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扭曲(服从,依赖)

2019-05-06 22:31, 1楼

【梧桐西院】【原创】扭曲(服从,依赖)

2019-05-06 22:32, 2楼

这一楼,嗯,打个招呼吧

2019-05-06 22:37, 5楼

安黎趴在自家沙发上,看着桌上的东西,有些恍惚。
刚刚郭肆七没有要故意开玩笑的意思,可能是真的自己绷的太僵硬,腹肌绷的紧真的硌的人难受了,他有事说事而已。
那样尴gan尬到不行,僵直着脊背,两手直直搭在郭肆七肩膀。不敢放松没能垂下,就像木乃伊一样两边胳膊直直的伸着。红肿的手心被刻意转向朝下,可绵延到掌侧的肿棱还是让安黎涨红了脸。
郭肆七倒是没说什么,尽量不碰着伤处把人背起,其实停车场的电梯也不是太远。只是进了电梯怕折腾,倒是没把人放下。
·
进门,亮灯,被放在沙发上。等郭肆七洗了手过来,习惯性要给人上药,安黎才猛的往沙发里躲。挤着伤处疼了也不皱眉,只是咬着牙冒着冷汗躲。脚踩着沙发面吱吱的响,难听的狠。
郭肆七依旧没什么情绪,捏着棉签和药水,平平道,“打过这件事就过了,下手有点重,你真不上药?”
安黎重重点头,咬着牙挤出两个字,“不上。”
郭肆七也点头,顺手就拧了瓶盖扔了棉签。
打过人,他一般是会给上药的。不过安黎要实在不愿意,倒也无所谓。
药水放一边,棉签放一边,自己叨叨道,“胯kua上的涂这瓶,其他的用这瓶就行了。”都放在安黎趴着也容易够着的位置。还有刚刚自己从副驾驶座拿过来的长条状袋子,一并放桌上。
看着安黎缩在沙发的样子,又有些烦躁,干脆拿起钥匙,起身,“那我走了?”
安黎依旧点头,心下有一丝愧kuo疚的解jie脱感。挣zheng扎着要起身送人,一动,又疼湿了眼角。
郭肆七把人按回沙发,抽了纸巾给安黎抹了汗,再抽一张抹去眼角的湿润,道,“不着急,我自己走就行了,你自己歇着。”
·
其实安黎大概可以猜到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形状,这样的时刻。
只是那时候他还没想到。
他说想先不过来,是真的要歇歇。保留这样的关系,先歇歇的意思。
可是郭肆七比他更直接,直接把藤条也给他送了过来。
特别明确的,结束的意思。
郭肆七说过,实践结束的时候,他会把藤条送给对方,或者扔掉。
这次不只是实践,可也是这样的处理。
想休息,可以,就先结束了。
·
安黎趴着拿过袋子,抽出藤条,手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其他原因,有些颤抖。
灯光下这藤条,说熟悉也不熟悉,说陌生,可也都长得差不多。只是握着觉得有些烫手。
其实他也没挨过几次,说要对藤条有多熟悉,真没有。
虽然自己握着这藤条抽过自己,也被郭肆七握着抽哭过。
那时候自己还傻傻问过郭肆七,会不会把这藤条送给他的。
那时候郭肆七是瞬间冷了脸吧。
现在真拿在手里了,心下一股浓浓的被放弃的委wei屈。可明明是他自己先提的想休息。
这次是他做错了吗?确实是。
郭肆七有错吗?安黎没办法评ping判。
这顿打到底有没有必要,这样罚到底算不算太狠。
安黎都没有办法评ping判。
可事这样的关系里,郭肆七觉得有必要,他就只能先受着了吧。
·
安黎把藤条又放回桌上,看见桌上的药,只觉得浑身又疼起来。
不想上药,没劲上药。
现在还不晚,可是安黎觉得累的厉害。
不想挪动,不愿再想。
打开手机关了所有灯,再把手机屏幕也锁上。
太累了。
安黎紧了紧手中的抱枕,在黑暗中望着桌上模糊的藤条。
真太累了。

