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70120『原创』特种男友【长/特种兵×医生/副驯鹿】

2017-01-20 22:23, 1楼

.
温热潮湿的汗液伴随着一声甜腻的喘息而逐渐落幕
.
男人笑着替那人拨开因汗液打湿的碎发
.
.
“现在,可以回答我...我们的关系了吧”
.
那人笑笑,摇摇头,下垂眼闪过一丝狡猾。伸手固定住那颗板寸脑袋
.
“我是你男人”
.
没成想那人不怒反笑,低头紧紧握住身下人的手
.
“你是我男人,我是你老公”

2017-01-20 22:25, 2楼

二楼致敬吧务以及度受,望不删。

2017-01-20 22:27, 3楼

这里叫我欧尼就成

.
脾气暴躁却不失温柔的特种兵教官
.
外热内冷内心有点扭曲阴影的外科医生
.
文长,慢热,原创。希望大家会喜欢



2017-01-20 22:28, 4楼

Chapter1 要当替补军医
.
武警总院的外科会议室里,边伯贤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点着头,倒不是他听得有多认真,半闭着眼睛,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打瞌睡
本就满脸愁容的外科主任眼睛扫了一眼,见没人主动开口,于是——
.
“那就伯贤吧,伯贤医术好,还有多年的临床经验,为人温和,最为不过了对不对?”
.
主任话一落,其他外科医生频频点头,脑袋点的像个拨浪鼓
.
“对对对对对对!!!”
.
“那就这么决定了!”外科主任一拍桌子,呼,可算把这件棘手的事情解决了
.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去部队当三个月的军医,具体原因不太清楚,据说是他们市有个军区的女医生怀孕需要出来待孕,部队军医本来就稀少,这一突然待孕倒是给上面领导弄个措手不及,这临时也没个替补军医啊!于是,作为直系附属医院的武警总院就接到命令,派个外科医生过去帮忙,等接替军医到了再回医院
.
暂且不说去当军医给的奖励有多少,单凭去部队这一点,所有外科医生就打了怵
.
他们可是得到小道消息后就开始调查了,就派他们去当军医的那个军区,那可是这个市里的大型军区,尤其是那个军区里还有个全国数一数二的特种部队!
特种部队是什么?国家最优秀的兵种,军队最优秀最强壮的人,国家的先锋战士!那个个都是最野性的男人,你说就连平常到医院做检查的普通兵大声说话一瞪眼睛他们都害怕呢,更别提那所谓的特种兵了!
况且啊,他们外科包括主任在内总共就这么几个外科医生,这派谁去谁都不想去啊,外科主任不傻,自己肯定不带去的。这有家属的得到小道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去主任家塞红包送礼去了,笑话,说是三个月,这谁能保证三个月就回来?这家里还有妻儿呢,不行不行。
考虑来考虑去,加上送礼的,整个外科就剩边伯贤一个外科医生了
.
而且还是个单身贵族,简直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
其实倒也不是伯贤傻不明白事理,他压根就没在意什么小道消息。不过...单身贵族?呸!那只是给你们这些吃瓜的群众看的!
.
怎么说呢,就算是傻人有傻福吧,起码伯贤算是马上有傻福了。
.
所以,对于伯贤即将被外科主任派去当军医的这件事,以后就会有一个叫朴灿烈的军官恨不得亲手握握外科主任的手,太他妈感谢你把他派来了!
.
.
中午吃饭的时候,边伯贤更加郁闷了,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
“所以说,你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你们主任派去当军医了?”鹿晗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重重的点点头,边伯贤表示他没话说
.
鹿晗叹了口气,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给他扔了过去
“多吃点吧,部队伙食可不一定有医院的好”
又叹了口气
“我就说你还不如趁早把你们主任受贿的事儿抓住然后递给院长,凭什么就派你去当军医啊?问都不问一声,怎么不派那几个人去?你呀就是太老实了,要是换我我指定不干啊!”
.
鹿晗有些气不过,他们主任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还经常受贿,伯贤性子温和,不爱与人争抢,这可好,老是欺负他,加班让他加,手术也接的多,这下好了,直接给弄部队去了!这尼玛软柿子也不能总捏一个啊!
.

