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家里是开殡仪馆的,这辈子我就没想过能嫁人!

2018-02-22 11:53:05 , 0楼

  之前那个觉得不好,遂申请重开了一个,感谢大家支持!

  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不仅我不信,我全家都不信,不然我家也不会开殡仪馆丧心病狂的榨取死人最后一道油水。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不仅信了有鬼,还被鬼给缠上了。
  那天运气贼好,我们殡仪馆给一老太太出殡,结果遇到别人车祸了,两豪车撞的稀巴烂,人肯定没法活了。
  我爸当机立断去做了目击证人,顺便接了两单生意回家,神秘兮兮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两张支票甩桌上。
  我抄起支票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一百万!爹,你这次也赚忒狠了。”说真的,做这么久生意,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爸傲娇的喝了一口水,“不是老爸我心狠,是他们非要送钱给我,哪有不要的道理?”
  我们殡仪馆开车拖个尸收费都是好几千,丧葬一条龙下来随随便便几万块,事主家越有钱,咱们家收费就越高。
  这次一下接了两个一百万的活,连我妈都有些绷不住了。
  “妞儿她爸,这死人钱本来就昧着良心,事主家不懂,你难道也不懂?咱们也别太过分了。”
  我爸看了我和我妈一眼,眼神就像在说你一妇道人家懂个屁!
  “你以为人家白给咱们这么多钱呢,知道昨天车祸死的两人啥来头不,说出来能把你吓死,但人家吩咐我办事要秘密,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让你做啥事?”
  “昨天死的两人都还没结婚,家里人要冥婚。”我爸说完点了一支烟。

2018-02-22 11:53:33, 1楼

  现在的冥婚,基本成了殡仪馆赚钱的手段,这两家要冥婚没准就是被我爸怂恿的。
  但冥婚市场价也就七八万,给这么多钱,肯定还有别的要求。
  “这冥婚,不是简单的冥婚吧。”我把支票扔桌上,感觉烫手。
  “还是妞儿聪明。”我爸猛吸了一口烟,眼底早没了之前的兴奋。
  接着说道,“这两家冥婚都要没出嫁的活人姑娘,冥婚之后还得守灵一辈子,这一百万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赡养费。”
  我妈一听原来是这种缺德事,一巴掌扇我爸背上。
  “我看你掉钱眼里去了,谁家好好的女儿愿意嫁给一个死人,还守一辈子活寡,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估计也没人答应。”
  我爸不耐烦一推我妈,瞅了眼我,“谁说没有?这不是有一个?”
  天哪噜,我老爸居然把主意打我头上来了!
  给大家介绍下我,大名陈桃花,小名我们那都喜欢管自家姑娘叫妞儿,长得倒是水灵,可惜家里做死人生意的,白瞎了这好名字,从小到大别说桃花运了,我身边连一只公苍蝇都没有。
  我早就不奢望能嫁人了,但也不想嫁给死人啊!
  我妈一个劲骂我爸,叫嚣着让他把钱退了。
  可我爸被那两百万蒙眼了,抓住我手苦口婆心,“妞儿啊,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爸舍不得你出嫁,倒不如配了冥婚,一辈子待爸身边。”
  他尼玛哪是舍不得我啊,他是舍不得这赚钱的殡仪馆给了别人。
  以往只是觉得我爸赚钱狠了点,现在才发现他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泯灭了。
  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给对方打了包票,明天就办冥婚,气的我冲进屋,拿起电话打给周仙仙一阵吐槽。

2018-02-22 11:54:08, 2楼

  周仙仙是我高中同学,她父母双亡跟着跳大神的姥姥长大,从小跟姥姥学了些装神弄鬼的花样,平时在学校神叨叨的没人敢和她做朋友,而我家开殡仪馆全校皆知。
  我两被排挤,同病相怜倒成了朋友。
  不仅是朋友,周仙仙继承了她姥姥的衣钵,现在成了我们殡仪馆的合伙人,装神弄鬼那一块都是找她搞定的。
  周仙仙听我说完后,电话那端声线沉了下去,“冥婚配活人是禁忌,我本来也没打算真给你们配,你放心嫁,走个过场。”
  本来我对冥婚就噗之以鼻,人都死了啥都没了还能娶亲?
  这下有周仙仙做保我终于放心了,大不了完事之后,多给他们烧点纸求个心安。
  第二天一大早人工人就开始布置灵堂了,以往冥婚都是白绸,因为这次新娘是活人,所以满堂都是红白相间的幔布。
  我爸没敢告诉工人们今晚的冥婚新娘是我,估计他也没那老脸往外宣扬自己为钱做这种缺德事。
  灵堂中央摆着俩副水晶棺,尸体被白菊簇拥着,我着了魔一样走过去。
  两人遗体都经过完美化妆,基本还原了他们在世时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两人可真是帅啊,听说都是开豪车的,在世时肯定是人中龙凤,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我竟看得出了神,老爸不知啥时候来我身后,“妞儿,相中了不?”
  啥时候了老爸还有心思说这个,我赶紧拉住他“爹,这两人一起撞死没准事主家还打官司呢,你咋把他两放一起?”
  “有啥办法,他们两家都要今天办,干脆就一起了,难道还分上半场下半场?”
  “那你好歹处理下,要事主家来人看到,不砸了咱们殡仪馆才怪!”
  我爸觉得有道理,赶紧让人制作不透明的幔子把里面两棺材遮住一半,从外面只能看到一黑西装男的那副棺材。
  可我心中还是忐忑难安,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啥样阵仗没见过,从来没有像今天打心底感到害怕,估计是亏心的缘故。