2019-05-06 22:45, 8楼

郭肆七一开始是往家里开的。开出十几分钟,远远望见自己住的小区,转向去了苏裕的酒jiu吧。
车才开进停车场,吵chao闹的音乐就穿过墙壁沿着楼梯传下来。
他不是太喜欢这样热闹的场景,但也不厌yan恶。
停车场还有挺多更方便的位置,郭肆七直直把车开进最里面,在足够低调的位置停好自己低调的车,拔了钥匙拿了手机,再穿过一排热热闹闹五颜六色但在昏hun暗的停车场都只剩一个调的车,踩着楼梯往上。
·
没有提前约好,自己突然一个人过来倒也不是第一回了。有时候苏裕他们在,有时候不在。这一次大家就都不在。
一个人,郭肆七也不愿意坐上几个人专zhuan属的位置。踩上最后一级台阶,还没进场就看见场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添的两个卡ka座,半眯着眼就近挑了一个就坐下。
比坐吧ba台舒服一些,也没安静多少。
·
才放下手机钥匙,“砰”的一声,一瓶玻璃罐啤酒被重重磕在眼前的桌上。瓶身带着水珠,哗哗往下滑。
握着瓶口的是一只戴着夸kua张金属戒指的手,冷灰的金属粗链条在手腕处绕了好几圈。
抬眼,眼前是一个明明室内光线昏hun暗却还戴一超大墨镜的男子。身材真差,郭肆七心下嘀咕了一声。
男子站的歪歪斜斜,宽松的裤ku子衬得人站的更歪斜。他的嘴角扯成一个很难nan看的弧度,一根烟堪kan堪挂在嘴边,开口烟就跟着晃,“喂,哪来的人。这位置我今晚包下的,懂不懂规gui矩啊?”
郭肆七半眯了下眼,轻笑。
还没说话,男子握着酒瓶又重重磕了几下,滑下的水在桌上溅开好几处。“喂,说话啊!”
一直挽着男子手,画着精致浓妆的女生拉了拉他的袖子,嗲声嗲气的劝着,“别急别急啊,你今晚包下这卡ka座来玩的,别生气啊。”
男生哼了一声,站的更歪了一些,“老子包下今晚这卡ka座,还没享xiang受就给占了,不知道进这卡ka座今晚至少就要消费40万吗!”
·
40万。
原来是这样。
郭肆七抓着手机钥匙站起来,笑的一脸阳光,“不好意思,我新来的,不懂这规gui矩。”
“你ta妈新来的就……”男子抓着酒瓶再磕一下,又被女子拉住了,“好了好了,人家都说是误会了,就别吵了。”
郭肆七歪着头瞥了一眼酒瓶,想着是什么角度磕下去,这么好几下都没碎的。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分神,再抬眼,对上男子一脸怒nu气还要发fa火的时候也有些烦fan躁,敛了笑,冷冷一个眼神传过去,一脸怒nu气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郭肆七收了脾气,又笑,“之前真不知道卡ka座这回事。”
·
男子这么一敲一敲的动静也大,嗓门也大,倒是把人都吸引了过来。
郭肆七有些头疼,竟然一瞬间在想自己要几下可以把眼前这人打哭。
还好,还没真把郭肆七的脾气惹起来,酒jiu店经jing理就过来了。
那经jing理是认识郭肆七的,四字还没说出口就没郭肆七笑着堵了话,“不知道有卡ka座,乱了点规gui矩。我请这两位喝杯酒,挂gua我账吧。”
郭肆七不惹re事那经jing理自然是最开心,哪里敢真挂郭肆七账。赶忙把双方都安慰好,遣qian散了围观的男nan男nan女nv女,安静了一小会的现场又热闹起来。
·
处理好事情,那经jing理好容易才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找到郭肆七。
郭肆七真没想惹re事,眼前点的酒也没喝多少,看着冰块都融开了棱角,水珠挂着杯壁,晃着杯子哐当哐当响。
“四爷。”经jing理笑着喊。
郭肆七也笑,“苏裕今晚过来吗?”
经jing理点头,“过来过来,苏总刚好要过来。”
郭肆七点头,“行,你忙你的,我等苏裕就行。”

