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g男生子,冷漠女和美人的故事!(^V^)

2012-12-12 10:25, 1楼

一反温馨路线,找虐的可以来啊╭(╯ε╰)╮

2012-12-12 13:12, 2楼

噬心(bg男生子文)
第一次写这种文额,希望不要雷到大家哈哈。。。
写不好也不要见怪啦!为了满足自己腐的心情,决定
写一篇来过干瘾呵呵╭(╯ε╰)╮!
设定会挑特别一些的来写。

2012-12-12 13:16, 3楼

第一章
周六,天气晴朗。每月的这个日子我都会抽空去福利院做几个小时的义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顺便为公司打打宣传,作为一个宣传策划,或许这种行为从某种意义来说会被人不齿,但在我的世界观中,互惠互利才是最好的选择。
年底的升职测评,我胜券在握。
这样想着,唇角微微划过一丝微笑。
宽大的会议室,安静如斯。刚刚做完一个无可挑剔的策划流程方案解说,我带着虚伪的职业性质笑容等待孙董宣布结果。孙墨则漫不经心地坐在他父亲旁侧,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我。
我知道他不怀好意,但是作为sk集团的二公子,以我目前的身份压根得罪不起。我低头假装整理自己的制服,借此避开他的视线。
”那么,经过我们的讨论一致决定……”其中一个负责人话未说完,孙墨扬手压下男人手中的稿子,脱口而出:“方为!”

2012-12-12 13:19, 4楼

我身边的女人迅速站起来做了简短的感谢,然后坐下,这之间的时间不超过3分钟,却让我仿佛坠入一个混沌的漩涡,愣了足足1秒钟。这不可能!前几天孙董一直会意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是我,甚至已经暗中放出选题。而方为只是一个新人,论资历和能力都在我之下,这次落选得原因,实在让我摸不着头绪。
我看了看依旧在笑的孙墨,他笑容中的嘲讽分外明显,我想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我也笑了,嘴巴里布满苦涩,我原以为一个星期前和孙墨那次床第之欢可以巩固这次升职的机会,原来,呵呵,原来不过是他玩弄我的一个笑话!
呵呵,他还是他,高高在上,利用别人对欲望的贪婪,布下一个合自己心意的局。从不会在乎别人喜不喜欢。
孙墨,你笑的真好看,但是我更想看到你被折翅以后的凄惨。

2012-12-12 13:22, 5楼

用了一个朋友的名字,小墨你不会怪我吧?心虚的捂脸。。。

2012-12-12 13:26, 6楼

<噬心>小剧场,广告时间~
哎,感觉自己在自说自话啊。。。。

2012-12-12 15:38, 8楼

会议结束,人们挨次离席。我实在不想去看某人刺眼的笑容,转过身简单收拾了一下向门口走去。
“怎么,生气了?”孙墨懒洋洋的语气透着虚伪的关心。
“怎么会,我觉得没什么不妥”我微笑着转头看他,将情绪掩藏的恰到好处。
“是么?”孙墨走过来,贴着我的耳朵挑衅。
“嗯,我想必还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让二公子不太满意,经您指点,以后我会做得更好些。”我微笑着说出言不由衷的话,尽量把心里的厌恶往下压。
“陈小姐指的是在床上么?”孙墨邪伶的笑着,戏谑的言语冲口而出。
“呵呵”我笑了笑,压下心里屈辱的窘迫,没有再说话。
“啧啧,真是无趣,比起你从来不变的面瘫脸,我倒更喜欢你在床上可爱的模样!”他依旧在笑,精致的五官神采飞扬,可是依旧那么让人厌恶。

2012-12-12 15:41, 9楼

”哦,是么。虽然我很希望能和二公子继续交谈,但是请恕我时间有限,还有一些任务要完成,属下改天在……”我用自己自认为最和气的话语做了最后的发言。
“别以为你陪本少爷睡个觉就可以甩脸给我看,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为了权利没有什么不能做的。”孙墨清亮的嗓音很好听,但我始终不明白拥有俊美外表的一个人如何能损人起来这么理所应当。
“我要你记着,我是你的头!我可以左右你的一切,我说的话就是毋庸置疑,不容抗拒。”孙墨的声音像一个枷锁锁在我的心头,虽然我知道这一切也许很快就会结束。
“我明白。”我听见自己顺从的回答。

