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永恒】默默守候,不离不弃(新兰,平和,友情与爱情)

2014-01-24 10:28, 1楼

一楼敬新兰

2014-01-24 10:29, 2楼

废话不多说,发文(倾心打字有点慢,请大家多多见谅)

2014-01-24 11:26, 7楼

NO.1
失去你,我的世界是一片死寂
﹋﹋﹋﹋﹋﹋﹋﹋﹋﹋﹋﹋﹋﹋﹋
黄昏,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似火的晚霞仿佛要把整个世界熔化。
他用手撑着脸颊,剑眉轻皱,薄唇紧抿,年轻的脸庞显得苍白而憔悴。他闭着眼睛,呼吸微弱到几乎没有,但憔悴更添了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此时如此安静的他,相比平时更显温和,多了几分帅气,少了几分凌厉。
门被推开了,平次看到他沉睡的模样,心中一惊,他快步上前,在确定自己的朋友只是睡着了后,他才松了口气。
“报告,组.......”一位警员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平次示意他保持安静,警员看了看睡着的组长,有些不知所措。
“交给我吧。”平次轻声说,接过了文件。
警员敬了个礼,便离开了。
尽管平次尽量不发出声音,但新一还是醒了过来。
“唔,”他睁开眼睛,看到平次,有些惊讶地说,“服部?”
“吵醒你了?”平次讪笑着。
“没有,”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有点累,刚才不知怎么的睡着了。”
“我进来时可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昏迷了呢。”
“切,别把我想得那么娇气好不好?”
“你脸色那么差,换了谁都会担心,”平次白了他一眼,然后想了想,有点严肃的说,“工藤,你昨天是不是又没睡觉?”
“不,”新一笑着说,“是昨天和前天。”
“什么?!你......”平次无名火立刻窜了上来,新一满不在乎的态度更是令他火大,“工藤,你还要不要命了?”
新一摆了摆手,说:“没办法,这件案子还没结.......”
“再有什么原因你都不能熬夜这么多天!你没听医生说什么吗?在这样下去你.......”
新一无奈:“服部,你怎么变得这么啰嗦?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
平次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然后不情愿地说:“本江检察长让我和你商量一下明天表彰大会的事。”
“表彰大会?我怎么不知道?”新一疑惑,“表彰谁?”
平次很不理解地看着他:“傻瓜,当然是你了!”
“我?”
“你忘啦,上星期你们A组剿灭了一个贩毒团伙,你立了大功呢!”
“那么久的事,我早忘了。”新一扶额,表彰大会还真令他心烦。
“我已经帮你推辞了.......”
“嗯?”新一惊喜,“知我者,服部也!谢了!”
“不过,检察长没同意......”
新一僵了僵,回过神来,他叹了口气。
“别沮丧嘛,”平次安慰他,“不过我真不明白,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别人求还求不来呢!可你为什么从不参加?你推辞掉的光表彰大会就有不下二十个了吧!”
新一疲惫的笑了笑。
平次真不知该说自己这位挚友什么好,典型工作狂,熬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家常便饭,办案能力无人能及,警界中最负盛名,他那英俊帅气的面孔更是让所有女性着迷,基本上考进警视厅A组的全是工藤组长的瞻仰者,而他带出的手下个个出类拔萃,做事干净利落,默契非凡。A组执行任务更是百战百胜。但他却拒绝了所有的荣誉,简直到了视荣誉为仇敌的地步。
身为最优秀的刑警,他的手下却从没见他笑过,温润如玉的气质,总是彬彬有礼中带着一丝疏离,做事一丝不苟,严肃认真,虽然平时从未打骂过手下,但大家对他是只敢远望,不敢接近。也有许多为他痴狂的女性和女警,或温婉,或活泼,或高贵,或迷人,无一不是所有男士都心仪的大美女,但他一概统统拒绝。他也只有在最亲密的生死搭档服部平次面前露出过笑容,但平次知道,那笑容里总是充满了淡淡的苦涩和悲哀。

2014-01-24 11:28, 9楼

好了!

