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王道】深陷(痛改前非庄叔x古穿今喵聂;原著动漫庄叔x今

2019-04-01 20:46, 1楼

【卫聂王道】深陷(痛改前非庄叔x古穿今喵聂;原著动漫庄叔x今穿古聂叔)






2019-04-01 20:48, 2楼

序章,第一部,第二部
《乱》没有完结,先留个坑在这里,等《乱》完结了再来填这个坑,不定期更新

2019-04-01 21:02, 4楼

等更的孩子可以戳这里http://tieba.baidu.com/p/5848228462?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0.8.4&st=1554123698&unique=53E69CDD3E0039DDF4819D76EE36E0B1

2019-04-01 21:04, 5楼

He,甜虐均有,蛇精病脑洞,慢更
这是一个比《乱》更乱的故事
萌点,甜点,虐点自寻

2019-04-03 23:51, 26楼

魂魄从手指开始消散,他终将彻底消失。
小庄,小庄,我的师弟。
盖聂伸出手,依旧是触碰不到他。
师哥走了,你要珍重。
最初的一拜天地,也是最后的一谢天地。
小庄,小庄,我心悦你。
别了,我最爱的人啊。
盖聂的魂体化作粉末的光点随红色喜服的灰烬一同飘散。
卫庄却如同感受到什么似的猛然抬起头----盖聂,是你吗。
那是你最后的告别。
你留给我春日娇花,夏夜萤火,秋水轻舟,冬日暖阳,却不把自己留给我。
不,不是。
卫庄直起身子,对着远方的天空绽放出三十多年来最为温暖的微笑。
你还留给了我重如山河的痴情。

