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葵永恒】13-12-17〖原创〗《轮回之恋》(仙三+怪侠)

2013-12-17 12:16, 1楼

怎么说呢,就是悲催吗。初来乍到,又把格式弄错了。
开始的时候,还真是有在吧里翻了翻,发现了两种格式。然后感觉自己写的是景葵,不算阳葵,就用了歌诗。结果,还是弄错了。
应管理层要求,从发一次吧。

2013-12-17 12:17, 2楼

第一章 龙女桥

  如血的残阳里,湍急的流水无情的淌过那座古老的桥。孤寂的桥头,伫立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孤单,清瘦,有种难以名状的落寞和悲凉。几片落叶随风而逝,又给这深秋的黄昏平添了几分凄清。

  沈枫微微的叹了口气,目光再次落在了手中那张红彤彤的请柬之上。邱若兰,这个他曾发誓用生命去捍卫的女孩,从明天起,就是别人的新娘了。

  暗恋四年,像个大哥哥一般悉心的照顾了四年。可就在他觉得一切水到渠成,决心向她表白的那一刻,她却笑着拿出了请柬。一脸幸福的告诉他,她就要和另一个男人结婚了。

  那一刻,他一如既往的谦虚的笑着,向她说出祝福的每一个字,只是心开始不停的流血。

  四年的付出,四年的努力,四年的朝夕相处,他终究还是不能让她明白,他真正爱的人正是她。

  那个男人真的可以给她幸福吗?他不确定。但从她那义无反顾的幸福笑容里,他已找不到任何反对的理由。她的幸福,本就该由她自己做主。而他所能做的,也仅剩下了祝福。

    一阵冷风吹过,几片枯叶打着旋儿落在了沈枫手边的桥栏上,紧接着又被风吹落入了湍急河中,随着那河流悄然远去。沈枫觉得自己的心就此死了,他就如那片随波逐流的落叶一般,从此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爱她是为了能给她幸福。如今她已经很幸福了。那么曾经所执着的一切,也就不再有任何意义了。虽然已是释然,但心还是忍不住在隐隐的疼。

  从对她很重要,到从此,不再被需要。这种过度,对沈枫而言,真的好难。

  再次叹息了一声,他拿出了自己的皮夹子,里面夹着一张回北方的车票。

  曾经,每每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总找到让自己坚守下来的理由。比如工作,比如事业,比如那么多割舍不掉的友情。

  可如今,不走的理由还是那样的多,可留下来的理由却已经不存在了。

  用心编辑好给若兰的最后一条祝福短信,沈枫长长的叹了口气,按下了发送的按键。接着,抬手将原本用作爱用的玫瑰花丢入了石桥下的汩汩河里。显然,这些东西已经没什么用了。

  玫瑰花束坠入河中,很快就被湍急的河水冲散。散落的花瓣如某人的心一般被冰冷的河水冲的四分五裂,慢慢的流向那未知的远方。

  不经意间,沈枫的目光又落在了桥栏上的那盒包装精美的心形的巧克力上。那是他为她精心准备的求爱礼物。有心想将它随那些玫瑰,一同丢下去。可就在最后关头,他还是犹豫了。

  因为他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吃的一款巧克力。曾经,他为了帮她买到它,跑遍了整个城市的所有角落。她也曾因此而感动。

  “还是收好它吧,算作自己给若兰的最后一份礼物。”这样想着,沈枫将那盒巧克力收在了身上。可却在无意间,将手中的请柬掉进了河里。他奋力去捞了一把,没有抓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河水冲走。

  “算了,反正也不准备去。”沈枫默默的叹口气,移步走向桥头。

   真的必须要走了,否则就赶不上晚上的火车了。沈枫人生中第一次,这样亟不可待的想离开这座有她的城市,而且是永远的离开。

  “馄饨面,热乎乎的混沌面。”

  沈枫才走出几步,便被一阵老者的叫卖声,打断了思绪。他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在桥的另一头,一位装扮朴实的老者,正守着一个简陋的小吃摊,朝着他所站的方向叫卖着。

  看到这一幕,沈枫不觉有些惊讶。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他来时候,这里根本就没有个这个小吃摊。好奇之下,他慢慢走进了那个小吃摊。

  老者看沈枫走进了,忙停下手中的活儿,微笑的问道:“小伙子,入秋了,天气转凉了。来碗热乎乎的混沌面,暖暖身子吧。”

  沈枫朝老者勉强笑了笑:“老人家,您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你说什么?我在这里多久了。”老者呵呵一笑:“记不清了,从有这座桥开始,我就在这里了。”

  听老者这么说,沈枫再次心头一惊。因为据他所知,这座石桥少说也有上百年历史了。如果这老者说的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在这里摆了上百年的小吃摊。

  “老伯,您误会了。“沈枫尴尬的一笑:“我的意思是,这里这么冷清,怎么会有生意。您再往前走走,找个人多的地方卖吧。”

   “呵呵呵。”面对沈枫的好心提醒,老者轻笑着摇了摇头:“宝剑赠英雄,货卖有缘人。我这小老头的馄炖面,也不是是个人就可以吃的。好了小伙子,快坐吧。让我给你弄碗热乎的,吃饱了,你好上路。”

   看老者一副盛意拳拳的样子,沈枫也不大好意思的拒绝,况且他也真的有些饿了。于是,他便在那简露的小吃摊前坐下,静静的看着老者在摊前为他忙碌。

  “小伙子,你知道这座桥,叫什么桥吗?”老者一面从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为沈枫盛出混沌面,一面忙里偷闲的问道。

   “不清楚。”沈枫打眼看了看,眼前的这座略显沧桑的白色石桥:“不过,我听说它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没错。”老者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此桥,名曰龙女桥,该是始建于明代。而且,关于这座桥,还有一段传奇典故呢。”

   “传奇典故?”

   “ 嗯。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咱们所处的这个地方,是个十年九旱的贫瘠之地。荆棘遍地,毒草丛生,又有猛兽当道,山匪为患。这里老百姓的生活,那真是苦不堪言呀。直到某天,这里忽然来了一位善良的姑娘。她用一些精巧的手法,帮这里的老百姓,解决了取水的问题。让这里的庄稼又恢复了一片生机。她还设法除了这里的毒草猛兽,施恩泽于山贼,感化他们弃善从恶。让这地方,从地狱,变作了天堂。临行之前,她还用自己和她相公身上最后的一些银两,为这里的百姓修建了这座石桥。百姓为了感念这位姑娘的恩情,便决定以她的名字来命名这座桥。可惜,直到那位姑娘离开,大家也没能问清楚她的芳名,只是知道她是位姓龙的女子。所以,便管这座桥,叫做龙女桥。”

  “只知道姓龙?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线索了吗?”沈枫忍不住问道。

  “线索?线索倒是有。”老者回头一笑,朝着桥头的方向看了看:“那桥头上,好像有那位姑娘和她相公的署名。不过,当时好像没人能看懂。而现代的人,都说是伪造的。老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里,沈枫觉得好奇,便起身的想去看看。很快,他便真的在桥头附近的桥身上发现了,老者所说的那两个签名。签名的字迹,虽然显得年代异常的久远,但却还算的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是用标准的现代简化字写成的景天,龙葵,两个名字。而在这两个名字中间,还有一个心形的图爱。看样子,该是一对儿情侣留下的。

