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戴帽子的鬼

2017-02-14 23:19, 1楼

2017-02-15 07:50, 8楼

《戴帽子的鬼》

快新/原著向/短篇

*写给我世界第一可爱的宝贝@JayChou_cool ,两周年快乐
*情人节快乐


[上]



工藤新一做了一个梦,他知道那是梦,因为在他面前大声争辩的毛利兰还是七岁时的模样,

“满月的晚上,它会在图画室里出现,就是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戴着一顶帽子的鬼。”

小女孩稚嫩的脸上浮现出的恐惧与焦虑,让工藤新一不禁莞尔一笑。随后他听见,七岁的自己用同样带着奶气儿的嗓音回道

“今天就是满月的日子,蛮有意思的嘛。”

这是他和怪盗基德第一次相见的那天,因为与第二次的相遇隔了太长久的岁月被他一度遗忘。记忆里自己是为了查清某个校园传说,才在深夜潜入米花小学的图书馆。刚才那段争执就发生在毛利兰担心他被鬼吃掉,执意同行时。
后来,他们在图书馆里遇到了从书柜上跳下来吓人、给七岁小孩出复杂的文字暗号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对方的弟弟来占便宜的怪盗基德。

不知是不是太过于久远的缘故,记忆里怪盗基德的声音比如今要沙哑的多,也没有那股子遮掩不住的青春活力和灵动劲儿,他仿若倒活了十年。就如同电影《返老还童》里的男主角本杰明·巴顿,与时间逆行越活越年轻。


工藤新一从梦中醒来时,全身大汗淋漓。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每天梦到怪盗基德,若说梦了一周还能用头七亡魂徘徊来解释,那如今半月过去了还纠缠不休又算怎么一回事儿。
工藤新一攥紧濡湿的掌心,觉得事情迫在眉睫,不做不行。

现在的时间还是凌晨五点,城市里大半的生命还在沉睡。他拔掉输液管,从衣柜里拿出一身日常出行的衣物,将蓝色条纹病号服小心的遮掩在里面。
工藤新一现在呼吸时还能感到阵痛,子弹没入他身体后蹭伤了肺部,造成了一些轻微的感染。还有他的腿,前两天刚拆掉了石膏,不很方便,手也一样缠满了绷带。工藤新一想,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一还保持着灵活的就剩脑子了吧。这是一个切实的心酸自嘲而非变相的自夸。

能令他付出如此代价的事件只有一个,对黑衣组织的围剿。过程不算顺利,好在结果很成功。现在他要去完成的是他光荣而伟大的战友怪盗基德,在临走前委托给他的最后一件事。把落在杯户酒店顶楼某个不起眼角落的钻石物归原主。对方声称,上次走的太急,没顾上。
这乌龙事儿也不全是怪盗基德一个人的锅,工藤新一承认自己该担走一半,另一半死者无罪,不予追究。

工藤新一走到窗边,拉开帘子朝外望了望。天空上阴云蔽日,厚实拥挤的团在一起,压在紧挨着的密集楼宇上。错综盘结的电线好像在云上胡乱画出的黑道。工藤新一想起水怜无奈浑身浴血带着黑衣组织总部地址出现的那一日,也是这么个类似的天气。

那会儿与黑衣组织的交锋已到了白热化阶段。这个发展多年、触手延及数个国家的老牌组织,在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以及公安的联手打压下逐渐出现颓势。当总部的地址被揪出,晾在青天白日之下。正义与罪恶都知道,到了鱼死网破的最后一步。

黑衣组织的总部是一片三连栋的别墅楼,周边除了茂密的树林组成的天然屏障外,还有红外线探测,高压电网,分点埋雷等等,穷尽想象,依旧要技压一筹的抵御入侵系统。正义一方想要通过大规模的快速突击,将党羽一网打尽,首先就得解决这个碍事的防御系统。

