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温馨的,照顾孕妇的片段

2018-06-09 01:29, 1楼

【原创】温馨的,照顾孕妇的片段

2018-06-09 01:29, 2楼

可渝走到儿子的房间,看到正靠在床边看故事书的儿子,慈爱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小槿你到时间睡觉了哦。”可渝边说边靠近床边。沐槿乖巧的点点头,将书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将小枕头拉低,乖乖的盖上了被子,墨色的瞳孔望向可渝,可渝不由得轻笑出声,“怎么了宝贝,有事要和妈咪说么?”,小人点了点头,“妈咪,爹地什么时候才回来呀,小槿好想他。”可渝听到这句话后,扶着沉重的腰身在小槿的床边缓缓坐下,斜靠在床头柔软的靠背上,吃力的调整了一下坐姿,找寻到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她把小槿揽到身旁,轻轻拍打孩子的背部,“爹地很快就会回来啦,下个月小槿生日前爹地一定会回来的。”“妈咪,我都以及一个多月没见到爹地了~。”到底是个孩子,久了不见自己最敬仰的爸爸还是想念的紧。“嗯,这样啊,那我们现在打给爹地好不好,让他给你讲故事好么?”可渝不忍让孩子失望,决定打给孩子的爸爸沐煦霖。她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拨通了视频电话,电话另一头,沐煦霖正在开会,滋~滋~滋~,手机震动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顿时,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大伙都看向自己的手机,祈祷着千万别是自己的手机在震动,大boss看了眼自己面前的手机,冷冷的开口“休息半小时。”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一出门,冷面boss就立刻接通了自己的视频电话“小渝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沐煦霖焦急地出声询问,可渝甜甜的笑了笑,“没,我和小槿想你了,小槿想你想的紧,我们就决定和你视频电话啦,是打扰到你了吗?”“怎么会,你最近怎么样,我听王妈说你又开始孕吐了……”沐煦霖的话还没来的及说完就被沐槿打断了,“爹地~,我好想你哦,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此刻,沐槿已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小小的脑袋往可渝手机前靠,“爹地估计再过十来天就可以回来了,你要乖乖听话,照顾好妈咪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知道吗?”“好”小槿乖乖的应下,还在可渝高挺的肚子上亲了亲。“来,小槿你躺下,我们听爹地给我们讲故事好么?”可渝看了眼时间后温柔的说道。沐槿点点头,又再次躺下,电话另一头的沐煦霖在沐槿躺下后边开始给娘俩讲故事,沐槿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可渝又给他捏了捏被子,在沐槿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儿子睡了,我一会在打给你。”可渝轻轻的对电话里的人说,“好,起来的时候慢点,身子重别急知道吗,我等你。”沐煦霖柔声嘱咐着,可渝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她用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扶着腰,缓缓的移到床沿,撑着腰慢慢的起身,可能是维持着一个姿势太久,起来后肚子又没了支持,肚子里的孩子有些不适应,躁动了起来,可渝不敢大意,扶着墙缓着劲,另一只手有规律的轻抚自己隆起的肚子,过了一会才缓过来。可渝给沐槿留了盏床头灯后走出了沐槿的房间。

2018-06-09 01:29, 3楼

将持续更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2018-06-10 08:27, 5楼

可渝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下了楼,去了一楼的吧台,吩咐王妈为她准备一杯牛奶,然后在吧台旁的高椅上坐下,再次拨通了沐煦霖的电话。视频电话响了一声就接通了,“老公~”可渝软软的声音传到了电话另一头,“嗯,乖。小渝我再过个十来天就能把最后一项并购案解决掉,待我把工作做好安排和交接后我就在家陪你待产,这一个多月委屈你了。”沐煦霖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愧疚与心疼,“嗯,好。”可渝抿了一口王妈递过来的牛奶后抬头笑眯眯的回应这,像只可爱的小猫咪,“呕~”突如其来的反胃让可渝措手不及,她急忙撑着腰跑向厕所,王妈听到声响,看了眼没有挂断的手机,带着手机一同到厕所关心可渝的情况。“呕~,呕……”时断时续的呕吐声传到了手机里,半晌可渝才缓过劲来,拿着王妈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宝贝,是不是很难受?”待可渝半倚在沙发上之后,沐煦霖焦急的问。“还好,老公,我好想你。”可能是孕吐完带来的不适让可渝的荷尔蒙略微失控,眼里冒着细碎的泪花。“嗯,我知道,我知道,你乖别哭,我尽快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赶回来好不好,别哭了。”沐煦霖安慰着,“来,你上楼,回房间躺下,我讲故事哄你睡觉好吧,乖。”