  看到这里,沈枫不由的一阵苦笑。这什么古老的传说吗,分明就是个无聊的恶作剧吗。明朝的人,会用现代简化字吗。明朝的人,懂得用心形图案吗。而且,这明代的文字,能和现代的差出多少。写成这样,真的就至于让那些山民看不懂了吗。这故事的漏洞,简直比漏勺上洞洞的还多,居然还能成为传奇。现在的人,真是太好骗了。

    不过好笑归好笑,到有一点儿让沈枫觉得挺奇怪的。那就是留下景天字迹的那个人的笔记,跟他的真的好像。他下意识,用树枝在一旁的土地上,写出了“景天”这两个字,去和石桥上的对比。结果,还真是像的厉害,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小伙子,混沌面好喽。”老者的一声招呼,打断了沈枫的思绪。沈枫赶忙起身答了句“噢”,然后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从新回到了小吃摊前坐好。人虽回来了,不过他的目光却还是不自觉地停留在了那座石桥上。那个跟他有着一摸一样笔记的古人签名,多少还是让他有些想不透。

   “好了,飞蓬将军。尝尝小老头的手艺吧。”老者的话,再次打断了沈枫的思绪,同时一碗热乎乎的混沌面便已经放在了桌上。

  “飞蓬?”沈枫刚刚拿起筷子,便又被老者怪异的称呼,吸引去了注意力:“老伯,您刚才叫我将军?”

  “错了,错了。小老头又错了。你不是飞蓬将军,不是龙阳太子,更不是救市大侠景天。呵呵……”老者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还真是老了。很多事情,都弄不清楚了。小伙子,开吃吧。前面等着你的路,还很长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要办的事儿,终于办完了。呵 呵 呵。”

   说到这里,老者再次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不再理会沈枫,转身去打理自己的小吃摊去了。

   看老者转身不再理会自己,沈枫再次的叹了口气,准备赶快吃完了这顿饭赶去车站,就此离开这所伤心的城市。不料,沈枫的这混沌面刚一入口,便有种异样的感觉。他具体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只是觉得,这碗里的东西一下肚,他的身心就像是在瞬间都变得清明了不少。而且,整个人的精神也一下子振奋了许多。

    有了这样的奇异的感受,沈枫蓦的觉得,这个老头和这个小吃摊,似乎有点儿古怪。他下意识的抬头去寻那位老者,却惊讶的发现,刚刚还在摊子前面忙活的那位老者,居然不见了。

  沈枫猛的站起来,环顾四周,皆不见那个老头的身影。他轻声叫了几声,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沈枫慢慢皱起了眉头,眼前这碗还散发着浓郁香气的馄炖面,他已经没胆子再吃第二口。

   “救命,你们不要过来。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忽然间,一个女孩的哭叫声,打断了沈枫的思绪。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古装蓝衣的女孩子,跌跌撞撞的从树林深处跑了出来。由于跑到太急,才一出树林,便一下子跌到在了地上。

  沈枫见这情景,不觉有些惊异。心道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有流氓要对这女孩图谋不轨。

  思索间,树林子里又传来了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像是有什么人正在朝这边急速追过来。蓝衣女孩听到声响,似乎很是害怕,忙慌慌张张的爬起来,便接着往前跑。

  就在那女孩起身逃走的瞬间,沈枫看清了她的眉眼。他不禁猛的开口叫道:“若兰!是若兰!”

  沈枫来不及多想,快步追到那就要逃走的蓝衣女孩身边:“若兰,你不是该正在彩排婚礼吗,怎么会在这儿。”

    女孩在被沈枫抓住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惊讶和恐惧,但这些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下一刻,她便已经激动不已的一把抱住沈枫,喜极而泣的说道:“哥哥,真的是你。龙葵终于找到你了。龙葵就知道,龙葵一定可以做到。”

  “什么哥哥,我是沈枫。若兰,你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人在追你?”

  谈话之间,丛林深处追逐女孩的两个人,已然追出了树林,站在了距离沈枫和蓝衣女孩不远的地方。感觉到来人,沈枫猛的转身,护在蓝衣女孩身前,警觉的望向那两个人。

  对方两人的装束,很是古怪。黑衣黑裤,黑色的披风。如钢盔一般倒扣在脑袋的上帽子,也是黑色的。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嘴巴以上的部分,让你看不清他们的眉眼。手中拿着的如死神镰刀般的武器,看起来诡异非凡。

2013-12-17 12:19, 3楼

第二章 妄虚之境

  一看到沈枫闪到那蓝衣女孩身前,这两个前来追赶的古怪男人也显得异常的惊讶。其中一个,刚一和沈枫的目光对峙,就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口中颤抖的说道:“飞……飞蓬神将。神界第一悍将,飞蓬将军。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另一个显然也被沈枫吓的不轻,不过却比先前的那个冷静了几分。他吞了口口水,握紧了手中的奇怪武器:“怕……怕什么。我们是奉神界的命令,前来捉拿那女子的。即便是飞蓬将军,也无权阻止。”

  “哥哥,别让他们带我走。我好容易才找到这里,找到你。我不要再离开你。”

  蓝衣女孩一下子从沈枫背后抱住了他,整个人躲在他身后,抖作一团,似乎怕急了眼前的这两个古怪的男人。

  看心中的最爱的女神邱若兰,如此的惧怕这两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想必一定是受了不少他们的欺负。沈枫心中猛地起了一把无名之火,有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揍人的冲动。

  “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的,就敢公开耍流氓。你们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

  沈枫这样一喊,两个装束古怪的男人似乎更害怕了。他们同时后退了好几步,但却没有离开。前头的一个,努力的镇静一下自己情绪,开口说道:“飞蓬将军,我们乃是妄虚之境的虚天神使。我们无意冒犯将军。但是此女子,数次偷入妄虚之境,借助妄虚之境内的各处结界,偷渡往来时空,随意穿梭古今,扰乱了六界秩序,我们必须要抓她回去,听候天帝的发落。请将军莫要阻拦。”

  沈枫冷哼一声:“我听不懂你们这些疯话,你们要是再不滚的话。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我警告你们,我可是当过两年的特种兵。收拾你们,就跟切菜一样的简单。”

  看沈枫的态度这样的强硬,两名虚天神使再次对望了一眼。其中的一个,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开口道:“既然,将军不肯相让。让我等也只能得罪了。我们有神界的命令在身,不拿她回去,我们实在吃罪不起。”说完,两名虚天神使便相互撞着胆子,一同朝着沈枫和蓝衣女孩的方向冲了过来。

  其实,沈枫根本就没做过什么特种兵。他平日里连打架都很少去打。但是,眼看对方来着不善,而且所来目的是要伤害他最爱的女孩邱若兰。他心中不觉腾起了一阵杀意。

  眼看着两个虚天神使冲过来,沈枫猛的发出一声低吼,朝着冲到进前的一个虚天神使抬手便是一拳。沈枫这拳本想打那人的胸口。可他没想到,他的拳头还未碰到人。他眼前便猛的闪过一阵耀眼的金光,好似有什么东西,从他的拳头里喷涌而出。下一刻,那两名冲上来的虚天神使,已如落叶一般,直直的飞了出去。直飞到七八米远外的树丛里,才狠狠的落在了地上。

  望着飞出去的两位虚天神使,沈枫顿时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拳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天马流星拳吧。

