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高四岁月(师生)

2019-05-04 22:02, 1楼

陈斌第一次见到学生程潇的时候,就给程潇打上了无数的标签,恃才傲物,年少轻狂,任性妄为,不服管教……嗯……陈斌是个数学老师,词汇量有些匮乏。

2019-05-04 22:05, 3楼

第一章
  那一日,天色阴沉,灰蒙蒙的一片,一副大雨欲来之势。

  程潇再踏进四中校门的时候,还被当天的值日的学生拦下,查问他是哪个班级的学生,毕竟不穿穿校服进校要扣班级的纪律分。

  程潇无奈得看了面前的两个小学弟一眼,轻声回道,“我是上一届高三的。”

  “原来回来看老师的啊!”那两个小学弟一听,便不再询问,把他放了进去。

  走在校园铺的整齐得油漆路上,程潇仔细得观察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虽天色黯淡,两排的松树却依然挺立。这里的每一处景物,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变化,也许变得只有他的心境而已。

  这所学校,汇集了本市无数的末流学生,还被外界传成打场,哪怕是在重点班也少有几个尖子生,还是靠着坑蒙拐骗才弄来了几个因为中考失利而没有考上重点高中的学生,不但免除学杂费,还有各项奖学金,当然在学校落魄的情况下,那笔奖学金很多时候也少得可怜,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程潇来四中的第一天就知道,这里在外界所有人的眼中是个什么形象。但是在这里经历了三年的时光,才明白不管外人眼中这里被传的多么得不堪,也是不可被更改的母校。

  轻车熟路得进了教学楼,走到从前班主任刘瑞的办公室门前,门敞开着,里面的人在忙着收拾东西。学校的要求,整个楼层都腾出来给了新的毕业班。

  班主任一边整理着书柜里面的书,一边跟旁边几个穿着高二年纪校服的学生说话,眼睛扫向门口的时候,正好见到程潇,跟程潇招了招手,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出办公室,嘴角上扬,笑容洋溢在脸上,“录取通知书收到了?”

  程潇乖巧得点了点头,“是的。”

  “你考的不错啊!高考发挥得又那么好。不过以后去北京你就一个人了,离家又有些远……”班主任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还不忘嘱咐程潇一些事情。

  程潇却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待到刘瑞把话说完,程潇才低声开口,“老师……我想复读!”

  程潇话已出口,班主任便像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

  “不是……”班主任被程潇一句话说蒙了,“为什么要复读啊!你这孩子,怎么想的就复读,你考这个大学多不容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程潇垂着头没有答话。

  “你爸妈知道吗?”班主任恨铁不成钢得看着他,眼中的怒火,不言而喻。

  “知道!”程潇轻轻点了点头。

  “让你爸给我打电话!”班主任瞪了他一眼,听到身后有人叫他,转身去跟别人说事去了。交代了好些事情才顾得上一直站在边上的程潇,“回去让你爸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你父母同意我才能帮你办复读的手续。”

  “是,我知道了。”程潇明知道刘瑞这关没那么好过,可他既然已经做了选择,便无法后悔,更不想自己后悔。

  程潇知道,其实刘瑞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对学生一直都有耐心。虽然四中的成绩连年都是惨惨淡淡,但是程潇所在的班级升学率之所以能够达到百分之百,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刘瑞为此付出的努力。

  如今所有的学生都陆陆续续得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而程潇作为班级高考时最大的黑马——年纪第一跑回来跟他说要复读,刘瑞是真的觉得这孩子疯了。

  刘瑞打电话跟程潇的父亲沟通了许久,原因倒是简单,左右不过是报考的时候,没有征求孩子的意愿,选了孩子不喜欢的专业,现在连他们也没办法。

  班主任当初帮着程潇选了好几所医科大学,最后都被程潇的父亲给否决了,等到网站关闭的前一个小时,还擅自替程潇改了志愿,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早知道程潇真敢复读,他们也不会如此强硬。

  刘瑞跟程潇的父亲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让程潇先回家去。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夏日风雨总是如此,来去匆匆,偏偏格外得难以承受。

  两日后,刘瑞给程潇打了电话,然后灰头土脸得帮着程潇办了复读的手续。在校长室,校长语重心长得拉着程潇的手说了很久,偏偏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没事,明年考个更好的成绩。”

  程潇沉默不语,他怎么会不懂校长老滑头那意思。程潇的下一届学弟学妹之中,成绩鲜少有能够拿得出手的,校长这是指着他考个成绩,将来好拿出来挂条幅吧!总之,有些事情,说破就没有意思了,不过是众人心知肚明罢了。

