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镇魂歌(原著风十年后/非格盘瓶×三爷邪/HE稳稳的)

2014-01-13 20:11, 1楼

1L老九门镇楼防偷窥……另外欢迎常驻哦~
图片来自:萧慕妍的百度相册

2014-01-13 20:19, 6楼

前言在此
1、此文瓶邪无误,黑花有,雷慎
2、这里邪帝本命所以小三爷很牛逼,所以小哥你辛苦了
3、故事开头小哥就回来了,但是小三爷必须得神隐一段时间没差= =
4、HE无误,虐什么的……表示作者的虐点也很低所以小虐怡情大虐伤身所以千万不要被假象蒙蔽!
5、有藏海花和沙海部分情节出没,但是不会全部,有一定的出入
6、文笔渣,剧情渣,关键是感情戏渣,所以抱头求不要扔鸡蛋!
7、【注意!】齐羽出没!防雷!但是绝对不会有小三等等狗血戏码!齐羽哥哥还是很萌的一孩子……
8、还有吗?好像没有了……


最后,最后,这里若雪,求勾搭~放文!

2014-01-13 20:21, 7楼

一柄三千年前的古刀,一把七弦皆断的桐木琴,一支古老苍凉的歌谣。
突如其来的背叛,措手不及的反击,猝不及防的杀招。
当吴邪不再懵懂,当吴邪不再天真,当吴邪不再无邪。
当一个不是吴邪的吴邪再度与闷油瓶重逢,这一场千年的局就已经开始了运转。
步步为营。
“你是谁。”
“明知故问。”
2013,从张起灵踏出青铜门的那一刻起,宿命就已经死死地绑住了他们,是依从命运,还是逆天而行。
“我是不会认输的。”


引子风满楼

八月长白山的风雪依旧像八年前一样冷酷而暴躁,但那种冰冷却被重重阻隔挡在了外面,丝毫不能进入地道里,更不能影响到站在这里的几个人。
张海客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胖子跳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朝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转头对张海客说:“喂我说,没有那什么鬼玺……真的没问题?”
“你怎么还是不信我。”张海客叹了口气,“这是我们张家的秘密我还能不知道不成?再说,我说过,我们只是来接应的,开门得从里面。”
“你通知过他了?”解雨臣终于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目光,问道。
看到张海客点头,解雨臣笑了一下,重新盯着屏幕:“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联系到他的。”
张海客苦笑了一下,低低地说:“其实我更好奇你带了多少块电池。”
解雨臣愣了一下,抬头:“什么?”
“呃……没什么。”
胖子拍了拍手吆喝道:“得嘞得嘞,出发了,一会儿小哥要是先出来不得急得跳脚了。”
“哎哟喂胖爷您这想象力可真够厉害的,至少我是没见过哑巴急得跳脚。”黑瞎子“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跟着笑了笑,张海客却是轻轻一叹:“不过说真的,到时候怎么说……这么艰巨的任务有没有人主动点……”
几个人僵了僵,胖子嘟囔道:“你家族长你怎么不主动……还能怎样,直说呗。”
解雨臣收起手机淡淡地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先把人接出来再说。”
张海客伸手搭在身边石壁上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说:“走吧。”
然后他打头就往青铜门的方向走,胖子紧跟其后,然后是黑瞎子,解雨臣走在最后。
他刚要提步,突然低头看了看墙角的背包。那大概是吴邪八年前来的时候留下的。
解雨臣眉头微蹙,漂亮的丹凤眼有担忧之色一点点渗出来。

青铜巨门,在将近十年的岁月里毫无变化,巍然孤冷,浩然无声。
张海客眼神复杂地望着眼前这张家守护了无数代的秘密核心,招呼众人退入一边的黑暗中,便不再说话,安静地等待着青铜门时隔八年的再次开启。
事实上他们没有等多久,伴随着一阵震动,一缕青蓝色烟雾从门缝之中缓缓渗出,苍凉神秘的号角声悠悠地响起。
两扇巨大的铜门缓缓打开,身着铠甲的马脸阴兵列队而出。
阴兵借道。
在场的其实只有胖子一人见识过阴兵借道的诡异和浩荡,那种人类不可能做到的力量,不可能不让初次见识到的人心生敬畏。
阴兵消失,门内淡蓝色烟雾渐渐散去,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熟悉到极致的人影。
他缓步从门里走出,青铜巨门随着他的脚步合上,发出沉闷的一声低响。
他抬头望向几人藏匿的方向,良久,淡淡地说:“吴邪呢?”