2014-01-24 11:44, 11楼

“服部?”新一的声音打断了平次的思绪,平次回过神来:“啊?”
“你跟和叶.......什么时候结婚?”淡淡的笑容。
平次立刻红了脸,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问这个干嘛?”
“有什么不能问的?”
“呃......这个嘛......”平次脸红的样子很搞笑,“还没确定呢,不过今年一定能。”
“.......恭喜你们啊。”真诚又简洁的祝福,没有丝毫杂质。
平次听了却有些心酸,他想起了挚友的痛处。
“工藤,宫野她......最近和你联系没有?”平次想转移话题。
“是啊,她和白马生活在伦敦,刚刚还有了一个女儿,前几天她把照片寄给了我,”新一翻出那张照片,一个可爱的小婴儿在摇篮里向相机挥手,“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真的哎!”平次看了那张照片,不禁浮想联翩:我跟和叶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宫野和白马很恩爱呢。”新一看着照片笑了笑,笑容里有说不出的苦涩。
这下平次更想撞墙了,本来是想转移话题的,谁知却又无意间伤害了工藤。
“对不起,工藤。”
“什么?”新一不解的看着平次。
“工藤,你还是......”平次艰难的说着,他知道自己的话会多么刺激工藤,但他实在看不下去好友再折磨自己了,“你还是忘不了兰,是吧!”

2014-01-24 11:49, 13楼

不好意思,发的有点慢,下午再发(下午可能发,因为我是瞒着老妈发文的,所以发文的时间不确定,请大家多多包含,今天下午可能有机会。不过一有空,我绝对来赶文)

2014-01-24 15:46, 15楼

“工藤,你还是......”平次艰难的说着,他知道自己的话会多么刺激工藤,但他实在看不下去好友再折磨自己了,“你还是忘不了兰,是吧!”
“........”
“工藤,你认清现实吧!”平次咬紧了嘴唇,一字一顿地说着,“兰已经离开了你,去了美国,她现在已经忘了你,你为什么不能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呢?工藤!”
“........”
“兰已经说过,她不会原谅你的,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你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你为她伤心,为她痛苦,为她拒绝所有的女孩,为了不想起她拼命工作,甚至顾不上吃饭睡觉,工藤,你的身体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可她呢?这五年来没有一点消息,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不要......说了。”
平次被新一打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忍不住说了这么多。他紧张起来,因为知道内情的人从来不敢在新一面前提起。他想向新一道歉,却发现新一的眼睛隐藏在了头发的阴影里,沉默着,看不出什么表情。
平次担心的俯下身子:“工藤?”
新一全身都在颤抖,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指甲因用力而发白,手被掐出了深深的痕迹。似乎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工藤!”平次心想不好,他急忙握住了新一的手,很凉,像冰一样凉。
平次喊了新一好几遍,新一都没有回应。平次自责得恨不得杀了自己:明明知道工藤的病,明明知道他不能受刺激,为什么还要说?这是在亲手把挚友送上绝路啊!
“.......服部,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毫无预兆的,新一突然开口,平次感到工藤也在用力握着自己的手,因为用力甚至有些发抖。