  程潇就这样,作为他们班唯一的一个复读生,到了新的高三一班。现任班主任他从前没见过,很早以前就听说过这个人,四中最严厉的老师,很多他班里的学生都叫苦不迭。

  程潇跟在他的新班主任陈斌身后走到班门口,陈斌推门进去,转身看了一眼程潇,程潇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眼中依旧是平淡如水的模样。

  “看来你还得在这个教室待一年!”陈斌的语气很冷淡,也很平静,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是。”程潇点了点头。

  “受不了得话你回去读大学还来得及,而且还能享受一个多月的假期!”陈斌

2019-05-04 22:05, 4楼

  “受不了得话你回去读大学还来得及,而且还能享受一个多月的假期!”陈斌的下一句话立时没了好语气,“现在的小孩子,都越来越任性!真当复读是过家家呢!”

  小孩子?程潇打量着陈斌这岁数,也才三十多吧!程潇原来的班主任刘瑞跟他们平日里玩的开,他们也习惯管刘瑞叫哥,怎么到了陈斌这里,他们都变成小孩子了?

  被陈斌带到讲台上,程潇顿时有一种当年看青春派的错觉,班级里坐着那么多的同学,几十双眼睛都一起看向程潇。陈斌介绍他的时候,只说了简明扼要的一句话,“上届刘老师班级里唯一的一个复读生。”这个介绍,一时间叫大家唏嘘不已。

  陈斌随手指了指讲台下面第一排的一个空位,“坐那吧!”

2019-05-05 10:50, 27楼

第二章




2019-05-05 10:51, 28楼

 他性格本就不够洒脱,比旁人更加的执拗。

  而今坐在这间教室,让他活得压抑而又抑郁。

  陈斌终于放过齐泽,连带着一边的程潇都跟着松了口气。陈斌将手里的那块板子放下,冷冰冰得对齐泽说着,“下了课到我办公室!”

  “是!”齐泽点头应着。

  陈斌的火气可能是在齐泽这里发泄的差不多了,到别人那里明显感觉得到宽容了不少。程潇看着这样的一幅场景,自然明白齐泽是替他们躺枪了。

  陈斌看着齐泽被打得看起来有些可怖的手,从书包里拿出来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还好吗?”

  “没事!”齐泽摇了摇头。

  以程潇的经验而言,齐泽如今被打,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选择题错在第一题上,实在是太显眼,何况分数扣在最简单的一道题上,难免会叫班主任记住。

  “选择题多错两道,分数就下降这么多。”齐泽郁闷得将试卷翻了翻,“果然是这顿打挨得不冤枉!”

  “既然成绩已经注定,疼痛于成绩而言,就变得没有意义了。”程潇一边收拾着课本,一边小声跟齐泽道。

  “不打我真的记不住!”齐泽尴尬得笑了笑。

  程潇嘴角微微上扬,不置可否。

  “下回认真点就不会了!”

  “唔!”齐泽疼得呲牙勒嘴得,手握着矿泉水瓶子,借着水的温度让自己好受些。

  “灭绝师祖之名果然名不虚传!”程潇往后面一看,瞧见那些人一个个得怕极了陈斌的样子,对此深感无奈。这陈斌真的是对学生太过严苛了一些。

  “你怎么知道的?”齐泽听见程潇的吐槽,不禁笑了笑。

  “声名远扬!”程潇很早前就听说过这位老师,虽然他高三期间一心闭关修炼,但怎奈何班级里学生消息太过灵通。以至于很多人都用陈斌跟班主任刘瑞相比,还比出来刘瑞的无数好处,第一点就是从不对学生动手。

  陈斌在班级走了一圈,也打了一圈。绕回来走到程潇的旁边,冷不防得开口,“你如果受不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程潇垂眸没有说话,他能够感受得到陈斌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么的不耐烦。他初来乍到,就被新的班主任嫌弃至此,着实是有些可悲。

  陈斌给大家讲卷子的时候很认真,尤其是那些基础题。

  反而是那些高难度的题目花费的时间少了一些。其实程潇实在是想不通那些基础题为何会屡屡有人出错,甚至还需要花大把的时间去讲每一个选项。

  刘瑞当初上课时的画风则是,看一眼题,然后随口道,“A不对,B肯定不对,C一看就是错的,好了下一题。”刘瑞跟陈斌的讲课方式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陈斌下了课走到程潇跟前,见程潇正在写试卷上的试题,于是开口道,“复习用的讲义跟你们上一届用的没有太大的差别,你可以买新的,或者用当初的那本。没扔吧!”

  “没有!”程潇摇了摇头。

  “嗯,以后留作业会用到!”