2018-02-23 08:37:15, 8楼


  我这辈子连初吻都没送出去,更别提被男人压了,而且还是一只鬼,只能浑身僵硬的颤抖着,死死闭着眼睛。
  他轻轻一用力就掰开我的手,诡异阴沉的声线传来,“睁开。”
  我摇头,睁眼吓死了怎么办?
  “睁开,看清楚谁才是你丈夫!”他突然提高嗓音,瘆得我后背发毛。
  我一点也不想睁开,可眼皮不受控制,一张帅的人神共愤俊脸出现在我眼前,我一下子就认出他是谁了,哇一声哭出来,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果然是鬼,果然是被冥婚了,这不就是之前躺棺材里的那个器宇不凡的死尸么?
  他名字好像叫秦慕琛来着……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伸手一挥,地上的棺材板锵一声翻起来合上,殡仪馆亮的灯齐齐熄灭。
  两片冰凉的触感覆上我唇瓣,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被一个鬼给夺去了!
  狭小的空间内温度陡然上升,他的身体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我知道洞房会干嘛,尽管内心千万个不愿意,可他是鬼啊,我哪敢阻止他。
  纸质的喜服三两下就被他撕碎,他冰冷的命令道,“放松。”
  谁他妈见鬼了还能放松?
  见我一直紧绷着,可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撩拨,我明明是拒绝的,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迎上去,在这狭小的棺材里,我被夺走了第一次。

2018-02-23 08:57:15, 13楼


  不对。
  他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野兽,直到我精疲力尽昏死过去。
  ……
  是凉意把我惊醒,我刚坐起来脑门就磕棺材板上,又被迫躺了回去,手也摸到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扭头一看我身下居然是秦慕琛的死尸,而我白花花的睡在他身上,他的手还搭着我的腰。
  啊!!!
  我失声尖叫,第一反应就是拨开他的手,可这家伙死了三天尸体早就僵硬,我怎么掰都掰不开,只能用力拍打棺材板。
  那棺材板就像是被人从外面钉死,急的我满头大汗,也不管叫嚷嚷会让多少人看见我光溜溜了,扯开嗓子吼着。
  “有人吗,快把棺材打开啊!!”
  “有没有人!”
  看天色像是早上,终于有工人来开工了,老爸也出来叉着腰指挥,“赶紧的,把这两口棺材搬车上去。”
  那些工人手法熟练上来就把棺材抬起来,明明是透明水晶棺,可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声音,我喉咙都喊破了他们也没反应,麻溜的抬起棺材塞运尸车里面去了。
  昨天冥婚和超度都已完成,今天应该是送尸体去火化了,火化炉就在殡仪馆旁边的钢板楼里,开车用不了一支烟功夫,眼看着车子启动我急的拳打脚踢。
  内心也是崩溃,我一大活人不见了,他们也不找找?
  不知道是车子颠簸还是什么,我感觉身下的死尸动了动,以前我也没少和尸体打交道,化妆焚尸我都干过。