2014-01-24 15:53, 17楼

时间太短,只能先发这么多了,不好意思哦,明天继续

2014-01-25 11:39, 18楼

“.......服部,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毫无预兆的,新一突然开口,平次感到工藤也在用力握着自己的手,因为用力甚至有些发抖。
“她等了我两年。不知道有多少男孩曾对她示好,但她为了我的一句‘等我’而拒绝了所有的男孩;
“她有危险时,我全都不在身边,只能让她一个人承受恐惧,我还常常把她卷入危险事件,她却从没向我抱怨过;
“她痛苦时,只能一个人哭泣,还要擦干眼泪用笑容面对大家,没有人知道她其实并不坚强,除了我;
“她对我敞开心扉,把最宝贵的感情全都给了我,我却只能回赠她没有尽头的谎言,一次次伤害着她的心灵;
“她原本有一对爱她的父母,在他们的呵护下平静又幸福的生活,而我却夺去了她的双亲至爱,让脆弱的她承受一切,失去唯一的安慰,唯一的寄托!”
........
新一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凝聚着他无尽的痛苦和自责。这些话新一已压抑了好久,现在终于爆发。
他本想松开握着平次的手,但不料对方却握得更紧了。
“对不起,服部,”他闭上眼说,“我不该对你说这些。”
新一承认他是实在忍受不住了,他必须找个人倾诉一下,否则一定会崩溃。
是啊,五年了,对他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工藤新一再厉害,也不过是普通人,不过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年轻男子。也许他说得对,兰总是以坚强面对他人,隐藏自己的脆弱,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外人眼中的工藤新一,是冷漠的,睿智的,镇定的,难以接近和相处的,谁能知道他也会为爱情而痴狂呢?今天如果不是平次由于激动说出的话刺激了他,如果不是因为平次是他生死患难的挚友,他也绝不会如此敞开心扉,吐露心声。他会把这些话压在心底,就算把自己逼到崩溃也绝对不会说出去。
毫无意义又怎样!他要一直等着兰,等着兰原谅他的那一天,如果兰永远不会原谅他,而是和别人相爱,他也会一直默默守候着她,直到终了。只要兰能回头看一眼,就一定能看到工藤新一站在原地,等着她回头。

2014-01-25 11:50, 19楼

平次一只手紧握着新一,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理解你,工藤。”
“.......服部,谢谢你。”能理解对方,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知己。
“既然你要等兰,那就一定要等到她回心转意,所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撑到她回来,别让她好不容易原谅你,却只能看到工藤新一的墓碑。”
得,服部这小子到底改不了毒舌的毛病。新一看着平次半是认真半是满不在乎的表情,心里有点感动又有点无奈:“你就不能严肃点儿吗......”
岁月流逝,新一和平次都已成熟了许多,昔日的关东关西高中生名侦探已成为真正的刑侦执法人员,也肩负起真正的责任。但岁月的流逝冲淡不了真挚的友情,以前相互不服气的少年伙伴也已成为生死患难的挚友,对彼此的感情出了调侃更多了一份关心,一份理解——这才是真正的友情。
只要是真实的,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都会成为无可摧残的坚石。

2014-01-25 11:59, 20楼

呜呜,没人看吗

2014-01-26 10:59, 26楼

NO.2
该爱,还是该恨;爱人,还是仇人
﹋﹋﹋﹋﹋﹋﹋﹋﹋﹋﹋﹋﹋﹋﹋﹋﹋﹋
平次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刚才下班后拉工藤去了医院,本以为有什么进展,谁知医生的话和以前一模一样。
工藤倒是满不在乎,就好像身体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的一样!平次有点怀疑他向自己承诺今天一定准时休息的真伪。
真是损友!自己熬夜工作,还要搭上平次和他一起受累!平次想起刚才自己向新一咆哮:“把身体当成自己的好不好要不是因为兰是和叶的好友你又是兰的老公你活着兰才能高兴兰高兴和叶才能放心要不是为了让和叶开心我才懒得管你。”
还有“别老让我把你绑到医院我又不是你爸不是你妈我告诉你工藤你的身体健康和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你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不管你了让你爸妈等着给你收尸吧。”可最后自己还是帮那个把身体卖给工作的傻瓜拿了药。
兄弟到底是兄弟!