2017-01-20 22:29, 5楼

.
“你那不是点子正嘛”边伯贤忿忿的咬了口鸡腿“你老爹帮你弄了个骨科副主任,谁知道没过多久原来的骨科主任退休了,你正好接替了”
.
“那也是我凭自己本事啊,关那老头什么事儿啊!要没本事那主任退休了也不能让我接替啊!”鹿晗瞪个眼睛看着边伯贤,这死孩子怎么好赖话听不出来!

这倒没错,鹿晗虽然家里有点势力不过作为医生来说他的确是名优秀的骨科医生。
.
“我觉得我迟早应该下班堵他揍他一顿!”
.
“哎哎哎,你别”喝了口汤顺顺嗓子“你还是消消火吧,我都没说什么呢,去部队就去部队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能把我吃了,就你那身手你要是把主任打了不得出事儿啊”抬头看了一眼鹿晗,眨眨眼,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
“鹿晗?”
.
“干嘛啊”揉揉左脸,语气有点不耐烦
.
边伯贤站起身走了两步,兑了兑鹿晗左脸上明显一小块青的地方,不出所料换来那人倒吸一口凉气
.
“小兔崽子你想干嘛!”
.
“你这脸怎么回事儿?”边伯贤坐回座位盯着他“昨天你不是没回家吗?按照常理你今天也应该是满面春风的回来啊,怎么了?昨天打架了?”
.
“别提了,昨天酒吧遇见了个智障!MD气死老子了!我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看得过去的妹子,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哎你说伯贤,就我这脾气我能受得了吗?我...............”鹿晗像是打开了话夹,边讲边比划,就怕边伯贤看不出来他昨天有多生气似的
边伯贤手搭在桌子上拄着脑袋,微笑着看着那个生动的人儿,有时候鹿晗动作搞笑了,眼睛也不由自主笑起来,这一晃都十几年了,那人还是没变,对他依旧这么好
.
一场‘话剧’结束,鹿晗喝了口水,有些微喘
.
“那你怎么还是受伤了?以你的身手,不应该吧”边伯贤将自己的那杯水递过去,鹿晗看都没看直接拿起咕嘟咕嘟干了
.
“就说点子背嘛!谁知道那家伙也是练过的!看样子还是专业的!”鹿晗有些委屈,拉过边伯贤的胳膊就靠了上去
“所以说,伯贤儿,看过这么多人我越来越发现还是只有你对我最好”
.
“好了别腻歪了,知道我好你还经常不回家?多少次我下班回家都是黑漆漆的,鹿晗我告诉你,再这样下去你小心肾亏!”边伯贤推推他,一手拿起餐盘起身往回收处走去
.
“伯贤儿这是心疼我了嘛?”快跑两步一手搭在那人肩膀“话说我们今晚出去聚一下怎么样?”
.
“不怎么样!我可不想被你带的肾亏”推开那个嬉皮笑脸的人儿“走啦走啦,下午不是还有一堆事儿呢吗,小心被投诉!我下午也有场手术,下班儿见吧”
.
鹿晗被推着走了两步,回头给边伯贤一个笑脸
.
“成!我下班儿找你然后带你出去玩!下午认真工作哦边医生”
.
“就你耍贫嘴!脸上记得抹药,抹什么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
鹿晗笑笑给了边伯贤一个OK的手势,转过身笑容就渐渐退了下去,对于别人,不是必要的时候不需要笑脸
这是鹿晗一直给自己的一句话。

.
目送着鹿晗回了办公室,边伯贤自己一个人倒也没事儿,溜达的走回五楼,刚出电梯就被一个小护士叫了过去
.
.
“边医生边医生!”小护士伸伸手
.
“怎么了?”
.
“听说你要被分到部队当军医了?”小护士一脸好奇
“是啊,你们都知道了?”边伯贤一瞬间又蔫了下去。其实他也不想去,废话,谁想去啊,那可是部队!军区!全是当兵的,各种各样的军人!你说人家每天都有固定的训练计划什么的,自己一个军医,是不是会很无聊啊,还不让出来,傻子才愿意去呢!
其实还有一个较大的私人原因就是边伯贤不得不承认他也不太想离开鹿晗,他对鹿晗是有依赖感的,而且算是比较浓的依赖感,怎么形容呢,可能鹿晗是他这十几年唯一的依靠吧
结果这么一想,他就更不想去了
.
边伯贤这么一泄气倒是把好几个护士都招了过来,哎呦,这不是欺负人嘛,这整个外科就这么一个帅的男医生,还给上交国家当军医了。
.
“边医生这么温和到了部队会不会受欺负啊?”一个小护士担心
.
“不会吧,兵哥哥应该会很好相处吧”
“那可不一定,你没听说啊,那儿可有特种兵在那个军区!特种兵是什么?那可是部队最优秀的兵,你说这最优秀 脾气这能太好吗?”
.
这个护士说的倒是没错,特种兵的确脾气有点不太好,这一点她们马上就能见识到了
.