众所周知,凡系统必有漏洞。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通过试探抵御系统的功能来寻找的漏洞的方法被一票否决。那就只剩下俗称白盒渗透的方法。白盒渗透,即是指看系统源代码来发现漏洞,进行突破。而存有这个抵御系统源代码的软件,据线人回报藏在总部某间有着二十四小时监控的屋子里。
对峙进行到这一步,正义一方在黑衣组织的暗桩接近全军覆没。想要再安插进人,时间上肯定来不及。此时就缺少了一个专业的可以不留痕迹窃出软件的人才。

面对这个问题,工藤新一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闻名天下的小偷——怪盗基德。所谓术业有专攻,这种技术活儿还得找行家来办。
赶巧的是那天怪盗基德发预告,下个猎物是杯户酒店展览的蓝宝石“人鱼的眼泪”。工藤新一听到消息,毫不迟疑的出发,在杯户酒店的楼顶守株待兔。

“基德,帮我个忙吧。”

彼时还是江户川柯南的工藤新一眨巴了两下眼睛,在孩童清澈的目光下,怪盗基德嘴角抽了抽,有所预感的往后退了两步。


谈判进行的很顺利,怪盗基德很少拒绝工藤新一的请求。对此工藤新一虽然说不清缘由,但也乐得占便宜。


怪盗基德在进入他们这个由FBI、CIA和日本公安(Police)组成,简称发A片(FAP)的联合调查部门前时迟疑了。他歪歪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工藤新一,勾着唇角玩味的说:

“哎,我这算不算自投罗网啊。里头儿可都是有头有脸的条子,我这一进,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逃了吧。”怪盗基德煞有其事的晃了晃脑袋,一副纠结的模样。

“喂喂,你该不是要临阵逃脱吧,现在反悔可完了。”工藤新一回过身来想扣住他的手,但明显江户川的体型要做到这个动作还缺一把凳子。工藤新一只能退而求其次抓着怪盗基德的裤边揪了两下,允诺道:

“你别怕,有我罩着你。”

怪盗基德轻笑了两声,蹲下身子和工藤新一平视。他没有穿那身惹眼的怪盗装扮,而是换了身休闲装。刻意压低的鸭舌帽和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阻挡了他的面容。就是现在和他距离这么近的工藤新一,也只能看见那对过分大的双眼罢了。

这不像一个四五十岁的人的眼睛。
工藤新一和他对视的瞬间就这么觉的了。太年轻,没有岁月沧桑,没有人情世故,甚至没有被生活打磨过的痕迹。清澈透亮,充满了活力与锋芒毕露的锐气。工藤新一盯着这双眼睛,就好像看到了未变小前的自己,那个意气风发还没被生活(GIN)给了一棒子的关东名侦探。

工藤新一对怪盗基德的真实年龄向来存疑,如今又再次思考起这个问题来。讲道理,站在他面前的基德,按着实际来算怎么也有将近四十岁的年纪。可他不仅眼部没有皱纹,就连最容易被忽略,又恰是最能反映实际岁数的脖子上,都还未长出颈纹。与之相对的,宽松的黑色卫衣下的身材反倒呈现出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还在成长阶段的中性的柔韧。

工藤新一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不止有一个怪盗基德,可能是扯虎皮拉大旗的模仿犯罪,也可能是衣钵相传。再不济约莫是怪盗基德也吃了APTX-4869。

工藤新一有些愣神,直到怪盗基德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理了下他被外套压住的衬衣领才回过神,“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怪盗基德语气诚恳,暧昧的话意却让它显得半真半假,“你要护着我啊,名侦探。”



对于怪盗基德的到来,FAP全员没有表现的多大惊小怪,倒是用一种饶有兴味的目光在基德身上扫视。尽管他们这些部门平日里负责的多是些杀人放火的恶性案件,但对这种都市传闻中的人物也抱有不少的好奇心。怪盗基德双手插兜跟在工藤新一身后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神在在的说:

“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他们扒光了,用视线……”

“他们确实挺想把你扒光的,不过不是现在。”工藤新一走在前面耸了耸肩,对怪盗基德的观点表示了部分赞同。“说来这回你帮了他们,往后若是狭路相逢,念着这份旧情,他们说不定还会放你一马。”

“呵呵,那我不是还得感谢你给了我个卖人情的机会?”