  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我还是……买一套新的吧!”

  “其实差别并不是很大。”陈斌改口道,“你要是学了两天学不下去了,钱不是白花了!”

  “那本我写完了!”程潇只能默默陈数一个事实。

  陈斌一愣,活见鬼似的看了程潇半天,“你还挺用功!”

2019-05-05 12:11, 35楼

第三章
  陈斌是真的不了解程潇这个人,但程潇却已经把他看透了。陈斌其实很喜欢齐泽那样听话懂事的好学生,并不喜欢他这样性格有些偏执的人。

  程潇心里挺郁闷的,学校订的复习资料可谓不少,但实际上根本做不完。为了赶复习进度,一轮复习时用的讲义常常用不到最后就进入了二轮复习。而且就算是做完了老师也讲不完,就算是讲完了学生也未必学的会。

  程潇这种靠着基础知识取胜的学生,自然没有放过这种专门讲解知识点的资料,不但老老实实得写完了,并且还有再写一遍的冲动。

  “随便写的。”程潇垂眸小声答着。

  陈斌没再多话,叫齐泽跟他去办公室,转身离开。

  齐泽跟陈斌前脚才踏出班级的门,班里面的同学便一哄而上把程潇围了一圈,想要跟他聊天。

  程潇自然是有什么答什么,只是班里学生的好奇心太重,倒叫程潇有些招架不住他们的热情。不过好在,下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很快就响起了,班里的同学自然也飞奔回自己的位置上。

  齐泽从外面进来,手里面握着一管药膏,朝着程潇尴尬得笑了笑。

  “是因为成绩不满意所以要复读吗?”齐泽坐下后开口寻问。

  “不是。”程潇看着他忍着疼给自己上药,有些辛苦,伸手拿过药膏,扯过齐泽的手,“忍着点!”

  “那是因为什么!”齐泽跟个好奇宝宝似的问着。

  “都说很多人复读后成绩会下降,我也不知道明年自己的成绩会是什么样。”程潇小心得给齐泽上药,看着齐泽的手被打破了一层油皮,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两句陈斌,打人有用吗?要是打人有用那岂不是耐打的都考上清北了。

  “只是觉得如果这么轻易的放弃,也是在背叛信仰。”程潇语气坚定,“我不喜欢被别人掌控的人生,更不喜欢受人掣肘!”

  “敢把这种话说出来的只有你吧!”齐泽笑笑,“你看看班级里面的同学,连自己将来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能考上你所能考上的大学,我想他们一定很乐意!我也一样!”

  “你是这么想的?”程潇抬头看着齐泽。

  “是啊!”齐泽对自己成绩有过估算,他觉得自己不管怎么努力,等到高考的时候,也考不出程潇那样的成绩,程潇的高考成绩是四中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过的高分。

  “你会超过我的。”程潇看给齐泽的药也上的差不多了,将药膏的盖子拧好,“班主任对你很上心,你也努力。”

  “我不想让他失望。”齐泽语气很轻,却很坚定。

  程潇笑了笑,没再说话。齐泽怕是不会了解他这种想翘课就翘课,想请假就请假的学生。他高三的时候,班级的老师看着一大半学生已经没有了学习的动力,基本上到班级就是叫他们上自习。班级里吵吵闹闹得,老师们就跟打坐似的,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程潇都是直接把这些课翘掉,要不就是找一个空班级一个人上自习。用他的话说,“老师你该给自习就给自习,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就能学!”

  程潇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其实还是很清楚的,齐泽的缺点是马马虎虎,他的缺点是那些题他根本就不会。

  老师迟迟没有来,齐泽还想去找老师,没想到程潇倒是一点不在意,“这都是四中的常事,习惯就好了,你现在不习惯是你见得还不够多!”

  齐泽作为班长,对于程潇这种态度简直是无言以对,站起身正要去找科任老师,就看见一个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走进教室。

  程潇一看那位老熟人,默不作声得从书桌里抽出一本生物书出来。

  齐泽疑惑得看着进来的人,有些不明所以。

  那中年男人也才三十几岁,有些不修边幅的感觉,胡子拉碴得,偏偏还走路带风。

  “我是你们新的生物老师,苏毅。”苏毅左手拿着卷子,右手握着生物书,将东西放在讲台上,随手找了一把椅子拎到跟前儿摆好了,一屁股坐了上去。

  齐泽疑惑得看着苏毅翘着二郎腿,心想这老师干嘛呢!程潇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这老师手里拿着的卷子怕不是还没批吧!”

  齐泽探过头来,“你怎么知道?”

