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王道】溯流年

2017-07-06 14:39, 1楼

2017-07-06 14:41, 2楼

  鬼谷子新收了一个徒弟,名叫盖聂,年方四岁。小家伙乖巧懂事,且聪明好学,鬼谷子对自己的这个徒弟很是满意。

  但过了一段时日,鬼谷子便发现了自家徒弟的不妥之处:小盖聂总是喜欢在各处,刻上“盖聂到此一游”几个大字。

  鬼谷子教育了几次均未奏效,最后便虎着脸吓唬盖聂道:“聂儿若是再四处刻字,为师便不要你了!”

  小盖聂听后顿时便红了眼圈,但还是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小家伙一路小跑来到鬼谷子近前,而后奶声奶气地道:“聂儿是怕师父以后会不记得我,所以才想多刻一些字的!”

  小家伙满脸认真的模样,瞬时便把鬼谷子给逗笑了。弯身将小娃娃抱起后,鬼谷子抬指点了一下小盖聂的鼻尖,道:“师父是多大的忘性,才能把自己的徒弟都给忘了。”

  “记性好也没用的,我们家的人,总是会被人忘记。”小盖聂顺势搂住鬼谷子的脖子,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一般,抽泣道:“师父,聂儿会好好读书,你别不要聂儿好不好?”

  小家伙说话的工夫,眼泪已开始大滴大滴地往下掉,且全都掉进了鬼谷子的衣领里。

  鬼谷子拍拍小盖聂的后背,柔声道:“为师不会不要聂儿,但你以后不许再四处刻字了。”

  小家伙没有应声,眼泪掉得更凶了。

  “聂儿乖,不哭了。”不让刻字,也至于这么难过?对于自家徒弟的喜好,鬼谷子很是不能理解。

  甚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后,鬼谷子开始诓骗自家徒弟道:“只要以后不四处刻字,师父就找个师弟给你。”

  小盖聂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对鬼谷子问道:“什、什么是师弟啊?”

  鬼谷子:“就是能陪你一起读书练剑的人。”

  小盖聂似懂非懂地问道:“是一直陪着么?”

  鬼谷子:“直到你二人分出胜负为止。”

  那如果一直不分胜负,便会一直在一起了吧?小盖聂想了想后,终于不再哭了,心里很是期待自己能有一个师弟。

  自此之后,小盖聂不再四处刻字,只等师父给他找个师弟回来。而这一等,就是十三年......

2017-07-08 00:20, 22楼

  十七岁那年,盖聂终于有了师弟,可还没来得及高兴,鬼谷子便说了鬼谷门规出来。

  盖聂从幼时起,便一直盼着能有个师弟。盼了十三年,最后盼来的,却是此生最大的敌人。

  少时的盖聂并不太会掩饰内心的情绪,觉得自己被师父骗了,脸上随即便带了些许怒意,后来在于卫庄比剑时,更是直接出手劈断了卫庄手里的木剑。

  卫庄不曾料到自己会输,扔掉手中的断剑后盘腿坐在地上,对盖聂问道:“这,就是纵横剑术么?”

  盖聂不答,提着剑径直从卫庄身侧走开。卫庄的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随后挑眉看向站在旁边观战的鬼谷子。

  待盖聂走远后,鬼谷子过来对卫庄道:“你师哥很好相处,以后会照顾你的。”

  比试完后,便一声不吭地直接走掉,也算是好相处?卫庄嗤笑一声,虽未多说其他,但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分明就是不信鬼谷子所言。

  鬼谷子:“聂儿自小便想有个师弟,而你又入门甚晚,耽误了你师哥做‘大事’,他不理你也是情有可原。”

  明明是鬼谷子自己收徒收得晚,现在却把责任推给了卫庄。卫庄压下心中不快,对鬼谷子笑道:“那敢问师父,弟子耽误了师哥什么要事?”

  鬼谷子:“刻字。”

  卫庄:“刻字?”

  想及盖聂小时候,拿着把小刀四处乱刻的样子,鬼谷子不觉轻笑出声,而后正色对卫庄道:“你师哥小时候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四处去刻‘盖聂到此一游’。后来为师告诉他,只要不再四处刻字,便找个师弟给他,他这才改了毛病。”

  呵,还真是好骗啊。卫庄勾了勾嘴角,觉得以后在鬼谷的日子,不会那么无聊了......

