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默默守候,不离不弃(新兰,平和,友情与爱情)

2014-04-07 18:18, 1996楼

未见TBC请、勿、插、楼!!
====接上====
平次听到了目暮警官的称赞,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自豪的弧度:“嘿嘿,那是当然,我们好歹也是曾经名震日本的两大侦探,这点事简直是小事一桩嘛!对吧,工藤.....哎.....工藤!!”
一直在轻皱眉头默默沉思的新一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猛然回到了现实:“什么?”
平次也皱起了眉,笑容不见,他疑惑地说:“工藤,你从今天早上就一直这样,一句话也不说,总是在发呆。你脸色不怎么好啊,没事吧?”
“嗯,没事。”新一向他勉强地笑了笑,焦虑恍惚的神情不曾褪去。
“工藤,你这几天是不是太累了?我都没有见你休息过哪怕一小会儿。”目暮警官脸上掠过一丝担心的神色。
“真的没事。”新一默默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烦躁忧虑的心情,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目暮警官,虽然井边太郎和大部分集团成员已经抓获,彻底剿灭集团是迟早的事,但是,仍然有一个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人,完全没有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新一沉着地说着,目光忧虑,眉头又重新紧锁。
“谁?”目暮警官和平次都很惊讶。
新一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带着严肃和镇静的表情说——
“井边上吾,他是井边太郎在美国S大学读书的弟弟。”

2014-04-07 18:59, 2001楼

“我做了很多调查,这个井边上吾只有二十六岁,就已经取得了机械学的博士学位,他算是学校里的高材生,但口碑却不怎么好。”
“咦,为什么?”平次疑惑。
“他的性格很怪,既暴躁,又孤僻,一心只狂热于机械,简直到了科学怪人的地步。而且,他非常擅长与各种武器有关的技术,比如,他曾经独自制造过手枪和塑胶炸弹,还被学校严厉处分过。不难想象,这些都是受了他的哥哥的影响。”
新一说到这儿,眉头锁得更紧:“更为严重的是,根据我拜托朱蒂老师调查的情报,这个井边上吾,在他的哥哥井边太郎被抓的第二天,就从学校失踪了。”
“什么?!”目暮警官惊呼一声。平次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凝视着新一:“工藤,难道说.....”
新一点点头:“没错,朱蒂老师带领FBI探员对井边上吾租的房子进行了搜查,结果.....”声音越发严肃。
“怎么样?”平次一动不动地盯着他,问道。
“他的房间里,搜出了大量的手枪零件、炸弹零件、子弹,还有没来得及毁掉的一些武器装备。”
没有一个人出声。大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刚刚剿灭集团的喜悦早已烟消云散。

2014-04-07 19:31, 2004楼

正当大家沉思的时候,佐藤警官有些慌张地跑了进来,打破了沉寂。
“目......目暮警官.....”佐藤微微喘着气说,“刚刚......接到报警,市区的一座快捷酒店突然起了大火,原因不明,目前仍然在疏散救助酒店内的群众之中。”
“什么?”目暮警官一摁桌子,整个身体都站了起来。“赶快派人去组织疏散!”
平次瞟了一眼新一苍白的脸色,不等新一说话就抢先一步说:“目暮警官,A组在剿灭集团的过程中人员受伤较多,这次就让我带领B组去执行任务吧。”
目暮警官沉吟了一下,然后点头:“好,服部,这次就派你去,请务必小心。”
平次刚刚迈开脚步,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等一下!”
“工藤?”平次回头,不解地看着新一。
新一一步上前,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目暮警官说:“目暮警官,请让我跟随B组一同去现场。”
“为什么?”平次有些不悦,“工藤,这点小事,交给我就行了,怎么,你就这么不信任我的能力?”
“就是啊,工藤,只是火灾,让服部独自带领B组前往就行,你......”目暮警官有些疑惑。
新一摇了摇头:“嘿,服部,生什么气,你想哪儿去了?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我一直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这次的火灾,恐怕......不像平常那样简单。”
“我一定要去。”斩钉截铁的气势,完全不容反驳。
目暮警官深知新一倔强的性格,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他叹了口气:“好吧,工藤,反正A组没有什么工作,你和B组一起去也无妨。”
新一一得到同意,像松了口气似的,“服部,还不快出发?”
平次深深地凝视着新一,漆黑如夜的墨眸里有着复杂的神色。洞察力如新一一般敏锐的他,早已看到工藤已经在微微颤抖的身体和透着不安的紧锁的眉头。一个念头出现在平次的脑海里——
直觉告诉他,工藤有事瞒着他。
====TBC====
点击数9768,顶贴数1112,本页字数1800,总字数199406 新兰吧,飞剑落雪化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