  就在沈枫对着自己的拳头发呆的瞬间,他身后的蓝衣女孩,猛的拉住他,急切的说道:“哥哥,我们快走吧。他们会越来越多的。我们再不离开,就走不了了。”说着,她不等沈枫发表意见,便拉着沈枫钻了茂密的树林里。

  沈枫跟着身前的蓝衣女孩跑了一阵,越发的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似乎变得有些不大对劲。偌大的树林里,似乎除了她们奔跑时候彼此的喘息声之外,已经没了任何的声响。风声,水声,鸟兽声,在这里已近绝迹了。甚至于连他们奔跑时,踏在落叶和土地上的声响,也在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淡。他们似乎正在慢慢跑入一个完全无声的世界。

  沈枫跟着那蓝衣女孩是越跑越没底,他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邱若兰。他认识的邱若兰没有这样的善跑,更没有这种能够把他带入一个无声世界的本领。

  终于,沈枫有些承受不住这诡异的气氛。一个急刹车猛的停了下来。跑在前头的女孩没有防备,被沈枫的忽然停止,反拉了回来。沈枫刚一站定,女孩便一个踉跄,有些狼狈的跌进了他的怀里。

  “哥哥,为什么忽然停下来。我们不能停的,那些人,很快会追来的。”

  “若兰,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叫我哥哥。这些要抓你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哥哥,龙葵没时间和你解释了。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龙葵再全都告诉你。”

   “龙葵?”沈枫疑惑的望向眼前的蓝衣女孩:“你到底是不是,若兰。邱若兰。”

   “哥哥说是,便是吧。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女孩着急的再次抓住沈枫的手臂,准备继续拉他一起逃走。可两人还未动身,沈枫便又听到了身后的那些急促的脚步声。只是这次,数量来的更多,速度来的更快。其中,还夹在着不少羽翼煽动的声响,来人当中似乎还有人带着飞禽。

    听到那些声响,蓝衣女孩显得更慌乱了。“哥哥,他们把天灵兽也放出来了,我们先出去躲躲。”说着,她拉着沈枫一转身,朝着丛林的左侧边缘跑了过去。

   沈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的跟着身前的女孩一起跑。可才跑出没十几步,他便觉得眼前青光一闪,在近前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若有似无的空洞。

   他还没来得及惊讶,便被龙葵拉着,一同撞进了那个虚无的黑洞里。沈枫只觉眼前一黑,身上一麻,整个人好似过电一般,像是在瞬间穿越了某种巨大的屏障。而当他再次挣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早已变了摸样。

  虽然他们好似还在树林里,但这明显已经不是刚才的树林。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头顶已是皓月当空,但他们所处的时间明显已经由黄昏变作了黑夜。而且,林子里的气温下降的很大,根本不像是初秋,而像是寒冷的冬季。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好像不是我们刚刚在的树林。”因为气温变化太过明显,沈枫忍不住在自己的手中哈了口气,开始揉搓自己的双手。

  蓝衣女孩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朝她们来的方向看了看,终于松了口气道:“哥哥,我们暂时安全了。穿过妄虚境地的结界之后,他们便找不到我们了。”

  沈枫勉强朝着对面的蓝衣女孩笑了笑:“若兰,这要是你结婚彩排的一部分。你可真的吓到我了。那个卖混沌面的老头,还有那些古怪的男人,都是你花钱请的吧。另外,刚刚那个像是黑洞一样的东西,你是怎么弄得。”

  听到沈枫的这一连串的问题,对面蓝衣女孩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下去,她默默的低下头,小声道:“哥哥,对不起,刚刚龙葵骗了你。其实,龙葵并不是你所说的那位若兰姑娘。”

  “龙葵?”沈枫有些不解的望着对面蓝衣女孩:“你怎么总叫自己龙葵。若兰,如果这是个玩笑,可以适可而止了。你明天就要结婚了,肯定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我们没时间在这里胡闹了。”

  面对沈枫的话,女孩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低着头,像是有什么话不知该怎么说。

  一阵冷风吹过,林中的老树被吹的呼呼作响,像是什么人在低声呜咽。女孩的那件蓝色古装衣裙,似乎并不怎么抗风。这夜风一起,人便不自觉地在风中打起了寒颤。眼看着身前的女孩在夜风里瑟瑟的发抖,沈枫忍不住有些心疼。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用力裹在她身上,开口道:“若兰,这里太冷了。我们先找个暖和地方再说。”

  说着,沈枫将低头不语的蓝衣女孩拦在身边,借着从夜空里的淡淡月光,同女孩一起,慢慢的向前走去。

 

2013-12-17 12:19, 4楼

 片刻之后。

  一座废弃的满是灰常的小木屋,已经是沈枫和龙葵能够在这丛林里找到的最好的避风港。

  破旧的房间里,沈枫好容易清理出一块比较干净的地方,让龙葵坐好。接着又在房间里找了些许可以点燃的东西,用打火机点燃,生气了一堆篝火。

  红红的火苗映亮了这间不大的木屋,燃起的篝火很快让两人暖和多了。沈枫从包里拿出那盒准备送给若兰的心形巧克力,开了封,递给身边的龙葵几块:“我们刚刚跑了那么久,消耗都挺大的。吃些巧克力,恢复恢复体力吧。”

  龙葵接过沈枫递过来的几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仔细的看了看,没有开动,而是转眸望向沈枫:“巧克力?哥哥,巧克力是何物?”

  “何物?”沈枫无奈的一笑,拨开了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笑着说道:“可吃之物。别告诉我,你连巧克力都不认识了。你不是最爱这个了吗。”

  “原来这个是可以吃的。”龙葵好奇的打量了手中的那几块巧克力好一阵子,才学着沈枫的样子拨开了一块巧克力的外包装,将它放进了嘴里。

   “味道好棒。”咀嚼了几下,龙葵忍不住由心的赞叹了一声:“哥哥,这是龙葵千年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千年以来?”沈枫又是无奈的一笑:“这么说,你已经有上千岁了。那你保养的还真好。快把那些巧克力吃掉吧,就当是晚餐了。估计,我们今晚找不到什么东西吃了。”

   “嗯。”龙葵轻笑着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剩下的几块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收到一条浅蓝色的手帕里包好,贴身放了起来。

   “你收起来干什么?我给你是让你吃掉,补充体力的。”沈枫看到龙葵的奇怪举动,不觉好奇的问道。

   面对沈枫的疑问,龙葵浅浅一笑,开口答道:“哥哥给的巧克力,对龙葵而言太珍贵了。龙葵不舍得一次吃完。”

  “怎么就不舍得了。我这里还有一整盒呢。快吃吧。这么冷的天,不补充点儿热量,熬不过今夜的。”说着话,沈枫晃了晃手中的巧克力盒子,以示自己储备充足。

   “不必了,一块足够了。龙葵不能太贪心。前世哥哥是景天的时候,龙葵就是因为太贪心,想得到的太多,才会被邪剑仙利用。险些害了雪见姐姐,更险些害了整个苍生。还好哥哥是厉害的救世大侠,才阻止了一切。从那以后,龙葵总是告诫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太贪心。太贪心的话,上天都会惩罚你的。”话说到这里,龙葵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分明多了一种沈枫读不懂的忧郁。

  “若兰,你……”

  “哥哥,龙葵真的不是你所说的那位若兰姑娘。”龙葵又一次打断了沈枫,继续说道:“而是你千年之前的妹妹。可能到现在,你依旧不明白龙葵在说什么。现在,龙葵就把一切告诉你。”