2017-01-20 22:30, 8楼

Chapter2 遇到‘威胁’了?
.

边伯贤叹了口气,无视那帮小护士们的叽叽喳喳,拿着资料下病房巡视去了。
.
五楼的电梯‘叮’的一声响了,几个身穿迷彩服军靴的男人推着一个担架车霸气哄哄的走了出来,随后另一个电梯也紧跟上来,出来了几个护士,看样子是被落下的
.
“医生呢?赶紧给他做手术!”为首的那个男人开口,声音铿锵有力
.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情况?”急救室医生和几个小护士跑了过来,仔细检查一番,做了应急处理
“先给他送去手术室吧,等外科医生来了马上手术”
.
“什么叫等外科医生来了?!你们可看清楚了,这是枪伤!枪伤懂么!”男人一瞪眼睛简直要吃人
.
“您先别激动,现在患者比较多,所有的外科医生都在手术,我已经给他做过应急处理了,暂时不会有危险,等最近的外科医生出来马上就给他安排手术”
急救医生硬着头皮安慰了一下那个男人
.
“放他娘的屁!你们给老子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躺着的可是军区司令的儿子,公安局局长的亲弟弟,特警大队的大队长!他要是出了事情你们能负的了责任吗!”
这下倒是把所有医务人员镇住了,得,这回算是摊上事了,来了个大官,你说这天天都能看见穿迷彩服的或者特战服的,谁成想今天就来了个这么有势力的
.
朴灿烈也不是吓唬他们,反正这就是事实。别说什么做人要谦虚要低调,那都是扯淡!爷爷,爹妈,兄长又不是自己选的,有这个好身份凭什么掖着藏着?况且在现在这个虚荣的社会,有势力就是赢家!不服?不服给老子憋着!
.
朴灿烈和后面几个迷彩军人一起瞪着那帮医务人员,似乎下一秒就会扑过去,将他们撕碎。满脸的作战油彩还没来得及洗掉,似乎在向医务人员说明,来者不善啊
.
刚刚向边伯贤招手的小护士也在其中,低头小声的在急救医生耳边开口
.
“边医生现在应该还没去手术,要不先叫他过来应急?”
.
还未等急救医生回话,朴灿烈就眉毛一挑,马上开口
.
“谁是边医生?”
.
得,不愧是当兵的,耳朵真好使。小护士默默感慨了下
.
“边医生是我们的外科医生,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医术却是一流......”
.
“谁问你他的资料了!”朴灿烈被小护士弄的有些不耐烦,他这人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给他耐心磨没了,吃亏的可就是别人了“他人呢?”
.
“边医生一会一点半有个预约的手术,现在应该还在外面,如果着急的话应该可以将预约的手术延迟一下,刚刚他还在这儿来着,现在应该回办公室了吧......”
.
急救医生拉了喋喋不休的小护士一把,这孩子傻呀,没看见那个带头的脸凶的都要杀人了啊!
.
“你们两个!”回头指了两个迷彩军人“马上把那个边医生从办公室弄过来,计时两分钟”
.
话音刚落,俩人就跑了出去,看了一眼指示牌又看了一眼光荣榜,便准确的朝边伯贤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
朴灿烈看了一眼那些目瞪口呆的医务人员,轻笑了一声
.
“吓着了?他们可是我手底下最厉害最优秀的兵,要是等你们带他们去,黄花菜就凉了!”
.
.