“不用这么客气。”工藤新一转过身来,笑的一脸天真无邪。他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腿说,“念着我对你的好就行了。”

怪盗基德眯了眯眼睛,弯下腰用食指戳了下工藤新一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说了句

“你这小鬼。”

工藤新一抬手握住怪盗基德的食指,小小的掌心刚刚好包裹住一根手指,他微抬起头,半散漫半认真的说“好好珍惜我现在的样子吧,我很快就不是小鬼了。”

“什么意思?”
怪盗基德挑了下眉梢,没有抽开手,还就着相握的姿势晃了两下。

工藤新一故作神秘的笑了笑,松了手,没有回应。他敲了敲身侧的门,是安室透开的门。工藤新一看怪盗基德死死的盯着安室透,恍然大悟,基德这是认出安室透,就是上次追杀他假扮的宫野的那人,现在估计正惊讶着呢。果然,没两秒后,怪盗基德便用一种贵圈真乱的视线望向了他。

工藤新一忽略掉基德的目光,打算之后再解释。然后把他介绍给了安室透。这次窃取软件的行动,主要是由安室一手计划的。


“哇哦,你就是那个有名的怪盗绅士,久仰大名。”安室透并没有认出怪盗基德就是当初那个冒牌货,语气里带着一贯的亲切“这次多谢你的协助,想必事情一定会很顺利。”

虽然被口罩遮住了脸,可工藤新一还是看出怪盗基德脸上的神情很微妙。安室透这人看上去热情开朗,一副真诚温和的模样,实质上心底冷的像一簇雪。想来怪盗基德是记起安室拿枪指着他逼得他跳火车这档子事了。

工藤新一看基德一副还琢磨什么的模样,(为防止反悔)决定助人一臂之力。给人从后面一推,怪盗基德一个没站稳踏进了门后的会议室。趁着还没被寻仇,工藤新一摆摆手说

“你们好好商量,我还有事,先忙去了。”

“柯南。”意想不到的是安室透忽然叫住了他,工藤新一不明所以的抬头。

“我在想,是不是该跟你说一声再见。”安室透笑了下,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

工藤新一顿了片刻,眸中闪过一丝光彩,唇角轻扬,也回了句:“再见。”

怪盗基德盯着他俩打哑语一般的对话,按住工藤新一的肩膀,问:

“你要去哪?”

工藤新一估计基德是担心自己把他给卖了,拍了下他按在肩膀的手安慰道,

“我哪也不去,待会儿见。”



灰原哀研制出APTX-4869的解药早有一段时间了,为了行动方便一直没有食用,现在终于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刻。
比以往每一次变大都更加蚀骨的痛感,宛若抽筋拔髓一般。他听到痛苦的呻吟在密闭的空间里回响,却好像并非出自自己之口。意识模糊间工藤新一想起了第一次变成江户川时的感觉,草地和泥土的气息宛若实质般袭来,带着深重的雨水腥味,他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仿佛大梦一场。

工藤新一生涩的活动了一下四肢,这原本是才属于他的正常体型,此刻却变得陌生。摸摸索索的换回了适合自己的衣服,因为太久不穿,衬衫袖口都细微的泛黄。
工藤新一边适应边走出房间,一步步顺着走廊回到FAP的大厅。一抬头,猛然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到他出现,掌声如浪潮般涌起,工藤新一顿时有些懵。直到作为群众代表的朱蒂走上前来,说了一连串恭喜他东山再起打回原形原形毕露的祝语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为了祝贺他恢复原本的身体。
知晓了原委,工藤一时间竟有些害羞。他挠了挠头,看到靠在墙角一副置身事外模样的怪盗基德,主动走了过去。基德看他过来,站直了身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

“呵,大变活人。”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想到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用原本的模样和怪盗基德正式见面。不借助外物就能平视怪盗的感觉相当好,于是他罕有心情的开了个玩笑“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怪盗基德沉吟了片刻,像是在思考。半晌后,看着他犹豫的说了句:

“本人比照片好看?”