2018-02-23 09:17:15, 14楼


  可经过昨晚那一吓,我现在对尸体怕的要命,也不敢踹棺材了,也不敢叫了,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观察身下的动静。
  先是扣在我腰上的手动了,缓缓向下伸过去,我身体僵硬的就跟钢板似的,感受着他指尖带来的战栗,整个人欲哭无泪,心底求老天快让仙仙找到我。
  这辈子虽没谈过恋爱,但好歹做过春梦,可这种真真切切的感觉根本不是梦,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那放肆的手,可就在我抓住那手的瞬间,他将脸埋在我耳边深吸一口,“别动。”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饶了我吧,我错了,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烧给你!”
  “你是我的女人,我只要你。”
  “我给你烧蚕丝被,烧电热毯,再给你烧十个高仿真娃娃,要啥明星款式都有……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说着都快哭了,抓着他的手也抖的厉害。
  哪知他听了噗嗤笑,深邃的双眼凝视我的瞳孔,霸道的说着,“不要再挣扎,你生是我的妻,死是我的鬼!”
  说完,他挣脱我手,沉身压下来与我肌肤相贴,他的冰冷和我的滚烫,形成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男性气息涌入我的鼻息,让我本就不堪的意志慢慢崩溃,身体就像是着了魔,渐渐被他引领。
  云雨来袭,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反正贞洁两字在现在的时代早就没了分量,被一个死尸那啥我也不计较了,只是这越来越不寻常的炙热温度由外而内,让我深深的怀疑身处的这副棺材已经被送进焚尸炉了。

2018-02-23 09:37:15, 16楼


  我伸手想摸一下棺材壁,烫的我惊呼一声收回手,他一边卖力,一边抓住我的手,“别乱动,棺材已经在融了。”
  “你想烧死我?”
  “放心,你不会感觉到任何痛楚,反而会飘飘欲仙。”
  他说完,将我翻身压在身下,我终于清清楚楚看见他的样子了,剑眉飞扬,漆黑的瞳孔像是璀璨的黑曜石,高挺的鼻梁,还有性感的厚唇,完美的脸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一想到昨晚被他吃干抹尽,我脸火辣辣的,热度直逼脑门。
  可尼玛长得帅有毛用,他可是只鬼啊!!
  “老婆对我可满意?”
  说完,他勾唇轻笑,身子一沉在我身上挥汗如雨展现实力,我赶紧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
  棺材内温度越来越高,我感觉自己快变成烤猪了,难受的要命,可偏偏男女之事的感觉占据我的神经,让我连挣扎都无力,难道这就是他说的死在飘飘欲仙里?
  死的过程再他妈美好那也是死啊,我才二十二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我不想死啊!!
  “求求你,放我出去,只要别杀我,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真的干什么都愿意?”
  “恩恩。”我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样了。
  “可惜,我不可能放过你,嫁夫随夫,你只能跟我住在冰冷的阴曹地府里,放心,有老公,不会让你冷的。”说完,他封住我的唇不让我求饶,我瞪大眼睛,眼见着棺材被烧红、融化。

2018-02-23 09:57:15, 18楼

  水晶棺烧溶的胶质滴落我脸上,传来嗤嗤烧焦的声音,浓郁呛鼻的味道让人喘不上气,伏在我身上的尸体已经被高温点燃了,他帅气的面容在我眼前燃烧着,脱落着。
  “救命啊!救命!!”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喊的撕心裂肺,只可惜地狱的门已经打开,燃烧的尸体化成一团炽烈的火焰把我包围,我渐渐在滚烫的热度中失去意识。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常言道嫁夫随夫,我是不是要跟着他下阴曹地府了?
  “救命——”
  我就像是溺水的人猛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睫毛还挂着水雾,迷迷糊糊看着我妈坐床头正拿毛巾给我擦汗,我满脸都是汗水,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醒了醒了!!”我妈激动的捂着嘴,眼泪汪汪。
  周仙仙拨开我妈上前,伸手掰开我两眼皮仔细检查,然后撬开我嘴巴,伸出指头在我嘴里翻搅一阵,抠出了什东西用指头捏了捏,放鼻子底下闻了闻呸了声扔地上,“他妈的!”
  一看见周仙仙我清醒不少,赶紧抓住她手,“仙仙,我活着还是死了?”
  “当然是活着,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我松了口气,抓着她的手虚脱的落下去,眼角滚落两行泪水。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我妈眼泪汪汪上前给我擦汗,“妞儿,吓死妈了,昨天你跪在灵堂前跟失了魂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后来一直发烧说胡话。”

2018-02-23 10:17:15, 22楼


  “妈,我没事,估计感冒了,你先出去给我弄点啥吃的,我和仙仙说说话。”
  “恩,妈这就去。”
  看她哭红的眼眶,我妈昨晚上肯定吓坏了。
  等我妈一走,我看着周仙仙还没说话她就知道我想问什么了,坐到床上拉着我的手一脸歉疚,“桃花,是我对不住你,昨天来的那个眼镜男修为太高,我和他斗法被震晕,醒来的时候你已经被冥婚了。”
  “这么说,我昨晚上的梦是真的?”一想起昨晚上经历的种种我就浑身发毛,实在太可怕了。
  “也可以说是真的,也可以说不是真的。”
  “艹,给老娘说人话!”我挣扎想坐起来,屁股刚一动某处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双腿也软的厉害。
  妈蛋,难道做梦被强J,也会痛?
  “昨晚上你灵魂出窍,差点就被秦家冥夫把你拖到阴曹地府,好在有高人及时救了你,不然我只好眼睁睁看着你死了,真没想到昨晚上除了眼镜男还埋伏有高人,这次你们家算惹上大麻烦了。”
  我赶紧抹了把脸抓住周仙仙双手,“仙仙,周大仙,你可要救我啊,冥婚什么的我都认了,只要不死就行了,我一点不想死,你不知道我昨晚都差点被吓破胆了!”
  昨天虽然是灵魂出窍在鬼门关走一趟,可那感觉也忒真实了,那种无力求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去死的感觉,我真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2018-02-23 10:37:30, 24楼