   说着话,龙葵努力的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篝火许久,才喃喃开口道:“这所有的一切,要从千年之前的古姜国说起……”

2013-12-17 12:20, 5楼

第三章 她不是若兰

  龙葵的故事,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小木屋外的天已经已微微放亮,屋中的篝火渐近燃尽,才算慢慢接近尾声。

   “后来,在桥边和哥哥分开后。龙葵并没有听哥哥的话去投胎转世。因为龙葵听说人去投胎的时候,会被要求喝下一碗孟婆汤,忘却自己前世里所有的记忆。龙葵实在不舍得忘记哥哥,便没有去。”

   “那你去了什么地方?”沈枫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龙葵的故事里,忍不住低声问道。

   “开始的时候,龙葵一直徘徊在阴阳两界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直到没过多久,龙葵便听说哥哥也……”

   说到这里,龙葵不自觉地停顿了下来,好似不愿意说出后面的半句话。她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后来,龙葵还是去了鬼界,想去那里找到哥哥的灵魂。虽然,龙葵真的已经尽力了,可是还是晚了一步。等到龙葵赶到的时候,哥哥的魂魄便已经去投胎了。也在那个时候,鬼界的鬼差发现了龙葵。他们开始拼命的追龙葵,要龙葵去转世,要龙葵喝下那碗可以忘记哥哥的孟婆汤。龙葵真的好害怕,龙葵不要忘记哥哥。所以,龙葵就一直跑,一直跑。结果,跑着跑着,就误打误撞的撞进了那片徘徊在阴阳两界之间的妄虚之境。在那里,龙葵发现了妄虚之境可以穿越时空的秘密。再然后,龙葵便开始利用妄虚之境的各处结界,找寻哥哥的转世。一次不成,便再寻一次。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龙葵终于找到了你。”

  说到这里,龙葵那原本已经黯淡的眼眸猛的闪过一丝希冀。她抬眼望向对面的沈枫,眼眸里闪耀着说不出的满足与幸福。

   感觉到龙葵的注视,沈枫下意识的抬头同她对望了一下。接着,再次低下头,若有所思的将手边最后一点儿可以助燃的柴草丢进篝火里:“这么说,妄虚之境,是个类似时空隧道的地方。你是通过它,从千年以前的世界,穿越过来的古代人。你来找我,是因为我的前世,还有我前世的前世,都曾经是你的哥哥。”

    “可以这样讲吧。”龙葵默默的点了点头:“哥哥,你现在终于明白一切了吧。”

  “算是明白了吧,就是有点儿意外。我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和自己前世妹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沈枫无奈的笑了笑,继续问道:“那,我们现在在哪儿?”

  “我想,我们该是在妄虚之境的边缘地带。我们该已经从结界处,进入了另一个时空。这里可能是不同于哥哥所处时代的任何一个年代。”

  “你的意思是,我们可能已经回到了古代。”沈枫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有些诧异的问道。

   龙葵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谈到这里,沈枫再次意味深长的看了龙葵一眼,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事情发展到现在,虽然沈枫还不能完全相信眼前这个蓝衣女孩的故事。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便是眼前的这位龙葵妹妹,并不是邱若兰。经过一夜的相处,沈枫已经发现这个女孩身上和若兰的太多不同。若兰是个阳光快乐的女孩,她爱说爱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就像一朵朝气蓬勃的向阳花。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却显得太过安静,眉宇之间总是隐藏着那么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犹豫。宛若一株忧郁的马蹄莲,让看不透,也读不懂。

  

2013-12-17 12:21, 6楼

“吱呀”一声,小木屋的门还是被推开了。沈枫和龙葵来到了屋外。沈枫觉得,不管怎么样她们都要四处看看。至少,她们该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处。

   但是,只是开门的一瞬间,沈枫便惊呆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夜过后,外面竟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晨曦的映射之下,远山,树林,近地里的一切事物,都已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衣,大地一片银装素裹,那景色真是分外的迷人。

   沈枫踏着不算太厚的积雪向前走了几步,蓦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迎面袭来。他抬眸一看,原来雪还未停止。冷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那感觉清清凉凉的,放佛在瞬间带走了人一夜的倦意。沈枫不觉深深的吸了口气,享受着这大都市少有的清新。

  “下雪了。真的下雪了。龙葵已经好久没有看过雪了。”

  沈枫耳边响起欢笑声的同时,蓝衣女孩已经兴奋的冲入了簌簌的雪中,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伸出手,去感受那由半空里纷纷扬扬而落的雪花。

   “哥哥,你快看呀。这雪花儿,真的好美呀。哥哥,你快来看呀。”

   望着女孩天真无邪的笑容,沈枫再一次怔住了。风雪中,眼前的一幕似与记忆中的某些片段出现了重叠。那一片片飞舞的雪花里,蓝衣女孩的身影开始变得不那么真切,渐渐的化为另一个穿着浅色羽绒服,戴着毛绒帽子的熟悉身影。

  “阿枫,你快看,下雪了。你知道南方多久才会下一次雪吗。我们可以碰到,真是走大运了。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拍照。我们得永远留住这美丽的瞬间。”

   “阿枫,我真的太爱这雪景了。以后,你能每年都来陪我看一次雪吗。雪到哪里,我们就追到哪里,多浪漫。”

   “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那好,我们说准了。不许赖账。快来,我们去堆雪人。”

   猛然间,沈枫的心头一疼,本能想要伸手抓住风雪中的那些幻影。只可惜,他伸出手抓到的,只有雪。

  清醒的瞬间,雪已在在掌心融化了。一股冰冷的寒意,由手掌传递到心间,将心冰的有些隐隐的疼。记忆底,去年冬天,他和那个女孩最后一次看雪时,她那有些落寞而又悲伤的神情又一次在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天的雪像今天一样大,在那棵雪松下,她倚着他的肩头,陪他一起静静的坐着,任雪无声的落满了她们的衣衫。

   “阿枫,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这已经是我们一起看雪的第三个年头了。再看几次,我就变成老姑娘了。真的不知道,我变老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来这里看雪。阿枫,你说是不是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像这雪花一样。越是美丽,就越留不住。你抓的越紧,它融化的就越快。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好想永远留住这份美丽。就像现在这样……和你一起……多好。”

   风,更大了。回忆像是脆弱的沙堡一般,在瞬间被吹的的支离破碎。然后,沈枫的心再一次痛到了无法呼吸。

  其实,就在那一刻,他多想告诉她,他心底埋藏的一切秘密。他多想对她说,他愿意帮她永远留住这份美丽。只要她愿意,他可以一直像这样陪她看雪,直到她们一起慢慢的老去。可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深深的知道这个世界的现实。他明白,爱一个人,要讲究资本。那个时候,他真的没有资格去说那样的话。

  然后,到了来年的春天,她把她最好的闺蜜介绍给他。她笑着说。他也老大不小了,再不结婚,就真的讨不到老婆了。那个女孩很漂亮,性情也很随和,方方面面的条件都不算差。但他没去见面,只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再到秋天,他便收到了她亲手送来的请帖。

   老实说,收到请柬的那天,沈枫真的没有太多的意外。因为他一直知道,迟早会有这样的一天。那临时准备来的求爱,即便去实施了,也没可能改变任何的现状。他只是有些遗憾,这一天,为什么要来的这样的快。为什么,上苍不能再多宽容他几个,可以陪她一起看雪的冬天。

2013-12-17 12:21, 7楼

 “哥哥,你怎么了?”龙葵的声音,打断了沈枫的思绪。当沈枫回过神来,女孩已经一脸关切的站在他对面,轻轻的问他:“哥哥,你又想起那位姑娘了?”