2017-01-20 22:31, 9楼

.
.
倒不是朴灿烈看不起别人,而是他说的是事实,他手底下的绝对是最优秀最厉害的兵,不合格的都早就滚出特种大队了。
.
被推进手术室之前低头看了一眼病床上昏迷的人,肩膀上的枪伤可能是有点深就连昏迷还有些皱紧眉头,不过有一点朴灿烈就奇了怪了
.
谁能给他解释解释吴世勋你这脸上的伤,哦不,这淤青是怎么回事儿?
.
早上朴灿烈所在的特种大队接到上面通知,市里一家银行遭遇有计划性的抢劫绑架,要求他们特种作战分队前去支援。结果到了现场不出意料的也看到了特警大队的作战分队
看来,这事儿还挺严重的?
朴灿烈走过去的时候吴世勋正低着头研究车前盖子上的地图,旁边围了一圈特警。
.
“怎么样了?”朴灿烈接过望远镜看了看,绑匪没动静?回头看了看吴世勋,有点疑惑“你小子干嘛呢?又不是什么化学性质绑架,你戴什么口罩啊?还有,你这口罩符合标准吗?”
.
“呀!哥!我感冒了不行啊!”吴世勋‘嘶’了一声,吸口凉气,不过那人貌似根本就没有理他,拿起一旁一模一样的地图,语气有点鄙视
.
“呵,什么时候特警变得这么矫情了?”
了解情况后,放下地图,转身在吴世勋旁边俯身
“还是说你出来后就懒散了?我记得你在特种大队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
转身用眼神扫描了一圈整装待发的特警分队,那些人一看朴灿烈看过来纷纷站直身子表示尊重。
.
朴灿烈是他们市特种大队的大队长也是特种军营的总教官。无论在全国的各种军事比赛还是格斗比赛他都是纷纷将第一名奖牌收获囊中。所以,在全国的优秀特种教官中,他也是数一数二的
并且,他的特种作战分队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优秀作战分队,这也正好说明了为什么一到危险任务的时候总是他的特种分队会出现的原因。
.
哦,这里需要强调一点
特种作战分队与特种大队是两个概念,生动的形容就是小组和班级的意思。进了特种大队并不是代表着走向最顶端,就像新兵蛋子进入特种军营并不代表能成为特种兵,当然,成为特种兵也并不代表着他能进入最后那步,所以,能进入朴灿烈他的作战分队,那才是真正意义上军人的骄傲,军队里的霸王。
(ps流程:特种军营→特种大队→特种作战分队)
.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人家朴灿烈的私事了,军人家庭出身,家里但凡当兵的就没有比他军衔低的,当然,这指的是父辈以及以上
所以,朴灿烈能这么优秀,也不足为奇不是吗?
.

2017-01-20 22:31, 11楼

.
吴世勋所带的所有特警,都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又可以这么说,除了几个别的城市过来的,其余的都是朴灿烈带出来的兵。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看见朴灿烈纷纷表示尊重,当然,其中不乏畏惧。
.
伸伸手将特种分队和特警分队都招呼了过来,伸手指向车盖子上的地图
.
“银行内部地图你们刚才都看了,我就不多说了,绑匪一共五个,一楼有人质,但是却只有一个绑匪来挟持,剩下的分别在一楼和二楼的保险室里盗取现金,也就说明,这群绑匪百分之八十是个新手,没有脑子,但凡有脑子的都不会只派一个人来看人质。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群绑匪虽然没有脑子但是他们有枪,甚至会随身绑着炸药,上面既然派我们过来支援,就是要让伤亡度降到最少”
.
“所以说,哥,你的意思就是,这帮没有脑子的绑匪很有可能完全不为自己以后着想,点燃炸药,和银行同归于尽?”吴世勋皱眉,连带着脸颊有些泛疼
.
“没错”朴灿烈点点头“待会世勋,你和你的人从一楼包抄,我带我的人从后面那栋楼上到银行顶层然后二楼窗户跳进去,进去之后,最好不要有枪声,这点,我相信,你们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
朴灿烈紧了紧腰带,语气有些轻浮
.
“这么low的劫匪,赶紧结束然后收工”
.
再然后,那帮劫匪确实证明了朴灿烈的观点,的确,挺low的。两方队友闯进去后显然把他们弄的有点措手不及,还没挣扎呢就被制服了。
正当朴灿烈准备带着人从二楼走下来的时候
‘砰’的一声倒是让他一惊
.
MD谁开枪了?!朴灿烈眼眸一深,示意所有人手枪上膛后,带头侧身走了下来
.
结果啊结果,走到一楼了解情况后,朴灿烈真的是怎么形容他当时那个心情呢?
.
吴世勋你他妈绝对是天天吃喝玩乐了!你个蠢材啊!蠢材!
.
朴灿烈当时气的简直要直翻白眼!丢人啊真他妈丢人!丢死人了!吴世勋你说你跟我一起进的部队,一起当的特种兵,一起取得的教官资格证!你一个特警大队的大队长!怎么,怎么就让这low的不能再low的劫匪给打着了?简直...简直不想说什么了!!!
.
无处寻找发泄点的朴灿烈只好边走边踹被制服的劫匪,就他那脚劲再加上还犯了驴脾气,折掉几根肋骨应该不成问题。那几个劫匪毕竟也是小新手,被踹了几脚都在那儿嗷嗷的喊
.
.
“他娘的,喊什么喊!”朴灿烈又是一脚上去“抢银行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这气势?有这一半气势也不至于在这里怂的挨踹!”
.
旁边的所有特警一愣,咦?好像混进来了一些奇怪的话语,他们这朴大队长虽说话有些矛盾,不过还是蛮在理的是几个意思?
.
一众人随着朴灿烈走了出去,包括那些劫匪。银行一圈虽然被封闭了但是架不住群众的好奇心理,明明警告过危险,但是那帮群众还是依旧在很远的地方围观着。见人出来了,个个激动的跟什么似的,就像那劫匪是他们抓的一样。
朴灿烈半捂着额头有些尴尬,这种欢呼他早就免疫了,要不是今天有个小兔崽子伤了,他一定会是高冷的走出来然后上车的!
顺了半天的气也没能顺下去,最后还得是怪罪于这帮劫匪!
.
“特种的来几个人跟我去医院!剩下所有人把这帮人给我送警察局去!”朴灿烈大嗓门明显带着怒气
“谁要是再赶给我出岔子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
.
朴灿烈低头看了眼吴世勋,讲真,要不是看在他受伤昏迷的情况下,真想揍他这个傻弟弟
.
但是后来,在吴世勋给他讲了当时的情况后,那孩子就很完美的接受到了朴灿烈的殴打,并伴随着一句话
.
.
“你瞎啊!”