平次一边埋怨新一一边敲门:“和叶!我是平次!”
“平次!”和叶听到他的声音,欢欢喜喜地打开了门。
“平次,工作还顺利吧。”和叶笑着说。
“哪怕不顺利,回来一看到你,烦恼就立刻烟消云散了!”平次坏笑着捏了捏和叶的脸蛋。
“讨厌,油嘴滑舌。”和叶红了脸。虽然快结婚了,但和叶没有一丝焦虑和不安,反而充满了宁静与幸福。
想起结婚,和叶哑然失笑。因为她想起了高二时与兰刚认识时候的事,那是和叶与平次到东京参加平次阿姨的儿子的婚礼。
和叶:“要结婚的女人心事是很复杂的。”
兰:“就是,都会有婚前症候群的。”
两人相视:“哈哈——”
和叶又不禁想起了与兰在一起的一幕幕——
自己以为兰是平次在东京交到的女朋友,还把兰当成平次一直挂在嘴边的“工藤”,结果醋坛子发作,闹了笑话;
自己把兰和平次的衣服当成情侣装,结果兰为了使自己开心脱下了衣服,没想到那是兰的妈妈给兰买的,向她道歉她却很大度地说:“没关系啦”;
自己向兰诉说着对平次的喜欢,总以为自己配不上平次,害怕他被别人抢走,兰鼓励自己:“和叶与服部是天生一对”;
自己听兰说着对工藤的抱怨与思念,自己也终于对工藤发怒:“居然让我们可爱的小兰等这么久”,兰却反过来为工藤解释:“他也很努力啊,况且......我总觉得,他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
........
想着兰的笑容,兰的声音,如天使般善良又坚强的性格,想着和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可现在.......
想到这里,和叶不禁落下了眼泪。
“和叶,你怎么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平次见和叶流了眼泪,一时不知所措,慌忙搂住她。
“不是......我只是想起了兰......”和叶擦了擦眼睛,有些哽咽,“兰和我约定过,结婚时要当对方的伴娘的,可是她不守信用......”
平次沉默着抱紧了和叶,叹息。

2014-01-26 11:48, 27楼

“对了,”和叶依偎在他的怀里,说,“平次,工藤怎么样了?”
平次横抱起和叶,走向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才在她身边坐下说:“还能怎么样,我看他的情况越来越差。”
“啊?”和叶起身着急地说,“那怎么办?你怎么不带他去医院?”
“拜托,这还用你说?我就是绑也要把他绑过去。”
“医生怎么说?”
“和以前一样,”平次叹气,想起了刚才在医院里的情景:
穿白大褂的医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脸严厉地说:“一定要多休息,不能熬夜,不能有太大的精神压力,注意饮食。你的病没有好的治疗方法,基本不可能根治,目前只能用药物暂时控制,加上你自身的调节尽量减少发作的次数......”
“.......和原来一模一样,”平次说,“我本来以为会有些好转的。”
两人都沉默了。只要是新一的朋友都心知肚明,除非兰回来,否则工藤根本不会有任何好转。


平次坐在办公桌前,可他一份文件也看不下去,他索性把文件一扔,头枕在手臂上回忆起了五年前的一切,那是工藤不能提起的伤痛——

2014-01-26 12:08, 30楼

“新一,照顾好兰!!”大火中,毛利小五郎的声音传了出来,还有妃英理:“我们相信你!!”
“叔叔!!婶婶!!”
“嘭!!!”炸弹爆炸了。
“兰!!”新一扑过去,护住昏迷的兰,自己却被炸得身上撕心裂肺的痛,鲜血淋漓......
平次被炸弹的冲击冲出好远,所幸身体重要部位没有受伤。“工藤!!”他大吼一声......
画面一转.......
“工藤新一,我恨你!!”兰声嘶力竭,对着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新一大吼,一张报纸飘落在地上,上面赫然写着:
跨世纪黑暗组织得以剿灭!!名侦探工藤新一再创奇迹!!
还有一行小字:
但是在剿灭的过程中,由于工藤新一的疏忽,导致毛利小五郎及其妻妃英里的死亡.......
“我以为,你的回归,会带给我幸福!!”兰声泪俱下,平次、朱蒂、目暮警官等人都在一旁沉默,“我不反对你与黑暗组织对抗,甚至可以不在乎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但你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父母!!为什么,为什么!!”
“工藤新一,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她离去的背影,决绝又坚定,没有丝毫犹豫,狠狠刺伤了他的心。
“兰.......”平次想要追上去,想为新一辩解,想告诉她事情不是这样的,但新一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工藤.......”新一脸上无半点血色,苍白憔悴,平次没有甩开他的手,而是愣住了。
“服部,我尊重她的选择,”新一低声说,“我答应了毛利叔叔和婶婶,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他喘息着,声音十分虚弱但又充满了坚定:“服部,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别告诉别人,好吗?算我,求你了.......”
平次什么也没有说,但他握紧了好友的手,点了点头。
(回忆未完待续)