2018-06-10 09:41, 8楼

可渝回到房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带上耳机,耳机里传来沐煦霖低沉温柔的声音,不一会她也进入了梦乡,“宝贝……”沐煦霖轻轻地呼唤了几次,没有回应便知道可渝睡下了,边挂断了电话,随后决定加紧并购案的节奏,缩短休息时间,尽快赶回国。
五日后,一架飞机平稳的停在了S市的机场,身姿挺拔的男子出现在了机场的大门,抿着薄唇,脸上架着一副墨镜,一眼不发的等候着,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Boss,是先回公司处理剩余的工作,开完总结会议呢还是您另有安排?”秘书Tina询问道。沐煦霖思考了一下,决定“先回公司吧,把事情安排妥当,明天起我开始休假,又重的会议我再回来参加,其余事情通过电脑解决。
待沐煦霖安排好工作事务后以及接近晚上九点了,他快步走出公司往家赶,进到家门已经十点半有多了,推门进屋发现王妈还在厨房忙活,沐煦霖便上前询问,王妈看到沐煦霖一脸惊讶,回过神后解释道:“太太胎位较高,压迫到了胃,近来吃的都不多,只能少食多餐了,我在给她准备点夜宵,这就要好了,一会儿就给太太送上去。”沐煦霖点点头,开口道:“嗯,我来给小渝送上去,小渝这会儿是在卧室吗?”“太太去了书房画画。”王妈一边将熬好的粥盛到碗里,一边回复道。

2018-06-10 23:03, 12楼

沐煦霖接过王妈准备好的夜宵,上楼走向书房,他轻轻推开书房的雕花木门,看见伏在书桌前的身影目光顿时柔了几分,“宝宝,来吃夜宵。”听到声响,可渝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回过神后下意识的站起了身,起身速度过快,瞬间晕眩袭来,可渝沉重的身体失衡,不可控的摇晃了一下,沐煦霖顿时疾步向前,放下手中的托盘,稳住了可渝的身体,“慢点,身体不好还不小心点,摔着了怎么办!”沐煦霖沉下声来,轻声呵斥,“老公,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不是还有几天才会来吗!”可渝的声音难藏雀跃。“嗯,担心你就早点回来了,开心么?”“嗯,开心,我……”可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亲了好一会,沐煦霖才舍得放开,接着他将可渝搂在怀里,大掌轻轻抚摸可渝高挺的肚子,肚里的孩子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呼应似的翻了个身,两人相视一笑,浓浓的温情弥漫这整间书房。“我们去看看小槿吧,虽然睡着了,但他肯定很想你抱抱他。”可渝提议。沐煦霖点点头,帮她撑着负担沉重的腰一同走向沐槿的卧室。
沐槿小小的身体被薄被裹着,浅浅的呼吸声有规律的响起,沐煦霖把可渝安置在床沿的躺椅上,又拿了个枕头放在可渝的背后,然后坐在床沿,仔细的瞧着一个多月没见的儿子,父爱溢满了眼眶,他摸了摸孩子的头,在孩子光洁的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孩子睡得迷迷糊糊却也有些感觉,挣扎着郑恺朦胧的睡眼,嘟囔的叫了句爸爸,可渝看的眼眶有些发热,微微红了眼眶。沐煦霖转过头看到眼泛泪花的妻子,慌了神,急忙将人搂在怀里低声询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可渝摇摇头,看到平日成熟稳重的男人这幅模样忍俊不禁,“没,看到儿子这么想你心疼他。没事了,我们也回房间吧。”“好。”说完沐煦霖先起身,让后小心的扶着可渝起身,两人走出了沐槿的房间回到了主卧。