2017-01-20 22:37, 13楼

Chapter3 大喇叭呼唤边医生
.
还不到两分钟呢,那两个特种兵就跑了回来,只不过还是两个人
.
“报告,队长,我们已经找到外科医生边伯贤的办公室,只不过,里面没人,还有,周围所有房间包括病房也没见到他的踪影。”
.
瞧瞧,这就是人家特种兵的速度,不仅准时完成领导给的任务,还超额完成其他的任务
.
朴灿烈又是一瞪眼,那两个士兵下意识的低低头,完了,他们的朴队长要发威了。果然,下一秒,俩人脑袋一人被砸了一下,你想啊,就朴灿烈这一拳可以打破厚木板的手劲儿,打在脑袋上是有多疼,俩人捂着脑袋,一脸的委屈
.
转过头看着刚才说话的小护士,吓得人家直直往后退
.
“我问你,那个医生人呢?”
.
“边...边医生要是不在办公室就应该是下病房巡视去了,他马上就手术了,肯定走不远啊...”
.
走不远?走不远也不行啊!这可是条人命,吴世勋这崽子要是出事儿了,家里不得弄死他?虽然情况没那么严重,可是万一有点啥后遗症,自己得被絮叨死!不行不行不行,赶紧得把那个医生找来
吴世勋你就给我惹祸吧你!
.
他娘的,作为一个医生到处跑什么?不知道有急救病人这个词语啊!靠!等老子抓到他的,不先揍他丫一顿的!
.
.
“你们医院广播室在哪?马上带我去”朴灿烈一手拽着人家小护士的胳膊就要走,说是带去监控室,看起来更像古时候强抢黄花闺女的流氓。
来不及了,不能去看监控了,看完监控再找那个医生的话,估计吴世勋这家伙得驾鹤西去了,还是拿广播播一下吧。为啥农村一想找谁就拿村口的大喇叭呼喊?估计还是有效果的,要不也不能延续这么多年
.
左手拽着小护士的胳膊往电梯走,说实话他还是考虑小护士是女孩子的,要是就他自己一个人的话,那绝对楼梯是首选,就凭他的速度,自己到一楼了,电梯那断断停停的还不一定在哪呢
走到电梯口,等电梯的功夫,右手指了指剩下的那帮迷彩军人
.
“你们几个!每个人负责一个楼层,给我仔细的找,警察一会儿来了就告诉他们我去找人了,叫他们在手术室门口给我守着!他娘的!老子就没遇见过这么墨迹的事儿!”觉得不解气,又指了指那帮医务人员方向
“你们几个留一个人看着这帮人,没老子命令谁他妈也不许挪步一下!”
.
转过头,电梯也到了,拽着惊吓过度的小护士就进了电梯
那帮医务人员也是不敢动,不过话说回来,凭什么他不让动就不动啊!不过看了眼画着满脸油彩,面无表情的迷彩军人,还有那手里攥着的手枪,以及腰间别的其他利器,还是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得,他说不动就不动吧,这帮人管那个男人叫队长,这个队长还认识病床上躺着的那么有身份的人,看来来头也不小,还是小心点吧,毕竟那可是个真枪啊,走了火可就不好了...
.
唉,今天算是倒了霉了,这破医院,就不能多招聘点外科医生啊!为此,边医生表示,他也是这么想的。
.
拽着人走到一楼广播室,小护士先跑过去敲了敲门,也不知道是声音太小还是怎样,敲了两下都没有回应,于是,彻底惹怒了我们朴队长
.
‘嘭’的一脚踹开了门,然后,晃了两下就那么可怜的掉了下去,躺在那儿
.
大步走进屋里,结果,还真没有人
.
妈的,还能不能行了!
.
转头看了一眼小护士,小护士立马像小猫一样跑了过去打开设备,准备播音。时不时的瞄朴灿烈一眼,然后放下心来,还好自己没瞎,这人,现在可惹不得。
.
“咳咳,咳咳”简单试了下音,确保正常后才开了口“现在播放一则紧急通知,现在播放一则紧急通知!请外科医生边伯贤医生听到广播后马上到...到......”
.
这这这...到哪啊?是到一楼还是五楼?捂住话筒小心翼翼的开口
.
“那个,兵哥哥,让边医生去几楼啊?是这儿还是......”
.
怕小护士一开口又要啰嗦没完,朴灿烈抬头让她走开自己拿过话筒,啪啪拍了两下,带着杂音的刺耳声让医院所有听到广播的人一抖,包括正在休息睡午觉的病人
.
.