2017-07-08 00:22, 23楼

  转眼间,又过了十三年,卫庄与盖聂已是而立之年。

  为了抗秦,两人再次并肩而战,众人也因此发现,纵横之间虽为死敌,却是异常默契。

  以战止战,虽战可也。诸子百家联合抗秦,实乃大势所趋。但尽管计划周密,最终仍是败了。各方抗秦势力均是伤亡惨重,就连流沙也不例外。

  活下来的众人,均已中了阴阳家的蛊毒,不但提不起半分内力,身体更是动弹不得。秦兵拿着绳索,将众人纷纷绑了,却唯独没有去绑盖聂。

  一人身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走到众人近前,开口道:“多亏了盖大人与我们里应外合,才能将这群叛逆分子一举拿下。”

  星魂与月神恭顺地站在黑衣人身后,众人又岂会不知来的便是东皇太一?

  听完东皇太一所言,诸子百家里立马便有人小声议论起来。卫庄微一皱眉,而后冷笑一声,对东皇太一开口道:“到了这个时候,就不必再用什么离间计了。我若是你,就将盖聂也给绑了,免得多生变故。”

  卫庄言罢,人群中的议论声顿时便小了下去。盖聂在旁沉默片刻,侧目看了卫庄一眼,复又收回视线,而后上前一步,对东皇太一拱手一礼,甚是平静地开口道:“大人过誉了。”

  此时众人都不能动,却独有盖聂行动自如。于是,四周顷刻之间便安静下来,除了大秦的旌旗在寒风里猎猎作响,再也听不见半点旁的声音。盖聂仅用了五个字,便认下了自己细作的身份。

  之后,咒骂声此起彼伏,而盖聂只是面色平静的听着。

  此时盖聂已是众矢之的,但流沙与墨家的人,却都不曾开口骂上半句。诸子百家之中,盖聂与墨家还有流沙相处的时间最长,对于盖聂的人品,这两家知之甚深,自然不会相信盖聂便是细作。既然盖聂认下罪名,那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于是这两家便都闭口不言,只在人群之中静观其变。

  星魂与月神随后点了众人的哑穴,四周这才重新安静下来,东皇太一再次开口对盖聂道:“陛下有令,叛逆分子就地处决。那么余下的这些人,就由盖大人来送他们上路吧。”

  “可以。”盖聂应了东皇太一,而后又道:“但卫庄是在下的师弟,所以在下想让他比别人多活几日。”

  东皇太一:“好。”

  得了答复后,盖聂便开始出手。片刻之后,一众叛逆分子便都成了盖聂的剑下亡魂,独有卫庄尚还活着。

  卫庄看向盖聂,眼里已是快要喷出火来,奈何被点了哑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2017-07-08 00:23, 24楼

  两天之后,牢门被人打开,卫庄再次见到了盖聂。

  盖聂束了冠,不再是一身素色长衫,而是穿了一套墨色的侍卫服。护腕、腰封、长靴,明明是一身劲装,却生生让盖聂穿出几分儒雅来。

  卫庄此时被缚于刑架之上,扫了眼盖聂后便将视线收回,全当牢里只有自己。

  盖聂手里提着食盒,沉默着将食盒放到旁边的小桌上,而后从中拿出一小壶酒跟两只酒杯,食盒便彻底空了。

  盖聂拿起酒壶,想将两只酒杯斟满。卫庄见了,讥笑道:“怎么,交杯酒?”

  这话,卫庄少时也曾同盖聂说过,虽是同样的话,如今听来却尽是嘲讽,语气里再没了那时的调侃与期待之意。卫庄虽未明说,但拒绝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盖聂手上动作微顿,最后,只将一只酒杯斟满,便放下了酒壶。

  盖聂:“那日在场的,都已中了阴阳家的失心蛊。没有解药的话,即便是我不出手,他们也活不过一炷香。”

  “这么说,你杀人都是为了他们好?”卫庄冷笑一声,而后继续道:“先是找个借口叛秦,再用苦肉计取信墨家,最后将诸子百家一网打尽。盖先生还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盖聂坐到桌边,独自拿起酒杯饮下酒水后,开口道:“引秦兵过来的不是我,应该是有人诈死之后,脱身放出的消息。”

  卫庄微一挑眉,而后正色对盖聂道:“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秦国细作。”

  盖聂再次拿起酒壶,将酒杯双双斟满后沉默半晌,才开口答道:“是。但我......”