2018-06-10 23:04, 13楼

更了更了,感觉喜欢的人不是很多呀

2018-06-11 01:12, 15楼

主卧里,可渝替沐煦霖拿出了家居服,转头问道:“你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嗯,你呢,听王妈说孕吐的情况又严重了,夜宵还吃么,我给你拿过来?”可渝摸摸了自己的胃,然后点点头说:“好,有一点点饿了呢,你去洗澡吧,我去叫王妈把东西再热热,待会儿我俩一起吃点好吧。”“好,都听老婆的。”沐煦霖眼底满是柔情,低头啄了啄可渝粉嫩的唇瓣,然后接过她手里衣服,“你一会下楼慢点,书房里的东西一会我带下去。”说完又亲了亲可渝才走进浴室。

2018-06-11 01:12, 16楼

可渝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扶着扶手向楼下走去,她走得很慢,肚子里的孩子时不时伸展拳脚使得她愈发小心,半晌她才走完了楼梯,下楼后,可以到厨房吩咐王妈将宵夜加热,然后她就坐到了餐椅上,熟练的点开微博,进入到专门介绍孕晚期知识的博主页面,刚看没几条,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她放下手机,转头就看到自家的丈夫顶着湿湿的头发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此时,王妈也将加热好的夜宵端了上桌。鸡肉熬出来的老火汤配上东北大米经数小时熬出来的粥此刻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渝从砂锅里舀了满满一碗粥放在沐煦霖面前,然后替自己盛了二分之一碗粥,沐煦霖看到后皱了皱眉,“怎么盛这么点,王妈说你今晚就没吃什么东西。”“够了,我也问了医生,这最后几个月宝宝长得速度本来就比较快,虽说现在已经38周了,但宝宝吸收营养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所以宝宝的个头在长,这胎怀的又比较上,自然就压迫到了胃,胃口不好也是正常的,我少食多餐就好,别太担心了。”可渝出口解释道。沐煦霖点点头,脸上缓和了几分,伸手摸了摸可渝肚子里的孩子,两人相视一笑低头喝粥。

2018-06-11 01:12, 17楼

喝完粥,沐煦霖搀着可渝在花园里小走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屋子里,楼梯上了不到三分之一可渝就感到不适了,由于刚才散了步有没有缠腹托,可渝的腰此刻倍感吃力,沐煦霖也细心的感受了异样,“是不是累了,没力了?”“嗯,很吃力,腰身太重了。”可渝回答到,“嗯,那你向扶手借力,我在后面推你好么?”可渝点点头,开始向扶手借力,沐煦霖在后面一手护着可渝的腰,一手在可渝的臀部轻轻施力,可渝感觉比刚才轻松了一些,开始慢慢的向上爬,走到还剩三分之一时,可渝觉得自己的速度又开始下降了,跟不上沐煦霖的推力,一分神,脚下一个踉跄,可渝慌了神,急忙护住自己的肚子,沐煦霖也及时反映过来,稳住了可渝身体,“呼,还好。”可渝用手抚了抚胸口,肚子里的孩子可能是察觉到了危险,翻滚起来,可渝的子宫顿时开始收缩,肚皮发紧,“呃,疼。”可渝感到不适合心慌,叫出了声。“怎么了!?”沐煦霖的心也跟着提到嗓子眼,“假性宫缩。”可渝喘着粗气回答到。沐煦霖一听更加担心了,此刻他想把人抱起来,但又怕在楼梯上看不清路容易踏空,斟酌了一下他还是放弃了抱人上楼的想法,将温热的手掌放在圆滚滚的肚皮上,来回抚摸,另一手撑着可渝的腰减轻她的负担。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宫缩才渐渐消失,有了先前的教训两人的步伐愈发的缓慢,短短的一段路两人走了十几分钟。

