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拜吧】惊鸿一梦(瓶邪only HE向)

2013-04-04 12:39, 1楼


最近收的手写镇楼~~
一楼给瓶邪。
新人拜吧,插楼随意。

2013-04-04 12:40, 2楼


食用说明:

①瓶邪only

②或许有花秀。

③力求人物不崩坏。

④HE向~~但小哥不会提前出来。

⑤若是对文有兴趣的,请说明想要艾特,或是点收藏。

⑥文不长,更文时间不定,但绝不会坑。

2013-04-04 12:42, 4楼


写在前面:

实话说,这篇文的构想,大部分是因为@念及她名464 阿笙姑娘的 这样我是不是更像他了 勾起来的。

我写下第一个字的时候,连自己都有点恍惚,我连名字都没有想好,脑子里只存着一个模糊的大纲。

我是去年看完盗墓的,甚至可以说是粗略翻读的。

我爱三叔笔下的铁三角,善良坚强的吴邪,沉默寡言的张起灵,胆大心细的胖子,甚至在我翻看的时候,那些人就会在我脑海里描摹出清晰的样子,仿佛他们一直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自从看完三叔给的结局后,我一直有一种想要续写结局的冲动。

我想要那些人们在我笔下演绎自己的故事,即使我的文笔拙劣青涩。

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是不知有多少次我看着那些原文梗,哭得不能自已。

我想,到最后,吴邪终究还是成了张起灵在这世上唯一的联系。

我以为吴邪总算是教会了张起灵一些事情,可是却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学会懂人心。

十年后如果你还记得我,就用这个(鬼玺)打开青铜门,或许你还能在里面看到我。


轻描淡写的一句,仿佛只是离开一阵子而已。

他以为十年的时光足以磨灭一个人的痕迹,但那个人却记住了十年之约。

我想他们总要有一个结局,或许或悲。

若是有可能,他们定会好好在一起。


——有生之年再相见,定与君共度余生。

By 阿暖。

2013-04-04 12:51, 5楼


{00}
——吴邪,他很寂寞。

语句简短到极点,意味不明。

我的手里攥着不经意间被那只猫翻出的泛黄纸张,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就像是窥探到了自己不该知道的秘密。

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冷中带着些微的潮湿。

我看了一眼方才合上眼的老板,皱了皱眉,只得放下手头的活,起身关上那扇大开的窗户,顺手拢上深色的布帘。

路上行人来往纷繁,似乎就连西泠印社旁的小古董店也染上了点人气。

我转身的时候,正看见老板睁开了眼,空洞的眸子里尽是寡淡,我的呼吸窒了窒,每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我总会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就像是硬生生地与世界划下了一道界线,有着浅浅的疏离。

“老板,时辰还早,再睡会吧。”即使过了几年,我还是改不了口头上的习惯,照旧唤他一声老板,就像是以此来祭奠那个一去不复返的他。

老板面对我的执拗,曾经有几回想要跟我说这事,可每次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说,最后只得无奈地说了句:

——罢了罢了……好歹还有人这样叫我。

一声平淡长叹,了了我满腹的话语。

我想,他说这句话时有的踌躇神情,证明他原本想说的并不是这句话。

或许是一句,罢了罢了,好歹给自己留个念想。

在此之后,是一室压抑的沉默,带着清淡的茶香。

他仍然坐在那里啜着清茶,低头垂眸,带了一身书生气,温温雅雅的样子。

我仔细对着账本,无意间抬头竟看见他在氤氲弥漫的水雾中兀然红了眼眶,微垂的眸子漫上了湿润的酸楚,折射出些许微光。

我慌忙低下头继续核对账目,有些心虚,明明是早已烂熟于心的账目,此时却成了碍眼的一堆数字。

那天,我第一次意识到,或许我做的这个决定是错误愚蠢的,若要说怀念,谁能比老板更怀念曾经那段悠闲自在的日子呢。

在最初接替三爷的位子时,老板明里暗里受了不少苦,却还是咬牙硬撑担下了这沉重的担子。

甚至是他第一次出手杀人的时候,他都不曾犹豫过一秒,锃亮的匕首没入心脏,他闭上眼不去看那人瞬间变为狰狞不可置信的神情,手法干净利落,再睁眼,他的眼里早已是一派清明。

我愣在原地,只听他淡淡说了句,“我不能死,我还有一个十年要走。”

可是,就在那天,他就这样坐在那里安静地哭了,就连端着杯盏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我听见老板含糊地应了一声,似乎是想要翻身却不慎牵扯到了刚包扎好的伤口,他闷哼了一声,却默不作声,下一秒我就看见了他身上穿的米白色睡袍逐渐染上了殷红的颜色。

我叹了口气,认命地打开放在床头还未还得及搁置回去的医药箱,我看着他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总觉得这辈子该叹的气都在这几年叹尽了。

“老板,忍着点。”

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了,可心里明白得很,他比谁都会忍耐,即使伤得再重,他也不会喊一声疼。

式样精致的香炉里,香料慢慢燃烧着,檀香特有的浓郁香味随着袅袅青烟渐渐在空气里弥漫开来,似乎可以将一切纷繁思绪沉淀,独留下平静祥和。

我见他状似若无其事地扯下左肩包裹的绷带,原本应该是白皙无痕的肩膀,现在却俨然添了一道血肉模糊的伤口,此时正不断渗出妖冶的红色,就像是一个人逐渐流失的生命力。

这伤怕是伤得太深了。

白色的棉签一触及到伤口,随即晕染上了血红,他别开脸不去看伤口,全身却在微微颤抖,想必现在定是在咬牙忍痛。

“老板……”我看着背对着我的他,欲言又止。

“你这样太慢了。”最后是他打破了沉默,勉强笑着,挣扎着拿起了装有消毒水的玻璃瓶,干脆利落地到倒在鲜血淋漓的伤口上。

透明的液体辛辣且冰凉,濡湿了浅色的衣料,而他似乎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霎时出了一层薄汗,唇色苍白。

“老板,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见他又颤抖着手伸向医药箱,适时地取了一卷刚拆封的绷带递上,忍不住这么说了一句。

他默不作答,干裂的唇上携了抹白色的布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熟练地裹上一圈圈绷带,似乎并不打算我搭把手,神色平静得仿若早已习以为然。

我自认自己在这几年稳重了不少,不再是古董店里那个咋咋呼呼的小伙计,只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加看得清晰的沉稳。

可是,老板的变化却可以说是与之前背道而驰了,他虽然还是那副温润如水的样子,可是骨子里却有着为人处世必须有的狠戾冷酷。

他可以对着自己人温柔体贴,又可以在应付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时冷然以对,不留一丝情面,就像是同时带上了很多张人皮面具。

时光荏苒,白马过驹。

这一年是2010年,距离张起灵进入那座神秘青铜古门,已过了五年。

2013-04-04 12:53, 6楼

QAQ其实吧里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各种求认识。
@潇潇青沫 青沫,擅自就艾特你了,希望不要打扰你~~
@9528阿兹猫 嗯,我记忆力不好,所以忘记是不是这位亲要求的如果写文求艾特了……记错了,我道一句抱歉。
@念及她名464 阿笙姑娘,你最近消失了好久,好像对你说一句好久不见。

2013-04-04 15:50, 23楼

回复 daaitezuka :噗——是自然还是自燃?

2013-04-04 15:56, 25楼

谢谢~~
点击数4,顶贴数0,本页字数3913,总字数32542 瓶邪吧,暖色调4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