2014-01-26 12:12, 31楼

接下来会更好看,但是妈妈快回来了,让她看到我在写“关于爱情”的“言情小说”我就死翘翘了,所以,抱歉了大家,下午有空的话,我一定赶文

2014-01-27 10:16, 32楼

(接上)
平次什么也没有说,但他握紧了好友的手,点了点头。
画面又转......
机场。
“轰轰......”天上震耳欲聋的雷声,一道道闪电划破漆黑的云层,下着倾盆大雨。
飞向美国的飞机早已起飞,他靠着柱子,任凭大雨淋着,呆呆的望着飞机的方向。
“工藤!!”平次在远处望见了他,连伞也顾不得打了,把伞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身边。
“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伤势还没痊愈,这样会伤口发炎的!”平次气急败坏的向他吼道,“你怎么能私自从医院跑出来?大家都在找你!”
他不说话,好像没感觉到平次的存在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有反应。
他居然笑了——很苦涩很悲伤的笑了。
“服部,”不知因为雨声太大,雷声太响,还是新一已经支撑不住,他的声音很微弱,但平次听得清清楚楚,“她真的走了,只留给我一个背影.......她甚至,连头也没回.......”
“工藤!!”平次吓得急忙扶住了他,一摸额头,“好烫!”


兰这一走,就是五年。


工藤,你真的打算瞒她一辈子?为什么所有的痛苦和压力,你都非得一个人来扛?
平次想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和叶看到他的睡相,笑着埋怨:“真是的,怎么睡在这儿?着凉了怎么办?”说着,给平次盖上了一床被子。
夜,深了。

2014-01-27 10:33, 38楼

继续发文。

2014-01-27 10:46, 40楼

NO.3
为什么,没有勇气去恨你
﹋﹋﹋﹋﹋﹋﹋﹋﹋﹋﹋﹋﹋
美国,华盛顿。
兰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刚刚打赢一场官司,婉拒了Alice他们的庆功宴后就累得只想睡觉。
但是兰没有睡,因为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兰坐在沙发上,望着空空荡荡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公寓,她突然觉得好孤单,好想大哭一场。
可是,就算哭,也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流泪。
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一个穿着长裙的美丽女人,还有一个小裙子上印着草莓图案的很可爱的小女孩。他们抱在一起,脸上的笑容透着浓浓的幸福,但兰看了却哭出了声。
没错,这是自己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照的全家福,那时自己只有五六岁吧,父母没有分居,自己笑得那么天真,无忧无虑,那时的自己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这张照片竟是日后自己唯一的回忆。
后天,是自己二十四岁的生日。
二十四年前,妈妈一定还躺在医院里呢。兰心里想着,笑了,笑出了眼泪。
她把照片放回去时,忽然看到了另一张照片,她拿出照片,僵住了。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蓝衣服的美丽女孩,和一个穿着绿夹克的帅气男孩,他们笑着,向相机比着“茄子”的手势。她的笑净如天使,他的笑灿若骄阳。
点击数9766,顶贴数1112,本页字数7761,总字数199406 新兰吧,飞剑落雪化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