2019-05-06 22:50, 9楼

音乐很暴bao躁zao,舞wu池中肆si意摇晃的男nan男nan女nv女,各色长发甩到空中又落下。不知道谁谁谁身上的金属配饰,随着身体舞动也乱撞在一块,乒乒乓乓的响。
低音炮沿着水泥地板炸在脚边,脚底跟着音乐节奏一震一震的。
糜mi乱的灯光,糜mi乱的气息。越往角落,灯光越暗,气息越浓。
·
郭肆七坐在一旁,喝了两杯酒,胃隐隐作痛,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没有吃晚饭。
这不是他的习惯,不按时吃饭,不好好吃饭。只是确实没什么胃口。
不想点什么,拉过一盘花生,在指尖捻去酥皮和盐分,在把花生捻成两半,一个一个扔嘴里。
吃了三四颗的样子,胃痛的情况并没有缓解,倒也没有再加重。郭肆七抿了一口酒,干脆把酒和花生都放一边了。
·
划开手机,打开聊天软件,找到安黎,敲上几个字,想想,又删了退出。
他是想发信息让安黎记得吃饭的。那时候说要回去,两个人都没顾得上吃饭。
之前实践,不管是谁,每次都是上好药了哄安妥了再给送回去的。其实也没多少个需要哄的,实践的时候哭的再狠,结束,每个人都是一副享xiang受的模样,甚至还能带上一丝能约到郭肆七实践的满足。
像这次这样,没怎么处理的把人扔回去,到底是第一次,郭肆七也有些过不去。自己心下过不去。
自己倒没什么被放fang弃的不舒shu服和难过,安黎自己提的要休息要歇歇,自己好像也没必要再去烦人。
想和安黎发信息不过是出于习惯,对方如果不需要,郭肆七倒也无所谓。
·
退出对话框,找到苏裕的,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
手机铃声是在耳边响起的。
郭肆七握着手机转头就看见了苏裕。
笑着挂了电话,往旁边给苏裕挪了一个位置。
服务员随即送上来一杯和郭肆七一样的酒,琥珀色液体,泡着冰块。
苏裕一口闷下半杯,满足的吐了一口气,才问,“今晚怎么有空过来了?”他也不问“怎么不去我们的位坐着”这样的废fei话。郭肆七不是太喜欢,一个人就更不会过去了,大家都知道。
郭肆七笑,“待会就走,明天上班。”他扬起下巴指了指卡ka座的位置,问,“裕哥什么时候加了两个卡ka座的?”
苏裕给自己添酒,“上两周加的,你收了姓安的就不怎么过来了吧,这都不知道。”
郭肆七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送上来的一整瓶酒,琥珀色液体从瓶口扑通扑通跑出跳进杯子里,泡在冰块周围,溅起非常不明显的水花。他避开安黎的事,把自己的杯子也推过去让苏裕添酒,笑,“听说一晚40万?”
苏裕耸肩,一脸理所当然,“有人想花钱,我要赚zhaun钱,没冲突。”
郭肆七挑眉,又看向更靠近楼梯边的卡ka座,座位上男nan男nan女nv女坐了一圈,喝的正欢。
苏裕顺着郭肆七的目光看过去,“怎么了?”
郭肆七收回视线,笑,“没什么,刚刚不知道卡ka座的事,惹了点小麻ma烦。”
苏裕打狠狠拍一把郭肆七的肩膀,“四爷可以啊,要么不来,一来就有事。”
郭肆七讨好的笑,“没惹re事没惹re事,都解决了,没给裕哥惹re麻ma烦。”
苏裕也没真在意,不过是开开玩笑。郭肆七突然过来他也没怎么起qi疑,更不会想到安黎那边。
苏裕古阵林烯也郭肆七,四个人走的近归近,在实践上大家从来不怎么干gan预。都知道苏裕明里暗里留了眼yan线,可不是真的大事,眼yan线也不会汇报,更没人在意这个。
两个人又待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留给郭肆七安排个司机给人送回去。
·
郭肆七坐在自家车的后座,肯定是舒shu服的。窗户降下来一些,缝feng隙挤进来的风重重拍在额头,把头发吹的凌ling乱,带走了本就不多的酒意。
他无聊的打开手机,登的收到安黎发来的信息。
“四哥,我疼。”
手指停在键盘上,不知道该回什么。
下一秒,信息被撤回,只留一列灰色提醒撤回字样。
视线往上,显示正在输入字样。
郭肆七又等了一会,确定安黎没有要再发信息,自己也退了出来。
真是麻ma烦。
郭肆七嘀咕了一声。
早知道按着给上药了,还不用这么挂记着,麻ma烦。