  “就是你这冥婚难办,知道为什么冥婚用活人是禁忌么?因为一旦冥婚成功,被冥婚的活人就得死,否则亡魂入不了阴曹地府,只能在阳间游荡,昨天秦家摆明了想弄死你,但是这虞家不知道在打什么歪主意,虽然他们冥婚晚了一步,但好在对方请的高人实力不弱,最后关头总算把你救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没死,那这两冥夫就会以鬼的方式存在这世上?”
  周仙仙点了点头,“是的,如果他们想投胎,还得来弄死你。”
  “仙仙,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
  “秦家眼镜男实力太高我斗不过,要是能找到虞家请的高人,只要他肯出手保你应该没问题。”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我爹,他知道!”
  我挣扎着起身,身体虚脱无力,好在周仙仙扶着我勉强能走,刚去灵堂就见我爹从门外进来,愁眉苦脸的,抓耳挠腮像是在思考什么。
  一看见他我就来气,“老爹,我有急事找你。”
  我爸一看是我,赶紧过来扶我,那殷勤劲好些年没见了,他把我扶到灵堂后的休息室坐下,皱着眉头看着我,“今早去焚尸炉,一路上都听到你声音,我还以为幻听了呢,你啥时候醒的?”
  “我刚醒的啊!!”原来他听到了,这么说今天早上我看到的一切是真的,我赶紧追问道,“那两具尸体都火化了?”
  “恩,火化了,骨灰放你屋里去了。”

2018-02-23 10:58:00, 25楼


  “你放我屋里干啥,赶紧给那两家人送回去。”我要被气吐血了,我爸心眼子到底多粗啊,他女儿都病成这样了也没觉得奇怪么,就算无神论者把这一切联想起来也该怀疑了吧?
  我爸满脸为难,“人家当初吩咐了要妻子供奉积福,所以只能放你房间了,每天别忘了上香。”
  “爹啊,你怎么什么都答应了啊!!和你简直没法交流,你把那两家电话给我,我去找他们。”
  “你要那电话干啥,人家两百万赡养费都付了,让你每天上个香能有多难,你要是怕忘了,爹提醒你,看你脸惨白样儿,病着就回屋歇着去。”
  他眼神躲闪,说完想走,我赶紧扑上去把他抱住,“爹,你不会没有那两家人的电话吧?”
  老爸身形一怔,回头对着我吼了起来,“生意都做完了,还要人家电话干啥你?”
  我太了解我老爸了,他每次这样暴吼的时候就是心虚,我咋有这样一个缺心眼的老爸啊,我抓住他不让他走,“爹,你老实说哪里接的活,你都快把你女儿给害死了知道不,昨晚那两鬼找我索命呢,不然你以为你活蹦乱跳的女儿咋突然病这么厉害?”
  我爸伸手往我额头上一贴,“烧糊涂了,这世上哪里来的鬼,你爹我烧了那么多尸体,要真有鬼他们早来找我报仇了。”
  这话我都听腻了,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给我和我妈洗脑的,可经历了昨晚那些事,我想不信都不行了。

