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韵

2017-07-09 04:28, 1楼

没有想看的文 唯有自己写了
先说明这是一个坑...不定时更新

2017-07-09 04:43, 2楼

江云与还是个大学生,除开莲云这个特殊癖好以外,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马上面临着毕业失业这一困境。发出了许多简历但是都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丝毫的回应,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海投简历剩下的网页关掉,打算放松一下玩个小游戏。他点开了4399里面的某个皇帝游戏,页面显示加载当中,似乎与平时有一些不同,但他也没怎么在意,点击新开始,选择后宫模式。这个游戏模式的优点在于不用多管朝廷,可以一直刷后宫。
滴滴滴,游戏加载完成。
江云与却抵挡不住困意,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2017-07-09 12:58, 8楼

“殿下,殿下快醒醒”听到娇柔的女性声音,江云与一阵纳闷,还有殿下喊的是谁啊。睁开眼看到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着凤凰于飞襦裙,身披红色薄纱,更妙的是她如足月般的肚子,却身形纤细宛若少女。
美人看到江云与视线停留在她的肚子上,脸颊两边浮上一抹霞红,昨晚殿下醉酒后的疯狂索取令她有点吃不消,肚子里两个孩子也在一直抗议,奈何殿下喝醉了,不理她的哀求停下。今天早晨醒来肚子又涨了一圈,还有点下垂,腰部酸痛不已,想着等会冗长的登基大典不由一阵担心。
“殿下该起了,现在离登基大典还有一个时辰。”说这话之时她依偎在江云与的身上,江云与却在发呆,这不是游戏里的情节吗,嗯等等?还是后宫模式??他不由兴奋起来,听着美人的话语,江山美人都尽在眼前,不用奋斗就能获得一切,穿越真的是太好了。
“无碍,一个时辰很长,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美人听到这话看着眼前人火热的眼神实在有点头疼,打趣“殿下,承蒙昨晚恩典,妾的孩子们到现在还不停的闹腾呢,你摸摸他们~”
江云与早就想摸眼前的大肚子了,按照记忆眼前是怀着双胎七月的太子妃,等下是长达一天的登基大典,如果太子妃在大殿上开始阵痛,为了皇家的脸面还不能表现出来,那场面一定非常的美好,这样想着,手放在她肚子的腹底一阵搓揉渐渐往下到神秘的福地,身旁的美人身子越发柔软起来
“好呢,既然爱妃这么要求,本殿下也不好拒绝,与皇儿们来个亲密的解除”

2017-07-09 13:00, 9楼

接下来怎么写呢 一笔带过还是 但是我不太会写这个...

2017-07-09 16:17, 14楼

一直被吞

2017-07-09 16:34, 16楼

半个时辰后...
“来人伺候好太子妃,等一下就是登基大典了,梓潼要好好表现,不能失态”云与喊人进来收拾,转头看向在床上的美人,她正半卧在床上,一手撑着腰部,一手不停在腹底打圈按摩,抿着苍白的嘴唇,抑制自己不发出呼痛声,额上运动过后出的与疼痛的汗水交织在一起,颇为狼狈,闻言勉强一笑“妾定不会让皇家失了脸面”话虽这么讲,但是肚子里的孩子好像要翻天一般,闹腾不依,就连下床都十分艰难,经过这一遭过后肚子又大了一圈且下垂得厉害,连站在一旁被宫女伺候着穿衣的云与也看得分明。
“等登基大典过后,便是你的册后礼,这个日子不易见血,不然册后礼须得重新挑选日子了”穿好礼服的云与走过去轻抚她的脸颊,“本殿相信阿霄,不会令皇家失了颜面”看到美人勉强的笑容,云与心情更加的好了,步伐轻快的走出宫门“好生伺候着太子妃跟皇子,出了什么差错,本殿要你们提头来见。”