  “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卫庄冷声打断盖聂后话,心中的那点希冀尽数散去。

  盖聂拿起两只酒杯,走到卫庄近前后,将其中一只酒杯举到卫庄唇边,轻道:“小庄,陪我喝一杯吧。”

  卫庄:“流沙毁于你手,让我陪你喝酒,你不觉得可笑么?”

  盖聂没有答话,也不曾将手收回,就那么近乎固执地举着酒杯。

  最后,卫庄终是喝下了那杯酒。

  酒是梨花酿,醇香里带着丝丝甜气。盖聂的酒量向来不是很好,也唯有此酒能喝上几杯。

  卫庄:“盖先生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他日再见——不死不休。”

  “抱歉。”盖聂垂下眼眸,转身将酒杯放回食盒之中,而后又收了酒壶。

  “这话,你留着跟天下人去说吧。”卫庄冷笑道。

  盖聂回身走到卫庄近前,抬手将什么东西放进卫庄腰间,而后开口道:“盖聂无愧于天下。”

  无愧于天下?卫庄听后,直接被盖聂给气笑了。

  “小庄,天明是个好孩子。若是可以的话,别让荆卿教他阵法跟谋略。你来教他吧。”盖聂对卫庄缓声道。

  荆天明跟荆轲都已经死了,卫庄听完盖聂所言惊觉不对,随后头脑便开始昏沉起来,看来是盖聂在酒里加了东西。

  “转告荆卿,不要刺秦。”盖聂顿了顿后,又道:“若是他不听的话,替我拦下他。”

  恨不得将盖聂挫骨扬灰的同时,卫庄也在心里生起自己的气来,因为到了此时此刻,自己居然还是觉得盖聂是有什么苦衷的......

  “盖!聂!”卫庄被气得不轻,瞪了盖聂一眼,而后就没了意识。

2017-07-08 00:24, 25楼

  等卫庄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之上,身上的伤处也都不再隐隐作痛。

  难道是盖聂把自己救出来的?卫庄掀开身上盖着的被子,从床上起身。但随后,卫庄便发现不对。

  卫庄指上没了鬼谷掌门的戒指,且掌内的茧子也薄了不少,腕上更是不见半点绳索留下的青紫勒痕。而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处,只是不知为何,内力却弱了许多。

  再次将四周的景物打量一番,卫庄才发现自己是在紫兰轩。如此看来,便是在做梦了。

  有人在外面轻叩房门,卫庄甚是随意的应了一声,随后紫女便端着早餐推门而入。

  眼前的紫女无论是样貌还是言谈举止,都与原来二样不差,卫庄见了不无感触,有些怀念起少时的那段日子来。

  紫女将吃食放到桌上,卫庄过去坐下后,拿起勺子舀了口清粥送入口中,但随后便被粥烫到了......

  梦里吃东西,也会被烫?!卫庄快如闪电地抄过茶壶,直接倒了口凉茶在嘴里。

  紫女看得一愣,万没料到卫庄会直接用茶壶饮水,默默递了杯子过去后,紫女开口道:“韩非已经查到了鬼兵劫饷案的关键人物,今晚若是他来紫兰轩,庄打算见他么?”

  舌头尚还火烧火燎地疼着,那便说明如今不是做梦。但鬼兵劫饷,明明就是十年前的事情!

  卫庄再次直接用茶壶饮了口凉茶,而后似是平静地对紫女问道:“今天,是己巳年六月初六?”