2018-02-23 11:18:00, 26楼


  这次事关重大,周仙仙忍不住插嘴,“陈叔,鬼这东西虽然有句话叫信则有,不信则无,这不信鬼的人火头旺,一般鬼近不了身,可要是遇到恶鬼就不行了,而且这次的两只鬼背后还有高人作祟,如果你不把电话告诉我,桃花下次就不只是病倒了。”
  我老爸一直觉得和周仙仙合作挺愉快的,见她也帮我说话,把脸一耷拉,“那两活你邓叔接的,一直是他负责联络那两家,今天我还说分钱给他,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想找他,你接着打吧。”
  昨晚上还牛B哄哄吹上天,隔天就被打脸了,老爸说完一偏老脸,走了。
  邓叔名叫邓国栋,是我们殡仪馆的一个业务员,长的又瘦又小跟猴子似的,在各医院都有医生做下线,要是有病人快嗝屁了,他绝对第一时间赶到,再和医生来一段双簧把活拿下。
  一听是邓叔,周仙仙叫了一声不好,“你赶紧给邓叔打电话,上次我见他时就觉得他阳气太弱,这次两活,也许是被找上门的。”
  “什么找上门?”
  “说了你也不懂,赶紧打!”
  我赶紧拿起旁边的座机给邓叔拨过去,电话里传来忙音,我刚想挂电话,就听见听筒内嗤嗤声响夹杂着一阵低沉的喘息声,那喘息声就像是被什么勒住脖子想大口呼气一样,带着痛苦的呻吟,我后背瞬间凉起一层鸡皮疙瘩。
  “桃花啊,叔害了你,叔帮不了你,因为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2018-02-23 11:38:00, 29楼

  “邓叔你别吓我,什么死人不死人的,赶紧把虞家电话告诉我,我有事要找他们。”
  等我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掐了,之前痛苦的呻吟变得死一般寂静,我又叫了两声邓叔,没人应,我只好把电话挂了,周仙仙看着我,“他说什么了?”
  “里面各种阴森森的声音,我都没听清楚,只听到一句什么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完了,邓叔肯定被封口了。”
  “什么封口?”
  “就是往死尸嘴里塞道封口符,就算做了鬼也没办法开口说出秘密,咱们赶紧去邓叔家,没猜错的话他肯定出事了。”
  我先回屋换衣服,一进门就看床头上摆两骨灰坛,顿时脚下一软,老爸真把这两东西放我屋来了,晚上我还敢睡么,刚好周仙仙在这里,我赶紧拉住她,“仙仙,你快给我把这两鬼东西处理了,最好直接给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
  周仙仙看了眼那两骨灰坛,“他们没在里面。”
  “那去哪了?”
  “我哪知道,估计晚上会回来,咱们先去找邓叔,晚上我来陪你睡,顺便抓鬼。”
  听她这么说我放心多了,赶紧换了衣服出去,临门碰见我妈端了一碗稀饭,我喝两口就跑了,周仙仙开的皮卡车,车上放着杂七杂八的道具,一路晃的乒乒乓乓。
  邓叔家离我家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他家门锁着,怎么叫都没人应。

2018-02-23 11:58:15, 30楼


  “咋办?要报警还是找开锁公司?”
  “有我在还找什么开锁公司啊?”
  周仙仙说完从随身帆布包里掏出一个小葫芦,葫芦嘴上塞着写了符咒的红布,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说完后又对着葫芦做了几个法术手势,然后把塞着葫芦嘴的红布揭开,“快去把门打开,主人我自然少不了好东西给你。”
  “这葫芦就能把门给开了?”
  我话刚说完,门啪一声开了,周仙仙满意的摸了摸葫芦,“乖,回家就给你。”然后淡定的把葫芦塞包里,全然无视我张大的嘴巴,“进去吧。”
  万能钥匙倒是听说过,葫芦开门还真是头次见,我缠着周仙仙把葫芦给我看看,“你那葫芦里装葫芦娃了啊,怎么你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哈哈,没有葫芦娃,小鬼倒是有一只,我刚才用的是御鬼术,你没开天眼,看不见他。”
  一听鬼这个字我就浑身打颤,从她身边跳开好几步,周仙仙无语的摇头,“我这小鬼跟了我多年很听话,他只是个小孩,没什么法力,你不用怕。”
  “我觉得你比鬼更可怕,谁知道你包里还有没有装的有恶鬼之类的。”
  “你以为养鬼是养宠物狗呢,养鬼不但需要强大法术修为,还需要契机的,养鬼不易,御鬼更不易,就这小鬼都是我姥姥留给我的,千金不换的宝贝。”

2018-02-23 12:18:30, 31楼


  周仙仙说完大步进屋,我赶紧跟进去。
  邓叔家就只有他一个人,屋里到处都是酒瓶子烟头,乱归乱,但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反正我是看不出什么来了,只好问周仙仙,“周大仙,看出什么来了么?”
  “我闻到一股强大的鬼气。”
  啥,又是鬼,我这小心脏都他妈快受不了,好在周仙仙又说,“那鬼已经走了,你看这地上除了香烟还有个雪茄的烟头,说明有人来过,邓叔肯定是和他们走了,先打110报失踪吧,看七天之内能不能找到,要是七天之后还没找到邓叔的尸体,那就不用再找了。”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能不找了。”
  “谁跟你说死了一定要见尸啊?处理尸体的方法有很多种,希望不要是最坏的那种就好了,走吧,这里没什么可看的了。”
  周仙仙走了,我赶紧跟上,刚转身,却觉得后面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我拉紧周仙仙的一角悄悄回头看,只看见风吹起来窗帘乱舞,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让人毛骨悚然。
  上车了心里还害怕,我只好找点话题,“先你说的,最坏的可能是什么?”
  “养尸。”
  “养尸!!”尼玛刚才养鬼,现在连养尸都出来了,这一天接收的信息太多,容我消化一下。
  “但我想应该不可能,养尸是件缺德事,把死人的魂魄禁锢在尸体里,被迫听命,要是尸体被毁,鬼也会跟着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轮回投胎,像我这种半壶水的术士根本不敢养,要折寿的。”