TBC
全是错字儿,重发一下吧……

2017-02-17 07:11, 14楼

[中1]

这一次的窃取计划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只要有别墅的地方,就有专门清扫卫生的人。扮成组织编内人员被发现的几率太高,而一个做清扫的编外人员却没什么人会注意。
扮帮佣,怪盗基德在行啊。

没过五分钟,一个梳着金色盘发,黑白女仆装的漂亮女佣出现在FAP的会议室。[她]迈着轻慢的脚步在工藤新一面前晃了一圈,温软的唇角轻扬,吐气芳兰,

“怎么样?”

工藤新一摸了摸下巴,“会不会太惹眼了?换个朴素点的?”

“这个好说。”轻柔的嗓音一秒变回了青年低沉的声音。金发女仆雷厉风行的大步走回房间,两分钟后,一个黑色短发带眼镜,打扮简洁的女仆在门后探了探身。

“这样呢?”

黑发女仆低声问,慢吞吞的从门后走了出来。那副怯生生的模样和她的形象十分符合。让工藤新一几乎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个害羞素净的女生。

“不错,很专业嘛。”

“那当然。”受到肯定,黑发女仆笑了笑。一改羞怯的姿态,气质也整个大变样。他主动探过上半身,用仿若告知隐秘的口吻在工藤耳边轻声道:“我可是换全套的,下面都是真货,要看吗?”说着还煞有其事的微掀了下裙边。

工藤新一的脸蹭的就红了,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黑发女仆。黑发女仆当即被他这副模样逗的笑弯了腰。
工藤新一明白过来,怪盗基德这是在耍他。想教训他吧,一看那个女孩子的外表又有点下不去手。思来想去,最后在怪盗基德额头上轻敲了一下。他这么个举动反倒让怪盗基德愣住了,那双水墨蓝的眼睛眯了眯,沉吟了片刻才慢慢道:

“名侦探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还没待工藤新一品味出他这话里是什么意思,那边安室透就把怪盗基德叫过去了。两个人凑在一张小办公桌上研究别墅内部构图,工藤新一看他们进展很不错,意见交换的也很顺利,脑袋都快挨在一起了。工藤新一把视线挪开时,顺带看了眼穿着棕色女仆装的基德,及膝的百褶裙下两条腿修长笔直,还怪赏心悦目的。

工藤新一在大厅里晃了一圈,觉得好像没自己什么事。因为如今的主要行动都以怪盗基德成功窃回软件为前提,省下的都是些备选方案ABC的行动安排,用不着工藤新一插手。看了看时间,快到晚上了,工藤新一就打算走人。怪盗基德听到他跟人告别,扔下工作走过来,扣住他的手腕说

“你去哪儿?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不等于把绵羊扔进狼群吗?说好的护着我呢?”

工藤新一感受到手腕上的力度,心想,哪来这么大劲的绵羊。嘴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

“行行,我等你,用不用我送你回家啊?”

“那不用了,你这么早回去做什么?陪家里那位小姐姐?”

工藤新一刚想问什么小姐姐,话没出口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毛利兰。一个半月眼递过去,道:

“回去复习啊,这位小偷先生能不能别满脑子胡思乱想?”

怪盗基德勾了勾嘴角,递去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手抚着唇角说道“什么胡思乱想,都是真凭实……哎等等,你说什么复习?”

“明天全国统一考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变回来?”