  “是。”虽不知卫庄为何会突然问起年月,但紫女还是答了。

  卫庄放下茶壶,静默片刻后,开口道:“韩非要是来了,便带他过来。”

  “好。”紫女应了卫庄,而后退出房去。

  待紫女退下后,卫庄抬手按了按额角,心里忍不住有些疑惑起来:难道之后的十年,都是自己的南柯一梦?那这梦,未免做得太真实了。

  在梦里,卫庄与韩非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己巳年六月初六的晚上。卫庄的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只等韩非晚上过来印证......

2017-07-08 00:26, 26楼

  到了夜间,卫庄负手而立,站在窗边等着韩非登门拜访。卫庄记得自己在梦里等韩非时,手里拿了个方形酒樽,不过那些都没什么要紧,韩非来与不来,来了之后又说些什么,才是卫庄最想知道的。

  片刻之后,韩非进到屋内,对卫庄拱手一礼,道:“卫庄兄。”

  那声音再熟悉不过,但卫庄的面上却依旧是波澜不惊:“能站在你这个位置跟我说话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我信任的人,另一种会被杀。”

  韩非:“也许现在我还来不及成为第一种人,但是我相信,你不会杀我的。”

  韩非所言,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卫庄现在终于可以肯定,之后的十年经历,是他确确实实经历过的。而现在,自己则是重新回到了十年前。

  卫庄没再说话,回身看向韩非,那人亦是当年的模样。

  见卫庄不说话,韩非自顾自地从袖中拿出一只木盒,道:“这个是紫女在潜龙堂给我的礼物,盒中所藏的水消金,正是破解鬼兵劫饷案的关键线索。”

  卫庄略微勾起嘴角,去到桌边坐下,之后又让紫女备了酒菜。

  韩非本是过来说服卫庄助他查案的,并不曾料到卫庄会设宴款待于他,愣了一瞬后,韩非也到桌边坐下,而后将木盒放到桌上,继续开口道:“这份礼物,有另一个真正的主人。”

  韩非所说的这些话,卫庄已是听过,此时并不想再听一次,便直接打断韩非道:“我,可以帮你。”

  自己尚未说明来意,卫庄居然就答应了,韩非呆了半晌,再次对卫庄拱手一礼,道:“鬼谷传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下佩服!”

  对于韩非的夸奖,卫庄不甚在意,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将酒壶放到韩非近前,道:“我有事要离开几日,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要去姬无夜府上。”

  “卫、卫庄兄怎会知道,我想去姬无夜府上查看?”韩非一直觉得自己才智过人,今夜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卫庄重来一回,怎会不知韩非想做什么?对于韩非的人品与才学,卫庄知之甚深,自然不用再同前世那般试探什么,于是索性直接说开:“如你所愿,我可以取代姬无夜,帮你建立一个全新的韩国,还可以帮你建立流沙。但在此之前,要先拔了姬无夜的爪牙。”

  想建流沙的事,韩非从来不曾同什么人说起过,此时听闻卫庄提到流沙,着实是吃了一惊,缓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问道:“卫庄兄知道流沙?”

  韩非没有得到卫庄的答复,想了想后,复又问道:“那卫庄兄......”

  卫庄扫了韩非一眼,知道韩非还要再问什么,便很给面子地答道:“就是想看看,全新的韩国,会是什么样子。”

  韩非听后不无感触,但一时之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沉默片刻后,举杯对卫庄正色道:“多谢卫庄兄出手相助。”

  卫庄拿起酒杯饮了一口,算是应了韩非。待散席时,卫庄告诉韩非,紫女会送他回府。韩非嘴上说着不必麻烦,却是站着不走,明显是在等紫女过来送她。

  重来一回,很多事情都已不必再查,直接动手便可以了。将韩非送走之后,卫庄决定明早便动身,先毁了姬无夜的情报网再说。不过在此之前,卫庄决定先去看看还不是自己手下的白凤。

  卫庄如今的内力,自然是不比十年后的自己,但即便如此,随心所欲地出入姬无夜的将军府,也已是绰绰有余。多年的对敌经验,使得卫庄对于各大高手的武功招式,均是了然于心。如今放眼天下,真正能与卫庄战成平手的,已是寥寥无几。

  卫庄忍不住再次想起盖聂,随后便很是不屑地轻笑出声:此时的盖聂,无论是谋略还是武艺,都绝不可能会是卫庄的对手。但卫庄并不急着去找盖聂,而是想等自己当上大将军之后,再将盖聂抓过来,关进韩国死牢......