2018-02-23 12:38:30, 34楼


  我听的云里雾里,除了害怕什么都不知道,周仙仙看我怂样从包里拿出一本黄皮书给我,“我姥姥留下来的,你拿回去看自己学点,别搞得跟白痴一样。”
  “我勒个去,谁他妈没事学这些神叨叨的玩意儿。”
  “你说啥?”
  周大仙生气了,我赶紧闭嘴,趁着还有一会到家便翻开书看起来,这不算是一本书,应该算是一本手札,翻开第一页写的就是,“学法之人切不可心存邪念,否则招来恶报祸及家人。”
  这估计是周仙仙姥姥写给她看的,第二页开始都是讲一些注意事项,什么万物皆有灵,善恶终有报之类的,再后面就是一些跳大神的方法和画符,以及她姥姥给人跳大神遇到的各种鬼怪故事,我随便翻了翻,居然还有一个狗精的故事。
  我真是哔了狗了,“狗死了都能成精?”
  “那当然,不是人人死了都变鬼,也不是每个动物死了都变精,都需要契机的。”
  “又是契机,那岂不是有契机的话,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了?”
  周仙仙听完之后哈哈笑了两声,“看来我姥姥的书挺管用的嘛,你随便翻了翻,就变聪明多了,你瞧瞧这不就是一个契机么?没准你以后还会成为我师妹呢。”
  我赶紧把书合上,“拉倒吧,鬼没捉到,我先变鬼了。”
  周仙仙也不和我抬杠,一副走着瞧的表情。

2018-02-23 12:58:30, 37楼


  我们回家时昨天的灵堂已经换上了白绸,平时都是用白绸,挂上去以后做法事都不用换了,我爸不在家,听我妈说他揣着钱去找村长去了,要把我们殡仪馆旁边那块白桦地买下来做公共墓园。
  老妈超级开心,咱们家殡仪馆是一条龙服务,噱头是一步到位,这些年不断扩大,把焚尸炉建起来了,唯独最后一项墓地没着落,当初我爸坚持要我冥婚,估计打的就是这主意。
  要是以前我肯定跟着傻乎乎的高兴呢,可现在,刚我看周仙仙姥姥手札上就说过,墓地阴气重绝对不能和阳宅比邻,不然阳宅的人很容易阳气不足被鬼上身之类的。
  “妈,你给老爸说说,咱们家开个殡仪馆已经阴气重了,再来个墓地,我们会撑不住的!”
  “什么阴气不阴气的,胡言乱语,你爸建墓地我支持,咱们赚了事主不少钱,等墓地建好了,我正好时常去给他们上香。”
  懒得和她说,烦死了,我妈简直和我爸一个德行。
  周仙仙把手搭我肩上指了下我妈离去的背影,“看到了没,以前你也和你妈一样,有些事情一定要亲身经历之后才会相信,慢慢来吧。”
  “我一个人见鬼也就算了,我可不想我妈他们也被鬼缠上。”
  “那你就多看看我姥姥的手札,里面什么驱鬼符之类的都有。”
  我们说话的间隙,老妈已经把饭菜摆好了,吃完饭老妈还给周仙仙安排客房,我却拉着周仙仙去了我那屋,“现在看看他两在了没?”
  “不在,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吧,就算他们在也不敢出来。”
  周仙仙说完把包放下,拿出那个小葫芦放在桌上,吩咐我,“你去拿几只香进来,我答应小鬼要给他吃香呢,顺便你也给你的俩鬼夫上上香。”
  “什么我鬼夫,我绝不会承认的!”
  “冥婚已经礼成,阴阳通婚书烧到了判官那里,就算他们魂飞魄散那也是你丈夫了。”
  “这都什么事啊!”我猛抓脑袋,怒气冲冲的出去拿了香进来递给周仙仙,“你喂你的小鬼,那两家伙在我这别想有好日子过,我偏不给他们吃!”。

