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默默守候,不离不弃(新兰,平和,友情与爱情)

2016-02-13 23:45, 6310楼

====接上====
Gin望着走入的新一和平次,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嘴角挂起一个狂傲不羁的弧度,目光中不带丝毫感情,哪怕是极度担心毛利一家的新一都忍不住暗叹,不愧是最强的对手。
“新一!”一声叫喊让新一和平次骤然绷紧了神经,定睛一看,只见毛利小五郎和妃英理被绳索死死地捆住手脚,一点也不能活动,看到新一和平次的到来,他们的声音却无半点惊喜,只有无尽的担忧和绝望。
“叔叔,阿姨,你们没事吧?”新一强压下心头翻滚的怒火,低声问道,眼睛却毫不掩盖地直视着Gin,相比之下,新一的目光如炬,仿佛在燃烧一般,而Gin的目光如千年寒冰透骨寒冷,二人目光交汇处仿佛升起缕缕白烟,形势一触即发。
平次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新一身边,警觉地环视四周,以防潜在的危险。
“Gin,我们来了,兰呢?”新一没有看到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倩影,勉强抑制住焦虑,沉声问道。
“这么想见她?”Gin显得不可思议地从容不迫,甚至点燃了一根烟。
“兰呢?”新一加重了语气,用几乎能杀死人的目光紧盯着Gin,固执地一问再问。
Gin似乎是轻笑了一下,只是笑容里充满了玩味与嘲讽。
他向后挥挥手,叼着烟说道:“出来吧,我的小姐。”
新一和平次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毛利夫妇也停止了挣扎,呆呆地望着Gin身后的那扇门,空气中的气氛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只能听到那人一步一步缓慢的脚步声,一声声像是击打在新一心脏上。
兰从门后走了出来,头发有些凌乱,手脚都有被绑过的紫痕,脸色有些苍白,但所幸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兰!”新一一刹那失去了理智,几乎就要冲上去,但平次的低语一下把他拉回了现实,让他很快冷静下来,“冷静,工藤!”
“.......兰,你没事吧?”平次一手抓着新一的手腕,以防他做出不冷静的事来,一边问兰,示意她开口让工藤回归理智。
但兰没有说话。
平次觉得有些奇怪,又问了一次。
还是没有得到回答。
新一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兰的眼睛空洞茫然,毫无往日的神采,而且目光找不到焦距,根本看不出她在注视着什么,又或者根本没有注视。而且,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手枪。
“你对她做了什么?!”新一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厉声质问道,望向兰的目光中溢满了担忧和心疼。
“组织研制的一种新药而已,只是还没来得及对人用上,”Gin盯着新一说,像是非常享受这种紧张的气氛,“我对她用了一下,没想到成功了。啧啧,那些科学家终于靠谱了一回。”
“你说什么?!”
“控制人脑神经系统的药,可以让人完全由自己支配,怎么样,很有趣吧?”Gin深吸一口雪茄烟,吐出一道烟圈,玩味地说。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你要做什么?”新一的心揪得紧紧的,如果让他死,他能做到毫无畏惧,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满是恐慌。
Gin从风衣口袋中拿出一个玻璃瓶,扔给了新一,随即打了个响指,兰立刻将手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不,兰!”毛利夫妇大叫,痛苦万分。
新一打开了玻璃瓶,一枚胶囊静静地躺在瓶底。

2016-02-14 00:30, 6312楼

“IMMORTALITY,永生不死,”Gin将雪茄狠狠地踩在脚下,看着新一勾起了嘴角,眼底一片冰冷,“组织大半个世纪的终极目标,我们所有人的信念,唯一的完成品,能让人永生不死的药,怎么样,要试试么?”
这句话像是一个沉默的炸弹,在所有人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新一紧紧握住玻璃瓶,指节用力地发白,心中无比悲戚,目光十分复杂。
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胶囊,谁能想到能趋势这么多人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让多少人抛弃良知穷尽一生,又承载了多少家庭破碎的泪水和痛苦,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
小小的胶囊,在他手里重若千斤。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试验品?”新一把玩着玻璃瓶,冷笑。
“第一个,最后一个,唯一一个,”Gin同样冷笑,“成功了,你就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失败了,你就会灰飞烟灭。”
“我如果不吃,代价就是兰和叔叔阿姨的性命么?”新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不错,赌吧。”
“不行!”平次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夺过瓶子,极力反对,“太危险了,这种药怎么能吃?你不是找死么?”
“决定权在你。”Gin难得的显得十分悠闲。兰的扳机越扣越紧了。
“服部,给我!”新一的声音冷了下来,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绝。
“工藤!”
“你若不给我,你我从此再不是朋友,”新一的声音出奇的冷静,冰冷,但平次却听出了深藏的恳求和颤抖,“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工藤......”平次最终败了,和新一的对决,不管是什么他从来没赢过,这次也是一样。
胶囊顺着干涩的喉咙艰难地滑入体内,新一闭上眼平息了一下,平次一脸绝望,毛利夫妇嗓子已经喊不出声音,Gin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他的反应,兰依旧目光空洞。
渐渐的,火烧一般的痛苦从心脏处蔓延开来,遍及每一寸神经和皮肤,痛得让人难以呼吸,一阵头晕目眩,比曾经每一次发作时痛得更厉害。
细密的汗珠从新一额头上沁出,他紧攥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喘着气,身体摇摇欲坠,却始终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平次及时扶住了他,感受到他的身体痛得抽搐,却毫无办法,心中十分难受,只能一声声低唤工藤,希望能给他带去一些支持,让他尽快恢复神志。
新一忍痛嘶哑着喉咙说道:“Gin,我已经服下了药,你快让兰住手啊!”
Gin重新点燃了一根雪茄,欣赏着新一痛苦万分的表情,眼睛瞥了兰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我的小姐,放下吧。”
兰十分听话地放下了手枪。
“看来似乎失败了呢,”Gin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啧啧,你让我心情不好了,怎么办?”
新一刚刚放下的心马上又悬了起来。
“我一不开心,就想杀人。可是今天我有点累了,”Gin看着兰,像是在欣赏一个最满意的作品,“这位小姐这么漂亮,没有鲜血点缀怎么行呢?”
“让她替我杀人吧,你说好不好,侦探先生?”
========

2016-02-14 10:04, 6319楼

好了,下一次就是大结局,还有一个番外就真正结束了。来,大家和我一起喊:“卧槽终于结束了!”