2018-06-11 01:13, 18楼

回到房间,沐煦霖将孕妇专业的U型枕摆好后扶着坐在床沿的可渝躺下,他先帮助可渝将上半身躺下,调整了一下枕头让可渝的头感到舒适,接着将可渝的双腿缓缓移到了床上,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三分钟,但由于月份已经接近足月,孩子发育良好,羊水又比较多,整个肚子的重量实在是太沉了,这一小会功夫已经让整个身体平躺着的可渝倍感不适,胸口被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沐煦霖协助可渝躺下后手机就响了,他随即拿起手机接了起来,谈了五分钟左右就收了线,沐煦霖从阳台回到了卧室,一进门就看到可渝满头大汗的努力翻身,奈何肚子太大,纵使她满头大汗也只是将自己上半身撑了起来,肚子的部分完全无法翻转,他急忙将可渝上半身搀起,在背后垫上几个枕头这才让可渝缓过劲来,“哎,你看我,哈哈,被肚子压得喘不了气,连翻身都翻不了。”可渝情绪低落的自嘲这,沐煦霖听着更不是滋味了,他脱了鞋也上了床,将可渝搂在怀里,摸着她的秀发,用低沉的嗓音开始说故事,哄可渝入睡,不一会可渝就迷迷糊糊了,他将可渝背上的枕头轻轻抽走,又轻柔的帮她翻了身,调整了U型枕的位置,可渝略微调整了一下,在舒适的姿势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2018-06-11 01:13, 19楼

过了大概三四个小时,沐煦霖在睡梦中提到了喘粗气的声音,他向来浅眠,睁眼便看到自己的小妻子正吃力的翻着身,“怎么不叫我?”沐煦霖有些不满更多的却是心疼,“嘿嘿,你刚回来,我忘了。”可渝尴尬的笑了笑,吐了吐舌头,在可渝说话的期间,有了沐煦霖协助话音一落身子也翻好了,沐煦霖把她调整成了平躺,让可渝缓缓侧腰的压力,低头吻了吻娇人,过了三四分钟,在可渝刚到不适之前又帮她翻了个身调整成了侧躺。沐煦霖在可渝再次睡去后又一次在心底责怪自己的大意,心疼的亲了亲可渝的额头,伸手够到了床头柜的手机,调了个定时器,于是夜里沐煦霖总是隔一段时间就醒来帮可渝调整睡姿。

2018-06-11 01:14, 20楼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可渝每天下午会在家里是瑜伽房做助产运动,沐煦霖回来后便陪她一起练习,顺便在旁边帮忙,适当的助力。可渝的热身是绕着瑜伽房散步,走十几分钟,微热出汗,三十几周前她都可以一个人不借助外力完成十几分钟的散步,但三十五周左右开始,肚子越来越沉她的耐力就大不如前了,走个五六分钟就需要有人在旁边搀扶,前几周她还裹了腹托,但这几天肚子越来越多了,腹托常常让她觉得不舒服便也没有再用了,于是有人在一旁让她借力显得尤为重要,热身结束后,可渝开始了十个深蹲,由于肚子太大,每次她蹲下去之后起来都十分吃力,肚子的下坠感随着周数的增加愈发明显,于是导师建议沐煦霖在可渝起身时托着她的屁股帮助她起身,可渝每次起来都像只笨重的企鹅,摇摇晃晃,待到运动结束后,可渝 已经满身是汗了,运动结束后是产科医生每日的例行检查,医生摸了摸胎位,又测量了一下腹围,说道:“不错,胎儿已经开始下降入盆,最近的动作要更加小心,不然任何的意外都会导致早产,虽然运动很吃力,但是不要停,这些运动都是精心设计过的,对顺产很有帮助。”可渝应下,医生离开后,沐煦霖扶着可渝回到卧室的洗手间稍作清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2018-06-11 01:21, 21楼

半夜码文,有些字打错了见谅哈

2018-06-11 12:51, 24楼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场景可以留言,要是我觉得合适就会加到文里面哦,这一贴都是写短篇片段哦

2018-06-11 14:35, 27楼

今晚把第一部分的结束哦,大家要来捧场哈

2018-06-11 21:13, 32楼

我去码子,一会更新哈
点击数45,顶贴数17,本页字数5398,总字数106594 慕韵吧,竹珊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