   “没有。”沈枫勉强一笑:“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会忽然下雪。另外就是,我们的早餐怎么解决,光吃巧克力可不行。”

   “原来哥哥是在担心这个。”龙葵长长的松了口气:“哥哥,你回房间稍做休息便好。龙葵这便去寻些吃的回来。”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有它在,龙葵去去便回。”说着话,龙葵抬手在一旁的空地上一挥。

   瞬间,一个巨大的,青紫色的剑影,出现在了沈枫的眼前。沈枫打眼一看,那剑影足有三四米长,半米多宽,能够悬空停留在距地面几十厘米的地方,而且还在不停的,微微的颤动着。

   “这是?”沈枫望着那剑影,惊讶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是魔剑,哥哥忘记了?”龙葵朝沈枫淡淡的一笑:“虽然祭剑的时候,魔剑的剑身被毁,但它的剑魂还在。这些年来,就是它陪在龙葵身边,帮助龙葵寻找哥哥的转世的。另外,可以突破虚妄之境的各处结界,也全靠的是它。”

   龙葵的说话到这里,悬在半空里的剑影居然一下子竖了起来,围着龙葵和沈枫转了几圈,好似在回应龙葵刚刚的话。

   龙葵朝着剑影,微微一笑:“找到哥哥,你也开心对不对?”那剑影似能听懂龙葵话,剑首居然如人一般,点了点头。

   沈枫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不由的吓的后退了几步。龙葵见状,忙对魔剑道:“快回去,你吓着哥哥了。”魔剑闻言,竟有些惶恐的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然后听话的又平浮在了地面之上。

  “哥哥,你别怕。它是不会伤害你的。”龙葵柔柔的一笑,示意沈枫什么都不必担心。

   在龙葵的示意下,沈枫又仔细的看了看,那悬在地面上的巨大剑影。他真的从未见过类似这样的东西,不由得问:“这东西是靠什么操控的,磁力吗?像是磁悬浮列车?”

  “魔剑可以悬在半空中,靠的是它本身的魔力呀。这个,哥哥以前是知道的。至于,磁……悬……车,那是何物?“龙葵似乎没听懂沈枫的话,忍不住好奇的歪着脑袋反问他。

   沈枫侧目看了龙葵一眼,不由的一阵苦笑。他说他的现在科学,她讲她的魔力仙法。看来,她们两个人的交流,真的很难停留在一个频道上。

  “不管它是什么,你是准备用它去找吃的东西,对吗?”沈枫再次打量了那剑影一番,有些担心的问道:“不过,这东西真的安全吗?”

   “哥哥放心吧,没事的。”龙葵自信的一笑:“魔剑就算日行千里也是没问题的。说起来,龙葵真的好怀念哥哥用魔剑载着龙葵,一起四处闯荡的日子。”

   “我之前,用这东西,载着你,飞过?”沈枫又是一脸的惊诧。

  “当然了。”龙葵笑道:“哥哥,以后你会慢慢想起来的。你现在先回房间里去,龙葵去去便回来。” 说着话,龙葵一下子跳上那虚无的剑影,御剑而去。

  沈枫想试着阻止龙葵却没有成功。他只得微微叹了口气,目送她离开。这个同若兰有着一模一样容颜的女孩,给他带来的惊讶和震撼,真是一次比一次强烈。他真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令人不可思议的秘密。

  而关于是否他还可以回到自己从前的那个世界,他已不怎么在意了。对他而言,没有了若兰,在哪里,都一样。

2013-12-17 12:22, 8楼

第四章 同病相怜

   龙葵走了以后,沈枫并没有回木屋。他在附近努力的寻找着一切可以证明,眼前的这一切,不过是若兰的一场恶作剧的证据。可结果,让很让他失望。

   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没有飞机,更没有林立的高楼。即便站在附近的最高的地方,也只能看到远处古朴的村庄燃气袅袅的炊烟。世间没有人能有这样的能力,为了一个玩笑,抹去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的现代化痕迹。

   在风雪中不知走了多久,沈枫觉得累了。蓦然抬头,眼前又一次出现了那个熟悉而简陋的小木屋。原来,他转了一圈儿,竟又回到了原点。唯一不同的是,不知何时,在破败的小木屋旁已多了一个佝偻的身影。风雪中,那人的样子看不清楚,只是隐约可以分辨是个老人。

   沈枫下意识的走近了,一张熟悉而苍老的脸映入眼帘。他不自觉地倒吸了口凉气,这人竟是那个卖混沌面的老头。

   “老伯,怎么是你!”

   “呵呵,小伙子,咱们真是有缘。又见面了。”老者微微一笑,转脸望向沈枫:“怎么样,我的馄炖面,味道不错吧。”

   “你到底是谁?”

   “我。”老者再次神秘的一笑:“我不过是个与飞蓬将军无关紧要的人。而她,我猜……却该是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吧。”

   说着,老者稍稍直了直身子,抬起右臂在身前横着一挥。顿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两人眼前的半空里,随着老者手指的滑过,开始略过了道一浅浅的光。而那些飞舞在半空里的雪也在这一刻,似活了一般,慢慢的聚拢在光的周围。光与雪的交汇之处,逐渐的发生了更为奇异的变化,渐渐的,幻化成一副副亦真亦幻的画面。

   “是若兰!” 沈枫看清了画面里的人,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继续凝心的去看半空里的那些若有似无的画面。

  只见庄严的礼堂里,若兰正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在伴娘的陪同之下,通过一条长长高台,缓缓的走向对面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而周围则满是成群落座的宾客亲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是若兰的婚礼!”沈枫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十点二十八分。这该正是整个婚礼最高潮的部分。他怎么也没想到,即便他逃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也逃不开这些他做梦都想逃掉的画面。

  望着画面里那对儿幸福的新人,沈枫的心再一次的有些疼。曾经,他是发誓要若兰为自己穿上那身洁白的婚纱的。可经历了四年的相处和苦苦追逐,他最终却只能看着她,同另一个男人,在这圣洁的礼堂里,一起许下爱的誓言。难道,这就是那么认真地爱过四年,该有的结局吗?

  雪,更大了。幻境里的画面也更清晰了。 沈枫蓦然觉得,那圣洁的白色婚纱穿在若兰的身上真的好美,美的甚至让人有几分心疼。

  自己最爱的女孩终于幸福了,此刻是该高兴的吧。可是,心却为什么还是会那样的疼。大概,始终还是放不下吧。毕竟,曾那么深的默默的爱过四年。

    那么,是该恨她吗。因为,她辜负了他对她四年的感情?可这一刻,他想恨,却又怎么恨也恨不起来。

  曾经给她的爱,已经深深的沁到了骨子里。即使挖空了这个躯壳,还是会存在在灵魂里。去恨她,怎么可能?