2019-05-06 22:55, 10楼

前面的内容看二楼回复处,或者看主页吧

2019-05-07 00:59, 18楼

没开灯的暗an黑客厅,沙发上一束光,照着一个傻sha愣的人。
安黎盯着手机屏幕,心跳快的有些失shi控。
刚刚自己迷迷糊糊醒过来,趴着睡了好一阵胸xiong腔难nan受的厉害,下意识就想翻个身。可沙发虽软,一翻fan身碰着背上膝弯的伤,还是疼的往沙发面跌。跌回来,又撞到胯kua上的伤,疼的本就不清qing醒的脑袋又迷糊了。
浑身疼得厉害,竟然就下意识拉过手机给郭肆七发了信息。
“四哥,我疼。”
混hun沌着意识发出信息,搁下手机,才闭眼,几乎停滞的大脑回路瞬间疏通,半眯着的眼睛猛的睁开,无比清醒。突然清晰的大脑明晃晃挂上一句大写加jia粗的疑问句:
你刚刚干了什么事?
手机屏幕才暗下去一层,自动锁屏还没生生效。拨开,绿底黑字,清清楚楚。
·
安黎很久没有这样的反应了,愣的,张了嘴。
下巴堵着沙发面张不开,抵着太阳穴发疼。
好在大脑已经清醒,赶紧,长按,撤回。
手竟然有些发fa抖。
也不知道郭肆七有没有看到内容。突然撤回一条信息会不会太奇怪了?要不要说点什么解释一下,或者掩饰一下?
不好意思四哥我发错了?
手机被朋友拿了,刚刚那个不是我?
拇指在九键拼音键盘上点点画画,一个比一个搞gao笑的理由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愣是找不出一个能觉得合适的。
算了,不解释吧,好像也没什么必要。
安黎蹭着沙发挪了下xia身shen子,盯着手机屏幕。
郭肆七的备注上一直没跳到正在输入的界面。
大概是,压根没留意吧。
·
眼睛被手机光线刺的发疼。退出聊天界面,调出开关控kong制系xi统,开灯。
嵌入式的灯光以眼睛可以适应的速度渐变亮起。
吱吱吱手机一直在震。静音模式,是信息提醒的声音。
安黎握着手机,强迫自己不去看是谁的信息。贴着手机的掌心有些发潮。
等到四周灯全亮,眼睛又恢复到舒适的程度,安黎才又打开聊天软件。
怀着不知道什么样的期待,眼光从下往上扫过一堆带着红点点的信息,再停在唯一置顶的对话框上。
没有期待中的红点。
·
安黎扯了下嘴角。
连,只是敲一个问号都懒了吗?
大概是自己太tai贪tan心了吧。
自己提的先歇歇,郭肆七都同意了,那么明显的把藤条都送给他了,自己还期待自己对郭肆七来说会有些不一样。
还期待郭肆七会关心的问自己一句怎么了。
自己真的可ke笑了。
郭肆七现在大概很讨厌自己吧。提要歇的事自己,还不能控kong制自己,还要发信息打扰人家。
还是,觉得自己被讨厌也是自zi作zuo多duo情了。现在的郭肆七,是不是情绪压根一点都不受影响。自己在不在,对他来说根本一点差别都没有。
·
安黎喀的锁了屏,握着手机抱着抱枕。
火辣辣的伤。
可是想起郭肆七,想起这两天,自己真的怕。现在想起来还会有点颤chan抖的那种,怕。
到底,想什么呢。
额头在抱枕上蹭了蹭,有些烦fan躁。
·
手机又是一阵震zhen动。
安黎半眯着眼看了下来电,是自己的助zhu理。
心下一阵淡淡的失望。挪出一只手画了接通,懒懒的放在耳边,更懒的趴着。
“安总,明天上午9点和项xiang目部的会hui议会在大会hui议室召开,会hui议预计一个小时。10点半会在路演厅和各部门负责人召zhao开每周例会,主要讨论……”
安黎皱了皱眉,干脆闭上眼睛,“我明天不去公司,行程都往后挪。”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6603,总字数18904 梧桐西院吧,Lucky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