八月的秋风吹过江南的小城,钻进小茶楼的包间里,将灰绿色的窗帘掀起几分,溜进房间内,吹散了几丝茶杯上方悠悠飘荡的白雾。下午的阳光昏昏欲睡,透过窗帘和屏风,散成淡淡的却抹不开的迷障。
“都准备好了么?”黑衣的男人抬头,刻意压抑的沙哑声音低低地响起。
“都是按你说的做的。”年轻男人点点头,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
黑衣男人微微颔首,突然说道:“他们应该去长白山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年轻人微微一怔,低着头道:“嗯,我知道了。”
“那就好。”黑衣男人起身端起茶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开。
年轻人偏头望着窗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见个面吧。我在——”
他侧头看了看茶几一角价目牌上的店名,说,
“风满楼。”
-TBC-

第一章 流星

门突然被打开,阳光直射进来,让正在研究手里一摞资料的解雨臣微微皱了皱眉头。
“什么事?”
进来的解家伙计微微垂着头,恭恭敬敬地道:“花儿爷,霍小姐到了。”
解雨臣放下资料,淡淡地道:“请进来吧。去把张爷和胖爷也请过来。”
“是。”
他揉了揉太阳穴,抬头看着走进来的女孩,笑了笑说:“秀秀。”
霍秀秀其实已经不算什么小姑娘了,年近三十的她,容貌风韵隐隐间与当年的霍仙姑有些相像,却不仅是霍仙姑的妖娆,更多了一份柔媚。她披着一头大波浪长发,染成深酒红色,穿了一身紫色旗袍,微微一笑:“小花哥哥,黑爷,好久不见。”
黑瞎子冲她咧嘴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解雨臣微微起身拖出一把转椅,扬扬下巴示意她坐下,然后上手整理桌上的各种资料:“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提到正事,霍秀秀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然后点点头:“有吴邪哥哥的消息了。”
“哗啦——”
雪白的纸张散了一地,解雨臣却完全没心思捡,一双丹凤眼瞪得大大的:“你、你说什么?!”
“天真有消息了?”属于胖子的洪亮嗓门远远的传了过来,然后圆滚滚的身躯就挤了进来。
霍秀秀抬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在胖子极具震慑力的身材后面紧紧跟随着一道修长清瘦的身影。
她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抖了抖,抽出一张复印件,摆在桌面上:“看吧。”
复印件上是一张相片,看样子是从网上找来的,是一个女孩子的自拍照,可以看出来背景是一处公园。
胖子瞟了一眼说:“这美女长得不错啊。霍当家的,你可别唬咱。不是说有天真的消息了吗?你可别告诉我天真去了趟泰国整成了个美女还成了自拍狂,胖爷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霍秀秀横了他一眼,在照片里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点了点。
凑近了看,才发现那里站了个人,穿着黑色连帽衫,扣着一顶棒球帽,斜靠着公交站台的栏杆玩手机。
在凑近点。他娘的,这不是吴邪吗!
胖子眨了眨眼睛,猛地一拍桌子:“我就说嘛,咱天真这体质就算地上招雷子地下招粽子走哪儿哪儿倒霉好歹他命大啊,这地方在哪儿知道吗?”
霍秀秀点点头:“青海格尔木。”
“那赶紧去啊等什么?”胖子几乎是脱口而出,却看见无论是霍秀秀、解雨臣还是黑瞎子,面色都没有丝毫轻松,黑瞎子虽然脸上还挂着笑,但眉头却是微微拧着。他再回头看张起灵,却发现他一贯没表情的脸上覆了层阴云。
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咋了这是?”
黑瞎子笑笑:“胖爷您这是天真二号的节奏啊。来来来我给解释解释。你想啊,看这会儿小三爷挺悠闲的,不像是被追杀,也就是说,小三爷现在的状况并不急迫。”
“对啊。”
解雨臣接口道:“可是既然安全,为什么没有跟我们联系呢?”
“对……”胖子点点头,可是话还没说完,自己就突然反应过来,倒吸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
“他在躲。”沉默许久的张起灵突然淡淡地开口道。
屋子里几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他身上,他却不再说话,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望向门外,眼底一片虚无,仿佛什么都没在看,又仿佛,一切尽收眼底。
“叮——”
一声短信提示音响起。解雨臣低头看了一眼:“张海客发来的。”
然后他把那一串字符翻译成密码,低声念了出来:“发现对家行踪,速来。”

沙漠里,张海客带着几个人隐藏在沙丘之后,举着军用望远镜监视着下方一片营帐。
营帐里的人并不多,却极为井然有序,整个过程,无论是做什么事,都迅速默契得像是机器,显然是经过长期的训练。
看了一会儿,张海客头也不回地道:“二十九个,都是汪家人。”
后方一人低声道:“不对吧,族里的情报不是说三十个吗?再数数。”
张海客哼了一声:“我在这里盯了一整天了,那人总不可能一整天都呆在帐篷里吧。”
“也不是不可能。”那名族人嘀咕道。
懒得理他,张海客却是突然看见一个陌生人影从一顶帐篷中走了出来:“看到了!第三十个!”
“看吧我说没错就是没错。”
那人慢慢走出来,去堆放装备的地方,偶然一个抬头,目光正好斜向他们这边,露出一张清秀的年轻容貌。
张海客头皮一炸,一股难以置信之感不可遏止地渗透出来,蔓延到整个身体:
“怎么可能……”

“噗通”
渐渐冰凉的躯体落地,惨白惨白的脸上还残留着恐惧与绝望,这般神情,与他其他同伙最后的神情毫无差别。他随手在衣角揩了揩手上的鲜血,扫了一眼满地的尸体,突然很轻很轻地笑了笑。
阳光透过密林,在地面上洒下点点光斑。满身鲜血的年轻人手中握枪,腰间一把暗青色古刀,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TBC-
————————————————————————————————————————
PS.真的真的,不要被假象蒙蔽哦●▽●
点击数55,顶贴数33,本页字数4301,总字数208470 瓶邪吧,萧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