2012-12-12 15:43, 10楼

感觉男主好变态。。。。

2012-12-13 10:07, 17楼

第二章
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照例给姐姐打电话报了平安。然后匆匆洗漱过后钻进被窝。这么多年的独居生活,我早就习惯,但是北国冬季的寒冷却仍旧无法适应。全身蜷缩着躺在床上,突然很想找个可以依赖的人来,一起度过这个冰冷的寒冬。
或许,今后的每一个寒冬也可以。
却又再一次想起来,第一个和我上床的那个人,居然还是孙墨。
我的初夜建立在交换的物欲之上,没有疼惜没有爱恋,甚至连亲吻也没有。有的只是撕裂的疼痛和卑劣发泄式谩骂。我不明白,既然如此深恶痛绝为什么还能主动提出上床的条件。
或许,让我难堪狼狈才是他最钟情的兴趣所在?
我甩甩头,努力闭上眼把他从我的脑袋里赶出去,我知道陪着我的那个人,我想要的绝对不会是他。
因为,那次的欢爱中,我曾雌伏在他的身下,也曾蜷缩在他的怀中,孙墨的身体和他的言语一样,让我觉得冰凉彻骨,不安惶恐。
我记得姐姐的话,我知道她想让我做些什么,我曾一度怀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出错,但是此时此刻我觉得她或许才是对的。
姐姐的医药费再不进帐就无法手术,我只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她手术。那次的升职测评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升职的奖励被孙墨搅黄了,我无计可施。

2012-12-13 10:14, 18楼

翻看着手机里面稀零的号码,有种悲凉的感伤。
罢了,明天是周日,出去试试总会好。
睡觉吧,晚安,我眯着眼睛淡淡和自己道了句晚安。
周末,有雨。
早饭随便吃了一点就出门了。天气很冷,手中的雨伞捏在被冻得僵硬的手上显得摇摇欲坠。
我数着门牌号,依据记忆一家家的拜访。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不过两年,平日忙于奔波也没认识什么可以开口借钱的朋友。
手机里的号码只是一些比较熟悉的客户,闲聊一二眼看什么希望也只能作罢。
忙碌了将近一天,口袋里打发乞丐的钢蹦是有几个,手术费却没有着落。
“叮零零——!”手机突然来电,打开接听,是医院主治医生的最后打款通牒。
“你姐姐延误治疗这么久,如果再不手术她眼睛失明的几率会很高的,虽然不会危急生命,但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面容的损毁是很严重的。”周医生说的语重心长,但是我除了沉默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那场事故让姐姐原本漂亮的脸面目全非,她为了保护我才变成这样,其实如果丢下我姐姐原本有逃走的最佳机会。这几年我挣钱给她治疗,早就度过了危险期,现在是属于后期修正面容的手术阶段。我不想放弃,我不想让她遗憾,我甚至很希望在看到那张漂亮的脸蛋,看她嫁做人妇,拥有自己的幸福。

2012-12-13 10:21, 19楼

这是我欠她的,也是责任,不容推卸,不需辩解。
“我知道了,好的,我会尽快把钱打到卡上,请您一定要全力手术,拜托了。”我用僵硬的手指按了挂断键,在风中杵立片刻,做了一个极不理智决定。
我瑟瑟的立在孙墨的独立别墅外,慎重的按响报铃器。
我在心里盘算着该说的话,甚至连招架孙墨恶言的忍耐都酝酿了很久。即使我知道可能还会存在竹篮打水的风险。但是,我一定会去试,但是目前的情况让我没有选择。
“呵呵,过来让我亲一下。”别墅的床上春色无限。孙墨抚摸着女人娇嫩的身体,贪婪迷离的目光在对方胸前流转。
“再来一次,快点,我还没有尽兴呢,你摸。”孙墨捉住女人的手暧昧的轻擦身下的敏感区,俊美得脸蛋邪伶娇艳,透着欢爱遗存的红润。
“不要,我都被折腾的累死了……下去喝口水,回来在继续?呵呵。”女人扯了扯凌乱的内衣,向厨房走去。
门铃一直在响,女人侧目看了一下视频监视器,冲卧室喊了一句:孙墨,有人找你!
“是谁?孙墨仰躺在宽大的床上,漫步经心的问。
”一个女人。”

2012-12-13 10:29, 20楼

孙墨闭着眼睛想都没想就打住了,”让她等,不用开门。”
“这不好吧?”女人笑着重新爬会床上,和男人继续纠缠。
”小傻瓜,你想来个煞风景的打扰我们的雅兴不成?”孙墨挑眉笑的春光无限。
“呵呵,讨厌!”女人伏在孙墨身上,指尖掠过孙墨挺直的鼻梁,一路揉捏,引得孙墨欲望呼之欲出。
“咚咚——!”
”咚咚咚——!”
“二公子,打扰了。”我象征性的叩了几下门,推门而入。
卧室一片狼藉,欢爱中还未抽离出来的两人仍旧旁若无人的继续着。我微微蹙眉,又提醒了一句:“二公子。”
孙墨抬眼,戏谑的撇撇嘴:“你怎么进来的?”