2016-02-14 10:07, 6321楼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人要骂我,来吧,来吧,让骂声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2016-02-14 11:18, 6329楼

介于大家都说接受不了兰杀死自己的母亲......说实话我也接受不了.......所以把刚才的那个改了一下,希望大家能接受
====接上====
兰一步步向一旁无法动弹的毛利夫妇走来,手中的枪一点点缓慢地举起,脸上无丝毫表情,目光如死水一般毫无光彩,望着她的父母,就像在望着两个陌生人。
毛利夫妇早就忘记了挣扎,呆呆地望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时间竟连声音都发不出,如梗在喉。
新一瞬间明白了Gin的意图,恐惧如同电流般直击心脏,刺激得头皮一阵阵发麻。他手心里全部是汗,声嘶力竭地喊着:“兰,不要啊,快住手!”想上前拦住她,心脏的剧痛却一波又一波袭来,让他一了踉跄险些摔倒。
平次一见情况紧急,扶住新一后再也顾不得什么理智冷静,大喊着“住手”便冲了上去。
“呯——”一声枪响,Gin抽出手枪一枪射穿了平次的腿部,平次差一点就碰到了兰,但还是控制不住地倒了下去。
“服部!”新一强撑着走到平次身边,平次已经艰难地站起来了,只是腿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枪伤还在留着血,平次咬紧牙关,一脸痛苦。
“打扰她可不好。”Gin轻轻擦拭着正在冒烟的手枪,冷笑着说。
刚才的枪响似乎影响到了兰,她抖了一下,手上的枪已经对准毛利小五郎,但开始颤抖起来。
毛利小五郎忘记了呼吸,静静地看着自己从小养到大的女儿,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的女儿,一直照顾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明明前天他们还说好了今天要和妃英理一起大吃一顿,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旁的妃英理早已没有了往日女强人的气概,泪水纵横:“老公......兰......不要啊......”
“呯——”又一声枪响,是兰扣动了扳机。
“叔叔——”新一撕心裂肺地大喊。
子弹擦着毛利小五郎的脸颊射了过去。
毛利小五郎一身冷汗,大口喘着气,真真正正地感受到死亡原来在这么近的距离。
兰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似乎在痛苦地抗拒着什么。
“兰!”新一和妃英理一声接一声的大喊,企图唤回兰的神志。
Gin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的意志这么坚强,看来不能再拖了。
“杀了他们!”Gin第一次发出这么明确的指令,不容置疑。
兰好不容易有的一丝表情终于崩溃,恢复了漠然。
她向毛利小五郎连连开枪,每一枪却都没有打中要害,兰的潜意识还是在支配自己的行动的。
一枪打在腿上,无巧不巧打断了捆住毛利小五郎的尼龙绳,毛利小五郎一感到腿的松弛,身为侦探的大脑当机立断,没有扑向兰,而是扑向了Gin。
Gin开枪打穿了他的左肋,手臂,但他似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能,眼也不眨地冲上去
压住了Gin。
“新一,快走,带着兰和英理你们快走!”
新一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叔叔......”
Gin并不反抗,冷笑一声,“走?哈哈,我告诉你们,我身上绑满了炸药,你们谁敢走?”
疯子!新一心中一片绝望,难以置信地看着Gin.
没错,Gin是疯了,自从组织崩溃,宫野志保被他亲手射杀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成了一个真正的亡命之徒。
“杀了他们!”Gin再次下达了命令。
兰的表情变得异常痛苦,手臂忽高忽低,口中不住的呻吟:“啊......不......不要.......”坚强如兰,竟然凭借自己的意志勉强抑制住了听从Gin命令的冲动。
Gin脸色一沉,疯狂地大喊:“你犹豫什么,快给我杀了他们!”
兰浑身发抖,头痛欲裂,妃英理看到女儿痛苦的表情,心疼万分。新一趁着Gin暂时不能动弹,冲到妃英理身边为她解开了绳子。
“阿姨,快走!”新一忍住泪水道。
没想到妃英理一把推开了他,冲上去抱住了兰,“兰,住手吧......我的乖女儿......”兰拼命甩着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大声呻吟着,痛苦万状。
终于,兰再也忍不住了,失去了理智,手中的枪向四周胡乱扫射,没想到一下子打到了Gin腰间的炸药上。
妃英理见状,一把把兰推了出去,大声吼道:“新一,兰就交给你了!”
炙热的气浪翻滚呼啸着迎面而来,滔天火眼瞬间吞没了Gin和毛利夫妇,毛利小五郎的声音淹没在爆炸声中:“新一,我们相信你......”
“叔叔......阿姨!”新一扑到兰身上,保护着兰,平次被气浪冲出好远,大叫了一声“工藤”便昏了过去。
天边燃起火烧云,比鲜血更为鲜艳,那是一种残酷的美丽,不只是火光映红了白云,还是被鲜血染红。
点击数586,顶贴数226,本页字数4593,总字数199406 新兰吧,飞剑落雪化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