没有公事的空白,互相点了一下头,盖聂转头对赤练说:“麻烦查一下邱清清有没有亲生弟弟。”


  赤练立刻左右手开工调出档案,一边笑吟吟地说道:“你别这么客气,我就是负责查信息的,有的要求说就是。”


  盖聂被她所感染,神情也轻松很多,但还是客气道:“好,多谢了。”


  “好了好了!”赤练眼睛扫过屏幕,上面终于跳出了他们想要的信息,“邱清清有一个亲弟弟,小她八岁,现在十一,其他八个受害人都没有亲生兄弟姐妹。”


  盖聂和卫庄又对视一眼:果然和江媛有关系!但如此一来,又出现了一个矛盾点,江挣把这个姐姐看作是还他妈妈病重的罪魁祸首,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对属于江媛的替代品的被害人没有体现出丝毫的愧疚感,却让有个亲生弟弟的邱清清活着回来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觉得我们应该换种思路。”隐蝠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


  赤练睁大了眼睛:“哟~你啥时候回来的?”


  隐蝠翻了她一个白眼,回道:“早就回来了,你们讨论得太沉醉了。”


  盖聂点头表示赞同:“或许放跑邱清清并不是出于他的主观意识。”


  卫庄问道:“你是说他是无意识放跑了邱清清……原因呢。”


  盖聂道:“或许是邱清清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江挣对理想姐姐的幻想,又或许是他潜意识中的愧疚感被她所激发,又或者……是邱清清触动了他记忆深处对江媛的记忆。”


  卫庄道:“我觉得最后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


  隐蝠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盖聂解释道:“江媛遇害的时候江挣才五岁,小孩子的三观尚未发育完全,很容易被外界环境所影响。当时江媛被杀、母亲病重的变故无疑对江挣的精神产生巨大打击。”


  卫庄自然而然地接道:“而当时外界对江媛的评价偏向负面,甚至出现认为她活该的偏激言论,出于对自身的保护,最大程度地减轻痛苦,大脑会自动处理当事人的一些记忆。”


  盖聂接着说:“因此江挣的大脑为了自我保护,把江媛塑造成了流言中不堪入目的形象,通过憎恨的情绪把悲伤感降低。”


  赤练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江挣刻意地封闭了关于江媛的记忆?”


  盖聂垂眸,推测道:“或许吧,再了解江媛的真正情况之前,还不可妄下定论。”



  卫庄道:“假设邱清清的出现真的刺激江挣回忆起了一些东西,这样一来,他一直不说话的原因也能解释了。”


  盖聂:“记忆出现混乱,他不是不想说。”


  卫庄:“而是不知道怎么说。”


【还有半章可能晚点发,不要爱上我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15704,总字数154502 卫聂吧,冰激凌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