工藤新一虽然常年请假旷课,但高考还是要参与的,不然他老妈该揪他耳朵了。可说完这句话,工藤新一就发现怪盗基德的神情有一瞬间垮下来,对方薄软的嘴唇下意识的吐出一句

“居然忘记了……”

忘记了,忘记什么?复习吗?
工藤新一心里一动,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怎么你还没复习呢?”
怪盗基德顺嘴接了句,“废话,我一直在这儿忙你的事,哪来的空档复习?”

听了这话,工藤新一心里半是内疚半是欣喜,内疚不用说,基德确实帮了他个大忙,这话说的还是挺戳心的。至于欣喜,自然是无意中套出了怪盗基德的话。
在工藤新一提到自己没复习全国统一考的时候,怪盗基德说他也没复习。根据句子的预设可以顺利推出,怪盗基德也参加全国统一考。那就表明怪盗基德的年龄实质上和他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就隐藏在今年参加全国统一考的这几十万考生名单中。这一发现不可谓不重要,工藤新一还想再确定一下,又问道

“你还记得明天考哪门吗?我还没来得及看安排。”

“考哪门……”怪盗基德说着说着就顿住了,大概是反应过来这之中的问题。他看了看工藤新一,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就像电视里那种正派发现反派阴谋时的模样,工藤新一被他这么看着,一下就有些心虚。

怪盗基德抬眼紧盯着工藤新一,笑道

“考你这门。”

工藤新一知道对方这是反应过来了,再说下去,对方有了提防,也套不出什么东西。便也作罢,拍了拍怪盗基德的肩膀说:

“别贫嘴,赶紧弄完回去看书。”

怪盗基德拉下来工藤新一的手,看着他歪过头笑了笑:“别啊,你先说你这门给不给过吧。”

“过过过,你说过就过。”

工藤新一顺着被握住的手把人又拉回了办公桌,一起研究开潜入计划了。


TBC
我已经放弃它是一个短篇了,写一点更一点吧,省的坑了又。

2017-03-01 23:13, 26楼

中3

两个人在小角落里墨迹了一会儿,回来时FAP的人已经把潜入需要的准备都做好了,虽然是三部联合,但办事效率倒是快的宛若一个整体。
怪盗基德拿起那身改装过的女仆装上下打量了一遍,什么也没说,拎着衣服去房间里换了。工藤新一在外面和人调试通信系统和报警按钮。通信系统用来传讯行动状况,报警按钮则是在为了遇到危险时,FAP能收到讯号,然后强制突破,引起骚动,制造出逃跑的机会。

半小时后,全员趁着夜色出发。按计划怪盗基德是在晚间清扫时潜入,借机寻找空隙接近目标房间。
车在山路中摇摆,工藤新一看了一眼身边已经装扮完毕的怪盗基德,车内没有开灯,黑暗里一个隐约的轮廓。长发及肩,坐姿规矩的的确确像个温婉有礼的女性,可被微光描绘出的侧脸线条又呈现出几分俊朗,这微妙的不和给了人一种奇妙的感觉,有特别的吸引力。

怪盗基德似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偏过了头,速度快而精准,以至于工藤新一回避不及,黑暗里四目相对时,工藤新一只得尴尬的找了个话题,

“恩……那个,给你的东西带身上了吗。”

怪盗基德没说话,倒是抓住了他的手,牵引着他的手往什么地方摸去。工藤新一心里跳了一下,虽然他本身觉得在黑暗的车里去摸一个男人的大腿,并不是什么值得让他心跳加速的事情,更何况这个男人只是为了让他摸绑在上面的一把手枪。可他抽回手时的动作还是有些急躁,脸颊上也传来些微烫人的热意。
或许是因为怪盗基德穿着女装,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在摸女性的错觉吧。工藤新一在心里为自己这样解释着。他俩谁都没说话,这气氛太他娘的奇怪了。

直到车辆抵达地点,怪盗基德朝他点了下头,利索的开门翻下车去,工藤新一看着他渐渐被夜色吞噬的背影才后知后觉的也点了一下。


半小时后,聚在一台房车里的FAP成员在紧张的等待中收到了第一条语音消息。

只有短短两个字,

“一垒。”