2017-01-20 22:40, 14楼

.
“咳”清了清嗓“外科医生边伯贤是吧?你听好了,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儿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没在手术,所以,现在,立刻,马上,放下你手头的工作!到五楼手术室,那里有人在等你”
.
想了想觉得不够严重,还后加了句
.
“不来后果自负”
.
然后满意的点点头,关了话筒。这也就是在医院,要是换了在部队啊,早就不是这种言语上的威胁了,是男人就得用拳头啊!
.
但是
我们的边医生现在又在哪呢?
.
此时
边伯贤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皱着眉头给病人检查体温。刚刚广播的话他可是都听见了,况且本来他也不聋,就是有点奇怪,这广播怎么会喊他?本来刚开始还是温柔动听的小护士,怎么一瞬间就变成声音浑厚的大老爷们了?
声音浑厚的大老爷们?边医生,以后你会爱死这个声音的。
.
医院广播室的话筒平时都是广播些寻人启事寻物启事什么的,毕竟这大医院一天人来人往的丢个什么也很正常,要不就是通知患者一些什么消息。但是,这绝对是他第一回听见用广播呼喊医生的!这感觉就像是通缉犯人一样。
平时医院开会也是小组派人下通知,再不济就是微信通知吧,都很正常,毕竟这是医院,广播一喊要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儿是会受处分的!特别影响病人休息的!
.
后来每当边伯贤回想起这件事儿的时候都得掐朴灿烈一把,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
“小边啊,要不你去五楼看一眼吧,听广播那么急,肯定有急事儿啊”病床上的李大爷开了开口
.
“行,李大爷,您这体温正常,药物也没有排斥反应。您好好休息,我先过去一趟”边伯贤笑了笑,给老大爷盖好被子后,嘱咐两句护士就走了出去
.
李大爷笑着目送着边伯贤走出去,这孩子真好啊,脾气好,人也好,医术更好!有这么好的医生天天给自己看病,整个人都好的快了啊......
.
当然,赶去五楼的不止边伯贤一个人,还有武警总院院长和鹿晗
院长是听说吴世勋来医院这件事儿后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而鹿晗,的的确确是被那条广播吓到了
当时鹿晗正在办公室看病人资料,索性他骨科医生还比较多,而且病人伤的还没有特别严重手术较为好做,他作为一个主任也就没忙起来。正研究片子呢,一个广播响起,然后...他就盯着那张黑白影小腿骨的片子仔细听着广播.........
.
听着听着,他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
外科医生边伯贤?伯贤儿?鹿晗皱眉,怎么会找伯贤儿呢?听这态度还不友善啊,什么叫后果自负!明目张胆的欺负人?你当我鹿晗是聋子?鹿晗这越想越不对劲儿,一个没忍住就冲了出去往五楼走去。
.
呵,谁敢欺负我家伯贤儿,不找你丫算账的!
.
一瞬间,整个办公室就剩一张X光的黑白影小腿骨骨裂的照片默默的在光片盒上摇晃摇晃,然后趴在了桌子上......
.