  终于,幻境里的女孩和她新郎,在无数欢呼和掌声中,慢慢的亲吻在了一起。他又一次看到了女孩幸福的笑容。

   望着女孩甜美的笑颜,沈枫像是在瞬间顿悟到了什么。然后,他竟随着画面的女孩一起笑了。这一刻,真的不再有任何的不甘和幽怨,不再有任何的遗憾和恨,有的只有最虔诚的祝福,祝福她从此一生幸福。

   而这场正在另一个时空举行的最圣洁的婚礼,对这个风雪中男人而言,已毫无悬念的变为了一场世间最华美的葬礼。葬心,亦葬爱。

    簌簌的雪中,他就这么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曾令他魂牵梦绕了四年,却最终属于别人的女孩,说出了自己此生对她的最后一句话:“若 兰,祝 你 幸 福。”

2013-12-17 12:23, 9楼

“呵呵,祝你幸福。”沈枫身旁的老者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他的身边,同他一起注视着半空里的那些幻境:“小伙子,说实话。事情发展到了今天,你后悔吗?”

   “后悔?”沈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呵呵,四年里,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还是成了别人的新娘子。”

   沈枫侧目看了看身边的老者,然后再次将目光转向幻境里女孩那熟悉的笑颜:“其实,我一直只想要她幸福。如今,她终于幸福了,我便没有遗憾了。至于这幸福是不是我给的。真的不重要。”

   “呵呵,年轻人的境界到挺高的。”老者捋着花白的胡子笑了笑:“小伙子,如果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此刻就去到他们的婚礼现场。你愿不愿意,去试着阻止这场婚礼。然后,向她说明一切,为你的这段感情,去做最后一次努力。也许,有些事情,会有回环的余地的。”

   沈枫用有些异样的眼光看了老者一眼:“老伯,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者笑着用手掸了掸自己肩头的雪:“莫管我是谁。我只问你,愿不愿意。我姑且告诉你,我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我想,不必了。”沈枫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勉强的一笑:“既然,若兰现在已经这样幸福了。我干嘛还要去打扰她。即使,我注定不能成为那个最终可以给她幸福的人,我也不想做一个去破坏她幸福的人。”

   “嗯,她已经很幸福了,干嘛还要去打扰她。说的有道理。”老者眯起眼睛笑了笑,接着抬眼望向一旁的小木屋:“既然那位姑娘不需要你,也能够幸福。那你为什么。不去注意一下,那些个没有你,就会不那么幸福的人呢。”

  沈枫闻言,下意识的朝着老者示意的方向望去。只见风雪中,一袭蓝色的身影,正站在小木屋前,眼巴巴的朝他们这边望着。那个人,正是龙葵。

  雪中,那件略显单薄的古装蓝色衣裙依旧是那样的不抗风。虽然女孩在极力的坚持着,但风雪中那娇小的身影,还是忍不住的在瑟瑟的发抖。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沈枫忍不住问道。

  “她一早就回来了。只是一直在等着你。”老者微微的笑了笑:“等着你,做出一个既关乎你,也关乎她的,至关重要的选择。”

   “什么选择?”沈枫继续问道。

   “是走,还是留。”老者满是怜惜的看了不远处的龙葵一眼,然后转向沈枫:“现在,我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要么离开这里,回到你自己的时代,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要么留下,陪陪这个,为了你苦守了两世三生的可怜女孩。”

   “回去?留下?”沈枫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风雪中小木屋前的龙葵的身影。心竟再次有些不自觉地疼。同时,一些好似并不属于自己的情感忽然涌了上来。让他不由得,一步步走近那个娇小的蓝衣身影。老者望着沈枫离去的身影微微的笑了笑,低声自言自语道:“不错,不错。至少,他还是记得她的。”

    风雪中,男人的身影终于驻足在蓝衣女孩的身旁。而目光交汇的瞬间,沈枫竟能在这一刻,清晰的分辨出龙葵和若兰的不同。虽然她们两人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容颜,但此刻他就是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是龙葵而不是若兰。

   “哥哥,你要跟老神仙走了。对吗?”说着话,龙葵不自觉地低下头,鼻子抽动了一下,像是想哭,又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沈枫的心像是瞬间被什么东西抓紧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用力裹在龙葵身上:“回来为什么不进屋。下这么大雪,还在外面,你不冷吗?”

   “不冷。”龙葵默默的摇了摇头,然后强忍着颤音,微笑道:“龙葵只想,再多看哥哥几眼。要是哥哥真的决定跟老神仙走了,那龙葵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哥哥了。龙葵怕现在不看,以后便连再看到哥哥的机会也没有。”说着话,龙葵虽然还在违心的笑着,但眼泪已经不自觉地留了下来。

   感觉到自己落泪,龙葵像是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她赶忙擦掉眼泪,再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哥哥,对不起。龙葵不该哭的。哥哥就要回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争取自己的幸福了。龙葵该高兴才对。哥哥记住,一定要成功。龙葵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听到这四个字,沈枫一下子怔住了。这不正是,他刚刚在幻境前对若兰曾说过的话吗。恍惚间,沈枫忽然有种和龙葵同病相怜的感觉。毕竟,她们的命运和曾走过的人生,真的有太多的相似。

  一样的痴心,一样的执着。一样的欲求不得,欲罢不能。命运要他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际遇的可怜女孩,这难道是上苍的有意安排吗?

2013-12-17 12:23, 10楼

“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这么辛苦找到了我,你就肯这样让我走掉。”男人几乎是下意识问出的这句话,似乎根本就没经过思考。

  “只要哥哥幸福就好。龙葵没事的。”龙葵还在艰难笑着,只是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龙葵……真的没事的。能够和哥哥再团聚这样的一夜,龙葵……已经很满足了。不可以贪心,真的不可以太贪心。”

  “上千年的等待,只换回一夜的团聚。这也叫贪心吗。”沈枫轻叹了一声,为龙葵擦去了脸上的泪痕:“你真的比我还傻。”

   “龙葵不傻。龙葵终于找到了哥哥,这便已经足够了。”风雪中的女孩顿了顿,继续说:“不过,在哥哥临走之前。龙葵可不可以有最后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沈枫下意识的问道。

   “要龙葵为哥哥准备一顿早餐。”龙葵微微笑了笑:“龙葵不想哥哥,饿着肚子上路。”

   “只想帮我准备一顿早餐,这就是你最后的要求?”沈枫有些惊讶的望着龙葵。怎么也没想到,她最后的要求居然会是这个。

   望着女孩,几近恳求的目光,沈枫再次回忆起了刚刚她在小木屋里的那些故事。锁妖塔里千年的孤守,两度跳入剑炉无悔的牺牲,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穿越数世的轮回,只是为寻觅和守住她心中的那个,永远也没办法忘记的哥哥。这般傻傻的痴情女子,在现代怕是早已绝迹了吧。

  回复20楼2013-12-14 01:10删除 |为葵而生靖慈擦身3雪中,沈枫默默的望着龙葵,心中像是有无数的浪涛在汹涌澎湃。他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觉得,他忽然想要照顾她。

   “不可以吗?”看身前的男子许久没有回答自己,龙葵有些担心的望向他:“如果哥哥急着要走,龙葵可以尽量快的。只需一刻钟,不……半刻钟便好。”

   “放心,我不急着走。”沈枫微微一笑,给了龙葵一个安心的眼神:“对了,你都找到了些什么吃的。”

   “这个,附近正在闹灾荒。找吃的,真不大容易。不过,龙葵带回来的吃的。肯定足够哥哥这一餐吃好的。”

   “肯定足够我一餐吃好。”沈枫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微笑着问道:“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以后?”龙葵愣愣的望着沈枫:“哥哥不是吃完这餐饭便要走了吗?”