这条语义不明的消息让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视的愣住了,只有工藤新一瞬间明白了,低下头扑哧笑了一声。等他再抬起头时,发现周围人齐齐向他投来疑惑的视线。工藤新一顿了顿,在心里数落一遍了怪盗基德,然后思忖了一下该怎么讲清楚这荒唐话。费劲的组织好语言后,工藤新一正儿八经的解释道,

“在高中男生追女生的时候,有一种用来表述双方关系到达程度的形容。一垒是最初级,意思是牵手。用在这里大概就是表明他潜入成功了吧。”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拍手庆贺。工藤新一哭笑不得的咧了咧嘴,想起大前天晚上,怪盗基德调侃他是在追女生的事情,觉得这人还真是没个正型。

没过多久,又一条语音传来。

“二垒。”

众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了过来,工藤新一在这样期盼的目光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二垒是指接吻,也就是说他已经接触到目标房间了吧。”

“喔喔……”

众人又一次豁然开朗,脸上的喜意更甚。可工藤新一却忽然担心起来,接下来的三垒(摸进衣服)、本垒(上床)该怎么解释了。
坏的消息总是接踵而至,没过几分钟,机器里就传来一声混杂着些许喘气的

“三垒。”

这次不等人问,工藤新一主动解释道:“他进入目标房间了。”于是巧妙的省略了某些不该讲的话。


又过了十分钟,“本垒”迟迟不来。越是到了最后关头,人的精神越容易紧张。之前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这回却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人人都变得有些焦躁。
这时突然机器又响了,不再是飞快的接通又压断,相反,这一次传来的消息,有种要长聊下去的意图。

机器那头一个青年懒洋洋的说,“叫名侦探接电话。”

工藤新一戴着耳机入座的时候,心想[FBI超小型入耳式信号全覆盖通讯器,市价百万],现在用来让你煲电话粥?

然而带好耳机后,他还是尽责的问“我是,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容乐观啊……”

听到对方这么说,工藤新一心里顿时一紧,身子也跟着坐直了几分。皱着眉问

“遇到了什么困难?”

“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一起开的老爷子家的铁狸。”

怪盗基德这话一出,工藤新一顿时觉得落在背上的目光有些不对。他不由好笑的心想,再说下去,该不会要被当帮凶了吧。顶着同伙的压力工藤新一点了点头:

“恩,怎么?又是三水吉右卫门设计的?”

“不是,但也差不多,比较耗时间的类型。所以我想找个人聊聊天。”

“……”

工藤新一心中忽然有了种掐断通讯的冲动。他忍住嘴角的抽搐道

“不怕分心吗?”

“不会不会……”机器那头传来扭动锁扣机关的声响,“有个人在旁边吵吵,我反而能集中精神。”

到底是谁在吵吵啊。

“你这什么怪癖?”工藤新一吐槽道。

“我青梅竹马啊,一个大嗓门的女生,总是在我办事儿的时候叽叽喳喳个不停。”经过电流变音后话语依旧流露出说话者深深的无奈。

所以我现在的工作就是负责叽叽喳喳咯?还没待工藤新一说话,对面又道“说起来你青梅竹马呢?”

“啊?什么?”工藤新一挑了挑眉。

“变回来的事,你打算跟她讲清楚吗?”

工藤新一沉默了片刻回道:

“恩……看情况吧。”

在机器那边不断传来的机括运作和红外干扰的噪音中,侦探和怪盗还真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了。

……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选择不原谅你的话怎么办?”

“恩?”

怪盗基德的话让工藤新一再次愣住了,他顿了顿,嘟囔着重复“……不原谅?”

“对啊,你有想过接下来的打算吗?”

“我……”

工藤新一的话还未出口,忽然机器那头传来哐啷一声轻响,手下意识的攥紧,工藤焦急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答他的先是类似于松了口气的呼声,接着是一句简短的

“得手了。”

青年的话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听闻此言,工藤新一也不由的笑了下,挪揄道:“本垒?”

