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忘归途》(正剧风,下斗文,传说中的<言灵>第二部)

2012-02-26 17:21, 1楼

1L换三苏十年被压=3=

2012-02-26 17:22, 4楼


【说明】
这篇文是《言灵》的第二部,这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接续篇,而是一个整体性很强的故事,有区别于盗笔的独立主线,不过依然偏向原作风。
这篇文只是借用上一篇结局的世界观,和前文没有具体的解谜方面的关联。
于是注意事项:

1.背景:天真吃了一枚特殊的麒麟竭,被换血成张家体质,有张家人的宝血,寿命,恢复力。小哥为了保证天真的生活不被追寻长生的势力或个人打扰,决定和天真一起在巴乃隐居,并且和小花他们一起清洗势力,阻止消息,对外界宣称吴邪是失踪。

2.原创人物:小白不是一个随便挤进去的原创人物,我写小白这个人物已经写好几年了,对他的塑造绝对比对瓶邪要熟练的多,当初是考虑到随便加进去一个人当龙套会有BUG,才派儿子去填补剧情漏洞的,于是不习惯原创人物的可以忽视他,我尽量让他与主线剧情无关。而他和天真的关系就像天真和胖子小花黑眼镜的关系一样,我儿子是有老婆的,和原作任何一个人物都没有暧昧关系。

3.关于清水:这个问题……你们都懂得,LZ是个顶级的H苦手……原因不是不会写,而是破不了廉耻,而且我觉得PXH很破坏整体美感,所以……你懂的。

4.关于更新:每周二更,周六周日四点左右。

5.关于更新召唤,LZ的习惯是召唤上次更新之后回复的人,为了避免@漏。。所以没@到的孩纸绝对不是LZ忘记你了= =+

6.LZ总攻不解释。

2012-02-26 17:23, 5楼

传说中的广告楼= =+
《言灵》水楼:http://tieba.baidu.com/p/1375091862
无水:http://tieba.baidu.com/p/1398040993
《流光(大逃杀)》水楼:http://tieba.baidu.com/p/1424043004
《零号病院》:http://tieba.baidu.com/p/1407409387

2012-02-26 17:23, 6楼


Chapter 1

广西的气候是杭州比不了的,对于我和闷油瓶两个冷血动物来说,这里简直是四季如春。于是闷油瓶简直是把那件帽衫当成了他的身家性命,从来就不带换样的,更过分的是他买了颜色款式完全相同的十来件在家里备着,难道他真的相信“主角总换衣服很没个性”那种鬼话?

“吴邪。”闷油瓶坐在我面前淡淡地说,穿着万年不变的帽衫,背后还背着用布缠好的黑金古刀。

我看着他,保持沉默,虽然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我很乐意看闷油瓶自己说出来,小爷必须要把他这种能不说就不说,需要说的时候也尽可能不说的毛病矫正过来。他对别人怎样我不管,但是对小爷一定要保持基本的没有交流障碍。

“我要下斗。”闷油瓶沉默了很久才说出这句,果然是这样……

“然后呢?”我继续道,我决定以后要每天记录下来闷油瓶说了多少个字,之后不断尝试破纪录。

“没有危险。”闷油瓶又说。

“嗯,继续。”我表示鼓励支持。

闷油瓶看了我很久,终于说:“你留在巴乃,不要乱跑。”

“喂!你当我是小孩吗?”

闷油瓶直接忽视了我的抗(不是假发是桂)议,说:“我一周后回来。”

他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小哥,就算是普通的斗也要小心点!”

“嗯。”闷油瓶点了点头。

闷油瓶前脚刚出去,胖子就进来了,胖子看了看我,说:“天真,小哥不过是去下个小斗,你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行不行。”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离死别了!我是怕他又大无畏地去趟雷,咱又不是雷锋,干嘛学习人家的先进精神。”我坐回藤椅上,开始研墨。

胖子被勾起了好奇心,立刻凑了过来:“我说天真你这才多大岁数啊,怎么就开始学习老人家修身养性了?”

“你丫跳跃性思维也太强了,我是在写匾。”我回答。

虽说我和闷油瓶也算是功成身退隐居深山,但是毕竟还是需要努力赚钱养家糊口的,所以这西泠印社还是要开下去。按照闷油瓶的安排,以后这店是不能公开地开起来的,想要从我们这里买卖古董必须经过多方转手,主要是由三叔的盘口打点。因此从此以后的客人都是有着明确目的性的,我现在简直比以前还要闲散。

“你们这古董店也不会直接有人来,写匾有什么用?”胖子问。

我笑了笑,说:“服务巴乃的父老乡亲。”

胖子立刻道:“原来你这奸商要坑害乡下人!”

“去你妹的坑害,小爷这是在推动巴乃的旅游业。”

我的书法搁置好多年了,其实瘦金体写起牌匾来没气势,不过这秀气的风格也更搭配巴乃的风土人情,在报废了五六张宣纸之后,终于写出了一份满意的。不过署名该怎么办?总不能写吴邪吧,闷油瓶为了能让我安定地留在巴乃,抹除了许多线索,并且在小花的势力支持下造出了失踪的假象,如果把大名写上去说不定直接就被盯上了。

我盯着署名的位置发呆,胖子笑道:“直接写上天真无邪得了。”

我想了想,最后写了个“邪瓶”。胖子看后摇了摇头说:“天真你不要总强调你那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不可能的,你牌匾就造假,以后还有人来你这买东西么?”

“啧,反正那闷油瓶子肯定看不懂。”我挂着满脸坏笑把字送去做匾。

再次从塔木陀回来已经一个月了,期间闷油瓶下过一次斗,闷油瓶和小白一样,只赚夹喇嘛的钱,倒斗纯粹是为了寻求心理慰藉,如果不是遇到特别有意义的明器绝对不摸。中国倒斗界出了这么两个奇葩也算是中国古墓的不幸。不过以哑巴张在道上的名声,夹喇嘛的钱也比一般人随便下几个无名小斗赚得多,少说也得五位数。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对他张起灵来说的普通斗,对一般土夫子来说已经是绝对的凶斗了,不过自然是不能和之前的那几个相比就是了。在我的印象中,只要那斗不姓汪也不姓张,闷油瓶就能来去无阻。

忙活完了一些有得没的事,我又闲了下来。这些年的倒斗生涯似乎激起了我潜藏的冒险基因,这种家里蹲的生活简直是一种折磨。虽然闷油瓶子答应过我等我身体恢复了就带我下斗,可是鬼知道那该死的蛊毒后遗症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清除。

这么想着,仿佛又觉得浑身无力,我无奈地躺回床上去,通过睡觉来虚度光阴。

没想到我半梦半醒之间,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我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睛,心想是阿贵还是胖子,打开门之后却见到了一位妙龄少女。

那姑娘穿着一身休闲装,扎着干净利落的马尾辫,眼中有着与秀秀相似的狡黠,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主。

“那个,小姐你找谁?”我摆出礼貌性的微笑问。

“我找这店里的老板。”女孩答道。

她这话的指向性也太强了,难道她知道些什么?我立刻警惕起来道:“老板?我们这乡下人哪来的老板。”

女孩有些惊讶地说:“难道这里不是古董店?”

=======================TBC===================
点击数10,顶贴数0,本页字数3006,总字数514986 瓶邪吧,哈克连の欧克