  “走?谁说我要走了。”沈枫微微一笑:“好不容易才穿越这么一次,傻子才走呢。”

    “哥哥不走了吗?”龙葵已经黯淡下去的眸子,又一次闪耀起希冀的目光。

   “ 嗯。”沈枫默默的点了点头:“我……”

   “太好了!”

   沈枫的话未说完,便被龙葵兴奋的叫声打断了。同时,女孩已经情不禁的抱住身前的男子。又是哭,又是笑,简直都不知道该拿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应对眼前这突然的幸福变故。

   而沈枫此刻只觉得,这娇小的蓝衣女子,力气真的好大。大到,他几乎有些承受不住。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古代的美女的熊抱,也这样的厉害。

  “那个……龙葵”沈枫艰难的挣扎着:“别这么紧……骨头要断了。”

   “啊!对不起,哥哥。”感觉到自己力道大了,龙葵赶忙放开沈枫:“真的对不起哥哥,龙葵太高兴了。真的太高兴了。”

   沈枫稍稍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勉强一笑:“没事。没想到,你人不大,力气还真不小。”

  话说到这里,沈枫又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那位老者。沈枫觉得,既然自己决定留下了,怎么也该去跟人家说一声。于是,他转身便想回去老者的身边。不料,他身子一动,还未迈步,手臂便被龙葵猛的拉住了。

  沈枫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见龙葵正怯生生的看着他。好似在无声的质问他:“你不是已经说不走了吗。为什么还要离开。”

  沈枫微微一笑:“放心,我不走。我就是回去告诉那个老人家,我的选择。”

  “嗯。”龙葵默默的点了点头,却没有松手的意思。好似害怕,只要她一松手,沈枫就会立刻反悔,起身逃走一般。

   沈枫无奈的一笑:“我真的不走,我发誓。”

   “嗯。龙葵相信哥哥。”龙葵再次很认真的点点头,但抓着沈枫的手却不自觉地变的更紧了。弄得沈枫真是既好笑,又无奈。

   最终,沈枫没办法了,只能带着龙葵,两人像是连体人一般,一步步的来到不远处的那个老者身边。

   “呵呵,怎么样小伙子,决定了没有?是走,还是留?”

   沈枫微微一笑,又看了看身边的龙葵:“决定了。我想,我要留下。”

   “真的决定了?不后悔?”

   “嗯,决定了。”

   “老神仙,我们有过约定的。只要哥哥自愿留下,你就不能再带他走。”龙葵忽然打断了沈枫和老者的谈话,有些颤抖的说道:“这是我们先前约定好的,老神仙你……不可以反悔。”

   说话间,龙葵几乎已把沈枫的整条胳膊扯进自己的怀里,像是生怕有什么人,会忽然跳出来,把沈枫从她手里抢走一般。

   “呵呵呵。”看到龙葵的模样,老者无奈的笑了笑:“放心吧,丫头。小老头我说话算话。他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再带他走了。”话到这里,老者又转向沈枫:“年轻人,好人做到底。临走,我再送你些礼物吧。”

   “什么礼物?”沈枫不由得问道。

2013-12-17 12:41, 11楼

帖子改正格式,从发一次。通知大家搬家。
@风清扬566 @高高的小傻 @007一菲 @歌诗新兰LC @好6821527

2013-12-18 01:54, 27楼

第五章 这个妹妹会吃醋(上)
  
 
  “什么礼物?”沈枫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呵呵,其实说是礼物。不如说是物归原主,更贴切些。”老者呵呵一笑,抬手一挥,顿时在一旁的空地上,出现了两个旅行袋和三个大号的箱子。

   沈枫很快认出那两个旅行袋是他的行李,至于那其他三个箱子,该是后备箱里的东西。沈枫的车是借来的,车子的主人是他的室友加铁哥们“胖子”。所以,那三大箱东西,多半是归胖子所有的。

  “好了。”老者轻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能拿的,我都帮你拿过来了。至于那个有轮子的大号的铁疙瘩,我已经送它回该去的地方了。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那个东西,该是你的那位胖胖的朋友的吧。”

   “对,那是胖子的。”沈枫点头道:“你把车给他送回去了?”

  “嗯。”老者再次点点头:“明天一早,他就会发现那个东西,已经完好无损的回到了它该在的地方。至少,他不会再为你借他东西有去无回,而过分的着急。”

  “老伯,这两包东西是我的没错。但是,这几个箱子,也是胖子的。麻烦你也给他送回去吧。”沈枫打断老者,盯着那几个箱子道。

   老者闻言,再次微微一笑:“我要是你,就把这些箱子留下。因为现在,你们可能比你的那位胖胖的朋友,更需要这些东西。”

   “更需要这些?这里面是什么?”沈枫自言自语到了一句,下意识的离近了那些箱子。只见三个箱子中,两个稍小些的装的全是各类的食品,饮料,还有啤酒。而那最大最重的箱子里,是一些用来野营的户外用品,常用野外求生工具,基本上全有了。甚至,还有个专作露天烧烤用的烤架和一些块状的木炭。
  
   其实,要说从胖子的后备箱里找到些吃的,沈枫到底不怎么意外。毕竟,胖子这个人,除了爱吃,还真的就没了别的爱好。可从他后备箱里,翻出这么多野营的工具,还真是让沈枫意外不少。他有点儿想不通,胖子弄这些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见沈枫看过了那些箱子里的东西,老者轻笑着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好了,该做的,我终于做完了。你留下,我该走了。”说着,他又朝着沈枫和龙葵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这才慢慢过身离开。

       
   飞舞的雪中,老人的那佝偻的身影,渐行渐远,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沈枫蓦然觉得,他的背影有些眼熟。放佛是在记忆最深底的某个地方见到过。可当他仔细去回忆自己到底是何时见过的时候,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直到老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远方,雪天相接的地方,沈枫这才渐渐的回过神来。“龙葵,你说他是神仙。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仙?”

   龙葵也朝着老者离开的方向,幽幽的看了一眼,低声道:“哥哥,这个龙葵也不清楚。不过,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神仙。当初,龙葵刚进入妄虚之境的时候,他帮过龙葵很多。可以说,没有他,龙葵便找不到哥哥。”

   “那,他就没有向你透露过一点儿,他自己的身份吗?”沈枫继续问道。

   “没有。”龙葵默默的摇了摇头:“龙葵有问过他很多次,但他一直不肯说。他直说,他一直在等一个人。”

   “一个人?”沈枫下意识的看了龙葵一眼。

  “嗯。”龙葵默默点了点头:“哥哥,你有没有觉得。那个老神仙,好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他呀。”

   “我想,应该没有吧。”沈枫再次将目光投向老者远去的方向,一时思潮迭起。

   交谈之间,无声的雪,已经将地上的行李和箱子,掩没了大半。沈枫抬眸看了看灰白的苍穹,半空里飘落的雪花,似乎比刚才更大了些。大片大片的雪,飘零在半空里了,像是无数飞舞的白色羽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看样子,今夜搞不好会来场更大的雪。
    
   不管这位老神仙是谁,沈枫真的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帮忙拿来了车上的这些补给。他和他这位刚刚相认的龙妹妹,今天晚上的日子,可就有的熬了。万事还都要向好的方面想,至少今夜不用再挨饿受冻了。

   想到这里,沈枫不觉微微松口气,接着转向龙葵:“龙葵,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拿进屋子吗?”