对面传来一声轻浮的口哨音,青年低声纠正道

“是全垒打哦。”




TBC

我想日更,但是没想好剧情……

@JayChou_cool @易值玺花 更新啦

2017-03-02 22:41, 29楼


中4

深夜的树林一片寂静,忽然草丛抖动了两下,人影一晃而过。

工藤新一坐在车上打手机游戏,跳跃键按早了,加速后的小人精准的跃入坑中,游戏失败的音效如约响起。他本就不擅长这种游戏,现在心中有事更是连第一关都过得艰难。他放下手机,凝神朝车窗外看了两眼。为了避免引人注目,这辆车没有打灯。窗上也贴着膜,察看到的景象比实际环境还要更黑,增添了观察的难度。

算算时间也快有一个多小时了,自打怪盗基德得手后就断了通讯,眼看着要接近天亮,车停在原地暴露的风险太大。FAP那头传来消息,再过半小时还不来人的话就只能派出一部分人去寻找,然后大部队先撤退。
这种情况当然是工藤新一不想见到的,这次找怪盗基德来帮忙,他是事先做过风险估算,觉得以对方的身手来说不至于出现太糟糕的情况,这才敢扔下脸皮来请人帮忙。如果怪盗基德出了什么事,那工藤新一心里还真有道坎过不去。

十分钟后如果怪盗基德再不回来,恐怕他真要亲自下去找人了。

工藤新一正这么想着,一边的车门猝不及防被人拉开了。一个打扮狼狈,但面容却神采奕奕的女子出现在门外——正是怪盗基德扮成的女仆。
头绳已经散了,假发全披在了肩上,及膝的长裙也被扯了一半变成了超短裙。怪盗基德毫不在意春光乍泄,大大咧咧的钻进车里,敞腿坐下,就喊开车。

既然人已经回来了,那再留下只会徒增风险,工藤新一和司机知会了一声,把怪盗基德归来的消息发回总部,便先开车往回走了。

“你这是……”工藤新一挑着眉看向他,拧开一瓶水递了过去,“碰见什么事了?”

“哦哦”怪盗基德接过水猛灌了两口,才解释道“跑路不方便,总被树丛挂着,就撕了。”

“这样啊”工藤新一耸耸肩道,“我还以为你碰上流氓了。”

“呵,谁这么不长眼。”怪盗基德不屑的哼了一声,翻出车前兜里的零食,咔擦咔擦的吃了起来。

工藤新一看他边吃边晃着两条修长的双腿,想了想,脱下外套递了过去。怪盗基德嘴里嚼着薯片,盯着他拿来的衣服愣住了,口齿不清的说

“干西莫(干什么)?”

工藤新一微抬下巴示意,说“盖腿上。”

“噗哈——”怪盗基德艰难的把嘴里的东西都咽进去,嗤嗤的笑着说“怎么,名侦探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工藤新一手仍旧伸着,脸却转到了一边,说了句“天凉。”
发音四平八稳,也听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怪盗基德看着那个扭到一边的后脑勺,弯了下嘴角,接过衣服道:“好好好,谢谢关心,不甚感激。”


怪盗基德吃完最后一颗巧克力后终于停下了嘴,他就好像充电完毕了似得,被拔掉插头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

“名侦探……”连叫人的话音里透着股懒散劲儿。

“恩?”工藤新一从计划方案中抬起头。

“接着。”怪盗基德从蕾丝花边的抹胸里抽出一张黑色磁盘扔了过去。

“欸?!啊啊……哦哦。”被对方大胆的动作惊到,工藤新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接住后,果然受到了无情的嘲笑。
工藤新一拿着好不容易接到的磁盘,惺惺的想着刚才还以为他是遇到流氓,自己真是太天真了。这人分明就是流氓妈妈给流氓开门——流氓到家了。


TBC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11829,总字数88734 快新吧,一颗纯洁的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