2017-07-09 19:28, 20楼

太子妃视角
“来人,扶本宫起来穿衣。”沈舒霄扶着床侧抱着肚子慢慢的坐起来,深知现在自己的狼狈姿态会令人嘲笑“啊...好疼”沉甸甸的大肚子抵着腿根,孩子似乎已经进盆,腰部坠痛不已,就连腹底也有些发硬,她喃喃“怎么会这样,稳婆虽说双胎保不到足月,但是也断断不会这么早就要生产的,现在孩子像是要等不及出来了...啊.嘶..好痛...”感觉到两个胎儿拳打脚踢的不满,她连忙安抚着肚子不挺的打圈,却不知道这种姿势会让胎儿更快的入盆。
“娘娘,要不要宣太医跟产婆来看看,奴婢认为这情况不太妙”说话的是太子妃入宫时娘家带的奶嬷嬷,她一脸担心的看着主子下垂的肚子上,还有身上青红交加的印记。
“无碍,等一下就是登基跟册后典礼了,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我不能错过这次大典,令殿下失望,嬷嬷让婢女给我穿上礼服吧。”婢女早就拿来了礼服,看着旁边的凤冠,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妙了,凤冠正中为一条大龙,口衔大珠一颗,珠上有翠盖,下垂珠结一串,其余龙凤口中衔有珍珠宝石制成的珠滴。冠身上部铺有四十片点翠镶珍珠的如意云。下饰大珠花十二树,即用珍珠串成牡丹花,两朵为一树,饰有蕊头二个、点翠花九叶。看起来非常的有重量,而礼服更是繁杂,这一副行头要穿整整一天,沈舒霄心里有些挣扎了,平时这些东西自己可以轻松的驾驭,但是如今情况特殊,手轻轻搭在高耸的肚子上,“看来要委屈皇儿们一天了”

2017-07-09 19:29, 21楼

她让宫女擦拭过身体,水珠划过有些冰冷,本来安分的肚子又折腾起来,强忍着不适穿戴上礼服和头饰,庄重而繁复的礼服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让几名宫人注意拖着礼服后摆,扶着腰抱着下垂的肚子站了起来走出宫门,旁边的宫人看着娘娘这幅样子都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尽心的伺候着,生怕有什么差错,让很快就是皇帝的太子惩罚。幸好的是娘娘可以乘坐宫撵,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虽然宫撵比走路好上那么一点,但是一路的颠簸也让太子妃吃尽了苦头。
这会她眼睛闭合着抿着已经涂上口脂的唇,额上冒出些细汗,一手紧紧的握住扶手,另一只手紧攥着,看样子就知道非常的难受,终究还是忍不住呼痛出声“啊..好痛”
在一旁走着的宫婢着急的小声询问着“娘娘...娘娘..您还好吗..奴婢去叫御医吧!”
“不..不要去!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觉肚子一阵一阵的发疼,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等到疼痛好点了,又开口“典礼之时不可见血,啊...最起码..也要等到典礼结束,时辰快来不及了,我们快走吧”
于是宫撵又开始了走动,太子妃在撵上暗自忍着疼痛。
云与看到太子妃的到来,笑的更灿烂了,把手伸出“梓潼,我们上天梯吧”
“是,殿下”沈舒霄伸手握住云与的宽大的手掌,宫缩过后她好受了不少,歇息了一下恢复了些体力。后面的一众宫妃看到这一幕纷纷捏紧了手帕,有了身孕的宫妃却看出太子妃身上的不对,暗自思量她是否即将临盆。
沈舒霄一步一步因隐隐作痛的腹部走的有些艰难,她的一只手被殿下握住,另一只手扶住肚子,却无法支撑腰部,酸痛的很,因为巨大的腹部也挡住了视线,每一步都要走的小心翼翼,但是身旁的殿下却不容步速的变慢
“阿霄,我知道你不好受现在,但是我们必须要在规定的时辰到达祭坛”云与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定了定神,她加快了速度,但是已经抵达腿根的巨腹又开始了猛烈的宫缩,咬牙硬着走了几层阶梯,眼前阵阵发黑,忽然,她踩到了衣脚

2017-07-09 19:36, 22楼

**都没有人看!!!

2017-07-09 23:49, 29楼

努力的保持平衡但是身体早已经透支,更何况有个巨大的肚腹,重心不稳的往旁边倒去“啊——”
这时候身边云与稳稳的扶住了她“小心些,都是双身子的人了。”言语中有点责怪的意思。
沈舒霄靠在他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因为刚刚的惊险肚子不止的疼痛起来,带着一点哭腔“殿下..殿下..妾的肚子好痛,妾怕是要生了..啊——”
云与心中的那份激动被他深深的藏了起来,剩下的表现出严厉跟无奈“阿霄,今日对于本殿于你都非常的重要,本殿相信你能忍住的,到今晚再生,本殿扶着你走。”后面的一行人隔得比较远,只看到未来的帝后伉俪情深,并未发现有不对的地方。