2017-07-08 00:26, 27楼

  将军府的地势卫庄再清楚不过,因为姬无夜死后,这座宅子便归了卫庄。趁着夜色潜入将军府后,卫庄直接便去了白凤的住处。

  此时,墨鸦还有鹦歌均在白凤房中,但卫庄却全不在意,直接抬手推门而入。

  房中三人具是一惊,随后快速闪身,很是默契的将卫庄围在正中。

  卫庄走到桌边从容落座,而后开口道:“我建了一个杀手组织,名叫‘流沙’。一月之后,你们三个便是流沙的人了。”

  墨鸦笑道:“若兄台今夜能活着离开这里,我们便同意了。”

  墨鸦说话的工夫,三人已一同攻向卫庄。卫庄甚是从容地避过重重攻势,而后如同鬼魅一般,出手点住三人的穴道。

  “我没有商量的意思,只是过来通知你们一声。若是一个月后还是不想加入流沙,便去地府里继续追随姬无夜好了。”说罢,卫庄便转身离开。

  十日之后,卫庄外出归来,韩非闻讯后登门拜访,邀卫庄同去姬无夜府上看场好戏。

  这戏卫庄已然是看过一遍,并不准备再看,于是便开口对韩非道:“不用去试姬无夜,我知道他把军饷藏在哪里。明日朝上,你带着韩王跟百官去到那里,再当众揭发姬无夜便是。”

  想了想后,韩非轻咳一声,对卫庄开口道:“此事不急,姬无夜的背后还有夜幕四凶将跟......”

  卫庄打断韩非,道:“从今以后,韩国的刺客团只有流沙。”

  而后,卫庄将韩非带到紫兰轩的另一个房间内会客,那间房里坐着五人,除紫女外,余下的四人,正是传说中姬无夜手下的夜幕四凶将。

  韩非着实被惊得不轻,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在门口站了半天,才进来同众人行礼......

  第二日,韩非将众人带到姬无夜的藏金地点,并指证姬无夜私盗军饷。姬无夜冷笑一声,还不待开口辩解,百官之中便有数人高喊“护驾”。韩王近卫随即冲出,将姬无夜当场斩杀。

  之后,韩非如愿当上司寇,卫庄则任大将军一职。姬无夜的手下,十之七八都被收入流沙。韩非很是奇怪卫庄是如何做到的,但卫庄不说,韩非自然是无从知晓。直到许久之后,韩非才从血衣候等人那里,知道他们是如何同意加入流沙的......

2017-07-08 00:27, 28楼

  韩国棘手的事情都已处理妥当,余下的那些,韩非均可应对。卫庄觉得,也是时候去秦国见见盖聂了,于是便向韩王告假半月。

  退朝后,韩非去到卫庄府上,对卫庄问道:“不知卫庄兄因何告假?”

  “去秦国见见,所谓的天下第一剑客。”提到盖聂,卫庄的神情不禁冷了几分。

  韩非笑道:“原来是去拜访谢前辈。”

  卫庄:“你说什么?”

  韩非又将方才所言重复了一遍,卫庄听了微一皱眉,而后开口对韩非问道:“如今的剑圣,是谁?”

  韩非:“自然是谢寒前辈。怎么,卫庄兄是想考我?”

  按理说这个时候,盖聂已成为剑圣半年有余,而韩非消息灵通,是绝不可能不知道的。

  只有盖聂的事情,并非同原来一模一样。那么极有可能盖聂也知道之后十年的事情,所以才会刻意输掉比试,放弃剑圣之名。卫庄拿起茶杯饮了口茶水,而后似是随意地对韩非道:“作为鬼谷首徒,盖聂还真是丢人。”

  韩非听得云里雾里,便开口问道:“这么说,卫庄兄还有一位师兄?”

  卫庄闻言不由得身子一僵,而后再未理会韩非,牵了匹快马出府,直奔鬼谷而去。

  历代鬼谷掌门只收两名弟子,而韩非居然不曾听过盖聂之名,那便是说,盖聂并未拜入鬼谷!想明各中关键之后,卫庄的第一想法便是先回鬼谷,向鬼谷子求证......