2019-04-03 23:55, 27楼

带图防吞








2019-04-03 23:56, 28楼

带图防吞

2019-04-05 21:43, 32楼

(一)猫咪盖聂
盖聂睁开眼睛,觉得分外不真实。
眼前一片朦胧,看不清楚东西,花了很久,才模模糊糊分辨得清楚,眼前一片白色,身子底下温暖柔软,像是曾经枕着的,小庄的大氅。
不会的,在下已经死了。
盖聂用力地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最后的场景。
如血的喜服,冰冷的墓碑,无声的告别。
盖聂最终还是睁开了眼睛。
生前的事情,就别再留恋了。
这是——
眼前是一大片白色的柔软的毛,一只身量巨大的噬元兽正横卧在自己眼前,身旁还有数只同样巨大,但比起眼前这只小上很多的幼崽。
盖聂习惯性向腰间去摸自己的配剑,才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两只雪白的爪子。
翻过来手心,还有一朵粉红色的梅花。
盖聂这才反映过来。
原来,在下这一世成了噬元兽。
物之灵蠢不一,灵者异而蠢者庸,于此可以见天禀也,若噬元兽之于群兽,其灵诚有独异,盖虽鲜乾坤全德之美,亦具阴阳偏胜之气。
又名曰,猫。
盖聂迅速地在脑海中过一遍,然后开始认真思索自己成为猫咪的这件事情。
周边其他猫咪都拱着朝大猫柔软的肚皮挤去,看来是在哺乳,自己呆在圈外,不知所措。
他没有做一只猫咪的幼崽的准备。
母猫很漂亮,通体雪白,眼眸湛蓝,幼崽则是花色不一,有的白黄夹杂,有点通体淡黄,足尖染白,全都簇拥着向母猫的肚皮蹭过去。
盖聂默默地尝试掌控这副身体,静静地向远处退去——再怎么样,他的心里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安然做一只噬元兽,不愿与其为伍的。
真的是,上辈子学的什么众生平等天下大同都扔了。
盖聂正悄悄地远离群体,觉得后颈似乎被叼住,然后身体腾空。
待到他再次降落的时候,已经又回来了母猫的身边,而且零距离贴在母猫的肚皮上。
脸颊旁边是某个诡异的突起。
盖聂瞬间老脸一红,真是失礼,失礼!
母猫以为他是胆怯,轻声呼噜一声,温和的眼神让盖聂明白了她的意思——别怕,喝吧。
就在盖聂默默盘算着再次逃跑的计划,步骤,成功几率的时候,一阵刺眼的光芒从上方传来。
难怪光线昏暗,原来是棉被一样的东西盖在了上方。
“天啊——”女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而且,非常耳熟,“好可爱,不行了,天啊!”
女人通常对可爱的东西没有什么抵抗力。
“比朋友圈上的更可爱,阿雪,你应该早些喊我过来的。”
盖聂竖起耳朵听,看见母猫一脸警惕地抬起头,再一次迈起小短腿开始往后退。
而且他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流沙四天王之一,赤练。
还没有退开几步,母猫就一巴掌乎过来,死死按住自己。
“小心些,母猫还在,你先看看,挑一只。”
盖聂在母猫的爪子静静趴着,觉得这个声音,像是……墨家的雪女姑娘。
“天呐,只有这只全部是白色,超可爱,阿雪……”这是赤练姑娘和雪女姑娘,看来流沙和墨家相处得不错。
雪女拿出一片猫薄荷凑到母猫嘴边,然后眼疾手快地将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咪掏了出来。
“好漂亮,眼睛和妈妈不一样呢。”眼前出现了两张熟悉的脸,但是……或许现在盖聂无法理解这样的打扮风格。
“嗯,很漂亮的琥珀色。”赤练小心翼翼地接过小猫咪,只有一个巴掌大小,通体雪白,毫无杂色,毛茸茸,软乎乎,粉红的肉垫,琥珀的眼眸。
雪女将棉被盖上,满脸欣慰地看着赤练欢喜地捧着小奶猫。
盖聂完全长在所有女孩子的萌点上。
“怎么了?”雪女看着赤练的脸,突然发现一丝悲伤。
赤练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觉得这双眼睛,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雪女的脸色也有些悲伤,“嗯,是呢。”
赤练捧着盖聂起身,走到沙发边上坐下,”要不……我给老大带一只?你听说过宠物疗法吗?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雪女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小猫咪的脑袋,给已经迷失自我的盖聂再添一击,“我试试吧,你知道的,渐离其实最喜欢这一只了。”
盖聂完全开启了木头猫模式,似乎要耗尽毕生精力去接受着一切。
在下已经死了,在下这一世变成了噬元兽的幼崽,在下来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在下遇到了雪女姑娘和赤练姑娘。
长相怪异的板凳桌子,把人装在里面的盒子,一直吹冷风的箱子,头顶闪着白光的火。
“谢谢了,阿雪,我走啦!”盖聂完全不知道自己凝固了多久,直至最后赤练抱起他,才回过神来,“走吧,小可爱。”
雪女同她告别,赤练蹬着红色高跟鞋哒哒哒离开了。
盖聂爬在赤练柔软的胸 脯上背着清心诀。
师父,徒儿不孝。
赤练带着他进入了一个长着轮子的红色盒子,然后女子手握一个圆盘,然后这个盒子开始奔驰。
“行吧,小可爱,肚子饿不饿?”回到家,赤练反手关上门,高声喊着,“蓉蓉,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告诉你多少次了,晚上回来后不要大声喧哗,邻居会来投诉的。”像本人一样冷清的声音响起,盖聂三角的小耳朵抖动了一下——难道?
端木蓉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一眼就落在了赤练脖颈那雪白的一小团。
赤练把小猫咪递给她,“看,可爱吧?”
端木蓉是赤练的室友,同时也是她的恋人。
两个被初恋重伤的女子惺惺相惜,日渐磨合中互生情愫,寻找到了真爱。
一人一猫对视许久。
端木姑娘,上一世他所亏欠的女子。
负了她一片痴情,未报她救命之恩。
“这小家伙的眼睛倒是……”端木蓉似乎有些哽咽,没再说话。
“嗯嗯,蓉蓉,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你们医学上有没有一个什么宠物疗法的说法?”
端木蓉看了她一眼,“什么?”
赤练看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我知道老大是罪有应得,但是蓉蓉啊,病人为大,他再这样下去,流沙怎么运营啊?”
端木蓉把小奶猫抱在怀里,不再说话。
“我还要赚钱养你呢。”赤练亲昵地揽住她的肩头,“帮帮他,就当作帮我,好不好?”
盖聂的脑瓜在飞速运转。
流沙,运营,老大。
小庄么?
盖聂心中那想要再看一眼爱人的念头像是幼苗一样飞速生长,将整颗心填得满满的。
端木蓉叹了口气,伸手去摸小奶猫身上的绒毛。
“抑郁症,不容易的。”
点击数4,顶贴数0,本页字数7247,总字数43989 卫聂吧,路西法的血色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