2017-07-09 23:49, 30楼

终于抵达了祭坛,按礼仪,所有人都必须三跪九叩,这可苦了即将临盆的太子妃。但是她作为未来的皇后,每一个动作都必须标准,就连跪在地上起不来的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春日间的阳光不算猛烈,但是她早已汗水涟涟,脸色苍白得惊人,已经入盆的胎头令她无法合拢大腿,幸好礼服的宽大可以阻挡一二,但是叩头确实无法偷懒跟放松的。
沈舒霄只感觉每次叩头起来都是一阵天旋地转,肚子受到压迫胎儿在里面一直拳打脚踢,撑地站起腿肚子打颤,一套动作下来,沈舒霄肚腹跟腰部碰一下都十分的疼,恍惚间觉得为什么自己还没痛苦得死去。
云与在一旁看着她每个动作都那么痛苦,最后站在一旁她痛苦到麻木的病态面容跟下垂得万分明显的巨腹,有点兴奋又有点愧疚,毕竟上午只是登基大典,下午还有属于她的册封礼,对于一个即将成为一国之母的人来讲,册封礼这么的痛苦,嗯,一定会让她毕生难忘,云与消除了自己的负罪感。

2017-07-10 02:33, 31楼

登基大典结束了。
云与正式的成为了皇帝,礼官宣布结束过后,众人正准备一起下天梯,皇帝走在前头,忽闻一声惨叫“啊————”转头看见太子妃趴在地上捂着肚子,裙摆上隐隐有血迹渗出“啊...我的肚子...好痛...救救我的孩儿..好痛...”神态惊恐,又万分痛苦,原来肚子已经在绞痛,这会胎气大动,应该是马上就要发动了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太子妃是怎么摔倒的,见红了啊这下要早产了吧”“可不是,看来下午也无法举办册后礼了”

2017-07-10 02:34, 32楼

新皇皱眉,暗自思量,看来也是无法再拖延产期了喝到“宣太医跟稳婆到长乐宫伺候着”公主抱起太子妃,虽然自己喜欢虐韵,但是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幺蛾子。何况有人在,总会再次怀孕的,让她们丢了性命却是过分了。
他突然发现原来太子妃腹中的胎儿已经入盆,他这一抱强行把她的双腿合拢又拱起,把胎儿的头顶了回去,再看怀中的美人香汗淋漓,已经痛到无法叫出声音来,只有身体跟肚子不挺的颤抖着表明还有生命迹象。他把太子妃放到御撵上,命人速回长乐宫。

2017-07-10 02:35, 33楼

“陛下—陛下...救救阿霄...啊...嗯...”她痛呼出声,流汗让她的发丝贴在脸颊上,青丝更衬得出她脸色惊人的苍白,双腿不自觉的岔开用力,因为宫撵的颠簸巨腹不停的抖动绞痛让她酸痛的腰部更加疼痛,经过宫撵的抖动,胎儿很快的又进入了产道
“殿下妾...妾啊...好痛...不要...嗯...不要抖了...啊——”痛得哭出声来,她一手紧抓着扶手,一手紧紧的捂住腹底,眼睛紧紧的闭合着,大口大口的呼气,看上去又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皇帝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肩膀,另一只手在她肚子上乱摸,眼底深处露出兴奋,假意关心到“爱妃,你不要急,别用力,朕在呢。你哪里痛我帮你揉揉。”
“妾...妾肚子好痛...啊——”身旁人的手重重的按揉起来,肚子早已硬如磐石,每触碰一次都疼痛不已,他的手一下轻一下重不规则的按揉让肚子越发的难受痛苦。
“不...不要!皇...皇上...快...啊...不要...停下...”皇帝故作着急的模样“爱妃这到底是让朕停下还是不要停下,要不朕看看你的产道吧”说完不等她的反抗就把层层的裙幔掀了起来,她的产道已经开了八指了,破水之后很快就能把孩子生出来,私处红肿得很,想来是昨日跟今日早晨的索取造成的
“皇...皇上..啊...产道...开了几...指了...啊啊啊嗯——”她喘息着断断续续的问到又呼痛起来“啊啊啊啊啊...妾忍不住...啊...要用力了...嗯...”肚子宫缩得越来越频繁,不止的抽痛着
“爱妃你才开了四指,还未破水,现在别用力,生不下来的,再忍忍吧,快到长乐宫了”
“好...嗯...唔...妾忍着...”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5179,总字数18656 慕韵吧,陪你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