2012-12-13 12:32, 24楼


大公子给的门卡,为了方便拿取资料,以及顺便看看您在做什么。我垂下眼角,语气淡淡。
你在监视我?孙墨推开女人,坐了起来。
没有,只是工作需要,外加大公子布置的任务,仅此而已。我实话实说。
大公子?又是大公子!谁才是你的头!回答我!孙墨低吼一句,赤足走到我面前。
二公子。我垂首。
是么?你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孙墨嗤笑一声,捏着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
……”我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回答,心里的反感已经澎湃。
呵呵,可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孙墨冷笑着揪住我的衣襟扯了扯。
不敢。我盯住地面,简短的吐出两个字。
你有什么不敢的?要不是你,华齐的单子就是我的!大哥那么能干也不少这一块,但我不同,我需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不是废物!我需要用它来争取老头子的信任,用它来争取获得股份继承的机会!孙墨有些激动,扯着我衣襟的手微微发抖。
当时的情况很乱,是的个死局,如果不通知大公子,我们必定会赔。我看着他,妄图解释给他听。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罢了,哈哈,偌大的sk,连自己的部下也没有忠诚可言。谎话,全部都是!孙墨冷笑着将我一脚踹倒在地上,慢慢走到床边坐下,脸色阴沉。
孙墨……”女人不明所以的叫了他一句。
你先走吧,我和二公子有话要打发走女人后,彼此间一直静默着。

2012-12-13 12:32, 25楼


二公子,我,恳请您施以援手。我走到孙墨面前,涩涩的挤出断断续续的一句话来。这样的祈求无异火上浇油,但我必须说出口。
我私人有些急事要办,需要一笔开销,我想,是不是可以以您的账户急拨一笔款项……算作借贷,今后按我的月工资返还给您。————”我断断续续的说完,亦然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想要钱是吧?孙墨抬眼看我,鄙夷的笑容挂在嘴边。
是。我看着他,有点忐忑。
可以啊,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言听计从。他站起来绕着我打量一遍,不怀好意的笑了。
是。我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但是每次只要看见孙墨露出那样的笑容,我就知道自己有罪要受。
“100万够不够?他修长的手指随手一画,多少人期盼一辈子的财富在他笔下顷刻拥有。我苦笑着回答:不用这么多,40万就够了。
呵呵,真不知道居然有人会嫌钱多,你是不是脑袋有病啊?孙墨嘲讽一句放下笔。
”100万太多,以我目前的工资,我担心自己会还不完。我盯着孙墨标致的侧脸,喉咙有点紧。孙墨怔愣了一,又恢复了以往的不屑:我说多少就是多少,还不完你就呆在我身边本少爷一辈子差遣,直到还完为止。

2012-12-13 12:32, 26楼

“是。”我苦笑着应了一句。
收了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孙墨靠在沙发上,笑容越发灿烂。
我,随时听候二公子差遣,言听计从。
“言听计从?”孙墨晃晃手里的支票,丢到他的脚下,单薄的唇瓣扬起一丝张狂。
“是。”我低头不去看他得志的嘴脸,依旧如木偶般服从。
“趴在地上,说声谢谢,然后捡起来,支票就是你的了。”孙默翘着二朗腿倒在沙发上,恶趣味的舔了舔嘴唇。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的愤怒憋闷的难受。但是姐姐的命运不在我的手上,在这个如恶魔般秉性卑劣的男人手中,我必须无条件,服从。
“陈小姐,言听计从,呵呵。”孙墨的笑容俊美逼人,践踏在别人自尊上的笑容,原来可以这么无邪,这么不知羞愧。我咬咬牙,缓缓趴在他的脚下。
那张在我心里被诅咒了无数次的脸,此时此刻仍然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我,将我的窘迫屈辱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当做一种趣事把玩。

2012-12-13 12:52, 27楼


地上很冷,我伸直手臂去捡落在孙墨脚边的支票,眼看已经捏在手中,正想拾起却被他一脚踩住, 用很慢的方式一点点碾踩。
“说!”孙墨抿唇笑的无邪。
“谢谢二公子,我,定当结草衔环。”我僵硬的道谢,捏紧了左手。
“真乖,起来吧。”孙墨抬脚,双手抱在胸前,笑容明媚。
我看着他,眼前有些朦胧,不知是屋外的阳光太烈,还是被沙子蒙了眼。
“你把我的女人赶跑了,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就充当我的女人好了。”孙墨话说的极慢,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发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二公子。”我怔怔的盯着他,心里的羞耻似乎已经溢满,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你说过,言听计从,刚才的只不过小小的试探,怎么这么快,就受不了了?”孙墨凑过来,漂亮的眸子漆黑如墨,透着灵动的狡黠。他很瘦很高,1.84的身高衬着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会让人有种先前的一切都是假象的错觉。
“如果你表现的好,我高兴的话,可以适当让你用身体抵掉一部分的债务,如何?”孙墨挺身将我压在床上,轻轻在我佴侧吹气。
“二公子,那我,恭敬不如从命。”我微笑着搂住他的脖子,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虚伪的两个人各怀心思,开始一场无烟的暗战。
如果没有选择,就不必再选,孙墨,你让我失望,我会让你绝望。
看着身下人忘情的呻吟,我心中的厌恶在一点点扩散。

2012-12-13 13:10, 28楼

<噬心>小剧场,广告时间~
哎,感觉自己在自说自话啊。。。。
下集预告:两个月以后。。。。。(开始虐男主了,希望大家期待~呵呵)
点击数3,顶贴数0,本页字数14056,总字数287774 bg男生子吧,1101132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