2017-01-20 22:41, 15楼

.
朴灿烈从广播室出来后还是有点不放心吴世勋,虽说这小子百分之九十没啥大事儿,疼?那就忍着吧,谁让你不长心来着

再说了,这点伤又不是没受过,当年在野外执行任务的时候挨枪子了不也没人及时处理吗?甚至当时迫不得已还会自己把子弹抠出来再简单缝合,最后不也挺过来现在活的好好的吗?
.
再不济这部队还有军医吧,军医也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他们特种军营的军医,不过一提这军医,朴灿烈倒是想起来个事儿,今天早上出任务之前副教官跟他说他们大队的军医怎么的了......?忙忙叨叨出任务,自然就给忘脑袋后头去了...
.

呼了一口气,感觉这一天经历的就没个顺心事儿呢?先是绑匪,然后吴世勋,再是找这个医生,边...边伯贤?是这个名吧?名倒挺好听的,不对,呸!好听有个屁用?没事儿瞎跑什么,等抓到你的,先揍你一顿再说!想了想一会儿上楼,得,又是避免不了的折磨......
.
晃了晃脖子,看电梯正好在一楼,直接跑了进去
.
.
这头边伯贤出了三楼的病房就在那儿等电梯,他低着头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越想越感觉像开玩笑似的呢?推了推脸上的金框眼镜,默默的咬着嘴唇,扭曲人中
.
‘叮’的一声示意电梯到了
.
边伯贤也不再去想那些,反正到了就知道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刚刚抬眸便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皮质军靴,再然后是收进军靴里的深色迷彩作战裤
呦呵,感情电梯里还有个人,还是个军人?
因为是武警总院,这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作为人人口中温和暖阳的边医生,准备抬头给个笑脸然后就走进去。毕竟,他跟鹿晗有一点一样,那就是不熟的人也没必要去主动说话,但是他又不同,按他来说给个笑脸就算打招呼了。
.
眼眸迅速往上加快,皮带,上衣,脖颈...
等到边伯贤完全站直的时候发现电梯里的是一位比他强壮了不是一点半点的男人,对,男人,充满原始野性的男人。
.
这是边伯贤对他的第一印象
.
男人的迷彩帽子被他绑在了肩上,露出了还不算特别短的寸头,乌黑浓密。一双大眼睛在画满油彩的脸上显得格外明亮。其他的,倒也看不出来什么,眉骨很高,鼻梁也很高。
不错,还挺有个军人的样子,比平常看到的那些强多了。边伯贤心里默默的想。
.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简单的微笑一下便走了进去,想抬手按电梯来着,然后发现两人竟然一样。
.
.
五楼。

2017-01-20 22:46, 16楼

——TBC——
这是两章的统计,三章字数没统计,应该超了好多

2017-01-20 22:46, 17楼

艾特第一篇文部分小伙伴@sehun我爱你12 @starseaj @vi你听风在吹 @tian136abc @索凝夏沫777

2017-01-20 23:50, 28楼

公告:
关于我:欧尼/楼主 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大学狗,饭茶蛋从高二开始至今,也算是个资深饭。
关于贴吧:看文的宝贝们不要嫌弃我等级低,因为第一个ID丢了,大家不要歧视我哦,捂脸
关于文:手里有存留就会日更,无存留就码完再更,大家莫急
.
相信宝贝儿们都是爱灿白以及喜欢这人设的才来看的。所以,我会尽心尽力的写文,更文。
大家也做好文明看文,心平气和,爱你们
点击数168,顶贴数72,本页字数14060,总字数452111 灿白吧,Xback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