  “嗯。”龙葵松开沈枫的手臂,用力的点点头:“没问题的哥哥。龙葵能帮忙。”

  沈枫微微一笑,率先伸手拽过一个箱子,开口道:“那好,我来搬这些箱子吧,它们比较重。你负责拿那两个旅行袋就行了。”

  就这样,两个人分了两次,才把外面的两个行李袋,三个大号的储物箱,搬进了小木屋里。回房之后,沈枫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的行李,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的摆出来,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而龙葵则在一旁很认真的看着。

  对于这位千年前的龙妹妹而言,沈枫从旅行袋里拿出的每样东西,她都充满了好奇。很多东西,她也都是第一次见到。没过多久,女孩的好奇心便战胜了一切。她也不由得,开始同沈枫一起,摆弄起那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奇东西。

   “哥哥,这个是什么?”

   “那是剃须刀,刮胡子用的。”

   “那,这个呢?”

   “噢,那是领带。跟刚刚放在那边的西装是一套的。”

   “西装是什么?”

   “西装是衣服,用来穿的。”

   “找到了。”谈话之间,沈枫忽然兴奋的叫了一声。然后,从自己的一堆衣服里,挑出了一件稍微厚实点儿的褐色的外套。

   “龙葵给,穿上这个。”沈枫笑着将外套递给龙葵:“双层加厚的。比你披的我那件,暖和多了。这边还有帽子,手套,你也拿着。”

   就这样,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龙葵便被沈枫几乎从上到下的,“全副武装”起来。弄得没有一点儿先前的古装的味道了。这乍一看,还真跟个穿了男装的都市女孩,没有一点儿的区别。

  有了沈枫的这副行头,龙葵似乎真的比刚才暖和多了。不过,她情绪却在瞬间低落了不少,好似不大愿意接受这些现代的衣服。沈枫察觉到了龙葵的异样,忙开口问道:“怎么了?不喜欢这些衣服吗?”
  
  “不,龙葵……很喜欢。”说着话,女孩口不对心的看了沈枫一眼,然后又慢慢低下头,喃喃的说道:“只是,龙葵真的一定要穿上这些奇怪的服饰吗?难道,龙葵穿广袖流仙裙不好吗?”

   “好呀,谁说不好了。这广……什么什么裙的,穿在你身上真的很好看。”

   “是广袖流仙裙,哥哥怎么连这个也忘了。”龙葵打断沈枫,开口纠正道。从声音上看,似乎有些隐隐的不高兴。

   “对,广袖流仙裙。”沈枫尴尬的笑了笑:“它挺好看的,不过就是太薄了。只穿它,会被冻坏的。而且,我又没让你不穿它。我是让你把那些外套穿在它外面。这样,不是暖和些吗。”

   听罢沈枫的话,龙葵没什么反应,依旧低头不说话,而沈枫也不敢再多问。两人就这么僵着,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怪异。

   过了大约两分钟,龙葵终于再次抬眸看了沈枫一眼,才低声的问道:“哥哥,如果龙葵猜的没错。龙葵穿的这件外套,是那位若兰姑娘送给你的吧?”

   “ 啊!你怎么知道的。”沈枫有些惊讶的望着龙葵:“你怎么知道这是若兰送我的。”

   “ 因为龙葵在这件衣服上,感受到了她的气息。还有其它的一些东西。”话说到这里,龙葵的眼眸里,忽然的闪过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浅浅的红,不过很快便又在瞬间消失了。

   沈枫并没有察觉到龙葵的变化,只是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直到过去将近半分钟以后,他才微微叹口气,沉声道:“没错。这是她送我的。”

   一旁的龙葵看了沈枫一眼,然后再次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她的心内有些挣扎,也有些矛盾。她知道,自己这样无端的逼问哥哥的是不好的。但是,她又控制不住的,想要知道哥哥和那个若兰姑娘更多的故事。
  
   龙葵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反正,察觉到哥哥心中有还其他的女孩子,她就是不开心。而且,这种不开心,仿佛比当日在雷州时,得知哥哥和雪见在一起的时刻,又更胜了几分。

   外面的风,更大了。破烂的门窗被风吹的“咿呀”作响,好似在替什么人宣泄着什么。
  
   沈枫轻叹了一声,随手将地上被自己丢的七零八落的衣服整理起来:“前年,年关的时候,我回家,她来车站送我。在我临进检票口的时候,她送了我这件衣服。她说,这原本是给他弟弟买的,因为买大了穿不上,就便宜我了。”说到这里,沈枫不自觉地,看了龙葵披着的那件外套一眼,好似又回忆起了那日女孩在送他衣服时候的俏皮的笑脸。

    “上车之后,我试了试那件外套,真的挺合适的。当时,我还傻乎乎的得意,以为是我傻人有傻福,正好能穿上若兰不小心买大的尺寸。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若兰是独生女,她根本就没有弟弟。后来,我还知道,她曾偷偷找胖子,问过我衣服的尺寸。”说到这里,男子的目光不自觉地的黯淡了下去,眼眸里又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犹豫。

   “哥哥,对不起。龙葵又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龙葵有些自责的看了看沈枫,似乎对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后悔了。

   “没事,不关你的事。”沈枫微微一笑,稍稍收敛了一下心情:“你不想穿它,就是因为它是若兰送给我的。”

  “也不是。”龙葵慢慢低下头,略带醋意的说道:“龙葵只是有些羡慕那位姑娘,可以让哥哥这样的挂心。即便她已经……哥哥还是对她念念不忘的。她送的东西,一直留在身边。这衣服至今还如新的一般,我猜哥哥,该是很珍惜这件衣服的吧。”

   听到这里,沈枫不觉有些惊讶的看了身前的女子一眼。莫非,她吃醋了。

   被龙葵这么一弄,沈枫顿时有些糊涂了。她不是他前世的妹妹吗,怎么还会为自己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吃醋。而且,从龙葵先前的故事里,沈枫也隐隐的感觉到,她对龙阳和景天的情感,似乎不只是兄妹之情那样的简单。其中,好似还夹杂着些别的什么东西。他忽然有点儿想不透,自己的前世,和这女孩儿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关系?而他以后,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同她相处呢?

   也在这同时,对面的龙葵看沈枫许久没有开口说话,这心里也不觉有些打鼓。她开始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贪心。

   刚刚以为哥哥要走的时候,最大的期望,不过是再为哥哥准备上一餐早饭。现在,哥哥非但留下了,而且要永远为她留下了。她本该开心,本该再无所有才是。但是,她却并未因此满足,反而又开始纠结哥哥和其他女孩子的过去?甚至于,内心的那个红色的自己,还冒出了些想要把哥哥再次“据为己有”的野心。龙葵真的有些害怕,她这般的“得寸进尺”,会不会就此惹恼了哥哥。

  就这样,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好半天,都没说话。直到龙葵在不经意间,注意到沈枫手边的地上,有个亮亮的东西。她才率先忍不住的打破了沉默:“哥哥,那个会闪光的,黑色的,扁扁的,怪东西是什么呀。”

  

2013-12-18 01:55, 28楼

这边也是,明天再来A大家。
点击数5,顶贴数0,本页字数23988,总字数1071219 歌诗吧,为葵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