2018-02-23 13:18:30, 39楼

  “不知者无畏,还好我在这,你今晚上要是不给他们吃香,他们就会吃你!”周仙仙说着把点好的香塞我手里,“赶紧去上香,我出去再拿点。”
  吃我?
  该不会是吃我的血和我的肉吧?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摇头,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想起昨晚上被某只恶鬼吃干抹尽的画面,双腿那里还隐隐泛痛,麻溜举着香拜了三拜,“鬼大哥行行好,吃香吧,要吃多少都有。”
  手里只有一炷香,两骨灰坛前都不知道先插哪里,我随便选了一个跟前插下。
  香还没插稳呢,旁边一个骨灰坛就剧烈摇晃,从里面传出一道阴鸷的声音,“女人你老公在这里,居然敢给别的男人上香,你活腻了?”
  我手一抖,赶紧把香插摇晃的骨灰坛跟前。
  和昨晚一样的声音,冷的就像是从地狱中传来,左边这个坛子里装的是秦慕琛!
  秦慕琛骨灰坛刚镇定,旁边那个又动了动,传来一阵不客气的讪笑,“我无所谓,你吃香我吃花儿,昨晚上没尝到什么味,今天晚上该我了。”
  “虞睿,你他妈找死,居然敢窥视我老婆!”
  秦慕琛暴喝,骨灰坛剧烈摇晃,那个被他称作虞睿的男人也不甘示弱,骨灰坛呜呜震动,放置骨灰坛的桌子都跟着抖起来。
  不知是我错觉还是什么的,我觉得整个房子都在摇晃了,惊呼一声撒丫子跑出去一把抓住正要进门的周仙仙,“快,那两只鬼都在屋里,快去收了他们。”

2018-02-23 13:38:30, 42楼


  “什么?我在这里居然还敢来,你等我去拿家伙。”
  周仙仙把香塞给我跑了,她说的家伙该不是皮卡车后备箱的那些东西,尼玛怎么早不搬进来,等她来那两鬼掐起来早把房子拆了。
  房间里不时传来砰砰东西砸落声,整个地面都在摇晃,其他人已经发现这房子在摇了,纷纷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吼,“地震了,快出去,快跑。”
  “桃花!!”
  是我老爸的声音,一听是往我这边冲。
  虽然老爸平时没少坑我,可这关键时刻我还是感觉到了他强烈的父爱,连老婆都没喊,第一个想的就是我。
  可现在他不能来这里啊,里面那两鬼凶猛的很,要是一不小心伤到我老爸,再给我老爸来个鬼上身就惨了。
  我脑袋一热,拿着香就冲进去,屋里东西掉的乱七八糟,两个鬼魅身影在屋里飞来飞去,你踹我一脚,我给你一拳,骂骂咧咧咆哮着非要分出一个胜负。
  “求你们别打了,要吃香么,我这里好多香,这就烧给你们。”
  我赶紧捡起地上打火机,一着急手都在抖,打了好几下才把火打着,点燃香就插在虞睿的骨灰盒之前。
  “我不要吃香,我要吃你!”
  话落,一道白影直接飞过来把我缠住,瞬间有那种被保鲜袋裹了放冰箱的感觉,被束缚着,全身冰凉,下一秒我整个人被带起来摔床上,两片冰凉的唇覆上来贴我嘴上,我眼前缓缓显现一个男人的面孔,更韩国小鲜肉似得,长的十分好看。

2018-02-23 13:58:30, 44楼


  “放开她!”
  秦慕琛双眼一沉,下一秒我身上的虞睿就被踢飞了,两抹身影纠缠着滚地上。
  我爬起来本能想跑,可老爸的叫喊声越来越近,我一跑这两只鬼万一追出去,那还不正好把我老爸给逮上?
  为了老爸,我想也没想就跪地上,“你们要打出去打,想吃我晚上再来,到时候谁打赢了就给谁吃,你们要真当我是媳妇,就别惊着你丈人,别在我家作乱!”
  这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几乎用尽了我浑身的力气,不知是谁说了声走,那两道上串下跳的白影子终于消失了,房子也不晃了,我咚一声虚脱到地上,总算是把瘟神送走了。
  他两最好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老爸心急火燎跑进来就看我跪地上,赶紧过来把我护住,掰开我头发检查我脑袋,“妞儿,伤到哪里了没?”
  我落到今天这田地可都是我爸的功劳啊,可看着他心急如焚的眼神,我却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摇了摇头,“就是刚才晃的时候没注意跌倒了,我没事。”
  我爸把我扶起来,“没事就好,那你赶紧出去,我看看你妈去。”
  “快去吧,我自己能行。”
  送走我爸我叹了口气坐床边上,看着原本整洁的屋子被弄的乱糟糟的,心里不胜其烦,气的起身就抱起秦慕琛的骨灰坛,把他们骨灰砸个稀巴烂,是不是就能弄死他们了?
  周仙仙一进来就看我要砸坛子,赶紧从我手里抢下来,“你发什么疯呢,这东西能砸么,砸了那两鬼不能投胎还没了供奉,只有跟在你身边吃你一辈子了。”