  “正常操作!”程潇给了齐泽一个很有深意的表情。

  苏毅瞅了半天班里面的学生,也没瞧见就坐在他下面的程潇。等他开口询问,“班长在哪?”的时候,才看见程潇坐在齐泽的身边。

  苏毅瞪大了眼睛看着程潇,“你怎么还复读了?”

  程潇倒是无所谓,“不行吗?”

  苏毅跟程潇他们一块儿玩闹惯了,笑着将卷子扔给程潇,“把卷子帮我批了!”

  程潇默默吐槽,就知道没好事儿!“没有答案!”

  “你高考的生物选择题不是都做对了吗?”苏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也没有答案,你自己做一份答案不就行了!”

  程潇脸上笑的那叫一个灿烂,“高考是运气好!”

  “你一直运气不错!”苏毅做了甩手掌柜,拿起课本开始给大家讲课,一边讲课还不忘一边唠叨,“哎呀,我说你们这些一班的学生,都没有我以前教的那些学生有意思

2019-05-05 22:45, 49楼

第十二章
  程潇的右手上扎着输液针,左手因为挨打又不能碰别的东西,只能干坐在输液室,看着周围的人渐渐离开。
  他们来的晚,正过了患者多吵闹个不停的时候。不过多时,一对父母带着看起来仅仅只有七八岁的男孩子来到这里,小孩子做试敏,疼得不行。在屋子里痛哭出声,眼睛里的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掉落,一直叫喊着妈妈。
  母亲连忙上前给孩子擦眼泪,父亲一幅无奈得架势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凡凡乖啊!刚刚来的时候不是还说要做小男子汉吗?”
  小孩子一听,哭的更惨了,“当男子汉这么疼,我不要做了!”
  程潇看着小孩儿这样嘴角忍不住上扬,轻轻得活动了因为长时间不能动弹已经发麻的右手。
  “别乱动!要是滚针了怎么办!”陈斌连忙制止了他的动作。
  程潇微微摇头,“没事的!”
  “什么没事儿!万一呢?”陈斌有几分恼火,“你有经验吗?”
  “有啊!”程潇认真得点了点头,“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一学期一半时间都在请假输液。”他小时候在家输液没人管他的时候,他还得自己给自己拔针,对这种事情,熟悉得不行。
  陈斌脸色凝滞了一般,最后只得轻声细语,“怎么不知道你身体这么不好。”如果知道你这么容易生病,当时便不会对你下狠手……当时只顾着程潇脸皮薄这件事,却忘了,打在背上,多疼啊!
  “已经好很多了,这几年都没有来过医院。”程潇见陈斌这幅表情,不由笑道,“再说,长时间不生病,也未必就是好事。”
  “吃晚饭了吗?”陈斌嘴里发酸,他打过齐泽之后从来没有这么心疼过。
  程潇摇了摇头,“没有,不过现在也吃不下什么。”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刚刚医生说,你这个药不能空腹。”不等程潇拒绝,陈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程潇见陈斌离去时的背影,程潇笑着摇了摇头,他哪有手吃饭?
  程潇的药输液的时候不能太快,隔一段时间,右手臂的血管就像针扎似的疼,程潇也是习以为常了,无聊得听着人家父母跟孩子的对话。
  “妈妈,我想回家。”
  “乖啊!等一会儿就能回家了。”
  “还要多久啊,我困……”
  父亲忙拖了身上的外衣盖在孩子身上,“先睡一会儿,等一会儿爸爸妈妈就带你回家。”
  小孩子吸了吸鼻子,“好吧!”
  小孩子在椅子上翻来覆去得睡不着,最后睁着大眼睛观察程潇。
  小孩子的爸爸往程潇方向看过来,“看哥哥,哥哥都没有哭!”说着朝程潇友好的笑了笑。
  “嗯!哥哥没哭,凡凡也不哭。”小孩儿跟保证似的,一字一字咬得很正式。
  陈斌回来的时候,程潇都开始跟人家父亲有一搭无一搭得开始闲聊了。陈斌手中提了点吃的,看着眼前这幅场景,竟然起了调侃程潇的心思,“你人缘这么好,以后再排座位的时候,可得当心了。”
  “老师现在都开始惦记起收拾我了。”这还没怎么样呢,陈斌怎么就总是喜欢整蛊他。
  
  

2019-05-05 22:46, 50楼

陈斌要不要把发高烧的程潇小狐狸带回家呢
A当然啦小狐狸还病着呢
B不要了小狐狸面子薄
点击数63,顶贴数39,本页字数8978,总字数129804 梧桐西院吧,梦蝶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