2017-07-08 00:29, 29楼

  卫庄回到鬼谷时,鬼谷子正准备生火煮饭,见卫庄回来,便直接出了厨房,对卫庄吩咐道:“小庄,晚上为师想吃包子。”

  初入鬼谷时,只要是卫庄下厨,鬼谷子便会绝食抗议。卫庄倒也落得清闲,自那之后便再一直是盖聂做饭。

  会做包子的那是盖聂,卫庄哪里会做包子?但既然鬼谷子提了,卫庄倒也没有拒绝,进到厨房将手洗净后正要舀面,鬼谷子便又折了回来。

  鬼谷子:“小庄,你还是出去吧,免得厨房走水。”

  卫庄:“......”

  卫庄看了眼院中的柳树,对鬼谷子问道:“盖聂一直没回来过?”

  那棵柳树,是盖聂种下的,如今树还在,便证明盖聂依旧是鬼谷弟子。

  鬼谷子:“盖聂?”

  “......我,没有师哥么?”卫庄心里隐隐有了猜测,顿了一下后,又补充道:“他叫盖聂。”

  鬼谷子笑道:“为师只收了你一个徒弟,你哪里来的师哥?”

  卫庄微一皱眉,指着院中的柳树,对鬼谷子问道:“那这棵树,是谁种下的?”

  鬼谷子听后便愣住了,想了好一会儿,也不曾想起那棵树是怎么来的。

  难道自己真的是老糊涂了?不然刚才,怎么会让小庄进到厨房,还让小庄去做包子?疯了不成?!

  卫庄明明不会做饭,可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鬼谷子很是笃定,自家徒弟做的包子会很好吃。

  难道会做饭的,是那个叫盖聂的?但收徒这种大事,又怎么可能记错!

  鬼谷子理了理思绪,忽然发现之前十余年来,每天的饭菜是由何人所做,自己完全不记得了。也想不起为什么历代鬼谷掌门都收两名弟子,自己却只收了卫庄一人为徒。

  随着时间的流逝,鬼谷子的神情愈发严肃起来。虽仍未想起什么关于盖聂的事情,但脑中大片大片的空白记忆,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鬼谷子,这些记忆都是跟盖聂有关的。

  鬼谷子已经许久不曾下山,不可能是因为中毒而忘了盖聂。那么,能让鬼谷子如此彻底地忘了一个人的解释,便只有一种了,那便是——苍龙七宿。

  相传,苍龙七宿分别由七国唯一的继承人掌握,谁掌握了苍龙七宿的秘密,就拥有掌握天下的力量。但苍龙七宿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却没人知道。

  有关苍龙七宿的藏书,鬼谷不在少数,这些书每一本的说法都不一样。而鬼谷子认为最荒诞的那本,记载的竟然就是实情......

  “过来。”对卫庄说完后,鬼谷子转身出了厨房。

  卫庄也不多问,只提步跟上。

  走了一会儿,鬼谷子开口对卫庄问道:“你师哥,做饭很好吃么?”

  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意思,卫庄看了眼自家师父,而后答道:“尚可。”

  鬼谷子点点头后,又道:“武功谋略也不会差。”

  卫庄冷笑一声,道:“自然是天下无双。”

  鬼谷子虽是不记得盖聂,但眼见卫庄讥讽盖聂,却马上不满起来,但沉默半晌,终是什么也没说。

  到了藏书阁后,鬼谷子找出一卷竹简递给卫庄。卫庄接过竹简,将其展开去看里面的内容......

  【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为阵,得龙心者,可溯流年。】

  卫庄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重新来过,也瞬间猜到了那日在牢里,盖聂在他腰间放了什么。盖聂放的,应该正是苍龙七宿中的心宿。

  【“舍吾祭苍生”为祖巫遗训,故七宿之阵唯祖巫后人可启。阵启,魂魄为祭,启阵之人不复三界,过往种种亦不被世人所记,唯得龙心者尚可忆起。】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9720,总字数11367 卫聂吧,冷月吴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