2018-02-23 14:18:30, 46楼


  尼玛砸也不能砸,还得小心翼翼的供奉,我我去你玛个北!!
  我把骨灰坛砰一声放下,没好气的看着周仙仙,“你怎么才来,那两只鬼都走了。”
  周仙仙扬了扬手里的金钱剑,“一次对付两只鬼怕桃木剑不行,我找了个厉害的家伙。”
  “算了,他们都走了,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写点符贴上,晚上一定要把他们搞定,不然这么折腾谁受得了。”
  “也行,就算不能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能把他们封进骨灰坛也好,你先收拾着,我去拿朱砂和符纸。”周仙仙说完又要走,我赶紧拉住她,“你别走,没准他们等下折回来,咱们一起收拾,收拾完了去你车上搬家伙。”
  周仙仙笑骂了句怂,然后和我一起收拾屋子,尼玛我又不是她,从小跟着她姥姥什么鬼没见过,我可是一个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的人,现在居然被两只鬼给缠上了,这简直颠覆我所有认知,就差天没塌了。
  “那两只鬼搞的动静不小,怎么说走就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周仙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问我。
  我赶紧把刚才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跟她讲了一遍,我满脸严肃紧张,可她倒好,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还笑到床上滚了两圈,我没好气一脚踹过去,“笑什么笑,我他妈也是不得已,今晚上你必须要把他们收了!”
  周仙仙不笑了,做起来半开玩笑说道,“你说他两要是出去打着打着讲和了,今晚两人一起回来吃你怎么办?”
  “你丫的到底是来给我解决问题的?还是来给我添堵的?”
  “我说真的呢。”周仙仙不笑了,一本正经说道,“既然你和他们能同时冥婚,说明阴间是允许一妻多夫存在的,他们共同享用你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现在暂且不能接受,就怕他们哪天想通了。”
  周仙仙正经的样子让我紧张,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心底发毛,我虽然没有感情洁癖,可尼玛同时和两个男人那啥,那还是让我去死吧!
  我泄气的坐床上,“今晚就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大不了脖子一抹。”
  “别做傻事,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以前听周仙仙说这话的时候我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可如今听她说这话,我不但没有安心,反而更加不放心了,可如今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周仙仙身上了。
  等躲了这一劫再去找虞家雇用的那个高人,收拾完屋子我和周仙仙一起去把她卡车后面的东西全搬屋里了,有用的没用的,死马当成活马医。
  “你说我要不要去拿一匹布来画满符,然后当衣服穿身上?”这样就算他们再厉害也不敢靠近我了。

2018-02-23 14:38:30, 50楼

  “亏你想的出来,还不如穿我姥姥这道袍呢。”
  周仙仙说完丢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过来,砸我脑袋上散开,我赶紧伸手接住,没看错吧,“这衣服就跟叫花子穿着要饭的一样,你说是你姥姥的道袍?”
  衣衫褴褛和电视里演的根本不一样,这也太寒碜了。
  “你别小看这道袍,里面有我姥姥用黑狗血和朱砂线绣的符文,稍微点恶鬼,绝对不敢近你身,我姥姥穿了一辈子,唯一一次脱下来洗,结果被一只寻仇的恶鬼给害了。”
  “那恶鬼肯定不知道跟在你姥姥身边多少年才等到这机会。”原来周仙仙姥姥是这么走的,看来跳大神会得罪不少鬼啊,我忍不住有点担心周仙仙,“仙仙你接手你姥姥衣钵好些年了,肯定也得罪了不少恶鬼,这道袍给了我你没问题吧?”
  周仙仙正画符呢,听我这么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多了你,今晚借给你穿,明天还我,那可是我姥姥留给我的宝贝。”
  擦,原来只借给我穿一晚上,白为她担心了。
  算了,只要今晚上把那两只恶鬼收服,这道袍我也用不上。
  我们把她带来的符纸全都画符贴上,忙完这些抬头一看,外面天已黑尽,我扭了扭身子活动活动筋骨,“仙仙,你先忙活着,我去洗个澡,昨晚出了一身汗。”
  其实汗水早就干了。
  “你去洗吧,我去外面摆个阵抓鬼,你待屋里千万别出来。”
点击数2,顶贴数0,本页字数13674,总字数450009 莲蓬鬼话,陈桃花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